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47章 灵犀被诬陷当小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7章 灵犀被诬陷当小三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警察说明来意,顾灵犀心里已经明了是谁报的警。

    她以为安妮回来至少得缓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对付她了。

    “你们没有证据,我看今日谁敢带走灵犀。”景翼岑站起来,高大的身形笔挺的挡在警察面前,面色阴沉可怕,周身散发着不容人忽视的冷冽气场。

    警察一身正气,“景总,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例行公事还是滥用职权?”景翼岑冷眸一撇,犀利的道,“除非你们拿出实质性的证据证明灵犀伤害婴幼儿,否则今日谁也别想带走灵犀。”

    “景总,我们接到举报,局里已经立案调查,需要顾小姐配合去警局录下笔录,如果顾小姐是冤枉的,我们自然不会为难她。”

    顾灵犀知道他护着她,毕竟人家是警察,顾灵犀也不想为难他们。

    “翼岑,不如我跟他们走一趟吧。”

    “不行!”他坚决反对。

    顾灵犀劝道:“翼岑,就算我不去,安妮也不会罢手,况且我清者自清,我相信警察能还我一个清白。”

    景翼岑有所动摇,“那我和你一起去。”

    “好。”

    两个人一起来到警局,顾灵犀配合警察做了笔录。

    另一间审讯室里,顾灵犀看到商场广播室的工作人员也刚好做完笔录出来。

    顾灵犀认得她,那个女孩当时带她到哺**室,并且是她送的奶粉。

    女孩也认出了顾灵犀,泪眼朦胧的走过来,哭得梨花带雨,“太太,我是冤枉的,我每天泡那么多奶粉,从来没有出过事,你一定要帮我作证,我没有故意伤害那个孩子。”

    看来这个女孩涉世未深,也是头一次进局子,所以很害怕,顾灵犀心平气和的说道:“小姐,你不用担心,只要你证明那些奶粉没问题,警察是不会为难你的。”

    “真的吗?”

    “相信我,或许孩子中毒有其他原因,你先别慌,你再好好想想,你泡奶的时候奶瓶和奶粉有没有问题,有没有被其他人接手。”

    女孩摇头,“这是我的工作,平时没人帮我做。”

    如此,顾灵犀也没办法从女孩身上挖出点信息,只能等医院那边的检查结果出来才能下结论。

    正想着,一个声音尖锐的传来,“顾灵犀你好狠的心,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顾灵犀抬眸,不用猜都知道这个声音是谁。

    身为报案人,安妮出现在这里一点都不意外。

    景翼岑轻轻的把顾灵犀的身子往怀里一拉,随时做好保护她的准备。

    顾灵犀嘴角轻扬,从容应对。

    安妮快速走过来,边走手就扬起来准备打她,景翼岑轻而易举的扣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的把她往后面一推,安妮往后倒退几步,险些摔倒。

    面前的男人依旧如印象中那么俊美绝伦,也如当初那般绝情冷漠,安妮伤心的落泪,不可置信的说,“翼岑,轩轩食物中毒差点没命,你居然还护着她。”

    “一个无关紧要的孩子,他的生死与我何干?”景翼岑的声音如他的话语一样无情。

    安妮失望痛苦,一方面是担心轩轩,另一方面是景翼岑的无情。

    上次在希腊他就想把孩子送走,这次轩轩差点没命,他竟然还是这么薄情寡义。

    “翼岑,那是你的儿子,顾灵犀要害死你的儿子,你也不管吗?”她试图用父子关系让他心软。

    “我再说一遍,那不是我的儿子。”景翼岑不为所动,绝情而愤怒的说道:“以后,我不想再听你说这句话,既然你回来了最好给我安分守己,要不然,我会像上次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孩子送走,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他。”

    景翼岑的威胁有足够的威慑力,想想希腊那次,安妮确实有被他吓唬住。

    不由,更加怨恨的看着顾灵犀,眼睛里泪光点点,伤心的控诉,“顾灵犀,你要害就来害我,为什么要害我的儿子?”

