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41章 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你才会爱上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1章 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你才会爱上我?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江城。%D7%CF%D3%C4%B8%F3

    杜氏集团。

    电视上正播报着一则转播新闻,那是电视台的一段人物专访直播。

    今天有幸请到的嘉宾是景翼岑。

    简约而温馨的背景下,景翼岑穿着了一身黑色的定制西装,矜贵绝伦,帅气无比,正优雅随和的与主持人面对面交流。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传奇人物》访谈,今天很高兴请到一位嘉宾,他就是景氏集团总裁景翼岑,大家或许对于一直在电视上光鲜亮丽的景总还不够了解,那么在今日之后,我们或许能看到不一样的景总,首先有请景总跟大家打个招呼。”

    景翼岑微笑:“大家好,我是景翼岑,今天很高兴能来参加访谈,谢谢大家。”

    主持人:“在访谈之前,我能代表全南城所有的女性朋友问景总一个私人问题吗?”

    景翼岑从容回答:“可以。”

    主持人:“景总,您为什么对景太太那么好?有什么标准吗?”

    景翼岑言简意赅:“我爱她。”

    主持人花痴脸:“这算表白吗?景太太若是听到一定会很开心吧。”

    景翼岑一脸温柔:“事实上,我从不吝啬对她说这三个字,我每天都会对她说一句‘我爱你’,因为她听到会很开心,如果我坚持做下去,她会知道我一直是爱她的,不然为什么大家总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呢?我不仅要陪伴她,更要让她每天都知道我爱她,并且这份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日俱增。”

    主持人:“哇!想不到景总平日缄默寡语,不苟言笑,对景太太如此钟情,那景太太对景总是否如此呢?”

    主持人突然站起来,对台下的观众说道:“现在让我们有请今日的神秘嘉宾。”

    景翼岑脸上的笑容一怔。回头看向主播室后面的一扇精致的双开门。

    就在门向两边缓缓打开的时候,室内的灯光突然熄灭,全场哗然,景翼岑不动声色的坐着,目光一直盯着那扇门中间的一道纤瘦的身影。

    背景音乐变成了耳熟能详的一首生日歌,然后,景翼岑看到顾灵犀一双手推着一个小推车过来,上面放着一座五层翻糖蛋糕,最上面一层擦满了蜡烛,烛光印着她的脸,她的眼睛跳跃着橙色的光芒,微笑的一步一步向他靠近,让这一切充满了童话般的浪漫。

    他恍然记得,今天正是他二十八岁的生日。

    他高大的身影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缓缓而来的顾灵犀,心里抑制不住激动,表面却淡定自若的面对她给他制造的惊喜。

    直到一首生日歌唱完,她已经走到了他身边。

    顾灵犀微笑着说,“翼岑,生日快乐。”

    灯光一亮,他如梦初醒,他看到面前的人儿,还有那座粉红色的蛋糕,突然想到这几日她神神秘秘,原来是为了亲手给他做蛋糕。

    难以掩饰内心的感动,长臂将她轻轻的揽入怀中,“灵犀,谢谢你。”

    他想用力的将她紧紧抱住,腹部突然有东西膈着,才想起来她的肚子已经五个月,大得像个圆球,他像失了分寸一般慌忙把手臂一松,惹来全场逗笑。

    顾灵犀也被他逗笑了,不好意思的从他怀里分开。

    主持人笑着说:“景太太,刚才你在后台听到景总的表白,大家也很想听景太太对景总是怎样的情感,不知能否和大家分享一下呢?”

    全场的焦点一下子放在顾灵犀身上,景翼岑也期待的看着她。

    顾灵犀看向景翼岑,每天与他目光交汇,他英俊的脸直到现在都能让她心潮澎湃,她深情的对他说:“我想直到我的生命最后一刻,我仍然会坚定不移,毫无保留的对你说三个字,‘我爱你’。”

    这是他所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他情不自禁的拥抱面前的她。轻轻的,温柔的,在所有人的祝福中与她相拥相吻……

    屏幕外面,杜若谦看到那一对壁人拥吻,深邃的眼眸里笼罩着越来越浓厚的忧伤。

    转眼回江城已经十一个月,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南城发生的事情。

    他翻开抽屉,里面是一个黑色的回忆薄,上面粘贴了许多从报纸或杂志上剪下来的新闻,每一张小纸片上的主角都围绕着同一个女主角顾灵犀。

    从她蜜月旅行那半年开始,到她第一次和景翼岑公开对记者承认怀孕三个月,以及他们端午节一起去路边摊吃烤串,还有最近他们火海逃生的共同经历……记者的每一次煽情报道,都深深地记录在他的脑海里,反反复复的折磨着他。

