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27章 签字离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7章 签字离婚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看着他手里的那份离婚协议书,怔怔的出神。

    她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这是你想要的,我给你。”

    顾灵犀心里一痛。

    曾经,这是她梦寐以求的,如今,他主动递上来的,她却不想要。

    见顾灵犀迟迟未接,景翼岑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怎么,你不想要?”

    “……”

    她在犹豫,如果她真的答应了,那么他们这段婚姻,就真的结束了。

    景翼岑面露一丝讥诮,“你放心,该给你的赔偿一点都不会少,我保证即使你失去了景太太的头衔,下半辈子也会衣食无忧。”

    顾灵犀心痛的抬头看他,“景翼岑,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

    “那你在乎什么?在乎我?嗤……别骗我了,我低声下气求你的时候,你把我的尊严践踏得体无完肤,我把心掏出来给你,而你把它踩在了脚底下无情的蹂,躏……是,我承认是我婚内出轨在先,我混蛋,我该死……可我为什么会出轨?那天你知道了杜若谦的真实身份,你二话不说甩下我去找他,你们甚至商量着和我离婚,我不难过吗?我酒后乱性,被安妮算计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那不是我的本意,我一次次的求你原谅,一次次的试图挽回你的心,可你呢,你甚至想着和杜若谦私奔……顾灵犀,我无耻,你就高尚吗?你和杜若谦眉目传情的时候有想过我是你的丈夫吗?我是个男人,我也有自尊有骄傲,我也会小心眼会吃醋,你考虑过我心里的感受吗?”

    他指着自己的心脏,痛彻心扉的逼近她,“顾灵犀,你不要以为我被你一次次伤害之后还能像以前一样对你死心塌地,我的心是肉做的,不像你一样铁石心肠,你根本就没有心……”

    “既然如此,我不再纠缠,我累了,既然你那么想离开我,我成全你。”

    他终于松口,也许这是他最后能为她做的事情。

    他把离婚协议书塞在她的手里,转身背对她,景翼岑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态度强硬,“字我已经签了,其他条款你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你就签字,从今天开始,你我就是陌生人,你想去哪就去哪,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我不干涉。”

    然后,他无情的离开了房间。

    顾灵犀双腿一软,突然支撑不住摊坐在地上。

    她伤心欲绝的痛哭失声,一边哭一边捂着心口,那里实在太痛了,痛得她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丢掉,这样她就不会痛,不会伤心,不会难过,不会因为彻底失去他而痛不欲生……

    顾灵均出现在门口,低头看着顾灵犀第一次哭得那么伤心,他的心和她一样痛着。

    他默默的蹲下来,将她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拿过来,他看到上面有一项注明到离婚赔偿金的数额,光那串长得数不过来的数字就让他震惊。

    “姐,姐夫把他名下所有财产都过到你名下了。”

    这一句话,再次将顾灵犀的心伤得千疮百孔。

    脑子里深刻的闪过一个画面。

    “你是我的妻子,我应该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你。”

    他把他名下所有的财产都给她,她不屑。

    她甚至无情的对他说……

    “景翼岑,你以为你把所有的财产都给我,就能换回我孩子的命吗?”

    她不听他的解释,甚至对他冷嘲热讽……

    “景翼岑,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我彻底死心,我不会接受你的任何东西,你还是留着这些钱,去和你的安妮还有私生子过一辈子吧!”

    现在想想,原来她这么坏,这么残忍。

    她一直沉浸在她的痛苦之中,却忘了她对他的伤害,足以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一点一点凌迟他的心。

    所以,他终于放弃了,他不要她了。

    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彻底失去了这个爱她如命的男人。

    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顾灵均不忍看到她哭得那么伤心,安慰道:“姐,你现在该怎么办?难道你真的要签字吗?”

    顾灵犀紧咬着下唇,泪流满面的把自己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她后悔了,她不想离婚,不想失去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男人。

    “那还等什么?姐夫还没走远,我们去追他,告诉他你不想离婚。”

    然后,他去扶她。

    “翼岑。”顾灵犀失魂落魄的站起来,似乎看到了希望,不由自主的被他搀扶着起来,脚步颤抖,没走几步就摔倒在地上,她立马又站起来,继续下楼。

    “翼岑,你不要走……”

    她终于撕碎自己的面具软弱了一回,主动去追他。

    可惜,当他跑出来的时候,景翼岑已经开车彻底消失在夜幕下……

    她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再一次摊坐在地上。

    一夜未眠。

    顾灵犀在门口坐了一夜,无论顾灵均怎么喊她都没反应。

    他想抱她起来,顾灵犀才挣扎着不想动。

    她不说话,双眼失焦,身体僵硬,就像一座石雕一样毫无生气。

    顾灵均只好陪她坐在地上,劝道:“姐,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顾灵犀沉默,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姐,我早就劝过你,可你不听,现在姐夫真的要离婚,即使你折磨自己,他也不会心疼,你又何必糟蹋自己?”

