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43章 若谦VS湘湘 地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3章 若谦VS湘湘 地震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车内开着暖气,杜湘湘冰冷的身子总算温暖了一点。

    身边坐着莫少霆,她的青梅竹马。

    “少霆,谢谢你。”

    “你我之间不用说谢字。”他说。

    他对她从来都是心甘情愿,这让杜湘湘备感压力。

    她装作偏头看着窗外,外面风雨交加,窗户上的水流遮挡了窗外的视线,她还是看到了车子行驶的方向。

    看来他已经知道自己搬去乔家了。

    知道也好,她也不想解释。

    由于淋雨的缘故,身子开始忽冷忽热,她觉得头晕,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莫少霆缓缓的将目光落在身边的杜湘湘身上,她轻轻靠在车门上,合着眼安静的睡着了,她的呼吸很轻柔,如她柔软的性子一样让人怜惜。

    他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她美丽的睡颜,不觉有些痴迷,终是将目光收回,对司机说道:“先不去乔家了。”

    “是,莫少。”

    ……

    乔家。

    杜若谦回家之后,乔振国和夏雪梅担忧的心情终于放下。

    二老赶紧跑到门口,“昊谦,是不是湘湘回来了?”

    门口只有一个身影。

    夏雪梅向他身后张望,“昊谦,湘湘呢?”

    杜若谦凝眉,她还没回来。

    想到莫少霆载着她先行一步,而他路上又塞车耽误了时间,这个点她还没回来,看来她和莫少霆在一起。

    “昊谦,湘湘关机,她到底去哪了你倒是说话啊。”夏雪梅急道。

    杜若谦掩饰着心底的一丝落寞,不急不缓的说道:“湘湘有事,去朋友家了。”

    “什么朋友?这么晚了还不回来,男的女的?”夏雪梅比较敏感。

    杜若谦想到莫少霆,未免家里担心,谎称,“女的。”

    夏雪梅半信半疑,杜若谦已经走到楼梯口,“妈,我先去换衣服,晚饭不用叫我。”

    “昊谦……”

    夏雪梅还想说什么,杜若谦已经上楼去了。

    花洒的水流连续不断的冲下来,杜若谦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杜湘湘上车的那一幕。

    这样的情景不是没发生过,他从来都不在意杜湘湘和莫少霆的关系,哪怕媒体几次捕风捉影想把事情闹大,他始终沉?置之,不予回应。

    今晚不知为何。他冷漠的心会被那一幕牵动,无法冷静处之。

    冲了一个热水澡,围着浴巾去阳台,外面的风雨已经停了,乌沉沉的夜空不见月色。

    他下意识的看向阳台另一边,那扇门紧紧闭着,都十点了,她还没回来。

    他更加心烦意乱,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半夜辗转反侧,他突然听到声响,欣喜的从床上爬起来直奔阳台,嘴里无意识的呼唤,“湘湘。”

    那扇紧闭的门,生生的将他的希望碾碎……

    ……

    第二天,杜若谦如以往一样起了大早,第一时间去阳台查看,希望再次落空。

    杜湘湘一夜未归。

    吃早餐的时候他心不在焉,夏雪梅也在念叨杜湘湘昨晚没回来的事情,杜若谦觉得心烦,早餐也不想吃,直接出门了。

    他开车来到了俱乐部。

    前台说:“杜经理还没来。”

    他礼貌的谢过之后准备走,于嘉卉正好出现,看到杜若谦询问杜湘湘,紧张的上前,“湘湘昨晚没跟你一起?”

    杜若谦回头看到于嘉卉质问的眼神,心里一虚,“她昨晚没回家。”

    于嘉卉是急躁的性子,一听就着急上火,“杜若谦,你还是不是男人?湘湘为你受了多少委屈你知不知道,你怎么能不管她?昨晚。我知道她是想等你,要不然我不会丢下她一个人。”

    杜若谦皱眉,“湘湘在等我?”

    “你以为呢?下那么大的雨,她死活不让我送,还不是期待着你能去接她,你倒好,放任她不管就算了,她都一晚上没回家,你现在才知道来找她,你这个未婚夫是怎么当的?”

