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19章 我要和你离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9章 我要和你离婚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第二天。

    顾灵均进来一看景翼岑抱着顾灵犀,看样子是一夜没合眼,紧张的上前说道:“姐夫,你怎么还在这里?姐姐万一醒了看到你又……”

    景翼岑微笑,“没事的,我相信灵犀,她一直都很坚强,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顾灵均看到他连日来心如死灰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那笑容让他的心稍微安定了一点。

    “你还没吃早餐吧,我去给你买早餐。”

    “嗯,灵犀待会就醒了,记得买双份。”

    “知道啦。”

    顾灵均的心情受到感染,开心的出去了,刚走,顾灵犀就睡眼朦胧的从景翼岑怀里磨蹭了几下,睁开稀松的睡眼。

    景翼岑低头,看到她醒了,低头深深地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老婆,早安。”

    熟悉的早安吻,让她一下子从慵懒的睡梦中缓解过来,抬头看到景翼岑的笑容,残缺不全的记忆碎片让她眯了眯眼睛。

    很多时候,她会忘了自己病情发作时发生的事情,然而今天,她看到面前的男人,那个吻让昨晚的记忆更加深刻。

    “老公,早安。”她甜蜜回应。

    她认得他,让他感到很欣喜。

    “你不怕我了吗?”

    “怕,但我更怕忘了你。”她依偎在他怀里,突然抬起头来仔细看着他。

    手抬起来,她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从眉毛到眼睛,从鼻子到嘴巴,指腹感知着他的温度和触感,努力的记住这些感觉。

    “怎么了?”他握着她的手腕,只要一看到她沉思,就怕她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可怕的事情。

    柔柔的声音传来。“我答应你会好好配合治疗,尽量不要忘了你,所以在我还记得你的时候,我想好好看看你。”

    他感动的放开她的手,让她继续摸着他的脸颊,享受她的触摸,“那你一定不要忘了这张脸。”

    她摸了一会才放开。

    “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

    景翼岑满意的笑笑,放开她,“我去给你打水洗脸,灵均去买早餐了,待会你要多吃点,这段时间都瘦了。”

    “好。”

    景翼岑拿着脸盆出去后,顾灵犀一个人躺在床上,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告诉自己,她一定不能再忘了他。

    也许是怕她一个人会发作,景翼岑很快就回来了。

    端着一盆温水进来放在床头柜上,景翼岑把杯子和牙刷拿着走过来,又放了一个空盆子在她身前。

    他拿着牙刷,温柔的说道:“张嘴?”

    “干嘛?”

    “我帮你刷牙。”

    顾灵犀有些为难,“我自己来吧。”

    她伸手去接,景翼岑却将手扬起来,霸气宣布,“从今天开始,你的日常事物我包了。”

    “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她觉得难为情,毕竟她又不是小孩子。

    景翼岑眉开眼笑:“我就要宠你。让你的生活不能自理,一辈子都依赖我。”

    顾灵犀心里甜甜的,她就知道她的老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老公。

    她乖乖的张嘴,让他帮自己刷牙洗脸。

    洗漱过后,景翼岑抚摸着她的脸颊,五指深入她的发丝,突然站起来,说道:“我帮你把头发扎起来吧。”

    他站在她的身后,五指将她一头乌?亮丽的秀发抓起来,从柜子里拿出头绳,生疏的替她把长发扎成马尾。

    顾灵均带着早餐进来,看到这一幕,惊讶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姐夫。姐姐,你们……”

    景翼岑将最后一圈绑好,说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灵犀都饿了。”

    “哦,今天食堂人有点多,排了很长的队。”

    他不适应的走过来,把早餐放好,回头看了一眼顾灵犀。

    “姐,你现在这个样子精神多了。”

    要知道最近她精神恍惚,头发散乱,特别是发作的时候真的像个精神病人,这一收拾,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

    顾灵犀微微一笑,看到他脸上有伤,每次她醒来都会看到他脸上的伤又多了,但她想不起来自己做了什么,歉意的对他说:“灵均,对不起。”

    顾灵均问,“好端端的干嘛说对不起?”

    “你脸上的伤是我抓的吧,下次我再抓你,你一定要保护自己知道吗?”

