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48章 宝宝出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8章 宝宝出生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翼岑把车开得飞快,连闯几个红灯,生怕多耽误一秒就让灵犀母子多一分危险。

    “灵犀,坚持住,马上就到了。”

    他一边开车,一边安慰她,心里紧紧绷着,左手放在方向盘上不停的发抖,右手紧紧握着她的手,希望可以给她力量。

    “疼……”顾灵犀坐在他身旁,强忍着咬住下唇,下腹的痛感越来越强烈。

    一路狂飙。

    下车后,景翼岑抱起顾灵犀直奔产房。

    关医生早已联络了产科大夫等候在手术室外。

    将顾灵犀放上手术台,景翼岑被关医生拉出来,“少爷,请您去外面等候。”

    景翼岑说什么都不愿出去,特别是看到顾灵犀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痛得死去活来,他更加不忍心让她独自一个人面对生产的痛苦。

    “灵犀,我在这里,别怕!”他握着她的手,双眼猩红的安慰。

    顾灵犀痛得什么都听不进去,嘴里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叫喊,让景翼岑更加心疼。

    “少爷,少奶奶早产,需要立刻做手术,您在这里医生根本没法专心,请您出去!”

    情况紧急,景翼岑被关医生强行拉出来,将他关在手术室外面。

    “灵犀……”

    他的身体几乎贴在了手术室的门上,紧张的向里面张望。

    灵犀,你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景睿,高阳和顾灵均在电视直播看到记者会发生的事情都赶来了,听到顾灵犀在里面喊叫,大家都紧紧揪着一颗心。

    高阳不忍心听到顾灵犀的叫声,依偎在顾灵均的怀里,默默垂泪。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直到大家听到婴儿的啼哭声从里面传出来,大家才露出喜悦的笑容。

    “生了,生了。”

    景翼岑心里一动,他的孩子出生了,听到孩子的哭声,他觉得自己的心如冰淇淋一样融化了,但又不敢太高兴,因为他更担心顾灵犀的安危。

    直到关医生把门打开,对着大家松了一口气,“手术很顺利,是个男孩,母子平安。”

    听到最后四个字,景翼岑才像重新活过来一样,深邃的眼眸里总算绽放出一丝光彩。

    他迫不及待的冲到手术室内,室内还弥漫着血腥味,顾灵犀躺在病床上,虚脱一般的眯着眼睛休息,看到他来了,才无力的挤出一丝微笑。

    “翼岑。”她的声音极小,如蚊子一般有气无力,他一听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含着泪轻轻吻着,“灵犀,辛苦了。”

    “孩子呢?”

    关医生连忙把清理好的孩子抱过来,“孩子早产,所以有点小,不过很健康。”

    顾灵犀看到孩子红红的脸蛋,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翼岑,你抱抱他。”她期待的对他说。

    景翼岑把孩子接过来,他真的好轻,好软,粉粉嫩嫩的,他闭着眼睛,小嘴巴还吐着泡泡,看到孩子的那一刻,他心里有种微妙的感觉。

    这是他的儿子,他当爸爸了。

    初为人父的喜悦让他一瞬间湿了眼角。

    “翼岑,我刚才真的好担心孩子会出事,所以孩子叫宁安好不好?希望他一生宁静,平平安安。”顾灵犀说。

    景翼岑微笑,低头亲吻孩子,“安安,以后你就叫安安了。”

    顾灵犀开心的笑了,看着孩子和他陪伴在身边,即使刚才经历生产的痛苦,也觉得很幸福。

    ……

    顾灵犀从产房转到了顶层的vip病房,未免被记者打扰,景翼岑派人守在楼层的各个通道,避免一切闲杂人等上来打扰顾灵犀。

    大家都其乐融融的围在床前享受安安带给大家的乐趣,与此同时,关医生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通过化验轩轩胃里的残留得知,轩轩是食用了变质的冷藏鸡导致食物中毒,本来这些食物里就含有大量病菌,只不过大人的抵抗力强,加上煮熟之后基本可以杀死病菌,而轩轩是个婴儿,又误食了生肉,所以病菌在体内扩散,差点害了他的命。

    而且检查结果得知,顾灵犀喂食的奶粉没问题,轩轩中毒的时间和顾灵犀在商场喂食奶粉的时间段相差了近一个小时,也就是说,顾灵犀洗脱了嫌疑,警方也开始进一步调查。

    这个消息让大家开心不已。

    高阳抱着安安,高兴的对顾灵犀说:“灵犀,我看安安就是你的小福星,他一出生就给你带来了好运。”

    顾灵犀嘴角含笑,温柔的看着高阳和安安。

    景翼岑坐在旁边,轻轻的握着她的手,“这段时间你好好养身体,警局和媒体那边交给我来处理。”

