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35章 你是我的老公,我心疼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5章 你是我的老公,我心疼你!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在家里闷了几天,这日高阳特意放假陪顾灵犀出来逛街。 .

    在商场逛了一圈,顾灵犀什么都没买,倒是高阳特意买了几套初夏刚上新的新款裙装,顾灵犀因此取笑高阳自从和灵均在一起后就从女汉子转变为女人,高阳也不介意,两个人高兴的继续逛。

    顾灵犀没想到自己又一次看到景睿和那个叫甄珍的女人。

    这一次甄珍正在珠宝店挑选首饰。

    “那就是你爸的小女友?”高阳远远看到那个女孩子浑身珠光宝气的,不由嗤笑,“现在很多年轻的女孩子不知道怎么想的,不想努力上进又想过上好日子,不是傍大款就是当小三,社会风气都给败坏了。”

    “高阳,你也觉得那个女孩不是真心对我公公?”

    “那当然,别忘了我现在是干什么的,身为娱乐公司的总监,我看人一看一个准,这个女孩就是看上你公公的钱了,要不然她年纪轻轻,干嘛看上你公公那么老的男人。”高阳快言快语,见顾灵犀心情沉重,又改口,“当然你家老公长得那么帅,你公公自然是帅气不减当年,越老越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只是你公公都可以当她爸了,难不成她有恋父情结?”

    高阳说的话自然是有道理。

    顾灵犀拉着高阳离开后又逛了一圈,最后去喝了下午茶,聊了一会高阳便把顾灵犀送回了景家。

    佩姨早已准备好了营养汤。招呼顾灵犀去餐厅喝汤。

    最近她的孕吐缓解了很多,胃口也好多了,佩姨每天变着法儿的给她熬汤。

    摸摸肚子,宝宝已经三个月了,不知不觉,她都回国两个月了。

    这段时间,她在家安胎,日子过得倒也平静安逸,每天听听音乐看看电视,练瑜伽学插花,真的过起了豪门阔太太的生活,她倒有点怀念以前上班的日子,虽然忙碌,但很充实。

    自从景睿被停职后,总经理一职空缺,景翼岑就更忙了,每天下班比平时至少晚两个小时,她百无聊赖的坐在床上看书,外面已经天黑了,她有些心不在焉。

    她打了一个电话给景翼岑,手机里传来吵闹的声音。

    以她敏锐的直觉,他应该在夜场。

    然后,手机的吵闹声变小了,才听到他的声音沙哑的传来。

    “老婆,我有事,你先睡吧。”

    “你喝酒了?”顾灵犀心里一紧。

    “不多,你放心,我有度。”

    匆匆挂了电话,顾灵犀握着手机,想到他这么晚了还在喝酒,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时间过得很慢,辗转反侧,终于熬到了十二点,景翼岑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开门进来。

    顾灵犀赶紧掀开被子起来去扶他,他醉笑,将她抱的紧紧的,“老婆,我想你……”

    扑面而来的酒气让她皱眉,抱怨的说道:“你怎么又喝这么多酒?”

    “没办法,华南地区那些客户很重要,又难缠,我不亲自陪好他们,他们未必会重新和景氏续约。”

    刚说完,就想吐,连忙冲到洗手间去,顾灵犀跟进去,拍着他的背,又给他递毛巾。

    景翼岑吐了好一会才缓解过来,看到他这幅样子,顾灵犀特别心疼。

    扶着景翼岑睡下之后,顾灵犀给他泡了一杯醒酒茶端过来,景翼岑吐了之后清醒了一点,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她。

    “灵犀。”他伸手,顾灵犀连忙把手递给他。他紧紧握着,歉疚的说道:“以后别等我那么晚,你是孕妇。要多休息。”

    顾灵犀趴在他的身上,眷恋的对他说:“没有你的晚安吻,我睡不着。”

    景翼岑更加内疚。

    他本来想着回国好好陪伴她度过孕期,没想到公司事物繁忙,反而要她来替自己操心。

    顾灵犀抬头,不解的问,“翼岑,爸都停职一个月了,你什么时候让他恢复职位?”

