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23章 灵犀是我的妻子,你有什么资格带她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3章 灵犀是我的妻子,你有什么资格带她走?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这个声音,让顾灵犀心头一凛。

    不用抬头,她就知道面前阴气沉沉的男人是谁。

    景翼岑低眸,一双深邃的眼睛沉痛的盯着她,让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两个人一个站在门内,一个堵在门口,就这么僵持不下。

    顾灵均看看景翼岑又看看顾灵犀,轻轻的在她耳边呼唤:“姐。”

    顾灵犀紧紧握着顾灵均的手,鼓起勇气正视景翼岑,“我要带灵均走。”

    景翼岑觉得可笑。

    “灵犀,灵均在这里安心养病,你要带他去哪儿?”

    “不关你的事,我不准你再分开我们姐弟。”她也恶狠狠的盯着他。

    景翼岑恼怒的看着顾灵犀,失望的说道:“灵犀,枉顾我这么相信你,没想到你和杜若谦里应外合,打算带着灵均和他一起私奔,我是你的丈夫,你却这么对我,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从我手里逃走。”

    顾灵均讶异的看着顾灵犀,“姐,你……”

    “灵均,以后我再向你解释,今日我必须带你走。”顾灵犀安抚他,回头对着景翼岑说道:“让开。”

    景翼岑不让,脸色更加阴森可怕。

    “除非你跟我回家,要不然,你别想走出这间房门半步。”

    顾灵犀用力推他,景翼岑纹丝不动,她气急败坏的一边用拳头打他一边冲他大吼,“景翼岑,我不会和你回家,就算死我也不回去。”

    她使劲浑身解数,哪怕用尽所有的力气,景翼岑就是不让她走。

    “景翼岑!!”

    她快要被他逼疯了,气喘吁吁的大喊一声。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在发抖。

    景翼岑不想和她耗时间,直接拉着她的手腕就要出去。

    “姐……”

    景翼岑分开两人,强行拉着顾灵犀就走,顾灵均追上来,门口的萧权伸手拦住了他,“舅少爷,总裁和少奶奶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我知道,可是我姐……”

    “只要舅少爷安心在这里养病,少奶奶就不会和杜若谦私奔,你也不想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顾灵均明白,只是担心姐姐,又怕萧权说的是真的,所以站在门口干着急。

    走廊上,顾灵犀被景翼岑强行拉着走,周围的病人和家属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

    “景翼岑,你放开我。”

    景翼岑根本听不进去,用力握着她的手腕,几乎是用拖得方式让她就范。

    手背传来尖锐的痛感,是顾灵犀为了挣脱而咬了他,终于让他停住脚步。

    回头,顾灵犀恶狠狠的咬他,把他的手背咬出了血。

    景翼岑顾不得手里的疼痛,直接把她推到墙上。伸手扼住了她的下巴。

    她白皙的下巴上都是血,混合着泪,那双尖锐的双眸死死盯着他,如千万根针一样扎入他的心里。

    他痛恨她这样看他的眼神,用力的把她按在墙上深吻,让她无法呼吸。

    “唔……景翼……”

    她根本发不出声音,脑袋嗡嗡的,呼吸困难。

    周围很多人看过来,顾灵犀又羞愤又害怕,更加挣扎。

    景翼岑放开她之后,顾灵犀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委屈的得眼泪汪汪的又哭又嚎。

    “不想被人围观就跟我走。要不然,我就在这里吻你,吻到你愿意跟我走为止!”

    顾灵犀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

    他抓住了她的软肋,知道她面子薄,她抬头,红着眼睛瞪着他,更加痛恨他这么对她。

    “走。”

    景翼岑再次拉着她走,这一次,顾灵犀半推半就的被他拉着离开了医院。

    刚出医院门口,杜若谦就赶来了。

    他身上都是血,急匆匆的准备冲上台阶,正好和景翼岑撞上。

    顾灵犀看到杜若谦浑身是血,担心的差点冲过去,“昊谦,你怎么受伤了?谁打的你?”

    杜若谦满不在意,一心只想救她脱离景翼岑的魔掌,愤怒的冲景翼岑怒吼一声,“放开她。”

    景翼岑冷嗤,不屑的说道:“杜若谦,你是什么身份跟我说这句话?灵犀是我的妻子,你有什么资格带她走?”

    杜若谦深恶痛绝的回击,“景翼岑,你若真把灵儿当你的妻子,就不会囚禁她,折磨她,你根本不配成为灵儿的丈夫。”

    “我不配,你就配吗?”景翼岑冷笑一声,唇角勾勒出一丝凉薄的笑容,“看来杜小姐对你用情颇深,这么快就放你过来,正好,我也正想找你好好算下你带走灵犀的这笔账。”

    顾灵犀听到景翼岑冷酷的声音,生怕他对杜若谦不利,急忙说道:“景翼岑你想干什么?”

