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28章 机场告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8章 机场告白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第二天一大早,顾灵犀就收拾好了行李箱,牵着夜阑珊出来了。

    顾灵均也从对面的房间出来,已经打包好了行李。

    他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显然是一夜没睡好。

    顾灵犀说:“走吧。”

    她牵着夜阑珊下楼,顾灵均在原地站了一会才跟上去。

    楼下,夜先生和夜夫人已经等候在客厅。

    夜阑珊昨晚经过顾灵犀的开导,已经接受了外公外婆,所以她一看到夜先生和夜夫人就高兴的扑过去,“外公,外婆。”

    两夫妻受宠若惊,夜先生抱起夜阑珊,欢喜得不得了,“阑珊真乖。”

    然后感激的看向顾灵犀,“顾小姐,谢谢你。”

    他知道阑珊肯认他们,顾灵犀有很大的功劳。

    “不客气,以后在加拿大还要?烦你们的时候多了,应该是我谢谢你们才是。”

    顾灵犀真心感谢夜先生,一夜之间,夜先生就帮她和灵均把护照和出国手续都办好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但他一定下了很多功夫。

    夜先生说,“都是小事,你能陪阑珊一起出国,我不知道多感激你。”

    “我舍不得阑珊,如果这次在加拿大住得还习惯,我准备在那里定居。”

    “如此最好了,阑珊还这么小,又认你,你能帮忙带阑珊,我们夫妻二人也放心。”夜先生和夜夫人欣慰的看着顾灵犀笑,别提多高兴。

    顾灵犀回头,拉着顾灵均介绍,“对了,这是我的弟弟,顾灵均,他也和我一起出国。”

    “顾小姐,顾先生。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一行人准备走的时候,身后,佩姨忍不住叫了一下顾灵犀。

    顾灵犀回头,看到佩姨站在后面,一副恋恋不舍的表情。

    整个景家,就剩佩姨了,想到她平时对自己的照顾,顾灵犀走过去给了她一个拥抱。

    “佩姨,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佩姨很难过,差点就哭了,“少奶奶,你真的不回来了吗?”

    “佩姨,等我去了加拿大稳定下来就给你打电话,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回来看你。”

    “嗯,我等着你的电话,只是少爷……少奶奶,你不等他回来吗?”

    一夜过去,如果他想挽留她早就来了,不必等到现在。

    所以,她已经没有什么可期待的,不如潇洒一点,走得干脆。

    顾灵犀勉强笑了一下,泪水被她努力压下去,“不等了。”

    和佩姨告别之后。顾灵犀和夜先生他们同坐一辆车走了。

    顾灵犀看着车外的风景发呆。

    此时此刻,她感到很轻松,真的要离开这里,其实也没有那么舍不得。

    遗憾的是,她没有见他最后一面。

    真的分手了,她有想过和他一笑泯恩仇,可惜她已经没有机会亲口对他说一句原谅。

    也许,他真的恨透了她的残忍吧。

    顾灵犀深呼吸一口气,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和夜阑珊逗着玩。

    一辆车与她的目光擦肩而过……

    景翼岑开车,飞速朝着景家直奔。

    一到景家的院子,景翼岑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冲进去。

    大门敞开着,他大步跑进屋内。由于动静太大,惊动了佩姨。

    “少爷,你怎么才回来?”她难过的跑过来,有些埋怨的说道。

    才……

    这个字,让景翼岑心里沉沉的往下落。

    他还是来晚了。

    “灵犀……走了?”

