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44章 若谦VS湘湘 解除婚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4章 若谦VS湘湘 解除婚约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电视台到处都在报道地震的消息,江城部分地区交通瘫痪,断水断电,很多人无家可归,遍地哀嚎。

    死亡人数仍然在增加,失踪人数也在累计,很多人参与到施救队的志愿者中来。

    杜若谦就是其中一个。

    都两天两夜了,他几乎翻遍了俱乐部的每个角落,始终都不见杜湘湘的身影。

    他身上穿着的黑色西裤已经被灰尘染成了白色,头发也蒙上了一层灰,俊脸已看不清本来面目,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跪坐在地上,双眼失焦,就像一个活死人。

    于嘉卉一步一颤的走到他身后,她亲眼看着杜若谦从光鲜亮丽到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想到杜湘湘失踪两天两夜,恐已遭遇不测,她不禁悲从中来。

    她哽咽着,目光中带着恨意,“杜若谦,你不是不在乎她吗?你不是躲着她不想见她吗?怎么,现在湘湘不见了,你回来了,你来找她已经晚了。”

    她指着地面,“湘湘或许已经埋在了地底下,如果她还活着,她该有多害怕无助?如果她不幸……”她不忍说下去,眼里满含泪水,强忍着不掉下来,“湘湘她这几天一直在等你,可你呢,每次打电话过去都说忙,你总是有那么多借口去伤害她,我劝她放弃和你的婚约选择和莫少在一起,你知道她和我说什么吗?”

    杜若谦认真的听着,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突然抬起来看着她。

    “她说她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这明明是一句动听的情话,此时却像一把刀子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心脏。

    他不是不知道她的情意,他总是刻意的忽略她对他的好。

    他这样无情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得到她一辈子的爱?

    “杜若谦,为什么你非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于嘉卉终于忍不住哭了,她也曾后悔当时放开了杜湘湘的手,要不然她就不会失踪。

    杜若谦感觉自己的心脏痛得不像自己的,他根本无法控制那些痛觉神经,全身上下都被这颗心牵扯着痛感,他好想把自己的心掏出来丢掉,或许他就不会有痛不欲生的感觉。

    湘湘,湘湘……

    他的心不停的在呼唤这个名字,他从来都不曾在意的名字。此时此刻竟是那么强烈的希望它的主人能够回应他。

    他暗暗发誓,如果老天肯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对她,他会好好珍惜她,爱护她,他会立刻和她举办未完成的婚礼……他后悔了,一万分的后悔,怕他这辈子唯一对她许诺的誓言连付诸行动的机会都没有。

    湘湘,如果你听到了,请你回来……

    他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奇迹发生,让他有机会去弥补他对她的亏欠。

    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快来人啊,这里有监测到生命迹象。”

    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被这个声音吸引,快速从地上起来往那个方向冲。

    于嘉卉摇摇头,心里更多的是震撼。

    这两天两夜,他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奔过去,一次次的失望之后,她已经承受不起失望的痛苦,而他却越挫越勇,每一次都充满期待的和大家一起救人,用自己的十指去挖那些掩埋的泥土,用自己的手臂去搬动巨大的混泥土,他看上去像孤独的游魂,只有在救人的时候才活过来一般,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施救。

    巨大的混泥土石块被搬开,深埋地底下的人终于看到一丝光明。

    “下面有人吗?”有人呼唤。

    女人的声音欣喜若狂,“这里有人,快来救我们。”

    这个声音,熟悉得让杜若谦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一张脸来,他几乎是不可抑制的湿了眼眶,整个人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欢喜。

    “湘湘。坚持住,我马上就来救你。”

    于嘉卉听到声音,心里一颤,不可置信的跑过去,“湘湘她……还活着?”

    “湘湘在里面,她没死。”他高兴得快要疯掉一般,一双手顾不得鲜血淋漓,不停的跟随大家一起救援。

    巨大的石板被搬开的时候,杜若谦终于在黑暗中看到杜湘湘的身影。

    “湘湘。”他惊喜的在上面呼唤。

    “若谦?”

