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40章 火海逃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0章 火海逃生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的意识逐渐涣散,身体虚软的往地上倒去,景翼岑慌忙把她抱起来,急切的呼唤,“灵犀,灵犀……”

    “咳咳……”顾灵犀双眼迷离,不停的咳嗽。

    她还有反应,景翼岑心里一喜,抱着她的手臂都在颤抖,“灵犀,坚持住,萧权马上就来了……”

    “翼岑,咳咳。”顾灵犀没有力气去想那些希望,虚弱的说道:“翼岑,如果我死了,你千万不要伤心。”

    “我不准你说傻话。”景翼岑生气的制止她,努力保持清醒的头脑,冷静的说道:“灵犀,不要再浪费力气说话,我们一定要在萧权赶来之前先想办法自救。”

    他用力的撕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叠成方块,又查看了四周,惊喜的发现旁边的桌子上有一瓶矿泉水,连忙跑过去将瓶盖拧开,把水倒在布料上,帮她捂住口鼻。

    顾灵犀总算缓解了一点。

    周围的火势越烧越旺,温度也越来越高,顾灵犀甚至能感觉自己的皮肤正在一点一点的被高温灼伤。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呼唤。

    “堂哥,堂嫂,你们在哪?”

    听到声音,两个人一下子看到了希望,一起从地上起来。

    “是阿哲的声音,阿哲来救我们了。”顾灵犀激动得欢呼雀跃,景翼岑已经到了门口,再一次用脚踢那扇结实的门。

    外面的景哲听到动静,用力的把沙发和桌子移开,又用棍子把外面上的锁撬开,门终于开了,看到景翼岑平安无事,景哲欣喜的跑进去。

    “堂哥。”

    “先离开再说。”

    景翼岑不敢耽搁,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他回身直接扶顾灵犀起来,将她抱着往外冲。

    外面的大火更加凶猛,三个人在浓烟里找不到出路。

    “堂哥。往这边走。”

    景哲指着前方,率先往前带路。

    终于从楼上下来,经过大客厅的时候,头顶的大吊灯突然砸下来。

    “翼岑小心。”顾灵犀抬头看到吊灯下来的那一刻,吓得心脏差点跳出来。

    景翼岑加快了脚步,一鼓作气准备冲过去。

    “堂哥。”

    景哲突然从身后推了他一把,将他从吊灯下推开,自己却被压在了吊灯下。

    “啊。”他惨叫一声,景翼岑回头,见景哲被吊灯压着不能动弹,准备回头去救他。

    “阿哲。”

    “堂哥快带着堂嫂先走,不要管我,要不然我们都出不去。”他痛苦的趴在地上说道。

    火势越来越大,景翼岑脚边的火已经阻隔了他过去的脚步,理智和道义让他最终选择先冲出火海,他严厉的语气对景哲令色道:“阿哲,是兄弟就给我坚持住。”

    兄弟二字让景哲意外的笑了一下,生死关头却故作轻松,“堂哥,是生是死,我们都是兄弟。快带堂嫂走!”

    生死关头,每一秒都在和死亡作斗争,景翼岑忍痛回头,抱着顾灵犀往外冲,萧权刚好赶到,景翼岑把顾灵犀交给他,郑重的说道:“照顾好灵犀。”

    然后,毫不犹豫的回头又冲进火海。

    顾灵犀想跟进去,萧权赶紧拉住她。

    “少奶奶,危险。”

    顾灵犀哪里顾得了自己。大火几乎把顾家淹没,这么大的火,他冲进去根本就不要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的心越来越害怕,好怕他再也出不来了。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痛苦也越来越强烈,火势越烧越旺,几乎把整栋楼都淹没,橙色的火焰把夜晚的天空都烧红了。

    火警车也赶来,白色的水柱四面八方的往火里喷,然而火势太大,一时无法把火扑灭。

    周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都在纷纷议论,听到那些人说火太大,人肯定是救不出来了。

    她难过的大哭。伤心的坐在地上,在心里??的祈祷,“翼岑,你不要有事,求你不要有事……”

    就在她快到绝望的时候,景翼岑抱着景哲终于冲了出来。

    “翼岑。”看到他冲出来的那一刻,顾灵犀再一次泪如泉涌,这一次是高兴的泪水,谢天谢地,老天爷没有那么残忍的从她身边夺走她。

    景翼岑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将昏迷的景哲救出来,他全身的衣服几乎被烧焦了,身上还燃烧着零星的火苗。

    萧权赶紧上来帮他扑灭。

    看到顾灵犀的那一刻,景翼岑所有的毅力终于消耗殆尽,?乎乎的脸对着她放心的笑了一下,然后气力尽失的晕倒在地上。

    “翼岑!”

