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18章 我不是精神病,你才有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8章 我不是精神病,你才有病!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翼岑全身一僵,他知道她开始分离出另外一个人格出来,面对她的亲昵,他不仅没有感觉到半分喜悦,反而更加痛苦。 .

    顾灵犀见他没反应,委屈的问:“老公,你怎么不说话?”

    他压低声音,不让她发觉自己颤抖的音色,“灵犀,我来看看你。”

    顾灵犀有点委屈,“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我?我好想你呀。”

    景翼岑心一跳,“你想我?”

    “你是我老公,我不想你想谁呀?”她有些撒娇的反问。

    “你还记得我吗?”他期待的问。

    “我当然记得了,你是我的老公,你看,我手上还带着你送我的求婚戒指,你还带我去吃烛光晚餐,带我去坐摩天轮,给我做饭……我的老公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老公。”

    景翼岑很感动,她居然还记得那些事情。

    但她记得的都是他们在一起开心的时光。

    原来她想象中的他竟然这么好。

    他想起杜若谦说的那番话,有些私心的问她,“灵犀,你爱我吗?”

    顾灵犀毫不犹豫,“我爱我的老公。”

    虽然她病了,这个答案却让他非常确定。

    他恨自己现在才知道她爱他,让她承受那么多痛苦。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长长的胳膊把她拥入怀里。黑暗中眼眶微热,哽咽,“灵犀,对不起,我应该早知道你爱我,是我后知后觉才让你变成现在这幅样子,对不起,对不起……”

    他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一念之差,摧毁了本该属于他们美好的将来,如果时间能倒退,他一定不会让这些事情再发生。

    ……

    顾灵犀每天都要吃药,打针,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为了安抚她的情绪,关医生给她安排了心理医生进行辅导,然而,由于她的抵触,治疗进行得并不顺利。

    回到病房的路上,景翼岑再次听到屋内传来顾灵犀剧烈反抗的声音,“我不要吃药,我没病,你们都是恶魔,别过来……灵均……灵均……”

    他站在门口,眼睁睁看着顾灵犀被强行按在床上打镇定剂,心痛得快要裂开。

    景翼岑走进来,看到顾灵均脸上又挂彩了,眼神暗淡,“去上药吧,这里有我。”

    顾灵犀刚昏迷,暂时不会清醒过来,顾灵均才放心的和医生出去了。

    景翼岑坐在床边,默默看着她昏迷的样子,她的眼尾还挂着未擦干的泪水,看到他流泪,他特别心疼。

    每当看到她被医生强迫,他恨死了自己,可是他不能现身,眼睁睁看着她受罪,心里比千刀万剐还要疼。

    关医生站在旁边,凝重的说道:“少爷,少奶奶不配合,长此下去,少奶奶的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景翼岑备感压力。

    “那现在该怎么办?”

    “如果少奶奶配合一点,按时吃药,她的情绪至少能靠药物控制一下,问题是她现在非常抵触医生的接触,认为自己没病,所以我们必须让她接受事实,才能让她配合治疗。”

    景翼岑眉心一跳,他用手指按了按,“难道要她知道自己精神出现异常?她根本接受不了。”

    “但是她不意识到这一点。她就不会知道自己生病了,更加不会配合,难道少爷忍心看着少奶奶真的变成精神病人吗?”

    关医生的话让景翼岑左右为难,低头看着昏睡过去的顾灵犀,沉声道:“再等等吧,我会找机会告诉她。”

    “好,尽快。”

    关医生走后,景翼岑握着顾灵犀的手,声音柔软而悲伤,“灵犀,你让我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好起来?”

    ……

    晚上。

    顾灵犀醒了。

    黑暗让她特别开心,因为每到天黑,她就会看到自己想见的人。

    “老公。你在吗?”

    黑暗中没人回应。

    她又喊了几声,房间里没有人。

    她有些失望,为什么今天老公没来看她?

