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29章 翼岑,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9章 翼岑,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眼看着阿兵不怀好意的走向自己,顾灵犀很害怕,身体被绑在椅子上奋力挣扎,一不小心,整个人连同椅子一起摔在了地上。

    她的额头和地面亲密接触,把头都给摔破了,鲜血顺着她的额头滑落,半边脸都埋在了血泊里。

    “阿兵,还等什么?快给我上。”景莲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她恨不得立马看到顾灵犀痛不欲生的样子。

    阿兵硬着头皮上前,把顾灵犀连同椅子扶正,顾灵犀趁机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惹来一阵惨叫。

    旁边的小弟见状赶紧过来帮忙,终于把顾灵犀脱开,然后,一个耳光甩在她的脸上。

    “臭女人,你敢咬我!”

    阿兵被惹火了,也没那么多顾虑,上前就开始撕顾灵犀的衣服。

    “混蛋,滚开!”顾灵犀大叫,恨不能再咬他一口。

    她的处境越来越危险,而景莲在旁边看着她冷笑,她越来越害怕,激动的大喊,“姑姑,让他们住手。你不要被仇恨蒙蔽,即使李翰还活着,他也不忍看你为他犯罪啊……”

    “别跟我提他,顾灵犀,小翰那么喜欢你。你放心,很快我就会送你下去陪他,哈哈哈……”

    景莲抬头,热泪湿了眼睛,她却仰头大笑。

    她真的是疯了。

    顾灵犀的衣服已经被撕烂了,她顾不得羞耻,对阿兵求道:“请你放过我吧,她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五倍……你想要多少?只要你放过我,我保证你不会有事。”

    阿兵的动作停止。

    顾灵犀似乎看到了希望,然而景莲却把她的希望浇灭,“阿兵,你不要相信她,你动了景翼岑的女人,他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都到了这个份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还管那么多干嘛?”

    “姑姑,你简直是疯子。”顾灵犀忍无可忍的喊道,她真的太可怕太可怕了。

    阿兵下定决心不再犹豫,正要扯下顾灵犀最后的遮挡,这时。一个冷酷的声音,如地狱里传来一样震慑人心,“放开她。”

    大家回头,只见大门口出现一个黑色的身影,逆着光走进来,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场,空气似乎凝结。

    顾灵犀一看到景翼岑,就忍不住委屈的大哭,“翼岑,救我!”

    景翼岑一直看着她,看到她满脸鲜血,看到她衣服凌乱,一股怒火直往上冒。

    “你们竟然敢动她。”

    他的目光。一一扫过顾灵犀身旁的几个男人,用眼神就足以将对方千刀万剐。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景莲身上。

    这是他的亲姑姑,如今却成了他的敌人。

    “景翼岑,你有种,真的敢一个人过来。”景莲有些意外。

    景翼岑不屑的说道:“对付这几个小喽啰,一个人够了。”

    阿兵最讨厌被人看扁,怒道:“景翼岑,你不要太嚣张,你的女人在我手里,如果你敢轻举妄动,我现在就一刀杀了她。”

    然后,一把锋利的刀子架在了顾灵犀的脖子上,刀口锋利无比,一碰上就划破了她的皮肤。

    景翼岑看到她白皙的脖子上落下伤痕,心疼她受伤,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他的反应正中景莲下怀。

    “景翼岑,你也有今天,想要救她,就按照我说的做,要不然……”

    阿兵配合的把刀子靠近顾灵犀,景翼岑紧张的说道:“你想怎样?”

    “跪下来给我儿子忏悔赎罪。”景莲癫狂的说道。

    这根本就是强人所难。

    景翼岑这一生,从来没有向人下跪。

    当初,老夫人卧病在床,言辞狠厉的让他下跪认错,他就是不肯跪。更别说向李翰下跪忏悔。

    见景翼岑没动,景莲更加憎恨,对阿兵使了一个眼色,阿兵吩咐几个小弟上前,开始对景翼岑拳打脚踢。

    他们都是经常打架斗殴的人,下手一点都不手软,景翼岑默默承受着这些人的伤害,站在那里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顾灵犀心痛难忍。

    他每被打一下,她的心就痛一下,最后痛哭失声,哭喊,“别打了,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他了。”

    看到景翼岑挨打,顾灵犀难受,景莲别提多痛快。

    可是景翼岑不跪,她始终不甘心,对阿兵耳语几句,然后阿兵又吩咐身旁的两个小弟,顾灵犀看到他们的手里突然多出来一把折叠小刀,一边把玩一边慢慢靠近景翼岑。

    顾灵犀慌了,整个人连同椅子都在摇晃,恨不能阻止他们可怕的行为,“你们要干什么?住手,不要伤害他……翼岑,你别管我,你快走……”

    景翼岑也看到了他们手里明晃晃的刀子,心知接下来要面对的痛楚,不过他怎么可能走?

