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20章 离婚,我死,你选一样!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0章 离婚,我死,你选一样!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出院后的第三天,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无论景翼岑用什么方法,哪怕是顾灵均使尽浑身解数,她都闭口不言。

    虽然她的病好了,却让景翼岑更加忧心,这几日连公司都没有去,在家里片刻不离的守着她,生怕她做傻事。

    顾灵犀没再做激烈的举动,吃饭睡觉按部就班,晚上,就连他抱着她入睡都没有反应。

    景翼岑以为时间会让她慢慢好起来,直到,她再次将一份离婚协议书甩到他面前,他才如梦初醒,该来的始终要来。

    他愤怒的将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

    她又递过来一份,心如止水的说道:“没关系,我印了很多份。”

    她终于开口说了三天以来的第一句话,足具杀伤力。

    “灵犀,你还是想和我离婚?”

    “对!”

    冷冰冰的一个字刺进他的心里,她甚至都不屑于看他。

    景翼岑呼吸紧绷,感觉自己的心脏一点一点的膨胀,快要撑破他的身体。

    这三天,他软硬兼施,她油盐不进,他几乎用遍了所有的招数,他不是一个没有情绪的人。在经历了一次次的冷漠之后,他也会愤怒,也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发泄。

    “你印一份我撕一份,我不同意离婚,无论如何都不会离。”

    顾灵犀终于抬起头来看他,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的照印出他恼羞成怒的脸,“那我们只好法庭上见!”

    景翼岑深呼吸,想到她这几天虽然没说话,却有上网,她一定是在了解离婚官司的程序,想到这里,他一直掩藏在卑微下的情绪瞬间爆发。

    “灵犀,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妥协?只要我不同意,任何人都没权利终止我们的婚姻。”

    顾灵犀镇静的说,“光是婚内出轨这一项,法官就可以判定我们的感情破裂,就算你坚持也没用,更何况,你和安妮的孩子人尽皆知,根本不需要我收集证据……还有,我听说景氏董事会最近对你的意见颇深,再加上离婚官司,后果你心里比我清楚。”

    没想到啊没想到,她的心思这么缜密,居然还懂得威胁这一招。

    他想起她病了的这两个月,她脆弱,不安,把他当成唯一的精神支柱,她的依赖让他感觉自己被需要,他甚至会怀念那样的她。

    当她病好了,她的冷酷无情彻底将他的心击得粉碎。

    这才是顾灵犀,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能保持冷静,把他伤得体无完肤。

    “要是我不离呢?”他坚持。

    “离婚,我死,你选一样。”她残忍的给了他世界上最艰难的一个选择题。

    他知道她不是随便说说,三天前跳楼的那一幕至今想起来就让他后怕。

    他又急又怕又怒,所有的情绪一下子控制不住的宣泄出来,他失去理智的扶着她的肩膀,恨不得将她的心挖出来看看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会这么残忍?

    他红着眼睛对她说:“顾灵犀,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的残忍无情?你就这么狠心,宁愿死也要离开我?那好,你死,我陪,就算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面前的男人已经崩溃了,她不耐烦的挣扎了一下,就好像一个没有心的人说出一番没有心的话,“景翼岑,比起残忍,我不及你半分,你和安妮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时候可想过我?我辛辛苦苦的怀着孕。你却和别的女人上,床怀孕……还有我的孩子,若不是你也不会死,安妮的孩子却能平安出生,我不仅恨你也恨安妮,恨你们的孩子,是你们的孩子害死了我的孩子!”

    “这件事我可以解释。”景翼岑心虚的说道。

    “没什么好解释的,没人逼着你和安妮上床,以前你们怎样我都可以不在乎,但是现在,我觉得很脏,很恶心,我接受不了,更何况,我们之间还有孩子的命,我过不了心里那道坎,你再逼我,我就不是病了那么简单,我会疯掉。”

    面对她的坚决,景翼岑毫无办法。

    他甚至都没有底气去和她解释安妮的孩子该怎么办。

    离婚,他做不到。

    看着她疯看她死,他更做不到。

    他一向觉得自己但凡认定一件事就会坚定不移的做下去,唯独对她,他一次次的妥协,换来的还是她的坚决。

    他倔,她比他更倔。

    如今,他只有一个办法。

    他目光中愠起一丝无法控制的怒意,狠狠地说道:“我不会离婚,也不会让你死,更不会让你疯……灵均的病不能断药,如果你敢,你就试试。”

    顾灵犀做梦也没想到他会利用弟弟的病威胁她,平静的伪装下终于露出一丝愤怒,“景翼岑,你真卑鄙。”

    “只要能留下你,我不在乎用什么手段。”他的眼神,可怕到不像在开玩笑。

    顾灵犀第一次对这个男人的爱产生一丝惶恐。

    景翼岑的语气更加冷冽无情,“灵犀,别逼我做出伤害你的事情,我爱你,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想离开我。”

    说完,他愤怒的离开了房间。

    “景翼岑!”

