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26章 离婚协议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6章 离婚协议书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翼岑一夜未归。%D7%CF%D3%C4%B8%F3

    第二天,顾灵犀在娱乐头版看到景翼岑的新闻。

    狗仔偷拍的照片显示,景翼岑在夜店和几个辣妹搂搂抱抱,之后一起回了酒店,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出来。

    顾灵犀看到新闻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看下去的,手机在她的手里紧紧握着,手指关节都泛白了,她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直到夜阑珊走过来叫了她才反应过来。

    “妈妈,你在想什么?阑珊饿了。”

    夜阑珊早上还没吃,顾灵犀慌忙关掉手机,带她一起去厨房。

    夜阑珊在吃早餐,顾灵犀却在出神。

    “妈妈,爸爸呢?”

    夜阑珊吃完问她,“爸爸昨晚没和妈妈一起睡吗?为什么今天阑珊都没看到爸爸。”

    顾灵犀想到新闻就难受,挤出一丝笑容,“阑珊乖,爸爸很忙。”

    正说着,门口传来响声,夜阑珊回头。一看到景翼岑就快速跑过去。

    “爸爸。”

    景翼岑把她抱起来,正要亲她,夜阑珊一脸嫌弃的向后躲。

    “爸爸,你好臭!”

    “我哪里臭了。”

    夜阑珊要下来,“臭爸爸,阑珊不要抱抱。”

    景翼岑只好把她放下来,正好顾灵犀从餐厅出来了,她看到他醉眼稀松,衣服凌乱,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房间里也很快弥漫着浓重的酒气。

    脑子里立刻蹦出今早的头版,忍不住问:“你去哪了?”

    “和几个客户吃饭。”

    “什么客户需要吃一夜?”她知道他在撒谎。

    景翼岑不免觉得好笑,颤巍巍的走过来,“你不是不关心我吗?我和什么人吃饭,吃多久,反正你也不在乎,何必多问?”

    “……”顾灵犀怒瞪他。

    他醉醺醺的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痴痴的笑,“灵犀,你这个样子,是在生气?”

    顾灵犀偏头,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喝醉的样子。

    他的手停在半空,自嘲一笑,“算我自作多情。”

    然后他直接上楼,“我累了,去睡会。”

    顾灵犀看着他上楼的背影,心里隐隐作痛。

    景翼岑睡了一天,直到晚上才起来,顾灵犀在餐厅吃饭,看到景翼岑经过,他换了一套干净的西装,路过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对大家说了一声,“我晚上有事,先出去了。”

    然后,他再一次离开家。

    房间内,夜阑珊已经睡了,顾灵犀坐在床边守着她,默默失神。

    不用猜,她就知道景翼岑今晚又不回来了。

    “砰砰砰。”

    轻轻的敲门声传来。

    顾灵犀站起来去开门,顾灵均向里探出脑袋,“阑珊睡了吗?”

    “睡了。”

    “姐,我有话对你说。”

    顾灵犀回头看了一眼夜阑珊,悄悄地出来把门带上。

    “姐夫今晚又不回来了吧。”顾灵均直接说道。

    顾灵犀沉默。

    “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非要逼得姐夫不回家才肯罢休吗?现在他不回来了。你心里难道一点都不难过?”

    顾灵均的话深深的烙在顾灵犀心里。

    “我有什么好难过的。”她嘴硬道。

    “新闻我看了,姐夫昨晚去泡夜店,根本不是和什么客户吃饭,姐夫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变成这样你有很大的责任。”顾灵均责备道。

    “我能有什么责任?男人不都这样,嘴上说得好听,背地里还不是出去找女人。”

    她想到安妮还孩子,这就是最好的证明,现在这些辣妹又算得了什么?

    “姐,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还是放不下?你生病的时候姐夫是怎么对你的我比你清楚。那段时间,他被董事会弹劾,遗嘱被修改,甚至被徐老逼婚,他忙得焦头烂额,他还要照顾你的衣食起居……每次你发作的时候就咬他,他身上有多少咬痕你知道吗?”