    他忍着身体上的痛,反到安慰她,“灵犀,我没事,你闭上眼睛,别怕。”

    顾灵犀更加心痛。

    都到了这一刻,他还在关心她的感受,怕她看了害怕。

    顾灵犀泪流满面,不停的摇头,“翼岑,你快走啊,我求你快走。”

    她嚎啕大哭,眼睁睁看着锋利的刀子一左一右,刺进了景翼岑的小腿,景翼岑的眉头,终于皱了一下。

    “翼岑。”

    她不忍看下去,差点被那一幕刺激得晕过去。

    他没有动,深深刺入他肉里的刀子狠狠的拔出来,鲜血喷涌而出,他颤抖着一双腿,终于无力的跪在景莲面前。

    “翼岑,翼岑,呜呜……”

    她挣扎得更加剧烈,也不管脖子上的刀有多么锋利,有没有划伤她。此刻她只想到他身边去。

    景翼岑被人打了一顿,加上双腿中刀,这一跪,他扑在地上起不来,抬头艰难的看着顾灵犀脖子上的伤痕,安慰她激动的情绪,“灵犀,别动,我没事。”

    他都没力气说话了,还说自己没事,顾灵犀心疼得要死,也不管自己的安危,身体挪动得更加厉害。

    “姑姑。李翰是因我而死的,你要杀就杀我吧,我给李翰抵命,翼岑是你的亲侄子啊,求你放过他……”

    景莲笑得花枝乱颤,“哼哼……别急,等你眼睁睁看着景翼岑流尽最后一滴血,我再送你去地狱里和他团聚。”

    “你就是个疯子!”

    顾灵犀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站起来,背着椅子朝着景莲冲过去……

    “灵犀。”

    景翼岑看到她突然不要命的冲向景莲,而那把锋利的刀也从她身后刺入,景翼岑顾不得双腿的疼痛,用尽全力站起来冲向顾灵犀,在那把刀子快要刺向她的时候,拉着她的手臂躲过了一劫。

    他终于把她抓在了手里,两个人还来不及关心对方,阿兵就冲过来了。

    “不要让他们跑了,快上。”

    为了保护她,景翼岑浑身的疼痛就像消失了一样,一边护着她,一边和对方交涉。

    他的身手不错,动作快准狠,很快那些小弟各个躺在地上叫苦连天,而阿兵也意识到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赶紧逃命要紧。

    他正要跑,外面突然传来严局长的声音。“把这里围起来,谁也别想跑。”

    然后,很多警察冲了进来,分成两对围成一个圈,景莲和阿兵成了瓮中之鳖,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终于安全了,景翼岑松了一口气,赶紧给顾灵犀解开绳子,脱下衣服把她遮得严严实实。

    她猫在他怀里一直抖,又哭又怕,景翼岑心疼的哄着她,“没事了,没事了。”

    严局长上前,看到景翼岑背上的血印,还有他的小腿不断往外冒着血,脸色惊变,“景总,这里交给我处理,你得赶紧去医院。”

    顾灵犀反应过来,抬头紧张的说:“翼岑,我们快去医院。”

    就在大家分心的时候,旁边的景莲突然拿着一把刀,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准备偷袭。

    “顾灵犀,我要杀了你给我儿子偿命。”

    景莲的举动太突然了,顾灵犀还没回头,身体已经被景翼岑带着向后一退,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枪响响起,直接打在了景莲的手腕上,手里的刀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景莲痛苦的惨叫一声,周围的警察迅速将她按在地上制服。

    她仍然不死心,恶狠狠的咒骂,“顾灵犀,我不会放过你,做鬼也不放过你……”

    “走吧。”景翼岑不想顾灵犀听到那些恶毒的咒骂,准备带她离开,突然双腿一软,身体直往下坠。

    顾灵犀连忙扶着他。“翼岑……”

    他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刚才一直强撑着,由于失血过多,他觉得头晕,仍然坚持着随她一起走,“没事,我们……走……”

    他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终于昏了过去。

    “翼岑,翼岑……”

    ……

    急救室的红灯亮了很久,顾灵犀守在外面,顾灵均陪着她。

    景睿听到消息也赶来了。

    “怎么回事?翼岑好好的怎么会受伤?”

    顾灵犀艰难的开口,“爸,是姑姑绑架了我。翼岑为了救我才受了伤。”

    “景莲?”