    明明说好要微笑祝福,真的去做,才发现心不由己,这漫长的十一个月,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杜若谦回神,接通了家里的电话。

    “爸。”

    “昊谦,今晚有没有空回家,最近你公司忙,好些日子没回来了,你妈念叨你,今天你妈亲自下厨,你回家吃饭吧。”

    杜若谦迟疑了一下。

    一年前他和父母一同回到南城,本想好好孝敬二老,没想到他们一心念着他的婚事,刚开始他还能敷衍过去。慢慢的二老每次三句话不离婚事,他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从开始的几天到一个星期,最近他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总以公事忙为由拒绝。

    “爸,今晚有个应酬,我……”

    “再忙能有你妈生辰重要吗?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杜若谦想了一下,今天果然是妈的生日。

    他答应,“好,今晚我一定回家。”

    挂了电话,杜若谦将手里的回忆薄合上,轻轻的放在抽屉里锁起来。

    看了看时间,现在还早,他处理了一下公司的事物,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已经五点了,他顺手拿了车钥匙离开办公室。

    路过一家花店,他在里面挑选鲜花。

    “先生,请问一下您要送花给谁?如果是女朋友的话,我们店今天新到了一批桔梗花,桔梗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很受年轻女孩的喜欢,如果先生送一束桔梗花给你女朋友,她一定很高兴。”店长热情的介绍。

    杜若谦看向旁边一排紫色的桔梗花,回忆轻而易举的占据了他的脑海……

    “昊谦,你曾经告诉我,桔梗花是永恒之花,后来我才知道,桔梗花开代表幸福再度降临。当幸福降临时,有的人能抓住幸福,有的人却注定与它失之交臂。所以它有两层花语,一种是永恒的爱,一种是无望的爱,曾经我一直以为我和你是前者,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们的爱就像桔梗花,注定没有希望。”

    那是他们离别的时候顾灵犀对他说的话,他们的爱从桔梗花开始,也因它结束。

    直到今天,看到面前鲜艳的桔梗花,他的心里还会感受到她当时说那句“无望的爱”时,心痛得无法呼吸的感觉。

    “先生,要买一束桔梗花吗?”店长见他盯着花失神,以为他想买。

    杜若谦晃了一下,回神,“不用,今天是我母亲生辰。”

    店长应变超快,“送给妈妈的话康乃馨再适合不过。”

    “好。”

    耐心的等待店长熟练的将康乃馨包好,杜若谦付账之后抱着花离开了花店。

    刚下车,琴姨就高兴的上来帮他接过脱下的西装。

    “少爷,您回来了。”

    “嗯,爸妈呢?”

    “家里来客人了,先生正陪杜首长在客厅,杜小姐和夫人在厨房忙着,她们要亲自下厨,倒是我最清闲了。”

    杜首长和湘湘来了。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我知道了。”他应道,抱着花进去。

    客厅里果然看到杜首长,他和乔振国微笑交流,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很开心。

    “爸,义父。”

    两位长辈抬头,看到杜若谦回来。皆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

    “昊谦,你回来了。”

    “嗯,妈呢?”

    “她在厨房。”

    “爸,您和义父先聊,我去下就回。”

    “去吧。”乔振国挥手示意。

    杜若谦抱着花去到厨房,刚到门口,就看到杜湘湘一双手端着一个圆盘出来,盘子里热气腾腾的,她一边走一边念着,“啊,好烫好烫。”

    由于她一直盯着盘子,完全没有看到门口的乔昊谦,所以迎面就与他撞到了,手一偏,滚烫的汤水烫到了她白嫩的手指。她条件反射的松手,盘子里的剁椒鱼头直接摔在了地上,红色的剁椒撒了一地。

    “啊,我的鱼。”杜湘湘惊呼,完全忽略自己被烫伤的手。

    杜若谦拉住她的手,关心的说,“你的手都烫红了,跟我过来。”

    他拉着她直接出来,叫琴姨拿药箱过来,小心翼翼的帮她把手指上的烫伤处理好。

    他做事一向细心,所以他很专注的帮她包扎的时候,完全忽略了杜湘湘欣喜的目光,正近在咫尺的看着他认真的样子。

    她默默的弯起了唇角,虽然手很痛,心却感到很甜蜜。

    “湘湘怎么了?”夏雪梅过来,焦急的问。

    “伯母,我没事,只是可惜了那鱼。”

