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15章 灵犀流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5章 灵犀流产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将老夫人的遗体送到太平间已经是后半夜了,景睿和李志明要安排老夫人的后事,所以先一步离开,景莲舍不得老夫人,站在太平间外不肯走,李翰陪着她。

    景翼岑也没走,站在外面整个人三魂丢了七魄。

    秦语心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她就像一个透明人,没人管她。

    景莲看到她就想起老夫人是怎样被她活生生气死的,恨不得上前掐死她,“秦语心,你还有脸站在这里,你怎么不去死?该死的人是你,你把我妈还回来……”

    景莲失去理智差点把秦语心掐断气,李翰拉着她,“妈,你冷静一点。”

    秦语心痛苦的捂着脖子,艰难的把景莲的手掰开,“景莲你疯了,放开我。”

    “我要杀了你给我妈偿命。”

    ……

    旁边三个人拉扯的动静那么大,景翼岑却像没有听到一样,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

    景莲拉着秦语心要算账,耳边总算清净了一点,一个人坐在太平间外面的椅子上,周围安静的氛围让他感到特别孤独。

    一夜之间,他失去了奶奶,失去了灵犀,甚至了断了母子情分,他从前所拥有的一切突然都不见了,他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感觉自己一无所有。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直到停在他面前,他才缓缓的抬起头来。

    “奶奶呢?奶奶在哪?”顾灵犀心急的问他。

    景翼岑看到她,所有伪装出来的坚强在她面前悉数崩溃。

    “在那里。”他伸手指着太平间。

    顾灵犀回头,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可是太平间的门已经关了,她根本进不去。

    她一边拍着紧闭的玻璃门一边看着里面?乎乎的影子,痛苦的哭喊:“奶奶,我回来了……灵犀不孝。你不要走……不要走……”

    她尽情的发泄着内心的伤悲,哭声也牵动着景翼岑的心。

    他慢慢走过去,从身后将她抱住。

    他感觉好冷,除了与她互相取暖,已经没有任何人能让他感知到一点温度。

    他抱着哭得一抽一抽的顾灵犀,声音发抖,“灵犀,别难过了。”

    顾灵犀听不进去任何劝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崩溃痛哭。

    这样的她,让他心疼。

    他弯腰将她抱起来,转身之后,看到身后的杜若谦。

    杜若谦拄着拐杖,脚步踟蹰,嘴里不断呼气,看样子是赶来的。

    他看了他一眼,没有心情和他计较那些纠葛,从他身旁走过,杜若谦看到他怀里伤心的人儿,伸手落在他的肩膀上。

    “节哀。”

    景翼岑脚步一顿,淡淡的说道:“谢谢你送她回来。”

    然后,抱着顾灵犀离开。

    顾灵犀哭了一夜,他也抱着她沉?了一夜。

    ……

    老夫人去世的消息很快便被媒体报道出去,第二天,几乎各大媒体都在报道新闻。

    老夫人的追掉会上,前来追悼的人络绎不绝。

    身为景家嫡子嫡孙,景睿和景翼岑守在老夫人灵前。对每一位前来作揖的人深鞠一躬,时而互相宽慰几句,聊表心情。

    景翼岑神色?然,耳边的哀乐声让他的心情更加沉痛。

    身旁,顾灵犀穿着?色的孝服,和其他晚辈跪在一起。

    哭了一夜,她的眼睛肿得像个核桃,仿佛把眼泪都流干了,在这么隆重的场合她也没有流泪,只是??的跪着一言不发。

    景莲在一旁发现顾灵犀不对劲,连忙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身体,关心的问,“灵犀。你怎么了?”

    景莲的声音很小,景翼岑却听到了,低头看过去,只见顾灵犀脸色苍白,唇无血色,她还在坚持对景莲说:“姑姑,我没事。”

    “你哪里是没事?你的手这么冰,你怀有身孕,快去休息吧。”

    “姑姑,我想送奶奶最后一程。”

    顾灵犀的坚持让景翼岑担心的蹲下来,握着她的手,果然感觉到她冰凉的手,二话不说将她抱起来,“我带你去休息。”

    “不用。”

    她不想动,景翼岑已经将她柔软的身子抱起来,顾灵犀挣扎,他关心的低吼,“灵犀,听话。”

    今日的场合有很多人来悼念,顾灵犀不敢动静太大,由他抱着离开了灵堂。

    离开灵堂后,景翼岑将她抱着回到二楼休息室的路上,顾灵犀又开始挣扎,“放我下来。”

    景翼岑不放手,面色坚定的对她说,“灵犀,别任性了,我是不会放手的。”

    她抬着一双泪眼看着他,终于将他看了一个仔细,才发现一日不见,他竟也这么憔悴不堪,虽然帅气依旧,却挡不住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悲伤,这样的她,莫名让她不再动了。

    然后,她看到了他额前还来不及处理的伤痕,血已凝固,伤口却肿得高高的。

    景翼岑将她带到休息室,把她放在床上,“你在这里好好休息。”

    “等等。”顾灵犀叫住他欲转身的身体。

    景翼岑的眸子一亮,回头看她,“有事吗?”