    她看上去就像一个绝望的母亲在无助的呐喊,顾灵犀面色沉静的说道,“安妮,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真的没有要害你的孩子,如果你不信,等检查结果出来,真相自然会还我清白。”

    “顾灵犀,除了你还有谁,就是你故意下毒害我儿子。”

    “你要这样认为我也没办法。”

    顾灵犀觉得没必要和她纠缠,她抬头,轻轻的对景翼岑说,“我们走吧。”

    景翼岑带着顾灵犀冷漠的从安妮身边走过,安妮气得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往外冒着怒火。

    然后,她看到了面前的女孩,女孩被她的目光看得惊慌失措,她上前,严厉的语气,“就是你给轩轩泡的奶粉?”

    女孩一听吓得赶紧求情,“太太,我真的没有给孩子下毒,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份工作,请你放过我吧。”

    安妮的唇角勾起一丝阴险的笑容,凑到她耳边小声的威胁,“你让我的孩子差点没命,我怎么可能放过你,除非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否则你就等着坐牢。”

    女孩本来就胆小,又不懂法律,听到坐牢脸色都变了,“太太,我不想坐牢,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安妮奸计得逞,终于驱散了心中的怒气,嘴角挂着一丝阴冷的笑意。

    ……

    景翼岑和顾灵犀出来警局,外面突然涌过来大批记者,见两人出来,一窝蜂冲过去将他们围住。

    “景太太,听闻你下毒伤害安妮的孩子,你能否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景总,您太太对一个无辜的孩子投毒,你有什么话要说?”

    记者们争前恐后的提问,由于状况发生得太突然,没有事先安排保安维持秩序,顾灵犀被记者们推搡着身体摇晃,她一双手护着自己的肚子,就算有景翼岑护着,也不免被人拥挤。

    而那些记者根本不顾及顾灵犀是一个孕妇,为了新闻一点道德底线都没有。

    景翼岑面色阴沉,担心顾灵犀母子,一边护着她一边寒冷的吼道:“让开!”

    记者见景翼岑开口回应,哪里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景总,安妮的孩子真的是您的私生子吗?”

    景翼岑脸色铁青,他知道自己无论是承认还是不承认,这些记者也不会善罢甘休,唯一的回应便是缄默不言。

    景翼岑的沉默让记者更加好奇,“景总,您回避这个问题,是否是间接承认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

    一道冷厉的目光射向那位提问的记者,景翼岑从牙缝里蹦出四个字,“无可奉告!”

    远处,萧权看到景翼岑和顾灵犀被围住,赶紧联系了警局的人过来维持秩序。

    好不容易上了车,两个人坐在车内,外面那些记者们把车都堵住了,车窗不停的被敲打。

    萧权只能慢慢开车,景翼岑索性把车帘拉上,眼不见为净。

    顾灵犀坐在他身旁能够感受到他寒气逼人的冷意,她轻轻的握着他的手,发现他指尖冰凉,如千年寒冰一样刺骨寒冷。

    “翼岑,别生气了,身体是自己的,我们没必要为不值得的人和事伤了自己的身体。”

    她一个孕妇,反倒来安慰他,景翼岑倍感自责,声音低沉的说,“灵犀,是我没有处理好安妮和孩子的事,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他拥抱她,心里无比后悔那晚的酒后乱性,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

    顾灵犀安静的靠在他的怀里,“我说过的,无论未来遇到多少磨难,我都会和你一起去面对,安妮利用孩子来生事,无非是想利用舆论逼你认轩轩,她不想让我痛快,我偏不让她称心如意,我不仅不会生气,反而要和你开开心心的,过得更加幸福。”

    景翼岑不知为何,听到她这么说,即使车外那么吵闹,心情反而好多了。

    他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说得对,她越是逼我,我越不会让她得逞。”

    顾灵犀在他怀里微微一笑,即使外面吵闹,她的心在此刻却得到了安宁。

    ……

    一个小时后,关于顾灵犀小三上位的流言四起,在网络上议论声不断。

    原来,安妮从警局出来之后,回国首次公开发表记者会,声称自己才是原配,是顾灵犀耍手段抢走了景太太的位置。

    这番言论顿时通过媒体在网络上掀起了巨大的浪潮。

    此时,记者会仍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全场爆满了记者,面对无数个摄像机,安妮以一个单亲妈妈的身份阐述了自己过去一年多隐退的艰难生活,引来大家对弱势群体的怜悯同情。