    顾灵均奇怪的看向景翼岑,景翼岑微笑,“灵犀知道自己生病了,以后会配合医生治疗。”

    顾灵均松了一口气,赞道:“还是姐夫有办法。”

    三个人愉快的一起吃完早餐后,关医生带着护士进来了。

    以往顾灵犀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特别惊恐,今日见了,虽然知道自己有病,身子还是会紧绷。

    景翼岑在旁边抱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灵犀,别怕。”

    顾灵犀有了勇气,乖乖的把袖子抡起来,关医生给她打针,又吃了药,一切进展得很顺利。

    景翼岑站在一旁,看着心理医师和顾灵犀指导,悄悄的出来和关医生交流病情。

    关医生说:“少奶奶开始配合治疗,假以时日发作的频率会慢慢减少,但是要让她彻底恢复,还得让她自己从阴影里走出来。”

    景翼岑凝眉,“灵犀之所以受刺激是因为流产,可是她一旦想起自己失去了孩子,我怕……”

    “这件事是导致少奶奶精神异常的最根本原因,即使我们能控制她的病情减少发作频率,她还是不可能完全康复,而且心魔发作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除了减少对她的刺激,也要慢慢的让她接受现实。”

    景翼岑的表情更加凝重。

    回到病房后,心理医生的课程已经做完了,顾灵犀觉得很困。

    看她打着哈欠,景翼岑坐在她身边,摸着她的发,柔声道:“累了吧?要不睡会?”

    顾灵犀一下子紧张起来,“万一我醒了又把你忘了怎么办?”

    她这么在意他,让他感到很幸福,握着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记住这种感觉,我会在你身边陪着你。”

    顾灵犀轻轻的抚摸着他的五官,终于放了心,手却舍不得放开,“你别松手,这样我醒来就可以看到你。”

    “好,你睡吧。”

    顾灵犀很快就睡着了,这一次她睡得很安稳。不知道在做什么梦,嘴角还挂着浅笑。

    景翼岑的眼底却深谙沉痛。

    如果让她回忆那些伤痛,他很担心会再次让她受刺激,他甚至自私的想,如果她能一直这么无忧无虑的生活,对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

    一个月后。

    顾灵犀最近的发作频率越来越少,并且能记住的人越来越多,景翼岑都不用担心她醒来会忘了自己,关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也让大家松了口气。

    景莲听说顾灵犀情况好转,拉着李翰过来探望顾灵犀。

    “姑姑,你怎么来了。”

    她好些日子没来,景莲没想到顾灵犀还记得她,一脸高兴的说道:“灵犀。看来你恢复的不错,我今日特地来看看你,你瞧,这些水果都是你最爱吃的。”

    顾灵犀看了一眼水果篮,“谢谢姑姑。”

    “你该谢谢小翰,都是他亲自挑选的,小翰,还不快给灵犀削个苹果让她尝尝。”

    李翰听话的拿刀开始削苹果,顾灵犀受宠若惊,推迟,“姑姑,不用这么客气,我不饿。”

    “灵犀,跟姑姑就别见外了,小翰惦记着你,他对你可是真心诚意的。”

    景莲帮小翰说好话,顾灵犀听着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李翰,正好他把苹果削好递了过来,顾灵犀没接。

    景莲给李翰递了一个眼色,“小翰,还不切成小块喂给灵犀吃。”

    “不用了,姑姑。”

    李翰一直很听景莲的话,又开始把苹果切成块,并且讨好似的递到顾灵犀嘴边。

    “嫂子,你尝尝。”

    两母子这么殷勤,顾灵犀很不习惯,特别是李翰看着她的眼神那么热烈,让她很不适应。

    “我自己来吧。”未免他真的喂自己,顾灵犀接了,放在嘴里食不知味。

    “灵犀,你还记不记得妈的遗嘱放在哪里?”景莲又问,她可是记得老夫人还有一份单独的遗嘱留给顾灵犀的,那份遗产数目可不小,趁着顾灵犀病还没好,才有机会套过来。

    顾灵犀好奇的问,“什么遗嘱。”

    “就是你怀孕那次,妈特地立给你,打算将来留给你的孩子的那份遗嘱啊。”

    “怀孕,孩子?”顾灵犀懵了。她怎么听不懂?

    “你们怎么来了?”

    门口,一声冷冽的男声让房间里的温度瞬间下降好几度。

    景莲回头,看到景翼岑不知何时出现了。

    自从董事会那件事后,景莲一家和景家算是彻底决裂了,今日她是专门挑景翼岑不在的时候来的,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景翼岑看着景莲,又看向李翰,他居然坐在顾灵犀床边,那个位置几乎挨着她,景翼岑眸光微冷,直勾勾的盯着李翰,看得李翰脖子缩了缩,连忙站起来躲在景莲身后。

    景莲身为长辈。自然不怕景翼岑一个晚辈真的敢对她怎么样,镇定的说道:“我来看看灵犀。”

    “不用你虚情假意,你们现在可以走了。”景翼岑直接把他们赶走。

    景莲当然不想就这么走了,“翼岑,我好歹是你姑姑,你这是什么态度?”

