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34章 我才不想给你生个小情人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4章 我才不想给你生个小情人呢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蜜月的七个月时间里,景翼岑一直没有松懈景氏的公事,然而他刚回景氏,还是有很多文件堆积如山的压在电脑里让他忙得分身乏术。 .

    “总裁,这是恒瑞公司的续约合同,您过目。”秘书将文件递过来。

    景翼岑正忙得焦头烂额,听到恒瑞,不由抬头,俊秀的眉毛一皱,“恒瑞是总经理手里的客户,怎么递到这里来了?”

    秘书似乎有难言之隐。

    “有什么事快说。”直觉告诉他这其中一定有事。

    秘书说,“总裁,总经理已经好久没有来公司了,恒瑞那边催了很多次,如果再不签字,恒瑞就会主动和我们解约。”

    爸很久没来公司?

    景翼岑思量了片刻,沉沉的说道:“你把事情的始末一字不漏的说清楚。”

    秘书不敢隐瞒,于是把这半年公司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原来在三个月前,景睿迷上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自从两人好上之后,景睿就三天两头的不来公司,直到最近一个月都没来了,公司事物基本是张总和刘总在负责。

    景翼岑听到这里,脸上蒙上一层阴霾。

    “总经理人呢?”

    “总经理秘书在外面等候。她说总经理刚出去,恒瑞那边催得紧,所以只好麻烦总裁您亲自签字。”

    景翼岑将合同拿在手里看了一下,确定合同没问题,于是签了字。

    秘书拿着合同离开之后,景翼岑沉思了一会,继续忙着手头的工作。

    他的办事效率很快,下班之前就处理好了所有的事情。

    刚准备起身,手机便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一天的疲劳感尽数散去,他接通了电话,温柔的语气,“老婆。”

    “老公,你下班了吗?”

    “正准备走。”

    “那你路上小心,叫萧权开车慢点,我在家里等你,就这样,老公,拜拜!”

    “老婆,拜拜!”

    挂了电话,景翼岑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容。

    每天下班,她会准点给他打电话,虽然是反复的几句话,景翼岑都会觉得很幸福。

    他坐电梯去停车场。萧权等候在那里,开车送他回家。

    顾灵犀早已在家门口等他,一看到车进入院子,高兴的跑过去迎接。

    景翼岑下车,看到她就这样跑过来,连忙把她抱在怀里,特别紧张,“你怎么又不听话的跑过来,草地上滑,万一摔了怎么办?”

    顾灵犀一双手勾在他的脖子上,撒娇道:“人家想你嘛,你今天晚回来五分钟。去哪了。”

    景翼岑勾唇,变魔术一样的将一瓶乌梅递给她,“我去给你买梅子了。”

    顾灵犀很开心,接过去,在他英俊的脸上亲了一下,“谢谢老公。”

    “外面风大,我们进去。”他直接把她抱起来向屋里走。

    佩姨刚好从餐厅出来,看到两人回国后这么恩爱,喜不自禁的说道:“少爷,少奶奶,晚餐准备好了。”

    景翼岑把顾灵犀抱着放在餐椅上,在她旁边坐下来。

    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清汤寡水,皱了皱眉,却不动声色的拿碗给她盛汤。

    “灵犀,最近还吐吗?”

    他把汤盛好递给她。

    “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他的眉眼掩饰不住欣喜。

    顾灵犀一边喝青菜汤,一边看着景翼岑一副难以下咽的样子,明知故问,“翼岑,你怎么不吃?是不是不合胃口?”

    “怎么会,我吃。”景翼岑强颜欢笑,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开始吃。

    顾灵犀在心里偷笑。

    因为孕吐的关系,她闻不得油味,所以佩姨每天给她做的菜基本都是用白水煮青菜,西蓝花。胡萝卜,豆腐等高蛋白又有营养的蔬菜,难为他陪自己连着吃了快一个月,能吃的下才怪。

    但是他从来都不说,总是默默的陪她吃,有一次她晚上起夜发现他不在身边就去书房找他,结果看到佩姨正在厨房给他开小灶,她偷偷的躲在暗中,看到他狼吞虎咽的吃着肉,她忍不住想哭。

    回国之后生活虽然平淡,幸福却在细节中体现出来。

    喝了一碗青菜汤,顾灵犀对他痛苦的吃相实在心疼,“翼岑,吃不下就别吃了。”

    景翼岑努力吞下最后一口青菜汤,淡淡一笑,“没事,挺好吃的。”

    “你每天陪我吃这些没油没盐的饭菜,最近都瘦了,老公,其实你不必为我忍着,以后晚上不要等到我睡了再吃饭,饿久了对胃不好。”

