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30章 蜜月旅行计划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0章 蜜月旅行计划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翼岑在医院养伤期间,景莲的案子也在紧密进展中。

    虽然景莲杀人未遂,但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情节恶劣,严局长透露,景莲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这日,李志明专程过来,为景莲求情。

    短短数日,他失去了唯一的儿子,连老婆也被关起来,整个人急得鬓角都白了,脸色蜡黄,憔悴不堪。

    他站在床尾,卑微的祈求,“翼岑,景莲这次是做了糊涂事,请你看在她是你亲姑姑的份上饶过她吧,她不能坐牢啊。”

    景翼岑坐在病床上一脸冷酷。

    他根本不想理会景莲的事情,直接说道,“姑父,这件案子是严局长亲自插手,你求我也没用,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去劝劝姑姑,让她在里面自省改过,争取减刑。”

    “翼岑,严局长和你有点交情,只要你开口,他必然会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景莲,我查了相关资料,只要你证明景莲对你没有构成故意伤害罪,她就会减刑,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李志明不死心的说道。

    景翼岑冷哼一声,冷冷的说道:“见死不救?姑父,你搞清楚到底是谁想要置我和灵犀于死地,她雇人劫持灵犀的时候,可有想过我是她的亲侄子?我躺在这里,双腿差点残废又是拜谁所赐?我没有找她算账,你倒火急火燎的来求我救她,真是可笑!”

    李志明被景翼岑一番话说道心虚不已,他确实是没资格来求景翼岑相救,可是如今能救景莲的也只有他。

    他打算和他打亲情牌,可怜的说道:“翼岑,请你看在小翰枉死的份上,可怜可怜景莲的爱子之心,她也是一时糊涂才做了错事,并不是故意要伤害你和灵犀。”

    “别跟我提李翰,当初,要是我来晚一点,李翰还不知道要怎么糟蹋灵犀,光凭这一点,他就死不足惜。”

    景翼岑边说,突然紧紧握住了顾灵犀的手,她的手在他的掌心里紧握成团,骨头挤在一起有些痛。

    这段回忆,顾灵犀至今想起来就后怕,别说他了,自然因为这件事而耿耿于怀。

    景翼岑的声音更加冷酷,“姑父,你联合张总和刘总弹劾我的时候,可没把我当做你的侄子,姑姑篡改奶奶遗嘱的时候,你和姑姑在公司趾高气扬想夺我总裁之位,姑姑为了得到奶奶留给灵犀的一份遗嘱连亲儿子都设计,你们一家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得到景氏,如今自食恶果,还想向我求情,即使我想开慈善机构,你们也没资格得到我的半分同情,我还叫你一声姑父,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请你出去,不要再来打扰我养病。”

    景翼岑无情的下了逐客令,李志明自知自己若再不识趣,恐怕惹怒了他,到时候求情不成,还会害了景莲。

    李志明灰溜溜的离开了病房之后,景翼岑的心情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顾灵犀将自己的手从他紧握的手里抽回来,若无其事的削苹果。

    削完之后,她切了一块递到他嘴边,“来,吃块苹果消消气。”

    景翼岑张口咬了一口苹果,咀嚼了几下,甜甜的滋味让他的心情总算缓解。

    “再吃一块。”她又递过来一块。

    “我不气了,你吃吧。”他把苹果又递过去。

    “你的表情那么可怕,我可不想跟你抢食,还是你吃吧。”顾灵犀直接把他手里的苹果接过来塞到他嘴里,把他塞得满满的。

    景翼岑被她折磨得够呛,好不容易才咽下去,看到她再递过来,已经不想吃了,“灵犀,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太无情了?”

    不然她怎么会用苹果来“惩罚”他?

    “我哪敢啊。”她笑了一下,知道他不吃了,才喂到自己嘴里。

    景翼岑听着她阴阳怪调的语气,就知道她介意刚才的事情,无奈的对她说:“灵犀,如果今日姑父不是来求我,而是来求你,恐怕你会被他三言两语就说动,难道你想就这么轻易饶过她?”

