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11章 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1章 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怀孕.

    这个消息,让景翼岑高兴得不知所措。

    老夫人一听,顿时喜上眉梢,询问细则,“关医生,是真的吗?”

    关医生说道:“老夫人,千真万确,刚才我给少奶奶验了血,证实已经有了一个月身孕,只是少奶奶气血不足,加上情绪不稳,所以才会晕倒,等少奶奶醒来,千万别再让她受刺激,毕竟前三个月都比较危险。”

    关医生走后,老夫人别提多高兴,景莲也似笑非笑的道着恭喜,过了一会,秦语心和景睿也来了,得知两人要当爷爷奶奶,景睿也很高兴,秦语心的脸色却比锅底还难看。

    老夫人又吩咐了景莲一些事情,大家才各自散去。

    景翼岑陪在顾灵犀身边,看着她昏迷不醒的样子既心疼又自责,但凡他刚才有一点点冲动,万一伤害到她和孩子。他一定后悔万分。

    而今她怀着身孕,他更是高兴得快要发疯,他甚至自私的认为有了这个孩子,灵犀就不会离开他了。

    这个念头让他兴奋得一整夜都没睡,他紧紧握着她的手,十指紧扣,好想这辈子都能与她紧紧相握。

    ……

    第二天。

    机场。

    陆渊推着轮椅,第三次提醒杜若谦。

    “杜先生,飞机要起飞了。”

    杜若谦无动于衷,始终看着机场外面。

    顾灵犀没来。

    也许,昨晚他们回去之后和好了吧。

    有些人,一旦错过了,便是一生。

    杜若谦挥了挥手,“走吧。”

    ……

    “不要走。”

    医院内,顾灵犀经过一夜昏迷之后终于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景翼岑扶在床边,看到顾灵犀醒了,疲惫的脸上一扫阴霾,温柔的询问,“灵犀,是不是做噩梦了,不要怕,我在这里陪着你。”

    顾灵犀还没有缓过来,看着景翼岑关心自己,心里酸酸的很难受。

    “几点了?”

    “已经八点半了。”

    八点半。

    昊谦是八点半的机票,就算她现在赶去机场也来不及了。

    心里更加难受,鼻子突然一酸,眼泪就出来了。

    景翼岑以为她还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正要安慰,老夫人和景莲来了。

    老夫人看到顾灵犀哭,还以为景翼岑又欺负了她,对景翼岑训道:“翼岑,你是不是又惹灵犀生气了?我不是告诉过你灵犀现在怀有身孕,你给我好好的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不行吗?”

    景翼岑没有为自己辩解,默默的站在一旁把位置空出来给老夫人。

    顾灵犀整个人傻掉一般,特别是听到自己有了身孕,整个人震惊得呆住了。

    “奶奶,您说什么?”

    “翼岑还没告诉你吗?灵犀,你怀孕了,你就要当妈妈了。”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顾灵犀感到不可置信。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想到最近她的例假已经好久没来了,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她的第一感觉不是初为人母的喜悦,而且有一股哀伤袭上心头。

    老夫人看了景莲一眼,景莲会意,然后把一份文件递过去,笑容满面的介绍,“灵犀,这是妈昨晚让律师过来连夜修改的遗嘱,为了让你安胎,妈决定把她名下所有股份和财产转移一半到你名下,等将来你生下孩子,成年后就能继承这份遗产。”

    顾灵犀吃惊的看着老夫人。“奶奶,这……太贵重了。”

    老夫人笑容慈祥,轻拍她的手背,“灵犀,你为景家立了大功,这是你应得的。”

    “是啊灵犀,你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咱们景家未来的继承人,你看妈多疼你和孩子。”

    顾灵犀低头看了看自己平坦的小腹,孩子还未出生就已经获得这份殊荣,她替自己的孩子感到欣慰。

    知道拒绝没用,顾灵犀欣然接受,也能让老夫人安心,“谢谢奶奶。”