    “安妮小姐,你能详细说明一下你和景总景太太之间的关系吗?”记者提问。

    安妮像说故事一样开始回忆:“大家都知道当年我和翼岑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其实那时候我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之所以不公开,是因为已故景老夫人的反对不得已才隐瞒大家,后来,顾灵犀趁机讨好景老夫人,才坐上了景太太的位置。”

    安妮首次承认和景翼岑在一起的消息也让全场震惊。

    过去关于两人的绯闻一直闹得沸沸扬扬,两人分分合合真真假假,从来没有正面回应,没想到这件事居然是真的。

    算算时间,顾灵犀小三上位的言论倒是有迹可循。

    安妮继续说道:“其实,翼岑结婚之后不满家里为他安排的联姻,我们一直没有断过联系,为此我背负小三的骂名,我以为我不求名分,顾灵犀就能放过我,没想到她嫉妒我得到翼岑的爱,就把我推下楼梯,导致我的小腿落下一道永远也抹不去的疤痕,毁掉了我最热爱的模特事业。”

    安妮说到这里,用纸巾擦眼睛,看上去神情忧伤。

    而她身后的白色帷幕上,放映的PPT显示了她小腿上那道丑陋的疤痕。

    记者们更加惊讶。

    当初安妮在自己的模特事业达到顶峰的时候突然宣布退出模特圈,让一众热爱她的粉丝直言惋惜,没想到中间竟然有这么大的隐情。

    安妮哭得眼睛都红肿了,看上去颇为可怜,哽咽的又说:“那段时间我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翼岑天天陪着我安慰我,我以为只要有翼岑的爱我就什么也不怕,没想到顾灵犀再一次利用景老夫人的病威胁翼岑,翼岑很孝顺,不得不为了完成老夫人的遗愿答应和顾灵犀生孩子。”

    安妮说着情绪更加激动的哭泣,泪洒当场,“那段时间我很难过,本来想通过转型当演员来忘却悲伤,可顾灵犀还是不放过我,一次次的逼我离开翼岑,通过和翼岑假恩爱来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到处说我插足她的婚姻,污蔑我设计我……直到现在,她还在用她那副虚情假意的外表蒙骗所有人,其实她才是居心叵测,阴险狡诈的小三。”

    此时大家都被安妮的言论和眼泪蒙骗,只有少数人还保持中立。

    又有记者问道:“安妮小姐,你说顾灵犀才是小三,可据我所知,景总和景太太婚姻美满,前段时间更是频繁秀恩爱,如果景总不爱景太太,就算景太太手段再高明,景总也不可能没有察觉。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和景总仍然真心相爱?”

    “对啊,安妮小姐,你说景总至今还爱着你,为何景老夫人去世这么久了,景总还没有和顾灵犀离婚。”另一个记者也说。

    “这就要问顾灵犀她自己了,她的手段那么高明,如果不是她,我不至于远赴国外产子,过了一年多东躲**,颠沛流离的日子。”

    这句话回答得特别好,她虽然没有正面回应,却把问题直接抛给记者和观众,看热闹的只看表面,多的是被误导的看客。

    安妮确实隐退一年多产子,如此大家对顾灵犀的疑心便顺理成章了。

    安妮做好了充分的应变准备,搬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台词,“还有,轩轩就是最好的证明,大家想想,如果翼岑不爱我,我怎么可能会怀了他的孩子,当初老夫人刚去世,顾灵犀的孩子就没了,那是因为翼岑根本不爱顾灵犀,要不然她的孩子怎么会没了?即使她手段再高明,失去了老夫人这座靠山,她也同样无计可施。”

    记者们议论纷纷,还记得当初在老夫人的追悼会上,安妮被爆怀有身孕,而顾灵犀当场流产,事情如此巧合,不得不引发大家的猜测。

    加上安妮怀孕确实是事实。

    “现在,顾灵犀见我回来,怕我利用轩轩抢走她景太太的位置,不仅不放过我,还不放过我的孩子,甚至下毒想要杀了我的孩子,我实在害怕,不得已才把这一切说出来,请求各位能够帮帮我,替我讨回公道。”安妮说完,整张脸都哭花了,毫无形象可言,并且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博取了大家对她的怜惜。