    “呵,真是一对情深意重的苦命鸳鸯。”景翼岑讽刺道,薄薄的唇流露出一丝惨绝的笑容,那笑容里包含了太多的心酸。

    然后,他把拿出来冰冷的说了一句,“把人带过来。”

    顾灵犀不知道景翼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一会,萧权就从医院出来了,身后跟着两个?衣人,中间走过来一对中年夫妇。

    乔振国和夏雪梅看到顾灵犀想过来,萧权伸手拦住了他们,“乔总,乔夫人,总裁请你们过来有重要的事情,请二位耐心等待。”

    乔振国虽然不喜欢景翼岑,不过二人过来,景翼岑的人对他还算客气,便也没有反抗,站在那里没动。

    顾灵犀只看一眼就激动的对他吼:“景翼岑你还有没有人性?连长辈都不放过。”

    她挣扎着想冲过去,景翼岑却将她的手臂拉起来,让她被迫抬起了双脚,痛心又怨恨的语气对她说:“顾灵犀,在你心里我就这么卑鄙无耻?我请乔总和乔夫人是来认亲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有对他们怎样?”

    她从他的眼里看到了被误解的怨恨,她倔强的忽略过去,讥讽道:“你有那么好心?我看是别有用心。”

    “顾灵犀!”

    他成功的被她点燃了心中的烈火,既然如此。他何必客气?

    景翼岑将目光落在杜若谦身上,看到他眼里闪烁的慌乱,心里无比痛快,“杜若谦,这两个人你还认得吧。”

    杜若谦痛恨景翼岑这般吃定他的自信,即使他再有气焰,看到二老出现在这里,他也慢慢的沉下去。

    顾灵犀知道景翼岑打什么算盘,昊谦的真实身份还没有告诉伯父伯母,是怕他们知道他出事会伤心难过,没想到景翼岑居然把二老带过来,分明是在昊谦的伤口上再撒把盐。

    “景翼岑你简直卑鄙。”她一次次的被他的手段弄得更加痛恨他。为什么他可以这么残忍的去伤害昊谦?

    景翼岑忽视她的咒骂。

    回头,他对乔振国说道:“乔总,面前的杜若谦就是你的儿子乔昊谦,乔总若不信可以亲自问他。”

    乔振国当然震惊。

    夏雪梅却在听后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抱住杜若谦伤心的大哭,“昊谦,真的是你,我早就怀疑你是我的儿子,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

    她哭得伤心,抬头看着他,一双手捧着他的脸,心痛的问,“你的脸怎么变成这样?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昊谦,你回来了为什么不和我相认?妈真的好想你啊儿子……”

    杜若谦听着夏雪梅伤心欲绝的哭泣,心里比她更痛。

    他何曾不想认父母,只是他怕这样的他会让父母更伤心罢了。

    “妈……”

    他艰难开口,这个字卡在了他的喉咙里,每次去乔家,他多想叫她一声妈,可是他很怕自己的经历会吓坏了她。

    夏雪梅听到这个字更加难受,“昊谦,你告诉妈,是谁把你害成这样?”

    杜若谦不敢告诉她那场车祸到底有多严重,迟迟没有回答。

    景翼岑却在这时冷冷一笑,“乔夫人,一年前乔昊谦一个人伤心的离开南城,如果他不是心灰意冷,又岂会出了严重的车祸差点性命不保?他不说,不过是想维护一个让他伤心的人罢了。”

    夏雪梅听到车祸二字心里狠狠一痛,急忙问他,“昊谦,你出车祸了?”

    “妈……”

    夏雪梅却气得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昊谦,你是要让我和你爸白发人送?发人是不是?事到如今你还打算隐瞒我,你是为了灵犀才出车祸的是不是?”

    杜若谦愧疚的承受那一巴掌,“妈,对不起。”

    看着昊谦母子相认。顾灵犀心里特别难受。

    她幻想过无数次他们相认的情节,她幻想的温馨一幕却让人心痛。

    她抬头,狠狠的瞪着景翼岑。

    她好恨,为什么他要这么残忍的把真相刨开,不负责任的让大家这么痛苦?

