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21章 你想和灵犀远走高飞,简直是做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1章 你想和灵犀远走高飞,简直是做梦!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第二天,景翼岑送顾灵犀去上班。

    “我的手机呢?”要下车的时候,顾灵犀问他。

    景翼岑想了一下,将车内的柜子打开,把她的手机递给她。

    “谢谢。”她客气而生疏的语气,打开车门出去了。

    进入培训班,她迫不及待的把手机解锁,翻开最近联系人,里面除了他,其他人都被他删掉了。

    顾灵犀冷笑,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

    正好黄老师过来,看到顾灵犀一脸惊喜,“灵犀,你终于过来了,看新闻听说你病了,你……最近还好吗?”

    边说,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她的腹部。

    顾灵犀怀孕的事情两个月前闹得沸沸扬扬,恐怕全南城的人都知道自己流产了,连黄老师的表情都带着可怜她的意味,顾灵犀想到未出世的孩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黄老师,你能帮我个忙吗?”平时她们的关系还不错,顾灵犀便开了口。

    “没事,你说吧。”

    “把你的手机借我打个电话可以吗?”

    “好的。”黄老师把手机递过去,“给。”

    顾灵犀翻出拨号界面,想了想,幸好她还记得高阳的号码,于是便给她打电话。

    高阳很快就接通了。

    “您好,我是高阳,您哪位?”陌生的电话,高阳很礼貌。

    顾灵犀急不可耐的说道:“高阳,是我,灵犀,我有事找你,你能来见我吗?”

    “灵犀?”

    高阳愣了几秒,着急的声音传来。“顾灵犀你死哪去了?我打你手机都没人接,去你家也进不去,你到底怎么了?”

    这世上还有高阳这个朋友这么关心自己,顾灵犀鼻子一酸,很想哭。

    忍着难受,顾灵犀说:“高阳,我们见一面吧。”

    说了地址,约了时间,顾灵犀才挂了电话。

    把手机递过去,黄老师关心的问,“灵犀,你怎么哭了?”

    她慌张的擦掉眼泪。“没事,我先去上课了。”

    中午,高阳如约来培训班找顾灵犀,她请了半天假,和高阳一起离开。

    出来后,顾灵犀看到培训班外面的车子,里面坐着的人是萧权。

    他带着耳机,一边看着她一边用耳机在和某人通话。

    顾灵犀冷冷的看了一眼,上了高阳的车。

    车一走,萧权就和景翼岑汇报。

    “总裁,少奶奶和高阳走了。”

    “暗中保护她。”

    “是。”

    景翼岑坐在办公室处理事情,越想注意力越不集中。

    他在她的手机里设置了监听器,没想到她聪明的用别人的手机约高阳,所以,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顾不得那么多,景翼岑放下手头工作,快速离开……

    ……

    车内,高阳一边开车,一边开玩笑的问:“灵犀,你最近怎么了?刚才外面那个是萧权吧?你家那位这么紧张你啊,出门都把贴身保镖派给你用?”

    紧张?

    他确实紧张她,怕她跑了。

    “高阳,有件事我想和你说。”高阳是她最信任的朋友,只有她能帮助她。

    “你说吧。”

    然后。顾灵犀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都说给高阳听。

    高阳听完,突然一个紧急刹车,两个人惯性的往前一撞,还好系了安全带,不然心脏都飞出来了。

    “幸好反应快,不然闯红灯了。”高阳心有余悸,语气骤然变了,“灵犀,你说真的?总裁不是对你一往情深吗?他怎么会……”

    顾灵犀一脸忧伤的表情让高阳不得不信。

    “他奶奶的,真没想到安妮怀孕的新闻是真的,起初我打死都不信,还和别人吵了一架,现在想想,我居然会维护这种朝三暮四的渣男,简直有辱我高阳一世英名。”高阳感慨完,又把景翼岑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才罢休。

    若是平时,顾灵犀肯定会被高阳逗笑,现在她却笑不出来。

    “灵犀,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顾灵犀就等这句话,“我想见若谦。”

    除了杜若谦的真实身份,顾灵犀什么都告诉了高阳。

    高阳点头,“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高阳将车开到了百货商场,这里人多,说话也方便,容易掩人耳目。

    两人知道萧权一直跟着,不过没关系,两个人一通闲逛,把萧权累得够呛。

    身份暴露,萧权怕顾灵犀跟丢了,干脆也不隐藏自己,直接离顾灵犀三步的距离紧跟。

    高阳故意拉着顾灵犀来到一家情,趣内,衣店。

    高阳突然来了兴致,对顾灵犀使了一个眼色,小心的对顾灵犀坏坏的说:“灵犀,想不想教训一下他?”

