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36章 灵犀,你真是我的贤内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6章 灵犀,你真是我的贤内助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不出三天,景睿就做出了一份公司下半年的企划报告,景翼岑过目了一下,对这份报告非常满意。 .

    董事会上,景睿对于自己过去半年的业绩当着所有股东的面做出了深刻的检讨,并且将企划报告人手一份,大家看了都赞不绝口,景翼岑当即宣布复职景睿的总经理一职。

    散会后,张总的脸色非常难看,等大家都散去之后,刘总凑过来,“张总,没想到景睿这么快就恢复原职,我们做了这么久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景睿怎么突然转性了?不是听说他和那个小女友如胶似漆吗?”张总失去总经理的职位自然不满。

    “听说他和小女友分手了。”

    “分手?”张总诧异,奸笑,“景睿出了名的风,流,他那么爱在外拈花惹草,等着吧,我们不给他找麻烦,他自己也会惹麻烦,保不保得住总经理的位置还不一定呢。”

    张总和刘总互相露出奸诈的笑容,刚才的坏心情一扫而空。

    ……

    景睿下班之后,甄珍在公司门口等他。

    “甄珍,你怎么来了?”

    甄珍上前握着景睿的手,“亲爱哒,我想你了。”说着就要抱他的腰。

    此时公司很多人下班出来,未免人多嘴杂,景睿把她拉到一旁,“甄珍,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做错了什么你要和我分手?”甄珍露出可怜的表情,看上去就让人怜惜。

    景睿见她那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本以为他会心软,意外的发现几天没见,他对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心痒难耐的感觉,他好不容易才复职,这种时候还是当断则断。

    “我们不过是逢场作戏,甄珍。这点你比我清楚。”

    “睿,我是真的喜欢你。”甄珍抱着他表白,哭得梨花带雨。

    旁边很多人都看过来,景睿不知如何是好,想到那些负面新闻,景睿快速将她推开,“我会把分手费打给你,以后我们不要再联系。”

    说完,毫不留情的离开了。

    甄珍喊了几声无济于事,伤心的脸上恢复自然,一丝愁容爬上她美丽的脸庞。

    景睿要和她分手,她就不能完成大老板交代的任务,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重新赢回他的心?

    正苦恼的时候。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嘲弄。

    “想要赢回一个男人的心,光哭有什么用?”

    甄珍回头,看到刘总慢慢走过来,这个男人看上去也不像善类,甄珍皱眉,反问他,“你有什么好办法?”

    “甄小姐,我们借一步说话。”

    甄珍一筹莫展,和他一起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谈话。

    ……

    自从景睿复职之后,景翼岑便没有那么多应酬,每天准点下班陪顾灵犀吃完饭后,两个人一起去江边散步,晚上回来做做胎教。幸福而平淡的生活让两人更加如胶似漆,很快,周末来了。

    圣皇酒店。

    今日,圣皇酒店聚集了很多名流贵胄,记者们更是簇拥在酒店门口。

    也许是景仁一家低调,也许是景仁公司高低不就,这么多年,整个南城知道景仁一家和景家关系的人并不多。

    然而这一次,景仁似乎改变了作风,突然对南城所有的豪门发出邀请,景睿一家的邀请函排在首列,自然吸引了诸多猜测,不管有没有邀请函,为了能在宴会上与景翼岑见上一面,即使是名不见经传的景仁做东的宴会,也让很多人纷沓而至。

    记者们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宴席,早早就守在酒店的各个关口,等待景翼岑的出现。

    “看,景总出现了。”

    不知是谁一声惊呼,大家纷纷朝着马路边看过去。

    一辆低调的黑色限量版豪车停在了酒店门口,一下子吸引了记者们的视线。

    萧权西装革履,下车后将车门打开,景翼岑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出现,剪裁得体,款式低调,将他完美的身材展露出来。他帅气逼人的外表顿时惹来一阵尖叫,不愧是南城所有女人最想嫁的男人,他光是站在那里就好像自带光源体,闪光灯在他身上不停的闪烁。

