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12章 景翼岑,你根本不配成为孩子的父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2章 景翼岑,你根本不配成为孩子的父亲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在医院住了几天之后,景翼岑亲自接她回家。..

    因为宝宝的到来,景家上下都非常高兴,一大家子都围着顾灵犀转。

    为了照顾她,景翼岑最近没有去公司,天天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

    顾灵犀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景翼岑一手拿着孕妇食谱,一手拿着锅铲,一边看一边仔细的按照食谱在锅里加食材,那认真的背影,让她既感动又纠结。

    他确实在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有时候她都在怀疑他和安妮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安妮为了离间他们的感情在撒谎。

    最近她的情绪很不稳定,每每想到这些,她的胃里就会难受得想吐,刚一干呕,景翼岑就回头了。

    看到顾灵犀站在门口,景翼岑放下锅铲走过来,“灵犀,你怎么下床了,医生不是说你要好好躺着休息吗?”

    顾灵犀吐了几下,幽幽的开口,“我想走走。”

    景翼岑扶着她出去客厅坐下,“厨房的油烟味太重,你先在这里等我,最近你胃口不好。我熬了一点营养粥,马上就做好了。”

    然后,他又跑到厨房忙碌了一阵,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碗粥走过来。

    顾灵犀看了一眼,里面放了胡萝卜丁,玉米粒和许多素菜,看着不油腻,却很营养。

    景翼岑舀了一勺粥在嘴边吹凉,试了试温度,才递到她嘴边。

    “放心,一点油都没放。”似乎是怕她想吐,景翼岑解释。

    顾灵犀尝了一口,相比之前不是太咸就是太淡,今天的味道确实不错。

    “怎么样?”他期待的问她。

    “好吃。”

    景翼岑很高兴,又喂了几口,顾灵犀主动将碗接过来,“我自己来吧。”

    “不用,我喂你。”

    他不让她动手,霸道的把碗小心的从她手里夺过来,顾灵犀只好罢手。

    吃完一碗粥,景翼岑将碗放回厨房,出来的时候微笑的牵着她的手,“灵犀,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

    她有点好奇,跟着他的脚步上楼,在两人新房的隔壁门口,景翼岑故弄玄虚的对她说:“闭上眼睛。”

    她更加好奇,听话的把眼睛闭上。

    景翼岑把门推开,扶着她的肩膀带她走进屋子里。

    “可以睁开眼睛了。”

    她微微睁眼,看到一间淡粉色的房间,里面摆了婴儿床和各种婴儿物品,只一眼她就明白了这是为孩子准备的婴儿房。

    她走到婴儿床旁边,看到上面摆满了小衣服和小鞋子,那些迷你的尺寸,拿在手里真是可爱极了,激发了她内心的母爱,突然感觉有了这个孩子真的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一件事情。

    手里捧着一双粉色的小鞋子让她爱不释手,她高兴的湿了眼眶。

    景翼岑怜惜的擦掉她眼角的泪水,柔声说道:“灵犀,这是我为我们的孩子准备的婴儿房,虽然他还未出生,在我心里,他就是你送给我最珍贵的礼物……”

    “你别说了好吗?”她突然打断他。

    她不想哭,却忍不住痛哭流涕。

    内心又陷入挣扎,快要将她折磨得人格分裂,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面对他越来越多的付出,他对她越好,只会让她越来越煎熬。

    “景翼岑,求求你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好不好?”

    顾灵犀转过去,一双手捂着脸颊,眼泪从指缝流出来,伤心的说道:“就算你对我再好又有什么用?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谁也无法改变。”

    景翼岑从身后将她抱住,心疼的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一起解决。”

    顾灵犀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

    可能吗?

    安妮怀的毕竟是他的孩子,那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她如何面对?他又如何解决?