    顾灵犀还是不动。

    顾灵均没办法,这次必须采取强硬手段,他想强行抱她起来,顾灵犀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顾灵均面露欣喜看着她。

    “灵均,我想通了,我签字离婚。”

    “什么?”顾灵均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做梦也想不到她想了一夜居然做出了最艰难的一个决定。

    “我想明白了,与其互相伤害,不如放手。你说得对,是我一步步逼着他死心,这是我的惩罚,我接受。”她平静的语气,无波无澜,“我不想再伤害他,他要离婚,我答应,这样他就不会为了我这样一个不值得的女人伤心,这也是我最后也是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

    “可是,姐……”顾灵均心里乱糟糟的,怎么事情越来越糟糕了呢?

    “你不用劝了,灵均,我脚麻了,扶我起来。”

    顾灵均扶着她起来,她的双脚已经失去了知觉,起来的时候差点摔倒,顾灵均紧张的不敢怠慢,一步一步扶着她回房。

    等脚完全恢复知觉的时候,顾灵犀去洗了一个澡,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把一头长发扎成一个马尾,又特意化了一个淡妆,掩盖掉一夜憔悴。

    做完这些,她在镜子里左右看了几下,才满意的拿着手提包出门。

    她开车直接来到了景氏。

    秘书告诉她,总裁在开会,让她稍等。

    她耐心的等在办公室内的沙发上,她看着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心里又是一痛。

    她等了两个小时,快接近中午的时候,景翼岑才回来。

    他看上去很疲惫,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顾灵犀,然后直接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他应该是很忙,直接开了电脑在键盘上敲打,完全沉浸在工作中,就连顾灵犀走到他身边都不知道。

    等他忙完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他终于从工作中回归,手指按了按鼻梁,正要起身,突然发现旁边贴心的放了一份便当和一碗汤。

    汤碗里正往上冒着热气,看样子是刚打包好的。

    他想到顾灵犀刚才来过,因为太忙他暂时不想让离婚的事情让他分心,就刻意冷落她。

    他看着那碗汤失神了一会,突然站起来大步跑出去。

    秘书站起来,“总裁,有事吗?”

    “灵犀呢?”

    “少奶奶刚走,临走的时候叮嘱您一定要按时吃饭。”

    是她给他打包的盒饭,想到她还有那么一点点关心他,他冷冻的心融化了一角,克制不住自己想要去追她的冲动。

    “总裁……”

    秘书叫住景翼岑,他回头,“还有事?”

    秘书把一个牛皮纸带递过来,“这是少奶奶叫我给您的,她说您很忙,就不打扰您了,叫我一定要亲手把东西交给您。”

    景翼岑屏住呼吸,压抑着激动的心情,伸手接过去。

    他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桌子上放着牛皮纸带,他看了半天,期待又不敢拆开,大约半个小时后,他才把袋子拿起来,轻轻的解开缠绕在后面的线。

    封口一揭开,里面一个东西掉了出来,“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他低头一看,桌子下面,一枚精致的桃心钻戒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紫色的光芒刺激了他的眼睛。

    他看着戒指略微失神……

    “灵犀,嫁给我!”

    ……

    “景翼岑,你疯了吗?”

    “快起来,我们都结婚了,你搞错对象了吧?”

    ……

    “灵犀,你听我说,我是认真的。”

    “结婚前,我欠你一个求婚,结婚后,我欠你一枚结婚戒指,今日,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把它们都补回来,希望你不要觉得这个求婚太晚。”

    ……

    她含泪,“我答应你。”

    ……

    回忆像播放电影,清晰的将当日的幸福一幕幕重播。

    他把戒指捡起来,套在食指上看了很久很久……

    她把求婚戒指还给他,说明她已经答应离婚。

    他把牛皮纸袋打开,里面放着离婚协议书,她在他名字的右边签下了她的名字。

    才一夜,她就迫不及待的把离婚协议书给签了。

    景翼岑心里深深地一扯,离婚协议书在他手里揉成了一个纸团,紧紧握着,恨不得将它揉碎。

    ……

    顾灵犀回家之后,佩姨说家里来了客人,问了一下是奔着夜阑珊来的。

    顾灵犀想到景翼岑说过有一对远在美洲的华侨要找自己的亲孙女,心想应该是来认亲的,快速进屋,客厅里果然坐着一对中年夫妻,看上去和蔼可亲,正在陪着夜阑珊拉近乎。

    两人的穿着低调而贵气,一看就非富即贵。

    顾灵犀笑脸相迎,上前去和两位长辈打招呼。

    “您好,你们是来找阑珊的吧,刚才我有点事出去,怠慢了。”

