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13章 我想要的爱,你永远也给不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3章 我想要的爱,你永远也给不起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家。

    顾灵犀一夜未归,这件事成为了景家最重视的事情。

    即使景睿和景莲再怎么隐瞒,老夫人还是在第二天一早就知道了。

    她坐在床上,手指着满屋子担心不已的晚辈,气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们快说,灵犀到底去哪了?”

    大家不说话,老夫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屋子最中间的景翼岑身上。

    景翼岑低着头,即使一言不发,也能看得出来他有多懊悔和自责。

    “翼岑,灵犀怀着身孕,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我……”老夫人捂着胸口,突然失去了力气,一下子瘫在床上,大家慌了手脚围了上去。

    “妈。”景睿和景莲紧张的呼唤。

    此时的老夫人脸色苍白得吓人,眼白往外翻,无论大家怎么呼唤都无济于事。

    关医生连忙过来做补救措施,大家的心也紧紧揪在一起。

    “灵犀,灵犀……”老夫人意识模糊,嘴里却一直念着顾灵犀,大家听了更是难过得想流泪。

    经过十几分钟的抢救,老夫人总算情绪稳定下来,只是一直昏迷。大家既放心又忧心。

    景睿在这时候拿出一家之主的身份出来,让景莲和秦语心照顾老夫人,其他的都到客厅商量怎么找顾灵犀。

    景翼岑昨晚找了一夜,此时的他看上去疲惫又落寞,景睿也不忍再责罚他,和李志明商量对策。

    就在这时,景翼岑的手机响了,他以为萧权有了顾灵犀的消息,连忙接了电话。

    “萧权,是不是找到灵犀……”

    “总裁,您快看电视直播……”

    萧权简单的叙述了一下,景翼岑听后不可置信,挂了电话,他赶紧把电视打开。

    电视里正播放着一条直播新闻,镜头里面的主角是杜若谦。

    景翼岑看到他的第一眼,整个人就紧绷得差点忘了呼吸。

    他怎么回来了?而且还召开了记者会?

    记者会现场。

    杜若谦紧急召开了一场空前盛大的记者会,几乎把南城各大媒体都请来了。

    他坐在长长的红色桌子面前,各种镜头三百六十度将他环绕,他拿着话筒,温文尔雅的说道:“各位记者辛苦了,今日把大家召集过来开这场记者会,是想就昨天的新闻做一个解释和澄清,我和灵儿之间清清白白,并不像昨天谣言所传的那样,更别说灵儿肚子里的孩子和我有什么不能公开的关系,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他停顿了一下,眼神突然凌厉的看向众人,“这已经不是一场简单的谣言事件,这是有人蓄谋已久,特意污蔑我及灵儿人格的恶劣事件,所以我不得不站出来,如果大家有什么疑问可以提问,我会一一向大家解释,今日之后,我不想再听到有人传播此事,要不然。那些制造谣言的媒体,无论你们后台有多硬,我都会让你们倒闭,永无翻身之日。”

    杜若谦平时看着温润如玉,这一番狠话说在前头,让各位记者面面相觑,不得不有所收敛的提问。

    “杜总,昨天李家村的李氏夫妇说您和景太太在李家村共度一天两夜,请问这是否属实?”

    杜若谦镇定自若的回答,“这件事确实是真的,那天晚上刮台风,我和灵儿在一辆车上,后来翻车了,被李氏夫妇相救,我也没想到我的恩人竟然会在背后污蔑我,实在让我心寒。”

    “那您能解释这一天两夜,您和景太太都干了什么吗?”另一个记者大胆提问。

    杜若谦目光幽冷的扫了一眼那个记者,回头看了一眼陆渊,陆渊将手里的拐杖递过去,杜若谦扶着拐杖艰难的站起来,此时,大家才发现杜若谦的双腿抱恙。

    “那天晚上翻车,我的右腿不幸受伤,若不是灵儿悉心照顾。恐怕我也没机会站在这里向大家解释,请问各位,我的腿差点瘫痪,命都快保不住了,我还能干什么?”

    记者们听后开始窃窃私语,看样子已经有所动摇,此时,一位记者硬着头皮刨根问底,“杜总,早前就有人拍到您和景太太关系密切,李氏夫妇也指认说你们两个有亲密的举动,如果你们只是普通朋友,您能解释一下那个吻吗?”

    杜若谦拧眉,冷静的回答,“关于这个,有一个人可以替我回答你们。”

    “是谁?”

