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25章 灵犀,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5章 灵犀,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董事会上,当着所有股东的面,景莲被迫把夺走的股份还回来,并且,景翼岑铁血无情的将李志明,景莲和李翰永远踢出董事会。

    老夫人去世不过短短三个月时间,景翼岑就把失去的东西夺回来,以前对他有意见的张总和刘总此时根本不敢发声,其他股东更是被景翼岑的手腕折服,纷纷表示会一直支持景翼岑。

    李翰伤好之后,他来景家找过顾灵犀,顾灵犀闭门不见。

    他站在景家大门外等了一天,外面下着大雨,他从天亮等到天?,双脚几乎麻木也不放弃。

    顾灵犀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手指轻轻拨开白色的窗帘,看到雨幕下迟迟不走的李翰,拿了一把伞出去。

    李翰看到雨中撑着小红伞走过来的顾灵犀,绝望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喜。

    他想过来,才发现双脚麻木得无法迈开,身体已经迫不及待的往前倾,他摔倒在雨地里,分外狼狈。

    顾灵犀站在他面前,清冷的眸子垂下,声音比雨水还要冰冷。

    “你走吧,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说完她转身就走,多看一眼就会想到那段不愉快的回忆。

    李翰伤心的抬头,忏悔的对她说:“嫂子,对不起。”

    顾灵犀站在雨地里,没有回应。

    “灵犀,其实我是真的喜欢你。”他鼓起勇气对她吐露心声。

    顾灵犀就像没听到,迈开脚步,直接就走了。

    身后,李翰从地上爬起来,痛苦的大喊,“灵犀,求你原谅我。”

    顾灵犀不想听,那些声音却在她的耳边一直环绕,她躲不过,直接跑进屋内。

    进来的时候,不小心撞进景翼岑的怀里,她抬头看了一眼,再次低头跑开。

    景翼岑听到李翰的声音隐约从外面传进来,眉头一皱,一丝不悦爬上他冷漠的脸颊。

    “萧权,把他赶走。”

    萧权听后领命出去,不一会儿,李翰的声音消失了,他才压下心里的怒意,上楼去找顾灵犀。

    她已经侧身躺在床上睡了,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顾灵犀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景翼岑不想打扰了她,去淋浴之后才过来,掀开被子躺在她身旁,从身后将她拥入怀里。

    她的身子很冰,似乎从未暖过,他紧密的贴上来,顾灵犀没动。

    自李翰事件之后,他不放心再让她一个人在医院守着顾灵均,把顾灵均接回来之后,顾灵犀也回家了。

    只是,每晚抱着她的身体,他离她的心却越来越远。

    “灵犀。”他试探的喊了一声。

    顾灵犀不想理,静静的闭上眼睛睡觉,耳畔传来一声叹息,然后她感觉他放开了她,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她。

    同床异梦不过如此。

    ……

    第二天,一个噩耗传来。

    李翰的死亡时间是昨晚十点左右,死在景家附近的大马路上,一辆货车来不及刹车,直接把李翰撞飞了。

    铺天盖地的新闻随之而来,新闻上随处可见景莲伤心欲绝的躲避媒体的追踪报道,那画面看一次便不会再忘记。

    景翼岑用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灵犀,不要再看了。”

    她看了一个早上,呆呆的坐在电视机旁,把新闻看了一遍又一遍。

    她没有情绪,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实在让景翼岑担心。

    他走过来。握着她的手,发现她的手比平时更加冷,身体也僵着,除了呼吸,她就像一个活死人。

    “灵犀,你不要胡思乱想,人各有命,谁也无法预知死亡。”

    他的安慰对她来说毫无作用。

    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全是昨晚李翰死之前求她原谅的话,就像单句循环一样不断的折磨着她。

    如果,她不是那么冷漠。

    如果,她原谅了他。

    是否,他就不会死?

    她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年轻的生命,一夜之间就没了。

    人都死了,说不难过是假的。

    她眼睛红红的,愧疚占据了她的情绪,抬头对他说:“翼岑,我想去参加李翰的丧礼。”

    ……

    景莲退出股份之后,来往的人也少了,李翰的婚礼,来悼念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生离死别,人情冷暖,景莲都尝到了,此时,她已经伤心得没有了眼泪,整个人就像丢了魂魄一般无神。

    顾灵犀和景翼岑来悼念,她看到那张?白照片上年轻的生命,深深地三鞠躬。

    景莲双目无神,却在冷笑。

    她缓缓的站起来,突然发疯一样冲过来推了顾灵犀一下,幸好景翼岑拉住了她,将她护在怀里。

    “你有没有事?”他的眸子紧张的看着怀里的人。

    她清冷的忽略他的关心,看向景莲。

    “顾灵犀,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猫哭耗子假慈悲的,你给我滚,滚!”