    “总裁。”

    景翼岑听不到任何人的呼唤,和景哲一起昏迷过去……

    这场大火来势汹汹,消防队花了几个小时才将大火扑灭,记者闻声赶来,新闻报道了此事,警方也介入调查。

    景翼岑的伤并不严重,送到医院当晚就醒了,医生说他吸入太多浓烟,有可能造成呼吸系统疾病,需要留院观察,顾灵犀也做了全身检查,确定没事,景翼岑才放心。

    唯一让人担心的是景哲。

    那盏大吊灯是纯水晶制作,掉下来的时候玻璃碎裂,尖锐的水晶深深地扎入了景哲的背部,由于失血过多,他一直昏迷不醒。

    当晚,景鸿,肖芸,景博和方媛听到消息急匆匆赶来,景睿也来了,大家都围在手术室外面焦急等待。

    问明了缘由,景鸿气得一边骂景哲缺心眼,一边趁机向景翼岑邀功,“翼岑,做人得讲良心,上次是你求阿哲去景氏帮忙,他做了一个月了也没见你给他升职加薪,这次阿哲舍命救你,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

    景翼岑很不喜景鸿这幅邀功请赏的嘴脸,景哲舍命相救,即使景鸿不说,他也会念着他的恩。

    “大伯父放心,我自有打算,用不着你提醒。”他冰冷的说道。

    景鸿看到他面色冷漠,气得冲过去教训他,“景翼岑你这是什么态度?好歹我也是你大伯父,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的?”

    景翼岑冷嗤,“阿哲还在做手术,大伯父就这么迫不及待的邀功请赏,完全没把阿哲的生死放在心上,你要我用什么态度和你说话?”

    “你……”

    “好了,你就少说两句。”肖芸过来把景鸿拉到一旁。

    顾灵犀也劝景翼岑不要和景鸿起冲突,景翼岑暂时咽下这口气。

    大家又恢复了安静,耐心等待着,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熄灭,景哲被推出来。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景鸿问道。

    医生说,“病人背部的水晶已全部取出,尽量让他趴着,身体不要挪动以防感染。”

    “为什么他还不醒?”

    “病人失血过多,昏迷是暂时的,他已经脱离危险,大家放心吧。”

    听医生这么说,大家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景鸿一家人把景哲推到病房,所有人都守在那里,景翼岑看着景哲趴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回忆大火里惊险的一幕,悄然离开了病房。

    ……

    昏暗的房间内,一个男人被绑在十字木桩上,身上被鞭子打成了重伤。昏迷过去。

    “总裁,就是这个人那天在顾家外面放火,不过他嘴巴很严,无论我们如何逼供都一口咬定是他自己所为。”萧权说道。

    景翼岑并不认识眼前这个人,想到那场大火,愤怒让他难以平静的面对主使者,森冷的说道:“把他弄醒。”

    一盆凉水直接浇在那个人的脸上,他从昏迷中醒过来,看到面前的男人阴森恐怖的面容,心里产生阵阵凉意。

    “我问你,是谁指使你放火?”冰冷的语气隐藏不住怒意。

    “是我干的。”男人嘴硬。

    景翼岑危险的眯起?眸,幽冷的道:“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没理由杀我,我已经查出你的账户两天前进账两百万,而这两百万被你转给了另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你的妻子,她怀着身孕,恐怕还在家里等你回去,而你已经没机会再见到她。”

    男人一听,刚才还死硬的态度突然变得急躁不安,“我不许你伤害她。”

    “那你就告诉我,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景翼岑拿到了主动权,借以威胁。

    男人犹豫再三,最终松口。

    “是,是张总……”

    ……

    机场内,一个穿着风衣,带着墨镜的男人在人群中鬼鬼祟祟,时而躲藏,并且不停的看手表。

    这个人正是张总,他在电视上看了新闻,景翼岑没死,严局长介入,他知道自己大势已去,景翼岑很快就会找到他,到时候他只有死路一条。

    他没有行李,只带了一个包,包里是他的全部身家,为了逃命,他慌不择路,在进站口不停的插队,惹来其他旅客的不满。

    “敢插老子的队,赶紧给我滚一边去。”

    “对不起对不起。”张总扶着墨镜哈腰道歉,他不敢太惹人注意,头一次对人卑躬屈膝。

    队伍那么长,他心急如焚的排在队尾,希望大家速度快点,只要过了那个关卡,他就可以逃出国外,到时候就高枕无忧了。

    终于轮到他了,检票员习惯性的说道:“身份证。”