    他没想到她全都知道了。

    “灵犀,我只是怕你闻到了想吐。”

    顾灵犀鼻子微酸,忍忍说道:“没关系,以后晚上我不等你吃饭了,我先吃,就在房里等你,你吃饱了再上来。不过这样我就不能去门口迎接你了。”

    说着又有点小失落。

    她这么替他着想,景翼岑感动极了,伸手把她抱紧。

    “吃饱了吗?”他柔声问。

    “我吃饱了。”

    他隐忍的语气,“我抱你回房。”

    她看到他眼底愠起一层淡淡的温情,越来越浓烈的将她缠绕,她知道他的渴望,乖顺的由着他抱她上楼。

    ……

    医院。

    顾灵犀躺在蓝色的床上,医生用仪器在她的肚子上画圈圈。

    景翼岑陪在她身边。

    “胎儿发育良好,没什么问题。”

    “谢谢医生。”

    顾灵犀紧张的从B超室出来,景翼岑牵着她的手,顾灵犀边走边摸肚子说,“医生说胚芽长约20mm,还能听见心管搏动,可是我除了孕吐,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景翼岑被她这幅好奇的模样逗笑了,笑了笑,“胎儿才八周,只有一颗红豆那么大,现在不可能会有感觉的。”

    顾灵犀抬头,问他,“翼岑。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景翼岑想了一下,“女孩。”

    顾灵犀有些吃醋,“我才不想给你生个小情,人呢?”

    景翼岑喜欢她不加掩饰的吃醋模样,哄她,“我只是觉得女儿乖巧,生出来像你一样漂亮善良,而且,等女儿出生,我们要花很长的时间去陪伴她,教育她,人的一生很短暂。我不想我们将来一直围着孩子转,等女儿长大了,我就把她嫁出去,这样我们还可以继续过二人世界。”

    顾灵犀耳濡目染听到太多关于生男生女的理由,没想到她会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翼岑,谢谢你让我这么幸福。”她甜蜜的微笑。

    难得他今天放假一天可以好好陪陪她,顾灵犀想到还没有准备婴儿用品,便让他陪自己去了一趟百货公司。

    在母婴店选购了满满一车婴儿用品之后,景翼岑一手提着几个大袋子,一手牵着顾灵犀在商场走着。

    突然,顾灵犀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对面的一对男女说道:“翼岑,你看那个人是不是爸?”

    景翼岑的目光随之看过去。

    这家商场是环形设计,景翼岑的位置正好在景睿对面,他看到景睿陪同一个年轻女子在奢侈品店里挑选包包,时而亲密的咬耳朵,看上去很亲昵。

    景翼岑的眼眸一深,秘书的话言犹在耳,亲眼所见,他不得不信。

    顾灵犀好奇的凑到景翼岑耳边小声说:“翼岑,我在家听佩姨说爸最近几个月很少回家,我们回来之后爸回家的次数少之又少,虽然我们做晚辈的不该过问爸的私人生活,但爸找的这个女朋友这么年轻,她不会是骗子吧?”

    她之所以这么考虑也不是歧视老少恋。只是现在很多年轻貌美的女孩子不思进取,她出于关心不得不多说一句。

    景翼岑拧眉,没有上前打扰,牵着顾灵犀的手离开了商场。

    ……

    景氏,总裁办公室。

    萧权将所查到的消息如实汇报。

    “总裁,通过调查,这个女孩名叫甄珍,二十岁,以前是香水店的推销员,背景还算干净,自从和总经理在一起后就辞去工作,搬去了总经理在丽苑轩的房子里,她平时没和什么人接触,暂时查不到她其他消息。”

    萧权说完,看到景翼岑愁眉紧锁,关心的问道:“总裁,您查这个女人,难道怀疑她对总经理另有目的?”

    景翼岑并非多疑,他回国后的这一个月,通过秘书发来的出勤表发现景睿最近三个月的出勤率极低,如果是正常交往的女朋友还好,但这么沉迷女色至景氏而不顾,身为他的儿子,他有必要提醒一下他。

    “让秘书通知总经理过来一趟。”

    “是。”

    萧权出去后。景翼岑起身坐到会客沙发,耐心的等待了十五分钟,景睿才匆匆赶来。

    一抬头,景翼岑就看到他慌不择路的差点撞到了玻璃门,眉头微皱,却没表露。

    “翼岑,你找我。”

    “坐吧。”

    景睿坐下后,景翼岑将手里刚整理好的文件递过去,“这是景氏这半年的业绩表,你看下。”

    景睿不知道景翼岑突然查业绩表干什么,他粗略看了一下,自豪的说:“这半年,景氏业绩稳定,和往年相比增长了百分之十,呈上升趋势,说明这半年景氏发展还不错。”

    景翼岑反而忧心忡忡,冷静而睿智的分析:“这半年,景氏表面上业绩上升,仔细一看,往年景氏遍布在华南地区的业绩下滑厉害,倒是华东地区是景氏近两年才发展过去,属于发展中地区的业绩却突然直线上升,这才平衡了景氏半年的业绩……华南地区的客户流失严重,而你作为华南区总代理,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手里的客户,会流失得这么严重?”