    杜若谦??的接受于嘉卉的责难,并没有反驳。

    昨天下午下那么大的雨,他路上塞车,晚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这半个小时她完全可以打到车,却偏偏在等他。

    他的心突然一刺,手脚也麻木了一般。浑身都感觉疼痛。

    于嘉卉喋喋不休的责骂,“杜若谦,昨天你也看到了,不止孟露,雅芙那些贱人天天明里暗地的嘲笑湘湘,整个江城谁不知道你和湘湘都已经订婚两年了,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被多少人嘲笑你知道吗?可你做到了一个未婚夫该尽到的责任吗?你从来不关心她,这两年你有把她当做未婚妻对待吗?”

    “湘湘从来都没说过你半点不是,我一个外人都看得出来你根本就不在乎她,可她总是傻乎乎的心甘情愿对你好,说你忙为你找理由找借口……”

    于嘉卉越说越气,“杜若谦,你到底还有没有点良心,当初要不是湘湘,你的命早没了,她尽心尽力的照顾你直到你康复,帮你创立杜氏,你如今飞?腾达了,就忘了当初湘湘是怎么对你的,你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渣男。”

    “现在她一夜未归,万一她出事了你担待得起吗?”

    于嘉卉把他数落了一通,杜若谦都虚心接受,因为她说的都是事实。

    他扪心自问,湘湘对他好不好,他有绝对的发言权,然而当他问自己为湘湘做过什么,他却回答不出来。

    等于嘉卉气消了,杜若谦才语气沉沉的说道:“昨晚是莫少霆接的湘湘。”

    于嘉卉一愣,秀气的眉毛轻皱,她看错了一般,居然看到杜若谦眉眼间暗藏的一丝隐痛。

    刚才一骂她已经很爽快了,现在她更爽快,讥诮的说道:“杜若谦,以前媒体总是捕风捉影炒作湘湘和莫少,每次一出事都是湘湘出面摆平,从来没有见你出来解释一下,怎么,现在知道湘湘不是没男人要,你心里很难过是不是?”

    难过吗?

    杜若谦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心在想到莫少霆的时候,心里会有一股失落的感觉。

    他悄悄地把这种失落掩藏在心底,淡淡的说道:“湘湘和莫少霆在一起,我很放心,如果她来了,麻烦你让她回我一个电话。”

    杜若谦的冷淡连于嘉卉都气得愤愤不平,“杜若谦,你真是不识好歹!”

    杜若谦没在意,转身准备走,意外的发现他的身后,杜湘湘不知何时出现,站了多久,又听了多久。

    她的脸很白,像是生病了一样的惨白,看到他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流转着一层浓浓的哀伤。

    心痛得差点站不稳,肩膀往左一偏,旁边的莫少霆连忙扶着她。

    杜若谦看着对面的莫少霆,他的手掌轻轻的握着她的肩膀,将她柔软的身子往怀里一带,那个动作充满了男人绝对的保护和占有欲。

    他的心里莫名升起一丝妒意来,那种感觉前所未有,并且越来越浓,无法抵挡的让他的呼吸凝重。

    “湘湘,你来了,昨晚你一夜未归,爸妈都很担心你。”他完美的掩饰了心底的嫉妒和关心,眸光凉薄,冷淡又无情。

    杜湘湘心一痛,想到他刚才漠不关心的话语,心再一次被他狠狠地撕开,鲜血直流。

    这个男人,他凭什么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

    昨晚她在雨中等他那么久,他又一次让她失望,她的心不是铁打的,能经得起他一次次的伤害。

    一夜之间,她突然就想明白了,与其被他伤害得遍体鳞伤,不如用刺保护自己。

    她强忍着泪水,不再渴望他的怜悯,如他一样冷淡的表情。“昨晚我和少霆一起,没电了,待会会和伯母解释,我要上班了,你请回吧。”

    她从来不会对他如此冷漠。

    杜若谦不由看向莫少霆,他依旧抱着她的肩膀,两个人亲密无间得就像恋人,她如此大方的承认两人昨晚在一起,意思已经很明白。

    他明了,没有纠缠。

    “那我先走了,下班来接你。”他讨好一般的语气。

    “不用,我已经答应少霆,晚点他会来接我。”杜湘湘心口不一的说道。

    他的脚步顿住,垂下的五指紧紧握着,呼吸紧得像快要崩断的琴弦,随时会有爆发的危险。

    “好。”最终他无力的松开了五指。从她身边走过……

    他的肩膀,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她的心突然承受不住他的绝情,一下子虚软的往地上一瘫。