    “不用客气。灵犀,以后你好好的养胎,如果翼岑再敢欺负你就和我说,我一定替你教训他。”

    顾灵犀抬头看到景翼岑微笑的脸,心酸的应道:“我知道了奶奶。”

    老夫人站起来,“那你好好休息,奶奶先去做检查了。”

    “好的。”顾灵犀微笑的目送老夫人走后,一股浓烈的忧伤席卷而来。

    看得出来奶奶特别喜欢这个孩子,可是,这个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

    景翼岑一脸喜悦的坐在床边,轻轻的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灵犀,我们有孩子了,谢谢你肯为我生下这个孩子。”

    顾灵犀含着泪看着他高兴的样子,心情复杂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景翼岑又抱住她,激动的无以复加。

    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的喜悦,如果非要说,那就是庆幸。

    昨晚,他觉得自己摔进了地狱,今天,他仿佛进入了天堂。

    他庆幸这个孩子的到来,让他有了重新挽留她的机会,并且,这是他们一辈子的牵系。

    “灵犀,以后不要再说离开我的话了好吗?我保证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爸爸,哪怕是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耳边是他殷切的请求,顾灵犀心乱如麻。

    这个孩子是奶奶的心愿,她是必须要生下这个孩子的,这意味着,她不得不与他继续纠缠下去。

    可是一想到安妮也怀孕了,渐渐动摇的心又筑起了坚固的堡垒,变得坚硬起来。

    推开他,顾灵犀故作冷漠,“我累了,我想休息。”

    景翼岑眼眸暗淡,没有勉强她,“那好,你先睡,我陪着你。”

    顾灵犀躺下,翻身背对着他。

    即使她依旧对自己那么冷淡,此时在景翼岑眼里都显得微不足道,那些漠视已经不足以让他感到痛苦,因为孩子的到来,足以改善他们的关系。

    时间那么充足,他不急于一时。

    顾灵犀躺着床上,想睡睡不着。

    她知道他就在身边陪着她,他的关怀若是在以前,或许会让她感到更幸福,可是如今,因为这个孩子,让她开始左右为难。

    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况且奶奶那么高兴,她做不到在这时候离开,可是面对他,心里就备受煎熬。

    越想心越乱,胃里更加翻起一股恶心的感觉,突然忍不住趴在床头干呕。

    “呕。”她难受的吐出酸涩的液体。

    景翼岑担心的蹲在她身边,看她这么难受,心疼的拍拍她的背,“灵犀,你怎么了?”

    顾灵犀想说话,还没说出来,又是一股恶心的感觉让她反胃。

    景翼岑担心又心疼,连忙按下病床前的呼叫器。很快就有医生过来了。

    医生见惯不惯,“孕吐是正常的,不用太担心。”

    “有什么办法缓解吗?”景翼岑问。

    “每个人体质不同,一般三个月就好了,景太太的情况有点特殊,这么早就吐得这么严重,以后有得受了,如果实在不放心,可以吃点维生素B6,平时注意饮食清淡,多休息,重要的是多关心她,毕竟孕妇怀孕本就辛苦,还要忍受孕吐,有时情绪波动会比较大,这是孕妇最脆弱的时候,做丈夫的要多关心她,忍耐她,包容她。”

    景翼岑都记下了,“谢谢医生。”

    送医生出去之后,景翼岑回到顾灵犀身边,她已经吐得眼泪都出来了。

    景翼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灵犀,你怎么样?”