    “手都烫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思管那条鱼。”杜若谦语气加速,有些责备的意思。

    杜湘湘默默的垂眸,一丝委屈爬上她美丽的脸庞。

    夏雪梅说:“昊谦,你怎么说话呢,湘湘知道你喜欢吃鱼,下午特地早点过来跟我学,试了几遍才做出来的,你一口没吃到,湘湘当然惋惜了,她的手都烫了,你也不关心关心她,就知道说人家。”

    杜若谦听完。心里不是滋味。

    杜湘湘是千金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为了他亲自下厨,他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只是她越是这样付出,对他来说越是负担。

    他表现得很冷淡,“以后不要下厨了,你是大家闺秀,厨房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

    说完,不等杜湘湘开口,把放在桌子上的鲜花递给夏雪梅,“妈,生日快乐。”

    夏雪梅开心的接过花,杜若谦说:“我先回房。”

    他没有看杜湘湘一眼,直接就走了,杜湘湘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直到晚饭时间,杜若谦才从房间里出来,两家人坐在一起,因为夏雪梅生日的关系,气氛倒是不错。

    唯独杜若谦和杜湘湘两个人相对而坐,反而沉默不语。

    杜首长特别开心,酒过三巡,才缓缓开口,“若谦,你和湘湘都订婚近两年了,什么时候结婚?”

    杜若谦闻言,悄悄地放下手里的筷子,沉淡的语气。“义父,我们还年轻,结婚不急于一时,而且公司正在发展中,我很忙,恐怕会怠慢了湘湘。”

    杜湘湘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失望。

    这话杜首长可不爱听,“若谦,你回江城也快一年了,今日我特地从军区回来,就是想当着你父母的面要你一个态度,湘湘你到底娶不娶?”

    杜首长言辞令色,又是军人出生,说话的时候一板一眼,语气又冷硬果决,让人不敢忽略他的气势。

    杜若谦心知肚明,这一年杜首长几次想从军区回来操办两人的婚事,如果不是杜湘湘从中调和,这件事不会拖这么久,而今天既然他提出来,自然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杜湘湘眼见气氛冷下来,轻轻的劝道:“爸,这是我和若谦之间的事情,您就别操心了。”

    “我能不操心吗?我就你一个女儿,你妈又去得早,我平日里在军区无暇顾及你,你一个人我怎么放心,如果你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爸这颗心才算真的落下。”

    可怜天下父母心,杜首长这番话也是乔振国和夏雪梅的心声。

    乔振国见杜若谦沉默。也说道:“昊谦,杜首长说的对,身为父母哪有不替儿女操心的,都说成家立业,如今公司发展稳固,该是你考虑终身大事的时候了,湘湘又这么体贴,对你又好,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爸,我知道湘湘很好,我只是觉得现在谈婚论嫁还为时过早。”杜若谦尽可能的拖延。

    杜首长一听又不乐意了,“什么为时过早?若谦,你和湘湘都订婚快两年了,当初你也是心甘情愿和湘湘订婚,怎么。如今公司发展起来了,你想反悔?”

    杜首长是真的生气了,气氛一下子凝重。

    杜若谦放在桌子下面的手紧紧握着,回想当初他确实是利用了杜湘湘,所以被杜首长这么一搓破,内心对杜湘湘的愧疚也让他连找借口的勇气都没有。

    杜湘湘赶紧打圆场,“爸,若谦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和他一样的想法,我也觉得我们还年轻,结婚不急于一时。”

    杜首长更加来气,忍不住训斥她,“你就知道维护他,每次我提到这事你就帮他说话,湘湘,爸这是在帮你,你知不知道外面传的话有多难听,说我堂堂杜首长的女儿倒贴都没人要,你让我的脸面往哪搁?你自己听到这些话又作何感想?”

    杜湘湘咬着下唇,唇色越来越白,那些难听的流言她听到不少,她以为自己不在意,实际上她每次听到一些场合有人在背后议论,心里就羞愧难当,她总是忍住不发,今日突然被杜首长一席话说得一股委屈直往心里冒,突然拉开椅子跑出了餐厅。

    “湘湘。”杜首长站起来,看到杜湘湘受委屈,心知他说的话太重,再想多言也说不出口。

    乔振国和夏雪梅也急得不行,夏雪梅连忙催杜若谦,“昊谦,你还不快去看看湘湘,万一她出事了怎么办?”