    顾灵犀回头看了一眼萧权。

    他看样子在这家店很不自在,不过他是景翼岑的人,顾灵犀对他也没有了好感。

    “你想怎么做?”

    高阳将拿在手里的一套超薄黑色蕾丝衣给顾灵犀看,笑容满面的说。“怎么样?性不性感?”

    这套衣服是连体的,除了三点,其他几乎暴露,而且那三点的面积真的只能用点来形容。

    顾灵犀看得面红耳赤。

    高阳狡猾的一笑,突然把这套内,衣直接朝萧权扔过去。

    萧权反应快,顺手就接了,耳边突然传来高阳夸张的尖叫。

    “啊,有色狼,死变态偷内,衣……”

    然后,拉着顾灵犀就跑。

    萧权被周围鄙视的目光弄得不好意思,刚想去追,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就连保安也惊动了。

    高阳拉着顾灵犀快速的在商场内飞跑,萧权很快就从刚才的小插曲中脱身,但商场人太多了,萧权追了很久才缩短了距离。

    顾灵犀边跑边回头,紧张的说道:“他快追上来了。”

    高阳急道:“快跑!”

    出了商场,两个人快速冲到马路上,突然。一辆车稳稳的停在两人面前。

    车门被打开,男人的声音传来,“快上车。”

    顾灵犀看了一眼,来不及惊讶,直接被高阳推入了车内。

    车子很快就疾驰而去……

    萧权差一点就追上,眼看车子快速逃离,他接通了耳机。

    “总裁,少奶奶跑了。”

    这个消息,对赶来路上的景翼岑来说就像末日来临。

    他差点撞了一辆车,一个急转,被迫停在路边。

    ……

    车内。

    顾灵犀脱险之后惊魂未定,一双手放在膝盖上紧紧握在一起。身旁的杜若谦发现她全身紧绷,轻轻的把手掌心覆盖在她苍白的关节上。

    “灵儿,不用担心,我们安全了。”

    熟悉的声音让她的心安定了一点,回头看到杜若谦温柔的笑容,悬着的整颗心才真的放下来。

    “你怎么来了?”

    要不是他及时赶到,她恐怕被抓回去。

    旁边的高阳一脸崇拜的解释:“是我通知杜先生的,他让我带你去商场,说那里人多容易脱身,然后我们里应外合,事实证明杜先生的方法简直是天衣无缝。”

    杜若谦淡定而稳重,“过奖!”

    两人一左一右早就窜通好了,只有她蒙在鼓里,好在已经脱险,顾灵犀把紧张的情绪收起来。

    “谢谢你们帮我。”

    车开了一阵才停下来,杜若谦下车,伸手过来,顾灵犀看了一眼,把手放在他的手心。

    他的手温暖而踏实,他将她牵出来,却没放手,顾灵犀想动,他紧紧的握着,好像这辈子都不会松开。

    高阳下车看到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有些尴尬的转移目光,抬头看着面前的大别墅,吃惊的说道:“哇,这地段是南城最贵的山顶别墅区,听说一平米最低百万起,杜先生,真人不露相啊。”

    杜若谦笑笑,却没回答。

    “进去坐坐。”

    牵着顾灵犀的手准备进去,高阳这人很有自知之明,主动退出,“算了,下次吧,我还有事。”

    顾灵犀回头想说什么,高阳已经拉开了车门,笑着对杜若谦说道:“能麻烦杜先生的司机送我下山吗?”

    “荣幸之至。”他温润如风的回答。

    高阳笑了一下,钻进了车内。

    杜若谦突然想到了什么,喊了一声,“高阳。”

    高阳急忙从车窗户探出脑袋,有些期待的看着他,“有事吗?”

    “如果景翼岑问起来……”

    高阳笑笑,“你放心,回去我就辞职,在这种渣男手里工作,我宁愿失业,就是我失去一份好工作,杜先生可得为我负责哦。”

    杜若谦微笑,那笑容如沐春风,“高小姐等着,我会派人把入职聘书亲自送到你手里。”

    高阳满意的笑了,然后脑袋缩回了车内,当车窗自动上去,她脸上的笑容也渐渐褪下,有一丝丝心酸悄然掠过……

    高阳走后,杜若谦牵着顾灵犀,“我们走吧。”

    跟随他进入大别墅,里面精致的室内装潢奢侈而大气。很符合他一贯低调的风格,然而顾灵犀看在眼里,心事重重。

    不知什么时候,他牵着她回到了一间卧室,门一关,杜若谦就松手将她拥入怀里。

    温暖的拥抱,就像梦一样不真实。

    顾灵犀反应过来,轻轻用手推他,他的手臂紧紧的圈着她的身子,不松不紧,却没有放开的意思。

    “昊谦。”她清醒的提醒不清醒的他。

    杜若谦不放,柔软的声音在她耳边吹着风,“我想你了,灵儿。”