    他绅士一般的伸手,然后,一只嫩白如玉的手落在他的掌心,他温柔的将顾灵犀从车内牵出来。

    顾灵犀穿着一套同他一个色系的黑色薄纱小短裙出现,还没显露的肚子并没有影响这套裙装对她身材的挑剔,让她看上去更加优雅迷人。

    她一下车,景翼岑的手就放在她的腰部,既能很好的保护她,又绝对的霸道,仿佛在告诉所有人他们的关系。

    顾灵犀保持得体的笑容,随着他一起走向酒店。

    这是景翼岑出国蜜月大半年后第一次出席公开场合,记者们纷纷一拥而上,两边的保安吃力的阻隔出一条通道。

    “景总,外界传言景仁公司和景氏是兄弟公司,您今日出席,是否和景老爷子关系匪浅?”

    “景总,您和景老爷子都姓景,莫非你们是宗亲?”

    “景总……”

    越来越多的问题传来,酒店就在眼前,没有让记者们满意,想要进去谈何容易。

    景翼岑拥着娇妻,对于拥挤的场合仍然保持着做人最基本的礼貌和修养,彬彬有礼的对大家说道:“各位,今日我只是受邀参加宴会,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直接问景老爷子,我想他会更乐于回答大家的问题。”

    他的这番话已经摆明自己低调而不张扬的立场,他是客,自然不会抢了主人的风头。

    记者们哪里愿意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不问出点新闻根本不死心。

    景翼岑深知这一点,他微微一笑,低头温柔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顾灵犀,神采飞扬的对大家宣布:“我的妻子有了身孕,请大家不要拥挤,如果大家有什么疑问待会我可以单独回应各位,谢谢大家的配合!”

    此话一出,记者们措手不及,顾灵犀怀孕这样的一手新闻相比弄清景老爷子和景家的关系更加有新闻价值。

    于是,越来越多的问题随之而来,都是关于顾灵犀怀孕的细节。

    景翼岑依旧保持微笑,“我的妻子已有三个月身孕,我很乐于和大家分享这份喜悦,请大家祝福我们,后面还有很多宾客,请让让,谢谢配合。”

    他护着顾灵犀往前走,记者们已经有了新闻,自然不会纠缠,而且看得出来景翼岑很爱顾灵犀,万一挤到了她可担待不起。所以就这么半退半拦,景翼岑带着顾灵犀顺利的进入了酒店。

    酒店里没有记者,顾灵犀才放轻松,摸了摸笑得僵硬的脸,抬头不解的问景翼岑,“翼岑,你不是不想对外宣布我怀孕的事情吗?免得被狗仔盯上。”

    景翼岑笑了笑,“即使我不说,难保有一天被泄露出去,与其让大家猜来猜去,不如大方的说出来,而且我也想告诉所有人,我要当爸爸了。孩子的妈妈是顾灵犀,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孩子是我和你的爱情结晶。”

    顾灵犀能从他喜悦的表情里看得出来他有多爱这个孩子,心里流过一丝暖流,高兴的随他一起进入宴会厅。

    晚宴最高的主席台上,一位八十高龄仍然老当益壮的老爷子正和到来的宾客致辞。

    景翼岑小声介绍,“那位就是景家当家的景老爷子,是我爷爷的大哥景仁,他旁边的两个人是景鸿和肖芸,是我的大伯父和大伯母,还有那位三十多岁的男人,叫景博……”

    景翼岑一个个的向顾灵犀介绍,顾灵犀都记下了,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怕记错,不然待会见面就尴尬了。

    主席台上,景鸿对着话筒慷慨激昂的说道:“感谢各位莅临参加犬子的回国宴会,如有招待不周还请各位见谅……”

    景鸿像打了草稿一样说了很长一段时间,台下已经有人不耐烦了。

    有些没素质的暴发户可不讲什么礼貌,直接就问,“景先生,我们今晚过来可不是听你说这些废话的,我就是想知道,你们和景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景鸿也许是没料到这种场合居然有人这么不给面子,于是搬出救星,“关于这个,不如有请我的堂弟和大家交流几句。”