    “姑姑?你还好意思跟我讲亲情,你篡改奶奶的遗嘱,一次次联合其他股东逼我退出总裁之位,你我之间已经没有半点亲情可言,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以后我不希望你再出现打扰灵犀养病。”景翼岑冷酷到底。

    景莲还想说什么,李翰害怕的躲在身后小声说,“妈。我们走吧。”

    李翰胆小怯弱,景莲无法,拉着李翰走了。

    景翼岑冷酷的脸色在他们离开之后便烟消云散,担心的赶紧上前询问,“灵犀,你还好吗?”

    顾灵犀思绪混乱,完全没听到景翼岑在叫她,见她有点异常的神情,景翼岑连忙呼唤她,“灵犀……”

    顾灵犀嘴里??念着,瞳孔里全是惊恐之色,“孩子,我的孩子……”

    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景翼岑当然紧张,抱着她希望将她唤醒,“灵犀,别胡思乱想,清醒一点,没事的,别怕……”

    顾灵犀很久没有发作,这段时间的意志力越来越坚韧,不像以前很容易被心魔控制,她听到景翼岑的呼唤,半清醒的抬起一双泪眼望着他,然而,在她眼里却看到一个可怕的魔鬼夺走了她的孩子。

    她终于不受控制的再次发作。疯了一样的挣扎,力气也比平时大了几倍,嘴里念念有词,好久没发作的她让景翼岑忧心如焚,快速按了床头的呼叫器,很快,医生和护士都过来了。

    打了镇定剂,顾灵犀再次昏迷过去,大家才耗尽力气长舒一口气。

    “姐夫,我姐怎么又发作了。”

    “她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我现在担心的是她醒来若是还记得,恐怕还会发作,灵均,从现在开始我和你轮流看着她,千万不能让任何人来见她。”

    顾灵均想到景莲刚来过才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他答应到:“嗯。”

    ……

    顾灵犀这次昏睡的时间很长,直到傍晚才苏醒。

    醒后,她不像平时看到景翼岑那么开心,整个人给他一种很冷淡的感觉,她甚至都没有看任何人,自己起来抱着膝盖坐着,无论景翼岑如何呼唤,她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顾灵均喊了几声也无济于事。

    这可吓坏了景翼岑和顾灵均,叫了医生过来,医生也没办法。

    “方法都试过了,现在只能等她自己愿意开口才行。”

    医生走后,景翼岑陪着她坐在她身边,一直看着她,他发现她的眼睛好半天都没眨,瞳孔无神,眼眸暗淡,若不是她还有鼻息,就像一个活死人。

    这样的他,莫名让他心慌。

    天色渐渐暗下来,几个小时后,她还是保持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景翼岑终于等不及,抓着她的手往脸上按,“灵犀,你不记得我了吗?你摸摸……感觉一下。你不是说过只要你摸我的脸就能记得我了吗?”

    顾灵犀没反应。

    她的手指,甚至都软软的蜷曲着,一点力气都没有。

    “灵犀,说说话好不好?别吓我了……灵犀……”

    顾灵犀看着一个方向,就像一块冷冰冰的木头。

    夜凉如水,她就这样静静的坐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高阳和杜若谦听到消息都赶来了。

    景翼岑站在门口,期待的看着两个人从里面出来。

    “还是那样,没反应。”高阳说。

    “她已经持续多久了?”杜若谦问。

    景翼岑声音沙哑,喉咙发不出声音,“十三个小时零五分。”

    “这样下去可不行,如果她一直这样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只会加重她的病情。”杜若谦拧眉。

    “该试的都试过了,我拿她没办法。”景翼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无能为力。

    “或许,她昨天知道自己怀孕后想起了什么。”杜若谦分析道:“景翼岑,灵儿病了的这两个月,不止她在逃避,其实你也在逃避,如果你早点告诉她这件事,而不是通过别人的嘴让她知道,或许她就不会这样,现在,该你面对现实的时候了。”

    面对现实。

    这四个字像刀子一样剐着他的心。

    每当想起孩子的血水,他都会做噩梦,所以在她的情况渐渐好转的时候,他根本不敢告诉她这件事。

    也许杜若谦说的对,现实虽然残忍,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他慢慢的走进去,每一步都好像有千斤重,短短的十几步,就像走了漫长的一辈子。

    他坐在她身旁,喉咙里像堵了一团棉花,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终于有勇气对她开口,“灵犀,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你怪我,恨我……如果不是我,我们的孩子就不会流产……”

    他咽了咽干涩的喉咙。眼眶微热,“孩子没了,我和你一样心痛,我在乎他,可我更在乎你,你跟我说说话好吗?哪怕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不要这样不理我……好不好?”