    杜若谦推开椅子,快速追出去。

    夜晚的人行道上没有多少人,晚风吹过来,刮在她洁白如玉的脸上,却刮不走她脸上的泪水。

    她早就知道他这么拖延是不想和她结婚,是她太过执着,期待着一个根本不可能发生的美梦。

    “湘湘。”

    身后,杜若谦一边跑一边喊她的名字。

    杜湘湘没有回头,她怕那些都是幻听,忍着眼泪捂着耳朵,很想甩掉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声音。

    “湘湘。”杜若谦加紧脚步去追。

    她开始奔跑,怎么甩都甩不掉那个声音。她越听,只会让自己的心更痛苦。

    终于,杜若谦追了上来。

    “湘湘,跟我回去。”杜若谦拉着她的手臂不让她跑。

    杜湘湘睁开眼,借着路灯,泪眼模糊的看着面前焦急的男人。

    她苦笑,他怎么会担心自己?

    “放开我。”她挣扎,想甩掉这个不切实际的梦。

    “湘湘,晚上外面很危险,你跟我回去。”

    “我不用你管我,你走。”她伤心的朝他吼。

    “湘湘,你别这样,我们先回去,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杜若谦拉着她有些急,平常她性子温婉。从来没有让自己的情绪这么崩溃过,他怕她真的想不开,一心想把她拉回去。

    可杜湘湘哪里肯听,她现在很伤心,哭得稀里哗啦的,完全把平日里那个高贵端庄的形象抛诸脑后,她只是想好好的大哭一场,好好的发泄一下自己心里的委屈,为什么连这点小小的要求老天爷都不给她?

    “我不想听,我知道你不想娶我,你心里有喜欢的人,我都知道……可我喜欢你,我原本以为你回来江城,可以忘掉她重新开始,是我太天真,竟然还敢奢望你的爱……昊谦,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改,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你才能爱上我?”

    她哭着祈求他,她的眼神充满了无助和痛苦,杜若谦不忍心看她这么难过,愧疚的说:“湘湘,你很好,是我不好。”

    “你骗人。”杜湘湘再次情绪激动,一双手甩开他,把自己被烫伤的手指伸到眼前,泪眼模糊的苦笑,“我连盘子都端不稳,除了做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我什么都不会做。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有男人喜欢?”

    “湘湘,你别妄自菲薄自己,你很好,真的,你值得任何一个男人去爱。”

    杜湘湘哭泣,“可那个男人永远都不是你。”

    “湘湘……”

    “若谦,都一年了,人家都有孩子了,为什么你还放不下?”杜湘湘悲哀的对他说:“难道你要一辈子守着别人的幸福过日子吗?为什么你连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哪怕是一点点也可以,这样的要求你也不肯给我吗?”

    此时的杜湘湘把自己低到了尘埃里,她卑微的用自己最卑微的姿态爱着他,求着他……杜若谦的心哪怕是一块石头也该动摇了。

    “湘湘,你这是何苦……”

    杜湘湘见他动了恻隐之心,生怕他的动摇很快消失。心里产生一丝自私的念头,突然抱着他求道:“若谦,让我们试一试好不好?不试你怎么知道自己不会忘记她重新开始?”

    杜若谦没动,也许他也在思考她的这个提议。

    杜湘湘说的对,她已经有了孩子,她的生活已经圆满幸福,他还在念想什么?

    不试,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不会爱上她?

    他轻轻的把手抬起来,迟疑了几秒,轻轻的放在她的腰上。

    杜湘湘终于露出一丝安心的笑容,她没再说话,怕他又反悔,贪心的享受他的怀抱。

    等杜湘湘的情绪好转,杜若谦才放开她,轻轻的替她擦眼泪。“爸妈和义父该担心了,我们回去吧。”

    他主动替她擦眼泪的动作让她心情好多了,她知道自己不能贪心,就这么一点点的施舍对她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惠。

    回到家,客厅里坐着杜首长和父母,见两人回来,杜首长本来担心的表情终于释放出一丝安心,看到杜若谦的时候又摆着一张脸,看得出来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

    “爸,让您担心了。”杜湘湘主动坐到杜首长,身边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示好。

    杜首长本来就后悔自己语气太重,心情很快就好转,“湘湘,以后不许再这么跑出去,外面多危险。”

    “我知道了。爸。”

    看到他们父女两和好,乔振国和夏雪梅也安心了。

    夏雪梅站起来走到杜若谦身边,“若谦,刚才我们和你义父商量了一下,从今晚开始,湘湘就住在咱家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待人家知道吗?”

