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14章 老夫人去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4章 老夫人去世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翼岑失魂落魄的回到景家后,景莲忧心忡忡的把老夫人的情况一说,景翼岑顾不得自己难过,飞快的跑去老夫人房间。

    房内,站满了晚辈。

    还未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饮泣的声音。

    老夫人躺在床上,气若游丝。

    景翼岑脚步沉重的走进去,老夫人看到他了,奄奄一息的眸子露出一丝喜色,“翼岑。”

    她艰难的伸手,景翼岑连忙握着她,“奶奶。”

    “灵犀呢?”

    景翼岑一脸忧愁,“奶奶,灵犀不回来了。”

    老夫人的眼睛里噙满了泪花,伤心的闭上眼睛。

    秦语心在一旁冷嘲热讽,“妈,你真是白疼她了,这种时候才发现她竟然这么无情无义,你都病成这样了她哪里有把你放在心上?”

    “住口。”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却没有力气发火,闭上眼睛伤心难过。

    景翼岑却在这时候缓缓的站起来,回身,看向秦语心的表情冷若冰霜,“妈,今日大家都在这里,我正好有件事想找你当面问清楚。”

    秦语心很少看到景翼岑用这样的眼光这样的态度对她说话,顿时心虚,“你有什么话问我?”

    “是不是你散播谣言污蔑灵犀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景翼岑开门见山的问道。

    秦语心没想到景翼岑这么直接,顿时脸色大变,矢口否认,“不是我。”

    “妈,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昨天,记者会上的两夫妻就是你去李家村找来的,我已经问得很清楚,就是你给他们钱财让他们污蔑灵犀。”

    此话一出。大家非常震惊,就连老夫人也突然有了力气,一双手撑着想坐起来,景莲连忙坐在床头帮忙扶着她。

    景翼岑非常痛心的说道:“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就算你再不喜欢灵犀,她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你的亲孙子,你就那么狠心,连一个无辜的孩子都容不下?”

    秦语心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目光在大家的脸上一扫,看到的全是对她的憎恶,就连景睿的脸色也非常难看的瞪着她。

    秦语心突然感到孤立无援,却一点都没有悔改之意,“翼岑,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顾灵犀肚子里的孩子来路不明,而且她和那个杜若谦眉目传情不止一两次,我不能让你蒙在鼓里替别人养孩子。”

    她终于承认了,老夫人当即气得破口大骂,“秦语心你这个毒妇,你想害死我的曾孙儿,你怎么那么狠心,你……咳咳……”

    老夫人情急之下咳得脸色通红,气都喘不过来了,景莲一边帮她顺气一边着急相劝。“妈,您别激动,让翼岑处理这件事,您别再生气了。”

    老夫人呼吸急促,有心无力的对景翼岑说道:“翼岑,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奶奶不会干涉你。”

    然后又对景睿警告:“景睿,你也不准干涉。”

    景睿不敢惹老夫人生气,顺应她,“妈,我知道了。”

    眼见连景睿都不帮自己,秦语心开始有些紧张了。

    景翼岑得到****令。看着秦语心的眼神仿佛在看陌生人一样冷酷无情,“灵犀肚子里的孩子千真万确是我和灵犀的孩子,而你为了个人私怨诬陷灵犀,从前种种事迹更是令人无法原谅,你做了那么多伤害灵犀的事情,你就不怕你让我失去了灵犀,你也会失去我吗。”

    秦语心紧张的说道:“翼岑,你怎么能说出这么严重的话来?你是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妈怎么忍心失去你?”

    “可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我无法忍受,在你做出那么多伤害灵犀的事情时,你也在伤害我……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你我断绝母子关系。”

    秦语心震惊得目瞪口呆。

    大家的表情更是惊讶不已。

    “翼岑,语心再有错,她也是你妈。”景睿没想到景翼岑会说出这么严重的话出来,刚想劝说,老夫人一个严厉的眼神就给制止过去。

    秦语心差点没站稳,伤心得有些恍惚,“翼岑,你……你说什么?”

    “从今以后你我断绝母子关系。”景翼岑严厉的重申一遍。

    秦语心差点崩溃,当即伤心落泪,“翼岑,顾灵犀有什么好?我是你妈,你为了一个女人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顾灵犀就那么重要让你为了她不顾我们母子情分?”

    景翼岑心里伤心,语气更加狠绝,“你根本不知道灵犀在我心里意味着什么,她是我的命,没有她,我的生命毫无意义。”

    “可你也是我的命啊,你忍心看着妈去死吗?”秦语心捂着心口,终于崩溃的大哭。

    景翼岑无动于衷,拳头对着胸口心痛的对她说:“那你就忍心看着我去死?”

