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16章 除了灵犀,任何人都没资格生下我的孩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6章 除了灵犀,任何人都没资格生下我的孩子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你是谁?

    这三个字,堪比世间任何残忍的字眼,一下子让景翼岑崩溃的情绪彻底瓦解。

    他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伤心的问她,“灵犀,你不认得我了吗?”

    “你不要过来。”顾灵犀害怕他的靠近,突然激动的喊道:“灵均,灵均……”

    顾灵均听到呼唤,快速冲了进来,看到顾灵犀浑身颤抖,赶紧来到她身边,“姐,你怎么了?姐……”

    顾灵犀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靠近顾灵均的怀里,警惕的看着景翼岑直发抖,吓得大哭大闹,“他是谁,我不想见到他,灵均你快把他赶走,快赶走……”

    景翼岑痛苦得后退几步,靠着墙壁心痛不已。

    灵犀不记得他了,还那么害怕他。

    他的心被无情的撕碎了,痛苦传遍全身,他几乎是逃也似的跑开了,害怕看到她这幅样子,他会杀了自己来赎罪。

    ……

    主任办公室。

    关医生和景翼岑在办公室和几个权威医师一起分析顾灵犀的病情。

    出来后,景翼岑的脸色比乌云还要阴沉。

    一边走,景翼岑一边问:“关医生,你实话告诉我,灵犀的病情还有治愈的可能吗?”

    关医生说道:“癔症是一种神经性疾病,临床上的表现也很复杂,几乎医学上所有疾病的症状都有可能和癔症的症状相类似,癔症患者的表现有很多种,每个人的表现都是因人而异的,所以几乎没有哪一位医生可以全面的描述出癔症的症状有哪些,更不敢保证什么时候可以治愈。”

    景翼岑想到顾灵犀不认识自己,并且看到他情绪会特别激动。又问:“为什么灵犀除了灵均,其他人都不记得了,而且看到我就害怕?”

    “癔症的病因大多是精神上的因素,很多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内心里面的冲突或者是情绪波动太太都有可能是癔症的病因所在,就是患者总是会多想,暗示或者是自我暗示从而导致精神上的障碍而形成癔症……”

    “也就是说,少奶奶患有癔症,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你,间接原因是孩子的流产让她受了严重的刺激,她暗示自己把孩子的流产怪罪到你身上,从而会害怕你,甚至潜意识里不想记住你……而舅少爷和少奶奶是异卵双胎,本身就有心灵感应,加上感情深厚,是少奶奶唯一也是最亲的人,所以她记得舅少爷,其他的人和事都从她的记忆里剔除了,医学上也可以用失忆来解释她这一症状,最根本的病因还是精神出现异常,如果要治疗,需要理疗配合心理辅导,才有可能康复。”

    景翼岑越听,脸色越发沉重。

    “我知道了。灵犀的病还得你多费点心思。”

    和关医生分别之后,景翼岑回到病房,站在门口,他??的看着病床上的顾灵犀,大家都围着她,而她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也表现得很温顺。

    景莲指着自己问她,“灵犀,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顾灵犀撇了一下嘴唇,“姑姑,你都问了我很多遍了,刚才灵均不是说了嘛,你是我姑姑啊。”

    “那他呢?”又拉着李志明问。

    “姑父。还有李翰,佩姨,你们好奇怪,怎么一直问我这个问题?”

    顾灵犀觉得很苦恼,拉着顾灵均的手求救,“灵均,他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难道我记错了吗?”

    顾灵均微笑,“姐姐很聪明,教一遍就记住了,是他们想逗你玩呢,怕你记不住。”

    顾灵犀才展颜露出微笑。

    在她心里,顾灵均是她精神上唯一的寄托,弟弟说的话她都信,弟弟说他们都是她的亲人他们就是。

    景莲趁机问她,“灵犀,那你还记不记得翼岑?”

    这个问题,让门口的景翼岑心里一紧,心脏快要冲了出来,紧张的扶着门框盯着她。

    顾灵犀想了想,问:“翼岑是谁啊?”

    那一刻,景翼岑很失望,心情好像跌进了无底洞一样沉下去。

    景莲说道:“他是你老公,你不记得了吗?”

