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24章 他敢动灵犀,就该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4章 他敢动灵犀,就该死!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在医院照顾了几日,顾灵均的身体渐渐好起来。

    看到顾灵犀日夜不休的守着自己,顾灵均劝她,“姐,你这几日不回家,是故意躲着姐夫吧?”

    顾灵犀没回答。

    景翼岑已经好几天没出现在她面前,她感觉好轻松,很自在,他这样的放任她,似乎也笃定灵均的身体不宜奔波劳累,不怕她再逃走。

    她已经不清楚自己对他是什么感觉,不见反而没有那么强烈的恨意。

    “灵均,你不要想这些事,安心养身体。”

    “可是,姐,我真的希望你和姐夫和好,毕竟,你们是夫妻,乔昊谦再好,你也不能跟他私奔啊,你不要姐夫了吗?”顾灵均还惦记着上次那件事。

    顾灵犀想解释,话到嘴边却咽下去。

    那些事过去一段时间,现在的她一心都在灵均的病上,也没想离开的事情。

    只是,好段日子没有昊谦的消息,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姐,姐夫来了。”顾灵均看向门口,小声提醒。

    顾灵犀回头,看到景翼岑站在外面,手里提着饭盒准备进来。

    “姐夫,你过来啦。”顾灵均笑着打招呼。

    景翼岑走进来,看了一眼顾灵犀,正好看到她慌忙转移视线,忽略她的漠视,景翼岑微笑,“佩姨煲了点汤,我顺便过来看看你。”

    他把饭盒放在桌子上,又看向顾灵犀,“灵犀,你也喝点吧。”

    顾灵犀正要拒绝,顾灵均急忙说道:“是啊姐,你最近都不回家。食堂的饭菜不好吃又没营养,你得多补补身体。”

    顾灵犀怕弟弟担心,轻轻点头,“嗯。”

    她答应,景翼岑眉头一松,将汤一分为二,递了一碗给顾灵均,又递给她。

    顾灵犀低着头没看他,轻轻接过去。

    当着顾灵均的面,顾灵犀快速喝完了一碗汤,景翼岑殷勤的准备接过她的碗,“再来点吧。”

    “不用,留给灵均。”她拒绝,轻轻的用纸巾擦嘴,把碗放下。

    她还是拒他千里,不过没关系,只要她肯吃东西,他就很心满意足了。

    喝完汤后,景翼岑收拾好饭盒,再次鼓起勇气对她说:“灵犀,你和我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顾灵犀沉?,不想和他走,“就在这里说吧。”

    她始终没看他。

    景翼岑不敢再勉强她,有些迟疑,最终还是顺了她的意。

    “萧权。”他对门口喊了一声。

    萧权进来,手里带着一份资料进来。

    他走到顾灵犀身边,将文件夹展开。一边翻一边介绍,“少奶奶,这是财产转让书,包括总裁名下所有的股份,股票,房产,车产,银行账户以及高额保险受益人等名下所有财产,所有资料和程序都准备好了,就差少奶奶签字。”

    顾灵犀听完,终于抬头看向景翼岑,他看上去很沉静,仿佛这对他来说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她不由想到这几天他没来找她,原来是在做这些事情。

    “你什么意思?”她拧眉。怕他又打什么坏主意。

    “没什么意思,你爸说的对,你是我的妻子,我应该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你。”他言简意赅,语气真诚。

    顾灵犀说不感动是假的。

    但是一想到他可能只是想要讨好她,那点感动也变得微乎其微。

    她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出去说。”

    有些话,她不想当着灵均的面让他担心。

    景翼岑跟着她走出去,站在走廊上,她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他是那么高不可攀,如今却低声下气,只为求她一句原谅。

    她怕自己会心软,咽了咽喉咙,说道:“景翼岑,你以为你把所有的财产都给我,就能换回我孩子的命吗?”