    她也惊喜的抬头,通过上面的缝隙看到杜若谦在呼唤她,她没想到在自己快要绝望的时候,第一个找到她的人会是他。

    “湘湘,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他对着缝隙大喊。

    “我很好。”

    “你等着,站远一点,我马上就来救你。”

    他不敢耽搁,他一秒都不想等待。立刻和大家一起用力撬开上面卡住的石板。

    石板被撬开,刚让出一个空间,杜若谦就迫不及待的跳下去。

    “湘湘。”他第一时间冲过去抱着她,紧紧的,生怕自己一松手她又不见了。

    他很欢喜,谢天谢地,老天爷终于把他的湘湘还回来了。

    杜湘湘无暇沉浸在他的怀抱里,她更加没有心情去体会这个怀抱的意义,赶紧推开他。

    “没时间了,若谦,少霆还在里面。”

    杜若谦皱眉,这才仔细看了一眼杜湘湘,她灰头土脸的看上去那么狼狈,衣服破了,头发乱了,一点形象都没有,她的嘴角连着整个下巴都是血,混着泥土,让他的心一刺痛。

    “你受伤了?”

    “我没事,少霆受伤了,若谦,快帮我救救他。”

    然后着急的朝着旁边的一个巨大石块跑去。

    杜若谦也跟过去,看到莫少霆被巨大的混泥土石块压着,他已经陷入了高度昏迷,看到他受这么重的伤,整个人震惊不已。

    这时,陆陆续续有救援人员下来了,大家一起帮着杜若谦把石块搬开。

    因为疼痛,莫少霆醒了,并且痛苦的哀嚎一声。

    杜湘湘心急火燎的制止,“不要动了,少霆的身体被钢筋刺穿,一动他就会痛。”

    杜若谦更加震惊,低头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胸口刺入了一根褐色的钢筋,伤口周围流了一地的血。

    救援突然增加了难度,杜若谦深呼吸,冷静下来制止大家搬动石块,立刻打电话让专业的施救队赶紧过来救援。

    经过一个小时的紧张施救,钢筋终于被切断,大家一起帮着把石块搬开,莫少霆终于被成功解救。

    昏迷之前,他呼唤着杜湘湘,杜湘湘紧紧握着他的手,泪眼模糊的说道:“少霆,我们得救了,你一定要好好的。”

    莫少霆没有力气说话,直到他昏迷前一秒,他的嘴里还在念着她的名。

    杜若谦在旁边看着莫少霆,他坚强的毅力和强烈的情感让他由衷的佩服。

    大家不敢耽误,帮忙把莫少霆抬出去。

    莫少霆被送上了救护车,杜湘湘一心牵挂着他的伤势,丢下杜若谦,跟着莫少霆上去。

    救护车开走了,杜若谦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救护车离去的方向,眼眸里的伤痛越来越深……

    莫少霆经过抢救之后总算脱离危险,医生说,钢筋只差心脏半寸,如果再刺深一点或者晚送半个小时,后果不堪设想。

    整整三天,杜湘湘寸步不离的陪伴在莫少霆的病床前,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杜若谦一直站在病房门口,默默的看着杜湘湘陪伴在莫少霆身边,洁白的画面,她一动不动的背影定格在他的视线里,短短几步的距离,就像隔着天涯海角,让他望而却步。

    他红着眼,默默的回头准备离去,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她的呼唤。

    “若谦?”

    他的心脏骤然一停,她的声音让他难掩欣喜。

    他看着她从病房里走出来,他紧张得手足无措,知道她来到他的身边,他才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沙哑的唤她,“湘湘。”

    “我想和你谈谈。”杜湘湘平静的说道。

    她的表情无波无澜,让他心里有些发慌。

    他不敢去猜测她表情背后的含义,默默的跟着她走在她身边。

    两个人走了一段很长很长的路。长到杜若谦以为他就要走到世界尽头。

    她终于停下,站在春风浮动的柳条下面,她清秀温柔,美得和身后的湖光绿柳融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他贪婪的看着眼前的美景,而她是这道美景里面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湘湘……”

    “我们分手吧!”