    “老公?”顾灵犀对这个词感到很陌生。

    “对啊,你嫁进景家,我们是翼岑的亲人,自然也是你的亲人。”

    顾灵犀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老公的亲人也是她的亲人,但是,她真的不记得自己的老公是谁。

    景莲见她还是这样,只好作罢,对顾灵均说:“你好好照顾她,我们走了。”

    然后,一家三口都走了,出来时看到门口的景翼岑,他整个人已经失了魂魄一般双目无神,背靠着冰冷的墙壁痛苦的望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景莲看到他这幅样子,嘴唇动了动,想安慰他又不知道怎么劝他。

    “翼岑,别气馁,我们不也是灵均教了几天才记住的吗,说不定过几天,灵犀也能记住你。”

    景翼岑心知肚明这都是安慰的话。

    灵犀虽然记住了景莲一家,可是那些记忆都是缺失的,等于是重新认识了一遍,算不上记住。

    如果她记得他了,却忘了他们曾经那些过往,他宁愿她永远也记不住他。

    景莲见他劝不听,也不说了,一家三口便走了。

    等他们走后,景翼岑鼓起勇气,又偷偷的看向病房内。

    顾灵犀坐在床上,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姐,你在想什么?”顾灵均问。

    顾灵犀一脸苦恼,“灵均,我在想我的老公到底是谁,为什么我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

    顾灵均想到景翼岑对她的伤害,心里还是无法原谅,所以这几天。他对顾灵犀讲了很多事情,却唯独没有讲到景翼岑。

    他冷淡的说道:“姐,你最好永远都不要记起他。”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一个坏蛋。”

    顾灵犀听到这个形容词,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张令她恐惧的脸。

    她开始神情紧张,整个人颤抖起来,顾灵均见状,慌忙过来扶着她的肩膀,“姐你怎么了?”

    顾灵犀的情绪开始不稳,正如关医生所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精神异常,而这种异常会表现出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和其他无法预知的严重后果。

    景翼岑顾不得那么多冲了进去。将顾灵均拉开,一双手抱着她的肩膀,呼唤,“灵犀,灵犀你醒醒……”

    顾灵犀根本听不进去,疯了一样胡言乱语,这可把景翼岑急坏了,“灵犀,别怕……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在这里,别怕……”

    顾灵犀又恐惧又痛苦,她好像看到心里有恶魔在控制着她,并且那个恶魔还无情的从她的身体里夺走了她最珍爱的东西。

    “孩子,我的孩子……别走,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顾灵犀一双手就要去抢夺,要不是景翼岑抱着她,差点就从床上摔下来了。

    她又哭又喊:“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看到她这么痛苦,景翼岑感同身受,那个孩子是她痛苦的根源,他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她不这么痛苦?

    顾灵犀哭着哭着就看到了面前的景翼岑,然后,她一双泪眼睁得老大,看到她犹如看到了心中的恶魔,她恐惧的推他,嘴里念念有词,“恶魔,是你夺走了我的孩子,你把孩子还给我……”

    她的手指在他身上胡乱的抓着,把他的脸颊都抓破了,景翼岑全然不顾,紧紧的抱着她疯狂的样子。

    顾灵犀挣不了,心里更是恨极了他,张口就在他的肩膀上用力一咬。

    她咬得又紧又深,即使隔着衣服,他也能感受深入骨髓的痛,更能从她的力度里感知她对他的恨意有多深。

    他没有动。任由她咬。

    顾灵均带着医生进来,看到顾灵犀咬他,而他一动不动??承受,那一刻心里有些东西在悄然发生改变。

    顾不得多想,他上前和几个医生过来,从身后将顾灵犀抱住,医生快速的给顾灵犀打针,一针下去,她直接晕了过去。

    景翼岑终于从痛苦中解救出来,看到顾灵犀昏迷的样子,心里比身体更痛。

    将顾灵犀安置好后,景翼岑一直站在那里没动。顾灵均看了一眼,摇摇头便出去了,过了五分钟后进来,手里带着包扎的药瓶和绷带进来了。

    景翼岑依旧保持着刚才的站姿,顾灵均不忍的说道:“姐夫,我替你包扎吧。”

    景翼岑回头,看到顾灵均准备好东西坐在椅子上等他,听到他叫自己姐夫,心里的难受减退了一半。

    他走过来,坐在旁边,将西装和衬衫脱下来,肩膀上已经血肉模糊。和白色的衬衫?在一起,脱下来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刺痛。

    景翼岑皱了皱眉,咬牙忍着没有出声。

    顾灵均看了一眼,心里为之动容,“姐姐现在这个样子,就算你的手臂被她咬断了她也不会清醒过来,何必这么折磨自己?”

