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22章 你是不是宁愿被打死,也要去她身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2章 你是不是宁愿被打死,也要去她身边?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夜幕降临.

    杜若谦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顾灵犀不经意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湘湘”。

    顾灵犀没多想,跑到洗手间门口喊他。

    “昊谦,你的电话。”

    杜若谦在洗澡,随口问道:“谁的?”

    “湘湘。”

    卫生间的水流突然关掉,不出一分钟,他就围着浴巾出来了。

    他直接走到桌子旁边把手机拿过来,然后站到阳台上去接电话。

    顾灵犀能想象他听到这个名字时候的表情,因为此时他的背上全是水,头上的洗发露还没有冲干净,看样子是慌忙急忙跑出来接这个电话的。

    在她心里,昊谦做事一直都是慢条斯理的,她不由想,什么人让他如此着急?

    那个湘湘一听就是女生的名字,昊谦有在意的女生了吗?

    阳台上。

    杜若谦站在风中,表情凝结。

    “你要过来?”

    “是的,若谦。”

    电话那端的女声甜美可人,她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报纸。

    报纸上,显示的是两个月前,南城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

    新闻显示杜若谦为澄清和景太太的绯闻公开召开记者会。

    她看到记者问到那个吻的时候,眼眸中透着一丝等不及问询的哀伤。

    “湘湘,义父答应吗?你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我在南城公司很忙,可能照顾不好你。”

    杜湘湘明知这是他的借口,却笑着说道:“若谦。你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我想你了,想见你。”

    杜若谦回头,看到顾灵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轻轻的说道:“那……等我安排好这边你再过来。”

    杜湘湘高兴的答应,“好。”

    挂了电话,杜若谦抬头看着窗外的月光,手中紧紧的握着手机。

    他希望能尽快找到灵均,这样,他就可以快点带着他们姐弟离开。

    顾灵犀虽然在看电视,余光有注意到他已经打完了电话,只是,他站在月色下,不知道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过了五分钟,杜若谦才回头,又去洗手间冲澡,十分钟后,他穿着一套家居服出来了。

    走到客厅,杜若谦坐在她旁边,和她一起看电视,只是,他开始沉默,似乎有心事。

    顾灵犀看了一会,站起来说道:“你洗完了,我去洗。”

    “灵儿,我有话对你说。”

    她停住脚步,又坐下来。“你说吧。”

    杜若谦想了很久,一脸认真的问她,“灵儿,你真的想好了吗?如果找到灵均,我们一起走。”

    “我想好了。”顾灵犀没有犹豫,想走的念头一天比一天迫切,不过,她补充一句,“昊谦,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放不下,你还有伯父伯母在南城,不一定要和我们一起走,而且……”

    她说到这里,想到他刚才的那个电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杜若谦感到不安,怕她多心,问了一句,“你不好奇刚才是谁给我打电话吗?”

    顾灵犀心一跳,故作轻松的回答:“我猜一定是个女孩,昊谦这么优秀,有女孩子喜欢很正常。”

    “你不在意?”杜若谦有些失望她竟然替他感到高兴。

    顾灵犀微笑,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昊谦,这一年改变了很多东西,包括你和我,你没必要向我解释。一年前是我对不起你在先,如果你有喜欢的人,我会替你感到开心。”

    她黯然回眸,准备离开,杜若谦却从身后抱住了她,坚定的告诉她,“灵儿,我喜欢的人是你,这么多年从未变过。”

    顾灵犀心里隐隐作痛。

    她很感动,语气却冰凉的说道:“昊谦,我已经结婚了,你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即使我要和景翼岑离婚。我也是一个流过产的离婚女人,这样的我根本配不上你,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等找到灵均,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

    她拉开他环绕在她腰上的手,快速逃离他。

    ……

    夜晚。

    男人临窗而立,室内安静得诡异。

    他一根一根的抽着烟,像上瘾一样贪恋香烟的味道。

    顾灵犀和杜若谦在一起,这对景翼岑来说,不仅是刺激,更是折磨。

    他疯了一样在脑海里一遍遍的脑补他们在一起的画面,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说了什么,重要的是他们孤男寡女,情投意合,在这样美丽的夜,是否会发生点什么。

    今夜,注定无眠。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景翼岑看了一眼,是萧权的来电。

    这么晚了,萧权找他一定有重要的事情,景翼岑想到可能是顾灵犀的消息,快速接了电话。

    “总裁,有位杜小姐找您。”

    杜小姐?

