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33章 翼岑,这是你的亲生儿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3章 翼岑,这是你的亲生儿子!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这是安妮的声音,而那个孩子……

    她不自觉的抬头看向他,他冰冷的轮廓印证了她的猜测。..

    那个孩子,是他和安妮的。

    她的心仿佛一下子被人撕开了一道口子,好久没有那么痛苦的感觉,突然一下子袭来,让她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景翼岑几乎是一瞬间放开了她的手,直接冲到了病房去。

    “翼岑,你要干什么?”秦语心反应过来,急忙往屋内追去。

    里面,传来安妮激动的呐喊,“翼岑,别带走我的孩子,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放手!”

    顾灵犀站在那里,听到屋内孩子的哭声和大人的吵闹声,她像傻掉了一般,直到手臂被景翼岑拉着往前走,她才有了一丝知觉。

    他抱着哭泣的孩子,拉着她的手出来医院,直接打的回两人住的酒店。

    孩子一路上都在哭,景翼岑就像没听到一样,一点都不怜惜他,而顾灵犀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反应,整个人就像丢了魂魄一样。

    回到酒店,孩子被景翼岑放在床尾,他站在窗户边抽烟,一根接一根,地上的烟头越来越多,而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这半年时间里,他几乎不抽烟了,她知道他一抽烟心情肯定很烦躁。

    她抬头看着面前紧绷的男人,他的背影是那么冷酷,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么阴沉可怕的样子。

    她想到灵均当初对她说过,安妮逃到国外之后,他一直派人在暗中寻访她,他不想让这个孩子出生。如今孩子出生了,他们也到了面对现实的时候。

    孩子就在顾灵犀身边哭,她低头一看,孩子稚嫩的小脸红彤彤的,眼泪哗啦的把他的小脸全弄湿了,他张着嘴不停的哇哇大哭,声带都扯哑了,这么小的孩子哭得这么厉害,顾灵犀听着于心不忍。

    “翼岑,孩子一直哭,应该是饿了。”顾灵犀站起来在他身后,努力保持平静的心情对他说。

    景翼岑看着窗外。头也没回,好像没听到孩子的哭声。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此时她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很介意这个孩子,一方面又不忍孩子这么哭。

    思前想后,最终出于善意去床头给酒店的服务员打了电话,让他们送点牛奶上来。

    不到五分钟,服务员就把牛奶冲泡好了送进来。

    “谢谢。”

    顾灵犀接过牛奶,把孩子抱起来,刚把奶嘴递到他嘴边,他就本能的吸住,开始吃奶。也许是饿了,他吃的特别香,一口气就喝了一大半。

    喝完牛奶之后,他就睡着了,房间里总算安静下来。

    突然的静逸让景翼岑回头,他看到顾灵犀正坐在床上,抱着孩子轻轻的哄着。

    她对孩子的这份爱心让他顿生愧疚,更加无法容忍这个孩子,他突然上前,深思熟虑一般的说道:“灵犀,把孩子给我。”

    他的表情冷酷到底,她抱着孩子的手突然一紧。问,“你把孩子抱回来,你打算怎么办?”

    “你别管。”他直接从她怀里把孩子抢过去。

    孩子本来睡得很香,也许是动静太大吵醒了他,他又开始哇哇大哭,景翼岑更加烦躁,抱着孩子就往外走。

    “翼岑你要带他去哪?”顾灵犀连忙拉住他。

    “我要把这个孩子送走。”

    他刚才想了很久,孩子既然已经出生,他没有剥夺孩子生命的权利,除了眼不见为净,这是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他已经下定决心,他不能让这个孩子成为他们之间的阻碍。

    顾灵犀一听就急了。阻止他,“翼岑,孩子还这么小,你要把他送到哪里去?”

    “越远越好。”

    也许孩子知道他要被送走,哭得更凶了,顾灵犀听着于心不忍。

    “翼岑,这毕竟是你的孩子,他已经出生了,难道你把他送走了就能改变他不存在的事实吗?”她终于伤心的把心里话说出来。

    她捂着心口,那里好痛好痛,仿佛插着一把刀,血淋淋的让她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景翼岑沉默,他现在心里很乱,他根本没有理智去思考,他只是不想看到这个孩子。

    现在,他甚至不敢去面对她的反应。

    “灵犀,对不起。”

    他沙哑说道,不敢抬头去看她痛苦的表情,这半年他感到很快乐,没想到痛苦来得这么措手不及。

    顾灵犀很心痛。

    她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会忘掉他和安妮的背叛,当这个孩子出现的时候,她才发现幸福那么短,短到她来不及抓住就溜走了。