    正想着,她突然听到有婴儿的哭声传来,默默的下床离开了病房……

    两分钟后,景翼岑回到病房,发现顾灵犀不见了。

    “灵犀。”

    他开灯呼唤,房间里根本没有顾灵犀的身影。

    他突然紧张起来,害怕她出事,赶紧出去寻找。

    医院的走廊非常亮堂,一眼望去,顾灵犀不在这里,他去了护士台询问,护士也不知道。

    他一层层的寻找,直到出来住院部,面对外面漆黑的花园,更加担心。

    “小姐,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这时,不远处的小树林里传来了女人的哭泣声。

    景翼岑心一跳,快速跑过去,借着月色,他看到几个护士搀扶着一位刚生产的孕妇,那位孕妇紧张的不敢靠近对面偷她孩子的女人。

    景翼岑定睛一看,那不正是顾灵犀偷了人家的孩子,被人追赶么?

    孕妇伤心的哭泣,“把孩子还给我。”

    顾灵犀紧紧的抱着那个刚出生的婴儿,婴儿在她怀里哇哇直哭,她搂着孩子一边哄着一边虎视眈眈的对着孕妇,“你胡说,这是我的孩子,你们这些坏人,你们要抢走我的孩子。”

    看到顾灵犀那么紧张的抱着孩子,景翼岑心知失去孩子的痛苦再一次刺激了她,紧张的喊了一声,“灵犀。”

    他准备冲过去,顾灵犀却抱着孩子转身就跑,“我不会让你带走我的孩子,你们都是恶魔。”

    她跑着跑着就被景翼岑从身后追上来,抓着她的肩膀让她面对自己。

    月光下,她的表情很惊恐,脸颊上都是泪水,好像自己的孩子真的会被人带走一样对他很抗拒。

    “你是谁,你要带走我的孩子,你放开我。”

    她不受控制的挣扎,景翼岑悲痛欲绝,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安抚她的情绪,“灵犀,我是你的老公,你忘了吗?我不会伤害你,请你相信我。”

    顾灵犀听到他的呼唤突然安静的抬头,他的脸逆着光。菱角分明的脸在黑暗中一半阴影一半模糊,她看不清面前的男人是谁,但她很熟悉那种黑暗中他带给她的感觉。

    她嘤嘤的哭泣,“老公,他们要抢走我们的孩子,他们都是恶魔,我好怕,你快帮我赶走他们。”

    “我知道,别怕,灵犀,有我在,谁也不能带走我们的孩子。”他顺着她的话安慰,让她渐渐冷静下来。

    顾灵犀终于笑了。抱着怀里哭泣的孩子哄着,又亲了亲,笑得格外开心,“宝宝别怕,有爸爸在,没有人能伤害我们母子。”

    她哄着孩子,却让景翼岑更加痛心,那句爸爸更是牵动了他内心最柔软的那根弦,忍痛慢慢的伸手试探,“灵犀,我可以抱抱孩子吗?”

    “当然可以。”

    她对他没有一丝防备,把孩子递过去,景翼岑抱着怀里的孩子,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家伙,他的心里产生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不由想,如果这是他们的孩子,他该有多幸福呢?

    可怜他未出世的孩子……

    景翼岑见顾灵犀情绪稳定,装作哄孩子的样子,慢慢回身,将孩子还给那位孕妇,孕妇刚一接过去,顾灵犀就反应过来了着急的冲过来想抢。

    “我的孩子,不要带走我的孩子。”

    顾灵犀哭着去抢,景翼岑紧紧的把她抱住。

    眼看着孕妇撒腿就跑了,孩子也被抱走,顾灵犀刚刚好转的情绪再次崩溃。嘴里不停的哭喊,每一声哭泣就像针扎一样刺进景翼岑的心里。

    “灵犀……”

    他的心好痛,即使过去这么久,他只要一想到孩子的血水,他就控制不住的心疼,所以他更能体会到此时此刻她有多痛苦。

    ……

    总裁办公室。

    秘书的连线打进来,“总裁,徐小姐找您。”

    徐若颜?