    两个人同时开口,她面色平淡,而他震惊不已。

    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五个字的含义,心好像刹那间被她丢进了无尽的深渊里。

    “你说什么?”他失笑,觉得这一定是玩笑,他一定是听错了。

    杜湘湘平静的重申一遍,“若谦,我们解除婚约吧!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也许我放手,对你对我都好。”

    杜若谦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主动放弃和他们的婚约。

    “湘湘……”

    “若谦,我已经想清楚了。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和他在一起,所以我不再纠缠,不再绑着你,你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心痛的看着他。

    他分明从她的眼里看到她的泪水,说出的话却那么伤人,他知道要不是经过一番强烈的挣扎,她是不会轻易做出这个决定的。

    他急于知道一个答案,“是什么让你做出这个决定?”

    她忍痛说道:“我答应了少霆,如果我们能从地震中逃出去,我就嫁给他。”

    杜若谦仿佛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你知道吗?那天我被困在俱乐部出不去,所有人都跑了,只有一个人不顾危险的来到我身边……他明知道自己一旦进来就有可能再也出不去,他对我说,即便不能救我出去,和我死在一起也心甘情愿……他为了救我,用身体去阻挡那些坍塌的墙壁,我差点休克昏迷,是他咬破自己的手腕用他的血给我解渴……”杜湘湘说到这里,泪水从她的双颊滑落,感动得声音都变了音色。

    他记得那天看到她下巴上全是血,原来,是莫少霆的。

    他无法想象那48小时他们在一起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在生死关头,莫少霆为她豁出性命,哪怕是他,也被他的情深意重所感动。

    杜湘湘哽咽道:“他自己明明痛得要死,却安慰我,鼓励我一定要坚持下去,被埋在地下的两天两夜,是他给了我求生的信念,如果不是他在我身边,我不可能在地震中活下来。”

    “他几次差点昏迷,却一直努力睁着眼睛,就怕自己一旦昏过去就再也醒不来。我很害怕,怕他坚持不住死去,我答应他,如果我们能活下来,我就嫁给他,他真的因为这个信念坚强的活下来,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她抬头,仿佛在问他,其实她只想告诉自己一个答案来说服自己做出这个决定,“我想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一个男人像他这样爱我胜过他的生命。所以若谦,我们解除婚约吧,等少霆醒来,我就和他订婚。”

    杜若谦已经心痛到?木。呆呆的站在那里,忧伤的看着她。“你已经想清楚了?”

    “我想清楚了,若谦,我是你的未婚妻,我的未婚夫每天都惦记着别人的妻子,我不是一个没有知觉的人,我的心会痛,你有替我想过我的感受吗?”

    杜若谦被问得无言以对。

    她悠悠地说道:“这两年,我一直在你身后追着你的脚步走,我总是期待着你能回头看我一眼,可你总是很忙,你总是有那么多借口回避我,即使你出差,我也是最后一个才知道,就像上一次,你一消失就是好几天。难道就因为我住进乔家你就用这样的方式躲着我?”

    杜若谦想到他去a区发生意外,其实他不是躲着她,他只是不想让她担心。“湘湘,关于这件事我可以解释……”

    杜湘湘摇摇头,“若谦,你的解释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因为我已经不想再过那种苦苦等待的日子。”

    杜若谦突然没有勇气说下去,她已经不屑于听他的解释,她真的要放弃他了吗?

    杜湘湘垂眸,心如死灰的说道:“若谦,晚上我会派人去乔家把行李搬走,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她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她表现得很平静,平静得仿佛这番话在她心里酝酿了千百遍,她不是冲动的说出这番话。而是非常理智的告诉他这个结果。

    他知道自己的挽留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你永远也挽回不了一颗早已死去的心。

    她心死了,他的心才活过来,是不是真的晚了?

    杜湘湘准备离去,杜若谦忍不住说,“湘湘,如果这段婚约真的让你这么痛苦,放手,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

    他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人丢进了绞肉机里一样绞痛。

    杜湘湘没回头,淡漠的语气,“谢谢。”

    她走了,第一次把背影留给他。

    ……

    晚上。

    杜若谦回到乔家,夏雪梅就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昊谦,你和湘湘是怎么回事?刚才有人过来把她的行李搬走了,你们两个怎么了?”