    “翼岑,你把孩子还回去吧,孩子还小,需要母亲。”她忍痛说道。

    看到她这个样子,景翼岑恨不得杀了自己来向她赎罪那一次的背叛。

    “灵犀,我不奢求你的原谅,等我把这个孩子送走,你想怎么惩罚我,我都认。”

    说完,他开门直接离开了酒店。

    顾灵犀追了出去,刚到门口,就看到秦语心扶着安妮赶来了,她们堵在了景翼岑面前。

    安妮身上还穿着医院的病服,想来还没有出月子,她扑通一下抱住了景翼岑的大腿,死死不放手,一边哭一边喊,“翼岑,求你不要带有我的孩子,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这是来自一个母亲最真诚最无助的声音,顾灵犀站在后面,看到昔日光彩夺目的安妮哭成了泪人儿,因怀孕发胖的身材还有分娩的痛苦让她看上去那么无助憔悴。

    除却对安妮的偏见,她有点同情她。

    “放手,我要把孩子送走。”景翼岑的声音骤然降低了一个冰点。即使是看着他的背影,顾灵犀也能感觉到他强烈的愤怒。

    安妮死死不放手,秦语心紧张的对景翼岑说:“翼岑,这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要把他送到哪里去?”

    亲生儿子四个字,轻而易举的击溃了顾灵犀的心。

    景翼岑更加无法容忍。

    “滚开。”

    他一脚踢开安妮,正要走,秦语心又拦住了他,安妮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抱住了景翼岑的腿。

    秦语心看到了顾灵犀,气得对景翼岑指责,“翼岑,你怎么这么狠心?就算你不认。这也是你的儿子,当初,安妮生下这个孩子吃了多少苦你知不知道?她一个大明星,为了给你生孩子身材走样,你呢,为了一个顾灵犀连亲生儿子都不要,为了躲避你的追查,这一年我们东躲XC吃了不少苦,安妮由于身体虚弱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孩子刚满月你就要送他走,你还有一点做父亲的责任吗?”

    景翼岑根本不想听,他狠心说道:“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在这个孩子出生之前就让他死在肚子里。让开,要不然我不客气。”

    他推了秦语心一把,再次将安妮甩开,安妮知道景翼岑决心已定,她突然发现了顾灵犀,一边哭一边爬到顾灵犀身边,哭天喊地的求她。

    “灵犀,我求你了,你帮我劝劝翼岑,让他把孩子还给我吧,我不能失去孩子,不能啊……”

    顾灵犀从没见安妮这么伤心绝望。她只是一个可怜的母亲,为了孩子连尊严都失去了。

    当初的恨意,在她的求情中慢慢变淡,只剩下面对现实的无奈和心酸。

    “翼岑,把孩子还给安妮吧。”她终于心软,帮安妮说情。

    景翼岑就算有再大的怒意,也抵不过她一句求情。

    他回头,无法理解的看着她。

    “灵犀,我把孩子送走是为他好,安妮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孩子留在安妮身边只会害了他。”

    安妮赶紧对顾灵犀求道:“不会的,灵犀,我们都是女人,你相信我,有了这个孩子,我以后一定会安安分分的过日子,绝对不会影响你们的感情。”

    看她一脸真诚,顾灵犀有所动摇。

    她自己也快要当母亲了,所以她特别能理解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护,她天真的想,或许安妮有了这个孩子以后真的会改变也不一定。

    安妮见顾灵犀有所动,加紧求道:“灵犀,你想想,如果我真的有非分之想。孩子都出生了我不可能一直住在国外,我肯定会回国用孩子大做文章,我没这么做,是因为我已经想好了,以后就带着孩子在国外生活,我保证不会去打扰你和翼岑……灵犀,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利用孩子来威胁翼岑给我任何名分,我只想要我们母子在一起,求你帮我劝劝翼岑,让他把孩子还给我吧。求求你了……”

    安妮抱着她的大腿不放手,一边哭一边求,顾灵犀不忍看下去,再次向景翼岑开口,“翼岑,孩子还小,如果离开母亲对他来说太残忍了,而且,孩子是无辜的。”

    景翼岑没有丝毫动摇,“灵犀,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安妮的话你也信?”