    景翼岑没印象。

    “不见。”

    除了她,他不想见任何人。

    正欲挂电话,萧权说道:“她说,她是江城杜家的杜小姐,总裁一定会对她感兴趣。”

    江城杜家。

    这四个字,让他的记忆快速搜索出一个名字杜若谦。

    这位杜小姐,看来和杜若谦有关。

    他立即答应,“让她进来。”

    不出五分钟,萧权就进来了办公室,身后,一位气质优雅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看上去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模样,穿着一套得体的淑女套装,名媛风格。

    她很漂亮,不像安妮咄咄逼人的美,也不像顾灵犀沉静得让人感到舒服的美,她的美很大气,而且她气质出众,举止大方,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大家闺秀。

    “杜小姐,幸会。”景翼岑走过去,绅士的伸手。

    杜湘湘落落大方的将手递过去,她很注重男女握手的礼仪,轻轻一握便松开,“景总,久仰大名。”

    “请坐。”景翼岑引她去沙发上坐。

    坐下后,景翼岑先礼后兵,问:“杜首长近日可好?”

    “家父一切无恙,劳景总挂心了。今日这么晚过来打扰,还望景总不要见怪。”

    景翼岑客气的说:“杜小姐这么晚了专门乘专机来一趟南城,只要我能帮上忙,自然不遗余力。”

    “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杜湘湘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说道:“景总,听闻您的太太近日和若谦闹绯闻,景总在南城呼风唤雨,难道会任由景太太和我的未婚夫这么纠缠下去而不管吗?”

    原来她是来兴师问罪的。

    景翼岑也不留情面的说道:“既然杜若谦是杜小姐的未婚夫,我倒想问问杜小姐,你的未婚夫拐跑了我的太太,这笔账,我该找谁去算?”

    杜湘湘凝眉。她是一个很有修养的千金小姐,喜怒不形于色,波澜不惊的说道:“看来,你我同病相怜,为何不能携手合作?”

    景翼岑喜欢和爽快的人打交道,“乐意之至。”

    ……

    由于景翼岑暗中运筹,杜若谦很快收到了顾灵均的消息,他高兴的一大早就敲开了顾灵犀的门。

    顾灵犀刚起,见他那么高兴,情绪也跟着起了变化,“是不是灵均有消息了?”

    “灵儿,是的,我已经找到了景翼岑把灵均藏在哪里,就在市区的一家医院,由专人看守,景翼岑说的没错,那里医护设备齐全,灵均很安全。”

    顾灵犀自动忽略景翼岑为顾灵均安排的优越的治疗环境,急忙说道:“我要去找他。”

    “等等,灵儿。”

    杜若谦拉住她的手,顾灵犀没心思细想他的用意,随口说道:“怎么了?”

    他突然拥抱她,并且深情的说道:“灵儿,我昨晚想了一夜,不管今日结果如何,我都想和你一起走。”

    她怔怔的在他怀里迟疑。“可是你爸妈……”

    “等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会告诉他们我的消息,灵儿,别再拒绝我,让我们重新开始,我不在乎你结过婚,流过产,我只在乎你,我们已经错过了一次,这一次,我不想再错过。”他抱紧了她,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哪怕是用求的,他也要让她松口。

    顾灵犀心乱如麻,这么好的昊谦,对她这么情深意重,如果她再拒绝,对他实在残忍。

    “好,我们一起走。”她心情复杂的答应,未来的日子她还没想好,如果老天真的愿意给她一个机会重新来过,她宁愿那个人是他。

    杜若谦终于开心的放开她,牵着她的手出来别墅,两人正要去开车,没想到,十几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站着军姿早已等候多时。

    顾灵犀被这个架势吓了一跳,以为景翼岑来了,只有杜若谦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目光深沉的看向最中间的队伍慢慢往两边分开,然后,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缓缓而来。

    杜若谦看到她,深呼吸一口气,艰难的开口,“湘湘。”

    这个名字,让顾灵犀忍不住抬头看向他,他的脸上带着不安的情绪,和昨晚接到电话的表情如出一辙。

    他握着她的手,也越来越紧,紧到骨头都挤在了一起。让她吃痛。

    “昊谦。”

    她小声提醒,并且想从他的手掌心挣脱,杜若谦却将她拉着护在身后。

    “湘湘,你怎么来了?”他绝对想不到杜湘湘会连夜赶来南城,而且会这么巧合的出现在这里。

    他感到很不安,那种即将要失去的感觉,比一年前的婚礼更让他深刻。

    杜湘湘美丽的眸子越过杜若谦,看向他身后的顾灵犀,以及,他紧紧握着她的手。

    “我想和景太太单独谈谈。”杜湘湘温和的说道。

    “不可以。”杜若谦立马拒绝。

    “若谦,我不过是想和景太太说几句话,难道你还怕我把她吃了么?何况,这些人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如果我真的想对景太太做什么,昨晚我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她带走,若谦,你这么紧张她,可有想过我的感受?”杜湘湘美眸中愠起一丝悲怆的情绪,面上却平淡如水,保持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气度。