    他的声音很小,小到他根本无力说出口。

    佩姨哽咽,“少奶奶刚走,舅少爷也走了,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

    一边说,一边伤心的抹眼泪。

    景翼岑心里好痛。

    她走了,永远不回来了。

    他突然用力抓着自己心口的衣服,紧紧的揪成一个团。

    他的心痛过那么多次,都不如这一次来得这么快这么猛,他几乎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苦,心痛得比死还要难受。

    眼眶里,热泪模糊了视线,他不是一个泪腺发达的人,这一次却忍不住让自己湿了眼眶。

    “灵犀……”

    他喃喃的念着她的名,万般后悔昨晚听到她要走没有及时赶回家,他更加后悔他竟然主动把离婚协议书递给她,他恨不得杀了自己来泄愤。

    “少爷,你去哪?”佩姨想叫住他,景翼岑已经快速离开去院子里开车。

    ……

    机场。

    出国的飞机八点起飞,顾灵犀他们来到机场的时候是七点半,还有半小时的时间等待。

    坐在等候区,顾灵均对顾灵犀说:“姐,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早餐。”

    顾灵犀摇头,“我不饿。”

    “我饿了。”夜阑珊举手。

    顾灵犀柔声对她说,“阑珊饿了吧,我这里有饼干,你先垫垫,等上了飞机就能吃早餐了。”

    夜阑珊不喜欢顾灵犀递过来的饼干,拉着顾灵均说道:“小舅舅,我想吃肯德基。”

    顾灵均准备起来带她去,顾灵犀说:“灵均,马上要登记检票了,别走太远,要不然赶不上飞机就?烦了。”

    “你放心,我会注意时间的。”

    顾灵均带着夜阑珊走后,顾灵犀坐在位置上,心里突然跳得很快,特别是看着手表上面的秒针不停的走动,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她安慰自己,也许是要走了,对未来多了一丝不确定所以有点不安吧。

    “顾小姐,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夜夫人坐在她旁边关心的问。

    顾灵犀微笑,“我没事,可能第一次坐飞机出国,所以紧张。”

    “顾小姐,我来之前有听说过景氏,为何我只见到你没见到景总?听闻他年轻有为,我们是做生意的,还想和他交流合作一下,也许以后会回国发展,可惜这次走得匆忙,没机会见到他。”夜先生说道。

    顾灵犀表情沉下去,难以掩饰难过的情绪,“他很忙。”

    夜夫人毕竟是女人,比较细心,关心的问道:“顾小姐,容我冒昧的问一句,你想去加拿大定居,这样岂不是和景总分隔两地。那我们夫妻岂不是罪过了。”

    顾灵犀强忍心痛的感觉。“我们离婚了。”

    夜先生和夜夫人也许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

    “不好意思,我不该问。”

    顾灵犀故作潇洒,“没事,正是因为离婚所以我想换个新环境,换种新的生活方式和过去告别,夜夫人,您和夜先生能收留我,我真的很感激你们。”

    “顾小姐还这么年轻就离婚,真是可惜,不过顾小姐你放心,国外很多帅气的小伙子,到时候我帮你介绍几个认识。”

    夜夫人突然化身媒婆帮顾灵犀说媒。刚才压抑的气氛一下子好转。

    聊了一会,顾灵均就带着夜阑珊回来了,还有五分钟检票,顾灵犀突然站起来,“我先去下洗手间。”

    洗手间内。

    顾灵犀刚进去,脖子上就被一道寒冷的光挟持。

    她本能的大叫,想离开,脖子上的刀锋利的割破了她的皮肤。

    “乖乖配合,不然,就不止是破皮那么简单。”身后的威胁比刀子还要冷酷可怕。

    顾灵犀一阵心悸,她听不出来声音的主人是谁,“你是谁?”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乖乖跟我走,要不然,我的刀子会毫不留情的割破你的喉咙,然后我再去找外面那些人替你跟我走一趟。”

    对方很熟悉她的动向,看来是暗中跟踪了很久,怕他伤害灵均和阑珊,顾灵犀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对他说,“好,我跟你走,你不要伤害他们。”

    ……

    离飞机起飞只剩最后五分钟,顾灵犀迟迟没出现。

    顾灵均实在担心,对夜先生说,“夜先生,要不你带着阑珊先登机吧,我去找我姐。”

    夜先生的时间紧迫,没时间耽误,牵着夜阑珊一起走。

    目送他们消失在检票口,顾灵均才跑向洗手间的方向。

    他站在外面干着急,最后硬着头皮冲进女卫生间。

    “姐,你在吗?”