    男的站起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夜华,这是我的妻子。”

    “夜先生,夜夫人,你们好,我叫顾灵犀,是阑珊的临时监护人。”

    夜华特别感激顾灵犀,紧紧握着她的手,“顾小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感谢你对阑珊的帮助,我代表孩子的母亲谢谢你肯收留她,照顾她。”

    顾灵犀笑着说:“夜先生,你真的断定阑珊是你的外孙女?”

    “千真万确,阑珊和她母亲小时候一模一样,当初,阑珊的妈妈年轻不懂事,和阑珊的爸爸私奔,我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她,没想到他们居然逃回国了。”

    夜夫人也说道:“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可怜我的女儿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怎么劝也不听,他爸也是气急了说要断绝父女关系,这一别就是四年,如今,却是天人永隔,再也见不到了。”

    说到这里,夜夫人很难过,含着眼泪招呼夜阑珊,“阑珊,来外婆这里。”

    夜阑珊抬头看着顾灵犀,小身板直往顾灵犀怀里缩。

    顾灵犀抱着夜阑珊,对于两位远道而来的贵客有些防备,“夜先生,夜夫人,夜姓虽然不多,但我不能仅凭你们一面之词就认定你们一定是阑珊的外公外婆,毕竟孩子的爸妈都不在了,没人替阑珊证明她的真实身份。”

    夜华早已准备好,将一份文件递过来,再次说道:“顾小姐,我一听说阑珊的消息就连夜赶回国,之所以现在才来找你也是怕空欢喜一场,我这几日在南城找到了阑珊的继母,搜集了阑珊从小到大的资料,通过DNA检测证实阑珊确实是我的亲外孙女,这是刚出来的报告,你看下。”

    顾灵犀接过来看了一眼,报告上面证实夜阑珊和夜华的亲属关系。

    “还有这些照片,是阑珊妈妈小时候的样子,顾小姐也看下。”

    顾灵犀又看了照片,上面的小女孩和夜阑珊长得一模一样。

    如此,已经是铁证如山,毋庸置疑了。

    夜阑珊看着顾灵犀,又看了看夜华,小小年纪似乎是明白了自己马上就要离开,突然抱着顾灵犀哇哇大哭,“哇……阑珊不要走,阑珊不要离开妈妈。”

    顾灵犀被她这一哭弄得心碎不已,她和阑珊虽然只有短短几天的相处,她早已将阑珊视如己出,她也舍不得让阑珊离开自己。

    “阑珊。”顾灵犀抱着夜阑珊,也忍不住哭了。

    伤心之后,顾灵犀想到正事。

    “夜先生,打算什么时候带阑珊走?”

    “明天,机票我已经定好了。”

    “这么快。”

    顾灵犀心里一落,抱紧了夜阑珊,不舍的问:“夜先生,能否容阑珊多留几日?”

    夜华有些为难,“这次回国已经耽误了几日,加拿大那边的公司很忙,最迟后天一早就要走。”

    顾灵犀更加舍不得夜阑珊,夜阑珊也在她怀里哭得更凶,“阑珊不走,阑珊要和妈妈在一起。”

    顾灵犀被她哭得心碎了。

    忍着不舍,顾灵犀替她把眼泪擦干,安慰她,“阑珊,那两位是你的外公外婆,是阑珊的亲人,阑珊要和亲人在一起知道吗?”

    “可是,阑珊舍不得妈妈,阑珊每天想和妈妈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阑珊,可我终究不是你的亲妈妈。”顾灵犀无能为力的说道:“阑珊还小,要和自己的亲人在一起,妈妈也舍不得你,但是妈妈不能那么自私的让你和亲人分开。”

    夜华见夜阑珊如此舍不得顾灵犀,更加感谢顾灵犀对阑珊付出真心,突然站起来,诚挚的说道:“顾小姐,阑珊这么舍不得你,不如这样,你和我们一起去加拿大,就当是去旅游,出国的一切费用我出,算是我替阑珊谢谢你。”

    顾灵犀怔了一下,她从来没有出过国,更别说加拿大那么遥远的地方,一想到阑珊以后要和她相距这么遥远的距离,她更加不舍,抱着夜阑珊又是一阵伤心。

    “我考虑一下。”她有些犹豫。

    “那好,阑珊今晚还是在这里陪你,机票我会先帮你预定,明天一早我就来接阑珊。”

    “好。”

    送夜先生和夜夫人离开之后,顾灵犀牵着夜阑珊进来,顾灵均站在客厅的沙发旁,轻轻的问她,“姐,你真的要出国?”

