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17章 老公,你可以带我回家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7章 老公,你可以带我回家吗?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律师将一份遗嘱的复印件传给在坐的每一位股东。

    景翼岑也看了一份,上面的内容明确显示,老夫人故去之后,将其名下个人股份如下分配:

    李志明的个人股份提高到百分之二十,李翰百分之五,景莲百分之十,景翼岑由原来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降了十个点,和李志明同等股份,景睿更是从原来的百分之十缩水到了百分之二,差点就直接被踢出董事会。

    这份遗嘱,明显对景莲一家非常有利。

    景睿看完,直接把遗嘱扔在景莲的脸上,“不可能,妈不会这么做。”

    其他股东也开始议论纷纷。

    景翼岑看完这份遗嘱,面不改色的看着三位律师,冷睿的问道:“这份遗嘱,真的是奶奶亲口授意?”

    主理律师回答:“是。”

    “你说谎,妈不可能这么做。”景睿坚决不信,指着景莲愤怒的吼道:“景莲,妈刚去世,她在天上看着呢,你篡改妈的遗嘱,就不怕遭报应吗?”

    景莲恼怒的反驳,“大哥。没凭没据的,你凭什么污蔑我?”

    “这还用问吗,这份遗嘱,明面上已经证明了你想吞并景氏的野心,上次翼岑被弹劾,翼岑已经不追究李志明,这次你居然这么过分擅自修改妈的遗嘱……景莲,枉费我这个做大哥的这么多年一直对你照顾有加,李志明当年一无所有的时候是我让他进入景氏才有他今时今日的地位,这么多年你在妈面前讨好她,妈立遗嘱的时候也只有你在场,没想到你居然狼子野心打起了景氏的主意,妈刚走你就这么做,你对得起她吗?”

    “我再说一遍,这是妈的意思,你没证据,我可以告你诽谤!!”景莲愤怒的威胁。

    景睿非常痛心,这就是他一母同胞的妹妹,他真是看错她了。

    两兄妹吵得不可开交,景翼岑却坐在最权威的位置上沉默,谁也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在想什么。

    张总趁机说道:“总裁,老夫人既然降低了你的股份,说明她也觉得你迟早有一天会让景氏走下坡路,事实证明,你和安妮的那些事已经一次次让景氏深陷舆论漩涡,若是你再霸占着总裁之位不肯放手,景氏迟早有一天会败落在你的手里。”

    刘总也附和,“我赞同张总的看法,之前我们一致提议让李副经理出任总裁之位,现在连老夫人也提高了李副经理的股份,说明她也觉得李副经理更适合当总裁。”

    张总和刘总两人各持百分之五的股份,加上景莲一家同心协力,有接近一半的权利做任何决定,其他百分之二的小股东开始见风使舵,纷纷支持李志明。

    “总裁,我们一致认为李副经理比您更适合当总裁。”

    “总裁,请您退出总裁之位。”

    ……

    大家的口风一致,开始逼宫,这也是景翼岑出任景氏总裁的七年时间里面临的最严峻的一次考验。

    他二十岁初生牛犊,在老夫人和徐老的支持下坐上总裁之位,高处不胜寒,他过早的明白这个道理,凭借自己的天赋和手腕才让所有怀疑他的人信服他,追随他,没想到有一天阴沟里翻船,还是栽在了最亲的人手里。

    面对一个个让他退位的声音,景翼岑的表情一寸一寸的冷下去。

    “我还是那句话,谁有本事坐上总裁之位。我退位让贤,但是李副经理种种事迹表明,他根本没资格当总裁。”景翼岑的声音充满了对李志明的藐视和不屑。

    张总讽刺道:“总裁,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如今李副经理和您的股份一致,他和你一样有权胜任总裁之位,您不肯退位,莫非是舍不得?”