    顾灵犀无言以对,她确实没有理由去相信安妮。

    安妮也是急了,她知道景翼岑一向说到做到,为了孩子她不得不忍辱负重,居然给顾灵犀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哭求,“灵犀,我求你把孩子还给我,求你了……”

    为了孩子她连尊严都不要了,顾灵犀没办法置之不理。

    她走到景翼岑身边,看到孩子一直哭,安妮又一直磕头求情,她的心就算是石头做的也不可能不心软。

    “翼岑,就当是为了我和肚子里的孩子着想,不要再徒增罪孽,你已经剥夺了他的父爱。难道要让他连母爱也失去吗?”

    想到他和灵犀的孩子,他终于产生了一丝恻隐之心。

    “翼岑,把孩子还给安妮吧,就算你把它送走也无法磨灭他的存在,更何况,这半年我们经历了那么多,我早就忘掉了过去那些不愉快,我不介意这个孩子,不管这个孩子生没生下来,也无法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因为,我早就原谅你了。”顾灵犀安静从容的说道。

    景翼岑沉重的表情下终于浮现出一丝意外的惊喜。

    这大半年他们的蜜月之旅过得很开心,但他从来不主动提起安妮和孩子,就是怕那道伤疤会轻易的夺走他的快乐,没想到她今日会主动对他说一句原谅。

    那两个字,分量实在太重太重。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把孩子还给了安妮。

    低头,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悲伤的安妮,绝情的说道:“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安妮喜极而泣,连忙抱紧了孩子,又亲又哭,特别开心。

    景翼岑不想理会安妮,走到顾灵犀身边,牵着她的手回房。

    无情的门把安妮和秦语心阻隔在门外,秦语心走过来,心疼的看着她额头上的红肿,“安妮,何必这么折磨自己?”

    安妮冷笑,脸上早已没有刚才的伤心,“阿姨,既然要做戏,就要做足一点?视频拍好了吧?”

    “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我已经把刚才的事情都拍了,你刚才的表现特别好特别可怜,连我都被你感动了。”

    安妮低头看着孩子,宝宝回到她身边就不哭了,她想到景翼岑的狠心,心里就更加憎恨顾灵犀。“想不到顾灵犀命那么好又怀孕了,翼岑不认这个孩子,将来顾灵犀的孩子出生,他更加容不下我的孩子?”

    “安妮你别担心,轩轩到底是翼岑的亲骨肉,他不认没关系,景家一脉最注重血脉相承,我就不信,景家那些大爷大伯会允许自己的子孙流落在外。”

    安妮听秦语心提过景家的人物关系,当年景家的老太爷生有两个儿子,一个是老大景仁,一个是老二景义,景翼岑就是景义这一脉的孙辈。

    老太爷是地主,身为老大的景仁继承了家产之后把景义赶出景氏,年轻的景义单枪匹马来到南城奋斗,创立了景氏,而景仁由于政策对地主的压迫被批斗,景仁一家只好来南城投奔景义,善良的景义不仅不计前嫌,还帮助景仁成立了公司,虽然不如景氏壮大,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在南城也算有点地位,只不过老夫人在世的时候对景仁当年的驱赶耿耿于怀,景仁以及他的后代很少和景家往来,南城知道他们关系的人并不多。

    安妮本来在想,景翼岑这么不想见到她,她回国的安全问题要怎么解决,如今,她突然豁然开朗,景仁一家会是她和孩子最好的保护伞。

    想到这里,安妮忧愁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奸恶的笑容……

    ……

    回到房内的景翼岑和顾灵犀彼此面对面坐着,沉默了很久,景翼岑才小心翼翼的问她,“灵犀。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你真的原谅我了?”

    顾灵犀想明白了,也想开了。她依靠在他的肩膀上,如释重负的说道:“其实,我早该告诉你,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才有现在的幸福,我应该好好珍惜,何况你也是因为喝醉了才和安妮有了那个孩子,即使我有那么一点点介意,在和你相处的这大半年时间里早已变得微不足道。”

    顾灵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继续说:“现在我和你有了孩子,我更加不可能和你分开,因为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不会因任何事情而改变,我也是……”

    “我是你的妻子。夫妻同心,所以以后,无论发生多大的事情,我都会和你一起去面对。”

    夫妻同心。

    这四个字,让景翼岑惶惶不安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他情不自禁的把她抱紧,拥吻她,直到把她吻得喘不过气来才放开。

    “对了翼岑,我们什么时候回南城?”