    景睿感到不可思议。

    正好严局长办完事情之后也来了,景睿为了证实,询问了一下景莲的状况。

    严局长说:“她的状态不太好,右手手腕被子弹打穿,现在已经被控制住,她是本案的指使人,任何人都不得探视。”

    “景莲怎么会……”

    景睿很心痛,那毕竟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即使她篡改了老夫人的遗嘱,意图夺走景氏,那也是他的妹妹。

    只是没想到,她为了一己私利,走上了歪路。

    “严局长。你老实告诉我,她会被关多久?”

    严局长说道:“根据我国法律,构成故意杀人罪可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李夫人虽然杀人未遂,却故意用残忍的手段伤害他人身体,已经触犯了刑法,具体刑期还要看景总的伤势来判定。”

    景睿明了,“严局长,请你不要为难她。”

    “放心,我一向公事公办,李夫人若想为自己减刑,还得看她自己的表现。”

    “明白,谢谢你。”

    两人正说着。急救室的门开了,顾灵犀跑过去,“医生,翼岑怎么样了?”

    医生栽下口罩,一脸轻松,“病人失血过多,好在抢救及时,已经脱离危险。”

    顾灵犀终于松了一口气。

    景翼岑被推了出来,由于失血过多他还没醒,好在他的脸色已经比之前恢复了一点血色,表情安定,看来只是昏睡过去。

    推着景翼岑去病房之后,顾灵犀片刻不离的守着他。景睿站在一旁看着,叹了几声便离开了。

    从白天守到黑夜,顾灵犀就这么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了他醒来的瞬间。

    “姐,吃点饭吧。”

    顾灵均将打包好的饭菜递过来。

    顾灵犀看着景翼岑摇头,“我吃不下。”

    “姐夫已经没事了,你不吃饭会饿,待会姐夫醒了看到你不吃饭,又该心疼了。”

    顾灵均的话很有说服力,顾灵犀终于回头,看到桌子上的热菜热饭,整整一天她都没吃东西,确实是饿了。

    “好,我吃。”

    顾灵均终于笑了一下,给顾灵犀夹菜,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景翼岑,故意问道:“姐姐,姐夫这次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你还想和他离婚吗?”

    顾灵犀心里却痛了一下。

    脑海里突然想到机场里他的告白。

    “我昨晚想了一夜,如果我真的就这么放开你会怎样,我告诉你,我会死,如果你想眼睁睁的看着我死,你就走……”

    她以为那不过是为了挽留她而吓吓她的话,没想到成真的。他真的为了自己不要命,她怎么忍心看着他死?

    “不离了。”

    “真的?”

    顾灵犀温暖一笑,“坚决不离。”

    “你再说一遍。”男人霸道的声音带着欣喜传来。

    “不离不离。”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突然反应过来这个声音不对劲,回头一看,景翼岑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他一只手撑着身子斜躺着,正眯着眼睛看着她笑。

    顾灵犀一下子红了脸,回头瞪了一下一脸奸笑的顾灵均,“灵均,你……”

    顾灵均耸耸肩,“没办法,不这样套你的话,谁知道你又嘴硬到什么时候。我可不想姐夫醒来还被你虐得死去活来。”

    他端着一碗饭跑出去,“功成身退,我先出去啦,你们该干嘛干嘛,我帮你们守着。嘿嘿……”

    然后,贴心的把门关上。

    顾灵犀坐在椅子上,心里特别紧张,景翼岑却一直看着她,她更加不敢抬头看景翼岑了。

    景翼岑眉眼带笑,好像怎么也看不够她似的,觉得她脸红的时候特别可爱,他爱不释手,伸手将她的下巴抬起来。她更加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皮,不敢和他对视。

    “为什么不看我?”

    “……”她的心跳得很快,就快冲破胸口。如果再看他,她担心自己会窒息。

    “刚才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她就不说,死死咬紧牙关。

    “你就是嘴硬,欠吻。”

    景翼岑邪魅一笑,心情极好,突然一只手强撑着坐起来,低头紧紧的堵住了她的唇。

    他熟练的贪恋她的滋味。

    直到他满足了,才勾了勾唇,露出一丝魅惑的笑容,“听话。我还想再听一遍。”

    她被他吻得心潮澎湃,他的声音霸道又专宠,让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嘴上却不松口,“你想听什么?”

    景翼岑被这个小女人气得想吐血,“说你不离婚。”

    “我有说我要和你离婚吗?”顾灵犀调皮的冲他眨眨眼。

    “你……”景翼岑正要动气,突然反应过来,看到她居然敢耍他,气得一只手把她揽到怀里,低头看着怀里笑靥如花的她,对她又爱又恨的威胁,“顾灵犀,你再敢提离婚,我就死给你看。”

    顾灵犀在他怀里咯咯直笑,“景翼岑,你是男人,怎么能像个女人一样以死相逼?”