    景翼岑冷眸扫过去,回想起老夫人曾经提醒过他要小心张总和刘总,如今预言成真,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孤立无援。

    正在这时,门外有个声音传来,“今日这么热闹,怎么能少了我,张总,你这摆明了不把我徐老放在眼里。”

    大家循声望过去,只见门口慢慢进来一个身影,景翼岑立刻站起来,恭敬的上前搀扶着徐老。

    “徐爷爷,您怎么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吗?”徐老对景翼岑一直很支持,所以他的出现,自然让其他股东心生畏惧,张总和刘总的脸色也不好了。

    扶着徐老坐在总裁之位左边的第一把座椅上,那个位置已经证明了徐老在董事会的声望和地位,大家纷纷安静下来。

    徐老捡起桌子上的遗嘱过了一遍,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见惯风雨的淡定,掷地有声的对大家说道:“各位,这份遗嘱虽然具备法律效益,但上面没有提议让李志明出任总裁之位,大家口风一致让李志明出任总裁,难道大家是想造反吗?”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徐老这番话说出来比任何人说出口都有分量,张总和刘总面面相觑,自然不敢反驳徐老。

    徐老站起来,疾言厉色的说道:“上次翼岑被弹劾,你们就举荐李志明,我问你们,是不是李志明出任总裁之位,你们才肯罢休?但你们不要忘了,李志明的所作所为是否有利于景氏未来的发展,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做生意讲究投资,千万不要鼠目寸光,你们这么支持他,是真的相信他会给你们带来更多的财富还是有其他什么不可告人的利益?”

    徐老这番话说得很深入人心,在座谁不在乎自己的利益?很多小股东都开始动摇了。

    徐老继续说道:“景氏到了他的手里,将来谁敢保证他不会断送了景氏大好前途?而翼岑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大家是想继续跟着翼岑鼓起你们的腰包,还是跟着李志明赌一个不确定的将来,现在可以投票……我先表个态,我全力支持翼岑继续出任总裁。”

    然后,他坚定的举起了手。

    徐老本身在董事会德高望重,加上他手里的股份有百分之十五,即使不足以和景莲他们加起来的股份相抗衡,但是其他股东听了徐老一番话纷纷举手支持景翼岑,人多力量大,这么多人支持景翼岑,即使李志明有张总和刘总的支持也无法和所有人相抗衡。

    这场董事会持续了近两个小时。散会后,景翼岑扶着徐老来到办公室。

    面前坐着的人是景氏德高望重的徐老,老夫人死后,他是董事会最具话语权的股东,今日得他助力,景翼岑非常感激。

    “徐爷爷,谢谢你。”

    徐老拂手,“翼岑,我从小看着你长大,我相信你会给景氏一个美好的前景,但这次你被他们抓住把柄,我只能保你一时。张总和刘总早已对你心存异心,一致举荐你的姑父李志明,如果你再保持缄默,总有一天他们还会造反。”

    景翼岑一点都不在乎董事会那些老匹夫,冰冷的语气说道:“如今奶奶的遗嘱疑点重重,我没有证据证明奶奶的遗嘱有问题,姑父手里持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总有一天他们还会闹,不如就称了他们的意,这个总裁不当也罢。”

    徐老脸色微变,“翼岑,你可不能意气用事,景氏是你爷爷打下的江山,老夫人守了一辈子,你忍心就这么拱手相让?”

    景翼岑并不在乎什么总裁之位,只是一想到老夫人刚去,如果景氏在这个时候易主,老夫人死不瞑目。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徐老从小看着他长大,老夫人不在,景翼岑非常信任他。

    徐老想了想,似乎早已准备好了台词,分析道:“安妮怀孕一事不过是暂时被媒体热炒,等过段时间自然就消退了,而且像景家这样的豪门世家。男人在外养个小三小四生下私生子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张总和刘总之所以一直对你紧咬不放,是因为你没有与你的身份相匹配的外戚家族来支持你,他们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景翼岑越听,眉头皱得越深。

    不等徐老说完,景翼岑就冷静的打断了他,“徐爷爷,您不用再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

    徐老眉开眼笑,“翼岑,既然你明白,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你和若颜从小一起长大,你也知道她一直倾心于你,我知道你一直反对你奶奶给你做主这门婚事,既然她去了,你可以重新考虑一下。”

    景翼岑站起来,坚定的对徐老说道:“徐爷爷,奶奶刚走,你就让我离婚,这不是存心让奶奶在天上难安吗?更何况,我没打算离婚,徐爷爷,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徐老不放弃,劝道:“翼岑,我听说灵犀得了精神病,这样的女人,身份又低微,根本配不上你。”

    景翼岑对徐老本来还算客气,听他一言,脸色极为难看,语气也变得冷冽而坚定,“灵犀的病情只是暂时的,就算她一辈子都这样,我也不会离婚,如果让我在这个时候为了前途而抛弃她,我宁愿一无所有……徐爷爷,公司还有事处理,慢走不送!”