    顾灵犀深呼吸,想到离婚协议书已经签字,严格上来说,她已经不算景翼岑的妻子,自己还留在景家也没意思,不如和阑珊出国,当做散散心也好。

    “嗯,我舍不得阑珊。”

    “你是不想面对姐夫所以选择逃避吧?”顾灵均一语揭开她的伤疤,不解的问她,“姐,你明明不想和姐夫离婚,为什么要签字?明天你一走,就真的和姐夫了断了。”

    “灵均,不要再叫他姐夫,我已经签字同意离婚,他再也不是你的姐夫,还有,我会带你一起去,或许以后我们可以在加拿大定居,永远也不要回到这个地方。”她严厉的说道。

    顾灵均一向很听顾灵犀的话,今日他不想被她安排,“姐,我不想出国,在我心里,姐夫就是姐夫,他不会因为你们的婚姻发生任何改变。”

    “灵均!”

    “姐,你不要劝我,要走你走,我不会走,你真的舍得离开,就让我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你也不要再管我好了。”

    说完,恼火的上楼去。

    顾灵犀站在那里,更加无力。

    要离婚的又不是她,她若能留,她也不想走,灵均态度这么强硬,她又不放心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她一下子陷入了两难之地。

    夜阑珊抬头,小手拉扯她的手指,顾灵犀低头,看到夜阑珊正睁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低头问她,“阑珊,怎么了?”

    “小舅舅不想妈妈和阑珊一起走是不是?”

    “阑珊……”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夜阑珊突然懂事的说道:“妈妈不要为难,阑珊虽然舍不得妈妈,但是妈妈也舍不得小舅舅,阑珊不想妈妈和小舅舅吵架。”

    顾灵犀将夜阑珊拥入怀里,她怎么能这么懂事,更让她舍不得了。

    晚上,顾灵犀把夜阑珊哄着睡着之后,一个人默默的站在阳台上看了好久。

    院子里没有停车,她知道景翼岑今晚不会再回来了。

    她把离婚协议书给他,求婚戒指也给他了,想来他也明白她的意思,在她没有离开景家之前,他是不会再回家的。

    偌大的景家,自从奶奶走后,真是越来越冷清了。

    如今,她和灵均是景家的外人,再霸占着景家不走也说不过去,明天一走,他就可以回家,不用再面对她的冷酷无情。

    也许,今晚他又睡在哪个温柔乡里吧。

    顾灵犀想到这里,心又是一阵刺痛……

    景氏办公室。

    男人临窗而立,看着夜晚美丽的景色,心里就像一座空城一样孤寂。

    再美的城市,没有她的夜晚也是一座空城。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很久景翼岑才有心思去接。

    “灵均,找我有事?”

    顾灵均焦急的声音传来,“姐夫,你今晚还不回家吗?姐姐明天一早就要和阑珊离开南城去加拿大,再也不回来了。”

    景翼岑:“……”

    她要走!

    这个消息,无疑在他破碎的心里又是一下重击。

    她真的这么舍得离开他吗?

    才签字离婚,就这么急着要走?

    “姐夫,你在听吗?”

    景翼岑很难过,也很恼怒,“她要走就让她走吧,我和她已经离婚了,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他愤怒的挂了电话。

    景家。

    顾灵均对着突然挂掉的电话着急的喊了几声,“喂,姐夫,姐夫……”

    顾灵犀站在身后,她已经失去了知觉,心痛得无法站立。

    “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顾灵均回头看到顾灵犀整个人失魂落魄,连忙过来扶着她。

    顾灵犀一把抓住他的手,“灵均,你不要再找他了,他铁了心要离婚,你找他干什么?你不是存心让我难堪吗?”

    她边说,眼泪止都止不住。

    她都听到了,他根本就不在乎她的去留,她还在奢望什么?

    “姐,你别哭,别哭了……好,我不找,不找……”

    也许顾灵均也明白了他找了也没用,只好安慰顾灵犀,可他怎么安慰都无法让顾灵犀安静下来,眼睁睁看着她哭看着她难受。

    好久好久……

    直到她把眼泪流干了,才强撑着自己支离破碎的身体,声音沙哑的对顾灵均说:“灵均,跟我走吧,我们姐弟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她已经够伤心了,顾灵均更加不忍心让姐姐一个人承受那么多,答应她,“好,我和你一起走,姐夫不要你,你还有我,我们永远都不分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