    “景翼岑,我恨你,我恨你……”

    一次次的伤害,已经不足以用恨来形容。

    她的控诉她的恨意,在他心里落下了一道道伤痕,他痛到麻木,几乎都忘了被她伤害到底是什么感觉。

    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景翼岑拉着顾灵犀想就朝自己的车走去。杜若谦想追。

    “灵儿。”

    他的脚步还没有迈出去,夏雪梅就拉住了他,“昊谦你不要去,我是不会让你去的。”

    杜若谦焦急的掰开她的手臂,“妈,你放开我。”

    夏雪梅死不松手,哭着哀求,“昊谦,你为了她出车祸,为了她差点瘫痪,现在你回来了,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们再纠缠下去。爸妈老了,真的承受不起再次失去你的痛苦。”

    “妈,我是不会放弃灵儿的。”

    “混账!”

    乔振国怒吼一声,快速从台阶上下来,指着他怒吼,“昊谦,你怎么这么糊涂,灵犀都结婚了,你干嘛还放不下她?景翼岑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斗得过他吗?为了一个女人,你是不是要把自己的命弄丢了你才甘心?那好,你去。今日你要是敢去,我和你妈就死在这里。”

    然后,把夏雪梅的手拉开,气愤不已,“雪梅,你让他去,反正在他心里,除了灵犀,他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死活。”

    乔振国的威胁起到了致命的作用。

    杜若谦站住了,再也不敢迈开腿……

    ……

    顾灵犀被景翼岑拉着直接塞进车里,顾灵犀激烈的反抗。

    她痛恨他的每一个碰触,每一个反抗都用尽了全力。然而在景翼岑面前,她的反抗徒劳无功。

    终于,她的手脚一并被景翼岑死扣着一动不动的时候,她再次伤心的泪流满面。

    萧权开车,将两人送回家,一到家,景翼岑就拉着她的手腕,怒气冲冲的带她回房。

    门一关,景翼岑直接将她甩在柔软的大床上。

    他走过去,一边走一边烦躁的扯掉领带,迫不及待的连衬衫的扣子都没耐心一个个解开,用力一拉,精致的纽扣如珍珠一样掉在干净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顾灵犀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他失控的样子,如魔鬼一样走过来,一边退一边往后缩,害怕得发抖,“你要干什么?你不要过来。”

    景翼岑哪里听得进去,他实在太生气了,他做梦也没想到她会和杜若谦私奔。

    “灵犀,我不想伤害你,是你逼我这么做。”他残忍的走过来,将上衣脱掉,露出精壮的身子,健硕的肌肉像石头一样紧绷着,看在她眼里直发毛。

    “你别过来,不要过来。”她捂着眼睛不敢看他,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景翼岑突然上前,一把拉开她的手,抬起她泪流满面的脸,怒火直冒,“看着我!”

    她闭上眼睛,眼泪不停的往外冒。

    “你不敢看我,是心虚?还是你真的这么讨厌我。”

    景翼岑替她擦眼泪,沉痛的看着她害怕自己。“灵犀,自从你病好后,我心疼你,舍不得碰你,无论你怎么恨我,我都在期待你原谅我的那一天……但是,你骗我,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哪怕我对你还有一丝丝怜惜,在你决定和杜若谦私奔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消耗殆尽,你既然这么想离开我,我偏不让你称心如意,你越是不想看到我,我越要让你每天都看着我,你越不让我碰,我越要碰你!”

    然后,他粗,暴的拉开她的手腕,将她压在身下……

    一夜疯狂,如坠地狱。

    ……

    顾灵犀一双手抱着膝盖坐在阳台上,静静的看着外面的雨景,好半天都没动。

    “少奶奶醒后就一直坐在那里,已经三个小时了。”佩姨站在门口,心疼的说道。

    景翼岑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心里沉沉的呼吸难受,“知道了,下去吧。”

    佩姨走后,景翼岑走进来。

    他站在顾灵犀身后,沙哑的声音叫了一声她的名,顾灵犀没反应。

    他蹲下来抱她,顾灵犀目光呆滞,没有反抗。

    她的手很冰冷,最近又瘦了,握在手里全是骨架,在他宽厚的掌心,怎么也捂不热。

    “灵犀……”

    他哑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他说什么也没用,因为他试过很多种方法,她就像没听到一样。

    他抱着她,低头摄住她的唇瓣,她还是没反应。

    也许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无论做什么都逃不出他的魔爪,她不再激进,不再反抗,甚至不说话,哪怕他用嘴给她喂食,她也呆呆的像块木头一样由着他。

    短短几天,她就瘦了一圈,整个人骨瘦如柴。

    看到她这个样子,比她痛恨他更让他难受。

    他开始意识到那一夜,摧毁的不止是她的身体,更是她的心。

    他后悔不已。

    “灵犀,你要怎样才肯开口?是不是我放你自由,你就能好起来?那好,我不再限制你,你想去哪就去哪,想去上班就去上班,我不派人跟着你,你说话好不好?”