    景翼岑下了逐客令,徐老也没有必要留下,而且今日他这番话说出来,徐老也脸上无光,悻悻的离开了。

    出来景氏,司机将车门拉开迎接徐老,这时,车上下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大约二十岁,高兴的冲过来亲昵的抱着徐老的手臂。

    “爷爷。”

    这个女孩子正是徐老唯一的孙女。徐若颜。

    她的长相正如她的名字一样,颜若倾城,非常漂亮。

    徐老看到她很开心,“若颜,怎么下来了,在车上等爷爷就行了。”

    徐若颜期待的问他,“爷爷,岑哥哥怎么说?”

    徐老很疼爱这个孙女,加上是独生女,徐家上下将她捧成掌上明珠。

    徐家和景家来往密切,在徐若颜很小的时候,她就喜欢跟在景翼岑身后跑。徐家也有意和景家联姻,没想到老夫人做主为景翼岑选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顾灵犀为他的妻子,徐老就算为此耿耿于怀,老夫人在世,他也没有再提。

    如今老夫人去世,景氏出现危机,他重提旧事,没想到景翼岑会拒绝得这么彻底,徐老也为此感到烦恼。

    徐若颜很聪明,从徐老的脸色就能看出结果,不免难过的问,“爷爷。岑哥哥不答应?”

    徐老怕最疼爱的孙女失望,安慰她,“若颜你放心,总有一天,爷爷会完成你的心愿。”

    徐若颜亲了一下徐老,高兴的说道:“爷爷最好了。”

    ……

    景翼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医院,再次站在病房门口,默默的看着顾灵犀。

    短短几日,所有的灾难一并降临在他身上,奶奶去世,遗嘱被改,董事会逼宫,最重要的是他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他几乎把这一生的劫难都经历过了一遍。

    此时此刻,他心力交瘁,即使再坚强的男人,一下子面对这么多打击,他也需要找个人倾诉,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发泄出来。

    这个人,唯有她。

    可是,她生病了。

    他多想冲进去抱着她,告诉她这些事情,至少有个人帮他一起分担,可一想到她把他当成夺走她孩子的恶魔。他就不敢出现在她面前,怕刺激她。

    床上,顾灵犀在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很入神。

    “姐,你该吃药了。”

    顾灵犀低头看着手心里递过来的药丸,迟迟没有接,她抬头看着顾灵均,“灵均,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顾灵均被她突然的提问问得不知所措。

    顾灵犀又说:“这几天我觉得自己浑浑噩噩的,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每次我醒来,我就想不起来我是怎么睡着的。你每天按时让我吃药,可是我觉得自己没病,我为什么要吃药?”

    “姐……”

    “灵均你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顾灵犀抓着顾灵均的肩膀,迫切的看着他,“灵均,你是姐姐唯一的亲人,为什么你给我讲了那么多人和事,独独没有提到我结婚了,我有老公有家庭,我的老公是谁?为什么我就是记不起他长什么样?他在哪?为什么他不来看我。”

    面对顾灵犀一连串的问题,顾灵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正在这时,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

    那是顾灵犀的手机。

    两个人一起看过去,那个手机一直响,适时挽救了顾灵均的紧张,他把手机拿过去看了一眼,然后递过去。

    “你的电话。”

    顾灵犀疑惑的接过去,然后她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备注显示“最帅最亲爱的老公么么哒”。

    脑子里一下子蹦出一个温馨的画面。

    “你干嘛把备注改成那样?”

    “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哦,那我回家改成‘宇宙无敌帅酷忠犬老公么么哒’”

    “你有病!得治!”

    “哦,那回家等着。”

    “干嘛?”

    “当我的解药,泄火!”

    ……

    脑海里的回忆充满了幸福,她赶紧接了电话。

    “老公。”

    手机里传来的两个字配合她甜糯的声音,差点让景翼岑的心脏冲破喉咙跳出来。

    她从来没有这么亲昵的唤过他,一时让站在门口的景翼岑欢喜得不得了。

    “老公,是你吗?”

    顾灵犀见没人说话,着急的询问。

    景翼岑将手机放在耳边,压抑着内心激动的心情,回应:“是我。”

    顾灵犀很开心,迫切的问他,“你在哪?”

    “我……”

    “你很忙吗?”她又问。

    “有点。”他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难怪你都不来看我,灵均说我病了,我没病,我不想吃药,不想打针,我想回家。老公。你可以带我回家吗?”