    他找了一圈,每敲一个门,里面都会传来一句神经病或者变态,他不在乎,把所有的门都敲遍了,顾灵犀根本就不在里面。

    他又在周围找了一遍,依旧没看到顾灵犀的身影。

    偌大的机场。顾灵犀就像消失了一样。

    正当他找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机场内的广播突然传来播报员的声音。

    “下面插播一条寻人启事,有位景先生在找他的太太,如果您听到这则消息,请赶快来播音室和景先生会合。”

    然后,广播里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灵犀,我是翼岑……对不起,我来晚了,请你不要走,我后悔了,我不想和你离婚,我想你留下来,给我最后一个机会……我昨晚想了一夜。如果我真的就这么放开你会怎样,我告诉你,我会死,如果你想眼睁睁的看着我死,你就走……”

    他的语气骤然强烈,这个男人,连挽留都带着威胁的意味,真叫她又爱又恨。

    顾灵犀听到了,因为此时整个机场的人都在听广播,并且,一段音乐突然在他话音未落的时候响起来……

    “灵犀,求婚的时候我本来想给你唱首歌,那天我太紧张突然给忘了……呵呵……”

    他自嘲的一笑。

    顾灵犀又哭又笑。

    这个深沉内敛的男人。他居然还会唱歌。

    然后,音乐进入主歌段,男人浑厚而醇美的嗓音深情的唱了一首邓丽君的经典老歌。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

    我的爱也真

    月亮代表我的心

    ……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不移

    我的爱不变

    月亮代表我的心

    ……

    轻轻的一个吻

    已经打动我的心

    深深的一段情

    叫我思念到如今

    ……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你去想一想

    你去看一看

    月亮代表我的心

    ……

    顾灵犀深深地被这首歌里情真意切的词曲打动,更被景翼岑深情的演唱而感动。

    他不仅会唱歌,还唱得这么好。

    她突然很庆幸自己没有走,不然她就错过了他的挽留,她突然好想奔到他身边去,然后紧紧的抱住他,告诉他,她不想走,不想离婚,她舍不得离开他……

    她忍不住热泪盈眶,眼泪刚出来。身后抵在她腰间的刀子差点刺破她的衣服。

    身旁穿着风衣带着墨镜的男人凶恶的对她说,“快跟我走,我的同伴埋伏在机场内,你若反抗,你关心的人会因你而死。”

    顾灵犀还想再听听景翼岑的声音,听他唱歌,听他说那些温暖的话,但是她不敢耽搁,被男人挟持着离开了机场。

    ……

    播音室内。

    景翼岑把这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唱了一遍又一遍,越唱到最后,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把这首情歌唱出了悲欢离合的味道。

    他不知道自己唱了多少遍,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越唱,心里越痛。

    他做出了最后的努力,她终究还是走了。

    她舍得离开他。

    他放下话筒,喉咙像堵了东西唱不下去……

    “姐夫!”

    就在景翼岑绝望的准备离开的时候,顾灵均急匆匆的从外面冲进来。

    景翼岑刚刚还愁眉惨淡的脸色一下子看到了希望,也冲上去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急问,“灵犀呢?她走了吗?”

    “姐夫你别急,我听我说,姐姐不见了,我们准备登机的时候姐姐说要去洗手间,可我去洗手间找了一圈都没看到她,姐夫,姐姐不会出事了吧?”