    “没用的,景翼岑,就算你对我再好,我也不会接受。”她轻轻的把他的手臂掰开,平静的说道:“别再费尽心思的讨好我,即使你做再多,我也不会感动。”

    她哭着跑出去,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伤心。

    ……

    绚丽人生剧组。

    今日是安妮在剧组拍摄的第十场戏,拍摄途中,安妮在念台词的时候突然感到反胃,不得不去旁边休息。

    作为经纪人的王远山自然关心安妮,跟着她来到化妆间。

    “安妮,你今天怎么一直NG,导演都不耐烦了。”

    安妮捂着嘴巴,努力忍着胃里的难受,脸色有些苍白,“我没事,也许最近太累了。”

    “你这样可不行,最近剧组一直在加紧拍摄,不能为了你一个人耽误进度,走,我带你去医院。”

    安妮不动,“我不去医院,你放开我。”

    王远山可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拉着安妮就走,安妮拗不过他,被他拉着上车,直接去了医院。

    经过检查,医生给出了惊人的结果。

    王远山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脸色都变了。

    坐在车内,王远山闷声没说话,安妮也紧张的把手握得紧紧的。

    回到酒店房间,王远山拉着安妮的手臂直接把她甩在床上。

    同时,把报告也扔过去。

    “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安妮不用看也知道结果,漫不经心的从床上坐起来,明知故问,“什么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吃药?安妮,你知道我有家庭,我的老婆不会允许我有私生子。”

    王远山虽然好色,有一点就是怕老婆,而且在这个圈子里大家都知道为前途着想,那些被他潜规则的女明星事后都会吃避孕药,安妮被潜规则那么多次,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

    王远山气愤的指着安妮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故意要生下这个孩子想威胁我让我离婚?”

    安妮讥诮一笑:“王总,你未免也太自信了,我有说过这个孩子是你的吗?”

    王远山的表情顿了一下,放轻松,“你什么意思?”

    “王总,娱乐圈那么多大佬大腕,你算哪根葱,值得我利用一个孩子套牢你?”

    王远山被她贬损,脸上挂不住,上前来抬起她的下巴,阴险的说道:“安妮,最近你的行程都被我安排得满满的,哪有机会认识什么大腕,更何况算算你怀孕的时间已经有一个月了,那段时间我们做了那么多次。实在让我怀疑这个孩子与我有关。”

    安妮嫌弃的推掉他的手,厌恶的说道:“我就算要用孩子来威胁利诱,也会找一个值得我出手的男人,这个孩子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不要自作多情的以为我想为你生下这个孩子,更何况你也配?”

    “你说真的?”

    “当然。”

    王远山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也不在乎她的讽刺,“那就好,安妮,我可不想为自己找麻烦。”

    他搂着安妮,在她光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好奇的问,“不知道是哪个男人那么倒霉被你盯上?”

    “王总。您这话说得可就难听了,难道我安妮就不能嫁个好男人?”

    “哈哈,安妮你别做梦了,就凭你,除了退出娱乐圈找个圈外人嫁了,在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你安妮是有名的公交车,有哪个男人愿意娶你回家?”

    王远山一边看不起安妮,一边又想和她上,床,抱着她又亲又吻。

    安妮推开他,“最近不方便。”

    王远山扫兴的从床上坐起来,没多留就离开了。

    安妮一个人在房间里,把报告拿出来看了一眼,嘴角勾勒出一丝奸笑。

    她想到那天……

    酒吧。

    “翼岑,你不要喝了。”

    “别管我……灵犀,灵犀……”景翼岑一边灌自己,嘴里一直念着顾灵犀,越喝越醉。

    终于,在他不省人事之后,安妮把景翼岑带去了酒店。

    看着床上醉得不省人事的景翼岑,安妮心神荡漾,趴在他的胸口紧紧抱住她。

    她实在太想念他的人和他的身体,想趁他醉了来场旧情复燃,可惜景翼岑醉得一塌糊涂,无论她怎么勾。引都无动于衷。

    她不甘心,今晚是她唯一的机会。

    于是,她脱光了他的衣服,并且把两人的衣服混在一起弄得满屋子都是。

    一觉天明,景翼岑醒后,以为他醉后一夜荒唐,其实,这不过是她的障眼法。

    ……

    安妮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是她唯一的筹码,她绝对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秦语心突然来了电话。

    安妮高兴的接了,“阿姨。”

    “安妮,你让我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人我已经带来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安妮兴奋极了,“阿姨,我们先这样……”

    然后,说了自己的计划,两个人才挂了电话。

    安妮冷笑:“顾灵犀,就算你怀孕又如何?将来谁的孩子有福气还不一定呢?”