    失去了唯一的儿子,景莲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对景翼岑也没那么忌惮,手指着景翼岑连着他一起骂。

    “还有你,都是你们害死了我的儿子,你们会不得好死的。”景莲凶神恶煞的骂道。

    顾灵犀看到她这么伤心,在死者面前,??承受那些骂声。

    景翼岑不想顾灵犀被骂,想替她出头,顾灵犀拉住了他。

    “死者为大,让她出出气也好。”顾灵犀小声的劝道。

    为了她,景翼岑咽下这口气。

    景莲被仇恨蒙了眼睛,目光凶狠的瞪着顾灵犀,“顾灵犀,最该死的人是你,你怎么不去死了给我的儿子偿命。我不会放过你,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诅咒你孤独终老,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离你而去,你永远也得不到幸福……”

    “够了!”景翼岑听不得这么难听的诅咒,带着顾灵犀离开,“我们走。”

    身后,景莲还不泄愤,持续骂了很久,直到两人消失了还在骂。

    顾灵犀坐在车内,脑海里一直盘旋着景莲的诅咒。

    她突然感到很不安,她害怕自己有一天真的遭到报应,应验了景莲的诅咒。

    景翼岑感觉手掌心里的温度越来越冷,就像握着一块冰,而她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清亮的双眸里闪烁着恐惧。

    他将她抱起来坐在他的大腿上,将她的脑袋往怀里深按,柔声安慰,“别想了,人都死了,再想他也回不来。”

    怀里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在颤抖,顾灵犀终于抑制不住哭出来。

    “都是我害死了他,是我害死他的,呜呜……为什么会这样?他还那么年轻,不应该的……都是我的错……呜呜……”

    景翼岑心疼她这样自责,轻轻拍着她的背。像安慰一个受伤的小孩子,“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好……”

    顾灵犀哭了很久,快到家的时候才哭累了,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

    景翼岑抱着她回到房间,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累了就睡会吧!”

    他轻轻的说,准备走的时候,顾灵犀抓住了他的手腕。

    他回头,看着她的主动握着他的手,就像抓住了他的心,让他又惊又喜。

    他不敢动,怕是幻觉。

    “别走,我怕。”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眼睛又红又肿,这样的她,是他心尖上的绕指柔,他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他温柔的笑了一下,另一只手轻轻的盖住她冰凉的手背,“我不走,你睡吧。”

    顾灵犀安心的闭上眼睛,她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

    梦中,她看到李翰站在雨地里,不停的求她,“灵犀,求你原谅我,原谅我……”

    然后,一辆大货车直接开过来把他撞飞了,李翰满身是血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的手臂断了,双腿瘸了,五官被血模糊得看不清,他慢慢向她走过来,嘴里依旧念着那一句,“灵犀,求你原谅我……”

    她恐惧的想逃离,转身便看到景莲站在她的身后,像地狱里的魔鬼一样掐住了她的脖子,恶狠狠的咒骂,“顾灵犀,我诅咒你孤独终老,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离你而去,你永远也得不到幸福……”

    她感到窒息,然后,她看到天上的奶奶向她招手,看到自己的孩子爬走了,看到李翰微笑的对她说再见,还有很多很多模糊的影子也在慢慢的远离她……

    她不知道那些人是谁,她只是觉得,看到那些影子飘走了,她很痛苦,就像应验了景莲的诅咒,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一个个都离开了她,留她一个人在世上孤独终老,永远也得不到幸福……

    “不要走。”她从噩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冷汗。

    “灵犀,我没走,别怕……”

    景翼岑赶紧坐在她身旁,轻轻的安慰她,她整个人被梦境吓坏了,猫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

    这样的她,当真是让他心疼又心急,“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梦到他了,他来找我索命了,呜呜……”

    “只是一个梦,别担心,也别自责,如果他要来索命,就让他来索我的命,他的死我也有责任,你不要把所有的过错都强加在自己身上,有什么事我担着。”

    顾灵犀根本听不进去,她好像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漩涡里走不出来,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差,每天晚上都做噩梦。

    为此,房间里的灯从来没关过,景翼岑每天晚上抱着她睡,她总是睁着眼睛不敢闭眼,怕又被噩梦缠绕,白天也没精神,吃什么就吐什么,几天下来,她又瘦了一圈,眼窝都陷进去,脸色如纸片一样苍白。

    这可急坏了景翼岑,叫了关医生过来看,顾灵犀似乎又有点精神恍惚,看到关医生就害怕,大喊大叫的让他走,关医生不敢靠近,治疗也耽搁下来。

    “少爷,这样下去可不行,少奶奶的精神状态这么差,时间长了,恐怕又会像上次一样发作。”

    景翼岑想到她生病的那两个月,一脸忧心忡忡。

    自从奶奶死后,孩子没了,李翰也走了,她受了太多的伤害和刺激,没有疯已经是万幸,他真的是为她心疼了。

    “现在该怎么办?灵犀根本不让你靠近,怎么治疗?”