    景翼岑做梦也没想到顾灵犀会不见。

    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灵犀没走,他好开心。

    灵犀不见了,他好担心。

    各种情绪铺面而来,他无法保持自己的理智,拉着顾灵均就往外跑,“我们再去找找。”

    景翼岑正要走,突然响了,他拿出来一看,看到备注显示“最美最亲爱的老婆么么哒”,心里一下子欣喜若狂,慌忙接了电话。

    “喂,灵犀你在哪?你不要走,我求你不要走……”

    “景翼岑,你要救顾灵犀的命,就给我老实听着。”里传来变声器发出的声音。

    一瞬间天崩地裂,因为他立马反应过来,灵犀遇到危险了。

    景翼岑立马变色。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他的表情一下子冷漠而决绝,声音比寒冬还要冷酷。

    顾灵均在一旁站着,光是看他阴沉的脸色就知道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你想救顾灵犀的命,就乖乖照我说的话去做。”

    “只要你不伤害她,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灵犀若损伤一根头发,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景翼岑,何必动气,顾灵犀现在在我手里,想救人就拿出一点救人的态度出来。不然……”

    变声器的声音骤然冷厉,然后里传来顾灵犀一声惨叫。

    “啊,你这个混蛋……翼岑你不要听他的,别管我!”

    听到她的惨叫,景翼岑心里紧紧的一揪,“灵犀,你怎么样?”

    然后他厉声对劫匪说:“你敢动她,我绝对会让你痛苦百倍。”

    “景翼岑,信不信我现在就在她脸上划一刀。”对方笑道。

    灵犀现在在他手里,纵然心急如焚,景翼岑不得不软了语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样才对嘛,景翼岑,乖乖听我的安排,我会联系你的。”

    然后,对方挂了电话。

    景翼岑再拨过去,已经关机了。

    他握着,脸色阴沉可怕。

    “姐夫,姐姐是不是被人劫持了?”顾灵均不用猜也知道结果。

    景翼岑立刻出门去,直接来到了监控室。

    调查了录像之后,景翼岑发现顾灵犀被一个穿着风衣遮得严严实实的男人挟持,离开机场之后他打了一个电话,打完把顾灵犀的扔进了垃圾桶。

    之后他带着顾灵犀又到了监控盲区,具体去了哪里不得而知。

    顾灵均看着监控里的视频,吓得差点旧病复发。

    “姐夫,到底是谁劫持了姐姐?”

    景翼岑声音低沉,“我不知道。”

    他用力的一拳击在桌子上,桌面上的玻璃瞬间爆裂。

    该死!

    他居然一点头绪都没有,难道他要这么坐以待毙下去?

    为了尽快找到顾灵犀,景翼岑不得不冒险去了一趟警局,他没有报警,而是秘密会见了严局长,把监控调给他看,希望他能给出一点线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严局长看了监控,正好有劫匪的消息。

    “他叫阿兵,是个惯犯,几次因打架斗殴被拘留,出入警局是家常便饭。他前几天刚放出来,这次他劫持景太太,有可能是劫财,景总不必担心。”

    景翼岑怎能不担心?

    他听到电话里顾灵犀那一声惨叫不知道多心急,这个阿兵既然是惯犯,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灵犀落在他手里多一秒,她的处境就很危险。

    景翼岑冷静下来,分析道:“严局长,我需要阿兵这几天的行踪,看他见了什么人,他既然是惯犯,做事肯定有计划,他刚放出来,不可能这么快盯上灵犀,所以,一定是有人指使。”

    严局长豁然开朗,“好,我立刻让人去查。”

    这时,景翼岑的又响了。

    大家都盯着景翼岑,沉住呼吸静静等待。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景翼岑直觉是劫匪打来的,接通了电话。

    “景翼岑,想救顾灵犀的命,一点之前过来,我会给你发地址。记住,我只要你一个人过来,如果你敢报警,后果自负。”

    挂了电话,顾灵均追问,“姐夫,劫匪怎么说?”

    “他让我去一个地方,只准我一个人过去。看来我没猜错,对方不为财,根本是冲着我来的。”他的表情一凝,想到是他连累了她,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他在商场奋战多年,或多或少会得罪一些人,到底是谁和他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会挟持灵犀来要挟他?