    “李氏夫妇的女儿,小溪。”

    然后,大家才注意到杜若谦旁边还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记者们纷纷把镜头对准了小溪,小溪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

    杜若谦小声的提醒她,语气冰冷得让人胆寒,“小溪,不用怕,想想你的父母,你知道该怎么对大家解释。”

    小溪抬头看着杜若谦的眼神,那一刻,小小年纪的她已经感觉到什么叫做威胁和不可抗拒的压迫感,然后对着话筒,紧张的说道:“我,我叫小溪,我可以证明,姐姐和哥哥之间是清白的。那天,我和爸妈没有看到哥哥亲姐姐,是我爸妈看错了,我,我……”

    小溪不知道怎么说,杜若谦把话筒抢过去,再次对着记者们严肃的说道:“事情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今后我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我和灵儿不利的谣言,要不然我一定说到做到,谁要是再以讹传讹,就别怪我不客气,今天的记者会到此为止。”

    然后,在保安和陆渊的保护下,杜若谦带着小溪快速离开现场。

    身后的记者一窝蜂的围上去,因为他们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清楚,但是杜若谦已经不给他们任何提问的机会,匆匆离开了记者会现场。

    杜若谦把小溪带到酒店房间。里面还有李氏夫妇,李氏夫妇看到杜若谦冷凝的脸色,神情不安的不敢看他。

    “爸,妈,你们没事吧?”小溪跑过去担心的问。

    “小溪,你有没有事?”李母关心的拉着小溪询问。

    这一幕母女情深的画面在杜若谦眼里却没有半点温情,冷冷的声音不客气的说道:“你们本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很感激你们救了我一条命,但我没想到有一天我的恩人会在我背后捅刀子,我真是看错你们了。”

    小溪护在李母面前求情,“哥哥,话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对记者说了。求你放过我爸妈,求求你了。”

    “我可以放过你们,但是你们也必须告诉我,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杜若谦目光幽冷的说道。

    李父李母迟迟不语,这可急坏了小溪,“爸,妈,你们快说啊,要不然哥哥不会放过我们的。”

    杜若谦见李父李母嘴硬,给陆渊传递了一个眼神,陆渊上前,将小溪拉走,李母赶紧冲过去将小溪护在身后,哭着对杜若谦祈求,“杜先生,小溪还只是一个孩子,你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伤害她,求求你了。”

    “我也不想恩将仇报,我再问一次,如果你不说,我会把小溪送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这辈子你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女儿。”杜若谦冷眸一凛,耗尽了最后一分耐心。

    “陆渊。把小溪带走。”

    小溪抓着李母的手说什么也不走,“妈,你快说啊,我不要走……”

    眼看着小溪被拉走,李母心如刀绞,最后终于松口,“我说,我说……”

    杜若谦满意的勾唇,坐在椅子上听李母讲述。

    原来,李父李母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一时利欲熏心,因为小溪考上了大学没钱交学费,所以两人才被人利用。

    “那个人是谁?”

    杜若谦的声音震得李母不敢说谎,“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打扮得很漂亮,看着非富即贵,她说只要我按照她说的做,就可以给我一大笔钱,小溪不仅能上大学,我们二老后半辈子也会衣食无忧,杜先生,我也是一时糊涂,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你放过小溪吧。”

    杜若谦给陆渊递了一个眼色,陆渊便把两张照片递过去。

    “你认一下是哪一个。”

    陆渊递过去的两张照片,一张是秦语心,一张是安妮。

    李母看了一眼,很快就指认出秦语心。

    “是她,就是她让我这么做的。”李母坚定的说道。

    “很好。”

    杜若谦终于满意,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准备离开时,忽听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门外,传来景翼岑心急如焚的声音,“杜若谦,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

    “杜先生。”

    陆渊看了一眼杜若谦,杜若谦却很平静的说道:“去开门。”

    陆渊刚把门锁一打开,景翼岑就迫不及待的冲进来,“灵犀,灵犀你在哪?”

    “她不在这里。”杜若谦无情的浇灭他的希望。

    景翼岑看向杜若谦,他看了记者会全程,既然他肯出面澄清此事,所以他一定知道灵犀在哪。

    “杜若谦,你把灵犀藏哪去了?”