    顾灵犀没力气回答他,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胃里难受的就像丢进了搅拌机里一样翻搅着,更别说与他说话了。一张口就吐得死去活来。

    她难受得又吐又哭,心里委屈极了。

    “灵犀,别哭。”他替她擦眼泪。

    顾灵犀厌恶的推他,“都怪你,都怪你……”

    她没想过怀孕会承受这份痛苦,她为他生孩子,他还对不起她,越想越委屈,越委屈越容易哭,之前所有伪装的坚强在这份折磨下悄然瓦解,只剩下源源不断的心酸和郁结于心的痛苦。

    景翼岑从来没见过她这么伤心,想到医生说孕妇情绪波动大,看来一点都不假,所以他更要多关心她。

    他心疼的抱着她安慰,“灵犀,都怪我,你别哭了。”

    顾灵犀哪里听得进去,越哭越凶。

    景翼岑不忍心看她这么难受,轻轻把她放置平坦,“灵犀你等我,我去去就来。”

    说完就快速的冲了出去。

    顾灵犀躺在床上,情绪终于好转,努力忍着恶心的感觉,渐渐的那种想吐的感觉消失了,好像间接性发作一样,让她终于舒服了一点。

    房间里又空了,也不知道景翼岑去干什么,想到自己刚才所受的委屈,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想哭的冲动,不吐的时候她才平静下来,准备让睡眠来缓解孕吐,刚一闭上眼睛,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翼岑呢?”

    顾灵犀不用睁眼就知道是谁来了,她看过去,秦语心提着一个饭盒走进来。

    顾灵犀双手撑着防备的看着她。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是来给你送汤的,你现在怀孕了需要补充营养,好歹我也是你婆婆,总要尽点心意。”秦语心笑里藏刀的说道。

    顾灵犀当然不信她会这么好心。

    秦语心把饭盒打开,香喷喷的鸡汤热气腾腾的往外冒着香气,顾灵犀闻着又想吐了。

    “来,喝点鸡汤。”

    顾灵犀捂着嘴巴和鼻子,拒绝,“妈,我吃不下。”

    “灵犀,我好心好意给你送鸡汤,你不会以为我想害你吧?”

    “妈,我真的吃不下……呕!”顾灵犀还没说完,就被鸡汤浓烈的腥味熏得吐出来。

    秦语心一惊一乍的站起来,手里的鸡汤也洒了一地,并且秦语心不小心把自己的手也烫到了。

    “顾灵犀你是存心的吧?”她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根本不管顾灵犀有多么难受。

    因为鸡汤洒了,房间里的鸡汤味越来越浓,顾灵犀对这个味道更加抗拒,胃里翻涌得更厉害了。

    “妈,我不是故意……”

    又是一阵干呕让她趴在床头捂着胸口狂吐,而床底下的鸡汤光是看着又刺激了她的孕吐反应。

    秦语心恼羞成怒的大吼,“顾灵犀,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如果不是看在你肚子里那块肉的份上,这碗鸡汤你以为我愿意给你喝?别给你脸不要脸……”

    顾灵犀根本听不进秦语心的谩骂,鼻子里充斥的味道已经让她自动忽略那些难听的字眼。

    秦语心越想越气,准备过来揪顾灵犀的头发,眼睛突然瞄到了床头的遗嘱。

    她快速拿过去一看。当即气得脸色铁青,遗嘱也被她握在手里揉成了一个纸团。

    “妈居然给你和孩子留下这么一大笔财产。”

    她根本想不到老夫人竟然这么做,气得把遗嘱扔在地上,和鸡汤浸泡在一起。

    景翼岑刚好出现在门口,一看到屋内一片狼藉,而顾灵犀又趴在床头呕吐,秦语心又气势汹汹的,立即走进来护着顾灵犀。

    “妈你干什么?”

    秦语心有些紧张,不服气景翼岑的护短,“翼岑,我好心给灵犀送鸡汤,我能对她怎么样?你不会以为我会害自己的亲孙子吧?”