    景翼岑对她的印象不深,心想她来找自己干什么。

    “不见。”

    “可是……她说是徐老让她过来的。”

    景翼岑想了想,有些犹豫。

    “让她进来。”

    总裁办公室的门打开,徐若颜打扮精致的进来了。

    “岑哥哥。”她亲切的唤他。

    景翼岑埋头工作,头也没抬,连回应都没有。

    徐若颜是徐家的掌上明珠,从来没有被人忽视过,景翼岑的冷漠让她心里有些挫败,却并不气馁。

    谁叫她就喜欢岑哥哥对她爱理不理的样子呢?

    “岑哥哥。”她又喊了一声,见景翼岑还是没理她,突然上前绕过办公桌,把他的电脑主机直接关掉。

    屏幕一黑,景翼岑一张俊脸比屏幕更黑。

    “你干什么?”

    “看不出来吗?谁叫你不理我。”徐若颜任性的一双手抱着手臂,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

    景翼岑的脸色乌黑:“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一按,让我错过了一个多大的竞标项目?”

    徐若颜不以为然,粉嫩的翘唇一撅,“那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又不缺这点钱。”

    景翼岑按了按眉心,听闻徐若颜任性妄为,没想到这么无理取闹。

    他看着面前傲娇的小女孩,若不是看在她是徐老孙女的份上,他哪里能忍下火爆的脾气,由着她胡闹?

    眼见景翼岑瞪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怒气在他英俊的脸上渐渐幽深,徐若颜有些心虚,嘴硬的说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不就是一个项目,能值多少钱,我赔你还不行吗?”

    “徐大小姐,你以为这世上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钱来衡量吗?你知不知道这个项目参与了多少人的心血和努力?就因为你这一按,所有人的努力都白费了,你现在给我出去,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这里……”

    景翼岑忍无可忍。指着门,直接把徐若颜赶走。

    徐若颜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被景翼岑这一顿教训,眼眶当即就红彤彤的几乎要哭了。

    “你这么大声吼我干嘛?我错了还不行嘛?”

    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景翼岑心烦意乱,闷声吼道:“出去!”

    徐若颜被他骇然的脸色吓了一跳,哭着跑出去了。

    景睿从办公室外进来,刚好看到徐若颜出去,进来敲了敲门。

    景翼岑抬头,看着景睿进来,“翼岑,若颜怎么哭了,你欺负她了?”

    景翼岑想起来就头疼,“谁敢欺负她?”

    “若颜是徐老唯一的孙女,难免有些任性,你多担待一点,别让徐老看到了有什么意见。”

    “对我有意见的人多了,我没必要按照别人的想法生活。”景翼岑冷哼。

    景睿知道儿子的脾气,要他真对徐若颜有意思,也没有安妮什么事,更别说顾灵犀,想到如今董事会的人虽然没有闹事,基本靠徐老压着,这么多年景睿依靠老夫人惯了,老夫人这一去,他是真怕董事会又会出什么幺蛾子才不得不劝他。

    “翼岑,有句话爸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徐叔昨晚找过我,有意让你娶若颜,你也知道现在景氏的处境,万一……”

    “爸,你不必再说了,我是不会答应的。”景翼岑冷酷的打断他,“如果你是来给徐爷爷当说客,什么都不必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他开了电脑,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完全沉浸在工作中。

    景睿看着很为难。

    自从那日景莲在董事会上公开了老夫人的遗嘱,李志明越来越嘚瑟,景莲更是趾高气扬,一家人搬出了景家,买豪宅,开豪车,过得风生水起。

    每次在公司遇见,李志明从前还恭敬的喊他一声总经理,现在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公司那些见风使舵的人也巴结他,让他好不生气。

    所以,徐老的支持成了他唯一的定心丸,昨晚徐老一提婚事,他是非常支持的。

    “翼岑,就算你不想听,爸还是要说,灵犀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长期下去真的得了精神病,到时候外界怎么看我们?景家在南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我不想别人在背后对景家指指点点。”