    “你怎么受伤了?”她还是忍不住关心他。

    景翼岑想起额头的伤,那是老夫人盛怒之下用茶杯摔的,而原因,他不想提起。

    “没事,小伤而已。”他敷衍过去,眼神温柔,“你在这里休息,外面还有事要处理,我过会再来看你。”

    景翼岑抚摸着她的脸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准备离开,顾灵犀却突然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他身体一僵,一丝欣喜掠上心头。

    他没有动,怕这是梦,一动梦就醒了。

    顾灵犀将脸靠在他的背后,心里感到很踏实,她抱了一会,才轻启唇,轻轻的说道:“不要难过。”

    她竟然会安慰他。

    景翼岑欣喜若狂。

    奶奶去世,他比谁都伤心,毕竟是男人,不像女人一样哭出来就好了,压抑在心里,他更难过。

    她的安慰就像一场及时雨,一扫心里的悲伤。他情不自禁的将她的一双手拉开,转身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她的身体给了他莫大的安慰,让他冰冷的心终于感知到一点温暖,他趁机求她,“灵犀,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

    顾灵犀被他抱着没动,听到他的祈求,她又开始纠结。

    景翼岑承认自己这时候这么求她很自私,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不得不抓住它,“奶奶临终前一直念着你,她告诉我一定要把你找回来,更不许我们离婚。要不然她死不瞑目,灵犀,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顾灵犀想到自己没有见到奶奶最后一面,这会让她遗憾终生,如果再让她死不瞑目,她会更自责。

    她的沉?让他不安的心更加紧张,又说:“灵犀,你放心,我已经和妈断绝了关系,以后我再也不会给她伤害你的机会,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顾灵犀没想到他会在秦语心和她之间选择了她。

    他对她深深的爱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她感动极了,此时那些委屈都不值一提,因为这个男人真的真的很爱她,她还有什么理由再让他失望?

    她喜极而泣,在他怀里点头,“好,我答应你。”

    景翼岑高兴得快要疯掉。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激动,抱着她太紧,让怀里的人儿呼吸都困难了,顾灵犀干咳几声,景翼岑才一激灵松手。

    “对不起,我,我太高兴了。”他兴奋得不知所措,眼睛里的光芒像星星一样闪耀。

    顾灵犀被他孩童般直接的情感流露弄得心情也好了些许,想到他还有正事,催他,“你快下去吧,还有很多事要忙。”

    今日他的担子很重,景翼岑也不敢耽搁正事,虽然不舍,还是放开了她。

    “灵犀,在这里等我。”他紧张的叮嘱。

    看着他这么小心翼翼,顾灵犀意识到最近发生的事情让他受伤太深,所以她需要给他一颗定心丸。

    她踮起脚尖,突然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景翼岑呆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脸颊上的温度已经消失了,心里却暖融融的。他终于弯起唇角,微微一笑,“那我先走了。”

    “去吧。”

    顾灵犀送他到门口,直到门关上的那一刻,景翼岑的眼睛都不舍得从她身上移开。

    关门后,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顾灵犀背靠着门,心里甜甜的。

    她走到窗户面前想透透气,外面正下着雨,楼下的院子里举满了?色的雨伞,雨水打在雨伞上水花四溅。

    今日是老夫人的丧礼,连天空也在落泪,她抬头看着天。“奶奶,我会和翼岑好好的,你看到了吗?”

    雨儿突然停下了,顾灵犀看着乌云散去,露出晴朗的天空,仿佛看到老夫人在天上对着她笑。

    这时,院子里一辆?色的轿车缓缓驰来,本是不经意的目光,顾灵犀却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安妮。

    看到她的那一刻,顾灵犀想到安妮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刚刚好转的心情突然急转直下,心里狠狠的一疼。

    ……

    景翼岑刚回到灵堂。这时,外面有人传报,“安妮到。”

    景翼岑听到这个名字右眼一跳,看向外面,只见安妮穿着一套?色的连衣裙,气质优雅的走进来。

    她的出现,惹来了媒体一阵骚动。

    要知道安妮和景翼岑的绯闻一直真真假假,虽然景翼岑澄清过很多次,但是好事的媒体还是喜欢捕风捉影,今日这么庄严肃穆的场合,安妮的到来势必让媒体又有了素材可以写,自然没人会错过。

    景睿看向外面骚动的人影,??的说了一句。“她来干什么?”