    景翼岑的音调越来越冷厉,景睿闻之色变。

    “翼岑……”

    “前几天,你的秘书把恒瑞的续约合同递上来,说你忙得连签字的时间都没有,我想问你,你在忙什么?”景翼岑拿出上司的口吻,义正言辞的责问他。

    景睿虽然是他的父亲,一旦讨论公事,景翼岑便公事公办,对事不对人。自然要向他讨个说法。

    景睿正想着怎么解释,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景睿拿出来一看来电,偷偷的查看景翼岑的脸色,他的表情严厉得让他有些紧张,不敢接直接挂了。

    心里还没落下来,手机又响了,景睿很慌乱,景翼岑的脸色一瞬间降到冰点。

    “翼岑,我接个电话。”他小心的问,不敢大声。

    景翼岑平心静气,努力忍着发作的情绪,默许的点了点头。

    景睿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小声的打电话。

    十分钟后,景翼岑不耐烦的看了看手表,忍着又等了十分钟,景睿才回来,继续坐在刚才的位置。

    刚坐在,景翼岑的声音传来,“新女朋友?”

    景睿一笑,“是的。”

    “多大了。”

    “二十。”

    “这么小。”

    景睿怕他多心,解释,“翼岑,甄珍是小了点,但她对我真心诚意。我希望你不要介意。”

    景翼岑并不在意,“你和妈离婚后,有权开始新生活,我不会干涉你的私人感情。”

    “翼岑,谢谢你能理解。”

    景翼岑背靠着沙发,又换成刚才冷睿的口吻,“私事暂且不提,我想听你解释我不在的这半年多时间,我把景氏交给你监理,而你给我的却是这样的答卷,你如果不给你一个说法,我会按照公司规定,暂停你在公司的一切职务。”

    景翼岑的决定并非一时兴起,他也从不会随便决定一件事,特别还是总经理停职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

    景睿突然有了危机感,更加无法给他一个说法,支支吾吾半天,景翼岑已经没有耐心再听他解释,当即决定停掉他的总经理一职。

    消息传得很快,景睿还没到办公室,张总和刘总就听到消息特意来讥讽他。

    景睿本就心情不好,看到两个人更加火大,“张总。要不是你的人挖我的客户,我不至于落到今日这个地步,前仇加新怨,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向你讨要回来。”

    张总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总经理,是你自己沉迷于女色,导致客户无法联系上你,不得不来找我谈合作,如果不是我,景氏这半年的业绩堪忧,你不谢谢我反而指责我,也太不识好歹了……啊。”

    张总还没说完。景睿就气得一拳挥过去。

    张总不甘示弱,上前和景睿打起来,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很快就惊动了景翼岑。

    景翼岑坐在办公椅上,表情阴鸷可怕。

    对面两个鼻青脸肿的人,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华东地区的总代理,于公于私,他都不可能偏袒任何一方。

    “在景氏打架,你们还有没有把公司的规章制度放在眼里?我不想听你们解释,从今天开始,无限期暂停总经理一职,张总上半年的奖金全扣,停职一周。”

    “总裁!”

    “出去!”

    景翼岑心情烦躁,直接将他们吼走。

    ……

    顾灵犀发现今天景翼岑下班回来的心情不对,她聪明的没有说破,而是像平常一样依偎在他的怀里,说些孩子的话题。

    景翼岑心不在焉的回应,顾灵犀趴在他的身上,对他说:“翼岑,爸好久没回家了,不如明天让爸回家吃饭吧。”

    提到他,景翼岑就升起一丝怒火。

    顾灵犀只不过随口一说,看到他微怒的表情,想到前几天他们在商场看到景睿和一个女孩子逛街,她就觉得不对劲,今日他心情不好,她试探一问,心里已经了然。

    景翼岑压抑了一天的心情突然想对她倾诉。

    于是,他把今日在景氏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顾灵犀。

    顾灵犀听完,善解人意的说道:“翼岑,你让爸停职,是想试探那个女孩的反应吧?”

