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37章 灵犀,你怀孕期间,我已出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7章 灵犀,你怀孕期间,我已出家!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自从景睿得知甄珍的真面目之后,一气之下病倒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对甄珍的情不自禁全是她的设计陷害,他一向在外拈花惹草,第一次栽在女人手里,他又自负,好几天都心情欠佳。

    景翼岑和顾灵犀通过这件事更加明白两个人能走到一起,并且真心相爱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自此感情更加牢固。

    端午节那天,景睿接到景鸿的电话,想邀请他们一家去吃团圆饭。

    景翼岑不想去。

    景睿爱情失意,这次生病倒让他把亲情看得更重,一番劝告,景翼岑才勉强答应下来。

    端午节当天晚上,景睿,景翼岑和顾灵犀一起来到了景鸿家里。

    这是顾灵犀第一次见景翼岑的亲戚,心情有些紧张,景翼岑握了握她冰冷的手,“别紧张,我会在你身边陪着你。”

    他关怀备至的眼神让顾灵犀的心稍微安定下来,和他并肩走进去。

    这里不像景家那么低调奢华,看得出来,景鸿一家算不上富裕,倒也殷实,不过是人丁兴旺,显得这座相当有年份的老宅子有些拥挤罢了。

    客厅内,景睿站在顾灵犀身边介绍。

    “灵犀,这是你大爷,大伯父,大伯母。”

    顾灵犀对着三位坐在一起的人恭敬的喊道:“大爷,大伯父,大伯母,这是我给你们带来的礼物,初次见面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我就自己亲手制作了蛋糕和巧克力,还有这些粽子,听闻大爷最喜欢吃蜜枣粽子,不知合不合您的口味。”

    她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肖芸笑容可掬的站起来,亲密的拉着顾灵犀的手,越看越欢喜,“灵犀,上次晚宴人多,没来得及见你一面,今日一见果然标志水灵,又这般心灵手巧,翼岑,你真是有福气。”

    景翼岑在旁边淡笑,“能娶到灵犀,自然是我的福分。”

    肖芸又低头看着顾灵犀的腹部,“看新闻说你怀孕了,有三个月了吧,这肚子还没显出来,你可要多吃点,太瘦了胎儿会营养不良的。”

    “大伯母放心,我知道了。”

    寒暄了几句,景睿又开始介绍沙发上另一边坐着的人,“灵犀,这是你景博堂哥,方媛堂嫂。”

    顾灵犀看到那里坐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的眼神不怀好意的落在自己身上,让她很不自在,而方媛看她的表情也很不友善,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不像大伯母一样热情。

    这种场合,顾灵犀还是笑容满面的喊了一声,“堂哥,堂嫂。”

    “嗯。”

    “哼。”

    两个人同时发声,当做回应。

    顾灵犀也不尴尬,反正又不是经常来这里,便没把他们的反应放在心上。

    最后,景睿指着单人沙发上的景哲介绍。

    “灵犀,这是阿哲,你的堂弟。”

    景哲从沙发上坐起来,微笑的喊了一声,“堂哥,堂嫂,我们又见面了,欢迎你们来我家。”

    “阿哲,你刚回国,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不要胡说了。”说话的是景鸿。

    景哲说,“爸,我上次在墓园见过堂哥堂嫂,宴会上也与他们打过招呼,算上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

    景鸿眉开眼笑,“如此说来,你们还真有缘份。”又看向景翼岑,一副有求于人的表情,“翼岑,你看阿哲学成回国,景仁公司对他又没有什么可发展的,景氏在南城是名列前茅的大公司,你能不能给阿哲安排一个职位让他先干干?”

    景翼岑皱眉。

    原来今日吃饭是假,让他安排工作是真,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多的是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来投奔,他早已有法子打发,正要回绝,景哲却相当反对的说道:“爸,我不去,我想依靠自己的努力做一番事业,而不是依靠关系走后门。”

    景翼岑意外的挑眉,景哲看上去年轻,倒有几分志气,不像这一家人那么市井小民。

    “阿哲,你才二十五岁,又没有人脉资源,现在的人又势力,那天晚宴你也看到了,要不是你叔叔,谁会把我们一家放在眼里,你想靠自己,谁会看得上你?”景鸿严厉的训斥。

    景哲意志坚定,“反正我不想靠任何人,我已经联系了几个朋友,有意开办自己的工作室,我相信只要有梦想,就一定能成功。”

    “你呀你,真是气死我了。”

    景鸿恨铁不成钢的想要打他,肖芸心疼宝贝儿子,赶紧拦着。

    景睿见状,连忙打圆场,“孩子有孩子的想法,我们做长辈就不要过多干涉,如果阿哲愿意,公司倒也有好的职位,随时都欢迎阿哲过来上班。”

    “爸!”