    景翼岑低头看着地上的鸡汤,皱眉。“妈,灵犀刚怀孕不宜喝这么浓烈的汤,以后你不要过来了。”

    “翼岑。”

    “你走,灵犀很不舒服,希望你能理解。”

    然后,景翼岑抱着顾灵犀走到窗前,把窗户打开,让她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

    顾灵犀总算好多了。

    秦语心留着也是多余,气得离开病房。

    景翼岑没理会,拿了一个椅子过来让顾灵犀坐下,见她脸色好多了才终于放心,“你等等。”

    他转身走到门口,把刚才放在柜子上的袋子打开。一边走一边过来。

    顾灵犀好奇的看着他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药瓶,将它拧开,倒了一粒白色的药丸在手心,“听医生说这个可以缓解孕吐,你试试。”

    顾灵犀怕吐,听话的把药丸从他的手掌心拿过去放到嘴里咀嚼。

    “对了还有这个。”

    景翼岑又从袋子里掏出一个蜜罐,顾灵犀看了一眼,透明的罐子里装的都是黑色的乌梅,光是看着,味觉神经就开始作祟,口水差点流出来。

    他拿了一颗乌梅递给她,“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我问了导购员,她说孕妇最喜欢吃酸乌梅,你尝尝。”

    顾灵犀看着就特别想吃,把乌梅塞进嘴里,酸酸的味道一下子压住了喉咙里的酸液,总算舒服了。

    “好吃吗?”他微笑的问她。

    顾灵犀点头,问,“你去哪买的?”

    这家医院并不在市中心,没有大型购物商场,看他手里的袋子,一看就是大超市里买的。

    景翼岑见她吃得开心,松了一口气,“附近小商铺买不到这种梅子,我去超市买的。”

    她果然没猜错。

    可是。就算是附近的超市,开车至少也要半个小时,他十分钟不到就回来了,可想而知他开得有多快,又有多赶时间。

    “以后不要开那么快,容易出事。”她忍不住关心他。

    景翼岑受宠若惊,“灵犀,你这算关心我吗?”

    顾灵犀嘴硬道:“我只是不想奶奶担心。”

    “那你呢?”

    他低头,期待的看着她。

    顾灵犀没说话,怕自己一开口就心软。

    刚才自己吐得那么难受,要不是他去给自己买乌梅,或许她还会吐,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在她心里却无法忽略他对她的关心和爱护。

    她想不通,为何他可以一边和安妮生孩子,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关心她,并且她都看不出来他可以伪装得那么好,好到她几乎要相信他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景翼岑没追问,也许是怕听到那个残忍的答案,自我安慰道:“没关系,现在最需要关心的人是你,你开心就好。”

    他不自在的回头看了床头一地的鸡汤,说道:“医生说你的饮食宜清淡,如果你想吃什么就跟我说,我去做。”

    顾灵犀又看着他,见他一双深邃的眼睛里闪着光,那么高兴的样子却透着无比认真的坚毅。

    “你会做?”

    “不会,我可以学。”

    顾灵犀心里很不是滋味,甜甜的,酸酸的,五味杂陈。

    ……

    秦语心从医院出来后,想到那份遗嘱,越想越生气,把安妮约出来。

    一见面,秦语心就愤愤不平的把顾灵犀怀孕的事情告诉安妮。

    安妮听后顿时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脸怒气的说道:“想不到这个贱人命这么好。”

    “安妮,你不是也怀孕了吗?为什么还不把这件事情告诉翼岑?”秦语心沉不住气的问。

    安妮坐下来,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说道:“阿姨,你也知道我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若是翼岑知道了,绝对不会让我的孩子出生,所以……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他。”

    “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可是听我妈和景莲说,要把手里的股权转让给顾灵犀的孩子,到时候即使你把孩子生下来也什么都得不到。”

    安妮露出一丝奸笑,“所以,我们不能让顾灵犀的孩子出生。”

    “你有什么办法?”

    安妮勾唇一笑,凑到秦语心耳边低语几句,秦语心也阴险的笑了。

    “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去办。”秦语心说道。

    ……

    顾灵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终于忍不住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杜若谦接了,“灵儿。”

    “昊谦,对不起。”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钟,杜若谦温润的声音传来,“为什么会说对不起?”