    “翼岑……”

    秦语心突然伤心得说不出话来,眼泪将她精致的妆容都弄花了都不在乎,她平时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第一次在大家面前这么狼狈,因为她这辈子最爱的也是唯一的儿子要和她断绝母子关系。

    她终于知道景翼岑对顾灵犀的感情有多深,直到此刻,她才有了一丝醒悟,她的所作所为伤害的不仅是顾灵犀,还有他们的母子情分。

    所以她哭着求他,“翼岑,妈错了,你原谅妈吧,妈以后再也不会伤害灵犀,妈保证以后看到她就离得远远的……”

    不管她哭得有多伤心,景翼岑已经决定,任何人都不会让他改变主意。

    他想到顾灵犀的决绝,那些痛苦折磨着他,让他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他痛心疾首的说道:“现在你知道错了有什么用?灵犀不要我了,她要离开我,是你让我失去了灵犀,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也不可能。”

    秦语心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在他的愤怒之下化为灰烬,她又去求景睿,“景睿,你快劝劝翼岑,我是他妈啊,他怎么能不要我这个妈。”

    景睿想劝。可是有老夫人在这里,加上秦语心的行为确实让人无法原谅,他也只能沉?。

    秦语心更加痛苦,又去求李志明甚至李翰和佩姨,就连对景莲也低声下气,可是大家一致对此事保持沉?的态度,没人愿意在这时候给自己惹?烦。

    老夫人盛怒之下说道:“秦语心,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滚出景家,还有你景睿,上次她做出那件事你已经给过她机会,谁知道她死性不改。这次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原谅她,今天你们就去给我办离婚手续,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女人出现在景家,如果你不离,你也给我滚出去。”

    老夫人一口气说完,差点就背过气去,幸好景莲一直在旁边帮她顺气,要不然都被秦语心给气死了。

    秦语心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而景睿也开始将她拉出去,她又急又伤心,一边挣扎一边情急之下口不择言,“翼岑,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妈啊……景睿,你好狠的心……妈,我错了,我错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咱们景家的血统着想啊……安妮怀孕了,你不能认灵犀的孩子不认安妮的孩子啊……”

    秦语心的声音虽在门外,却清晰的传入了房内。

    大家听后震惊不已。

    特别是景翼岑,在听到安妮怀孕四个字的时候,整个人就像被电击中了一样浑身?痹。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戏剧性的发生逆转。

    老夫人更是惊讶得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恍了一下,问景莲,“她……她刚才说什么?”

    景莲重复一遍,“妈,大嫂说,说安妮怀孕了。”

    老夫人看了看景翼岑,见他呆若木鸡,从他震惊而慌乱的表情不难猜出秦语心话里的真实性。

    老夫人不得不信,着急的对景莲说:“快,快去把她带回来,我要亲自问清楚。”

    景莲不敢耽搁,看了一眼李志明,他赶紧跑出去,把秦语心又带了回来。

    秦语心跪在老夫人身前泪流满面,老夫人严厉的问她。“你刚才说什么?”

    秦语心垂死挣扎,反正都瞒不住了,于是便说,“妈,安妮怀孕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咱们景家的骨肉,就算您不喜欢安妮,您也不能不认您的曾孙啊。”

    老夫人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景翼岑恍惚的样子,轻声问,“翼岑,她说的是真的?”

    景翼岑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游离状态,他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他没有印象,可是那天早上他确确实实是在安妮的床上醒来的。

    “奶奶……”他哑然开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混账!”老夫人不等他说完,就气得把旁边的茶杯扔过去。

    锋利的瓷器砸在了景翼岑的额前,顿时鲜血直流。

    景翼岑很痛,却没有动。

    秦语心看到他额头往外冒的血也吓住了,大家更是吃惊,毕竟从小到大,老夫人最疼爱的就是景翼岑,谁也想不到老夫人有一天会下这么重的手。

    “你……你做的好事!”老夫人指着他,手指颤抖不停,“灵犀那么好。你这么做对得起她吗你……你是要气死我才甘心……咳咳……”

    老夫人说到一半,突然剧烈咳嗽,全身发抖,并且脸色越来越红,就像充血了一样。

    景莲扶着老夫人,着急的呼唤,“妈,妈您怎么了妈……妈……”