    “湘湘。”莫少霆慌忙将她抱起来,脸色焦急的对于嘉卉说:“休息室在哪?湘湘昨晚发烧了,今早烧还没退就来上班,她需要休息。”

    于嘉卉一听也急了,“快跟我过来。”

    莫少霆抱着杜湘湘去到休息室,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也许刚才当着杜若谦的面她一直强忍着,现在开始剧烈的咳嗽,小脸咳得通红。

    “湘湘,喝点水吧。”莫少霆关心的倒了一杯热水过来。

    杜湘湘一边咳嗽一边说,“少霆,我没事,你快去公司吧,不要耽误公事。”

    她一向都拒绝他的关心和好意,莫少霆没有强求,识趣的回头嘱咐于嘉卉,“好好照顾她。”

    “你放心吧。”

    莫少霆回头又看了她一眼才离开。

    “湘湘,这是退烧药,你快吃点。”于嘉卉将药递过来。

    杜湘湘咳得很厉害,又伤心,根本吃不下。

    “湘湘,你这是何必呢?你发烧了刚才怎么不跟杜若谦解释?由着他误会你和莫少。”

    提到这个杜湘湘就伤心,失落的说,“你刚才不也试探他了吗?他知道我和少霆在一起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早该明白他根本就不在意我和谁在一起。”

    于嘉卉觉得自己真是好心办坏事,她其实是看到杜湘湘来了,所以才那么一问,以为他会表现得嫉妒一点,谁知杜若谦真是白白煞费了她的一番良苦用心,居然会说出那么一番话来,想想就可气。

    “湘湘,杜若谦太不是男人了,你干脆和莫少在一起算了,他人帅又温柔,重要的是对你又专情,你和杜若谦订婚这么久,也没见他放弃你,看来他对你还是始终如一的。”

    杜湘湘比谁都清楚莫少霆对她的情意,自从她订婚后,莫少霆虽然没有像以前一样来打扰她,但是他总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付出从不向她开口索取回报。

    重要的是他不会让她为难,也从不勉强她。

    这样的男人,于女人来说是幸福的。

    可是,他不是她想要的幸福。

    “嘉卉。你和少霆是兄妹,以后你别再说这种话了。”

    于嘉卉说:“每次记者会你都用兄妹来搪塞,你把人家当哥哥,人家未必把你当妹妹。我听说莫少最近被家里逼着相亲,他回绝了好几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还不都是因为你。”

    “嘉卉!”

    “好好好,我不说,即使我不说你心里也该明白,谁才是真心对你好的男人。”于嘉卉难得在男女问题上有感而发,“女人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嫁错人,嫁一个你爱的人不如嫁一个对你好的人,至少你不会因为太在乎他而伤心。”

    杜湘湘突然想到昨天夏雪梅对她说的一番话,“这男人啊不能太顺,越顺他越不在乎你,对他好没有错,但对他太好。他享受你的好就会成为习惯。习惯就意味着不在乎,不在乎就会得寸进尺。”

    她和杜若谦之间就是这样的状况,她爱得比他多,所以注定是伤心的那一个。

    ……

    杜若谦刚回到公司,就接到于嘉卉的电话。

    他凝眉,于嘉卉刚把他骂了一顿,这会打电话给他做什么?

    他接通了电话。

    “是我。”

    “杜若谦,我本来不想和你打这个电话,但是现在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湘湘她生病了,昨天晚上她发了高烧,所以才和莫少霆在一起,你若还有点良知,就不要再让湘湘伤心。”于嘉卉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杜若谦望着怔怔失神。

    犹记得她出现的时候脸色苍白,没想到她发烧了。

    这么说她和莫少霆昨晚没什么?

    嘴角浮现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意。他快速在联系人里找到了杜湘湘的号码。

    鼓起勇气,他拨通了她的电话。

    响了很久,杜湘湘才接。

    “喂。”她的声音,懒羊羊的,似乎还没睡醒。

    想到她发烧,猜想她在睡觉。

    “吵到你了?”他柔声道,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么温柔。

    “……”

    那边沉?了半分钟,才传来杜湘湘宠若惊的声音,“若谦?”