    景翼岑准备冲过来,陆渊拦在他身前阻隔了景翼岑的靠近。

    “陆渊,退下。”杜若谦面色冷酷,让他清秀的五官多了一丝凌厉之色。

    陆渊退到一旁,却不敢松懈,警惕的盯着景翼岑的一举一动。

    杜若谦抬头看着景翼岑。从他焦急的脸色不难看出他有多担心顾灵犀,但那又怎样,他还是一次次的伤害了他这辈子最珍爱的女人。

    “景翼岑,我原以为你可以给灵儿幸福,却没想到我的成全让我看到这样的结果,所以,即使我知道灵儿在哪,我也不会告诉你。”

    “杜若谦,这是我和灵犀之间的事情,你没资格参与。”景翼岑也凌厉的说道。

    “是吗?”杜若谦自信的一笑,那笑容看在景翼岑眼睛特别刺眼,杜若谦说道:“景翼岑,别忘了我还有另一个身份,只要我想,我可以随时带灵儿离开,这辈子你休想再见到她。”

    景翼岑心里一落,特别是看到杜若谦脸上的自信,他的心一下子就紧绷住。

    这辈子他什么都不怕,唯一的对手也是唯一一个让他忌惮得不敢轻易提起的人就是他乔昊谦。

    这三个字让他感到很恐惧,即使心里再焦急,也不得不冷静下来。

    杜若谦想到顾灵犀,松了口:“景翼岑,你想知道灵犀在哪可以,但我今日必须要你一个态度。如果你做不到,我就带灵儿走,到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景翼岑自然害怕这种事情发生,第一次在杜若谦面前妥协,“你要我怎么做?”

    杜若谦看向李父李母,“让他们告诉你。”

    景翼岑看过去,看到李父李母在这里,想到记者会上杜若谦的澄清,要不是他们的污蔑,他又岂会失去理智做出糊涂的事情来?

    事到如今他知道后悔也没用,只能先解决问题。

    他慢慢的走过去。

    李父李母看到景翼岑冷酷的脸色吓得步步后退,小溪拦在景翼岑面前,“别伤害我爸妈。”

    “让开!”

    景翼岑拉着小溪的手臂像丢小鸡一样扔在旁边。

    “小溪。”李母眼睁睁的看着小溪摔倒想要冲过去。

    “谁让你们散布谣言的,说。”景翼岑挡住她,目光中透着狠厉之色。

    “景总,我……”

    他们自然不敢说,因为眼前的男人看上去那么残酷,光是看他的表情就感觉全身被刀子在凌迟一样痛苦。

    更别说把真相说出来,会让自己死得更快。

    杜若谦在一旁冷眼旁观,说道:“你们把刚才对我说的话复述一遍,要不然,我也保不了你们。”

    杜若谦的话就像免死金牌,让他们增加了说话的勇气,于是,李父李母便把秦语心如何利诱他们散布谣言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景翼岑感到非常震惊。

    他没想到,整件事情的背后,竟然是自己的母亲一手策划。

    杜若谦面无表情的说道:“景翼岑,上次灵儿被绑架,这次又被谣言缠身,且不说秦语心平时做了多少伤害灵儿的事情,灵儿受了那么多委屈,如果你不能为灵儿讨回公道,我不可能放心的让她再回到景家去,如果你真心爱灵儿,在你妈和灵儿之间,你必须做一个选择,否则……”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机会把灵犀从我身边带走。”景翼岑下定决心,回头看向杜若谦,这个男人是他最大的威胁,也让他第一次为这个对手感到钦佩,“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我有一个请求。”

    “说。”

    “我想见灵犀。”

    杜若谦不免感到好笑,“景翼岑,你在开玩笑吗?在你没有解决这件事情之前,我是不可能让你再见她。”

    “我没开玩笑,而且我也很明确的告诉你,灵犀是我的妻子,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从我身边把她夺走,即使你是乔昊谦也不可能。”

    景翼岑面色冷酷,每一个字都透着坚决和不容人置喙的决心。

    杜若谦突然被他坚定不移的态度震撼到。

    室内突然安静下来,就在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一个细微的声音,传入了景翼岑敏感的耳朵里。

    他循声望去,发现这间房里还有一扇门,那扇门紧紧闭着,而他发现那扇门的时候,几乎不用想就快速的冲到门边,他打不开,因为门反锁了。

    他不断的敲着门。着急的呼唤,“灵犀,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请你开门。”