    “唯一的办法就是带她去散心,别整天关在屋子里,或许能让她的心情放松,别那么压抑。”

    “好,我知道了。”

    关医生走后,景翼岑坐回她身边,她睁着一双眼睛在发呆,恐怕又在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他将她抱起来,她才有了一丝反应,“你干什么?”

    “我带你出去玩,你想去吗?”

    顾灵犀好奇的看着他,景翼岑弯起唇角,让她坐在梳妆台上,顾灵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瘦得皮包骨,披头散发的,就像一个女鬼一样丑陋。

    她低头,不敢看自己这幅鬼样子。

    似乎知道她不敢正视自己的模样,景翼岑温柔一笑,“别担心,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她怔怔的看着他,景翼岑却已经转身去衣柜拿衣服。

    最近的天气有些转凉了,他拿了一套长裙和针织外套出来,走到她身边蹲下,伸手去解她衣领的纽扣。

    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解,景翼岑耐心的说道:“你别紧张,我只是帮你换衣服。”

    “我自己来吧。”虽然她现在很脆弱,她对他的碰触还是很抗拒。

    景翼岑不由她。“照顾妻子是做丈夫的分内之事,你别动,我很快就换好。”

    她犹豫了一下,选择听他的话,坐在他面前由他一颗一颗的解开她的睡衣。

    景翼岑的动作越来越僵硬,当她的睡衣顺着她光滑的肩膀滑落在地上的时候,他屏住呼吸,甚至不敢看她的身体,快速拿着裙子套在她的头上。

    穿好衣服,顾灵犀通过镜子看到他长舒一口气,紧绷的神情终于放松,那表情既无奈又惋惜,更多的是忍耐和压抑之后被释放出的轻松。

    想到最近他们背对背睡在一起,顾灵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站在她身后,用梳子帮她把头发梳顺,他的手法越来越娴熟了,小心翼翼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做好这一切之后,他牵着她的手出门了。

    他开车将她带到了上次他们一起玩的游乐场。

    今天不是周末,人不多,他牵着她的手穿过人群,带她在游乐场的设备中走了一圈,顾灵犀也没有想玩的项目。

    “不如,我们去坐摩天轮吧。”他提议。

    顾灵犀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景翼岑去买票,陪着顾灵犀坐摩天轮。看着外面缓缓落下的风景,视觉越来越广阔,顾灵犀的心情也放轻松了一点。

    这是他们第二次坐摩天轮,她记得第一次,当摩天轮上升到最高点的时候,他吻了她,那是他们幸福的,如今重温旧地,她没有感觉到一点幸福,反而心酸。

    坐了一遍摩天轮,顾灵犀就觉得头晕不想再坐了,景翼岑提议的其他项目她也不想去,两人只好离开了游乐场,他又开车,带她去江边散步。

    江边的风很大,顾灵犀单薄的身子犹如纸片,若不是景翼岑牵着她,恐怕她能被风直接卷走。

    远处,一个女人拉着孩子在江边又打又骂,“死孩子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是要气死你老娘我啊,我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

    女人把小女孩的裤子脱下来,对着屁股“啪啪”的就是几巴掌,小女孩才三岁,打了两下就哇哇直哭。

    “妈妈,你不要打我了,不要打了。”小女孩哭着求饶的声音惹来旁边很多人围观,路人纷纷指点,却没人上去搭救这个可怜的小女孩。

    女人越打越来劲,又是打手心又是打屁股,小女孩哭得越凶,女人就用更大的力气打她。

    小女孩的哭声牵动了顾灵犀的情绪,她立即上前,路见不平的想救这个可怜的女孩,“住手,你凭什么打她?”

    她不知哪来的力量,拉着小女孩把她妈妈推开,将哭泣的小女孩护在怀里。

    女人见有人多管闲事更加生气,冲顾灵犀发火,“你是什么人?我打我的孩子关你什么事?”

