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10章 怀孕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0章 怀孕了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从医院呆了很晚才回家。

    一开门,房间里黑漆漆的,她以为房间没人,灯一打开,才看到床前的地上坐着一个冷冰冰的人。

    她吓了一跳,因为景翼岑整个人就像一座活雕塑一样死气沉沉的。

    随意蜷曲的腿边,胡乱的倒着几个红酒瓶,一地的烟头把地毯都烫了好几个洞。

    室内弥漫着刺鼻的烟酒味,看着他这么颓废的样子,顾灵犀心里一痛,努力克制自己不去关心他,若无其事的走进来。

    她直接去衣柜里收拾衣服,用袋子装好,景翼岑抬头看她,预知她要做什么,赶紧从地上起来。

    “你要去哪?”

    “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不准你走。”景翼岑拉住了她的袋子,强行把它夺回来。

    “还给我。”顾灵犀生气的讨要。

    景翼岑不给她,直接把衣服塞进了衣柜里,并且用身体挡住了衣柜门。

    顾灵犀更加气愤,连衣服也不要了就朝门口走去。

    景翼岑急得去拉她,刚一碰到,顾灵犀几乎是本能的将他甩开。厌恶的喊道:“景翼岑你不要碰我。”

    这几天,她冷落他也就罢了,连碰她一下她的反应就这么大,景翼岑忍无可忍的说道:“我不能碰你,乔昊谦就能碰你是不是?”

    顾灵犀怒不可遏,“景翼岑你胡说什么?”

    “是我胡说还是事实?灵犀,自从你和乔昊谦相认后,你不让我碰你,他碰你就可以,现在你为了他要走,你让我这个做丈夫的情何以堪?”

    顾灵犀不说话。

    景翼岑心里更疼,“灵犀,是不是无论我怎么做怎么努力,在你心里还是比不过乔昊谦?”

    他从来没有露出如此伤心欲绝的表情,让顾灵犀冰冷的心有些动容,“这是我和你之间的问题,请你不要扯上昊谦。”

    “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你说,我改,如果你还不满意,我改到你满意为止,只要你告诉我,不要像现在这样用这么冰冷的语气和我说话,好不好?”景翼岑忧伤的说道。

    也许是喝醉了的缘故,他有些站不稳,顾灵犀以为他要摔了,连忙扶了他一下,景翼岑惊喜的一把抓着她的手臂,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将她紧紧的圈在自己的怀里。

    只有拥抱才能缓解他的不安,这三天,他太需要一点温暖,只有她的身体才能让他寒冷的心感受到一点真真实实的温暖。

    “灵犀,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很爱你……”

    他悲哀的声音久久环绕在她耳边,让她的心就像丢在油锅里煎熬一样。

    就在她差点就心软的时候,安妮手机里的视频一下子从脑子里蹦出来,那些旖旎悱恻的画面狠狠地将她的心剖成了两半。

    顾灵犀猛的推开他。

    景翼岑如坠地狱。

    她忽略他的表情,低头宁静的说道:“这段时间我要去医院照顾昊谦,以后晚上不回来了。”

    她连衣服也没拿,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听到关门声的那一刻,景翼岑仿佛听到自己被判处死刑的结局。

    ……

    早上吃过早餐之后,景翼岑站起来,“奶奶,我去公司了。”

    老夫人一声严厉的声音传来。

    “站住。”

    景翼岑身影一顿,“奶奶,有事吗?”

    “翼岑,你是不是又惹灵犀生气了?”

    一想到她,景翼岑心如刀割。

    老夫人见景翼岑沉默,以为他默认,气得站起来,“翼岑,灵犀好几天没回家了,她说培训班有组织活动出差,可景莲今天去医院帮我拿药看到了灵犀就在医院里,我问你,你们到底怎么了?灵犀为什么不回家?”

    景翼岑默,她离开家已经七天了,这七天的时间就像七年一样难熬,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每天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为了忘却悲伤把自己投身到工作中,每天加班到很晚才回来,有时候几天都在公司夜以继日的工作,要不是老夫人今日一提,他都忘了心痛到底是什么感觉。

    “奶奶,我去公司了。”他淡淡的说道,没有回答老夫人的问题,直接出去。

    老夫人的声音在后面气呼呼的传来,“景翼岑,今日你要不把灵犀带回来,你也别给我回来了!”