    “我只是觉得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失去了儿子,难免会做出过激的事情,而且李翰的死确实和我脱不了干系,那天晚上要是我原谅了他,或许他就不会死。”正是为李翰的死心存愧疚,顾灵犀对景莲的所作所为始终恨不起来。

    “灵犀,你太善良了,我不希望你的善良被人利用,如果今日我不是躺在这里,而是死了,你还会让我饶过她吗?”

    顾灵犀紧张的伸手覆在他的唇上,皱眉,“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

    他将她的手拉下来,今日必须给她洗洗脑,免得他一不留神被李志明钻了空子,“灵犀,我希望你明白,我不是穷追猛打的人,我也不想把姑姑逼到绝境,但是她伤害了你,她就应该得到惩罚,你知道吗?你是我最后的底线,谁敢动你,我必不手软,我又怎会轻易放过她?”

    他的语气明明那么狠厉,每一个字都透露出他对她的爱护。

    顾灵犀很感动,也很欣慰他能为自己打抱不平。

    “我知道啦,善恶有报,就让法律来制裁她吧。”

    她开心的靠在他的肩膀上,这个肩膀让她感到很踏实,因为这个男人是真的在用自己的生命去爱她,守护她。

    顾灵均进来,看到两人相依相偎,故意大声咳了一声,“咳咳,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顾灵犀赶紧和景翼岑分开,不好意思的坐好,用手顺了顺额前的刘海,“灵均,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姐,是你和姐夫感情越来越好了,我都在外面憋了好久才进来,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时时刻刻都像连体婴一样,好歹给我这个弟弟留点私人空间,每次进来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顾灵均抱怨道。

    顾灵犀脸红红的,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低着头不说话。

    景翼岑笑着问他,“灵均,你有事吗?”

    “额,有点事,姐夫,我能不能征用下我姐半个小时时间,我有事找她。”

    顾灵犀没好气的说,“喂喂喂,顾灵均,我什么时候成物品了?还征用,你哪学来的这些词,好的不学尽学坏的。”

    景翼岑笑笑,“你有事就带灵犀出去吧,正好我也想休息一下。”

    然后,他识趣的对顾灵犀说:“我有点累,你和灵均去吧。”

    顾灵犀应了一声,扶着景翼岑躺下之后,随顾灵均出去了。

    景翼岑躺在床上睡不着。

    灵犀不在身边,他翻来覆去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所以他干脆起来,叫了护士过来帮他扶上轮椅,自己推着出去。

    ……

    顾灵均走在前面,顾灵犀跟在后面觉得很奇怪。

    刚才在病房,如果他有事不会藏着掖着,特意叫自己出来,肯定是不想让景翼岑知道。

    “灵均,你找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

    “待会你就知道了。”

    然后,顾灵均把她带到了住院部后院的池塘边。

    柳树下,一个熟悉的背影站了很久。

    顾灵犀看到他,心里一痛。

    “上次若谦来医院找过你,被我打发走了,这次他求我,说想见你一面,我没办法,我想有些话还是你亲自和他说清楚比较好。”

    说完,顾灵均离开了。

    顾灵犀默默的看着那个背影,光是这样看着他,心里就产生一丝痛觉。

    她慢慢的走过去,准备叫他,杜若谦似乎听到了动静,回头,手里捧着一束桔梗花,面带微笑的对她说:“灵儿,我等了你很久,你终于来了。”

    顾灵犀看着眼前的桔梗花略微失神。

    桔梗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

    她看到这束鲜花,就已知他的情意和用意。

    “昊谦,你找我有事?”她没有接花,语气如常的问。

    杜若谦的眼底满含失落,沉声道:“我明天就要走了,临走之前想来看看你。”

    顾灵犀心一紧,“去哪?”

    “江城。”

    她笑,“挺好的,杜小姐在那里,她知道一定很高兴。”

    “我去那边不是因为湘湘。”他不知为何会解释,“那边的公司出了点事,需要我过去一趟?”

    “严重吗?”