    她追上去想和他理论,没想到门拧不开,他在外面把门反锁了。

    她不停的敲着门,激动的大喊,“景翼岑,你放我出去!”

    外面,忽然传来顾灵均的声音,“姐夫,你和姐姐怎么吵架了?”

    顾灵犀停住敲门的动作,侧耳趴在门上倾听,“姐夫,你要带我去哪里?”

    顾灵犀心一跳,着急的继续敲门,“灵均,灵均……景翼岑,你要干什么?灵均……”

    没人回应她。

    顾灵犀快速跑到阳台上,看到顾灵均被景翼岑拽着胳膊,把他拉上了车。

    “灵均。”

    她趴在阳台上着急大喊,顾灵均已经被塞进了车里,听不到她的呼唤。

    “景翼岑,你放过他,求你不要伤害他……”

    她哭着求情,车子却无情的驶出了院子。

    看着车子渐行渐远。顾灵犀的叫喊声更大,但她的声音都是徒劳无功的。

    她慢慢的弯曲着一双腿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泪流满面,嘴里不停的念着,“景翼岑,你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安静无声,她一直坐在地板上,嗓子也喊哑了,眼泪流干了,心也不痛了。

    两个小时后,景翼岑回来,把门打开,便看到她坐在地上犹如一座活雕塑。

    他慢慢走过去。蹲下身去握她的手。

    “啪!”

    回应他的是一个冰冷的耳光。

    以及,她憎恨的眼神。

    他的脸往旁边一偏,没有生气,再次去握她的手。

    “啪!”

    又是一个耳光,让他两边脸颊的红掌印相对称。

    他还是没生气,这次一双手去握她的手,她没有办法再打他,身体开始抗拒挣扎。

    “别动,你的手很冰,身子这么冷,我抱你去床上休息。”他关心的语气。

    “景翼岑,用不着你虚情假意,我问你,你把灵均带哪去了?”她冲他发火。

    景翼岑强行抱着她起来,一边走一边威胁,“如果你不听话,这辈子你别想再见到他。”

    “景翼岑你简直卑鄙无耻,你混蛋,王八蛋……”

    她愤怒的破口大骂,恨不得把全世界所有恶毒的字眼都骂在他身上。

    景翼岑就像没听到一样,把她单薄的身体放到床上,又用被子把她的身体包起来。

    他耐着性子看着她恶毒的眼神,心里刺痛,表面却云淡风轻的说道:“你骂吧,只要你痛快。”

    “我不止想骂你,我还想杀了你。”

    景翼岑忍痛微笑。“这辈子死在你手里也值得。”

    顾灵犀没有办法再攻击他,除了沉默这把利器,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她不再说话,任由他摆布,身子在被子里渐渐暖和,她的心却冷如冰窖。

    过了一会,景翼岑问,“你饿不饿?”

    她用沉默回应她的反抗。

    景翼岑从床上坐起来,“你一天都没吃,我去给你做饭。”

    他站起来直接出去,门一关上,顾灵犀就快速掀开被子去开门,门依旧反锁。

    她一下子瘫软了,突然觉得自己就像被囚禁在笼子里的野兽,失去了利爪,除了妥协,她毫无反抗之力。

    半个小时后,门开了,景翼岑端着一个托盘进来。

    他做了一菜一汤,细心的把碗碟放在床头柜上。

    顾灵犀看了一眼,一个野菌汤和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一碗白米饭。

    他毕竟刚学做饭,会的菜式不多,半小时能做这些已经不错了。

    顾灵犀不屑一顾。

    他端着白米饭坐在她旁边,用筷子喂她。

    她的脑子里突然蹦出她生病这两个月,他亲自喂她吃饭,帮她刷牙洗脸扎头发,还有那句宠溺的话语,“我就要宠你,让你的生活不能自理,一辈子都依赖我。”

    曾经的甜言蜜语,想起来心就痛了。

    顾灵犀转过头去。

    “灵犀。”他耐心的喊了一声,起身坐到她另一边。

    顾灵犀再次把脸看向另一处。

    “灵犀,乖乖吃饭。”他把饭直接递到她嘴边,强迫的姿势。

    顾灵犀突然恼怒的用手把他的手一推,他防备不及,手里的碗“哐当”一声摔在地上,白色的米饭和红黄相间的西红柿炒蛋落在地毯上,脏乱不堪。

    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冲动。有些于心不忍,但,当他看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微怒,心里竟然感到很痛快。

    “没事,我再去给你盛一碗。”