    景翼岑一直和她说了很多话,渐渐的,顾灵犀有了反应,突然崩溃的大哭,“我可怜的孩子啊……”

    听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声,景翼岑心如刀绞。

    这是他们失去孩子以来,顾灵犀哭得最伤心的一次,他一直抱着她,直到她哭得嗓子都哑了,眼泪都流干了,身体还在他的怀里一抽一抽的,怎么劝都停不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怀里的人不动了,景翼岑低头一看,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睡着了。

    昨晚她坐了一夜,又哭了这么久,所以睡得很沉,景翼岑把她放在床上,把被子盖好,坐在床头守着她。

    不知不觉。景翼岑也抵不住困意小昧了一会,当他醒来,病床上的顾灵犀不见了。

    他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回顾房间,哪里还看到人影,想到上次她抢了别人的婴儿,景翼岑脊背发凉,快速冲出去。

    门口撞见顾灵均,见他慌慌张张的,忙问,“姐夫,怎么了?”

    “灵犀呢?你有没有看到她?”他着急的询问。

    “姐姐不是在里面吗?”

    “灵犀不见了。”

    顾灵均大吃一惊,两个人怕她出事,分头开始寻找。

    景翼岑几乎把整个医院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顾灵犀。

    “啊,有人要跳楼。”

    人群里突然有人大喊一声,然后路人纷纷抬头朝着住院部的高楼看去,景翼岑看了一眼,心脏吓得差点停止跳动。

    “灵犀。”他大喊一声,顾不得那么多,迈开修长的步子快速朝住院部奔去……

    楼顶。

    顾灵犀坐在顶楼的水泥围墙上,迎着风,一个人坐了很久。

    这段时间浑浑噩噩,当她把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的时候,她宁愿永远当个精神病人,至少她可以无忧无虑,不必承受现实的残忍。

    风越来越大。心越来越冷,她抬头看着天空,想到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将云朵想象成婴儿的模样,她??的笑了,伸手想去抓。

    刚准备起来,忽听身后传来一声焦急的呼唤,“灵犀,不要?”

    景翼岑看到她坐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心脏差点承受不住,赶紧上前准备将她拉下来。

    “不要过来。”顾灵犀冰冷的呵斥。

    她的语气,冷得像把刀,他很快就分辨出她和以前不一样了。

    景翼岑不敢轻举妄动。脚步一顿,心乱如麻,“灵犀,你想起来了?

    “是,我都想起来了,我们的孩子死了,可怜他还未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顾灵犀背对着他,语气苍凉,“不看也好,这个世界本就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听着她这么生无可恋的话,景翼岑生怕她做傻事,趁她背对着他,一步一步的往前迈。

    “是你害死了他。”

    顾灵犀突然转过头来。情绪激动。

    景翼岑的脚步停住,短短两步的距离,就像相隔了整个银河系那么漫长。

    “你不要过来,我不想看到你,如果你再动一下,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她将计就计的威胁。

    景翼岑怕她真的跳,不敢再往前一步,“好,我不过来,灵犀,你冷静一点,有话我们好好说。”

    顾灵犀的情绪更加激动,“景翼岑,我的孩子没了,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要不是你,我的孩子不会死。”

    “灵犀,都是我的错,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我只求你下来,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哪怕你要我的命,我也给你,请下下来好不好?”景翼岑哀求道。

    “我不要你的命,我只想和你离婚。”她平静的提出条件。

    离婚二字,几乎摧毁了他所有的力量,他差点站立不稳。

    顾灵犀心如死灰的说道:“景翼岑,只要一看到你,我就会想起我的孩子是怎么死的,我无法面对你,更加无法面对你和安妮的孩子,这段婚姻带给我的伤害太多了,多到我没办法承受,我不想和你再纠缠下去,我已经疯掉了一次,如果你不答应,我只有死。”

    死这个字眼,比她疯了更可怕。

    景翼岑想到这两个月来,一次次看着她发病受折磨,他无数次的被她的痛苦感染。如果她真的从这里跳下去,他比死还要难受。

    他受不了她的决绝,更承受不了她的死亡。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下来……”

    “你答应了?”她清冷的眸子一亮,好像看到了曙光,看着景翼岑眼里却只有源源不断的心痛。

    “我答应,我答应……”

    他不敢不答应,脚步慢慢靠近,终于在她恍惚的时候快速拉住了她的手。

    他紧紧的抱着她,把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顾灵犀非常抗拒,一双小手敲打他,失声痛哭,“你这个骗子,你骗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