    景翼岑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知道孩子的命不是用钱就能弥补的,那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孩子没了,我也心痛,我只想做点什么,尽量去弥补对你和孩子的亏欠。”

    顾灵犀苦笑一声,喃喃自语,“孩子都没了,我要这些钱做什么?”

    她想哭,却忍着,想到孩子,心里实在难受。

    她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痛,心口不一的说道:“景翼岑,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我彻底死心,我不会接受你的任何东西,你还是留着这些钱,去和你的安妮还有私生子过一辈子吧!”

    她憎恨的看着他,想到他对她的折磨,如今却这般低声下气的求她,觉得痛快极了。

    哼,景翼岑,你也有今天!

    她不屑于和他争论,直接向病房走去……

    ……

    暗中,景莲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她快速离开,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见面再说。”

    挂了电话,景莲快速开车到了相约地点,顾天雄早已等候多时。

    顾天雄看到景莲,就像看到了财神爷一样高兴的迎上去。

    “李夫人,你找我有什么事?”

    坐下后,景莲说道:“顾总,上次要不是我告诉你灵均的下落,你未必能见到灵犀,我帮你这么大忙,现在是不是该你回报我的时候?”

    顾天雄想到那次在医院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等了好几天,景翼岑根本没给他打钱,害他白高兴一场。

    “哼,你还敢提这件事,景翼岑那小子居然敢骗我,说好了给我打五百万,结果一个子都没有,害我白等那么多天。”

    “翼岑不给你钱,都是因为灵犀拦着,刚才我在医院都听到了,翼岑打算把他名下所有财产都给灵犀,结果灵犀不要。”

    “什么?”顾天雄听后特别恼火,仿佛看到一座金山在眼前飞过,他抓不住,自然着急。“灵犀这死丫头怎么这么蠢,景翼岑那么多钱居然都不要,我看她的脑子是被驴给踢了。”

    景莲不动声色的坐在对面品茶。她很满意顾天雄的反应,因为正中她心意,这样她就能更好的利用他。

    “顾总,你的公司又出状况,就等着这五百万救济,如果灵犀不松口,翼岑也不会给你打钱,消息我已经带给你,怎么做就看你的了。”

    说完,她站起来就走,不想和他废话一句。

    顾天雄坐在那里,想到顾灵犀就气得浑身发抖。

    ……

    病房内。

    顾灵犀陪着顾灵均,突然响了。

    顾灵犀看到来电,这个号码她一眼就认出来。

    她直接拒听。不想理。

    几秒钟后,又响了。

    不断的拒听之后又来电,顾灵犀忍无可忍的接了。

    “爸,你到底想怎样?”

    电话那头,顾天雄谄媚的说道:“灵犀,爸爸今天亲自下厨,你和灵均有没有空回家吃饭?”

    “没空。”

    她准备挂电话,顾天雄又道:“灵犀,美丽今天整理仓库的时候发现一架钢琴,看着还很新,我想着晴霏最近想学钢琴,这架钢琴送给她正好。”

    顾灵犀成功的被他牵着鼻子走。

    因为那架钢琴,是妈妈的遗物。

    电话里传来顾天雄的威胁,“灵犀,那架钢琴是若雨留给你唯一的东西,爸爸知道你喜欢,不过你连家都不想回,想来也不想要这台钢琴了,不如我……”

    “你敢动妈妈的东西,我和你没完。”顾灵犀说完,愤怒的挂了电话。

    顾灵均在一旁看着,担心的问:“姐,是不是爸又威胁你回家?”

    “他想把妈妈最喜欢的钢琴送给晴霏,晴霏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小她就喜欢抢我的东西,现在连妈妈留给我唯一的遗物都不放过,我一定要回家阻止她。”

    然后,她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冲出病房,顾灵均想下床去追,可惜她已经跑远了。

    顾灵均怕她有危险,看着床上她来不及带走的,顾灵均找到了景翼岑的电话。

    ……

    顾灵犀快速离开医院,站在路边打的。

    一辆?色的商务车停在她面前,门快速拉开,从里面伸出来一双手,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内的人快速用手帕捂住了她的嘴,迷,药让她失去了意识……

    ……

    顾家。

    顾天雄满心欢喜的在家等着顾灵犀过来,人没等到,等来的却是景翼岑。

    顾天雄更开心。哈巴狗似的跑过去,“翼岑,你怎么来了?”