    萧权在外面等候,看着景翼岑面无表情的出来,心里有些紧张的替他开车门。

    景翼岑坐好后,萧权上车准备开车。

    “去医院。”

    后座,景翼岑突然说道。

    萧权心里一跳,有些没反应过来,要知道这几天总裁每天都只有一副表情,他都一度怀疑总裁得了脸部肌肉僵硬症,更别说听到他的声音了。

    萧权不敢多言,开车直接将他送到医院里。

    湖边。

    顾灵犀扶着杜若谦在散步。

    这段时间杜若谦在顾灵犀的悉心照顾下,腿恢复得很快,虽然行动还有点缓慢,至少能站起来行走。

    “灵儿,今晚你回家吧。”杜若谦突然说道。

    顾灵犀抬头看着他,他英俊的侧脸迎着风,平静而安宁,让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杜若谦一边走一边目视前方,“这一个星期你虽然在我身边照顾我,可我看得出来你有心事,我知道无论我怎么问你也不会说,所以与其让你来我这里逃避,不如让你回去和景翼岑好好谈谈。”

    顾灵犀没说话,陪着他走了一段路,杜若谦又说:“灵儿,看着你这么不开心,我真的很担心你,如果你和景翼岑之间真的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只要你愿意,我会带你走……我已经联系了美国那边的医生。明天我就飞往美国治疗,如果你今晚回去和景翼岑还是这么僵持,明天,我们一起去美国。”

    杜若谦的话深深地印刻在顾灵犀的脑海里,久久不曾忘却。

    散完步后,顾灵犀扶着杜若谦回到病房,意外看到景翼岑等候在里面。

    两个人互相看了足足有一分钟,最后景翼岑的目光落在了顾灵犀扶着杜若谦的手上。

    他的表情终于在僵硬了七天之后流露出一丝心酸。

    “灵犀,我有话对你说。”景翼岑走过来,平静的说道。

    顾灵犀嘴唇动了动,杜若谦轻轻拍她的手。鼓励她,“去吧。”

    扶杜若谦躺好后,顾灵犀跟着景翼岑出去了。

    七天未见,景翼岑以为自己有很多话想对她说,没想到他走了一段长长的路,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顾灵犀也是。

    就这样从医院出来走过长廊,走过花园,两个人始终保持着较慢的速度走着,就在景翼岑以为他们要把整个医院都走完的时候,顾灵犀开口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她停了下来,景翼岑也停下脚步。

    一开口,他的声音沙哑传来,“灵犀,今晚回家吧。”

    顾灵犀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目光深沉又悲哀,她慌忙移开视线,低头,“好。”

    景翼岑忧郁的俊脸终于露出一丝欣喜。

    “那……晚上我来接你。”他激动得声音发抖。

    “好。”

    除了这个字,顾灵犀没说别的话,景翼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又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很压抑。

    “他的腿好点了吗?”他又问。

    “好多了。”

    景翼岑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两个人又走了一段距离,顾灵犀主动说道:“你去上班吧。”

    景翼岑很失落。

    顾灵犀补充道:“我既然答应和你回家,就一定会信守承诺,晚上我就在医院等你。”

    景翼岑终于安心,和她告别之后,才不舍的离开了医院。

    顾灵犀往回走,脑子里全是景翼岑忧伤的表情,她不知道这一个星期他是怎么过来的,也许和她一样备受煎熬,经过这一个星期的思考和沉淀,她想,今晚或许他们应该好好谈谈。

    正想着,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面对面走过来。

    安妮身为大明星,今日出现在医院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戴上了口罩和墨镜,如果不是安妮叫她,她未必认得出来。

    “顾灵犀,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

    顾灵犀从她的春风得意的表情下看到的不是巧合,而且故意。

    “抱歉,我不想见到你。”顾灵犀准备从她身边走过,安妮拦住了她。

    “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没兴趣。”

    顾灵犀绕过她的身边准备走,安妮情急之下得意的说道:“我怀孕了。”

    顾灵犀的脚步,突然像灌了铅一样走不动了。

    身后,安妮勾唇媚笑,“我今日来医院只是验个血常规,医生说我的HCG值明显提高,刚好那几天是我的排卵期,我问过了医生,医生说现在医学发达,七到十天就能查出早孕,所以,我可能怀孕了。”

    顾灵犀想到那晚到现在刚好十天,心痛得无法呼吸。

    平时她再怎么难受,就算是看到安妮和景翼岑纠缠的视频她都可以忍,可是孩子,是她不能忍受的存在。

    安妮见顾灵犀不说话,心想终于可以在顾灵犀面前扬眉吐气一回,更加得意了,“顾灵犀,你看连老天爷也帮我,让我这么快就有了和翼岑的宝宝,是我运气太好还是你倒霉呢?”