    大家都好奇景鸿的堂弟到底是何方神圣,没想到却看到景睿慢慢的从主席台两边走上去。

    他一出现。两家人的关系就不言而喻了。

    刚才还瞧不起景鸿的人突然对毫不起眼的东道主刮目相看,再也没人敢闹事,宴会正常举行。

    加上年轻的景哲往主席台上一站,他英俊的面容和不凡的谈吐惹来无数少女的尖叫,就连顾灵犀也不得不多看了几眼景哲。

    她有注意,虽然景老爷子一家长得各个养眼,却不如景哲生得俊美好看,而且他和景翼岑确实有几分相似,加上在国外长大的缘故,他的见地和谈吐确有过人之处,让他更增添了几分独有的魅力。

    “顾灵犀,你的眼睛往哪看呢?”

    头顶一个男声闷闷的传来,不用抬头就听出来他很不满。

    顾灵犀抬头,果然看到他不悦的脸色,噗嗤一下笑出来,“翼岑,你有没有觉得你们两个长得很像?”

    “哪个?”他不屑的抬眉。

    “你的堂弟,景哲。”

    景翼岑眯了眯眼,心高气傲的看着她,“我自然是比他更帅。”

    顾灵犀呵呵一笑,“好,你比他帅。”

    “哼!”

    景翼岑傲娇的哼了一声,顾灵犀笑到腹痛,要不是周围人多,她一定大笑出来。

    “堂哥。”

    景哲不知何时出现,优雅的端着红酒杯。上前打招呼。

    景翼岑看到他的时候,表情立即收敛,冷峻的五官好像要把周围的空气结成冰。

    “嗯。”他淡漠的回应景哲的热情。

    景哲保持微笑,看向顾灵犀,礼貌问候,“这位应该就是堂嫂吧,你好,我叫景哲,堂嫂叫我阿哲吧。”

    然后他把手伸过来。

    顾灵犀正要伸手,头顶冷不丁传来一句,“她有洁癖。”

    顾灵犀这就尴尬了,她到底是伸手还是不伸手呢?

    景哲倒也识趣,看到景翼岑不友好的眼神,主动把手收回去,笑笑,“上次在墓园不知是堂嫂,今日一见,堂嫂美丽优雅,和堂哥男才女貌,真是叫人羡慕。”

    女人都喜欢被夸,顾灵犀也不例外,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客套,顾灵犀对他的印象更好了,“阿哲,上次谢谢你救了我,我一直想找机会亲口向你说声道谢。”

    “举手之劳。堂嫂不必挂心。”

    顾灵犀不得不承认景哲很讨女孩子喜欢,不仅是因为他的外表,更是他爽朗的性格,和他聊天一点负担都没有,于是被冷落在一旁的景翼岑就像一座冰雕一样表情越来越冷酷。

    景哲很懂得察言观色,接收到充满敌意的信号,主动找了一个借口离开。

    景翼岑直接拉着顾灵犀出来,一只手撑墙,用身体把她堵在他和墙壁之间。

    顾灵犀心一跳,她能感觉到他深深的醋意酸溜溜的将她包围。

    “翼岑……”

    她正想说话,景翼岑突然一只手扣着她的下巴,轻而易举的摄住她的唇。

    他霸道的把她吻得快要窒息,没有了往日的温柔,他的吻带有攻略性,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占有。

    直到他满意了才放开她,顾灵犀大口喘息,差点瘫软,他扶着她的腰,让她的身体与自己亲密无间。

    “翼岑,好多人看着呢。”顾灵犀难为情的查看周围,这里进出的人不少,刚才还不知道被多少看到。

    景翼岑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的抱着她,语气带着深深地威胁,“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我就当着他的面吻你,你信不信?”

    顾灵犀反射性的捂住嘴巴,不怕死的据理力争,“我哪有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了?”

    “刚才就是,人家夸你几句,你就春心萌动,忘了自己老公是谁了。”

    顾灵犀得意的笑,“那你也夸我几句呗。”

    景翼岑一本正经的说道:“身娇,体软,易推倒。”

    顾灵犀:“……”

    “走吧。”不等顾灵犀反应,景翼岑已经拉着她走。

    “去哪?”