    门纹丝不动。

    景翼岑不放弃,几乎要把门给敲烂了。

    他的喊声和敲门声让杜若谦为之动容,也许是同样深爱的缘故,他对景翼岑此刻的心情感同身受。

    事情圆满解决,他没有留下的必要,他黯然的垂眸,叫了陆渊,让他扶着自己离开。

    李父李母和小溪也走了出去,把房间留给景翼岑。

    不知道敲了多久,顾灵犀就是不开门,景翼岑顾不了那么多,开始用身体想把门撞开,一下一下的碰撞,即使每一下都快要把他的骨头撞散架他也感觉不到痛苦。

    门开始有些松,景翼岑拼尽全力,准备最后冲刺,顾灵犀终于开门了。

    他看到她的时候差点因为惯性而撞到她,连忙停住了脚步。

    “灵犀。”他一脸欣喜准备冲进去。

    “站住。”顾灵犀冰冷的喝住他欲过来的脚步。

    景翼岑站在门外,看到她冷漠的眼神,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没有勇气靠近。

    “灵犀,跟我回家吧。”他几乎是请求她的语气,俊郎的脸上挂着浓浓的忧愁,让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受伤的孩子。

    “你走吧,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顾灵犀不看他,声音比她的表情更加寒冷。

    景翼岑不死心,主动道歉,“灵犀,我昨晚只是一时冲动,其实那些话根本不是出自我的本意,我……”

    顾灵犀无情的打断他,“景翼岑,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这些话,不想再次因为你冲动的行为而伤害自己,每次一出事,你只相信你听到的,却从来不给我解释的机会,甚至,你连我的孩子也怀疑,我不可能原谅你……”

    顾灵犀深呼吸,努力保持平静:“即使这次我原谅你,下次呢?我不敢想象下次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又会怎样冲动的伤害我,这一次够了。我累了……”

    她继续说,连他最后一点希望都不给,“昨晚我想了一夜,也许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我不想再错下去……你什么都不用说,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回去。”

    景翼岑屏住呼吸,因为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疼痛,他甚至不敢吸气,怕心越来越痛。

    他努力挽留,眼眸里全是歉意,“灵犀,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我比你更恨我自己居然说出那样的话来伤害你和孩子,就算我后悔莫及也无法让你回心转意,我也要努力试一试……即使你一句话都不想听我说,我也想告诉你,我真的真的很爱你,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冲动,才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灵犀,我真的很在乎你才会做错事……”

    “别再说你爱我,那只是你为自己的错误而找的借口。”顾灵犀不屑的说道:“你的爱对我来说是负担,我想要的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爱……我想要的爱,你永远也给不起。”

    她狠心的把他的心摔得粉碎。她的绝情更像一把刀,深深的插在他的心尖上。

    到底要怎么办,他才能让她回心转意?哪怕是一点点机会他都可以尝试。

    “灵犀,哪怕是为了孩子,你也不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他期待的看着她,哪怕机会渺茫他也要试一试。

    顾灵犀更加冰冷,摇头,“在你怀疑我的孩子的那一刻,你就失去了做父亲的资格。”

    景翼岑悔不当初。

    事实上昨晚他就后悔了一夜,今日看到杜若谦召开记者会他就更后悔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样不可饶恕的话来伤害她。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可饶恕的混蛋。

    “好,我明白了。”

    错已铸成,景翼岑无话可说。

    转身,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力气站稳,因为他已经感觉眼前一阵晕眩,他不想在她面前晕倒让她担心。

    顾灵犀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即使看不到他的表情,她也能从他的背影看到他有多痛苦,她忍不住一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怕自己痛哭失声被他听到,怕自己会心软挽留他,更怕他回头,看到自己哭得伤心欲绝,又给了他劝服自己的机会。

    景翼岑走后,门外的杜若谦拄着拐杖进来了。

    他看到顾灵犀失重的瘫坐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心疼的说道:“灵儿,你这是何苦?”

    顾灵犀终于放肆的哭出声音,仿佛要把所有的痛苦都嚎出来。

    杜若谦听到她的哭声心痛万分,“灵儿,既然这么痛苦,为什么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也许……”

    “没用的,安妮有了身孕,那个孩子……是他的。”她悲伤的哭道,终于把心里的委屈告诉了他。

    杜若谦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这段时间她看上去那么忧伤,原来里面还有这样的隐情。

    这一刻,杜若谦真是后悔他曾经有过成全景翼岑的念头。

    他下定决心,坚定的告诉她,“灵儿,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放开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