    景翼岑的脸色早已阴沉沉的,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景莲,李志明一家也站了起来,对着外面张望。

    而秦语心更是在一旁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

    安妮终于在媒体的围堵下由保安护送进灵堂,记者们被拦在了外面,仍然有很多镜头在门口和窗户边向里偷拍。

    景翼岑在安妮没有靠近之前堵在了她的面前,脸色极为难看的冷声道:“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出去。”

    旁边还有宾客,安妮没想到景翼岑这么不留情面,当即面红耳赤,却洋装悲痛的样子,“老夫人德高望重,受人尊重。我来送送老夫人也不行吗?”

    “不用你在这里虚情假意,奶奶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你,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不然我让人把你扔出去。”

    景翼岑冷酷又无情,他不会忘记奶奶是怎么被气死的。

    旁边已经有保安做好了准备随时听令,安妮突然露出一丝淡定的诡笑。

    “翼岑,你可以不欢迎我,但是你总不能让我的孩子连送他曾奶奶最后一程的机会也不给吧?”

    此话一出,外面的记者都惊呆了。

    这绝对是本世纪最劲爆的新闻。

    记者们的镜头开始疯狂拍摄,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有价值的瞬间。

    景翼岑脸色骇然,额头暴起的青筋突突直跳。

    昨天他才知道这件事情,加上奶奶突然去了,他根本来不及处理安妮的事情,没想到她这么阴险,在今日这种场合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等于是给自己找了一张护身符,他再想秘密处理这件事已经不可能了。

    他愤怒的回头看向秦语心,心里早已明白是谁里应外合让安妮主动出击,先下手为强,让他措手不及的被迫接受这个事实,更让媒体大肆报道,今日,安妮的孩子就算他不想承认,也永远也解释不清楚。

    这招一针见血,实在太狠。

    他更加愤恨,对着保安冷酷的喊道:“把她给我扔出去。”

    秦语心连忙站出来,护在安妮身前,紧张的劝道:“翼岑,你再不顾安妮,也要顾及咱们景家的血脉,孩子毕竟是无辜的,你真的这么狠心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认吗?”

    景翼岑对秦语心更加怨恨。

    他为自己有这样一个妈而感到可耻。

    他看着她,仿佛在看陌生人,“要认你认,这个孩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这么护着她,干脆和她一起滚出去。”

    “翼岑,你怎么能这样对妈说话?”

    景翼岑冷笑,残忍无情的说道:“昨天。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你这样的妈,若不是看在爸的份上,光凭你气死奶奶这件事,你根本就不配站在这里。”

    然后,景翼岑不想多费唇舌,对着保安怒吼一声,“把她们两个给我轰出去。”

    保安一起上来,秦语心和安妮没想到景翼岑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留情,开始大喊大叫。

    “翼岑,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你不能这么狠心。”

    “翼岑,我是你妈啊,你真的要断绝我们的母子情分吗?”

    景睿在一旁看着场面混乱,急得劝道:“翼岑……”

    景翼岑冷酷的打断他,“爸,别忘了奶奶的临终遗言,你想让她死不瞑目吗?”

    景睿听到这话,不忍再开口,景翼岑听到她们的哭声更加心烦,对保安令道:“堵住她们的嘴。”

    然后,安妮和秦语心不仅被五花大绑,还被堵住了嘴巴给轰出去,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谁也想不到景翼岑不仅不认孩子,连对亲妈也这么无情,这下媒体可热闹了,镜头开始疯狂拍摄,景翼岑已经没心思去管媒体的嘴巴,因为这件事已经无可挽回,谁也改变不了随之而来的狂风暴雨。

    安妮和秦语心终于被轰了出去,景翼岑更加心烦意乱,此时,忽听景莲的声音传来,“灵犀……”

    景翼岑呼吸一滞,回头看过去,不知顾灵犀什么时候出来了,又站了多久,而她的脸色更加惨白如纸,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似的。

    顾灵犀一双手紧紧抓着门框。浑身颤抖得厉害,而小腹内更加有一股痛感让她无法站立,终于不堪负荷的晕了过去。

    “灵犀。”他被她晕过去的一瞬间吓坏了,连忙冲过去抱住她。

    景莲却在这时候突然大惊失色,“灵犀,灵犀她流血了……”