    “哦对了,我听说老夫人身体也不好,唯一的心愿就是看着景家的曾孙子出生,如果她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盼望已久的曾孙子,就算她再怎么喜欢你,也不可能不认这个曾孙子吧?”

    “顾灵犀,就算你不想离婚,你也不得不离。”

    安妮越说越解气,顾灵犀听在耳里,疼在心里。

    可是,就算再痛,她也不会在安妮面前失了尊严。

    她微微一笑。若无其事的说道:“安妮,你未免也高兴得太早了,除非你把验孕单拿出来,否则,就凭你几句话,我还以为你内分泌紊乱了被误诊成早孕,到时候岂不是乐极生悲?”

    “顾灵犀,你……”

    “还有,就算你真的怀孕了,那么恭喜你的孩子成为了一个无名无分的私生子。”

    说完,顾灵犀冷漠的勾唇,眼角眉梢都透着对她的嘲弄。

    安妮气得五官都扭曲在一块,恨不得撕了她。

    顾灵犀并不在意,推开她的肩膀直接走掉了。

    回到病房,顾灵犀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最后一点力气,脸色比纸还要苍白。

    杜若谦看到她这幅样子,连忙推着轮椅过来了。

    “灵儿,你怎么了?”

    这一刻,所有的委屈在杜若谦面前变得脆弱不堪,面对他的关心,她做不到在安妮面前的坚强伪装,一下子哭出来。

    杜若谦尤为担心。“灵儿,好好的怎么哭了?是不是和景翼岑没谈好?”

    顾灵犀一边哭一边摇头,用力的抓着胸口,感觉自己的心脏痛得快要从喉咙里吐出来,一股恶心的感觉让她想吐。

    “呕……”

    她忍不住干呕,越哭越想吐,最后是眼泪鼻涕一起流下来,胃里更加翻涌难受。

    杜若谦更加担心,“灵儿,你是不是病了,我们去看医生。”

    他想带她去,顾灵犀抓着他手,流着眼泪摇头,忍着胃里的难受,“不用,我没事,呕……”

    话还没说完,又开始恶心干呕。

    杜若谦实在不放心,“我看你最近为了照顾我一定是太累了,灵儿你听我的,你一定要去看医生。”

    顾灵犀说什么也不去,最后忍不住呕吐的感觉。一个人冲到了卫生间吐了半天才出来。

    出来后,她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般,脸色更加苍白。

    ……

    景翼岑从医院到公司之后,心情特别好,忙了一天,看看时间还早,他特意提前下班,去花店买了一束顾灵犀喜欢的桔梗花,准备接她回家。

    一到医院,景翼岑就满心欢喜的捧着一束花跑到病房内,看到顾灵犀,他不安的心总算尘埃落定。

    “灵犀,我来接你回家。”

    顾灵犀看了一眼那束鲜艳的花,眼神更加冷漠,和杜若谦告别之后,顾灵犀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从他身旁走过。

    “走吧。”

    她没有接花,景翼岑只好悻悻的捧着一大束花跟着她的脚步。

    带她回家之后,老夫人特别开心,顾灵犀也高兴的和老夫人嘘寒问暖,景翼岑在旁边完全是多余的。

    吃过晚饭,顾灵犀和景翼岑回到房间。门一关上,顾灵犀的表情立刻就收敛起来,恢复冷漠。

    景翼岑刚刚释放的心情一下子紧绷起来。

    “灵犀,我们……”

    “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看看。”

    景翼岑还没说完,顾灵犀就从包里把一张白色的A4纸递过去。

    景翼岑在听到那五个字的时候,脸色僵硬得像石头。

    他万万没想到,等了一个星期,等来的是这个结果。

    “为什么?”

    他没有接,伤心的看着她。

    顾灵犀忽略他的问题,自顾自说道:“我们以前说好的,等奶奶百年之后我们就离婚,协议里写得很清楚,奶奶在世之前,我们可以继续维持夫妻关系,你看看……”

    “我不想看!”他愤怒的把离婚协议书扯过来撕得粉碎。

    “没关系,撕了我那里还有备份。”

    顾灵犀并不在意,她的冷漠彻底让景翼岑崩溃。

    “灵犀,我不同意离婚。”他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看着她,那两个字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心里,血流不止。

    “我们说好的……”

    “那是以前。”他大声吼道,一双手握着她的肩膀。不分轻重的用力,“那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从来都没有同意离婚,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这辈子我都不会和你离婚。”

    “景翼岑,别再纠缠了。”她不耐烦的想掰开他的手,奈何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景翼岑激动的不放手,突然把她按在墙壁上深深的吻住。

    顾灵犀挣扎,“唔……放开我!”