    张总一听很紧张,慌忙从包里把身份证摸出来,颤抖的递过去。

    检票员看了一眼,对了他的票,“下一位。”

    他松了一口气,刚一进站,面前便站立了一排警察。

    “张总,我已经步下了天罗地网,你还想逃到哪里去?”严局长走过来,亮出一张缉捕令。“张总,刘总已经全部都招了。你涉嫌非法谋利,又蓄意纵火谋害他人性命,跟我走一趟吧。”

    张总手里的包无力的掉下来,正如他辉煌的一生走向了尽头……

    ……

    清晨的一缕阳光明媚的透过白色的窗纱照进来,病床上的景哲终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阿哲。”

    顾灵犀几乎在他清醒的第一时间呼唤他的名字,欣喜的声音也让窗户旁边沉思的男人回过头来。

    景翼岑快步来到病床边,看到景哲醒了,凝结的表情终于一松。

    “阿哲。”景翼岑一只手握着他的肩胛骨,喉咙堵塞,想说的话卡住了一样说不出来。

    “堂哥,堂嫂,你们没事吧?”景哲关心的问道。

    “我们没事,受伤最严重的是你,现在背部还疼吗?”顾灵犀问。

    景哲故作轻松的笑了一下,“不痛。”

    “对了堂哥。张总抓到了吗?”景哲突然问道。

    “你知道是张总放火?”景翼岑刚收到消息,严局长已经在机场将张总抓捕归案,他刚醒,怎么知道?

    “我在公司偷听到张总的电话,才知道他要放火对付你,所以我才赶到了顾家,还好及时赶到,没有让张总的阴谋得逞。”

    原来如此。

    也幸好他及时赶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阿哲,你救了我和灵犀的命,以后,你就是我的兄弟。”景翼岑低眸,坚定的对他说。

    景哲回想那场大火,这对他来说未必是祸不是福。

    他吃力的笑,“堂哥。你也救了我一命,以后我们就是生死之交。”

    他伸手,景翼岑也把手伸过去,手掌紧紧握成拳,用男人的方式达成共识。

    一切尽在不言中。

    顾灵犀在旁边看到他们两兄弟终于坦诚相待,??的微笑祝福。

    ……

    从病房出来之后,景翼岑和顾灵犀并排走在一起。

    “翼岑,这次阿哲不顾生命危险救了我们两个人的命,刚才看到你把他当兄弟,我真的替你们感到开心。”顾灵犀边走边说。

    景翼岑也一脸轻松的说,“之前因为奶奶的告诫,我对阿哲心存芥蒂,如今他舍命相救,在那么危急的关头,他根本就来不及思考。他救我完全是出自本能,说实话我心里感到很震撼,所以我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对他产生防备。”

    景翼岑深思熟虑的又说,“这次刘总和张总接连失势,董事会那些人表面上支持我,实际上我早已看清他们的本性,一旦威胁到他们的利益,即使没有刘总和张总,以后也会有人站出来鼓动大家和我作对。虽然有徐老的支持,半年前被我拒婚之后,他一直保持中立态度,连爸被踢出董事会他都置身事外,爸说的对,如今景氏我已无可用之人,所以我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来帮助我支持我。否则未来的路,我一个人很难坚持走下去。”

    人人只道景翼岑表面的风光,只有顾灵犀知道,高处不胜寒,他身为景氏总裁,内忧外患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除去景氏总裁的身份,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也会累,也会有心无力。

    顾灵犀很心疼他,不仅因为他是她的丈夫,更因为他肩膀上的担子和责任,这个男人他肩负着整个景氏江山,早晚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翼岑,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在你身后??的支持你。”她突然站住,小手牵着他的大手,虔诚的看着他。

    景翼岑这一生最庆幸的是身边有她,不然,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和坚持都将毫无意义。

    他情不自禁的拥抱她,温柔的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柔声在她耳边说着动人的情话,“灵犀,好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永远都不要分开。”

    顾灵犀答应,“除非死亡,否则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

    顾灵犀从来没想过,未来的某一天,她的誓言,会残忍的成为现实……

    ……

    景哲出院后,景翼岑召开了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正式宣布将由景哲出任总经理一职。