    景翼岑想起刚才他形容自己是坏蛋,抬头看着他,说,“你也觉得我不可饶恕,更何况是灵犀,她那么恨我。如果让她发泄一下能让她好受一点,我宁愿把这条命交给她任她处置。”

    顾灵均知道他有多爱顾灵犀,当他和秦语心断绝关系时说的那番话足以证明他强烈的爱。

    可是……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姐姐的孩子没了,安妮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所有痛苦的根源都在这里。

    景翼岑这几天突然就想通了,他终于明白最近她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冷淡,是他忽略了安妮的阴险程度,恐怕早已将此事告诉了她,她不敢来质问他,所以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痛苦,加上孩子没了,这段时间她又饱受精神摧残。所以这个病才会降临在她身上。

    “我绝对不会让那个孩子出生。”景翼岑狠心的说道。

    “你忍心?那毕竟是你的孩子。”顾灵均有些吃惊。

    景翼岑眸色加深,语气冰冷,“除了灵犀,任何人都没资格生下我的孩子。”

    顾灵均深受震撼。

    他本以为,安妮把这件事在媒体上抖出来,他至少会看在孩子的份上放过安妮一把,没想到他竟然有这样的打算,可是万一安妮的孩子没了,媒体又不知道要怎么去写。

    “你就不怕受世人唾弃吗?”

    景翼岑的声音更加冷厉无情,“受人唾弃又如何,我只要灵犀一人,其他人的意见我不在乎。”

    顾灵均不再说话,帮他把肩膀的伤口处理之后缠上绷带,又看了看他嘴角的乌青和额头的伤口,顺便把脸部的伤也处理了一下。

    “姐夫,我原谅你了,但是要姐姐原谅你,你得做好漫长的心理准备,未免她看到你再受刺激,你最好少出现在她面前。”顾灵均提醒。

    景翼岑听到他的原谅心里一松,想到顾灵犀心里又一提,他感觉自己的心情就像过山车,起起伏伏的很难受。

    “谢谢你灵均。”

    “不客气,毕竟……你是我的姐夫啊。”顾灵均终于笑了,然后收拾东西,又去床头陪顾灵犀。

    景翼岑站起来将衣服穿好,看了一眼顾灵犀,她打了针之后安静得就像睡着了一样,有顾灵均在他放心,所以他离开了病房。

    出来后,他一边走一边打电话。

    萧权接了。

    “还没有消息吗?”

    “总裁,我们的人已经在南城布满了眼线,但是安妮实在太狡猾,至今还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景翼岑深呼吸,脸色阴沉得可怕,萧权即使看不到。也感觉到了深深的惧意。

    “继续盯。”他森冷的说道。

    “是。”

    挂了电话,电梯刚好开了,他准备出去开车,谁知道车旁有个人早已等候多时。

    杜若谦的腿看上去好多了,见他过来,脚步轻快,虽然还需要拐杖支撑,相比以前还算恢复得不错。

    景翼岑走到他身边,两个人身高差不多,势均力敌的气场,让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

    “景翼岑,我有事找你。”杜若谦先开口。

    景翼岑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你是为灵犀来找我算账,你没这个资格。”

    杜若谦反唇相讥,“景翼岑,都这种时候了,你以为我还有心思和你争?”

    景翼岑意外的看向他,“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看看吧。”杜若谦将一份资料递过去。

    景翼岑一看,眼眸轻轻一眯,表情瞬间冷酷下去。

    “安妮和秦语心在丧礼那天被驱赶之前,早已偷偷的用假护照买了出国的机票,也就是说,她那天是故意出现在丧礼上,先让你自乱阵脚,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后脚就逃出了国,看来她早就知道你不会让她的孩子出生,所以偷偷的出国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等到瓜熟落地,这个孩子,你不认也得认。”

    杜若谦说到这里,刻意取笑他,“景翼岑,这个女人的心机可不简单啊。”

    景翼岑的脸色非常难看。

    安妮的阴险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

    “就算她逃到国外,我也要把她揪出来。”他坚定的说道。

    “景翼岑,这次你遇上大事了,我劝你还是自求多福。国外那么大,你连她去哪个国家都不知道,怎么找她?别忘了,你妈和她在一起,为了她的宝贝孙子,这个孩子,绝对会平安出生,到时候,即使灵儿清醒过来,你让她怎么面对这个孩子面对你?所以你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找到安妮,而是想办法唤醒灵儿,让她原谅你,要不然,她永远也走不出这个阴影。”

    景翼岑闻言,他没想到杜若谦有一天会对他说出这番发自肺腑的话。

    “你会这么好心?”他并不轻信杜若谦的为人。

    杜若谦轻蔑的对他说:“景翼岑,灵儿变成这样,我恨不得杀了你,但那又怎样?除了你,没人能替灵儿解开心结,你知道我最心痛的是什么吗?”