    ……

    几个小时后,关于顾灵犀怀孕的消息不胫而走,因为事关景家唯一的后代,又是嫡长曾孙,所以引来了媒体的大量关注。

    老夫人因为此事特别生气。

    因为像景家这样的豪门世家,对后代的保密工作特别重视,加上多少会迷信,认为孕妇在三个月之内是不能对外公开的,以免惹怒胎灵,伤了胎气。

    顾灵犀看着电视里放着她怀孕的新闻,而老夫人更是气得浑身发抖,安慰她,“奶奶,气大伤身,您别生气。”

    老夫人怎么能不生气?

    她看着身旁站着的秦语心和景莲,生气的问道:“到底是谁把这个消息放出去的?”

    景莲不说话,秦语心更不会在这时候给自己找麻烦。

    “语心,是不是你?”

    秦语心被点名,不服气的说道:“妈,怎么灵犀一出事您就怪到我头上?更何况灵犀肚子里怀的是我的亲孙子,我会故意传出去让媒体津津乐道影响灵犀安胎吗?”

    “灵犀怀孕的事情除了我们自己家里人,还有谁知道?不是你是谁?”

    “妈,你这是对我有偏见。”

    “你不喜欢灵犀,处处和灵犀作对,我看这件事就是你传扬出去的。”

    见老夫人和秦语心吵架,顾灵犀劝道:“奶奶,算了,就算传扬出去也没关系,反正这是事实。”

    老夫人说道:“灵犀你不知道,头三个月是不能说出去的,不然对孩子不好,万一惹怒了胎灵把我的曾孙儿收回去,叫我这把老骨头可怎么活啊。”

    “奶奶,这是迷信的说法,不一定是真的。您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和宝宝。”

    虽这么说,老夫人还是不放心,毕竟这种想法在老夫人的心里根深蒂固,所以难免会紧张。

    景翼岑站在一旁思考了一下,对老夫人说:“奶奶,既然媒体已经知道了,我们也不用遮遮掩掩,以免这件事情被媒体愈演愈烈。”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办了。

    当天下午,景翼岑就召开了记者会,亲口承认顾灵犀怀有身孕,希望媒体不要大肆炒作。没想到记者会当天,有位记者突然把一对夫妻推了出来,并且诬陷顾灵犀肚子里的孩子非景翼岑亲生,这事一下子在记者会上炸开了锅,并且直播出去。

    记者们纷纷围上来。

    “景总,景太太出轨之事你怎么看?”

    “景总,景太太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吗?”

    “景总……”

    各种各样难听的问题铺天盖地的砸过来,景翼岑当众翻脸,“灵犀肚子里的孩子千真万确是我景翼岑的亲生子,对于那些损害我及我太太名誉的媒体和记者,我决不姑息。”

    又看向那对夫妻,景翼岑脸色尤为难看,“我一定会查明事情真相。看到底是谁在背后兴风作浪,诬陷我太太的清白。”

    临了,他在萧权耳边吩咐,“把他们两个人给我带过来。”

    “是。”

    回到办公室,景翼岑心情更加烦躁。

    虽然在媒体面前他尽力维护顾灵犀,可是私底下又为这件事烦恼,因为那对夫妻说的事情有根有据,让他半信半疑。

    萧权走了进来,“总裁,人带来了。”

    景翼岑抬头,看到李父李母紧张的进来,这两个人正是李家村收留顾灵犀和杜若谦的夫妻。

    李父和李母看到景翼岑冷酷的眼神,顿时吓得直哆嗦。李父开口,“景……景总!”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谁让你们在记者会上诬陷灵犀?”