    顾灵犀平和的说道:“我只希望安安能平安无事,其他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安安的出生让她更加向往平静的生活,还好这次有惊无险,她更加珍惜眼前的幸福,至于媒体的误解,她相信时间能证明一切,过段时间,媒体又有了新的新闻,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

    警局公开轩轩中毒真相之后,媒体对这件事感到更加扑朔迷离,如果顾灵犀没有下毒伤害轩轩,那么安妮的话也没有几分可信度,一时之间,观众被媒体引导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安妮,一派支持顾灵犀。

    网络上骂得热火朝天,生活上却趋于平静。

    公寓内。

    秦语心在厨房里收拾冰箱。

    她将不要的食材从冰箱里拿出来,正准备扔进垃圾桶,突然,垃圾桶里的一个绿色包装袋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记得上次她去超市买冻肉,不小心买了过期包装,所以让保姆扔掉了。

    “阿姨。”

    她叫了一下保姆,保姆很快进来了。

    “我问你,我上次叫你把这几包冻肉扔掉,怎么还在这里?万一误食了怎么办?你怎么做事的?”秦语心严厉的训斥。

    阿姨委屈的说道:“夫人,这事不怪我啊,是安妮小姐说叫我留着,我也没多问,不然我哪敢还留着啊。”

    秦语心皱眉,不由好奇安妮留着这些过期的食品干什么。

    正想着,客厅里传来安妮娇媚的声音,“李总,您太客气了,应该是我请您吃饭才对。”

    安妮的声音本就细腻,加上她撒娇的口气,听上去让人骨头都酥了。

    秦语心看向客厅,安妮穿着睡裙,正坐在沙发上,姿态慵懒而随意,脸上贴着面膜,一脸娇笑的打电话。

    “好,什么时候有空您说个时间,我一定到。”

    挂了电话,安妮还不忘给对方一个飞吻。

    秦语心走过来,不满的看着她的笑容,“你要出去?”

    “约了朋友,中午就不在家吃饭了。”

    “男的女的?”秦语心敏感的问。

    “男的。”安妮骄傲的说。虽然她生过孩子,身材和样貌仍然称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女,女人见了嫉妒,男人见了疯狂。

    秦语心更加不满,语气严厉,“不许去。”

    安妮站起来,唇角一勾,“阿姨,你凭什么管我?”

    “就凭我是轩轩的奶奶,你就应该给我遵守妇道,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最好给我断了。”秦语心拿出婆婆的口吻教训她。

    “呵呵。”安妮觉得好笑,不屑的说道:“阿姨,你的儿媳妇是顾灵犀,可不是我安妮,我想和谁约会就和谁约会,谁也管不着。”

    然后,准备从秦语心身边走过。

    秦语心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自从轩轩出生后,安妮经常不把她放在眼里,她能忍就忍了,今日忍无可忍,突然叫住她,“垃圾桶那些冻肉是怎么回事?”

    安妮轻轻蹙眉,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什么冻肉?”

    “我前几天让保姆扔掉的冻肉,保姆说你有用,我问你,你要那些过期的肉做什么?”秦语心可不是好糊弄的,和景莲斗智斗勇多年,她比狐狸还精明,犀利的说道:“轩轩中毒是因为误食了过期的冻肉,导致细菌感染,我问你,是不是你故意给轩轩吃那些变质生肉的?”

    安妮准备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语心愤怒的拉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往沙发上一推,严厉的怒斥,“安妮,你是轩轩的妈,轩轩还那么小,你怎么这么狠心?”

    安妮恼羞成怒的从沙发上起来,气得把面膜往脸上扒下来,狡辩,“我怎么狠心了,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替轩轩争取名分。”

    秦语心没想到这件事真的是安妮做的,心痛的说道:“安妮,你知不知道轩轩差点丧命,你就不怕轩轩真的救不回来了吗?虎毒不食子啊,你的心怎么比老虎还要狠毒。”

    安妮的表情有所动容,却只是一瞬间,强词夺理的说道:“哼,你说我狠心,和你的抛夫弃子比起来,我这算什么?大家彼此彼此,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安妮尖锐的话语让秦语心脸色微变,她没想到自己一心为轩轩为景家着想,翼岑不理解就算了,安妮也这么说她。

    “我还不是为了你和轩轩,安妮,这一年多要不是我,你和轩轩早已流落街头了,你不感激我就算了,还这么说我,我真是瞎了眼帮你。”边说,秦语心倍感委屈,眼圈都红了。

    安妮可不吃这一套,“你不是为了帮我,你是为了你自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景家没有任何地位,你想依靠我和轩轩把顾灵犀赶出去,好巩固你在景家当家主母的位置,我没说错吧!”安妮看着秦语心脸上显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情,轻蔑的说道:“阿姨,既然我们目的相同,何必撕破脸让大家都难看?”