    “回家,推倒。”

    顾灵犀再次:“……”

    ……

    晚宴上。

    景睿意外的看到甄珍。

    今晚的她很迷人,风情万种的让周围的男士对她投来邀请的目光,甄珍直接走向景睿,挽住了他的手臂。

    面对大家的羡慕,景睿身为男人的自豪感得到极大的满足,当晚和甄珍留宿在酒店。

    三天后。

    狗仔爆出景睿和甄珍在酒店共度三天三夜的新闻再一次让他的形象一落千丈。

    与此同时,在这三天之内,景睿本来有一个大客户已经敲定了签约,就因为他手机关机,联系不到人,所以这个专门从国外而来的客户因为被爽约一气之下甩手走人,让景氏损失了一个几千万的单子。

    董事会上,要求景睿撤职的声音不绝于耳,景翼岑凝神聚气,因为此事影响太严重,不得已再次暂停景睿的总经理一职。

    酒店内的景睿对这一切毫不自知。

    这三天他觉得自己昏昏沉沉,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和甄珍纠缠下去,直到第三天清晨,他从床上醒来,甄珍已经不在房内,他才想起正事,拿出手机看时间。

    他的手机关机,没电又开不了机,他赶紧离开酒店直奔公司。

    秘书告诉他,总裁让他回来务必去办公室一趟。

    他又去找景翼岑,紧张的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道幽冷的声音,“进来。”

    景睿硬着头皮走进去。景翼岑抬头,看到景睿,本就沉重的心情一下子沉入谷底。

    “爸,你还知道回来?”他努力压下怒意,深沉的呼吸,如果这个人不是他爸,他早就冲他发火了。

    景睿来时,秘书已经把事情经过告诉他了,所以他主动认错,“翼岑,爸不是存心的,我的手机关机,甄珍……”

    “别跟我提那个女人,狗仔今早将你们的事情爆出来,本来我已经在极力挽留德国过来的那个客户,他看到你和甄珍在酒店共度三天三夜的新闻,明确表示不会再和景氏合作,爸,因为你的个人原因给公司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我已经无力再保你,从今天开始,你就去业务部跟着刘总学习经验,以后的董事会你也不要参与了。”景翼岑的每一个字都加重了尾音,可想而知有多么震怒。

    “翼岑……”

    “这是董事会的一致决定,你现在就去执行。”

    景翼岑雷厉风行,决心一下,景睿没办法挽回,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办公室。

    ……

    顾灵犀发现最近景翼岑越来越忙了,而且下班时间也越来越晚,虽然他不说,顾灵犀也能猜到,一定又是为了景睿的事情。

    她看了新闻,狗仔连视频都爆出来了,虽然画质不清晰,也看得出来一男一女调,情的画面香,艳无比,这段视频一流出,不仅是景睿,就连景氏的股市也发生不小的动荡。

    景翼岑晚上回来,就算心情再不好也不会将情绪带回家里,顾灵犀却隐隐不安。

    她总觉得这次回国,公司发生动荡,表面上看是因为甄珍,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导火索。

    “爸还在找甄珍吗?”顾灵犀躺在他的怀里问。

    提到这个女人,景翼岑就来气,“那个女人自从新闻爆出之后就断了联系,爸被这个女人迷得团团转,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还在想着找这个女人。”

    “翼岑,难道你不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吗?”顾灵犀分析,“她和爸在一起的时候。爸丢掉了总经理的职位,爸上次和她断了来往恢复职位,她又出现在晚宴上纠缠爸,这才让爸再次被撤职,你想想,爸虽然沉迷女色,再怎么没有分寸也不可能三天三夜都不出酒店,所以一定是有人盯上了总经理的位置,利用这个女人迷惑爸,让他接二连三的犯错。”

    景翼岑听她一言,豁然开朗。

    这段时间他因为公司琐事忙得焦头烂额,更为景睿操碎了心,当局者迷,他自然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顾灵犀这一指点,他立即有了头绪。

    他搂着顾灵犀狠狠亲了一口,终于露出了隐藏在负面情绪下的笑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灵犀,你真是我的贤内助。”