    李父肩膀一抖,声音也发抖,“景总,我们没有说谎,我们和景太太非亲非故,没必要诬陷她,况且那几天景太太和杜先生整晚都在一起,我们亲眼看到杜先生和景太太亲吻。”

    亲吻。

    这两个字,让景翼岑的脸色铁青。

    他们在李家村居然还有这一段。

    李母也接话,“对对对,当时我还以为他们是两夫妻就没多想。我也是看新闻才知道灵犀怀孕了,我们怕景总您被骗,所以才站出来澄清事实。”

    景翼岑突然站起来,声音寒冷如冰,足具威慑力,“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

    “景总,没人让我们这么做,是我们看不惯您受骗。”

    李母也加紧说道:“是啊,灵犀看着单纯善良,没想到她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景总,您一定要查清楚,免得让灵犀生下来路不明的孩子……”

    “够了!”

    景翼岑愤怒的大吼一声。“你们两个不过是李家村的村民,那里信息不发达,灵犀怀孕的消息不可能传播那么快,而你们竟然能在当天就出现在南城,还出现在记者会上,你以为我会轻易相信你们说的话?”

    “我最后再问你们一遍,这件事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不说的话,你们公然诬陷灵犀的名誉,我让你们牢底坐穿。”

    李父和李母被景翼岑吓唬住,却嘴硬的一口咬定这件事没人指使,让景翼岑无计可施。

    而这件事被媒体一传播,各种猜测随之而来,老夫人看到新闻。当时就气得一病不起。

    顾灵犀守在老夫人身边,握着老夫人的手,默默流泪。

    “灵犀,别哭,奶奶相信你。”老夫人虚弱的躺在床上说道。

    顾灵犀又担心又难过,她根本不在意外面那些流言蜚语,只是担心老夫人气大伤身。

    “奶奶,您一定要好起来。”

    老夫人慢慢摇着头,“奶奶的身体奶奶自己知道,上次醒来奶奶就做好了准备,灵犀,奶奶就是担心你……放不下你……”

    顾灵犀突然就泪如泉涌,扑在老夫人身上痛哭失声。

    景翼岑从公司回来,脸色尤为难看,站在门口,看到老夫人一病不起,顾灵犀又那么伤心,一个人默默的站在外面没有进去。

    他背靠着墙壁,想到李父李母说的话,心里备受煎熬。

    顾灵犀从老夫人房里出来,看到景翼岑在外面站着,红着眼睛说道:“你回来了。”

    景翼岑没回应,拉着顾灵犀的手直接把她带到房间。

    门一关,景翼岑高大的身影将她抵在门后,一只手扣着她的下巴将她吻住。

    顾灵犀没反应过来,被他吓得全身一僵,等她意识到他在吻她,连忙推开他。

    “景翼岑你干什么?”她用手背擦手,一副很嫌弃的表情瞪着他。

    景翼岑感到心痛,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心酸的对她说:“灵犀,我只是吻你一下就让你这么讨厌吗?那乔昊谦就可以吻你是不是?”

    “景翼岑你胡说八道什么?”

    景翼岑自说自话,心痛的说道:“顾灵犀,是不是无论我再怎么努力,对你再好,在你心里还是比不过乔昊谦?这段时间你对我越来越冷淡,哪怕你的心是块石头我也自信能把它捂热,可是你的心比石头还硬比石头还冷,即使他已经走了。你还是忘了他。”

    景翼岑的目光向下,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冷淡。”

    顾灵犀觉得他不可理喻,不想和他说话,景翼岑却突然抓住她的肩膀,把她藏在衣服里面的项链用力的扯下来。

    “啊。”顾灵犀吃痛的叫了一声,脖子上因为绳子的拉扯而勒出了一道红色的痕迹。

    她几乎是本能的就要去抢玉佩。

    景翼岑手里握着那块玉佩,举得高高的,眼里的红血丝将他的眼白都染红了,愤怒的说道:“灵犀,你这么在乎这块玉佩,无非是因为它是乔昊谦留给你的,你就这么爱他吗?”

    “景翼岑,你把玉佩还给我。”顾灵犀想跳起来抢,这更加让景翼岑痛心,突然失去理智的把玉佩往地上狠狠的一摔。

    “不要!”

    然而已经晚了,玉佩易碎,地上全是碎玉,再也无法还原。

    顾灵犀看着一地的碎片,哭得稀里哗啦。

    昊谦走了,这是昊谦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可是,她却没有保全好。

    都是他!