    顾灵犀听完,心里沉沉的好像被石头压着,很难受。

    她第一次听说她生病那段时间,景翼岑竟然为她做了这么多事。

    顾灵均也许是憋不住了,又说:“你好不容易病好了,你只惦记着自己失去了孩子的痛苦,可你不要忘了,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也是姐夫的,从他对阑珊的态度我就看得出来,姐夫和你一样也很喜欢孩子,他也很伤心失去了你们的孩子。”

    顾灵犀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倔强的说道:“他喜欢孩子又怎样,反正安妮也能为他生孩子。”

    “你还不明白吗?姐夫喜欢的是你们的孩子。哪怕阑珊不是他亲生的,但是你喜欢,他也会爱屋及乌,把阑珊视如己出。”

    顾灵均恨不得把她骂醒,“姐,我知道你介意安妮和他的孩子,那是你心里的一块疙瘩,也是姐夫心里的疙瘩,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放弃寻找安妮的下落,只要找到安妮,他绝对不会让那个孩子出生,虎毒不食子,为了你,他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要,却把阑珊当成亲生女儿,还不都是因为你。”

    顾灵犀感到很震撼。

    她没想到他会不要他和安妮的亲生孩子。

    “姐,这段时间我看着你对姐夫越来越冷漠,我真的看不下去,他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三番四次低声下气讨好你,求你原谅,而你一次次的伤害他,现在他连家也不回,甚至去泡夜店。你看着新闻不难受吗?”

    “你到底在介意什么?难道你真的要让姐夫像李翰那样,真的到了死亡的那一刻才后悔没有对他说过一句原谅?”

    顾灵均的话无疑说得严重了,但也直击顾灵犀心里最柔软的那根弦。

    李翰死了,顾灵犀很自责。

    她对李翰没多少亲情,只是因为他临死之前一直求她原谅,直到死的那一刻她才幡然醒悟,无论多大的恨意,真的死了,什么都没了,剩下的只有追悔莫及的内疚和永远无法说出口的原谅。

    这个遗憾会缠绕她一辈子,让她一辈子难以安心。

    顾灵均知道顾灵犀听进去了。所以他不再劝她,“你好好想想吧,我先回房了。”

    顾灵均走后,顾灵犀一个人默默的站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然后她站在一间房面前,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将门推开。

    满屋子的粉色看上去那么温馨,这是他曾经为他们的孩子准备的婴儿房,自从孩子流产后,她就再也没有进来过。

    她想起昨天他和阑珊逗着玩,他把阑珊抛得高高的,他平时深沉内敛,却和阑珊玩得那么开心,灵均说的对,他真的很喜欢孩子。

    这间婴儿房那么温馨,顾灵犀却忍不住大哭,她跪坐在摇床面前,再一次为自己未出世的孩子伤心落泪……

    ……

    第二天一早,景翼岑没回家。

    顾灵犀几次拿起手机,最终还是放下。

    中午吃饭的时候,顾灵犀看着碗里的饭发呆。

    “妈妈,你怎么不吃啊?”

    顾灵犀微笑,“妈妈不想吃。你吃吧。”

    她放下碗筷,顾灵均说道:“姐,姐夫昨晚出去之后就没回来,他应该是直接去公司了,你如果把我昨晚说的话听进去,今天就去公司找他,和他把话说清楚。”

    顾灵犀没答应,也没拒绝。

    大家吃过饭之后,佩姨来收拾碗筷,顾灵犀突然说道:“佩姨,还有饭菜吗?”

    佩姨说,“厨房还有。”

    “那请你帮我打包一个饭盒。”

    佩姨一听,知道她的用意,喜不自禁的答应,很快就去厨房打包好,提着饭盒出来了。

    顾灵犀提着饭盒出去之后,顾灵均终于欣慰的笑了。

    景氏。

    顾灵犀提着饭盒来到景氏,这是她第二次来公司给他送饭,她记得上一次她送饭给他,他非常高兴,所以她选择这种方式来作为两人关系转变的开始。

    秘书看到顾灵犀来了,没有意料中的惊喜,反而很慌张。

    “少奶奶,您……您怎么来了?”

    “我来给翼岑送饭。”

    “总裁他……”秘书看向办公室紧闭的玻璃门,有些口吃,“总……总裁……很忙。”

    顾灵犀皱眉,顺眼看向旁边的磨砂玻璃门。

    里面,不巧的传来女人放荡的笑声,“翼岑,你好棒……嗯哼……”

    顾灵犀头皮发麻。

    秘书也感到尴尬。

    “少奶奶……”

    “里面是什么人?”她感觉自己的声音在发抖,努力忍着发作的情绪问。

    “是一个小嫩模。”

    “嫩模?”

    顾灵犀轻笑,想到安妮,这么久了。他的口味还是没变,还是喜欢年轻身材火辣的嫩模。

    “我去看看。”

    秘书想叫住顾灵犀,她已经快速走到门口,玻璃门需要验证指纹才能打开,顾灵犀回头,对着秘书使了一个眼色,“还不过来开门。”

    秘书战战兢兢的,她对顾灵犀的反应很奇怪,少奶奶不仅不生气,还有心情看,难道少奶奶想抓。奸?