    “是我。”他坚定的回应,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她心里一直那么无情,所以她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吧。

    “有事吗?”她立刻将自己保护起来。

    “我听说你发烧了。”

    “嗯,已经好了。”她淡淡的说。

    从前,他总是冷淡的回应她的热情,如今,突然反过来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突然转变的态度。她的变化快得让他措手不及。

    他的沉?让杜湘湘的语气有些不耐烦,“没什么事的话先挂了。”

    “湘湘……”杜若谦叫住她,想到她答应莫少霆下班去接她的事,商量的口吻,“晚上你会回家吧。”

    “再说吧。”杜湘湘挂了电话。

    两年来,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挂电话。

    杜若谦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那种预感很强烈,那是一种即将要失去的感觉。

    他突然站起来打算去找她说清楚,秘书突然敲门进来。

    “杜总,刚才收到消息,a区有个项目出了点状况,需要您亲自过去处理一下。”

    a区,一来一去需要四个小时,看看时间,在杜湘湘下班之前他根本赶不回来。

    “能不能缓一缓?”

    “不能,那边的负责人说周经理拖欠了半年工资。工人们闹得很凶,现在也联系不到周经理,他们说要您亲自给个说法,还请了媒体过来,这个项目关系到杜氏年底的评选,如果出现问题就麻烦了。”

    杜若谦眼眸一暗,本来工人闹事都是小事,用钱就能摆平,根本不用他亲自出面,那些工人们懂得用媒体来炒作逼他现身,不用说肯定是竞争对手使出的伎俩。

    “好,你让负责人说下,尽力先安抚,我即刻动身。”

    说完,他让秘书准备了一下,和他一起去a区。

    ……

    杜湘湘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了。

    脑海里一直想着杜若谦刚才那个电话。

    他从来没有用那么温柔的语气对她说话,让她觉得那是错觉。

    手里一直握着,她想打电话过去,每次看着那串熟悉得能背出来的号码,她始终没有勇气打出去。

    她已经有过太多太多类似的经历,他总是以忙为借口,一次次的挂她的电话,她听过太多挂线的声音,这是第一次挂他的电话,挂了之后,其实她更难过。

    一天下来,她的烧也退了,快到下班的时间,她和于嘉卉告别。

    门口,莫少霆如期而至。

    “湘湘,我来接你下班。”

    “你怎么来了?”

    莫少霆喜不自禁,“你忘了,早上你说答应我来接你下班。”

    杜湘湘想起来,早上为了气杜若谦,她是有说过这句话。

    她期待的四处看了一下,没有发现杜若谦,看来他今天不会来了。

    话既然说了,杜湘湘便答应让他送。

    莫少霆将杜湘湘送回乔家就走了,如以往一样没有过多要求。

    回家后,夏雪梅看到她回来,拉着她嘘寒问暖,“湘湘,你总算回来了,昨晚去哪了?”

    “一个朋友家里。”

    “昊谦说你去了一个女朋友家过夜,昨晚下那么大的雨,怎么好去麻烦人家?”

    杜湘湘好奇的问,“若谦他是这么说的?”

    “是啊,昨晚他很晚才回来。他说去接你的时候你说的,你忘啦!”

    杜湘湘觉得心里很乱。

    昨天若谦竟然去接她,可是她怎么没看到?

    “若谦回来了吗?”她突然有很多话想找他问清楚,视线也往客厅看去。

    “刚才秘书打电话过来,说他出差了,要几天才能回来。”夏雪梅说。

    杜湘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心里乱成了一锅粥。

    他去出差,她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他总是不顾及她的感受,身为他的未婚妻,她永远都是从别人那里听到他的消息。

    她突然感到很生气,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喂。”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杜湘湘心里一紧,“你是?”

    “是杜小姐吗?我是杜总的秘书。”

    杜湘湘松了一口气,“若谦呢?我找他有事。”

    “杜总他很忙,所以……”

    忙忙忙,又是这个借口。

    杜湘湘更加来气,这么晚了他能忙什么?不过是不想接她的电话。

    她就这么让他避之不及?每一次都用这个借口来搪塞她,她终于忍无可忍的冲秘书发火,“那你告诉他,让他以后和工作过一辈子,我不会再来打扰他了。”

    挂了电话,杜湘湘泪如泉涌。

    该到了死心的时候,这段感情,从来都是不公平的,她就像一粒尘埃,在他心里根本不值一提。

    ……

    a区,vip病房。

    秘书握着,刚才被杜湘湘一吼,让她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她不由看向病床上缠着绷带,昏迷不醒的杜若谦。

    “杜小姐好像生气了。”她对陆渊说。

    陆渊无能为力的说道:“杜先生昏迷之前不让我们把a区发生的事情透露出去,等杜先生醒了再让他和杜小姐解释吧。”

    秘书担心不已,“可是,这都过去那么久了杜总还不醒,万一真如医生说的脑震荡,永远也醒不过来了怎么办?”