    他没有生气,在她意料之外。

    他起身,准备出去,顾灵犀终于忍不住出声,“我不想吃。”

    她终于说话了,景翼岑回头,目光中露出一丝喜悦,“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顾灵犀忍无可忍,站起来冲他一吼,“景翼岑你聋了吗?我说了我不想吃。”

    “不吃饭怎么行,你都饿一天了。”

    “我不饿。”

    “那我给你弄点开胃水果。”他又转身准备出去。

    顾灵犀气得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喷火,再次大吼,“景翼岑,你不要费尽心思的讨好我,我不会原谅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

    “没关系,我不奢求你的原谅,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在乎。”他笑笑,透着一丝苦涩。

    她无计可施。

    终于,她软了语气,忧伤的看着他伪装的笑脸,“景翼岑,你留住我的人有什么用?我的心已经死了,我没办法再面对你,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景翼岑握紧了拳头,呼吸紧紧崩住,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伤了她。

    顾灵犀苍凉的对他说:“景翼岑,就算你囚禁我一辈子,我的心死了就是死了,难道你要一辈子面对我这样一个活死人?为什么你不放过你自己?你没有我,你还有安妮,还有你们的孩子,就算你不承认。那也是你的亲骨肉,我成全你们,为什么你就非我不可呢?”

    他也很想问,为什么非她不可?

    他找不到理由,爱了就是爱了,无法割舍。

    “灵犀,你知道,我爱你。”他卑微的表白。

    他对她说过很多次,他怕自己说得太少,她听不到。

    顾灵犀摇头,“可我不爱你。”

    “我不相信,你生病的时候说过你爱我……”

    “一个精神病人的话你也信?”顾灵犀嗤笑,“景翼岑,枉你一向睿智,这时候怎么这么愚蠢?我病的得一塌糊涂,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说了什么,那只是一个无助的人在寻求心理慰藉说得谎话,你宁愿相信一个精神病人也不相信我……呵!景翼岑,你何必再自欺欺人?”

    景翼岑浑身颤栗。

    他自诩强大,在她面前,他不过一粒尘埃,被她伤得体无完肤还不清醒。

    爱情就是这样,受伤的永远都是爱得最深的那一个。

    他露出一丝苦笑,冰冷决绝的说道:“那你就当我犯贱好了,你不爱我没关系,我爱你就够了。”

    然后。他转身逃离。

    他怕自己留在这里,会控制不住想流泪……

    ……

    总裁办公室。

    “总裁,国外那边传来消息,安妮实在太狡猾,我们的人每次一有她的消息,她就先一步隐藏起来,并且没有规律的满世界躲着我们,我们很难追踪到她。”

    萧权将得到的消息复述给景翼岑听,景翼岑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安妮是世界超模,经常出国走秀,她对国外比南城更熟悉,我知道你们尽力了,但不要松懈。继续去盯。”景翼岑说道。

    “是。”萧权准备出去,突然想到什么,回头看着景翼岑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

    “安妮去医院产检过,孩子已经三个月了,并且……”

    萧权犹豫了一下,令景翼岑脸色一沉,“说下去。”

    “是个男孩。”

    男孩。

    景翼岑的眉头紧紧的一皱。

    “我知道了,务必在孩子未出世之前找到她,我绝不能让她的孩子出生。”景翼岑的语气比刚才更加冷。

    萧权没想到景翼岑真这么做。

    “总裁,那毕竟是你的孩子,而且,是景家的长孙。”

    “萧权!”

    景翼岑坐在真皮沙发上,抬眸看着面前跟随他多年的男人,萧权第一次在他的眼里看到一丝杀伐果决,心里发凉。

    “对不起,我多嘴了。”他惶恐的说道。

    “下去!”

    萧权不敢违抗。

    离开之后,景翼岑一直坐在椅子上,深沉的看着某一个地方。

    他没想到安妮这么幸运的怀了一个男孩。

    在景家这样的豪门家族,哪怕自己不在乎,外界也会格外看重嫡子长孙,安妮怀了男孩,外界对孩子的争议性更大,就连对他衷心耿耿的萧权也忍不住多说几句,他无法想象这个孩子出生后,未来他将要面对多大的压力。

    如此,更加让他坚定不能让孩子出生的念头。

    过了一会。

    景翼岑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佩姨,他快速滑动屏幕。

    “少爷,不好了,刚才我开门给少奶奶送饭,发现她晕倒了。”佩姨焦急的声音传来。

    景翼岑听后脸色大变,“我马上回来。”

    他快速起身,拿着车钥匙离开公司,一路狂奔回家里。

    顾灵犀已经被安置在床上,昏迷不醒。

    关医生帮她打了一瓶吊水,大家都守着她。

    “为什么会晕倒?”他紧张的问。

    关医生说:“少奶奶小产后精神异常,本来就没有调理好身子,如今大病初愈,又多日未进食,身体越发虚弱。严重贫血才会晕倒。”