    她的声音,被景翼岑的唇封得死死的,除了呜咽声。什么都听不到了。

    她的手想动,景翼岑似乎察觉到她的动作,身体紧紧的压迫她,将她的一双小手举起来,一只手把她的两只手扣在头顶。

    她没有反抗的余地。

    他的动作熟练而快速,另一只手熟悉的知道她浑身的敏感点,很快就让她挣扎的身体在他的压迫之下颤栗不已。

    他很满意她的反应。

    他咬着她的唇,充满魅惑的声音流连在两人的唇齿之间,“灵犀,我就要纠缠你,你瞧瞧。你的反应多么真实,你骗得了你自己骗不了我。”

    顾灵犀感觉很羞耻。

    也很恶心。

    在他吻她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全是他和安妮纠缠的画面,他的唇吻过安妮,手碰过安妮,他的碰触只会让她觉得很脏。

    她厌恶的突然张口,狠狠地咬他的舌头,血腥的味道在彼此之间弥漫,景翼岑被迫放开她。

    他的眼神渐渐痛苦,哀伤,绝望……

    顾灵犀厌恶的对他说。“景翼岑,我讨厌你这样对我。”

    她的厌恶就像万箭穿心一样刺进他的心脏。

    她冰冷的道,“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要离婚,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煎熬,你的每一个碰触都让我感到无比恶心,我不想再委屈自己,请你放过我。”

    景翼岑的心剧烈颤抖起来。

    她居然这么讨厌他,讨厌到恶心的地步。

    “是不是因为乔昊谦?”他压抑着内心的愤怒问她。

    顾灵犀想否认,最终倔强的说道:“是。”

    这个字,重重的击碎了他所有的美梦。

    他握紧了拳头,心痛到麻木。

    顾灵犀为了让他死心。又说:“我爱昊谦,从始至终我的心里只有昊谦一个人,现在他回来了,我要跟他走。”

    “那我们之间到底算什么?”景翼岑化悲伤为愤怒,特别是听到她说她爱乔昊谦的时候,他的心已经失去了痛的感觉。

    “顾灵犀,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无论我付出多大的努力,在你心里还是比不上乔昊谦,他一回来,你冷落我,不让我碰,我是你的丈夫,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现在你为了他要走,要跟我离婚,你把我当什么?你对我说的那些话又算什么?”

    他捂着自己的心痛苦的走近,质问她,“是不是要我拿把刀把我的心剖开给你看,你才会明白我有多爱你?”

    顾灵犀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心软的哭出来。

    如果不是他爱她,像他那样自傲的男人,不可能会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卑微的祈求她。

    她深呼吸,露出残忍的笑容,“景翼岑,就算你把心给我,我也不会爱上你。”

    这句话,无疑可以致命。

    他没说话了,失重一般的踉跄后退。

    顾灵犀强忍着心痛,不想和他纠缠,转身准备走,下一秒,他从背后抱住了她。

    “灵犀,不要走。”

    他的声音,喑哑的在她耳边回荡。

    他已经没办法挽留她的心。除了她这具冰冷的躯体还能让他感受到一点点温暖。

    她觉得自己再留在这里一定会心软,狠心说道:“放开我。”

    “我不放,就算你不爱我,恨我,恶心我,我也不会放手。”

    “景翼岑。”

    景翼岑说什么都不松开,无论她怎么动,他都有办法将她禁锢,顾灵犀更加激动的挣扎,没想到几番僵持之后,顾灵犀由于情绪波动太大,突然晕厥过去。

    景翼岑吓坏了。

    “灵犀。”他呼唤着她的名字,顾灵犀却昏迷得不省人事。

    他连忙把她抱起来,下楼,动静大得把老夫人都吵醒了。

    “翼岑,发生什么事了?”

    景翼岑没空回答,抱着顾灵犀出去了。

    老夫人实在担心,喊了景莲陪自己跟出去。

    匆匆送顾灵犀来到医院,老夫人和景莲也赶来了。

    老夫人身体本就不好,一看到顾灵犀昏迷不醒,气得面红耳赤指着景翼岑一顿训斥,“混账东西,你又和灵犀吵架了是不是?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啊?”

    景翼岑没说话,他自己也懊恼得要死。

    无论老夫人怎么骂他,景翼岑都接受,唯一担心的就是顾灵犀。

    半个小时后,关医生终于检查完毕出来,景翼岑赶紧冲过去询问。

    关医生一脸高兴的说道:“恭喜少爷,少奶奶怀孕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