    记者们已知顾灵犀涉嫌伤害安妮的孩子出入警局,今日安妮不得已爆出顾灵犀的真面目,确实合情合理。

    “安妮小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顾灵犀下毒?”记者问。

    安妮指着身边的女孩说道:“我身边的这位小姐是商场的工作人员,她亲眼所见顾灵犀给轩轩喂食了过期食品,轩轩还那么小,抵抗力又弱,食物一旦变质容易诱发婴儿肠胃不适,何况过期食品里含有大量细菌,这才让我的轩轩食物中毒,轩轩还那么小,她也下的去手。”

    安妮一边说一边流泪,桌子上的纸巾堆满了,此时的她没有了平日的光彩照人,看上去更加可怜。

    大家把目光移向那个女孩,女孩战战兢兢的,也许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见大家看着自己顿时吓得全身发抖。

    安妮低头凑到她耳边小声说,“记着我教你的话,不然我马上让你坐牢。”

    然后,安妮从容不迫的对着话筒,又快速的露出悲伤的表情问那个女孩,“你是不是亲口向我承认过是顾灵犀有意下毒害我儿子?”

    女孩声音发抖,“是。”

    “她撒谎。”这时,记者会门口,景翼岑和顾灵犀双双出现,引来所有人的视线。

    这场记者会空前盛大,安妮几乎把南城所有的记者都邀请过来,顾灵犀在电视直播看到安妮反咬自己,所以她不得不来。

    安妮看到门口的两人,美眸流转着不为人知的得意。

    她在前面已经收买了人心,她倒要看看顾灵犀有什么本事挽回局面。

    顾灵犀直接上前,快步走向主席台,面对女孩的诬陷,顾灵犀提出质疑,“我问你,你什么时候看到我给孩子喂过期食品?我喂了什么?喂了几口?而且当时你根本不在哺**期,你怎么知道我给孩子喂的东西过期了,难道你有千里眼?你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日这么多记者在场,你的言论会因为记者的传播给我的名誉造成恶劣影响,我可以告你诽谤。”

    女孩被顾灵犀几句话说得更加害怕,她哪里还能说出那么具体的细节来,顿时怕得从椅子上摔下去。

    景翼岑安静的站在顾灵犀身边,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欣赏。他本来不赞同她过来,担心她会因此做出冲动的行为,没想到她这么聪明的反让对方自乱阵脚。

    安妮撇了一眼女孩,真没想到她这么没用。

    “顾灵犀,你不要吓唬我的证人。”安妮像个无赖一样试图引起大家的注意,“大家都看到了,我的证人被她吓成这样,她根本就是威胁,还有没有王法了。

    “是我吓唬她,还是她分明就在诬陷我?”顾灵犀根本不怕安妮的计谋,反唇相讥,“医院那边还没有查出感染源,你怎么知道轩轩是吃了过期食品导致食物中毒!难道你能未卜先知?”

    “你!”安妮羞愤的无言以对。

    顾灵犀勾唇,回头对着全场所有记者,从容不迫的对大家说:“各位,刚才大家也听到了,在还没有查出感染源之前,安妮就大张旗鼓的把大家召集过来,诬陷我下毒,无非是想蒙蔽视听,这件事情警方已经介入,清者自清,我相信警察会将事情还原,还请大家在真相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要被有心之人挑拨。”

    此番话有理有据,记者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景翼岑和顾灵犀对视一眼,要不是这么多人在,他真想对她竖起大拇指。

    安妮见自己好不容易营造的局势对自己不利,突然装作害怕的样子大哭,“灵犀,我求你放过我吧,有什么事冲我来,为何要伤害我的孩子?”

    记者们看到安妮哭泣,一副畏惧顾灵犀的样子。而她刚才一番言论早已深入人心,记者们看到示弱的安妮又似乎有点相信她说的话。

    顾灵犀目光清冷,忍无可忍的辩解:“安妮,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根本就不认识轩轩,我没理由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你不要在这里歪曲事实。”

    “你说你不认识轩轩,事实可不是如此。”安妮悲伤的面具下浮现出一丝奸恶,然后身后的白色帷幕上突然放映出一个视频。

    视频里,安妮在顾灵犀面前跪地磕头,把头都磕出了血。

    顾灵犀只看一眼,心念糟糕,这个视频是当时在希腊,景翼岑要把轩轩送走的时候,安妮苦苦哀求,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拍的。

    视频里传来安妮痛苦的求饶声,“灵犀,我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我保证不会去打扰你和翼岑……灵犀,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利用孩子来威胁翼岑给我任何名分……求你放过我们母子……”