    景翼岑听完,紧张的心情又多了一丝心疼。

    “你们都出去吧。”

    关医生和佩姨离开后,他看着顾灵犀苍白的脸,默默的坐在她身边。

    轻轻的抚摸她的脸颊,小心翼翼的生怕一用力就伤了她,手指划过她的皮肤,冰凉的温度刺得他心痛。

    为了反抗他的囚禁,她用绝食来吓唬他。

    他承认,她这个方法奏效了。

    他很后悔。

    天黑了,顾灵犀缓缓睁开眼睛,她看不到身旁的人,却能感觉自己的手掌心一片湿热。

    那是他的脸颊贴着她的掌心,他的泪沾湿了她的手。

    她嗤之以鼻。他逼她到绝境,怎么会为她流泪?

    也许是她不屑的哼声惊动了他,景翼岑欣喜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你醒了。”

    然后,床头灯被打开,她看到男人一脸悲伤的脸上挂着苦涩的笑,眼角隐约可见泪痕。

    她不想看,偏头看向另一边。

    “饿了吧,佩姨做了四红补血汤,你贫血,这个可以补血。”

    然后,他把床头柜上的保温盒打开,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的。

    “我不想吃。”顾灵犀说。

    “灵犀,我知道你想用绝食来吓唬我,但你想想灵均,如果你出了意外,灵均怎么办?”他自私的利用她的软肋威胁。

    轻描淡写的语气却让顾灵犀一下子坐起来,怒不可遏的喊道:“景翼岑,为什么你要这么逼我?我连死都不由自己,难道我吃饭睡觉你也要要求我必须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吗?那我和人偶有什么区别?”

    景翼岑自动忽略她的气话,依旧端着一碗红汤,用勺子舀起来吹吹。

    “佩姨说这里面有红枣,红豆,花生,红糖,具有补血养气的作用。你多喝点,对身体有好处。”

    顾灵犀恨死了他这幅不为所动的样子。

    “我不想喝!”她大喊,觉得他一定是聋了,声调也骤然抬高。

    景翼岑露出一丝浅笑,“我喂你。”

    然后,他把勺子里的红汤喂给自己,一只手抱着她的头,突然吻住了她。

    顾灵犀抗拒的想推开他,景翼岑却紧紧的扣着她的脑袋,唇与唇密不可分,让她被迫接受他的喂食。

    她终于还是被他喂了一口红汤,可是那甜腻的味道,吃在嘴里却觉苦涩。

    她捂着嘴。想吐。

    “灵犀,你不吃,我就喂你吃,以后你再绝食,我就这么喂你,直到你愿意吃为止。”他霸道的宣布,不给她逃逸的机会。

    顾灵犀咽下那口苦涩的味道,抬头憎恶的瞪着他。

    于他,却没用。

    他又喂了一勺在自己嘴里,准备吻她,顾灵犀惊恐的往后缩,“我吃。”

    她快速端着那碗补血汤,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一边吃,眼泪一边流,流到甜汤里,一并被她吞下。

    她伤心的吃相,看在景翼岑眼里,疼在心里。

    顾灵犀吃完后把碗放下,哭得眼泪横飞,“我吃完了,你满意了?”

    她的话让他的心又是一阵刺痛。

    他洋装无事,“满意。”

    未免多待一秒他又会情绪崩溃,他站起来收拾碗,准备出去,顾灵犀叫住他,“你把灵均带到哪里去了?”

    她被囚禁,她很担心弟弟也会被他残忍的囚禁起来。

    景翼岑没回头,“他很安全。”

    然后,没有给她太多信息,直接出去了。

    再次进来的时候,景翼岑又端了一碗小米粥进来,顾灵犀都吃完了。

    景翼岑看到她吃东西,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

    “我想洗澡。”她吃完后说道。

    景翼岑一愣。

    这段时间,她绝食,像个木头一样任由他摆布,就连他帮她洗澡换衣服她都没有反应,没想到她会主动做这些事。

    “这么看着我干嘛?我明天想去上班,总不能脏兮兮的去。”她像没事人一样说道。

    景翼岑脸色一沉。似乎在思考她的小算盘。

    顾灵犀白了他一眼,“你放心,灵均在你手里,我跑不了,我不想当笼子里的宠物,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派人跟着我。”

    她故意激他,料想他不会真这么做,景翼岑说:“你想通就好。”

    顾灵犀起床,去衣柜拿睡衣去洗手间洗澡,这么多天以来,她第一次痛快的让自己淋得湿透,闭上眼睛。在花洒下淋了好久,也想了好久。

    这样的生活快要让她窒息,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逃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