    景翼岑低头吻她的额头,还是她最了解他。

    “翼岑,你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自从那个女孩出现后,爸基本不过问公司的事情,他手里的客户流失严重,张总趁机挖走爸的客户,这一切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个女孩的动机,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爸若自制力够坚定,自然不会沉迷女色,所以如果爸被停职,这个女孩还对爸不离不弃,也许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但若她别有用心,狐狸尾巴总有一天会露出来的。”

    景翼岑眉头深锁。“当年张总和刘总几次和姑父联手弹劾我,我离开公司半年,不知道他们两个又会做什么动作,我总觉得这次回来,景氏表面平静,实则暗潮汹涌,就拿华东地区这半年的增长水平来说,张总的功劳势必让其他股东一致认可,所以我不得不提防,对任何影响景氏正常运作的人,我都得多留一个心眼。”

    顾灵犀看到他一脸紧绷的表情,笑了一下。突然对他说,“翼岑,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们不谈公事,不如,我们做点轻松的事情吧。”

    景翼岑饶有兴趣,“什么轻松的事情?”

    他面色一喜,突然翻身压着她,眸光微亮,正要低头吻她,顾灵犀连忙伸手覆盖他的唇。

    “医生说了,孕期不能同房。”

    景翼岑刚撩起来的火一寸一寸的灭下去。

    顾灵犀在心里偷笑,知道他忍得厉害,转移话题,“我今天看了新闻,美国的优生学家认为,胎儿最喜欢爸爸的声音,父亲的爱抚。当妻子怀孕后,丈夫隔着肚皮经常轻轻抚摸胎儿,胎儿对父亲手掌的移位动作能作出积极反应。因为男性特有的低沉、宽厚、粗犷的噪音更适合胎儿的听觉功能,所以胎儿对种声音都会表现出积极的反应,俗称胎教。”

    景翼岑听完,目光向下看了一眼,“宝宝还小。能听到吗?”

    顾灵犀挑眉浅笑,“试试看?”

    景翼岑轻笑,然后将头贴在她的肚皮上,轻轻的不至于压迫她的肚子。

    “宝宝,我是爸爸,请多多指教……”

    顾灵犀伸手覆在他的脸上,温柔似水的看着他和宝宝交流……

    ……

    丽苑轩。

    景睿垂头丧气的回到家,李阿姨正在厨房忙碌,他习惯性的看向客厅,甄珍穿着白色的睡袍,正躺在按摩椅上敷面膜。

    “先生,您回来了,饭马上做好。”李阿姨一边端菜一边说。

    景睿没理会,直接去甄珍身边。

    甄珍闭着眼睛,一双手正在用十指指腹轻拍脸颊,让面膜的精华更容易吸收,他有注意到她葱白如玉的十指今天又换了美甲。

    “又去美甲院了?”

    “嗯。”她继续刚才的动作。

    “你今天又刷了十万,买了什么?”

    “一个限量款的包包。”

    平时景睿不会介意,只是今日被停职心情有点烦,多说了一句,“你不是有很多包吗?”

    甄珍眼睛都没睁开,“那不一样,我今天买的包是搭配我的皮草用的。”

    “现在是春夏季,穿不了皮草。”

    甄珍有些奇怪,听的出来他对于她买包很不开心,一下子坐起来,果然看到他愁云惨淡的脸色。

    “亲爱哒,你今天怎么了?我不就买了包吗?平时你都不会说我的,而且正因为现在是春季,所以这个包才有折扣,要不然哪里只要十万块?我帮你省钱,你居然还怪我。”

    说着,有些委屈的开始抹眼泪。

    不得不说甄珍长得真漂亮,鹅蛋脸,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即使没化妆,她看上去还是那么美,这一哭,就更让人怜惜了。

    景睿舍不得她哭,连忙安慰她,甄珍有点闹脾气,一个人跑到房间里去,连晚饭都不吃了。

    景睿一个人食不下咽,只好回房安慰她。

    房间里散发着迷人的香气,他一闻,心里就热乎乎的,情不自禁的去床上抱生气的甄珍,他喜欢她身上的味道,无法自控的将手伸入她的浴袍里……

    甄珍不耐烦的推开他,“别碰我,我很烦。”

    “甄珍,别生气,你花多少钱我都不介意,我只是因为被停职有点烦……”

    “你被停职了?”甄珍美丽的眸子蒙上一丝讶异。

    景睿很心烦,不想提,急不可耐的把甄珍压在身下……

    一番纠缠过后,景睿沉沉的睡去。

    甄珍穿好睡衣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将床头的香薰灯熄灭。

    她回头看着身旁熟睡的男人,然后走到阳台,拿出手机发微信。

    甄珍:景睿已被停职。

    大老板:做得好,一切按计划行事。

    甄珍: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大老板:听我安排。

    甄珍握着手机,回头又看了一眼景睿,见没惊动他,松了一口气,没然后默默的删掉了信息,重新躺在了景睿的怀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