    秦语心的心思被安妮一语道破,她知道自己现在和安妮绑在一起,若真和她撕破脸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但她不得不警告安妮,“安妮,轩轩是翼岑的亲生儿子,你不心疼我心疼,以后我不许你再伤害轩轩。”

    “轩轩好歹是我生的,用不着你提醒我。”安妮白了她一眼,再次从她身边走过。

    秦语心回头,看着安妮的背影,深深地感觉到安妮的狠毒,根本就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她觉得很不安,毕竟轩轩是她的孙子,所以她决定靠自己为轩轩争取名分。

    吃过午饭,她直接来景氏找景睿。

    景睿一看到秦语心,没什么好脸色,但她既然来了,景睿也不是无情之人,招呼她坐在沙发上。

    一年多未见,她看上去还是那么雍容华贵,风韵不减当年,如印象中一样美丽。

    “你来找我干什么?”

    秦语心站起来,主动走到他身边对他投怀送抱。

    “老公……”

    “我们已经离婚了,请注意你的言行。”景睿身体向后,抗拒她的碰触。

    秦语心不死心,直接坐在他旁边,一双手挽着他的手臂,委屈的说道:“老公,我们还没有领离婚证,那只是你单方面宣布离婚,我们在法律上还是夫妻,你不能这么无情。”

    “当初你卷走我所有的财产,还好意思说我无情?”景睿冷着脸反问道。

    “老公,我那也是为了你为了景家着想啊,你想想,当初我要不带着安妮逃出国外,翼岑能让轩轩出生吗?轩轩他是你的孙子,翼岑不认,你也不认吗?”

    景睿沉默,自从安妮回来后发生轩轩中毒的事,他有所耳闻,想到那个孩子,心里确实动了恻隐之心。

    “轩轩现在怎么样了?”

    秦语心知道景睿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心肠太软,她抓住机会说道:“老公,不如你去看看轩轩吧,他毕竟是你的亲孙子,你这个做爷爷总不能不管他。”

    景睿被她三言两语一打动,当即决定和秦语心去探望轩轩。

    有一就有二,景睿几次去探望轩轩的事情瞒不了景翼岑。

    景睿被叫进办公室。

    “翼岑,你找我?”

    “爸,你最近是不是去妈那里探望轩轩了?”

    景睿有些心虚,但他既然说破,便也不隐瞒,“翼岑,轩轩毕竟是我的亲孙子,我去探望他也是情理之中。”

    景翼岑失望的说道:“爸,你忘了妈当初是怎么对你的?你还听信她的话,还有,轩轩不是我儿子,更不是你的孙子,现在媒体盯得紧,万一拍到你去探望轩轩,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

    景睿当然知道,这段时间关于私生子的事一直被媒体津津乐道,景翼岑从来没有回应过,媒体炒得再火热也无济于事。

    而一旦被拍到景睿去探望轩轩,那么轩轩的身份昭然若揭,到时候景翼岑所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私生子对景家这样的豪门家族来说不算什么大事,到底不太光彩,景睿也不想因为轩轩让景翼岑和景家陷入丑闻。

    “我会注意的。”

    景翼岑最后提醒他一句,“爸,妈在我这里无计可施,就想让你松口承认轩轩的身份,你只有一个孙子,那就是安安,我希望你不要被妈利用。”

    “我知道了。”

    自从景睿被景翼岑劝说之后,秦语心再打电话过来,景睿都找理由推辞,她知道景翼岑一定知道了她的用心,只好再想其他办法。

    ……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顾灵犀出月子了,而安安也满月了。

    安安作为景家的长孙,早在他满月前一周就被媒体和赞助商盯上,关注度持续上升。

    这日,两个人在一起商量安安的满月酒事宜。

    “翼岑,安安的满月酒不宜操办得太过隆重,不如就在家里请亲朋好友过来庆祝一下就行了。”顾灵犀说。

    景翼岑正有此意,“好,就按你说的办。”

    尽管外界把安安满月酒的日期和地点传得沸沸扬扬,景翼岑始终保持沉默,低调的派人把家里布置了一下,只邀请景家大房一家人,还有顾灵均和高阳来参加安安的满月宴。

    满月宴当天。

    顾灵犀接到了杜若谦的电话。

    “没事,其实该抱歉的人是我,你们的婚礼因为我坐月子没能亲自去参加,真是遗憾。”

    “灵儿,有你的祝福比什么都重要,知道你现在过得好,我很开心,祝你和景翼岑一直幸福下去。”