    “小孩子还这么小,不管怎样都不能这么打她,她什么都不懂,你下这么狠的手还配当母亲吗?”顾灵犀心疼的看着小女孩的手掌心,那么小的手掌都被打充血了,实在可怜。

    女人更来劲了,“我配不配和你有什么关系,要不是她那个死鬼老爸不管我们娘儿俩,我会带着这个拖油瓶想嫁人都嫁不成吗?都是这个贱蹄子连累了我一生,今日我就要打死她。”

    女人还想上前打人,景翼岑上前直接拉住了女人扬起的手臂,把她往后推。

    他站在顾灵犀面前,将她保护得严严实实,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怀里的小女孩突然紧紧抓住了顾灵犀的手,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哭着祈求,“阿姨,你救救我吧,她不是我的亲妈妈,她是我爸给我找的新妈妈……我爸死了,她想把我卖给别人做女儿……阿姨你看,她每天都打我骂我,我好疼啊,求你救救我吧。”

    小女孩明明还那么小,却像个大人一样说话有条有理的,看来是经历了太多打骂让她过早的懂事。

    当她把袖子卷起来的时候,顾灵犀看到她小手臂上错落的伤痕,新伤旧伤加在一起触目惊心,满满的心疼。

    她紧紧的抱着这个可怜的小女孩,下定决心,抬头看着景翼岑,“翼岑,我想救她。”

    景翼岑有求必应,自然答应,他先报了警,三个人带着小女孩到了警察局做笔录。

    因为景翼岑的身份摆在那里,连警察厅的严局长都惊动了,那个女人不敢再嚣张,做了笔录之后。严局长对景翼岑说:“景总,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找到孩子的亲人,让她回到亲人身边去,在此之前,还是得劳烦景总把孩子带回去,免得让孩子被她继母带走,又会虐待她。”

    景翼岑回头,看到顾灵犀不舍的抱着孩子,心里有所动容,“那好,我先把孩子带走,至于这个女人……”

    “景总您放心,她涉嫌拐卖虐待儿童,我们会向法院起诉这件事,她会得到法律的惩罚。”

    “好,有劳了。”

    事情办妥,景翼岑带着顾灵犀和孩子离开警局。

    坐在车内,顾灵犀抱着孩子坐在后面。

    “我叫顾灵犀,你叫什么名字呀?”顾灵犀友好的和小女孩交流。

    小女孩知道自己安全了,对顾灵犀的相救特别感激,她没有防备的回答,“我叫夜阑珊,今年三岁。”

    “夜阑珊,好特别的名字。”顾灵犀一听就很喜欢。

    夜阑珊骄傲的说:“这是我妈妈给我取的名字,她说她和我爸相遇在夜晚的灯火阑珊处。所以我叫夜阑珊。”

    “好美丽的故事,你爸妈一定很相爱。”顾灵犀羡慕的说道。

    夜阑珊摇摇头,一丝不属于她的忧伤落在她稚嫩的脸颊上,“我爸爸不喜欢妈妈,也不喜欢我,她说我是一个赔钱货,不让我跟他姓,后来妈妈死了,爸爸就娶了新妈妈,新妈妈没有给爸爸生弟弟,爸爸和新妈妈每天吵架,后来爸爸也死了,新妈妈每天都打我骂我……”

    夜阑珊说到这里,吸了吸红彤彤的鼻子,小肩膀瑟缩了一下,看在顾灵犀眼里很心疼。

    她抱着夜阑珊,温柔的安慰她,“阑珊,以后有阿姨在,阿姨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

    夜阑珊很乖,她很信任顾灵犀,突然亲了一下她的脸颊,“顾阿姨,谢谢你救了阑珊,阑珊以后一定乖乖的,等长大了报答你。”

    这么小的孩子。说话跟个大人一样,顾灵犀特别怜惜她,更加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姑娘。

    通过后视镜,景翼岑看到顾灵犀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回家之后,顾灵犀牵着夜阑珊回房,景翼岑就像空气一般,直接被忽略在一旁,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看到她这么开心,他自然也希望夜阑珊的到来能让她高兴一下,就没有计较。

    到了晚上吃饭时间,顾灵犀特别准时的下楼,牵着夜阑珊来餐厅吃饭。

    夜阑珊很懂事,大人们没坐,她就站在一旁不坐,大人们动了筷子,她才抱着自己的碗埋头往嘴里扒饭。

    “阑珊,你慢点吃。”顾灵犀说道。

    夜阑珊抬头,粉嫩的脸上粘着几粒饭,嘴巴里塞的满满的,两边脸颊鼓起来,那样子特别可爱。

    “顾阿姨,阑珊饿,阑珊好几天没吃饱饭了。”

    这话说得不止顾灵犀,就连佩姨也忍不住湿了眼眶。“这孩子这么小,怎么受这么多罪。”

    顾灵犀夹了一点菜在夜阑珊的碗里,心疼的说:“阑珊,以后在这里每天都能吃饱饭,你不用吃那么急,很容易呛到。”

    “嗯,阑珊知道啦!”她乖乖的说,然后用勺子一勺一勺的往嘴里喂饭。

    也许是失去过一个孩子,顾灵犀看到夜阑珊这么乖,眼里溢满了母爱。

    她摸着她的头发,眼睛舍不得从她身上移开,顾灵均在一旁看着她沉溺的样子,想到这个夜阑珊来了之后,她的情绪也变得开朗起来,突然提议,“姐,既然你这么喜欢孩子,不如跟姐夫再生一个呗。”

    “噗!”