    景翼岑问:“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今天和高阳逛街又看到爸陪那个女孩逛珠宝店,翼岑,你每天这么拼命帮他收拾烂摊子,他却和小女友逍遥快活,你不能这么放任他不负责任的什么都不管。”

    “灵犀,他是我爸,你以前也不会如此斤斤计较。”景翼岑淡淡的说。

    顾灵犀觉得难过,“我只是为你不值,你是我的老公,我心疼你,不想看到你这么辛苦。”

    景翼岑温暖一笑,难得听到她说出这么缠绵的情话,拥紧她,“灵犀,有你这句话,我再累也值得。你放心,我会尽快甄选出适合总经理一职的人选,这样的应酬不会持续太久。”

    第二天。

    董事会上,各位股东再次投票推选张总出任总经理一职。

    “这半年,张总负责的华东地区的业绩突飞猛进,以张总的才能,如果能出任总经理一职,自然能让景氏的业绩更上一层楼。”刘总带头推举张总。

    “我提议,不仅让张总出任总经理一职,而且将华南和华东合并为一区,由张总全权负责。”

    “我附议。”

    “我也附议。”

    ……

    张总的呼声越来越高,他坐在景翼岑左边第二把椅子上,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得意之色。

    景翼岑坐在最权威的位置,面对越来越多推举张总的声音,表情一寸一寸的凝固下去。

    只听他在大家众口一致的压力下,严肃而冷静的说道:“张总固然有能力,但总经理一职非同小可,总经理虽然被停职,他长期积累的客户还在,突然换人,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就这么草率决定,恐怕不妥,容我想后再决定,今日的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总裁!”

    “总裁!”

    大家还想说什么,景翼岑已经离开了会议室。

    刘总凑到张总耳边,面色不悦的低声说道:“张总,我们这位年轻的总裁心思如此缜密,想要让他松口,恐怕不易啊。”

    张总眯了眯眼,露出一丝阴险的表情,“老夫人去世后,李志明离职,如今连景睿也被停职,景家人在景氏彻底失去了地位,景翼岑已经没有可用之人,这时候我不争取,时间久了恐有变数。”

    “是是是,我这就联合几位股东,让他们加紧时间逼景翼岑松口。”

    ……

    景翼岑正在办公室忙碌,萧权打了一个来电。

    他滑动了手机。

    “总裁,少奶奶去了墓园。”

    “她去那里干什么?”他皱眉,最近事物繁多,他希望她好好待在家里养胎,不然他不放心。

    “少奶奶说您最近很忙,想去看看老夫人。求她保佑你渡过难关。”

    景翼岑勾唇,嘴角不自觉的浮现一丝笑容。

    从前她不迷信,最近反而变得神神叨叨的,想到孕妇情绪不定,他倒不介意她另类的关心。

    “你跟紧她,保证她的安全。”

    挂了电话,景翼岑继续工作,忙了一会又不放心,干脆关了电脑拿着车钥匙出去了。

    墓园。

    顾灵犀蹲在老夫人的墓碑面前,轻轻的抚摸着老夫人慈祥的照片,想念之情溢于言表。

    老夫人去世快一年了,在顾灵犀心里,她的音容笑貌好像还在昨日。

    在这个世上,最疼爱她的就是老夫人。所以顾灵犀有很多话想要对她说。

    她低头看着右手手腕上的传家玉镯,轻轻的用拇指摩擦,“奶奶,我记得您的嘱咐,您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这个孩子,让景家世代绵延,请您也保佑翼岑,让他顺利度过这次危机。”

    她说了很久的话,不舍的离开了,萧权在墓地外面等候。

    他拉开车门,顾灵犀进去之后,萧权开车在山路上小心的往下开。

    突然,车开到半路上就熄火了,顾灵犀惯性的往前一靠,还好有安全带护着,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惊惶未定的问,“怎么了?”