    “杜先生怕家里担心,如果我们说了要是他醒后肯定会怪罪。”陆渊唯命是从的说道。

    秘书忧心如焚。

    都怪今天那些没素质的工人,好好的说话不可以非要动手,连她一个女人都敢动粗,杜总为了救她,被人偷袭,一棍子砸在了他的头上,当即头破血流,还好抢救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事到如今,她只能祈祷杜总快点醒来,他们好赶快离开这里。

    ……

    一连几天,杜若谦都没有消息。

    平时他经常出差,乔振国和夏雪梅见怪不怪。倒是杜湘湘这几日神情恍惚,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发呆,几天下来就瘦了一圈。

    “湘湘,你最近怎么了?精神不太好。”于嘉卉关心的问。

    杜湘湘心里委屈,也许是隐忍了几天,她突然抱着于嘉卉委屈的哭起来,“嘉卉,我真的累了,也许真的到了该放手的时候。”

    于嘉卉从来没有见过杜湘湘这个样子,在她心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杜湘湘永远都是高贵美丽的,从来不会再任何人面前失态。

    “湘湘,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他不喜欢我就算了,为什么要躲着我,我就那么让他讨厌吗?”她自顾自的哭泣。

    于嘉卉无奈的叹息,她又为了杜若谦伤心,那个男人,不是告诉他了湘湘那晚发烧了吗?不关心湘湘就算了还敢玩消失,他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那么狠心。

    “湘湘,你听我说,你干脆和他解除婚约,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杜湘湘突然不哭了,擦了擦眼泪,忧伤的看着于嘉卉。

    于嘉卉恨铁不成钢的劝道,“湘湘,你不会还舍不得离开他吧,我实话告诉你吧,那天我和杜若谦打电话向他解释你发烧了,所以才和莫少在一起,他没来关心你就算了还敢躲着你不见人,他到底是几个意思?”

    杜湘湘听完心里更痛。

    “湘湘。你可是咱们江城第一名媛,犯不着去倒贴人家,而且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就算你再花个两年,人家也不稀罕你……我看杜若谦就是个白眼狼,当初你就不应该救他,现在看到你这么伤心,我真是为你感到不值。”

    杜湘湘??不语,于嘉卉愤愤不平,“我看你干脆和莫少在一起得了,这几天他来接你下班,看得出来他还是喜欢你,湘湘,你就不要再死心眼了,为了一个杜若谦放弃莫少这么好的男人不值当。”

    杜湘湘知道她说的是气话,也未必不是真话。

    这几天莫少霆每天准点来接她,他从来都不说那些让她为难的话,反而时刻关心她的衣食起居,这样细心又体贴的男人真的不多。

    她知道江城很多女人对她恨之入骨,皆来自莫少霆对她那份人尽可知的情意。

    可是,即使他再好,也不是她爱的那一个。

    两人正聊着,突然感觉房间在晃动,杜湘湘坐在椅子上能感受到轻微的摇晃,放在桌子上的水杯里,本来平静的水平面开始抖动着涟漪……

    “怎么了?”于嘉卉站起来看着房间,身体差点站立不稳。

    这时,有人冲进来,对她们喊道:“于经理,杜经理,地震了,快跑啊。”

    地震!

    这个消息让两人震惊不已。

    虽然不知道地震是什么级别。但是她们经常从新闻上看到天灾人祸,地震的可怕是人力无法阻止的。

    “湘湘,我们快去外面的空地。”于嘉卉立马反应过来,拉着杜湘湘就往外跑。

    杜湘湘跟着她一起跑,俱乐部里面乱糟糟的,墙壁上的壁画不停的往下掉,花瓶也摔碎了,桌椅随地倒塌,大家惊吓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四处逃窜,不知不觉,于嘉卉和杜湘湘就被人群给冲散了。

    “湘湘,你在哪?”于嘉卉被迫随人流出去,回头到处寻找杜湘湘的身影。

    杜湘湘跑着跑着,前面的壁柜突然倒塌,阻挡了她的去路。

    身后也阻隔了很多人,大家都吓得大哭完了没命了。

    “湘湘。”