    “少奶奶,您还是不要看了吧。”保住自己的饭碗要紧。

    “为什么不看?他敢做,我就敢看,我倒要看看他的眼光如何,万一太差了岂不是降低了他的品味?”

    秘书:“……”

    “愣着干什么?快开门。”

    秘书觉得相比总裁待会的反应,现在的顾灵犀表现出来的平静才是最可怕的。

    她赶紧过去,伸手验指纹……

    办公室内。

    景翼岑坐在沙发上,身旁一位身材火热的辣味正使劲浑身解数勾,引他。

    美女扭着水蛇腰钻进他的怀里,一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红唇有意无意的在他紧绷的脸上吹着气,“翼岑,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让女人着迷……”

    景翼岑无动于衷,身子紧紧绷着。

    美女大胆的拉着景翼岑的手往自己的胸上一放,自嗨的“嗯啊”叫了几声,试图勾起他的欲,望,然而无论她怎么做,景翼岑就是没反应。

    她干脆捧着他的脸,准备亲上去……

    门突然开了,顾灵犀走进来,正好看到景翼岑和美女准备接吻的动作。

    她做好了心理准备。真的看到两人亲密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立在门口忘记进来。

    景翼岑看到她的时候,深邃的眼眸轻眯,本来还很抗拒怀里的美女,突然主动搂着美女的腰,把脸深埋进她的颈窝里。

    美女受宠若惊,一面享受一面不好意思的说道:“翼岑,有人进来了。”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我们继续。”

    呵,好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顾灵犀手里紧紧握着饭盒,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不知廉耻的男女,恨不得把手里的饭菜全部倒在他们的头上。

    她很失望,即使昨天的新闻出来,她心里还是期待那只是媒体捕风捉影,即使刚才在外面听到里面放,荡的声音,她还是期待着那只是一场误会。

    事实就摆在眼前,她心里的期待落空,真相就是这么残忍。

    “景翼岑,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景翼岑的动作停止,抬起头来,一脸冷漠的看着顾灵犀涨红的脸色。

    他没有放开怀里的美女。不以为然的说道:“在你心里,我是哪种人?哦,我差点忘了,在你心里,我卑鄙,我无耻,无论我做什么在你心里都一无是处,我是什么人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关系?”

    顾灵犀站在那里,突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此时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每当她想到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她告诉自己她恨他。可是当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是会嫉妒,会难过,她以为她对他已经死心了,可是……

    她捂着心脏的位置,那里真的很痛,她已经好久没有那么痛过了。

    那微小的动作看在景翼岑眼里就像错觉一样让他刻意忽略。

    她也会心痛吗?怎么可能?

    他违心的露出一丝淡漠的笑容:“反正你总有一天要离开我,在你离开之前,我何必再白费力气去挽留你?你也看到了,只要我景翼岑想要,大把女人对我投怀送抱。我不一定非你不可。”

    顾灵犀被他一番话说得羞愧不已。

    是啊,他不一定非她不可。

    所以,他终于想通了,不再爱她。

    呵……

    “所以那些新闻都是真的?”

    “你觉得是就是。”他不想解释。

    顾灵犀心里刺痛,甜言蜜语言犹在耳,不过两日就变了,她压抑心中的苦果,绝不把自己的脆弱表现给他看,平静的对他说:“景翼岑,我只是提醒你不要自甘堕落,狗仔的影响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景翼岑满不在乎。“反正我怎样你都不会在意,我不过是和几个美女喝喝酒,聊聊天,狗仔爱怎么写就怎么写,用不着你提醒我。”

    顾灵犀更加失望,心中明了,悲伤的音色缓缓说道:“景翼岑,你变了。”

    “所以呢?对于一个死心的人,我除了变还能怎么办?”

    他的脸色越来越沉,美女坐在他怀里如坐针毡,娇媚的笑道:“翼岑,咱们别管她。”

    景翼岑搂着美女,心情愉悦,对顾灵犀却厉声说道:“没什么事你走吧,别妨碍我的好事。”

    顾灵犀毫不留情的转身就走,出门直接把手里的饭盒扔进了垃圾桶。

    顾灵犀走后,景翼岑表情凝结,忍住想要追出去的冲动,催眠一样的反复在心里告诫自己:景翼岑,她已经死心了,从今以后你就不要再犯贱了!