    景翼岑没空理会顾天雄,直接冲到屋内,“灵犀在哪?赶快把灵犀交出来。”

    顾天雄莫名其妙,“翼岑,灵犀根本没来这里,我也在家等她,出什么事了吗?”

    景翼岑危险的眯了眯眼,自然不信,厉声说道:“不是你叫灵犀回家,这会装什么糊涂?如果你不交出灵犀,今日我就让整个顾氏覆灭。”

    景翼岑的话足具威慑力,顾天雄自然怕。只是他真的不知道灵犀在哪,“翼岑,我确实有让灵犀回家,但是灵犀确实没回来,不信你可以问美丽,还有晴霏,还有小俊,他才十岁,他不会说谎。”

    顾天雄搬出一大家子出来为自己辩解,大家一致点头,这时,萧权从屋内盘查之后也在景翼岑耳边说没发现顾灵犀的身影。

    景翼岑不相信顾天雄,但他爱财如命,不会拿顾氏开玩笑。所以有几分可信度。

    他感到很慌,灵犀没回家,她会去哪儿?

    难道……

    想到她上次和杜若谦私奔,他紧张又害怕,生怕她又要离开他,转身离开了顾家。

    他直接去乔家找杜若谦,怒气冲冲的闯进去,看到了杜若谦,却没见顾灵犀。

    “灵儿不见了?”杜若谦听后特别惊讶,突然冲过来揪住了景翼岑的衣领,憎恨的道:“景翼岑,你到底想把灵儿逼到什么地步你才罢休?”

    景翼岑掰开他的手,也愤怒的反击,“杜若谦。快把灵儿交出来,要不然我不客气。”

    两个男人僵持着不相上下,乔振国和夏雪梅在一旁想拉开两人,还没靠近就被两人争执之中甩一边去。

    就在两人闹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住手。”

    杜湘湘从楼上下来,处变不惊的对景翼岑说道:“景总,景太太确实没来这里,你若不信可以搜查。”

    景翼岑可以不信杜若谦,但他不可不信杜湘湘。她对杜若谦用情太深,不会替杜若谦隐瞒。

    可是,顾家和乔家都找过了,灵犀到底在哪?

    灵均还在医院,她一个人不可能丢下灵均逃走,唯一的解释就是出了意外。

    一想到她可能出事。景翼岑到抽一口凉气,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冲出乔家。

    杜若谦想追出去。

    “不准去。”乔振国厉声制止。

    这几日,杜若谦被二老看着,他忍着不能见顾灵犀的思念,现在听到她不见了自然什么都顾不得。

    “爸,灵儿一定出事了,请你让我去找她。”

    “混账东西,湘湘在这里,你把湘湘放在什么位置?”乔振国知道这一年发生的事情之后,对杜湘湘很感激,听到两人有婚约,早已将她当成了儿媳妇。

    杜若谦看向杜湘湘,她站在那里,脸色有些白,强忍着没出声。

    “湘湘……”他知道自己又一次伤害了她。

    杜湘湘强颜欢笑,“你想去就去吧,反正留得住你的人,也留不住你的心。”

    杜若谦很感激她理解他的心情,内疚的看了她一眼便飞快的跑出去了。

    ……

    顾灵犀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说话。

    “妈,我不能这么做。”

    “小翰,听妈一言,你外婆给灵犀留了一份遗嘱,等将来灵犀的孩子出生后就能继承一大笔遗产,我不能让这笔遗产落到外人手里,你不是喜欢灵犀吗?听妈的话,我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把她带过来,这是你唯一的机会。等她怀了你的孩子,将来你的孩子就能继承遗产,妈这么做是为你好。”