    顾灵犀还是没反应,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景翼岑无法,他什么方法都试过。若是有用也不会等到现在。

    他将顾灵犀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出去时,他没有关门,也许他也期待她能趁机逃走,至少比她现在心灰意冷要好。

    景翼岑下楼后,萧权走过来,“总裁,医院那边传来消息,说舅少爷情况不妙。”

    “怎么回事?”

    “舅少爷在医院遇到了顾天雄,两人发生了争执,舅少爷一急就晕倒了。”

    景翼岑目光一沉,忽听楼上传来响动,抬头一看,顾灵犀不知何时站在门口,也许是听到灵均的消息,突然支撑不住瘫坐在地上。

    “灵犀。”他赶紧上楼,将顾灵犀从地上扶起来,紧张的问:“灵犀,你有没有摔到?”

    顾灵犀急得眼泪都出来了,“灵均有没有事?他怎么样?”

    看到她这么焦急,景翼岑心里一松,只有灵均能让她死灰复燃,恢复一点神智。

    他安慰她,“你不用担心。医院那边会尽全力救灵均,我现在带你过去。”

    他牵着她的手,小心谨慎的下楼,亲自开车陪她一起去医院。

    急救室外。

    顾灵犀和景翼岑赶到的时候,顾天雄站在外面很是着急。

    一看到他,顾灵犀就想到灵均的病,还有以前他的所作所为让她心寒。

    “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的?”

    顾天雄看到顾灵犀,就好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装可怜道:“灵犀,爸爸最近身体不好,碰巧在医院遇到灵均,爸爸想你们姐弟。想接他回去住几天,没想到一言不合他就晕倒了。”

    顾灵犀不会再上当,瞧他那张奸诈的嘴脸藏也藏不住,她怎么会轻信他?

    “爸,公司最近又出问题了吧,你是真心想接我和灵均回去还是另有目的你心里清楚,我和灵均不会再回顾家,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顾天雄早知顾灵犀对他死心,要不然这么久了,她也不会不顾顾家的死活,她的态度那么明确,顾天雄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只好将目标锁定在景翼岑身上。

    他拿出一副岳父大人的架势,倚老卖老的说道:“翼岑,上次灵犀为你流产,你怎么说也要拿个态度出来,我好歹也是孩子的外公,我的外孙没了,你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这件事是景翼岑和顾灵犀之间不可触摸的伤疤,一碰就痛。

    他对孩子有愧,自然也希望能做点什么来补偿对这个孩子的亏欠。

    他明知道顾天雄是借此机会大做文章,他也心甘情愿的说道:“你想怎么算?”

    顾天雄露出一丝精打细算的表情,“很简单,给我五百万的心理抚恤金。”

    “爸,孩子是我的,你凭什么要钱?”顾灵犀对他的贪婪忍无可忍。

    “就凭我是孩子的外公,没有我,哪来的你?你大方不要钱,我可心疼我的宝贝外孙,这笔钱说什么我都要要回来,不然我的外孙死得冤枉。”

    “你简直强词夺理!”顾灵犀愤怒的想冲过去和他理论,景翼岑拉住她。

    “灵犀,这笔钱我给他,你不要对他这种人生气。”他担心她的身体。

    顾天雄一听景翼岑答应给钱,顿时眉开眼笑,厚颜无耻的说道:“还是我的好女婿懂事,灵犀,你就太不懂得为自己打算了,听说安妮在国外准备给翼岑生个私生子,到时候她回国还有你什么事,你不要钱,将来景家的钱全部落入了别人的口袋,翼岑,别怪我这个做岳父的说话难听,你要真喜欢灵犀,就应该把所有的财产转移到灵犀名下,免得将来被安妮母子霸占。”

    “你不要再说了,给我滚!”顾灵犀被他几句话刺激得情绪激动。她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父亲?

    顾天雄看到顾灵犀这样愤怒,心里颤颤的怕她在景翼岑耳边吹风,到时候丢了这五百万就得不偿失了,于是对景翼岑说:“好女婿,我等着你给我打钱,我先走了。”

    然后,一溜烟就走了。

    顾灵犀被他气得直发抖,几分钟都没有缓过来。

    景翼岑担心不已,抱着她安慰了好一会,顾灵犀突然抓住他的手,态度坚决的说道:“我不准你给他打钱,听到没有?”

    她这个样子命令他,特别是她还抓着他的手,她终于开始正视他,让他感到愉快。

    “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他柔情似水的低眸浅笑,顾灵犀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手抓着他,慌忙松开。

    景翼岑心里一落,却没说什么。

    这时,急救室外的红灯熄了,医生出来,说顾灵均一切无恙,顾灵犀紧紧揪着的一颗心才放松。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