    杜若谦心乱如?。不想触碰那些伤痛。

    任凭夏雪梅在后面如何呼唤,杜若谦就像没听到一样往楼上走。

    回到房间,把一个人锁在房里,封闭的环境让他感到窒息,他突然跑到阳台上去大口呼吸,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疼痛。

    他注意到阳台另一边的门,他脚步虚浮的走过去,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房间里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就好像杜湘湘从来没有住进来过一样。

    他走过房间的每一处角落,试图去寻找她的踪迹,她走得很干脆,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留下。

    突然,他看到收拾整洁的床头放着一本书,他知道她有睡前阅读的习惯,他走过去把书拿起来翻阅。不经意间,一张书签从里面掉落出来。

    他弯腰将书签拾起来,白色的底面上,娟秀的字体一看就是出自她亲笔书写,上面的内容是,“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在尘埃里开起了花。”

    这是张爱玲的一句经典语录,他记得这句话,曾经他们一起去书店,她看到书里写到张爱玲和胡兰成的爱情,为此好几天都沉浸在悲伤里不能自拔,高傲如她,却也有这么多愁善感的的一面。

    如今他细细品味着这句话,回想这两年时光,她卑微到尘埃里,却甘之如饴,突然发现这句话不正是她的心灵写照,她悲的不是张爱玲,而是她自己的爱情。

    可惜当他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心里再次狠狠地一痛,无力的坐在床头,他将书签翻过来,正面是一张照片,照片上的背景是外滩,除了两个影子什么都没有。

    看得出来影子的主人是一男一女,女人幸福的依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他仔细一看,这对影子让他很眼熟,细想之下才发现那是他和她,而他记得当时的情景,他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所以这对影子一定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借位拍摄的。

    他的眼睛不觉微热,这是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合照,竟是用这种偷摸的方式,自欺欺人的偷拍而来。

    书签的边缘起了毛边,看得出来她经常摩挲的痕迹,看着画面上幸福依偎的男女,杜若谦沉痛的呼吸,她真是一个傻女人!

    他不敢再看,甚至不敢触碰,自责和懊悔深深的折磨着他。

    “湘湘……”他躺在床上,在梦中呼唤她的名。

    两年来他心安理得的享受她的好,她总是追着他,他习惯了一个人走在前头,当他有一天回头,却发现身后再也找不见那个追随他的身影。

    他想去找她。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早已把她弄丢了。

    ……

    莫少霆的伤势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已经好多了,他养伤期间,杜湘湘一直陪着他。

    看得出来,她尽心尽力的照顾他的同时,她也在用忙碌来?痹自己。

    虽然不知道她和杜若谦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看得出来,她很难过。

    “湘湘,水满了。”莫少霆提醒她。

    “啊。”杜湘湘反应过来的时候,杯子里的热水已经漫出来,滚烫的热水烫着她的手指,她痛得手指一松,玻璃杯直接摔在了地上。

    莫少霆赶紧从病床上下来,上前握着她的手指帮她吹气。

    “痛不痛?怎么这么不小心?”他一边吹气一边心疼的问。

    他总是那么温柔,连责备都是温柔的。

    杜湘湘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突然靠近他的怀抱,哽咽,“等你出院了,我们就订婚吧。”

    莫少霆欣喜若狂,拥着她,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

    这几天的新闻一直在报道一件轰动江城的大喜事。

    莫少霆和杜湘湘将于三天后在江城最豪华的星级酒店举办订婚晚宴。

    即使杜若谦刻意用工作来?痹自己,风声总是残忍的把消息传入了他的耳中。

    他的心再一次支离破碎。

    和他解除婚约之后,关于莫少霆和杜湘湘成双入对的消息层出不穷,记者们总是不厌其烦的将两个人的消息通过媒体输送给观众。

    他们一起去逛街,一起吃饭,一起听音乐剧,甚至一起去珠宝店试戒指。

    每一次她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开心很快乐,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去打扰她,而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去了解她的信息。

    他以为自己会随着时间遗忘这段悔不当初的情感,当他听到他们订婚的消息,他才知道笑着祝福,其实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

    莫少霆开车送杜湘湘到公寓楼下,突然将她拉入怀里,紧紧的抱着。

    订婚前一夜,他突然感到很慌张,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婚前恐惧症,他觉得这段时间的快乐让他感到不真实。

    “怎么了?”杜湘湘在他的怀里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舍不得你走。”他抱着她温柔的说道。

    杜湘湘笑,“傻瓜,明晚我们就订婚了,今晚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我今晚能不能留下来?”他试探的问。