    她很感动,这个男人从小到大都是她的保护伞,对她又情深意重,她曾经深爱过的人,她没有办法拒绝他的情意。

    也许是最近她受到了太多的痛苦和伤害,他是她唯一的温暖,她情不自禁,伸手环住他的腰。

    “昊谦。”

    她呢喃出声,眼泪流出来。

    他突然松了一只手,抬起她精瘦的下巴,深深地吻住她的唇。

    苦涩的眼泪在唇齿间流连。她被动的承受他的眷恋。

    他突然将她抱起来,一边吻一边带她去床边……

    情,不能陷得太深。

    深了,难以自拔。

    杜若谦一直在控制自己,然而此时他发现,自己早已情根深种,难以自拔。

    他情难自禁的解开她的衣服,顾灵犀如梦初醒。

    她抓住了他的手。

    “昊谦,不要这样。”

    杜若谦从她的身上抬起头来,深情而热切的目光中,他看到她的犹豫和不安。

    怕她多心,他隐忍着内心的渴望,“抱歉,吓到你了吧?”

    “对不起,昊谦,我做不到。”她的眼泪留下来。

    她想到自己失败的婚姻,内心的伤害还没有痊愈,她做不到这么快就接受他,即使他是她曾经深爱过的人。

    杜若谦善解人意的伸手替她拭泪,“没关系,我可以等。”

    她感动极了。

    命运的罗盘让他们彼此错过,只要她回头,他就在身后守护着她。

    杜若谦从她身上起来,理了理衣服坐在床边看着她。

    “你瘦了。”他心疼的说道。

    顾灵犀想起这段日子被景翼岑囚禁。她几乎不吃东西,好不容易逃出来,想想那些日夜还是会心有余悸。

    她坐起来,一双手抓着他的手臂,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昊谦,灵均被景翼岑带走了,我好担心他出事,你能帮我吗?”

    杜若谦凝眉,难怪最近他都联系不上她,看来她在景翼岑那里受了不少罪。

    “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他。”

    顾灵犀松了一口气,有他这句话。她莫名感到踏实。

    “灵儿,以后你打算怎么办?”杜若谦问。

    顾灵犀不假思索,“我会和他离婚。”

    杜若谦掩饰内心的喜悦,“你想好了?景翼岑应该不会轻易放过你。”

    “等找到灵均,我就带他远走高飞,去一个他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他。”她坚定的说道。

    她突然做出这个决定让他感到意外,“是因为安妮?”

    顾灵犀平静的说道:“起初我也在想,如果没有安妮,我们之间会怎样,现在我想明白了,即使没有安妮和孩子。我和他也不可能长久,我们都是倔强到骨子里的人,又缺乏对彼此的信任,一旦出现矛盾便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这段婚姻让我感觉很累……何况,只要一想到我的孩子,我就无法面对他,所以,我一定要离开他。”

    杜若谦安静的听她倾诉,一贯温和的语气,“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等着你。”

    她不知道说什么来回应他的一往情深。

    他不勉强,轻轻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说道:“这里很安全,我特意几经转手才买下来,景翼岑不会那么快查到这个地方,这几天你放心的住在这里,等我找到灵均,我就带你们走,我们一起离开南城,重新开始。”

    她仿佛看到了自由的曙光,希冀的看着他点头,“谢谢你,昊谦。”

    “灵儿,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他再次拥抱她。

    发乎情,止乎礼。

    ……

    室内。

    萧权心惊胆战的低着头,不敢看面前脸色阴沉的男人。

    景翼岑坐在办公桌对面,即使沉默,也给人巨大的压力,就好像涨潮前平静的海面,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汹涌。

    萧权甚至不敢呼吸,怕自己的呼吸声会惊动了他,让气氛更加凝重。

    景翼岑胸口剧烈起伏,他感觉呼吸困难。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冒着不可压制的火气。

    她居然敢骗他。

    他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立马把她抓回来好好惩罚,可是,偌大的南城,他现在连她在哪都不知道。

    “找到高阳了吗?”他闷声开口。

    萧权心惊肉跳,不敢大声,“还没有。”

    “废物!”