    发来一条信息,是劫匪发过来的地址,景翼岑一秒都不想多留,就想冲去救人,这时,严局长手底下的人办事效率很快,不出半小时,就把情报递来了。

    “阿兵最近这几天没有见什么可疑的人,但是……”严局长没说下去,把资料递过来。

    “景总您还是自己看吧。”

    景翼岑接过资料,令他没想到的是,阿兵的银行账户,在同一天经过几家银行和持卡人转账。最初的转账人显示的人居然是……

    “是她。”

    看到景莲的名字,景翼岑倒抽一口凉气。

    他不会忘记,李翰的丧礼上,景莲凶神恶煞的表情和憎恨的诅咒,连续好几晚让顾灵犀做噩梦,她收买阿兵劫持灵犀,一定是想为李翰报仇。

    灵犀落入景莲手里,那就必死无疑。

    ……

    一座废弃的工厂内,顾灵犀被蒙着眼睛绑在椅子上坐着。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只知道空气中全是腐烂的气息,似乎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眼前的黑布突然被拉下来,顾灵犀眯了眯眼睛,模糊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姑姑。”她震惊的看着她。

    景莲站在她面前。一脸阴冷的对她笑,让顾灵犀背脊发凉。

    “顾灵犀,没想到是我吧,你害死了我的儿子,今日我让你偿命。”

    她严酷的声音让顾灵犀脚底生寒,彻骨的寒冷贯穿她的身体。

    她试图劝她,“姑姑,李翰的死是意外,你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你绑架我是犯罪,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你千万不要糊涂走上不归路。”

    “哈哈哈……没有了小翰,我什么都不怕。就算让我牢底坐穿,我也要先送你下地狱。”

    景莲疯狂的笑声让顾灵犀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一个人被仇恨蒙蔽了心智,无论你说什么都没用,顾灵犀知道,此时的景莲,早已随着李翰的死而变得可怕,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报仇。

    这时,阿兵走过来,身后还带了几个小弟,看样子是刚巡逻回来。

    “李夫人,你只让我把人带过来,可没对我说要杀人,我阿兵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心里清楚,我可不想刚放出来就被刑拘,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阿兵自认自己不是个好人,法律还是懂的,他做的那些恶事顶多拘留三个月,出来又能继续风,流,快,活,所以一听到景莲的话立马想全身而退。

    反正钱已经到位,他带着小弟准备离开,景莲突然叫住他,“阿兵,你把人劫持过来,就算法律治不了你,景翼岑也不会放过你,你以为,和我同上了一条船,你还有机会下船吗?”

    景莲威胁加利诱,“不如你跟我合作,也许还有一线生机,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让你出国去过好日子,要不然你走了试试,只要顾灵犀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明天就是你的死期。”

    阿兵停住脚步,虽然愤怒被景莲利用。但他确实没有别的选择。

    思考了一会,阿兵回头,对景莲毕恭毕敬,“李夫人,你想怎么做?”

    “把她给我扒了。”景莲残忍的说道。

    顾灵犀吓了一跳,情绪激动的看着景莲,“姑姑,你不能这么做。”她手脚被绑在椅子上剧烈的挣扎,“放开我。”

    阿兵摸着下巴,看着顾灵犀那么害怕,若有所思的说道:“李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景莲阴险的的笑道:“既然要合作,我必须保证你的诚意,只要你把她给我上了,我才能信你。”

    景莲的心思如此缜密,不仅是阿兵,就连顾灵犀也深刻的感受到她的可怕。

    看来她真是恨极了她,不仅让她死,还要让她临死之前受到摧残和侮,辱,让她生不如死。

    ……

    记得有读者说不想看带球跑的老套路,所以漫漫改变了最初的设定,而且漫漫也舍不得让翼岑和灵犀分开,接下来的剧情不会那么虐,大家放心阅读哈。ps:偶素亲妈!^_^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