    “爸,灵犀会好起来的,这段时间我也在努力,我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不依靠任何人的支持。”景翼岑自信的抬头,目光坚定。

    “话虽如此,可灵犀万一真成了精神病……”

    “我也会一辈子守着她,爱着她,永远都不会抛弃她。”

    景翼岑坚信不疑,这辈子他认定了她就不会再放手。

    景睿心知他用情至深,劝也没用。只好不劝了。

    景睿走后,景翼岑又埋头工作,手机突然响了,是顾灵均打来的。

    他立即按了接听键。

    听完顾灵均的话,景翼岑呼吸一紧,“我马上过来。”

    放下手里的工作,景翼岑拿着车钥匙离开。

    病房外。

    几个高大的黑衣人把顾灵均堵在了病房外面,他焦急的来回走动,希望景翼岑快点出现。

    病房内。

    顾灵犀好奇的看着面前打扮得像个公主一样的女孩,她看上去很年轻,青春靓丽,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傲气。

    “这位小姐,我们认识吗?”

    徐若颜上下打量了一下顾灵犀,她脸色苍白,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一看就像个病人。

    “你也没我好看嘛,岑哥哥到底什么眼光?”

    她的语气完全是一种鄙视,顾灵犀被这个陌生的女孩子弄得莫名其妙,皱眉,“岑哥哥?”

    “你不会不认识他吧?”徐若颜恍然大悟,“哦对了,我听说你有精神病,所以不记得岑哥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既然这样,不如你们离婚,免得拖累了岑哥哥。”

    顾灵犀最讨厌别人说她有病。因为她很讨厌被医生当成病人一样的逼着吃药打针。

    “什么精神病?我没病,你才有病。”顾灵犀有些生气的骂回去。

    “你敢骂我?”徐若颜气呼呼的用手指着一脸无辜的顾灵犀,“从小到大都没人骂我,你居然敢骂我?”

    “是你先骂我的。”

    “我说的是事实,你本来就有精神病。”

    “你才是精神病!”

    徐若颜要被气死了,而顾灵犀居然还调皮的冲她吐舌头,气得她浑身发抖,“你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认识,还说自己没有精神病。”

    顾灵犀听到老公二字,情绪才开始激烈,“胡说,我怎么不认识我的老公。”

    “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吗?”徐若颜好像抓到了她的弱点,刚刚还气得要死突然就开心得不得了。

    顾灵犀准备回答,张口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她居然不记得老公的名字。

    “哈哈,你不知道吧,我就说你是个精神病,连自己老公叫什么都不知道,你哪里配得上岑哥哥?识相的和岑哥哥离婚,本小姐可以看在你有病的份上可不与你计较骂我的事情。”

    徐若颜趾高气扬的样子正好被赶来的景翼岑撞见,顾不得顾灵犀不能见他的忌讳,把门口的黑衣人快速解决冲进病房。

    “徐若颜,你住口。”

    徐若颜回头,见景翼岑来了,脸色非常冷酷的看着她,让她备感压力。“岑哥哥……”

    “谁让你来的,你给我滚出去。”景翼岑怒吼。拉着她就往外推。

    徐若颜又羞又愤,“岑哥哥,你明知道她是个精神病,你为什么不离婚?她有什么好?”

    “关你什么事,我警告你徐若颜,不要把这里当成你们徐家,我没功夫陪你胡闹。”

    “岑哥哥。”

    “滚出去。”景翼岑耐心耗尽,愤怒的吼了一声,表情更加冷酷无情。

    徐若颜真的被景翼岑吓到了,流着眼泪哭着跑出去。

    景翼岑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却在这时,听到身后有个声音轻轻的传来,“你是我的老公?”