    喷饭的不是别人,正是景翼岑。

    大家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面前的盘子里掉了几粒饭,他很少会这么失态,一边咳嗽一边面红耳赤的捂着嘴巴,“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他快速离开餐厅,剩下顾灵犀瞪着一脸幸灾乐祸的顾灵均。

    “灵均,你瞎说什么呢?”

    “姐。我说的可是实话,你没看到姐夫都不好意思了吗?”

    “不许胡说,吃饭。”

    顾灵犀露出一丝严厉的表情,顾灵均不敢再说,低着头??吃饭。

    过了一会,景翼岑过来了,他看着自己面前喷出来的饭,想到刚才的失态,不免将目光落在顾灵犀身上。

    她没看他,一心在夜阑珊身上。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我去书房处理公司事物。”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心虚,找了一个借口离开。

    出来后,他长呼一口气,餐厅里传来她和夜阑珊的笑声,他很欣慰,也很失落。

    景翼岑回到书房,电脑里又堆积了很多公事,这段时间他几乎没去公司,白天他要守着顾灵犀,很多事情都是等她睡了再一个人来书房处理,所以他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这段日子感觉特别疲惫。

    不过今日,夜阑珊的到来让她的情绪好转,他的脑海里莫名其妙的蹦出顾灵均那一句玩笑话,让他心潮澎湃,不能控制自己压抑了许久的心情。

    也许,他们之间真的需要一个孩子来缓解两人的关系。

    可是,她那么抗拒他的碰触,想要孩子,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砰砰砰”

    三扣门,景翼岑以为是佩姨来给他送夜宵,理了理衣服坐好,又开始埋头工作。

    “进来。”

    他没有抬头,直到身旁站着一个人影,将一杯牛奶放到他面前,“你晚上没吃饱,喝杯热牛奶暖暖胃。”

    “嗯。”他随口答应,三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她,足足看了她一分钟,才哑然开口,“你……”

    “你别多想,我只是替阑珊谢谢你救了她,你继续忙吧,我先走了。”

    她冷淡的说完,转身就要走。

    “灵犀。”

    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臂。

    顾灵犀没拒绝,也没动。

    “灵犀,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他鼓起自己最大的勇气和她商量。

    顾灵犀背对着他,书房内没开灯,除了书桌上的台灯散发着光线,她的脸几乎隐藏在黑暗之中,替她掩饰了脸上动容的表情。

    “这段时间发生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关医生说你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我很担心你……灵犀,如果你真的很喜欢孩子,我们再生一个,好吗?”

    他站起来,眉头深深地皱着,看着她的侧脸上那一丝淡漠,他真的已经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来说这件事情。

    顾灵犀抬手,将他的手从她的手臂上拉下来。

    他心里一沉,仿佛又被她丢进了无底洞。

    她回头,目光幽冷,“生孩子,你说得倒轻巧,你以为我在经历了你的囚禁,威胁,还有那一夜身心摧残之后,我还能像以前一样,心甘情愿的为你生孩子?景翼岑,你的想法简直可笑。”

    她冷哧,更加冷酷无情的对他说:“我是很喜欢孩子,可我不喜欢我和你生的孩子,我想要的那一个永远也回不来了……我之所以还留在你身边,都是因为你的逼迫,你的捆绑。让我没有机会离开你,但凡有一点点机会,我根本不想和你多呆一秒钟,因为和你多呆的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折磨。”

    景翼岑努力忍着心痛,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又一次被她狠狠的撕碎,鲜血淋漓。

    ……

    自从夜阑珊来了之后,景翼岑每天都能在她的脸上看到笑容,但那只是针对个人,于他,她永远都是冷冰冰的。

    顾灵犀每天都陪着夜阑珊睡觉,所以景翼岑的床直接搬到了书房,如果不是同桌吃饭,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交集。

    这样的状态对景翼岑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长此以往,他们之间本身的矛盾加上长期分房,势必会让这段婚姻亮红灯。

    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日,严局长打来了电话,说夜阑珊的亲人有消息了。

    这对景翼岑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他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顾灵犀。

    顾灵犀一听,整个人慌张失措,好像自己心爱的东西就要被抢走了一样难过。

    夜阑珊在院子里玩球,顾灵犀看她那么开心,压抑的对景翼岑说:“消息准确吗?”