    “正常运营出现的小失误,我长期离开公司,有些人难免会松懈。”

    “伯父伯母呢?”

    “我会带他们过去。”

    “那挺好的。”顾灵犀感到欣慰。

    “灵儿,这次一走,或许以后我们会很少回到南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担心。”杜若谦关心的对她说。

    顾灵犀微笑,“你也是。”

    她始终对他客客气气的,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外人,他终于忍不住,将心底的话说出来,“灵儿,你知道我最放心不下的人是你。”

    “昊谦,别再说这样的话了好吗?”

    顾灵犀看着那些桔梗花,抬头,坦荡的看着他的眼睛,“你曾经告诉我,桔梗花是永恒之花,后来我才知道,桔梗花开代表幸福再度降临。当幸福降临时,有的人能抓住幸福,有的人却注定与它失之交臂。所以它有两层花语,一种是永恒的爱,一种是无望的爱,曾经我一直以为我和你是前者,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们的爱就像桔梗花,注定没有希望。”

    杜若谦抱着手里的桔梗花,花瓣在风中颤抖。

    无望的爱。

    呵……

    原来他们的爱早已注定无望,他却一直期待着永恒。

    顾灵犀忍心看着他渐渐失望的眼眸,继续说道:“昊谦,事到如今,有些话我想告诉你,十七岁那年郊游,我迷路了,我很害怕,是你不顾一切的来到我身边,那时候的爱情很简单很纯粹,如果可以,我也想简简单单的和你过一辈子。”

    “生活终究不是童话,我们无法阻挡命运的安排,一年前的联姻把我和翼岑绑在了一起,注定我要和他彼此纠缠下去,和他在一起后我才发现,原来真正的爱情没有那么简单,我感受到了什么是痛苦什么是快乐,我的心每天都像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悲喜由不得我自己做主,这时候我才明白,爱情是折磨人的东西,越是逃避越舍不得放弃,如果没有翼岑,我不会明白什么是爱什么是恨,我很庆幸遇到了他,要不然我这一生平淡无奇,我会遗憾一辈子。”

    她第一次对他说这么多话,他静静的听着,听完后,他如释重负的笑了一下。

    “灵儿,你找到了真爱,我祝福你。”他笑中隐含了太多的心酸,却真心的祝福她。

    顾灵犀弯起唇角,“谢谢你的祝福,昊谦,我希望你也找到自己的真爱。”

    “但愿。”他淡淡的说道,突然看向顾灵犀身后,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此时看了,真叫他又嫉妒又羡慕。

    他突然张开手臂,“灵儿,给我一个离别的拥抱吧。”

    她愣了一下,不等她反应,他已经紧紧的抱住了她。

    杜若谦在她耳畔小声说道:“灵儿,景翼岑就在你后面,就这么败给他还真不甘心,容我最后再气气他,你不会怪我吧!”

    顾灵犀心一跳,本能的推他,杜若谦没强求,松手放开。

    “灵儿,我走了。保重!”杜若谦心情好转,然后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她身后的男人,迈着轻松的步子离去。

    顾灵犀可没那么轻松,她甚至是有些紧张的,景翼岑那么爱吃醋,万一他又生气,她得好好想想怎么哄哄他才行。

    身后的轮椅慢悠悠的推过来,停在她脚边。

    顾灵犀头皮一麻,完了完了,他不说话说明他真的生气了。

    回头,看着他俊郎而冷硬的脸,顾灵犀眯着眼睛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翼岑,你怎么出来了。”

    “你不想我出来,是不想被我看到你和杜若谦拥抱吧?”他反问。

    果然,他什么都看到了。

    “翼岑,你听我解释,其实刚才……啊。”

    她还没说完,她的手已经被他拉下来放在他的脖子上,他揽着她的腰,让她整个人趴在他身上。

    他深深地吻住了她……

    强势的霸道,势不可挡。

    她更加紧张,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加上旁边那么多人,她本就面子薄,怕人看了指点,而他却吻得肆无忌惮,旁若无人,她整个身子在他怀里几乎僵硬。