    老夫人气得一口气没有顺过来,突然晕厥过去。

    大家都慌了手脚,通通围上去。

    关医生做出紧急抢救,不停的给老夫人做心肺复苏,老夫人却半点反应都没有。

    关医生回头。焦急大喊,“不好,老夫人情况危急,快叫救护车。”

    ……

    顾灵犀坐在床上,看着外面下着雨,玻璃窗上的雨珠滑落,就像滑在她的心尖上一样冰冷。

    杜若谦轻轻的把门打开,看到顾灵犀保持那个坐姿已经两个小时了,又悄悄的把门带上。

    陆渊过来,在杜若谦耳边轻声细语几句,杜若谦脸色微变,“知道了。你下去吧。”

    陆渊准备走,杜若谦又叫住她,“暂时别让灵儿知道。”

    “是。”

    陆渊走后,杜若谦再次把门打开,轻轻推门,他拄着拐杖走进去。

    “灵儿,怎么起来了?”

    顾灵犀回头,脸色有些苍白,眼睛也红红的,杜若谦走过来坐在床边,伸手捧着她的脸颊,心疼她,“怎么又哭了?”

    “我没哭。”刚一说完,一滴眼泪落在他的拇指上。

    他看着那滴眼泪慢慢的顺着他手指的纹路蔓延,无奈的说笑,“傻瓜,在我面前还口是心非。”

    那句傻瓜,牵动了她的回忆。

    以前,他总是喜欢喊她傻瓜,那时候的她天真烂漫,傻乎乎的沉溺在他的宠爱里。

    时隔多年,她依旧能从这两个字里感受到他浓烈的情感和宠溺。

    “昊谦。”顾灵犀鼻子一酸,需要一个温暖的肩膀来发泄内心的悲伤,她扑入他的怀里哭得泣不成声,“对不起昊谦,我没有保护好你的玉佩,对不起……”

    玉佩被景翼岑摔碎的那一刻,她非常难过,以至于景翼岑在说出那番伤人的话之后,心也连同玉佩一样碎了,再也无法还原。

    杜若谦吻了吻她的发,安慰她,“没事的,碎了就碎了,我不是还好好的在你身边守着你吗?”

    “你不怪我吗?”顾灵犀抬头看他。

    杜若谦摇头,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替她擦眼泪,“玉佩既然送给了你,它就是你的,你不必为一块玉佩自责,如果你为它伤心,我宁愿它碎掉也不愿看到你流泪。”

    他的话总是和他的人一样给她足够的温暖,顾灵犀终于露出一丝微笑。

    杜若谦也笑了,又说:“饿了吧,你现在可是两个人的胃口,不吃东西可不行,我让陆渊准备了米粥,要不要吃点?”

    被他一说,顾灵犀确实有点饿,微笑的点了点头,杜若谦对门口喊了一声,陆渊便把准备好的粥端进来。

    杜若谦接过碗,细心的用勺子吹了吹,舀了一口递过去,温柔而又霸道的语气,“张嘴。”

    顾灵犀看着勺子里的粥略略失神。

    回忆无法阻挡的溢出脑海……

    她想起景翼岑为了照顾她的胃在家研究孕妇食谱,为她熬营养粥,亲自用勺子一勺一勺的送进她的嘴里……

    那些回忆想起来既甜蜜又心酸,眼泪不争气的又流出来。

    杜若谦慌忙把碗放下,“怎么又哭了?”

    他替她擦眼泪,顾灵犀别过脸,“我不想吃。”

    “不吃就不吃罢,别哭了。”

    可是她的眼泪就像开闸的水库一样止也止不住。

    她越哭越容易想起以前那些和景翼岑在一起开心的过往,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些甜蜜的回忆有一天会让她想起来不是笑着而是哭着。

    杜若谦心知肚明,没有再劝,柔声说道:“灵儿,你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顾灵犀把那些伤心都发泄出来,哭着哭着就累了,慢慢的倒在床上睡着了。

    看着她睡着之后眼角还挂着泪水,杜若谦心疼极了,紧紧握着她的手陪着她。

    陆渊突然开门。看到顾灵犀睡着了,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杜先生,老夫人恐怕不行了。”

    杜若谦一惊,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严重。

    他低头看了一眼顾灵犀,她现在这么伤心,要是知道老夫人不行了恐怕更伤心,而且她的身体太虚,胎儿不稳定,这种时候告诉她,很容易受刺激而流产。

    “要告诉她吗?”陆渊问。

    杜若谦左右为难,他知道她和老夫人的感情很亲,但是她的身体实在不宜再受刺激。

    “暂时先瞒着她吧,等她的情绪好点我再告诉她。”