    因为傅总的项目,加上景哲在景氏一个月的表现,股东们没有任何异议,纷纷祝贺景哲升职。

    为了庆祝景哲高升,景翼岑为景哲举办了私人宴会,邀请全公司的人一起为景哲庆贺。

    今晚的景哲穿着一套深色西装,气宇轩昂的往台上一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他谈吐不凡,俊美绝伦,无疑是整场宴会的男主角,加上他和景翼岑的关系,人人都知道如今的景氏已经牢牢把握在景家人手里,今晚的宴会也预示着景氏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顾灵犀挽着景翼岑的手臂。优雅从容的与他走在一起,景哲跟在景翼岑身后,三人走到哪都成为全场的焦点。

    “景总,景总经理,恭喜恭喜。”道贺的人无论真心假意,大家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阿哲,刚才那位是景氏技术部主管,负责公司技术研发,那位是行政总经理,还有那位……”

    景翼岑不厌其烦的一一向景哲介绍,景哲用心铭记,“堂哥,我记住了。”

    “翼岑。”迎面走过来一老一少,徐老携同孙女徐若颜过来道贺。

    “徐董事,难得您今晚抽空过来,听闻您最近身体抱恙,可有好些?”景翼岑生疏而客气的语气,称谓也一改往日的亲切,以职位相称。

    徐老在商场驰骋多年,善于察言观色,前段时间景睿被逼离开董事会,徐老一直称病未出席,今日景翼岑如此客气,他心知肚明,表面却还和以前一样露出和蔼的笑容,“翼岑,你诸事繁忙,难为你还惦记着我的身体,你放心吧,医生说我已无大碍,这不听说你近日新升了一位年轻有为的总经理,所以我才过来看看。”

    景翼岑向后一看,景哲会意的站出来,景翼岑向徐老介绍,“徐董事,这位是我的堂弟,景哲。”又向景哲介绍,“这位是董事会德高望重的徐董事。”

    “徐董事,您好。”景哲客套的问候。

    徐老上下打量了一下景哲,眼中流露出一丝欣赏,“果然是一位仪表堂堂的青年才俊,翼岑,得此良将,以后景氏在你们兄弟俩的协作下势必更上一层楼。”

    “借您吉言,徐董事。我们还有事,您随意。”

    景翼岑先行离开,经过徐若颜身边的时候,徐若颜殷勤的喊了一声,“岑哥哥。”

    景翼岑就像没听到,和顾灵犀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徐若颜被无视,目送着景翼岑挽着顾灵犀亲密无间的背影,气得转身想找徐老诉苦,没想到刚一转身,就撞到了景哲。

    她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这一撞吓得不轻,差点就要向后仰,景哲出手极快,伸手抱住了她的腰。

    “小姐,你没事吧?”景哲出于关心问了一下。

    徐若颜眨了眨大眼睛,面前的男人面容清秀,恍惚间她仿佛看到景翼岑的脸温柔的出现在眼里,还没反应过来,景哲已经将她扶稳,礼貌的收回手。

    然后,他继续跟上了景翼岑的脚步离去。

    徐若颜呆呆的看着景哲消失在宴会的人海中,直到徐老叫她才反应过来。

    “爷爷。”

    “你刚才在看什么那么入迷?”徐老也看向景哲离开的方向。

    “没……没什么。”徐若颜掩饰紧张,“爷爷,我去下洗手间。”

    徐老看着徐若颜慌慌张张的样子,又看了一眼景哲离开的方向,老谋深算的脸上若有所思。

    ……

    应酬了一会之后,景翼岑考虑到顾灵犀有身孕,怕她太累,将她带到休息厅坐下歇息。

    顾灵犀催他。“翼岑,你不用管我,我就在这里休息就可以了,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你和阿哲介绍,别因为我耽误事。”

    景翼岑不想丢下她一个人,好在今晚的宴会都是公司的员工和家人,倒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就在这里等我,哪都不许去。”他温柔的叮嘱。

    “知道啦,你们快走吧。”

    顾灵犀把他往外推,景翼岑才不舍的离开。

    坐了一会,徐若颜跑了过来。

    “顾灵犀。”她直接喊她的名字。

    顾灵犀抬头看着面前这位打扮可爱的女孩,印象中的她还是那么骄傲,永远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徐小姐,你好。”顾灵犀对这个小女孩没那么反感,在她这个年纪,不过是性格直率,这样的人倒没那么多坏心眼。

    徐若颜单纯的眸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顾灵犀,特别是看到她隆起的小腹,气得嘴巴都撅起来了,“顾灵犀,半年前你装疯卖傻,现在又想用孩子套牢岑哥哥,你到底要缠着岑哥哥到什么时候?”

    顾灵犀对于她的逻辑简直哭笑不得,半年前她生病被她挑衅,现在她有必要让她认清事实,“徐小姐,我和翼岑是合法夫妻,我为他生孩子是人之常情,你说这话有点不合适吧?”