    “车抛锚了,少奶奶,您先下车,我看看是什么情况。”

    顾灵犀下车之后在路旁等待,萧权掀开了车前盖,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去后备箱拿工具箱。

    她站在路边看着山上的风景,这里风景秀丽,郁郁葱葱的树木之中点缀着美丽的花朵,山上的气温比山下低。所以即使到了初夏,这里的气候还像春天一样湿润,花儿也开得艳丽。

    她看到美丽的花朵,想栽几株回去给景翼岑看,突然,有一只手从身后捂住了她的嘴,她惊叫一声,一道凶狠的男声传来,“闭嘴,臭女人。”

    顾灵犀害怕的不停的蹬腿,却敌不过男人的力道,被他强行拖到了丛子里。

    她被男人摔在了草丛中,还好草地柔软,她想爬起来,一把小刀抵在她的脖子上。

    “不许叫,不然我杀了你……识相的快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男人凶恶的威胁。

    原来他是抢劫的。

    想到萧权在附近,她只好拖延时间。

    “我没钱,大哥,你放了我吧。”

    男人在顾灵犀身上打量,目光最后落在她的右手上。

    “这是什么?”

    男人盯着她手腕上的玉镯,把她的手拉起来。

    这是奶奶留给她唯一的东西,顾灵犀当然不愿意。

    “放开我。”

    “把玉镯脱下来,要不然我杀了你。”

    这个男人看上去不好惹,顾灵犀很害怕,她小心翼翼的从地上抓了一把沙子,突然朝着男人一抛。

    男人眼睛里进了沙子,她趁机从地上爬起来就跑,谁知道还没有跑两步就被他抓了回来。

    “臭女人。我先杀了你再抢玉镯。”

    男人目露凶光,顾灵犀躺在地上吓得花容失色,眼睁睁看着那把锋利的小刀刺向自己,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惨叫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哀嚎一声起不来。

    她惊吓的看向面前的救命恩人,他很年轻,面容清秀,潇洒俊逸,恍然一看和景翼岑竟然有几分相似,她以为自己看错了,怔怔的看着他忘了起来。

    “小姐,你还好吧。”

    他善意的向她伸手,想拉她一把,顾灵犀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反应过来,坐在地上没动。

    男人想扶她起来,手刚伸出去,身后就传来景翼岑森冷的制止,“不准碰她。”

    他快速冲过去,将男人推开,蹲下身将顾灵犀抱起来。

    他的手臂僵硬,她能够感受到他的紧张,刚才的害怕一扫而光,在他怀里特别踏实。

    景翼岑没理会那个男人,抱着顾灵犀直接走,突然,那个男人发出一声不确定的呼唤,“堂哥?”

    景翼岑的脚步停住,好奇的回头,他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人,表情依旧冰冷紧绷,并没有因为这一声堂哥而露出一丝亲人间的暖意。

    “你是谁?”他对他没什么印象,不想理会这种乱攀关系的闲杂人等。

    “堂哥,你忘了吗,我是景哲,是你的堂弟。”景哲表现得很高兴。

    景翼岑凝眉,对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印象。

    他记得他在南城有个大伯父,膝下有两子,一个叫景博,是他堂哥,还有一个幼子叫景哲。莫非他就是?

    顾灵犀端详着景翼岑了然于胸的神色,对于这个景哲突然有些好奇,本以为景翼岑会因为这层关系而和他寒暄几句,景翼岑却面无表情的甩下两个字,“再见!”

    他抱着顾灵犀直接走了,景哲在身后看着景翼岑如此不近人情,微微勾唇。

    听闻他这个堂哥为人冷漠,杀伐果决,喜怒不形于色,今日看来,确实有几分冷淡疏离。

    他并不在意,景翼岑离开之后也走了。

    景翼岑将顾灵犀放在车里,握着她的手将她全身检查了一遍,紧皱的眉头才舒缓过来。

    “翼岑。我没事,你别担心。”

    他怎能不担心?