    “为了你,我不介意用什么方式。”

    “那你学声猪叫。”

    “哼哼。”他学着猪的声音用鼻音发声。

    “狗叫。”

    “汪汪。”

    “猫呢?”

    “喵喵。”

    ……

    她把自己所能想到的动物都说了一遍,景翼岑全部都叫了一遍,而且声音特别像。

    顾灵犀笑得合不拢嘴,“景翼岑,你怎么全都会叫?你以前是不是开过动物园?”

    “只要你喜欢,我就开。”

    “景翼岑,你真是财大气粗,有钱任性。”她鄙视他。

    “我是不是财大器粗,你心里清楚。”他坏笑。

    顾灵犀正要张口。突然意识到他的笑容配合他的话听上去有点荤,一拳头打在他的胸口。

    “说什么浑话呢,腿都快废了还不老实点。”

    景翼岑抓着她的手,情难自控的对她说,“没关系,我还有一条腿永远为你屹立不倒。”

    顾灵犀的脸更红了,这个男人,真是给了阳光就灿烂,但是心里却甜甜的,一双手主动的勾着他的脖子,趁机揭他的短,“景翼岑,你以后也不许提离婚。不许泡夜店,更不许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要不然我让你永垂不朽。”

    想到那些新闻,还有他在办公室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顾灵犀心里还是会酸酸的。

    景翼岑被她最后四个字弄得哭笑不得,她居然也会开这种玩笑,把他逗乐了,他低眉浅笑,“你吃醋了?”

    “对,我很吃醋,我吃了一大缸子醋。”

    她终于承认,她会吃醋。

    他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亲吻她的发,情不自禁的问她,“灵犀,你爱上我了吗?”

    顾灵犀在他怀里觉得好幸福。

    其实,她早就想告诉他,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

    她紧张的告白,“翼岑,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

    景翼岑又惊又喜,整个人高兴得快要飞起来,抱着她的肩膀将她从怀里拉出来,激动的看着她,“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她这次很听话,重复说:“翼岑,我爱你。”

    “我没听到。”

    “我爱你!”

    “大声点!”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她一直循环念着这三个字,最后被他的吻深深地淹没……

    病房外,顾灵均听到里面温情脉脉的对话,终于舒心的笑了,正要离开,突然发现身后站了一个人,吓了他一跳。

    “若谦,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一会了。”杜若谦淡淡的说,目光深沉的看着紧闭的病房门。

    顾灵均也看了一下,想到刚才里面的告白,杜若谦怕是听到了。

    “你来找姐姐的吧,她和姐夫在里面。”

    “我听说景翼岑出事了,过来探望他,现在看来,他的状态不错。”杜若谦挤出一丝微笑,转身就走。

    “若谦。”

    顾灵均叫住他。

    “有事?”他回头问。

    “我知道你喜欢我姐,我姐以前也喜欢你,如果没有联姻,或许你会成为我的姐夫,但是你们有缘无分,无法走到最后。姐姐已经结婚了,而且姐夫很爱她,你继续爱着姐姐,对她来说是负担……”

    “你不用再说,我明白。”杜若谦平淡的语气,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替我告诉灵儿一声,我祝福她和景翼岑。”

    顾灵均笑,“我会转告她的。”

    杜若谦走后,顾灵均回头看向病房门,微笑的离开。

    病房内。

    缠绵的吻持续了很久,景翼岑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

    低头,怀里的人儿被他吻得快醉了,红唇都肿了一圈,他轻轻的用手指抚摸她的唇瓣,最后落在她的额头上。

    她的头破了。伤口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盖着纱布,隐约能透过纱布看到里面溢出来的血迹。

    “还疼吗?”他心疼的摸着纱布旁边的皮肤问她。

    顾灵犀摇头,“不痛了。”

    “都怪我,如果我昨晚就回家,你就不会被劫持,也不会受伤。”他特别懊悔和自责。

    顾灵犀将他的手从额头拉下来,紧紧的握着,温柔的说道:“如果姑姑没有劫持我,或许我就走了,我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世上会有一个男人愿意为我而死,我觉得自己好幸福……翼岑,我们以后不吵架了,不分手了,我再也不想和你分开。”

    她紧紧的抱住他的腰,第一次如此眷恋他,依赖他,让他激动又感动……

    他也拥着她,恨不得把她融入自己的身体里去,此时此刻,心与心紧紧的贴在一起,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相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