    “妈,我是喜欢灵犀,但我不想用这样卑鄙的方式得到她,她以后会恨我的。”

    “小翰,无毒不丈夫,你就是太善良了,这样怎么能成大事?妈知道你不会答应,刚才我已经在你喝的水里下了药粉,今日,你无论如何,必须把灵犀给我拿下。”

    ……

    顾灵犀听到门砰的一下关上,然后是有人不停的敲门。和那一声声“妈,你开门……”不断的在耳边循环,吵得她的意识渐渐清醒。

    她一双手支撑着从床上坐起来,眯着眼睛,眼前的情景好半天才从模糊变得清晰。

    她终于看到了李翰在门口不停的敲门。

    “李翰,怎么是你?”

    她按了按额头,感觉很痛。

    李翰回头,见顾灵犀醒了,惊喜的跑过来,关心询问,“嫂子,你醒了。”

    “我这是在哪?”她环顾四周,感觉很陌生。

    李翰反应过来,突然触电般的后退,一脸惊恐的看着她,“不行,你不能在这里。”

    “李翰,你怎么了?”顾灵犀关心的起来准备过去。

    “不要过来,你离我远点!”

    李翰大声喝止,突然觉得心口一热,胸前好像有蚂蚁爬过一样又痒又热。

    景莲下的药粉量足效果强烈,他根本无法控制药力的作用。

    他慢慢走过来,一半清醒一半被药力控制,他似乎出现了幻觉,看到顾灵犀站在自己面前,风情万种的勾,引他过去。

    顾灵犀发现他很不对劲,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如饿狼扑食,恨不得将她吃了,她害怕的后退,“李翰,你不要过来。”

    她转身想逃走,李翰突然跑过来,一双手臂抱住她,身体紧紧贴上来,呼吸炙热,“灵犀,我喜欢你,我要你……”

    他的身体很热,就像被火烤了一样,让她更加害怕,她奋力挣扎。恐惧的大叫,“李翰,你清醒一点,啊……不要这样,救命……”

    李翰完全失去了理智,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本能的发挥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顾灵犀听到布料撕裂的声音,感觉天塌下来,更加恐惧的叫喊,这更加刺激了李翰,他越来越兴奋,准备痛快的酣畅淋漓一场……

    千钧一发之际,“砰”的一声,门被用力撞开。

    景翼岑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床下一地碎片,以及床上凌乱不堪的男女。

    那一幕画面刺激得让他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一脚踢飞了李翰。

    “灵犀。”

    他怜惜的脱下自己的外套将她包起来,顾灵犀还沉浸在刚才的噩梦中,手脚乱动,嘴里念念有词,“放开我,救命,救命……”

    景翼岑更加心疼,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

    “灵犀,我来晚了,别怕,别怕……”

    杜若谦随后赶来,一进屋就看到景翼岑抱着顾灵犀安慰。然后他看到床尾被踢飞的李翰。

    看到李翰光溜溜的那一瞬间,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冲过去一拳一拳的打在李翰身上。

    “你这个混蛋,王八蛋,你怎么敢……”

    李翰被打得满脸都是血,这时候,景莲进来了,看到自己的儿子快被打死,赶紧冲过去拉杜若谦,“你放开我儿子。”

    杜若谦恨不得杀了李翰,哪里能停下来,景莲又心疼又着急,可她拉不住杜若谦,看到景翼岑在旁边,连忙跪在地上哭求,“翼岑,小翰怎么说也是你的表弟,请你救救他吧。”

    景翼岑面色冷酷,如果不是顾灵犀被吓成这个样子,他早就冲上去结果了李翰。

    “他敢动灵犀,他就该死!”他面色一凝,杀气腾腾的样子看在景莲眼里更觉恐怖。

    “翼岑,都是我的错,是我给小翰下,药,不然他不敢的,请你放过他吧,求求你了。”