    “百分之九十,阑珊的姓氏很特别,严局长那边的资料库里很容易找到和她有关的人,有一个远在海外的美洲华侨也在找他的外孙女,对了资料很吻合,对方听到消息已经从国外飞回来,正在赶来的路上。”

    顾灵犀越听,心里越发不舍。

    如果对方真的是夜阑珊的亲人,她就要失去她了。

    ……

    晚上,顾灵犀想到自己很快就要失去夜阑珊,没心情吃饭,看着夜阑珊发呆。

    “顾阿姨,你怎么不吃啊?”

    夜阑珊关心的问,突然把自己的小勺子递过来,“阿姨是想吃阑珊碗里的饭饭吗?阑珊喂你!”

    顾灵犀被她的举动弄得哭笑不得。

    “阑珊,你自己吃吧,阿姨有饭。”

    “那就快吃吧。”夜阑珊笑了,又开始自己吃。

    顾灵犀的坏心情一下子被她弄得烟消云散,胃口也好了一点。

    吃完饭,景翼岑突然提议,“晚上出去江边散步怎么样?”

    顾灵犀不想和他一起去,夜阑珊突然高兴的举起一双小手,“好哦,我们可以一起去玩喽。”

    见她开心,顾灵犀没办法拒绝,只好答应,把顾灵均也拉上,“灵均,你也去吧。”

    人越多,和他独处的机会越少,她就不会那么压抑。

    景翼岑知道她想什么,虽然难过,却没表现出来。

    夜晚,江边。

    将车停好之后,夜阑珊高兴的下车,左手牵着顾灵犀,右手牵着顾灵均,三个人开心的走在前面,景翼岑??的跟在后面。

    顾灵均走了一段路,突然停下来,小声的在夜阑珊耳边说了几句话,顾灵犀好奇的问,“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

    夜阑珊抬头冲她笑了一下,然后松开顾灵均,牵着顾灵犀直奔身后的景翼岑。

    “景叔叔。”她一蹦一跳的跑过去,顾灵犀担心她摔倒,不敢松手。

    夜阑珊牵着景翼岑,萌萌的说道:“景叔叔,我们一起走吧。”

    景翼岑微笑,看了一眼顾灵犀,愉快的大手牵小手,“走吧。”

    顾灵犀很不适应和他走在一起,没有刚才的心情,一路沉?。

    身前,顾灵均倒着走,一边走一边后退,手里拿着相机录视频。“姐姐,姐夫,阑珊,看这里……”

    顾灵犀低头难为情,“灵均,别闹了。”

    顾灵均不理会,“姐,你看你们多像一家三口啊,我要把这一幕录下来给你们留念。”

    夜阑珊虽然小,听到一家三口的时候突然机灵的抬头,对着一左一右两个大人喊道:“爸爸妈妈。”

    顾灵犀和景翼岑愣住了,也许谁也没想到夜阑珊会突然这么喊。

    “阑珊,你喊我什么?”她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原来被人叫一声妈妈居然会这么幸福。

    “我叫你妈妈呀,今天你当我妈妈好不好?阑珊想妈妈了。”夜阑珊干巴巴的看着她。

    顾灵犀蹲下来,突然抱着夜阑珊,又感动又难受。

    “嗯,只要你愿意,以后我也可以当你的妈妈。”她真的很想很想自己的孩子,很想当母亲,很想知道作为一个母亲是什么感觉。

    夜阑珊特别懂事,也特别聪明,在她耳边又连续喊了几声妈妈,听得顾灵犀心花怒放。

    夜阑珊又抬头喊了景翼岑,“爸爸,你能当阑珊的爸爸吗?”

    景翼岑被这一声爸爸叫得心都化了,他第一次感受到当一个父亲的角色原来是这样的心情,很开心,很感动,很多情绪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流露。

    夜阑珊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已经让他如此激动,如果,他能有自己的亲生孩子,他该有多么高兴。

    “阑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女儿了。”景翼岑也蹲下来,摸摸她柔软的发。

    “爸爸妈妈,阑珊好幸福呀!”

    夜阑珊开心的在两人的脸颊上一人亲了一口,这一幕温馨被顾灵均录下来,他在旁边看着感动极了。

    三个人又开始散步,这次的心情不一样,有夜阑珊这个小可爱在中间调节气氛,顾灵犀和景翼岑走在一起偶尔也能说说话。

    顾灵均依旧一边倒退一边拍视频,顾灵犀突然喊了一声,“灵均,小心。”

    还没说完,顾灵均就撞到了江边趴在石栏上的一对情侣。

    还好没摔倒,顾灵均连忙回头道歉,“对不起撞到你了,你有没有事?”