    “谢谢,你和湘湘也是,我们都要幸福。”

    挂了电话,顾灵犀默默的微笑。

    “谁打电话过来了?”景翼岑进来,看到她笑得那么甜蜜,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顾灵犀笑道:“是昊谦打电话过来问候安安,他和湘湘去国外度蜜月,因为订不到机票所以赶不回来。”

    “哦。”他淡淡的应了一声,不来更好,他可不想在儿子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充满了火药味。

    顾灵犀对于他爱吃醋这一点深感无奈,走到他身边,一双手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主动的在他的唇上“啵”了一下。

    “老公,不生气哈。”

    景翼岑板着一张脸,却掩饰不住眉目中的一抹喜色,一只手把她的腰用力一揽,她平坦的腹部紧紧的贴着他最敏感的位置,火热的抵着她。

    顾灵犀感觉到它的膨胀,羞涩的红了脸。

    “这样就完了?”景翼岑不放过她的害羞,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对她露出邪肆的笑容。

    她的眼里愠起一丝朦胧的雾气,娇俏又迷人的嘟囔,“讨厌。”

    “我还有更讨厌的,要不要试试?”他兴致勃勃的看着他,眼睛里的光如狼似虎,看得她脸颊发烫。

    她孕晚期的时候,他们晚上都是相拥而眠,景翼岑很爱护她,怕伤到孩子,每晚都忍着,现在安安出生了,她剖宫产需要养,好不容易出了月子,景翼岑早就迫不及待了。

    他直接把她抱起来往床边走去。

    顾灵犀抗议,“不行,待会客人要来了。”

    “还有一个小时,他们没那么快。”他顾不了那么多,时间不够用,他选择直奔主题。

    顾灵犀按住他腰上的手,紧张得身体僵硬,“万一他们提早来了怎么办?”

    “那就让他们等着。”

    “可是……唔!”

    她的声音,温柔的被他淹没……

    一个小时后,在顾灵犀的不停催促下,景翼岑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她。

    刚巧佩姨过来敲门,说客人到了,两个人才整理好衣服,甜蜜如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十指紧扣的从房间出来。

    楼下,高阳和顾灵均来了,两个人围着摇篮逗着安安。

    “姐姐,姐夫。”

    顾灵均看到两个人下来,高兴的喊了一声。

    “灵均,高阳,你们来了。”

    “灵犀,这是送给安安的礼物。”高阳把一个礼盒递过来。

    顾灵犀接过一看,礼盒里面是成套的婴儿用品,满心欢喜的收下。

    “谢谢你,高阳。”

    高阳抱着安安,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不停的亲他的脸颊,“安安长得真漂亮,这模样简直是迷你版的景总,将来一定是个大帅哥,哎,不知道又有多少女孩子要遭殃了。”

    顾灵犀笑笑,“安安还小,眉眼还没长开,你倒是替他操心得挺远的。”

    高阳扬眉,目光在景翼岑和顾灵犀两个人身上扫了一眼,“就凭安安爸妈这逆天颜值,基因肯定不会差的拉,怎么样,要不要现在替安安签份终身卖身契,我保证将来把他捧成当红小鲜肉。”

    顾灵犀被她逗笑了,自从高阳接手娱乐公司之后,职业病越发严重了,“呵呵,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我的儿子被太多女人惦记。”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她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安安能一生平安,将来能遇到一生钟爱的女子,与他白头偕老。

    “说起来,那个轩轩虽然长得可爱,倒是没有继承景总的任何优点,反而像安妮多一点。”高阳突然自言自语道。

    景翼岑皱眉,顾灵犀脸上的笑容也僵了一下。

    顾灵均有点生气的小声在她耳边提起,“高阳,好好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提安妮母子做什么?”

    高阳反应过来,看到顾灵犀和景翼岑僵硬的表情,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巴,拉着顾灵犀解释,“灵犀你别生气,我职业病又犯了,你知道我每天看那么多张脸,已经养成了习惯,你别怪我啊。”

    顾灵犀知道她是无心之失,并没有要怪她,“没关系。”

    这时,佩姨过来,说景家大房的人来了,大家都向门口看去,只见景睿引着景仁走在前头,身后依次跟着景鸿夫妇和景博夫妇,景哲走在最后面,他们一家人全都来了。

    顾灵犀和景翼岑上前,准备和他们一家人打招呼,刚准备开口,就看到秦语心跟在景哲身后,小心翼翼的出现在门口。

    顾灵犀上前的脚步在秦语心出现之后像被人定住了一样迈不出去,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景翼岑也看到了秦语心,目光一沉,幽冷的说道:“谁让你来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