    怀里的美女见他入神,红唇趁机迎上去。景翼岑突然厌恶的别过脸,腾的一下站起来,美女防备不及,砰的一下从他身上滚下来。

    “哎哟。”她惨叫一声,捂着屁股起不来。

    “滚!”

    他从她身前跨过去,美女不敢惹他生气,狼狈的从地上爬出去。

    景翼岑坐在办公椅上,一双手交叠撑着额头。

    他感到很烦躁。

    明明已经说服自己不要再想她,那么多女人,他不一定非她不可。

    这两天他试图用美女和美酒来麻痹自己,事实证明。他做不到。

    除了她,他谁也不想要。

    ……

    顾灵犀离开公司之后,一个人默默的走在路边的林荫小道上,一双手抱着手臂,初秋的天让她觉得好冷。

    她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回忆也很长,她一边回忆一边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看着路边的车来车往,更加伤心。

    她突然站在路边朝着大马路走去,步子还没迈出去,就被一只胳膊给拽回来。

    “小心。”伴随着担忧的喊声。一辆车疾驰而过。

    顾灵犀反应过来,抬头一看,刚才救她的人是杜若谦。

    “灵儿,你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刚才很危险。”他又担心又责备,怕她做傻事。

    他关心的责备,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刚才的一场虚惊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就朝大马路走去,也许她最近的精神状态真的是越来越差了。

    “那边有凳子,我扶你过去坐坐。”

    他扶着受惊的顾灵犀坐到路边的长椅上,她似乎是被吓到了,一动不动的不说话。

    这里是景氏附近,杜若谦想到这两天的新闻,加上她刚才反常的举动,安慰她,“灵儿,新闻我看了,你想哭就哭吧。千万别做傻事。”

    顾灵犀对他很信任,突然想找人说说心里话,“我想哭,可是我哭不出来,当我看到他搂着别的女人亲热时。我发现我没有了眼泪,也许这段婚姻真的走到了尽头。”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杜若谦懂她,“灵儿,你还是放不下他是吗?”

    “我不知道……”

    她捂着心口,那里好像有把刀插着,深深地刺进她的肉里。

    看着她那么难过,杜若谦比她更难过。

    她对景翼岑的感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算了,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和杜小姐怎么样了?”顾灵犀收起难过的情绪,突然问他。

    杜若谦淡淡的回答:“湘湘她回江城了。”

    “她走了?”

    “是。”

    “为什么不留下她?其实,她真的很爱你。”顾灵犀劝道。

    “灵犀,你知道,我爱的人是你。”他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

    顾灵犀躲避他的眼神,“昊谦,我们真的回不去了,你忘了我吧。”

    杜若谦沉默不语。

    “昊谦,你不要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杜小姐是个好女孩。她很适合你。”顾灵犀理智的说道。

    杜若谦如何不知道?

    只是爱情这东西本就无法控制,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苦海里挣扎这么久。

    杜若谦站起来,双手插兜故作轻松,回头对顾灵犀笑道:“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你想去哪,我今天给你当司机。”

    顾灵犀想了想,淡淡的说道:“带我去游乐场吧。”

    游乐场。

    顾灵犀直接来到了摩天轮下面。

    杜若谦以为她想坐,去售票窗口买了两张票。

    顾灵犀进入其中一个舱内,杜若谦准备进去,顾灵犀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杜若谦笑,随她,“好。”

    等她进去之后,杜若谦坐进了她后面的舱内。

    摩天轮缓缓升起,杜若谦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抬头看着顾灵犀的背影。

    他看了她好久好久,她也站了好久,一动不动的看着外面的风景。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望着你,你却只给我一个背影。

    当摩天轮升到最高点的时候,顾灵犀的回忆越来越汹涌而来……

    “灵犀,你知道关于摩天轮的传说吗?”

    ……

    “传说,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一直走下去。”

    ……

    “灵犀,我不想和你分手。所以……”

    他的吻,胜过一切承诺。

    ……

    她的眼泪,再也不可抑制的流出来。

    ……

    晚上,顾灵犀把夜阑珊哄着睡着之后,忽听外面传来敲门声。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顾灵犀好奇的前去开门,景翼岑醉醺醺的站在门口。

    他满身酒气,令她厌恶。

    特别是想到今天办公室的那一幕,顾灵犀就更加反感他。

    “你来干什么?”

    一张白纸递过来,刷的一下晃了她的眼睛。

    “给你。”他醉意朦胧,保持最后一丝清醒把白纸递过来。

    顾灵犀看着他递过来的A4纸,那上面最醒目的地方显示着五个字。

    离婚协议书。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