    杜湘湘听到于嘉卉的声音。看到她想过来,急忙喊道:“嘉卉你快走,别管我,我会想办法。”

    然后她对身旁哭作一团的女人们说道,“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把它推开。”

    此时的杜湘湘表现出一丝惊人的毅力和决心,让大家慌乱的心终于冷静下来。

    大家一起用力的推,虽然有点作用,但是周围的震感越来越强烈,很多人站都站不稳,根本无法用力。

    杜湘湘抬头看着横倒的壁柜,壁柜的横面只有一个人那么高,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我们从这里翻过去。”

    “可是我们根本翻不上去。”

    “没事,我们人多,就像叠罗汉一样,一个个按照秩序来。没时间了,想逃出去只有这个办法。”

    然后她自告奋勇的四肢着地,让自己的背部呈一个水平线跪在地上,柔弱的身子却给人强大的力量,让大家没来由的信服她。

    “大家别耽误时间了,快从我的身上踩过去。”她心急如焚的喊道。

    大家为了逃命,顾不得身体柔弱,一个个的踩着杜湘湘的背翻过去,也有人自告奋勇的和她一起趴下来,分成几队,大家很快就从壁柜后面逃出去了。

    “杜经理,快把手给我,我们拉你上来。”最后面两个人坐在高高的壁柜上面向她伸手。

    杜湘湘准备伸手的时候,震感突然变得更加强烈,她站在地上踉跄不稳,摔倒之后又爬起来准备继续攀爬。

    “杜经理,快啊,来不及了。”

    情况越来越紧急,上面两个人都急死了,天花板砸下来,两个人也因为剧烈的摇晃而摔倒了。

    “别管我,你们快走。”

    杜湘湘顾不得自己的安危,环顾四周找其他出路……

    外面。

    于嘉卉随着大家来到了空地,虽然还能感觉到震感,却比室内要安全。

    “于小姐,湘湘呢?”

    一个着急的声音传来。

    于嘉卉回头,见是莫少霆赶来,惊喜又悲伤。

    “莫少,湘湘还在里面,听出来的人说,湘湘被困住了,她不会出事了吧。”于嘉卉害怕的说道。

    莫少霆听后,顾不得自己的安危,心里一下子紧张得往前冲。

    “莫少……”

    莫少霆像是没听到,朝着最危险的地方奔跑……

    ……

    a区。

    vip病房内,秘书守着昏迷的杜若谦,突然感觉房间有轻微的晃动。

    她慌的一下站起来,这时,陆渊推开门冲进来。

    他焦急的说道:“刚传来消息,江城发生了4.8级地震。”

    “怎么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秘书大惊,难怪刚才她感觉房间轻微晃动,应该是江城那边的地震影响的。

    “发生什么事了?”

    杜若谦按了按额头,突然从昏迷中清醒。

    他感觉病床在摇晃,隐约听到地震,本来还混沌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哪里地震了?”

    秘书不敢隐瞒,“杜总,江城发生地震了。”

    “什么?”

    杜若谦顾不得自己刚醒,头还在疼痛中。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秘书连忙拉着他,“杜总,你的伤还没好,你要去哪?”

    陆渊善解人意的也说,“杜先生,已经打电话过去了问了,您的父母暂时安全。”

    杜若谦终于安静下来,沉声问:“湘湘呢?”

    陆渊没说话,杜若谦心生一种不好的预感,“给我。”

    秘书把递过去,杜若谦拨通了杜湘湘的号码。

    杜湘湘没接。

    他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里一直重复着“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湘湘的不在服务区,那就是出事了。

    他再次着急的往外冲,还没走几步,头就痛得快要炸裂了一般,眼前的一切都在摇晃。

    秘书上前将他扶住,“杜总,您还是好好休息吧,而且4.8级不算大地震,杜小姐应该不会有事。”

    虽然这是安慰,杜若谦却越来越害怕。

    他从来都不在乎的那个人,突然在让他的心无法控制的不安起来……

    因为发生在同一时间线上,所以若谦和湘湘的故事不适合放番外,标题有标明【若谦vs湘湘】若谦和湘湘的剧情不会太长,很多细节带过了,尽快写完这段,码字不容易,请大家嘴下留情,真的很影响心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