    ……

    紧急抢救室外。

    老夫人被送进去的这一个小时,外面的一家上下心急如焚。

    谁也没有说话,都在为老夫人的身体担忧,直到关医生出来,大家才?契的围过去。

    关医生从来没有在出来之后露出如此丧气的表情,悲伤的说道:“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不会的,妈不会有事的。”景莲毕竟是女人,情绪不容易收住,哭着跑进急救室内。

    景翼岑也跟了进去,大家紧随其后。

    老夫人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奄奄一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看到景翼岑进来,手指动了动,却再也抬不起来了。

    也许是意识到了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景翼岑扑通一下跪在床前,握着老夫人的手,声音沙哑,“奶奶。”

    老夫人的眼睛里噙满了泪花,嘴唇动了动,声音断断续续,“灵犀……灵犀……”

    她看着景翼岑,却一直念着这两个字。

    景翼岑知道她想见顾灵犀,哽咽道:“奶奶,我现在就去把灵犀找回来。”

    他刚起身,老夫人的手指紧握,不让他走。

    “奶奶。”他看着老夫人,老夫人却摇头。

    “别……别让灵犀……担心,还有……她的孩子……”

    景翼岑明白老夫人不想顾灵犀担心动了胎气,忍痛答应,“我知道,我不说,不说……”

    老夫人总算放心,点了点头,又抓着他的手激动的说道:“翼岑,你一定要……要让灵犀回来……我不准你们……离婚。要不然,奶奶……死不瞑目。”

    “奶奶,我答应,我全答应,您别说话了。”景翼岑深深皱起了眉头,沉痛的点头。

    景莲伤心却不得不接受事实,哭着问,“妈,你有什么要交代的?”

    老夫人闭上眼睛,点头。

    “妈,您说吧,我们听着。”

    “遗嘱……我已经让律师……拟好了。以后,你要……好好帮着灵犀管好景家,千万别再让她……受欺负。”

    景莲抹着眼泪答应,“妈,我答应你。”

    老夫人欣慰的不再说话,视线在大家面前扫过一遍,落在秦语心身上时,用力的抓紧了景翼岑的手,情绪开始激动,“翼岑,快把这个女人……赶走!!”

    景翼岑回头,看到秦语心的时候。目光幽深而冷漠,“奶奶不想看到你,你走吧。”

    秦语心被驱赶,而且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况且老夫人现在病成这样,她也没有以前那么忌惮,“妈,我可以走,但你别忘了安妮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你的亲曾孙,遗嘱怎么说也要有他的一份。”

    老夫人本来看到她就来气,这一下更是气得一口气喘不过来,更加剧烈的咳嗽。

    景翼岑见状,站起来直接拉着秦语心就把她往外推。

    秦语心不走,说什么她也要为安妮讨个说法,生怕老夫人去了就没有盼头了,“翼岑,那是你的孩子,你难道也不管吗?”

    “你说够了没有?奶奶已经被你气成这样,你还想怎样?”

    景翼岑急得怒吼,把秦语心赶出去,这时,只听身后传来景莲的哭声,“妈,妈你不要走,妈……”

    他回头,看到床头永远沉睡过去的老夫人,那一刻,景翼岑感觉自己的世界消音了,什么也听不到,所有的一切都在消失,世界变成了空白……

    ……

    顾灵犀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老夫人笑容慈祥的对她说再见,无论她怎么呼喊,老夫人就像没听到一样飞走了。

    醒来的时候。顾灵犀浑身冒冷汗,也许是梦呓声的动静太大,她一醒,杜若谦就进来了。

    开灯,杜若谦看到顾灵犀恍惚的神情,赶紧走过来。

    “灵儿,你怎么了?”

    顾灵犀担心不已,哭着说道:“我梦到奶奶走了。”

    杜若谦闻言,紧张的脸色悄然暗淡,低着头沉?。

    顾灵犀觉得不对劲,心里一下子慌了神,忙问,“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事到如今,杜若谦不得不把真相告诉她,艰难的看着她的眼睛,“灵儿,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景家那边刚刚传来消息,老夫人……去了。”

    顾灵犀觉得这一定是开玩笑。

    杜若谦看到她呆呆的表情,担心的呼唤她,“灵儿,你别吓我,灵儿……”

    顾灵犀终于在两分钟后回过神来,现实的噩耗比梦境更加残忍的提醒着这个事实。

    最爱她的奶奶走了,她甚至来不及见她最后一面,这将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她忍不住捂着心口痛哭失声,“奶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