    “唔……翼岑……”

    她想推开,他却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他从来没有这么热情的吻过她,让她招架不住,她甚至被他吻得快要晕眩,好担心他会不会一不小心就把她给吃了。

    半个小时后。

    景翼岑终于满足的放开她。

    她张开嘴巴,大口呼吸。

    看着她呼吸困难,脸如火烧的样子,景翼岑心里一动,大手掌扣着她的后脑,把她的脸深深地埋进他心脏的位置。

    她听到他的心跳“扑通扑通”跳得飞快,完全不是正常人的频率,她的心也跟着他紧张的加速跳动。

    “翼岑,你不要多心,昊谦要走了,那是离别的拥抱。”她好怕这样沉默寡言的他,好端端的什么都不说,把她吻得如痴如醉,她担心他会胡思乱想。

    景翼岑抱着她,看着面前平静的湖面,心情激动的无法形容。

    他听到她和杜若谦说的那些话,她说过她爱他,却从来没有对他说过她为什么爱他,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她对他们这份爱的理解和感受,是经历那些痛苦之后的刻苦铭心才感悟到的最真挚的情感流露,所以她的这份爱才更加弥足珍贵,他如何不感动不激动?

    “灵犀,我没多想,我只是突然想快点好起来。”他喑哑的嗓音温柔的缠绕在她耳边。

    顾灵犀没注意他的语气,说:“医生说你的腿还得修养一段时间,不急于一时。”

    “不,我想现在就好起来。”

    “为什么?”她抬头看着他。

    他低头,看她一脸单纯无辜的表情,轻轻的凑到她耳边像在说秘密。

    “我想身体力行的告诉你,我都多爱你。”

    他的声音很小,她听得耳根子都红了。

    小拳头一下子敲在他的胸口,从他身上起来,转过身去,“不正经。”

    “我怎么不正经了?”他拉着她的手,她不敢回头看他。

    她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你都这样了,脑子里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我不理你了。”

    她故意生气,害羞的准备走,景翼岑却拉着她,紧紧的抱住。

    “灵犀,我都听到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我恨不得现在就快点好起来,拥着你,吻着你,时时刻刻与你纠缠在一起。”他情深入骨的表白。

    顾灵犀红着脸,害羞的问,“听到什么了?”

    “你对杜若谦说你爱我。”

    居然被他偷听了。

    “我昨天不是对你说过吗?”她不明所以的问。

    “不一样。”他抱着她,激动的心情难以言喻。

    “怎么不一样了?”

    “杜若谦是我的头号情敌,只有你亲口对他说你爱我,我才能保证你不会被他抢走。”他坦诚的告诉她心里的想法。

    顾灵犀甜甜一笑,抬头对他说:“原来你是担心这个,你放心吧,嫁给你之后,我就没想过和他重新开始,是你一直太敏感,老是把他当成假想敌,他刚才是来和我告别的,他说他会祝福我们。”

    景翼岑一脸傲娇的表情,“这么说,那小子知难而退了?”

    顾灵犀白了他一眼,“是祝福成全。”

    “都一样,反正你现在是我的,谁也别想从我身边抢走你。”

    景翼岑如获至宝,在她的唇上小啄一口,准备深入,顾灵犀赶紧从他身上起来,离他三步的距离。

    “这里是公共场合,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嘛?”刚刚好多人都看到了,她早就害羞得要死。

    景翼岑才不管,他早就得意忘形了,如果不是他在坐轮椅,他肯定要把她拉回来继续。

    “灵犀,如果这里刚好有一张床,我想和你睡到世界灭亡。”他不知羞耻的笑得比阳光还灿烂。

    顾灵犀瞪他,往死里瞪。

    她突然有种预感,以后她一定一看到床就腿发软。

    还好他现在坐轮椅,顾灵犀不想理他,一个人往前走。

    景翼岑推着轮椅去追,“灵犀,你去哪?”

    顾灵犀:“……”

    “灵犀你等等我!”