    景翼岑凝神定气,眉头紧锁,景睿却不自知,和景鸿旁若无人的商量进公司的事情。

    ……

    餐桌上。

    景翼岑和顾灵犀坐在一起吃饭。

    “灵犀,这是我特意给你炖的乌鸡汤,里面放了多种名贵药材,你多吃点。”肖芸用勺子在砂锅里舀了一勺肉递给顾灵犀,顾灵犀正要拒绝,碗里已经装得满满的。

    她看着那一碗鸡肉,一点食欲都没有。

    “灵犀,你快吃呀。”

    肖芸那么热情,顾灵犀不忍心驳了她的好意,用求救的眼神看着景翼岑。

    “翼岑,我不想吃鸡皮。”她小声的说道。

    景翼岑会意,直接把她的碗端到自己面前,“我吃。”

    顾灵犀眯着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回想怀孕期间,她的食欲时好时坏,有时候心血来潮想吃西街的披萨,又想吃东街的寿司,偶尔还想吃地摊的麻辣烫,无论她想吃什么,无论时间有多晚,他都会帮她买回来,结果就是她什么都不想吃。

    她总是撒娇的对着面前的食物说,“老公,节约粮食是咱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买了不吃就浪费了,不如你吃了吧。”

    景翼岑看着那一大推食物,脸上大写着两个字——拒绝。

    她好像很喜欢看他不爽的样子,怀孕期间可能是无聊了所以有点作,她软磨硬泡的要他吃那些食物,非要等他吃完了才罢休。

    她怀孕三个月因为孕吐瘦了十斤,他直接胖了十斤。

    好在他长期健身的缘故,所以看不出来肥胖。

    ……

    景翼岑帮顾灵犀把鸡皮全吃完,又把她不爱吃的脊背肉吃掉,只剩下鸡腿和翅膀,才悄悄的把碗推到她面前。

    顾灵犀满意的对他笑了一下,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样子惹来方媛的嫉妒。

    身为景家的孙媳妇,她见不惯景仁一板一眼的模样,还有自己的丈夫景博好赌成性还贪恋美色,除了她的公公景鸿还有点本事勉强支撑着公司,她是一个都看不上。

    早就听闻二房在南城的风光,她早就想一睹景翼岑的风采,今日见他,果然如传说中的俊美绝伦,风采卓越,特别是他对顾灵犀的爱,每一个眼神和动作都那么体贴入微,她是真的羡慕又嫉妒。

    她嫁给景博十年,从一个美丽的少女变成三十的少妇,生了一个女儿之后,她人老色衰,身材走样,景博早已看不上她,她年轻的心早已心如死水,今日见到景翼岑,才知道什么叫心动。

    她端起酒杯,离开餐桌,直接走到景翼岑身边,一只手搭在景翼岑的肩膀上。

    “翼岑,我敬你一杯。”

    景翼岑对于肩膀上的那只手特别反感,而且这个女人还有意无意的把身体柔软的往他身上靠,他更加讨厌,肩膀轻轻一挪,方媛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手里的红酒杯突然摇晃,将里面的红酒都洒了出来,直接浇在了景翼岑的白色衬衫上。

    “呀,是我不小心,翼岑,真的对不起。”

    方媛连忙用手帕帮景翼岑擦,景翼岑胸前的红酒渍越来越蔓延。

    “够了,我自己擦。”景翼岑不悦的低吼,连忙站起来远离方媛的碰触。

    大家的目光看过来。

    “方媛,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弄脏了翼岑的衣服。”肖芸站起来责备,走过来一看,那红酒渍那么明显,怎么能擦干净,“翼岑,这件衬衫脏了,不如你去楼上换一件衣服吧。”

    “不用。”

    景翼岑断然拒绝,正要坐下,顾灵犀看到他的衣服脏成那样,顺口说了一句,“翼岑,大伯母说的对,你还是去换一件吧。”