    她怀着孕,一个人跑到荒郊野岭,想想就可怕。

    他忍着想要好好把她骂一顿的情绪,最终还是温柔的语气吓唬她,“下次不许一个人偷跑,不然我就把你的双腿绑起来,让你哪里也去不了。”

    他的话明明是在威胁,他的表情却温柔得能溺出水来,顾灵犀心知他担心自己,主动亲了他一口,“安啦,下次不敢了。”

    尝到甜头,景翼岑才勉强笑了一下,帮她把安全带系好,亲自开车送她回家。

    车上,顾灵犀时而回头,他冷峻的脸好似结了一层冰,看不出是什么心情。

    “翼岑,刚才那个人是你的堂弟?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她实在好奇,嫁进景家一年从没听人提起过他还有这些亲戚。

    难怪她刚才觉得那个男人和他有几分相似,看来真是他堂弟。

    景翼岑没说话,表情严肃的继续开车。

    “翼岑,其实刚才是他救了我,要不然奶奶留给我的玉镯就要被人抢走了。”她觉得有必要解释清楚。

    景翼岑冻结的表情终于流露出一丝柔软,“你刚才怎么没说?”

    “我总要有机会说啊?”

    “哦。”景翼岑紧绷的心一松。

    “你不会是以为是你堂弟要伤害我,所以刚才才对他那么冷淡吧?”

    她知道他在意她紧张她,所以她的猜测没错。好奇感更强烈,“翼岑,他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这个堂弟是谁了吧?”

    误会解除,景翼岑自然不再隐瞒。

    他一边开车一边和她聊起了景家的陈年旧事。

    “景家从老太爷那一辈开始,晚辈分两房,大房是景仁大爷一脉,二房是景义爷爷一脉,我和爸都是二房的后代,老太爷西去,大爷就霸占了景家的家产,爷爷便带着奶奶来南城创立了景氏,和大房的亲戚几乎断绝了往来,后来大房在老家家道中落,大爷就来南城投奔爷爷,爷爷不计前嫌帮大爷一家在南城站稳脚跟,只不过奶奶一直惦记着当年被驱赶之事,所以这么多年明令禁止我们来往,你自然也没听说过大房的事情。”

    顾灵犀听完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景哲真的是你的堂弟。”

    景翼岑说:“我们两家同在南城,几乎没有往来,他们家的事情我自然也不清楚,偶尔听爸提过他们家,后代基本不务正业,所以即使有爷爷当年扶持,这么多年景仁公司也不过是个小公司,勉强糊口而已,到了大伯父那一代才有点起色。大伯的大儿子景博是个败家子,很快又亏空了公司,等到二儿子出生之后,大伯明智的把二儿子送到了国外让他学习工商管理,那个景哲,应该就是大伯的二儿子。”

    “原来如此,我看他举止大方,言谈温和,一看就是品行端正之人,如果以后有机会见到他,一定要当面向他道谢。”

    景翼岑脸色一凝,酸酸的语气,“灵犀,在我面前称赞别的男人,待会回家看我怎么惩罚你。”

    顾灵犀才不怕他,因为她的肚子里有尚方宝剑,有恃无恐的说道:“那是你的堂弟,你也吃醋啊?”

    “堂弟也不行。”

    “……”

    ……

    回到家,两人刚进门,没想到景睿回来了。

    自从停职后,景睿几乎没回家里,今日突然回来,不知他有什么事。

    “翼岑,灵犀,你们回来啦,快过来坐,我有事和你们说。”

    景睿坐在沙发上,两人坐过去。景睿又道:“翼岑,刚才你大伯父打电话过来,说这周末将在圣皇酒店举办晚宴,邀请我们一家去参加宴会。”

    景翼岑皱眉,他今天刚碰到景哲,晚上就收到邀请,这也太巧合了。

    “可知是什么名头?”