    景翼岑低头一看,发现地上有血迹,一滴一滴的血从她的身体里面流出来,滴在洁白的地砖上。

    那一刻,世界仿佛坍塌了,他焦急的回头,视线开始模糊看不清,大喊一声,“快叫救护车。”

    ……

    一辆救护车在路上紧急赶路。

    车内,景翼岑紧紧握着顾灵犀的手,眼眶猩红如血,“灵犀,坚持住。”

    顾灵犀什么都听不到,痛苦的闭上眼睛,身上全是汗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被撕裂了一样痛,她的手紧紧抓着景翼岑的手,快要把他的骨头都给捏碎了。

    “翼岑,我好痛,好痛……”

    除了痛,她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景翼岑更加痛不欲生。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这一刻看到她这么痛苦,他恨不得把她身上所有的痛苦都转移到自己身上帮她承担。

    “灵犀,别怕,我在这里,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不停的?念这三个字,悔恨和自责深深地折磨着他。

    这一路漫长得让他感觉走完了一生,当顾灵犀被推进急救室,景翼岑被几个护士强行拦在外面,他才从世界的尽头回归到现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趴在透明的急救室门外,一双手痛苦的敲着门,不断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景睿他们匆匆赶来,看到景翼岑这么痛苦,各个都心情沉重。

    顾灵均着急上去,强行把景翼岑从门上拉下来,“我姐怎么样?她怎么了?”

    景翼岑失重的摔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没起来,顾灵均愤怒不已,坐在景翼岑的腰上一拳一拳的打他,“你这个混蛋,都是你伤害了她,你打死你……”

    景翼岑没反抗,也许这样他就能让自己的负罪感减轻一点。

    景睿和李志明赶紧过来一左一右把顾灵均架起来不让他打。顾灵均哪里能冷静,一双手被拉着,脚也要不停的去踢景翼岑。

    景莲和李翰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母子抱在一起不忍心的落泪。

    景翼岑就这么一直躺在地上,眼睛睁着看天花板,脸上全是血,一动不动仿佛一个死人。

    当急救室的门打开,景翼岑才活过来,第一个冲到门口,抓着医生的手臂紧急问道:“医生,灵犀她怎么样?”

    医生叹息,“大人没事,但是孩子……没保住。抱歉。”

    景翼岑又悲又喜。

    灵犀没事,但是,他们的孩子……

    景翼岑突然觉得天旋地转,终是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突然感觉一阵晕眩。

    “翼岑。”景睿心疼的扶着他。

    景翼岑踉跄不稳后退了几步,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我没事,灵犀还在里面,我不能倒下……”

    他没站几步又差点摔倒,景睿一直在身后注意着他的脚步,一直护送他回到顾灵犀身边。

    顾灵犀坐在洁白的病床上,脸色比洁白的床单还要白。

    她??的抓着被子,没有哭。只是静静的看着床下的盘子,那里面装着刚刚从她身体里面流出来的血,里面还有一块红豆大小的血块,医生说胎儿已经有胎心胎芽了,只可惜……

    景翼岑进来的时候,看到顾灵犀坐在床上发呆,意外的看到她居然没有哭,急忙跑过去坐在她身边呼唤,“灵犀,灵犀……”

    顾灵犀没有动,眼睛一直看着那盘血,突然笑了,“翼岑,你看,那是我们的孩子,医生说,孩子长出了胎芽,很健康,他会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你喜欢吗?”

    她笑着抬头,手指着那盘血,“你快看啊,你为什么不看他,你不喜欢他吗?”

    景翼岑不敢看,他怕自己看了会崩溃掉。

    而顾灵犀这个样子,已经让他的情绪崩溃了一大半。

    他心疼的抱着她,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这样他就能帮她分担那些痛苦,“灵犀,你别吓我了好不好?”

    顾灵犀在他的怀里就像一块木头一样没有反应,眼睛一直看着那盘血,嘴里也念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景翼岑真的被她这幅样子吓到了,松开她,视线模糊的呼唤她,“灵犀,孩子没了,我们还年轻。以后总会有的……”

    “你胡说,我的孩子明明在那里,你看,你看啊……”她生气了,手指着床底下,一副要和他理论的表情。

    景翼岑怕她伤心,顺着她的手臂终于看了一眼,只一眼,他就崩溃了。

    他终是没有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抱着她痛苦的发泄出来。

    “对不起,是我混蛋,是我害死了我们的孩子。”

    顾灵犀听不进去,突然一把推开他,眼里闪着惊恐的光畏惧的看着面前伤心到崩溃的男人,害怕的问道:“你是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