    无论她怎么请求。景翼岑都无动于衷。

    怀里的顾灵犀渐渐安静下来,熟悉的温暖让她意识到自己现在很安全,她抬头看到景翼岑俊郎而刚毅的下巴,冷酷又无情,耳边都是景莲惨绝人寰的求饶声,她终于从恐惧中回归现实。

    景莲心生一丝希望,抓着顾灵犀的腿求饶,“灵犀,请你帮我求求翼岑,放过小翰吧,别打了,再打下去他会死的。”

    顾灵犀缓缓的将目光落在旁边的杜若谦身上,不知道他打了多久,她只是看了一眼不省人事的李翰。心里就产生恐惧。

    她瑟缩的小动作被景翼岑察觉,心里更加憎恨李翰,也更加心疼她经历这么残忍的事情。

    他无法想象如果他晚来一步,事情会怎样,他不敢去想。

    他冷冰冰的对景莲说道:“你不用白费心机求任何人,我不仅不会放过李翰,还有你伤害灵犀这笔账,我会好好和你算清楚。”

    “翼岑,我是你的姑姑,你敢动我!”景莲知道求情没用,只能硬着头皮和他对峙。

    “你动灵犀,你看我敢不敢?”

    男人冷冽的语气令她一震。

    景莲突然意识到,当初,景翼岑为了顾灵犀和秦语心断绝母子关系。她这个姑姑,他又岂会放在眼里?

    她感到很害怕,手脚一瞬间冰凉,就连呼吸也感到很困难。

    她不得不再一次放低姿态,在顾灵犀身上寻求最后一丝希望。

    “灵犀,我害你是我不对,请你想想以前,当初大嫂刁难你的时候我帮了你不少,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顾灵犀心里记着景莲对她的好,她不是恩将仇报的人。

    更何况李翰确实是无辜的,他本是纯良之人,错的是他有一位算计他的母亲。

    抬头,她犹豫的开口,“翼岑,这次你放过李翰吧,他无心伤害我。”

    景翼岑?,他没办法拒绝顾灵犀的任何要求。

    顾灵犀知道他在犹豫,又看向杜若谦,“昊谦,你别打了,我不想你为了我背负一条人命。”

    杜若谦终于停手,他的拳头上都是血,已经痛得麻木。

    景莲快速冲过去。抱着李翰呼唤,“小翰,小翰……”

    李翰昏迷不醒,景莲失声痛哭。

    顾灵犀叹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她对景莲冷漠的说道:“姑姑,以后我们两清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你带他走吧。”

    景莲巴不得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扶着李翰准备起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再次将她打入谷底。

    “灵犀的帐算完了,我的帐还没算。”

    景莲害怕的看着景翼岑残酷的脸色,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你想怎样?”

    “把你篡改奶奶的股份还回来,永远离开南城,要不然,今日你别想离开。”

    “景翼岑,你别逼人太甚!”景莲怒道。

    “是我逼人太甚,还是你欺人在先,我已经查清楚了。你收买了那三个律师,我之所以没告你是看在我们还有一丝血缘关系的份上,不想把这件事闹得太僵,你若识趣,我既往不咎,若你坚持要那些股份,你就等着李翰血流而死。股份和你儿子的命,你自己选择。”

    景翼岑冷酷的把她逼到了绝境,景莲陷入两难。

    人就是不能太贪心,她已经拿到了那么多股份,还惦记老夫人就给顾灵犀孩子的遗嘱,自然有今日的苦果。

    景莲只有李翰一个儿子,钱和儿子对她都很重要,但是今日,她必须有取舍。

    她抱着李翰的头,看到他血流不止,别提多心痛。

    “好,我把股份还给你。”她忍痛答应,为了儿子的命,她只能割舍那些股份。

    明晚加更,发红包,么么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