    继续:“……”

    “顾灵犀,你老公掉了。”

    顾灵犀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到他着急追赶的模样,嘴角忍不住掠过一丝笑容,走过来帮他推轮椅。

    “你不是不管我吗?”

    顾灵犀在他身后偷笑,“听说我老公掉了,我回头捡起来,免得被别人捡了去。”

    景翼岑俊脸一黑,“你当是捡破烂啊?”

    “你要这么说也行。”

    景翼岑:“……”

    “嘿嘿!”顾灵犀抿着嘴巴差点噗笑出声,然后推着他回到病房。

    病房内,顾灵均正拿着平板坐在沙发上,不知在和谁聊天,好像特别开心的样子。

    见两人进来,顾灵均连忙把平板翻过来对着两人。

    顾灵犀看到屏幕上出现一个可人儿,正撅着嘴巴对她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

    “爸爸妈妈,么么哒。”

    顾灵犀欣喜的丢下景翼岑就跑过来抱着平板,也对她亲了一下,“阑珊,你还好吗?在加拿大住的还习惯吗?有没有水土不服?”

    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小小的夜阑珊哪里反应得过来,倒是平板里传来夜夫人的声音,“顾小姐放心,阑珊在这里一切都好,就是有点想你,这么晚了还不睡,非要找妈妈,我没办法所以只能来找你了。没打扰你吧。”

    顾灵犀高兴还来不及。

    加拿大那边和这边有时差,现在那边都是凌晨了,想到夜阑珊这么晚了想她想得睡不着,心里掠过一丝酸楚。

    “妈妈能来看阑珊吗?阑珊好想妈妈啊。”

    “阑珊,妈妈也想你。”顾灵犀心里很不是滋味,安慰她,“以后有机会,妈妈就去加拿大看阑珊。”

    “好,妈妈说话算话,拉钩。”

    她伸出了小手指。

    隔着屏幕,顾灵犀和她达成约定,夜阑珊才高兴的笑了,又聊了一会,小家伙可能是累了不停的打哈欠,顾灵犀对她说:“阑珊,早点睡觉吧。”

    夜阑珊乖乖的答应,道了晚安才挂了视频。

    顾灵犀抱着平板,好半天才从刚才的情绪中走出来。

    “姐,你和阑珊真是母女情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的亲妈妈。”

    顾灵犀说道:“阑珊叫我一声妈妈,我就把她当成我的亲生女儿,那天在机场出了意外,没有来得及向她告别,我心里很内疚,不知道她会不会怪我不告而别。”

    “灵犀,如果你真的很想她,不如我们一起去加拿大看她吧。”景翼岑推着轮椅过来对她说。

    顾灵犀意外的看着他。

    景翼岑柔声对她说,“我们结婚以后一直没有去度蜜月,不如趁这个机会把它补回来,等我身体好起来,我们就一起出国旅游,第一站就去加拿大,你觉得怎么样?”

    顾灵犀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提议。

    “真的吗?”

    “当然。”

    顾灵犀高兴极了,不过又想到一个问题。

    她回头看向顾灵均,没等她开口,顾灵均就说:“姐,你不用管我,这是你们两个人的蜜月旅行,我可不想当电灯泡。”

    “可是把你一个人留在南城,我实在不放心。”

    顾灵均神秘的说道:“姐,我已经有了一个好去处。”

    “你别想着回家,我可不答应。”顾灵犀紧张的说道。

    “放心,高阳和我说,若谦走后,就提拔她当了执行总监,南城的公司全权交给她打理,她一个人忙不过来叫我去帮忙,我正考虑呢,如果你和姐夫去度蜜月,我正好去找高阳实习,我总不能一辈子不工作靠你来养。”

    “可是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比以前好多了,你和姐夫放心的去度蜜月,不用担心我。”

    顾灵均坚持,顾灵犀也只好由他,当即就给高阳打了电话,高阳一听特别开心,打包票说一定会照顾好顾灵均,景翼岑和顾灵犀才放心的开始商量两人的蜜月旅行计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