    他不敢回头,这才意识到刚才情况紧急没有顾及到她不能见他的忌讳,所以他全身紧绷,就这么背对着她。

    顾灵犀的表情开始恐惧,嘴里喃喃的念道:“不可能,你不是,你不是……”

    她的老公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公,他不会是那个夺走她孩子的恶魔。

    心魔又开始作祟,病情再次发作,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意识更加模糊。

    景翼岑听到身后的动静,顾不得那么多冲过去,顾灵犀突然就晕倒了。

    “灵犀,灵犀……”

    他抱着她。无论他怎么呼唤都无济于事……

    ……

    夜晚。

    顾灵犀昏迷之后,景翼岑一直陪着她。

    梦中,她的情绪一直不安。

    不同以往的平静,今日昏迷之后的她最让他担心。

    “灵犀。”他试着唤醒她,免得她在梦中受折磨。

    “不是,我不是……”她嘴里轻轻的念着,紧紧的抓着景翼岑的手,这让他更加忧心。

    “灵犀,有我陪着你,别害怕。”

    “不是的,不是的……”顾灵犀的梦呓声越来越痛苦,突然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黑暗驱赶了她的害怕。

    她看到了面前的黑影。

    “老公。”她哭着起来,扑入他的怀里大哭。

    “别怕。有老公在。”他怜惜的抱紧她。

    顾灵犀哭了一会才好,从他怀里抬起头来,“老公,我没病,我不是精神病。”

    她不相信这个事实,更加无法接受,她希望有个人能相信她,不要让她被当成怪物。

    “老公,你带我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她的声音充满了无助,她想逃离这个地方,也在抗拒她的病情。

    景翼岑想到关医生的叮嘱。若是她不能正视自己的病情,只会让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黑暗中,他于心不忍的告诉她一个残忍的事实,“灵犀,你现在还不能回家,我们得治病,治病才能让你好起来。”

    “你胡说,我没病。”她的情绪突然激动,一把推开他,“我知道你是谁,你不是我老公,你是恶魔……”

    她突然按下了床头的开关。

    灯一亮,景翼岑的脸赫然曝光在灯光之下。

    顾灵犀受到更大的刺激,身子往后缩了几下,把自己逼在了墙角。

    “恶魔,你滚开,别过来……”

    景翼岑没办法隐藏自己,看到她又害怕自己,他下定决心不再让她继续逃避,“灵犀,我不是恶魔,我是翼岑,你忘了吗?我是你的老公景翼岑,你相信我,你真的生病了,我们好好治病。病好了你就会想起我……”

    顾灵犀很害怕,抱着一双膝盖把脸埋起来,“你骗我,你骗我……”

    “我没有骗你,灵犀,我们听医生的话乖乖吃药打针,好不好?”

    她特别抗拒,紧张又害怕,“不好,我不是精神病,我不是精神病……”

    她自我催眠的逃避现实,景翼岑顾不得那么多,上前将她颤抖的身子抱在怀里。喉咙像堵了铅一样难受,“灵犀,别怕,让我们一起战胜病魔好不好?病好了我就带你去坐摩天轮,我们一起去看海,一起去江边散步,看南城最美的夜色,你不是答应过我以后我们要一起去做很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你忘了吗?”

    顾灵犀慢慢安静下来,抬起一张泪脸,用了接近一分钟的时间将面前的男人看了个仔细,怯生生的问,“你真的是我的老公吗?”

    “是。记住我的名字,景翼岑,别再忘了我好吗?”

    她默默的看着他,想到一些零碎的片段,她把他当恶魔,难怪白天她都见不到他,只有晚上他才出现。

    难道她真的有精神病?

    这个事实让她无法接受。

    “我不想生病,我不想忘了你。”顾灵犀伤心的哭泣。

    “那我们好好治病,这样你就不会忘了我,好吗?”他一步步的攻陷她的防备。

    顾灵犀艰难的点头,“好,我吃药,我打针,我听医生的话……”

    景翼岑喜极而泣,手臂圈紧,仿佛看到了她康复的希望。

    顾灵犀安静了一会又睡着了。

    这一夜,景翼岑将她抱在怀里舍不得放开,整夜都没合眼……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