    女孩低着头,一头乌?亮丽的头发垂下来,一双手扶着腿,似乎被顾灵均踩到了脚所以有些痛。

    她身旁的男人几乎是立刻就蹲下来替她检查。关心的问她,“湘湘,痛不痛?”

    这个名字,这个声音,几乎是一瞬间占据了顾灵犀的思维,目光也随之看去。

    杜若谦蹲在杜湘湘的脚边,正仔细帮她检查脚伤。

    曾几何时,他身边的那个人是她,他也曾这么细心的蹲在她的脚边帮她检查伤势,如今,他身边的那个人不再是她,而是另一个女孩。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杜若谦检查之后才放心的站起来,两个人这才看到对面熟悉的人。

    景翼岑面色阴沉的看着杜若谦,杜若谦却痴痴的看着顾灵犀。

    “景总,景太太,好巧。”杜湘湘礼貌的先打招呼。

    “杜小姐,若谦,好巧。”她也微笑回应。

    她不敢看杜若谦的眼神,??的把头低下。

    杜湘湘抱住了杜若谦的手臂,如情侣一样依偎着他,“我和若谦出来散步,我本来不愿来的,若谦非拉着我出来走走,说什么饭后走一走,能活九十九,所以我们一起出来了,不巧遇上了你和景总,你们也是出来散步吗?”

    顾灵犀看到两人那么亲密,干笑一声,“是的。”

    “景总不苟言笑,对景太太却如此体贴,真让人羡慕。”

    “杜小姐和若谦也一样。”她面带祝福的微笑。

    杜湘湘状似幸福,杜若谦却面无表情。

    杜湘湘低头看到了夜阑珊,她一左一右牵着顾灵犀和景翼岑,不由好奇的问,“这位小姑娘好漂亮,叫什么名字?”

    “我叫夜阑珊,阿姨你好。”

    “好有礼貌的孩子,几岁了。”

    “三岁。”

    杜湘湘很喜欢她,弯身摸摸她的头,“阑珊真乖。”抬头又说:“景太太,景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一家三口呢。”

    “我们就是一家三口呀,诺,这是我妈妈,这是我爸爸,爸爸妈妈带阑珊出来散步,阑珊很高兴哦。”

    杜若谦看向那个小女孩,又看到顾灵犀一脸幸福的表情,眼眸越来越深。

    “景太太,你什么时候有孩子了。我居然都不知道。”杜湘湘惊讶的问。

    “阑珊是我无意中救下的孩子,小孩子都比较认亲,她想妈妈了就把我当成她妈妈。”

    “原来是这样,景太太,看得出来你很喜欢阑珊,如果将来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定会是一位很好的母亲。”

    顾灵犀笑容勉强,她还有机会成为一位母亲吗?

    “湘湘,我们走吧。”杜若谦不耐的说了一声,准备走。

    杜湘湘笑着和顾灵犀大方说再见,“景太太,景总,那我们先走了。”

    “慢走。”顾灵犀始终没看杜若谦。

    两人走后,一旁沉?的景翼岑终于开口,“江边风大,我们回去吧。”

    “嗯。”她应了一声,一行四人一起去停车位。

    ……

    杜湘湘挽着杜若谦走了一会,他轻轻的从她手里把手臂抽出来,一个人??的走在前头。

    杜湘湘跟在后面,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有打扰他。

    其实她知道他在想什么,心情也低沉,走着走着,不小心把脚崴了一下,吃痛的叫了一声,杜若谦才紧张的回头扶着她。

    “怎么了?有没有事?”

    他的关心。让她心里温暖,她突然抓住他的手,“若谦,你忘了她吧,刚才你也看到了,她根本就不在乎你,你何必让自己泥足深陷?”

    杜若谦想到刚才顾灵犀的表现,她至始至终都没有看他,让他很难过,可那又怎样?她的身边还有景翼岑,那个孩子虽然不是他们的孩子,看得出来三人相处得很愉快,就像真正的一家三口。

    或许不久后,他们也会有自己的孩子,而他算什么?不过是一个多余的人罢了。

    “我们回家吧。”他忽略这个问题,不想提起伤心事。

    杜湘湘不走,期待的说:“若谦,你跟我回江城好吗?我们离开这里,过我们以前在一起开心的日子。”

    “湘湘。”

    面对她的深情,杜若谦不知如何是好。

    杜湘湘却抱住他,在他怀里哀求,“若谦,她不爱你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忘了她重新开始?若谦,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放下她?”