    景翼岑一向对她的要求没有抵抗力。

    既然她这么说,景翼岑便随着保姆上楼了。

    大家又开始其乐融融,方媛却在大家没有注意的时候悄悄的离开了餐桌。

    保姆将景翼岑带到了二楼景哲的更衣室。

    “景少爷,您和二少爷的身材相当,这里是二少爷的衣帽间,您挑选一下,我就在外面等你,有什么事情您叫我一声。”保姆说道。

    “嗯。”他淡漠回应。

    等保姆出去之后,景翼岑低头看到自己胸前的污渍,想到方媛的故意,顿时让他厌恶,恨不得立马把衣服脱下来。

    他将衣服脱下随手扔在地上,在一排排衬衫里面挑选。

    身后,方媛悄悄的走过来。

    她看到景翼岑精瘦的背影,倒三角的身材,古铜色的肌肤,背部的肌肉散发着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光是一个背影,就让她心潮澎湃,情不自已。

    她伸出的手有些颤抖,还没有碰上去,景翼岑就敏感的转身,由于动静太大,手里的衣服随之落在地上。

    他看着面前的方媛,她心花怒放的表情让他更加厌恶。

    “你来干什么?”他几乎是用吼的,因为这个女人的目光太过讨厌。

    方媛不敢抬头看他。

    他那么俊美不凡,高不可攀,他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赤,裸的上身充满了诱惑,因为生气而起伏的胸膛更是撩拨了她一颗寂寞少妇早已饥,渴的心。

    她蹲下身去帮他把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终于敢抬头正视他冷冽的眉眼,“翼岑,我只是想过来帮你挑衣服。”

    “出去。”

    他没有接,冷冷的低吼。

    “翼岑,让我帮你穿吧,你堂哥最喜欢我伺候他穿衣服。”她边说边走过来,手也迫不及待的伸过来想要碰触他。

    景翼岑后退几步,忍无可忍的警告,“堂嫂,请你自重!”

    这声堂嫂,让方媛心里一刺。

    她突然很讨厌这个称呼,很讨厌这个身份。

    她忍了忍酸涩的鼻子,露出自以为最美的笑容,“翼岑,我是你堂嫂,你害羞什么?让我帮你穿吧……”

    “堂嫂,如果你再这么不知廉耻的纠缠下去,我不会再顾及你的面子叫大家上来看看,景家大房的孙媳妇,到底是有多寂寞难耐。”

    他毫不留情的讥讽让方媛心虚。

    这个男人,就这么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一点情面都不留,她顿觉无脸见人,又死皮赖脸的强忍着委屈,说道:“翼岑,我只是一番好意,你若不愿就算了,何必侮,辱人?”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堂嫂是真心还是假意,你心里清楚!”

    “你!”

    方媛咬咬牙,这个男人真叫她又爱又恨。

    她再纠缠也没意思,扔下衣服,气得转身就走。

    景翼岑看着地上的衣服,顿觉刺眼心烦,又挑了一件款式大方的穿好才离开。

    楼下,大家在餐厅聊得尽兴,景翼岑看到顾灵犀坐在刚才的位置上,方媛却坐在他的椅子上,不知和顾灵犀聊什么那么开心,顾灵犀不停的在笑。

    想到方媛的别有用心,景翼岑走过去,直接拉着顾灵犀起来。

    “灵犀,我们回家。”

    顾灵犀莫名其妙的被他牵着离开餐厅,身后传来大家的呼唤,景翼岑就像没听到一样直接走了。

    出来后,景翼岑的表情一直都是冷冰冰的,空气仿佛被冻结,周围的低气压连顾灵犀都感觉到了。

    “翼岑,你怎么了?”她关心的问。

    景翼岑一只手搭着方向盘,一只手紧紧握着她的手,回头冲她微笑,“灵犀,吃饱了吗?”

    她最近的胃口大开,他关心的是他就这么把她拉出来,怕她会饿。

    “嗯。”顾灵犀想了一下,“没吃饱。”

    “我带你去外面吃,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想吃什么?”他温柔的说。

    顾灵犀甜甜的一笑,其实她也不喜欢今晚的氛围,太吵了。

    “好呀,我想吃烤串!”

    “烤串不卫生,不可以。”

    “额,那你还问我。”她小声嘀咕。

    景翼岑笑了一下,然后开车。

    顾灵犀没想到,他嘴上说不可以,却真的带她来吃烤串。

    今晚的江滩因为端午节的关系聚集了很多人,吃夜宵的人也很多,顾灵犀点了很多烤串,几乎把菜单上的全部都点了一遍。

    “点那么多,能吃的完吗?”