    杜湘湘呼吸一滞,在他怀里不知所措。

    她紧绷的身子让他感觉到她的紧张,其实他刚才只是情不自禁的一问,并没有要强迫她的意思。

    “我只是开玩笑。你别介意。”他微笑,然后放开她。

    “我先上去了。”她腼腆的低下头。

    “等等。”他拉着她,突然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她羞怯的红了脸,低头不好意思的跑进了公寓。

    从电梯里出来,她的心依旧不可抑制的狂跳。

    那是莫少霆第一次吻她。

    相处的这段时间,莫少霆除了牵她的手,从来不会勉强她做任何过分的举动。

    他生来就是温柔的男人,他的尊重也让她心里多了一丝被呵护的感觉。

    她微笑的走到门口,没想到一个醉醺醺的身影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撞进了她的视线。

    “若谦?”

    这个名字,好久不曾在她嘴里提起。

    她以为自己快要忘了这个人,可是当她看到他的时候,她沉寂已久的心又一次死灰复燃。

    杜若谦抬起沉重的眼皮,眼前仿佛出现了叠影,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就站在眼前,正用那种哀怨的眼神看着他,他眯了眯眼,想要清醒一点,却发现他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突然张开手臂将她拥抱在怀里。

    “若谦。”

    她的声音,轻柔又惊慌,轻易的挑动了他深藏在心底的情感,借着醉意,他寻找到她的唇,突然深深地吻下去。

    她很慌,整个人像块木头一样呆住了。

    他的吻热烈又缠绵,情不自禁也身不由己,借着酒精的作用,他失去了自己最后一丝理智。

    他从来都没有吻过她,这是第一次。

    梦里出现了无数次的情景突然成为现实,她感到很慌,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若谦,若谦……

    她的心不停的在呼唤着他的名字。原来她从未忘记过他。

    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他,任由他翻身将她压在墙壁上,贪心的享受这个不明缘由的吻。

    情到深处,两个人都失去了自我。

    直到……

    “你们在干什么?”

    莫少霆的出现,就像一枚定时炸弹,将两个陷入情,欲中的人惊醒。

    杜湘湘几乎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慌忙把杜若谦推开。

    杜若谦防备不及,本来晃悠悠的身体直接摔倒在地,酒精让他?醉,根本无法站起。

    莫少霆看到杜湘湘因为情动而泛红的脸颊,她惊慌而心虚的表情,以及她凌乱的上衣,如果不是自己不放心上来看看,恐怕他们就要在这里做出什么冲动的行为。

    然后他看到杜若谦醉的一塌糊涂的样子,一股怒气从心里冒出来。

    “杜若谦!”

    他冲上去,拳头不可控制的扬起来。

    “不要。”杜湘湘飞快的拦在杜若谦身前。“少霆,请你不要打他。”

    莫少霆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加上她的阻扰,他更加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湘湘,你让开。”

    “他喝醉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请你不要冲动。”杜湘湘冷静的说。

    莫少霆更心痛,“他喝醉了,那你呢,你也醉了吗?”

    杜湘湘不忍看他这么沉痛的眼神,默默的低头。

    她确实情难自控,她没有脸面对他。

    “为什么不敢看我?”莫少霆失望的看着她低头的模样。

    “……”

    他更加心痛,理智全无,突然抬起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下去。

    刚一碰到她的唇,他的脸就被杜湘湘本能的甩了一巴掌。

    “少霆。你干什么?”她抗拒的用手背摩擦自己的嘴唇。

    莫少霆看到她擦嘴唇的动作,痛不欲生的说道,“湘湘,我只是碰一碰你就让你这么大的反应,你就这么讨厌我吻你,那杜若谦就可以吻你是不是?”

    他指着地上不省人事的杜若谦,嫉妒发狂,“湘湘,现在我是你的未婚夫,明天我们就要订婚了,而你却和他在这里旁若无人的接吻,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

    “少霆,对不起。”她羞愧得更加不敢看他。

    “我不想听这三个字。”他说完,然后愤怒的转身离开。

    “少霆,少霆……”

    杜湘湘不停的呼唤,莫少霆就像没听到一样。

    她很难过。也很愧疚,她想追上去,可是杜若谦在这里,她又不放心,思前想后她只能先把杜若谦扶起来,将公寓的门打开,让他躺在床上休息。

    这一夜,杜湘湘一直坐在床头,默默的看着杜若谦沉醉的样子。

    她以前一直介意杜若谦在和她有婚约期间还惦记着别人,其实她不一样在和莫少霆有婚约在身的时候还惦记着杜若谦吗?