    这个城市因为有安妮,她想快点离开。

    “今晚就走。”他和她一样的心情。

    景翼岑立即打电话让萧权订机票,然后两个人开始收拾行李,不出十分钟,萧权就发信息过来说定好了回国的机票。

    时达七个月的蜜月之旅终于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之后。两个人终于回到了南城。

    顾灵均和高阳来接机,许久未见,顾灵犀看到他们特别开心,一想到两人在一起就更开心了。

    “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和姐夫。”

    顾灵犀摸摸顾灵均的头,“灵均,你长高了,也胖了。”

    然后由衷的对高阳说道:“高阳,谢谢你照顾灵均。”

    高阳不拘小节的一只手搭在顾灵均肩膀上,骄傲的说道:“我家男人我自然会照顾。”

    顾灵犀忍不住噗嗤一笑,拉着高阳开始八卦,“高阳,快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顾灵均不好意思说,高阳则表现得很大方,“还不是那个王远山色胆包天,居然敢来我办公室调,戏我,他奶奶的我早就不是以前的小职工了,他居然还敢对我这个上司动手动脚,我本来想好好教训一下他的,没想到灵均突然进来把王远山打了一顿。”

    听到这里,顾灵犀心一紧,忙问:“灵均,你没事吧?”

    “他倒没事,王远山可就惨了,大半个月躺在医院里。”高阳幸灾乐祸的笑了。她看着顾灵均的时候突然变得温柔起来,“我以前遇到过一些男的,不是没担当就是软蛋,一遇事就知道躲在我背后要我保护,灵均身体不好,那次却为了我打架,我一直以为他软弱好欺负,却没想到他会为我出头,我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灵均对我的情意。所以在他生日那天晚上毫不犹豫的把他拿下了,哈哈……”

    她笑得那么开心,顾灵犀听得心惊肉跳。

    “灵均,以后不许再打架了,知道吗?”她严肃的说道。

    “灵犀你放心,以后我来保护他,谁欺负他就是欺负我。”高阳打包票。

    ……

    一行四人上车之后,顾灵犀和高阳有说不完的话,把景翼岑和顾灵均两个男人晾到一边。

    “灵犀,别光说我了,快跟我说说你们这次回来得这么突然,是不是有了?”

    高阳那么精明。顾灵犀也不相瞒,“刚查出来,我已经有了一个月身孕。”

    “真的?那我岂不是要当小舅妈了。”高阳发自内心的笑道。

    前座的顾灵均一脸欣喜,回头对高阳说:“高阳,我还没娶你过门,你就这么着急想嫁给我啊?”

    “去去去,谁要嫁给你。”话虽这么说,高阳却流露出一丝小女孩的娇羞之态。

    看得出来,高阳和灵均的感情很好,所以顾灵犀更加放心。

    回到景家之后,景睿和佩姨听到消息早已在门口张望。

    一下车,佩姨就跑过来拉着顾灵犀左看右看,看着看着就哭了。

    顾灵犀又安慰了佩姨几句,说了一些体己的话,佩姨的情绪才好转。

    景翼岑看到景睿欲言又止的表情,半年不见,他看着似乎老了一点,父子之间的交流用眼神便能表达。

    景翼岑牵着顾灵犀过来向景睿问侯,“爸。”

    顾灵犀也喊了一声,“爸。”

    “诶,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景睿的眼里闪烁着泪花,却没表现出来,回头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快别站在外面,进来吧。”

    回到熟悉的家,家里一切都没变,一进来还是半年前的样子,即使离开那么久,她对这个家还是充满了依恋。

    景睿招呼佩姨今晚加菜,为了欢迎孩子们回家,他亲自去厨房忙碌,景翼岑便带着顾灵犀先回房。

    房间里一切如旧,还是那么整洁干净,一尘不染,看得出来佩姨每天都会帮他们打扫房间。

    顾灵犀的目光落在了床头那面墙。上面悬挂了一张婚纱照,紫色的薰衣草背景下,他和她深情一吻,被永远定格在画面中。

    那是他们在法国拍的婚纱照,没想到这么快就做好了。

    景翼岑从身后拥着他,一双手轻轻的覆盖在她的小腹上,也和她一起看着那张婚纱照,两个人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景。

    “翼岑,我是不是在做梦。”

    “为什么这么说?”他咬着她的耳垂,对她呼着热气。

    他喜欢逗她,如果不是有了孩子,他会情不自禁。

    “因为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幸福,我不仅拥有你,还有灵均,高阳,还有爸,佩姨,我还有一个孩子,我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我以前不敢奢望的东西,现在全部都拥有了。”

    景翼岑和她一样的感受。

    “你不是在做梦,因为我也感到很幸福。”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