    景翼岑由衷的赞美让顾灵犀不好意思的垂眸。

    都说每一个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贤内助,顾灵犀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得上,只要能帮助他,在他困惑的时候为他排忧解难,她就很开心。

    第二天,景翼岑很快得到萧权的消息。

    “总裁,原来甄珍并不是她的真名。她是职业小三,专门勾搭成功男士破坏别人的家庭,每次一出事她就改名换姓,而且有过整容经历,所以我们的人能查到的消息并不全面……”

    景翼岑坐在真皮座椅上,修长的手指轻敲桌面,光洁如镜的桌面上倒映出他英锐的五官,年轻的俊脸贵气凛然,透着一丝不符合他年龄的深沉睿智。

    萧权将一个小瓶子放到桌面上,继续说:“我们在总经理丽苑轩的房子里查到了一些药粉,这个瓶子里的药粉就是甄珍每次放在香薰灯里用来催,情的,并且在总经理和甄珍共度三天三夜的酒店房间里也查到了大量药粉。”

    景翼岑听到这里。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甄珍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那天的晚宴,她有收到大伯父的邀请?”他精明的脸上闪过一丝怀疑。

    不由想,难道那个女人和大房有什么关系?

    “那天,是刘总带她过去的。”萧权将查到的消息如实汇报。

    “刘总。”

    景翼岑勾唇,原来是他。

    他和张总一直联合股东和他作对,如果甄珍是他有意安排,意图夺取总经理之位,他必然不会再姑息。

    “让你查的事情有消息了吗?”他眯了眯深邃的眼眸,最近张总和刘总暗中煽动股东们联合逼迫他松口,现在该是他反击的时候了。

    萧权又递过来一份资料。

    “总裁,这是刘总近三年利用自己的资源便利谋取财物的证据,他是一个很小心的人,不过他有一个在政府工作的表弟。是刘总通过关系为他买下的职位,他的表弟很胆小,我们还没逼供,他已经全招了,原来他通过表弟的职业便利干一些非法勾当,曾经还闹出过人命,害得别人家破人亡,后来刘总用钱摆平了这件事,那家人也离开了南城,我已经派人将那家人秘密找回来,只要他们起诉刘总,刘总的好日子便到头了。”

    景翼岑听到这个消息,有条不紊的令道:“暗中帮助这家人。务必让这场官司胜诉。”

    “是。”

    萧权领命,又将一份资料递过去,“总裁,这是对张总不利的证据,原来每次刘总谋取不义之财的事情,张总都是吃的大头,我们是否……”

    景翼岑淡定的向后一靠,嘴角勾勒出一丝轻蔑的笑意,“不用,就这么一下将他们两人拔除太无趣了,而且刘总一出事,张总势必会怀疑到我头上,以他的老奸巨猾一定暗中做好了脱身的准备,我打算让张总出任总经理一职,先让他得意几天,以后再慢慢收拾他。”

    “总裁英明。”

    ……

    不出几天,刘总的官司败诉。

    董事会正在进行中,警察突然进来,当着所有股东的面亮出了缉捕令,以非法谋取财务伤人性命等多项罪名将刘总逮捕。

    “刘总居然是杀人犯。幸好我没有和他同流合污。”

    “刘总这下彻底完蛋了……”

    股东们议论纷纷,本来还被刘总怂恿的股东们这下都人人自危,不敢抬眼看高处那位不露神色的年轻总裁。

    张总和刘总本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几天刘总的官司让他也好几晚做噩梦,现在只要一看到景翼岑的脸,他就能想象刘总刚才完蛋了的表情,他不想也落得那样的下场。

    就在他惶惶不安的时候。景翼岑突然对大家宣布,“介于张总在华东地区的表现,以及大家一致推举,经过慎重考虑,我决定将由张总出任新总经理一职。”

    此话一出,张总更加捉摸不透景翼岑的想法,虽然新官上任是喜事,张总却一直如履薄冰,加上他和刘总走得近,股东们怕刘总的事受连累,以前和张总有交情的股东纷纷和他保持距离,张总这次明升暗降,没过几天就病倒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