    杜若谦一听,眉头轻轻一皱。

    杜湘湘的反应也很吃惊,她不解的对杜首长说:“爸,你舍得女儿住外面啊?”

    杜首长说:“女大不由爹,爸明天一早就得回军区,没时间管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我实在不放心,所以和你伯父伯母商量了一下,以后你就住在乔家,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和若谦都订婚了,我本来想在外面给你们准备一套房子,你伯母舍不得,怕你们两个年轻人在外照顾不了自己,所以才有了这个决定,我已经派人去把你的行李搬过来了,今晚你就留下来。”

    杜首长一向说一不二,他已经有所行动,杜湘湘知道自己也劝不住他。

    她忍不住抬头看杜若谦,他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似乎在想什么,她有些紧张,期待又害怕他听到此事的想法。

    “昊谦,你觉得呢?”夏雪梅问道。

    所有人都在等待杜若谦的回答,特别是杜湘湘。

    她屏住呼吸,生怕自己会错过了他说话的瞬间,然后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杜若谦终于开口,“妈,你们决定吧!”

    他答应了。

    杜湘湘心里一喜,默默的微笑。

    “好,我这就和琴姨一起去收拾房间。”

    然后,笑着喊了一声琴姨,两个人高高兴兴的去二楼。

    杜首长心愿达成,也站起来,拉着杜湘湘叮嘱,“我也该回去了,湘湘。以后要听你伯父伯母的话,千万不要让我担心。”

    杜湘湘舍不得杜首长,虽然他从小就很少在她身边陪伴,今日这场分别却格外让她不舍,“爸,您也要保重身体。”

    “好了,别送我了,我走了。”杜首长狠心的把她的手从手臂上拉下来,经过杜若谦身边时,心里有气,最终却没有发作,隐忍的说道:“好好对湘湘,你要是再让她难过,我就不客气。”

    撂下狠话,杜首长走了。

    乔振国前去送杜首长,客厅里就只剩下杜若谦和杜湘湘两个人。

    她看着他,他始终保持着刚才站立的姿势,面无表情的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杜湘湘几次欲言又止,终于鼓起勇气走到他身边,准备问他的时候,他却突然转身对她说,“走吧,我们去看看你的房间,如果缺什么就告诉我,我帮你置办齐全,也好让你住得习惯。”

    他牵着她的手往前走,她低眸看着他的手,内心抑制不住的悸动……

    杜湘湘的房间安排在杜若谦的隔壁,他和杜湘湘的房间虽然有一墙之隔。却共用了一个大阳台,当杜若谦看到外面的阳台,他就知道父母这么安排的良苦用心。

    杜湘湘的行李很快就到了,夏雪梅和琴姨忙着布置房间,嫌两人碍事,让他们去阳台等待。

    今晚的月色很美,杜湘湘一双手伏在栏杆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杜若谦也和她一样的动作,谁也没有主动去说房间的事情,默契的不让彼此太尴尬。

    “湘湘,你的俱乐部筹备得怎么样了?”

    杜若谦听闻她最近有意成立女子俱乐部,未免气氛僵硬,随口问道。

    杜湘湘说:“已经和姐妹商量了,近期就可以试营业。”

    “如果需要帮忙尽管开口。”他客气的说道。

    “嗯。我会的。”

    再次沉默。

    杜湘湘看着天上那一轮明月,能和他一起站在月光下,一同欣赏美丽的月光,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这样的情景在她的梦里出现了无数次。

    她想到以后的日子还能与他一起欣赏月色,激动的心情难以言喻,她忍不住问出今晚一直没有问出口的问题,“若谦,你为什么答应我爸的要求?”

    杜若谦低眸,杜湘湘正抬头看着他。

    月光下,她的脸白净柔美,一双明亮的眸子满含期待,美得就像月色下的精灵。

    黑眸中倒映出她欣喜的眉眼,他淡淡的说道:“义父说的对,你一个女孩子在杜家无依无靠,而且我妈也喜欢你,你住这里他也放心。”

    “你竟然是这么想的……”她失落的语气。

    当他答应这件事的时候,她猜测了无数种答案,唯独忘了,无论他的答案是什么,都不可能是她所期待的那一个答案。

    他这样专情的男人,生来就是让女人伤心的,除非成为他爱的那一个,不然爱上他这样的男人,只会陷入单恋的痛苦。

    杜湘湘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她聪明的没有逼迫他说出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而是默默的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

    她安慰自己,其实,能和他一同欣赏月夜,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不是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