    顾灵犀笑笑,“有你在,怕什么。”

    景翼岑突然没有了食欲,脸上再次大写着两个字——拒绝。

    “最近我都胖了十斤,再这么吃下去,我的肚子都要赶上你了。”景翼岑皱着眉抱怨。

    “嘿嘿!”顾灵犀傻笑,调皮的说道:“把你喂胖了,别的女人才不会惦记你,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啦。”

    这句话倒是十分悦耳。

    景翼岑心情愉快,这时烤串上来了,顾灵犀每样只尝了一口,其余的都推到了景翼岑面前。

    两个人吃得很开心,旁边的桌子上有几个美女看过来,时而侧耳说着悄悄话,然后拿着手机偷拍。

    顾灵犀听到几个美女花痴的说着“好帅”“接地气”“男神”等赞美,心里别提多高兴。

    她悄悄的凑到他耳边说:“翼岑,后面有几位美女在看你。”

    景翼岑眼皮都没抬一下,不屑一顾的说道:“没兴趣。”

    “她们在偷拍我们。”

    “是吗?”景翼岑总算用余光看了一眼,大手突然抱着顾灵犀的后脑。

    “干嘛?”她背脊一僵。

    “我让她们光明正大的拍。”

    然后,她的唇被他的吻淹没……

    ……

    第二天,关于端午节景翼岑带顾灵犀去江滩吃烤串的新闻一下子占据了新闻头版。

    评论里很多人都在激烈的讨论,景翼岑一个大公司的总裁,端午节不带老婆去高档餐厅吃烛光晚餐,居然去路边摊吃烤串,如此亲民又接地气,实在是颠覆了传统大家对豪门富三代的认知。

    甚至还有人发表论题,题目就是“论一个豪门贵公子的正确打开方式。”

    一天之内,讨论就达到了几千万,巨大的流量也为景氏带来了大量的搜索和关注度,几天下来热度一直高居不下。

    顾灵犀看着手机里的新闻,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大家深深地祝福,默默的弯起唇角。

    “少奶奶,牛奶泡好了,记得喝。”佩姨将一杯牛奶放在草地上的桌子上。

    “谢谢佩姨。”

    喝完牛奶,顾灵犀放下手机,从花篮里拿出剪刀,在院子里修剪盆景。

    最近她的修剪花枝的技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所以更加投入,连佩姨叫她都没听到。

    “灵犀。”方媛站在顾灵犀身后喊了几声,顾灵犀才反应过来。

    顾灵犀吓了一跳,回头见方媛进来了,捂着胸口看了一眼旁边的佩姨。

    “佩姨,家里来客人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害我怠慢了客人。”

    佩姨笑道:“少奶奶,是你太认真了,我叫了你几声都没反应,大少奶奶来了,我去泡茶。”

    然后笑着离开了。

    顾灵犀放下剪刀,“堂嫂,您坐。”

    方媛随她一起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又环顾了一下绿树成荫的院子,光看着这么大的前院就让她惊叹不已,还不知道眼前的复式别墅里面会有多么气派。

    她不由暗叹,同样是景家,同样是景家的孙媳妇,顾灵犀的命怎么就那么好?

    “堂嫂,您怎么过来了?”

    方媛收回目光,将手里的袋里递过去,“这是上次端午节翼岑弄脏的衣服,我洗干净了,今天特地给他送回来,对了,翼岑呢?怎么没看到他?”

    一边说一边朝着里面张望。

    顾灵犀将袋子收下,放到旁边的椅子上,“谢谢堂嫂,还麻烦你专程来跑一趟,翼岑在公司上班。”

    “这么说,家里就你一个人?”她面露欣喜。

    “是啊,所以我无聊的时候就修剪花枝,还能打发点时间。”

    方媛突然拿出过来人的口吻劝告她,“灵犀,你现在怀孕,你就这么放心的一个人在家不让翼岑陪你?”