    杜若谦也想问自己。他要怎么做才能放下过去,重新开始。

    “湘湘,对不起。”他拉开她,不想骗她也骗自己。

    杜湘湘泪流满面。

    如果不是互相喜欢,她的深爱会成为他的负担。

    她明白。

    “明天我就回江城,如果……”她停顿了一下,咽下自欺欺人的如果,“你好好照顾自己。”

    她擦干眼泪,“我们回家。”

    ……

    回家之后,顾灵犀带着夜阑珊回房,走到门口,夜阑珊突然回头看向走到另一间房的景翼岑,提醒他:“爸爸,你走错房间了。”

    景翼岑回头,他看了一眼顾灵犀,她低眸不说话,识趣的说道:“爸爸还有事。”

    “爸爸有多大的事能有妈妈重要?别人的爸爸妈妈都睡一个房间,爸爸每天晚上都不和妈妈睡一起,爸爸不喜欢妈妈吗?”

    夜阑珊似乎是想到了以前不开心的事情,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突然红红的。

    顾灵犀怕她伤心,对景翼岑说:“今晚回房睡吧。”

    然后,拉着夜阑珊先回房。

    景翼岑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他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跟了进去,顾灵犀正在给孩子拿衣服去洗澡。

    最近她买了很多小女孩的衣服,房间里堆满了小娃娃和各种可爱的饰物,好久没进来,他发现房间到处可见小孩子的玩物,就像走进了童话世界。

    看得出来,她很喜欢阑珊,也很喜欢孩子,他突然很担心,如果阑珊真的走了,她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开心吗?

    “爸爸,你能让阑珊飞起来吗?”

    顾灵犀替夜阑珊洗完澡后,她穿着粉色的小睡衣跪坐在床上问。

    “你想怎么飞?”

    “就像这样。”夜阑珊举起一双小手往上一抛,景翼岑明白了。

    “阑珊想飞吗?”

    “嗯,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带他飞,阑珊也想要。”

    小孩子的愿望很简单,她从小就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有爸爸的疼爱,所以她特别渴望父爱。

    景翼岑爱屋及乌,自然也喜欢夜阑珊,特别是父亲这个角色让他感到很新鲜,他也想体会当一个父亲是什么感觉。

    于是,他抱着夜阑珊就往上一抛,夜阑珊很高兴,在他怀里咯咯直笑。

    房间里传来一阵阵笑声,顾灵犀好奇的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景翼岑把夜阑珊抛得高高的,吓得她心惊肉跳。

    “你干什么?快放她下来。”她紧张的上前,把夜阑珊抱着护在怀里。“阑珊还这么小,你这样会把她摔了。”

    她这么紧张,这么小心翼翼,让他回忆起当初失去孩子后,她谨慎慌乱的样子。

    也许一个男人永远也不懂得一个女人对于孩子的紧张和爱护,他自然也不能体会她过度的反应。

    “灵犀,我只是和阑珊玩。”

    “玩也不是这么玩的,你出去!”

    景翼岑有点憋屈。

    这时,夜阑珊从她怀里钻出来,说道:“妈妈不生气,爸爸真的只是逗阑珊玩,阑珊很开心呢。妈妈生气阑珊会很难过的。”

    “阑珊,妈妈不生气。”她不想在孩子面前不开心。

    哄了一会,她很快就发困,躺在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顾灵犀轻手轻脚的起来,突然看到身后站着的景翼岑,秀眉微皱,“你怎么还在这里?”

    景翼岑突感不安,“灵犀,你说我今晚可以回房睡。”

    “我不想让阑珊不开心,阑珊已经睡了,你回去吧。”

    景翼岑一脸?线,她就那么嫌弃他?

    利用完了就随意丢弃,那他算什么?

    “灵犀,杜若谦已经有了杜湘湘,难道你要一辈子和我冷战下去?”

    “我们的事,请你不要扯上昊谦。”顾灵犀讨厌他的猜疑。

    景翼岑压抑心中的怒火,“好,我不提他,我来说说我们俩之间的问题。我承认我之前伤害了你,难道你对我的惩罚还不够吗?你对灵均,对佩姨,甚至是对一个才相处几天的阑珊都能掏心掏肺,而我呢,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我逗阑珊玩也错了,哪怕我今晚站在这里都是错。”

    面对他的控诉,她无动于衷。

    抬头,她的目光冰冷而无情,“我还是那句话,我对你已经死心了,你还想让我怎样对你掏心掏肺?”

    景翼岑看着她尖锐的眼神,心里刺痛,他承受不起她的恨意,转身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院子里传来了车子发动的声音。

    她跑到阳台上去,看到景翼岑开着车,快速的离开了家,不知道要去哪儿。

    她一下子瘫软的坐在地上,心里既空落又难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