    这段视频经过处理之后,虽然只有短短几十秒,却通过安妮的下跪磕头还有她无助的求情,和画面中站立的顾灵犀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人们只会通过表面去同情弱者,而视频里的安妮无疑成了大家同情和维护的对象。

    顾灵犀真没想到,安妮早在希腊就已经筹谋,只为今日彻底毁掉她。

    记者们再次被视频引导,开始有人为安妮鸣不平。

    “没想到顾灵犀上去温和,居然如此狠毒,原来她早就想除掉安妮的孩子,亏我刚才还差点被她几句话误导了。”

    “还是个孕妇呢,居然这么恶毒,真是最毒妇人心。”

    “以前都被她柔弱的外表蒙蔽了。”

    “安妮和景总才是真爱,顾灵犀当了小三还敢这么嚣张!”

    顾灵犀听着大家对她的误解,正要发作,耳边却传来一道冷厉之声,“所有人都给我闭嘴!”

    景翼岑一发话,气势不容人小觑,震得全场鸦雀无声。

    他的目光阴森可怕,落在顾灵犀身上却温柔似水,“灵犀是不是小三,除了我,没人有资格替我回答这个问题,我爱我的太太,无论过去还是将来,这辈子我唯一爱过的女人只有顾灵犀。”

    唯一二字,他加重了音调。

    顾灵犀听到了,安妮更是深深的把这两个字听到了心里去。

    她知道那两个字代表了什么,代表了他从来没有真正的爱过她。

    那她和他三年的感情算什么?

    “翼岑,你不能为了维护顾灵犀,就磨灭掉我们的过去。”安妮伤心的说道。

    景翼岑一脸冷漠的表情,“我曾经以为我爱你,后来才知道,那不过是因为你母亲的死和你的遭遇让我对你产生了同情和愧疚,是你一点点把我对你的内疚消耗殆尽才让我们走到这一步,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不可能,我不相信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安妮崩溃的哭了,这个真相太过残忍,几乎可以摧毁她心中最后一点希望。

    “从来没有爱过。”他回头,坚定并且认真的面对在场所有人,声音比寒冰还要刺骨:“你们是记者,说话要为自己及公司负责,一个个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不负责任的用自己狭隘又短浅的眼光随意批判别人的人格,谁给你们的权利敢这么做?”

    他冷睿的说道:“今日在这里出现的记者,待会我会派人去你们公司送去一份诉讼单,谁也跑不掉,但凡想挑战我的可以试试。”

    记者们当然不敢挑战景翼岑及景氏的实力,加上刚才景翼岑已经明确表示从来没有爱过安妮,当即被他吓得不敢再骂顾灵犀是小三。

    安妮伤心欲绝,她没想到自己今日会自取其辱。

    她一不做二不休,翼岑,既然你这么绝情,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她再次面对所有人,试图激起大家的愤怒,“各位记者,大家刚才都听到了,翼岑说他从来没有爱过我,但是我却怀了他的孩子,这只能证明,他就是一个不负责任没有担当的男人,这样的人说的话能有几分可信度?”

    记者们一向对小三和负心汉这样的新闻特别感兴趣,如此一来,还真有一些记者为安妮悲惨的遭遇抱不平。

    “景翼岑,你不爱安妮干嘛让人家怀孕,提了裤子不认账你根本就不配做男人。”

    “对,自己办的好事就得负责任。孩子是你的,你凭什么不认他?”

    “劈腿渣男,恶心!”

    场面顿时混乱,有的记者甚至从座位上起来直接往台上冲。

    谁也没想到局面会失控,大家一个个像勇士一样围过来,失去理智的朝着顾灵犀和景翼岑冲过去。

    顾灵犀被人挤着,腹部突感不适,一股痛感在她的下腹扩散,突然撕裂一般的疼起来。

    她强忍着抬头看他冷酷的下颚,呼吸困难,“翼岑,我的肚子……好痛。”

    景翼岑心道不好,低头一看,她苍白的脸色顿时让他心慌意乱。

    “滚开。”景翼岑情急之下对着记者们怒吼一声,声音暗沉如晴空下的一声闷雷,震得记者们停止了动作。

    他连忙把她抱起来,目光犀利的扫过那些记者,记者们被他的目光看得不寒而栗,赶紧让开一条道出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