    顾灵犀说道:“男人以事业为重,而且我自己也在家里学习,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

    “灵犀,不是堂嫂说你,女人一旦怀孕,就是男人最容易出轨的时候,你可要多多留意翼岑最近的一举一动,千万不要被别的女人趁虚而入。”

    方媛突然对她说这些话,顾灵犀打心眼里是非常排斥的,表面上还是回应了几句,方媛越说越来劲,喋喋不休的又对她说了很多家长里短,顾灵犀越听越没耐心,最后以自己困倦为由让佩姨送她出门。

    临走前,方媛还不忘提醒,“灵犀,记住我说的话,等翼岑回来一定要检查他的西装有没有口红印,有没有长头发,身上有没有香水味,还有还有……”

    “谢谢堂嫂,我记住了。”

    顾灵犀礼貌的答应,等方媛走后,顾灵犀终于松了一口气。

    “少奶奶,这位景家的大少奶奶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见不得您和少爷感情好。”佩姨忍不住嘲笑她。

    顾灵犀上次去景家就看出来了,同是景家,她能够感觉到那边的一家人非常市井小民,现在都21世纪了,思想还那么迂腐,除了景哲之外,肖芸倒是热情好客,其他人都抱着某种目的似的,让她很反感。

    她回头看向方媛送过来的衣服,不由想到那天方媛倒在景翼岑身上的红酒,她有留意,景翼岑上楼之后,方媛就悄悄的离开了饭桌。

    后来景翼岑换好衣服出来一脸不悦,拉着她就走了,她看破不说破,心里早已跟明镜似的。

    “以后堂嫂过来,你就帮我打发她走,不要再让她进来了。”

    “少奶奶放心吧,对了,那这件衣服怎么处理……”

    顾灵犀想也没想,“扔了。”

    “嗯,我知道了。”

    ……

    晚上,景翼岑准点回来陪顾灵犀吃晚餐。

    回房后,顾灵犀有意提起今天的事情。

    “堂嫂今天过来了。”

    景翼岑的眉毛不悦的皱起,呼吸紧绷,“她对你说了什么?”

    “她没说什么,就是来送衣服。”她好奇他的反应。

    景翼岑淡漠回应,“哦。”

    他拿着衣服准备去洗澡,顾灵犀拦着他,明知故问,“翼岑,你怎么知道她会和我说什么?”

    她勾唇,笑容有些狡黠,又有点小聪明。

    景翼岑居然有点心虚。

    “翼岑,那天你去换衣服,堂嫂后来也去了吧?”顾灵犀直接问他。

    景翼岑的脸色瞬间难看至极,恨道:“这个女人真是工于心计。”

    “这么说,我猜对了?”

    景翼岑怕她乱想,连忙搂着她的腰,解释,“灵犀,那天她趁我换衣服偷偷进来,我拒绝了她,如果她今天跟你说了什么你一定要相信我。”

    “呵呵。”顾灵犀在他怀里不停的笑,景翼岑更加心慌,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等她笑够了,顾灵犀才抬头一脸认真的说道:“翼岑,如果今天我不问,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我?其实你不必紧张,我根本不会在意她说的话……更何况她今天跟我说,让我回家检查你的衣服有没有口红印,有没有长头发,有没有香水味,她还说女人怀孕期间男人最容易出轨……我听到这些话,就知道她有意挑拨我们两之间的关系,我又怎么会上她的当?”

    景翼岑听了更加气愤,这个女人简直是神经病。

    他低头亲吻她的唇,信誓旦旦的说道:“灵犀,你怀孕期间,我已出家,除了你,任何女人我都没有兴趣。”

    顾灵犀想笑。

    其实她经常在半夜会看到他一个人偷偷的跑去卫生间,他是精力旺盛的男人,她怀孕期间确实忍得很辛苦。

    顾灵犀主动的一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看着他一脸急于取得她信任的焦急之色,她有必要让他安心,主动的送上自己的吻。

    “翼岑,你知道她今天送过来的衣服我怎么处理的吗?”

    “怎么处理的?”

    “我让佩姨扔进了垃圾桶。”

    景翼岑眉头一松,紧张的脸上愠起一丝浓得化不开的情意,“这才是我的好老婆。”

    他回应她的吻,并且化被动为主动,深深的眷恋着她。

    他忍得快要爆炸了,一个吻足以点燃他所有的热情,他的身体越来越热,理智全无。

    他抱着她直接去床上。

    想要她的冲动快要冲破身体,顾灵犀在他准备进入的时候清醒过来。

    “翼岑,会伤害宝宝的。”

    她其实也有点忍不住,不过为了宝宝着想,她还是选择了忍耐。

    景翼岑的热情一下子被凉水浇透。

    顾灵犀能看到他眼底那一层淡淡的惋惜,她突然轻轻凑到他耳边说悄悄话,“不如,我帮你?”

    景翼岑的热情再一次被点燃,眼眸里泛着期待的光芒。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起身,把她抱起来直奔洗手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