    杜若谦露出痛苦的表情,憎恶的看着他,语气强烈,“我和灵儿青梅竹马,两情相悦。要不是你,我们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一对,你无法想象我有多恨你把我害成现在这幅样子,这次我回来,本来是想把灵儿带走,我怎么也想不到,灵儿竟然会爱上你。”

    这一刻,景翼岑浑身一凛,不可置信的看向杜若谦伤心欲绝的眼神。

    他说,她爱他?

    曾经,他问过她,“你爱我吗?”她的回答总是让他彷徨不安。

    她从来没有对他说过“我爱你”,却一次次的强调她爱乔昊谦。

    所以,他冲动,吃醋,暴躁,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次次的伤害她,直到把她逼疯。

    杜若谦继续说道:“那次在李家村,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吻她吗?”

    景翼岑特别在意这件事,怔怔的看着他。

    “因为在那里的一天两夜,要不是因为我的腿受了伤,她早就回到你的身边去,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离开。她想见你,怕你担心,经常问小溪村里的电话有没有修好,她就是怕你担心所以才不停的问,那时候我就知道,她已经爱上了你,我一时无法接受吻了她,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被人利用,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杜若谦声音冷冷的很可怕,“景翼岑,但凡你有一点点相信她。就不会怀疑她和我有染,而你因为一个吻怀疑她甚至她的孩子,你口口声声说爱她,却从来没有相信过她,自己却和安妮上,床怀孕,这段时间她为这件事情承受了多少痛苦你知道吗?”

    “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杜若谦的教训深深地在景翼岑的心口上插了一把尖刀。

    这段时间他自以为被她伤害,没想到他竟然伤害她那么深。

    即使他死一万次也不足以向她赎罪。

    杜若谦将心里话说出口,看到他痛不欲生的表情,终于缓和了情绪。

    最后再说道:“景翼岑,好好对灵儿。要不然,我会带她走,让你永远也见不到她,你知道我有这个本事说到做到。”

    杜若谦说完离开了,留下景翼岑站在原地独自悔恨。

    ……

    杜若谦说的没错,景翼岑回公司之前,萧权已经按照杜若谦给的信息查到安妮早已在三天之前就离开了南城,和她一起走的人还有秦语心。

    景睿慌张的冲进办公室。

    “翼岑,不好了,我查了一下我的账户,里面所有的钱都不见了。”

    那是他的私人财产,平时是秦语心保管,没想到今天一查,里面的钱连零头都不剩。

    景翼岑早已知晓,抬头看着景睿,“爸,你还不明白吗?她早已带着你的钱和安妮一起逃到了国外,除非她们主动出现,不然我们根本找不到她们。”

    景睿没想到秦语心这么狠心。

    亏他一次次原谅她,她却不顾多年夫妻情分,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

    景翼岑严肃的说道:“爸,奶奶临终之前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她一直气奶奶,奶奶或许就不会死,你不要再犹豫不决,到头来害了自己。”

    景睿知道,这次无论如何,她和秦语心已经走到了尽头,他立刻通过媒体单方面宣布和秦语心解除婚姻关系。

    然而这件事在安妮怀孕生子这件事上是小巫见大巫,媒体一直炒着这个热度,大骂景翼岑是负心汉连亲生孩子都不认,让景氏一度陷入危机。

    景翼岑再度被董事会弹劾,要求他退出景氏总裁之位。

    董事会上,景莲意外的出现,让景翼岑和景睿颇为惊讶。

    景翼岑今日四面楚歌,景睿看到景莲出现自然不满。站起来说道:“景莲,你来这里添什么乱?”

    景莲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走到李志明身边,拉了一张空椅子坐下来。

    她双手环抱,胸有成竹的说道:“身为景氏股东,从今天开始,景氏的任何股东大会,我都有权参与。”

    董事会并不是人人都有资格参与会议,必须要个人股份超过百分之二才行,景莲在景氏所占的股份一个点都不到,说出这样的话出来不得不让人怀疑她的动机。

    “景莲,你什么意思?”景睿眯着眸子问道。

    景莲面不改色,拍了拍手,从门外进来三个律师。

    “这是妈临终之前立遗嘱的三位律师,今日,我将当着所有股东的面宣读妈的遗嘱,完成妈的遗愿。”

    此话一出,股东们纷纷看过来,就连景翼岑也突然意识到自己今日,才是真正到了内忧外患的时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