    顾灵犀沉默,杜若谦失笑,“灵儿,没关系,我一个人去美国挺好的,免得拖累你。”

    “昊谦,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你的腿是因为我受伤的,我照顾你是应该的,但是昨天我……”

    她差点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他,话到嘴边又不忍说出口。

    杜若谦笑笑,“没事,我不在你身边,你好好照顾自己。”

    “你也是。”

    “我还有事,挂了。”他主动结束话题,并且挂了电话。

    顾灵犀握着手机,听到挂线声,心里失落极了。

    她从衣服里把玉佩拿出来,捧着它,怔怔的看着玉佩上面的裂痕发呆。

    有些事,就像这块玉佩一样,一旦出现裂痕,便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模样。

    她和昊谦,终究是错过了。

    正想着。景翼岑来了,并且看到了她捧着玉佩失神。

    他知道那块玉佩代表了什么,她如此珍惜的天天随身带着,可想而知,乔昊谦在她心里的分量有多重。

    但是没关系,他们有了孩子,这个孩子就像他的免死金牌,有了孩子,他什么都不怕。

    “你醒了。”

    顾灵犀听到声音,连忙把玉佩塞进衣服里面。

    “饿了吧。”景翼岑关心的问道。

    顾灵犀想到吃的就不舒服,昨天一天未进食,她一直在打营养针。

    “我不想吃。”

    “我知道你闻不得油味,所以做了水果羹。水果里面含了丰富的维生素,多少能补充一点营养,总比你一直打针要好。”

    他一边说一边把饭盒打开,一股清淡的甜香袭来,沁人心脾。

    顾灵犀闻着竟然一点想吐的感觉都没有。

    景翼岑端着碗坐在床边,用勺子一边舀一边吹。

    吹凉了一勺水果粒,景翼岑递到她嘴边,笑着说,“你试试,如果不喜欢我再做别的。”

    顾灵犀低头看着那勺水果,也许是昨天一天未进食的缘故,胃里空空的,倒也想填填胃。她尝了一口。

    “味道如何?”他期待的问。

    顾灵犀咀嚼了几下,“太甜了。”

    景翼岑连忙尝了一口,“我觉得甜度适中,不过你是孕妇,味觉比平常人敏感,下次我少放一点糖。”

    “这是你做的?”顾灵犀不敢相信他真的会为自己下厨,要知道他从小养尊处优,从来没做过这些粗活,她无法想象他在厨房忙碌的时候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景翼岑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让佩姨教我的,试了好多遍才做出这个味道,不过你放心,我多做几遍就能做好了。”

    看着他那么积极的样子,为了自己亲自下厨,顾灵犀心里的天平又开始倾斜。

    她又尝了几口,虽然有点甜腻,胃里总算能装下一点东西,确实比打针要舒服多了。

    吃完之后,景翼岑开始收拾桌子上的碗,顾灵犀默默的看着他出神,突然发现他的手指上粘了创可贴,隐约有红色的血迹从里面冒出来。

    心里没来由关心询问,“手怎么了?”

    景翼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轻描淡写的说道:“小事,被刀划了一下。”

    “我看看。”她抓着他的手,将创可贴撕开,果然看到一道一厘米的伤口。

    “灵犀,真的没事。”景翼岑把手收回,将创可贴重新粘好。

    顾灵犀却泪眼模糊。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但凡他有一点点对她不好,她的心就不会这么摇摆不定,她恨这样的自己,更恨他一边和安妮在一起一边又对自己这么好。

    景翼岑被她突然的哭泣吓到了,慌忙为她擦眼泪,可是她的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他心疼的说道:“灵犀,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可是,可是……”

    安妮两个字,几次在嘴边,硬是不敢问出口。

    她好怕,好怕听到那个残忍的答案。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坚强的顾灵犀,她变得脆弱,变得敏感,越是在乎,越是害怕真相会残忍的把她的美梦撕得粉碎。

    她吸了吸鼻子,又躺下,一边哭一边背过去不看他,哽咽的说道:“我想休息。”

    “睡吧,我陪你。”景翼岑温柔的说道,坐在旁边一直守着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