    杜若谦看到杜湘湘身旁的那些人,杜首长是某军区司令,他自然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光是其中一个人他都打不过,何况一下来了将近二十个,他根本没反抗的余地。

    杜若谦的紧张看在杜湘湘眼中只觉心痛,忍痛说道:“若谦。你知道我的性子,我给了你机会,希望你不要逼我做出过分的事情。”

    杜若谦当然知道杜湘湘的性格,她就是典型的大家闺秀,不屑于与人争,今日带这么多人来,一定是早知他在南城发生的事情,忍无可忍才来的。

    “湘湘,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关灵儿的事,请你放过她。”

    “若谦,我还没说要怎样你就替她求情,看来。你的心里还是放不下她。”杜湘湘自怨自艾的说道。

    顾灵犀虽然藏在杜若谦身后,能听得出来,这位叫杜湘湘的女孩很爱昊谦,她看上去也不像恶人,顾灵犀未免事情闹僵,主动站出来,“我和你谈。”

    “灵儿!”

    顾灵犀抬头看着紧张的杜若谦,说道:“昊谦,我相信她不会伤害我,你就让我去吧。”

    杜若谦无法,既然她决定了,杜若谦只好放手。

    顾灵犀往前走了几步,杜若谦再次叫住她,惶惶不安的说:“灵儿,记住我说的话。”

    她停了一下,没有回应,朝着杜湘湘走去。

    两人一起走到花园深处,顾灵犀面对杜湘湘,这个女孩给人一种温婉大气的感觉,就像天上的明珠,让人高不可攀。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杜湘湘,是江城杜家的独生女,你可以叫我湘湘。”杜湘湘大方开口。

    这个女孩不仅美丽,谈吐也不凡,面对她。顾灵犀觉得自己很低微,就像地上不起眼的尘埃,而她是天上的明珠。

    “你好,我叫顾灵犀。”

    “我听说过你,若谦一直对你念念不忘。”

    顾灵犀对于她的反应很惊讶,她明明是她的情敌,她却从她的话语里听出一丝无奈和隐忍。

    杜湘湘平静的说:“景太太,我知道你是若谦心里的那个人,这一年,我也知道他从未忘记过你。”

    她语气悲伤,开始回忆,“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出了很严重的车祸。我的司机和他相撞,一死一伤,我赶到的时候,他倒在血泊里,面目全非,是我救了他,但是他的脸几乎全毁,所以当我看到痊愈的他时,我不知道他以前的长相,在我心里,他不是乔昊谦,他是重新活过来的杜若谦。”

    “在他受伤期间,他从未停止过对你的呼唤,哪怕他生命垂危,他嘴里唯一的声音便是你的名字,是这个名字支撑着他重新活过来,我从未见过一个男人如此钟爱一个女人,所以我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杜湘湘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脸幸福。

    “因为我爱他,我爸认他做义子,他同意了订婚,其实,我知道他只是在利用我,因为我爸的权力能让他快速崛起。”她悲戚的说道:“但是我不在乎,只要他开心,我什么都愿意为他做,哪怕他对我的好只是因为我救他一命。我也心甘情愿。”

    顾灵犀认真的听完她的话,心里的疑问渐渐有了答案。

    原来,这一年,昊谦经历了这么多故事,特别是听到他出了那么严重的车祸,他心里还惦记她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心痛。

    爱情,不过心甘情愿四个字。

    杜湘湘对昊谦的爱铭心刻骨,昊谦能有这样的女孩喜欢,她觉得很欣慰。

    杜湘湘问道:“景太太,我想问你一句,昊谦对你念念不忘,你心里是否也对他一如当初?”

    她的目光带着质问,让顾灵犀心里直捣鼓,甚至不敢看她。

    杜湘湘心知肚明,镇定自若的说道:“你不必怀疑我的企图,我只想替若谦问你一个答案,我不希望他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今日如果你告诉我你爱他,我会助你们逃走,如果你只是想利用他,我必不会让你得逞。”

    顾灵犀完全对面前的女孩刮目相看。

    她看似温婉如玉,实则外柔内刚,她很欣赏这个女孩敢爱敢恨的个性。

    既然她诚心诚意,顾灵犀也知无不言,“杜小姐,如果昊谦有朝一日能得到幸福,我宁愿那个人是你。”

    杜湘湘大感意外,“你真这么想?”