    他冷酷到底,火冒三丈的看着萧权,从牙缝里蹦出这两个字。

    萧权肩膀一颤,跟随景翼岑多年,他从未如此气愤的责骂过他,这是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

    “总裁。高阳带少奶奶走后就打电话向杨玲辞职了,电话关机,也没回住的地方,并且,高阳孤身一人,所以很难从他人入手。”

    “查,她晚上一定会找地方住,盯着所有的酒店宾馆哪怕是旅社的入住记录,一定要把高阳揪出来。”

    “是。”萧权紧张回应。

    这时,萧权的手机响了。

    景翼岑抬眸,萧权是他最直接的下属,在萧权之下。有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和人物都是通过萧权转达的。

    手机一响,景翼岑的心就紧绷起来,萧权心知他在期待什么,不敢耽误接了电话。

    来电是其中一个线人打来的。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萧权说道:“总裁,有消息说杜若谦在暗访舅少爷的下落。”

    景翼岑听到这个名字若有所思。

    脸色更加阴森恐怖。

    可恶!

    他早该猜出,能有本事把灵犀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救走,还能把人藏得滴水不漏,除了他,在南城别无二人。

    景翼岑心生一计,令道:“暗中透露灵均的下落给杜若谦,准备人手,我们就等着他自投罗网。”

    唇角勾勒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杜若谦,你想带灵犀远走高飞,简直是做梦!”

    萧权看着景翼岑的笑容,心里慎得慌。

    ……

    晚上。

    杜若谦说要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为顾灵犀接风洗尘,所以亲自下厨,在厨房里忙碌。

    顾灵犀坐在客厅的餐桌椅上,回头看到他忙碌的背影,想到以前……

    “昊谦,我饿了。”她抱着他的手臂流口水。

    他后知后觉,“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她调皮的对他眨眼睛,“吃你。”

    男孩愣了一下,随后一脸阳光的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

    他微笑,主动闭上眼睛。

    这时候,她会大胆的迎上去亲他,亲完还一副不满意的傲娇表情,“不好吃,你还是给我做饭吧。”

    他不生气,用手指勾勾她挺翘的鼻梁,宠溺的对她说:“调皮。”

    ……

    顾灵犀想到过去那些美好的年少回忆,总是忍不住想笑。

    那时候她天真无邪,想方设法偷吃他,而他总是用他的温柔去包容她的任性。

    她被他宠得无法无天,他乐此不疲。

    回到现实,看着他还和以前一样为她做饭,她再也回不到当初年少的那份纯真,每每想到他的付出,她总觉得亏欠。

    “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杜若谦不知何时站在她面前,顾灵犀回神,才意识到之前自己一直在傻笑,连忙收住笑容。

    面前已经放了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

    “你都做好了吗?”顾灵犀对他的厨艺很有信心,从前她可是他唯一的美食品尝师。

    “饿了吧,开饭了。”

    杜若谦把碗递过去,顾灵犀接过,夹了一口菜品尝。

    “味道如何?”他期待的问。

    她点头,“还和以前一样。”

    杜若谦眉梢带喜,“你喜欢,我们还可以回到以前。”

    顾灵犀停顿了一下,看到他期待的眸子,她不敢作答。

    如果这次能顺利带着灵均离开,她在想,她和他,还能回到从前吗?

    她放下碗筷,突然一脸认真的看着面前熟悉而陌生的脸,杜若谦被她看得有些紧张,问。“这么看着我干嘛?”

    “昊谦,我有话问你。”

    “你问吧。”他似乎早知今日。

    顾灵犀问:“昊谦,虽然你改头换面,在我心里,你还是原来的昊谦,但是我心里一直有个疑惑,你出车祸之后,是怎么从乔昊谦变成杜若谦的?”

    杜若谦听完,脸色一沉,他知道该来的始终会来。

    “我出车祸之后遇到了一个贵人,是她救了我。”

    “什么贵人?”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好好谢谢这个人。

    顾灵犀继续说道:“昊谦,我们从小相识,我相信你有能力获得今时今日的地位,但是短短一年时间,当你从车祸中苏醒,身份发生转变,不可能一下子拥有这么多财富,这座别墅价值千万,如果不是有优渥的物质条件支撑,你根本买不起,伯父伯母不知道你的身份,更加不会帮你……昊谦,从你回来之后,我就觉得你很神秘,我发现你的身上有很多秘密,不仅是你的脸,你的一切我都感觉很陌生,我觉得你就像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杜若谦听她说完这一大段话语,似乎有难言之隐,“灵儿,以后我再告诉你。”

    “为什么要等到以后?”她现在就想知道。

    “因为,我想等我们离开了南城,远离了过去那些是非,我再好好的和你说这一年,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杜若谦的眼神里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沉痛,“灵儿,既然你回到了我的身边,我就不会再放手,任何人也无法阻止我想和你在一起的决心。”

    顾灵犀感动于他深深的情意,内心却因为他的隐瞒而隐隐不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