    她抬头,又愤又怒。

    景翼岑更加痛苦。

    “我都知道了,那段时间你和乔昊谦在李家村一天两夜,你们甚至还接吻了,我都无法想象你们整夜都在一起干了什么……呵!”

    “景翼岑,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灵犀忍无可忍的冲他大声说道。

    他低着头苦笑三声,抬起一双怒目盯着她无辜的脸颊,失去理智的对她说,“顾灵犀,今日我全明白了,为什么你不让我碰你,就算我再怎么努力也挽回不了你的心,原来在那个时候开始你们就旧情复燃了……是我傻,是我笨,还天真的以为有了这个孩子你就会回心转意,现在连这个孩子也……”

    “啪!”

    顾灵犀愤怒的甩了他一巴掌,不让他把话说完。

    景翼岑愣住了,他看到一双充满了失望和比他更加愤怒的眼睛正伤心欲绝的瞪着他,“景翼岑,你可以怀疑我,但我不允许你怀疑我的孩子,如果是这样,你根本不配成为我孩子的父亲。”

    然后,她拉开门,气愤的冲出去。

    门砰的一下关上了,景翼岑在呆立了一分钟后突然反应过来,连忙拉开门冲出去。

    外面已经天黑了,景翼岑追到外面四处张望,却找不到顾灵犀的身影。

    “灵犀,灵犀……”

    景翼岑对着夜空大喊,却听不到顾灵犀的回应。

    他又把她弄丢了。

    那一刻,他很后悔。

    他也没想到自己今晚会说出那番话,现在回想起来,那根本就不是人话,那只是他一时冲动,根本没考虑任何后果才说出的混账话。

    “灵犀,对不起,原谅我,你出来好不好?”

    景翼岑的声音在夜晚的天空不停的回荡着,躲在暗中的顾灵犀紧紧的用一双手捂着耳朵。

    她忍着不让自己哭,怕被他发现,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他。甚至是恨他。

    为什么会这样,她本来以为这段时间他对她的好会让她渐渐忘却他的背叛,可是,他又一次让自己的心软变成了伤害自己的利刃。

    她不会再原谅他了。

    整整一夜,景翼岑疯了一样的到处寻找顾灵犀,而顾灵犀却由于伤心过度哭晕过去,等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并且发现她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她四处看了一眼,发现这里很熟悉,她几乎是一瞬间惊喜的坐起来,脱口而出的喊道:“昊谦。”

    门开了,进来的不是杜若谦,而且陆渊。

    “是你?昊谦呢?”

    “杜先生去美国了,他不放心你,让我每天跟着你,昨晚见你晕倒在路边,是我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原来如此。

    顾灵犀心里暖暖的,即使昊谦走了,他还是那么关心她。

    可是,她更加内疚,这辈子终究是让昊谦痴心错付了。

    “顾小姐,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医生说你动了胎气,为了宝宝着想,千万别再伤心了。”陆渊安慰道。

    顾灵犀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难过。微笑,“谢谢你。”

    “杜先生知道了昨天记者会的事情,已经在飞回来的路上,顾小姐若没事就在这里等杜先生吧。”

    “好的,谢谢你。”她再次道谢。

    “不客气,还有,桌子上有你爱吃的酸乌梅,如果不舒服就吃点,我就在门外,有事可以叫我,那不打扰你了。”

    顾灵犀目送他离开之后,目光落在了桌子上。

    那上面摆放了几个蜜罐,每个蜜罐里面的梅子都不一样。

    陆渊居然都知道她喜欢吃梅子,看来这段时间他确实在暗中关注她,而她的一举一动,恐怕都通过陆渊转达给了昊谦。

    想到他一个人去美国那么远的地方养病,还时时刻刻关注自己,心里感动极了。

    她吃了一个乌梅,酸酸的味道吃在嘴里却感觉甜甜的,回味着梅子的美味,她想起自己吐得很厉害的时候,景翼岑为她买梅子,为她做水果羹,为她准备婴儿房,那些温馨的画面回想起来残忍的提醒着他的伤害,心里一下子又苦苦的很难受。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