    “是的,我和昊谦一年前就已经结束了,他遇到你是他的幸运。”顾灵犀回头看向杜若谦的方向,想到他说要带她远走高飞的承诺,今日,她要食言了。

    “杜小姐,我该走了。”她收回目光,怕自己于心不忍,然后和杜湘湘告别,自己一个人坐上杜湘湘安排的车离开。

    车子一发动,杜若谦就警醒过来。连忙冲过去,然而,两个高大的男人一左一右拦住了他的去路。

    “湘湘,你对她说了什么?”杜若谦心急又气愤的质问她。

    杜湘湘从未见他如此失控,失望的对他说:“若谦,你为什么要骗我?今日是不是我不来,你就打算和她远走高飞?”

    “湘湘,我不想和你争论,骗你是我不对,但是我不能让灵儿一个人去找灵均,景翼岑一定布下了陷阱等她跳进去,湘湘,请你让我陪她一起去。”杜若谦急道。

    “若谦。你不要忘了她是景翼岑的妻子,你能不能清醒一点,她已经嫁人了,你惦记着别人的妻子,你有替我这个未婚妻想过吗?”杜湘湘伤心的问。

    杜若谦的情绪终于缓和。

    杜湘湘救了他的命,又在他养伤期间尽心尽力的照顾他,她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却心甘情愿为他做任何事,杜若谦对她有愧,那段时间他心灰意冷,杜首长一提婚约,他就答应了。

    他还有一个自私的想法,他想利用杜家的势力在江城发展事业和景翼岑相抗衡,加上他的天赋和手腕,才有了今日飞跃的成就,要不然,即使他再有本事,至少也要奋斗三年才能有今日的地位。

    所以,他对杜湘湘又敬又愧,他不忍伤害她,却不得不无情的对她说:“湘湘,我不想再骗你,谢谢你这一年的照顾,等我回去杜家就向义父请罪,但是现在,我必须赶到灵儿身边。她一个人去很危险。”

    他顾不得杜湘湘伤心,哪怕他一个都打不过,他也要试一试。

    这些人是杜首长派给杜湘湘的保镖,可不讲什么情面,只要是敢违抗杜湘湘的人,他们也会不客气,所以不等杜湘湘发令,他们就开始和杜若谦打起来,杜若谦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很快便被打倒在地。

    杜若谦躺在地上鼻青脸肿,却硬着一口气不妥协,自然也承受了更多更重的拳头。

    杜湘湘不忍心看,终于下令让他们住手。

    她现在杜若谦身旁,低眸哀伤的问他,“你是不是宁愿被打死,也要去她身边?”

    “是。”杜若谦坚定不移。

    杜湘湘眼眸微湿,酸酸的说道:“好,我让你去。”

    杜若谦艰难起身,用手抹掉脸上的血水,一步一颤的向自己的车走去。

    杜湘湘眼看着他离开,眼眸中强忍的泪水终于流出来。

    “还愣着干什么?快跟上,好好保护他。”她痛苦的下令,直到此刻,她还是不争气的怕他在路上有什么意外,怕景翼岑对他不利。

    ……

    顾灵犀按照地址,终于找到了顾灵均的病房。

    来的路上一切顺利,她几乎是畅通无阻的找到了顾灵均,站在门口,她看到惦记的弟弟,连日来的担惊受怕一下子发泄出来,她快步跑到病床边,“灵均,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有没有……”

    顾灵均看到顾灵犀很惊喜,“姐,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姐夫去旅游了吗?”

    顾灵犀一头雾水。

    “灵均,景翼岑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他打你了吗?”她紧张的道。

    顾灵均莫名其妙,“姐,你说什么呢?姐夫对我可好了,怎么会打我。他说你病刚好,需要散心,所以想和你一块去旅游,你瞧,他安排了这么好的病房给我,说让我安心养身体,这里的医生都对我很关照,我住在这里别提多舒服。”

    看着顾灵均开心的笑脸,顾灵犀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景翼岑不仅没有伤害灵均,还为他安排这么好的住院条件,这么说,她一直在误会他?

    想到他的威胁,她生怕灵均有意外,真相却与她想象的天差地别,心里很不是滋味。

    顾不得心里产生的一丝内疚,突然想到正事,拉着顾灵均就往外走。

    “姐,你要带我去哪?”

    “灵均,我已经买了机票,我要带你离开南城,越快越好。”

    顾灵均当然不愿意,姐姐好好的怎么要带他走?“姐,你和姐夫出什么事了?”

    “以后我再和你解释,快跟我走。”

    顾灵犀怕景翼岑来了,不敢耽搁,拉着他就往门口走去。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像一座山一样堵在了她的面前。

    冰冷的声音,从她的头顶深深地压迫下来,“你要去哪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