    “是你堂弟景哲回国,你也知道阿哲从小被送往国外,他学成归来,你大伯父自然开心,便给他举办了私人宴会,我想着阿哲总归是我的亲侄子,这么多年未见,我也想去看看他。”

    景睿这人没什么大的优点。就是念情念旧,景翼岑一直谨记老夫人的叮嘱,虽然不愿和大房的人来往,景睿这么想去,景翼岑便也答应下来。

    正好景睿今天回家,景翼岑也有话想对他说,便让顾灵犀先上楼。

    客厅里,景睿坐在景翼岑对面,一双手放在膝盖上,五指紧紧握着。

    “爸,停职一个月,你想什么时候回来?”景翼岑平静的说道。

    景睿面露欣喜,“翼岑,你打算让我回去?”

    “我倒是想,总经理一职空缺,张总联合其他股东逼我松口,让他出任总经理,如果我再没有合适的人选,总经理之位总有一天会落在他手里。”

    景翼岑耐心的劝道:“爸,这半年我不在,景氏出现一些纰漏,我将你停职是想让你好好反省,没想到这一个月你不仅不自省,反而沉迷女色而不自知,我查了你的账户,这三个月你给甄珍购置了一套房产,两辆车,其他透支的金额不计其数。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新闻对你的负面评论,你和甄珍的事在公司传得沸沸扬扬,我就算想让你回来,也有心无力。”

    景翼岑顿了顿,无奈的说道:“我已经够忙了,还要替你操心,您是我爸,您能不能让儿子省点心?景氏我已无可用之人,除了你没人能帮我,我不想让爷爷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基业落入外人的手里。”

    景翼岑身为人子,很多话压在心里没说,今日说出口,景睿听着心虚,更加愧对于他。

    “翼岑。爸对不住你,自从你妈离开之后,我第一次遇到让我心动的女人,我也不知道甄珍哪里好,我只是一见到她,就感觉自己年轻了二十岁,我总是会情不自禁……翼岑,咱们父子之间说句真心话,你和灵犀感情和睦,爸也希望得到一份真挚的感情,难道这也有错吗?”

    景翼岑面色凝肃,一针见血的说道:“心灵的契合和肉,欲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我和灵犀真心相爱,爸你能保证甄珍对你是真心的吗?”

    景睿一时语塞,突然无法做出肯定的答复。

    景翼岑又道:“爸,我希望你清醒一点,这个女人若真心对你,必然处处为你着想,可我看到的不是这样,我劝你趁早和她了断,回来景氏,不要再被这个女人迷,惑了心智。”

    说完,景翼岑该劝的都劝了,便不再多言,直接上楼去找顾灵犀。

    景翼岑的劝诫起了作用,当天晚上。景睿没有回丽苑轩的房子,而是在景家留宿。

    丽苑轩,当夜。

    甄珍刚从浴室里出来,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又在床头把香薰灯点燃,等着景睿回来。

    这一等就等到八点,甄珍很奇怪,景睿说他只是回家一趟,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她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景睿犹豫了很久才接。

    “亲爱哒,你什么时候回来?”甄珍嗲声嗲气的问。

    景睿想到景翼岑的劝告,声音低沉传来,“甄珍,这段时间我不回去了。”

    “为什么?”

    “我想复职,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没什么事的话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说完,挂了电话。

    甄珍听着手机里的挂线声,精致的脸蛋蒙上一层不悦。

    她立刻拿出手机打开微信。

    甄珍:大老板,景睿想复职。

    大老板:怎么回事?

    甄珍:我也不知道,他今天回家之后就没回来,看来他想和我了断。

    大老板:哼,我真是小看了景翼岑这小子,你赶紧想办法,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景睿复职。

    甄珍:好的,不过景睿这几天都不来了,你什么时候来看人家?人家想你了。

    大老板发了一个色色的表情。

    大老板:等着,老子马上过来疼你!

    关了微信,甄珍坐在床上耐心的等待。

    不出半个小时,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她的卧室。

    甄珍高兴的迎上去,对男人投怀送抱。“亲爱哒,人家想死你了。”

    男人闻了闻空气中的熏香,勾唇道:“把香薰灯灭了,我和你之间用不着这调,情的东西。”

    “是是是,我马上就去。”

    甄珍飞快的跑到床头灭了灯,顺便把房间里的灯关了……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