    所以,她有什么理由去责怪他的一往情深?

    脑海里总是回忆着那个吻,她迫切的想知道他为什么吻她,害她身不由己,不可自拔的把事情弄得如此糟糕。

    ……

    第二天,杜若谦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这是一间陌生的房间,他躺在陌生的床上。

    他按了按额头。觉得头昏脑涨。

    他起身,刚打开门,就看到外面客厅站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穿着一套白色的晚礼服,完全贴合身材的设计,礼服上镶嵌着钻石,每一颗都璀璨闪耀,将她衬托得更加高贵典雅。

    “杜小姐,今晚您穿这套礼服订婚,一定艳压全场。”身边替她打理裙摆的服装师说。

    杜湘湘对着镜子看了几眼这套礼服,不经意间通过镜子看到客房的门开了。

    “你们都出去吧。”

    “是。”

    服装师和化妆师都退下之后,杜湘湘看着镜子里那道身影,调整好情绪,笑容优雅的转过身来。

    “你醒了。”客套的语气。

    杜若谦刚才从身后看到她的背影就觉得美丽不可方物,直到她转身,才被她今天的打扮惊艳到。

    一字领的设计将她的锁骨和香肩完美的展现出来,妩媚而不庸俗,性感又大方,远远看去,就像一只高贵的白天鹅,让他舍不得移开视线。

    “若谦。”她轻轻的喊了一声。

    杜若谦反应过来,目光再次落在她美丽的脸上。

    “我好看吗?”她微笑。

    “好看。”他笑得有些痴迷。

    “今晚我就要穿着这套礼服和少霆订婚,你会祝福我的吧?”她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熟悉又陌生。

    杜若谦再一次感到心痛。

    他怎么会忘了,今晚是她和莫少霆订婚的日子。

    欣赏的眼神渐渐转为悲凉,她就要穿着这套价值连城的钻石礼服,成为今晚最美丽的新娘子。

    他的沉默让她自嘲一笑,她居然还会期待他的挽留,看来她又自作多情了,悲哀的说道,“不祝福也没关系,反正你对我从来都是吝啬的。”

    “湘湘!”杜若谦突然走过来,有很多疑问在脑海里百转千回,“我昨晚怎么会在这里?”

    “你喝醉了,倒在我家门口。”她云淡风轻的回答。

    “那我有没有……”

    “什么都没有发生。”她目光坚定,强忍心酸,语气决绝,“杜若谦,你不会以为在我今晚就要和少霆订婚这么美好的时刻,还会对你抱有一丝期待吧?”

    杜若谦:“……”

    她勾唇,冷艳而优雅的表情,“我只不过见你喝醉了,念在你我往日订婚一场的份上才把你带回家,既然你醒了就走吧,待会还有礼仪过来和我讲解订婚细节,就不留你了。”

    她直接下了逐客令,杜若谦垂眸,忧伤的说:“湘湘,你真的想好要和莫少霆订婚?”

    “你以为呢?”杜湘湘露出一丝可笑的表情。“事到如今,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

    杜若谦沉默。

    “若谦,这段时间我总是问自己,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在我面对生死的时候,我期待的那个人又在哪?”她喃喃自语,悲伤的语气,像是自嘲。

    杜若谦不忍看她哀伤的样子,他真的很心疼她,也更加恨自己总是让她失望,让她受伤。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对她的愧疚。

    “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感情本来就不能勉强,你有你的情深,我有我的选择,这段时间少霆对我很好,我知道自己和他订婚不是一时冲动,所以你不用觉得对我有愧。”她坦然的对他说。

    杜若谦知道她已经决定了,所以他没有留下去的必要。

    “湘湘,祝你幸福。”

    “谢谢。”

    与其相互折磨,不如相忘于江湖。

    杜若谦走后,她终于支撑不住,崩溃的坐在地上大哭一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