    景翼岑默默的看着顾灵犀生动的眼睛,那一脸委屈又期待的表情,可爱得让他觉得她好像另外一个人。

    他没有办法拒绝她,“可以。”

    “那……你可以来接我吗?”

    “你想见我吗?”

    “想。”她甜甜的说道。

    他心里跳得飞快,激动地差点没有拿稳手机,“好,你乖乖吃药,我就来接你回家。”

    “好,老公么么。”顾灵犀对着手机亲了一口。

    景翼岑一时招架不住,差点咳嗽。

    挂了电话,顾灵犀一脸粉红,握着手机傻笑。顾灵均在旁边看着,下巴惊得快掉地上了。

    他从来没有看到顾灵犀居然还会表现出这么少女的一面,那样子,好像对电话里的人特别依恋崇拜,完全像个花痴。

    顾灵均听到门口有动静,回头一看是景翼岑站在那里,他看了一眼还在花痴的顾灵犀,悄悄的走出去。

    “姐夫,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有一会了。”他嘴角含笑,心情特别好。

    顾灵均可没那么高兴,更多的是忧心,“姐夫。我姐太不正常了。”

    “我知道。”他比谁都明白她的转变,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灵均,你先好好照顾她,我去找关医生问问,或许可以找出治愈她的方法。”

    “你去吧。”

    和顾灵均告别之后,景翼岑找到了关医生,关医生根据景翼岑的口述做出一个结论。

    “癔症患者首先是从心态上发生转变,比如喜怒无常、抑郁暴躁、性格方面起落比较大。严重的情况下,还会出现人格分离的现象,即有可能一人扮演多个角色,从各种记忆性和行为性出现不同的两个极端。”

    景翼岑听后,好心情急转直下。“你的意思是,灵犀病得很严重?”

    “按照少奶奶刚才的表现,她已经开始出现人格分离的迹象,她在你面前一个样子,面对电话里的你又是另外一个样子,这两种极端的表现说明她看到的你和想象中的你让她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记忆,这种记忆直接导致她的行为也会出现巨大的反差。”

    景翼岑回想起她看到他的时候,会把他当成恶魔,而刚才的表现,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让她变成另外一个人。

    “少爷,你先别急,人格分离并不可怕,只要让少奶奶情绪稳定,她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完全治愈也不是不可能。”

    话虽如此,景翼岑更加忧心如焚。

    从关医生那里出来之后,景翼岑沉重的回到病房门口。

    顾灵犀睡着了,他才走进来。

    “姐夫。”

    顾灵均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他。

    “灵犀好点了吗?”

    “刚吃了药,这会刚睡着。”

    景翼岑放了心。又听他问,“关医生怎么说?”

    景翼岑想到人格分离四个字,心情更加沉重。

    “关医生说有治愈的可能,你放心。”他不想顾灵均担心。抬头看了他一眼,连续几夜的守护,他的黑眼圈越来越深,“今晚我来照顾她吧。”

    “可是姐姐醒了万一看到你……”

    “没事,你去吧。”

    顾灵均就算不放心,还是默默的出去了。

    景翼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轻轻的握着她的手,令一只手抚摸着她光洁的脸颊,怜惜而又深情。

    看到她病得越来越严重,他真的好担心长此下去,她会在自己想象的的世界里越陷越深,可是要她面对现实,对她来说太过残忍,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恢复正常?

    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他才敢出现,才敢这么温柔的抚摸她的脸颊,握着她的手,吻着她的手背,即使只是这么一点点小小的温暖,也足以融化他冰冷的心。

    天色渐渐暗下来,景翼岑没有开灯,夜晚仿佛让他更有安全感,让他压抑了一天的心情逐渐好起来。

    顾灵犀清醒过来,她看到眼前一片漆黑,身旁坐着一个黑色的影子。她试探的问道:“灵均,怎么不开灯?”

    景翼岑浑身一颤。

    她醒了。

    灵均不在这里,他该怎么面对她?

    顾灵犀见没回应,秀眉一皱,再次问:“灵均?”

    景翼岑深呼吸,黑暗很好的掩饰了眼底的心慌,压抑的回答:“我不是灵均。”

    顾灵犀开始警惕的问,“你是谁?”

    这三个字,让景翼岑心里一痛,提醒着她不认识他的事实。

    他更加不敢开灯,怕她看到自己受刺激。

    黑暗中,顾灵犀突然兴奋的握着他的手,兴奋的问道:“老公,是你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