    徐若颜不服气的说道:“你们门不当户不对,而且你也配不上岑哥哥。”

    “这不是配不配的问题。两个人在一起不是靠这些物质基础来决定的,我和翼岑真心相爱,这是决定我们在一起的先决条件。”顾灵犀认真的说道。

    “可我喜欢岑哥哥啊,而且我比你先认识他,我从小就喜欢他,要不是你先嫁给他,岑哥哥早就娶我了。”徐若颜杏眼瞪着她。

    顾灵犀失笑,“那以你的意思,你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就一定要喜欢你吗?那女人都喜欢金城武,你问过金城武的意见吗?”

    “可是……”徐若颜噎住,小脸气得通红。

    “还有,你是比我早认识翼岑,认识早不一定他就要选择你,后来居上你懂不懂?”顾灵犀一副说教的口吻。“婚姻没有先来后到,只有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我和翼岑既然已经结婚了,我们就得为对方的一辈子负责任。”

    顾灵犀继续说:“你总想让我和翼岑离婚,即使我们离婚,翼岑就一定会和你结婚吗?翼岑那么优秀,没有我也有其他女人想和他结婚,你难道要一个个的找上门去和她们理论?”

    “徐小姐,你很单纯,我知道你对翼岑或许是真心喜欢,但那不一定是爱,爱一个人就要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而不是缠着他让他心烦,用家族的支持让他妥协。”

    “翼岑已经结婚了,他有老婆有孩子。你还那么年轻,你应该对已婚男士主动保持距离,而且你长得这么漂亮,家室又好,应该有很多贵公子追求你,何必追着别人的老公不放?看你的样子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难道没人教你女人应该自尊自爱?尊重自己,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顾灵犀拿出培训班教育孩子的态度,一口气和徐若颜说了很多大道理,徐若颜被她说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从小到大她都是家里的公主,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不”字,也没人告诉她什么是对错,她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今日被顾灵犀一番说教,眼圈儿一红,一股委屈直往心里冒。

    面对顾灵犀的自信和坦荡,她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小丑,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突然掩面而泣,转身跑开了。

    偏不巧,她这无头苍蝇一般的一跑,直接撞到了景翼岑,她抬头看到景翼岑不悦的皱眉,那厌恶的态度就好像她真的很讨厌,更加无地自容不敢面对他,又哭着远离他。

    “她怎么了?是不是她来找你?烦。”景翼岑过来,握着她的手关心的问。

    顾灵犀淡淡一笑,“我像被找?烦的样子吗?”

    景翼岑想到徐若颜刚才在哭,安慰她,“若颜年轻任性,受不得任何委屈,你别跟她计较。”

    顾灵犀轻笑,秀眉轻挑,“人家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我犯不着跟她计较,但愿我对她说的那番话有用,其实她本性并不坏,只是没人教她是非对错,虽然任性,倒也不失率真。”

    然后又看向他身后,“对了,你不是和阿哲在一起吗?阿哲呢?”

    景翼岑回头,这才发现景哲不见了,“他刚刚和我一块过来的,可能有事去了吧。”

    “哦。”

    顾灵犀没太在意。两个人坐在一起,今晚他们不是主角,应酬不多,所以可以轻松的享受宴会的过程。

    ……

    徐若颜被顾灵犀一番话说得羞愧的跑出宴会厅,由于太急,穿着高跟鞋把脚扭了一下。

    “哎哟。”

    她蹲下身揉了揉脚,脚踝因为扭到而红肿了。

    她气得把鞋子脱了用力的往地上一扔,发泄道:“连你也欺负我,哼!”

    她站起来试图走动,刚一迈脚,身体就往旁边一偏,差点又摔在地上。

    “小心。”

    一只手快速将她扶稳。

    徐若颜回头,目光一怔,又是那个男人。

    “是你。”

    “脚怎么了?”景哲注意到她的腿红肿了。

    “要你管。”她没好气的将手臂从他手里一挣,逞强的准备往前走。

    “哎!”因为疼痛,她再次往地上摔去。

    景哲对于这位大小姐的任性感到很无奈,突然从身后将她抱起来就往前走。

    徐若颜大惊失色,“你干什么?放开我。”

    “大小姐,不想以后变成瘸子就乖一点,我送你去医院。”景哲笑着吓唬她,手臂却没有松开。

    徐若颜一听说自己要变成瘸子,吓得不敢再动,乖乖的由他抱着离开。

    身后,徐老看着景哲抱着徐若颜离开,苍老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考究的表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