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49章 安妮的孩子,与我无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9章 安妮的孩子,与我无关!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秦语心知道景翼岑不欢迎她,正要说话,景仁已经先一步开口,“是我让她过来的。”

    景仁身为景家四代同堂唯一的长者,自以为说话还有点分量,他自作主张的决定立刻引来了景翼岑的不满。“大爷,你凭什么带她过来?”

    景仁反问,“今日安安满月,语心惦记着安安,所以求我带她过来看看,再说了,语心好歹是你妈,这里就是她的家,她怎么就不能过来?”

    景翼岑本来就不想和景家大房来往密切,今晚要不是景睿,他也不想邀请他们一家人过来。

    现在居然插手他家的事,他面色严峻,毫不客气的语气,“大爷,我们家的事你最好不要管。”

    “翼岑,不许这么跟大爷说话。”景睿训斥道。

    “爸,我敬他一声大爷,并不代表他就有资格管我家的事。”

    景翼岑冷傲的态度让景仁面子上挂不住,就开始以一副长辈的姿态教训景睿,“好啊,景睿,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难怪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认。”

    此话一出,更让景翼岑反感他的到来,正要出口反驳,顾灵犀悄悄地拉住了他的衣袖。

    他低头,看到顾灵犀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微笑的招呼大家,“大爷,大伯父,大伯母。快别站着了,过来坐吧。”

    有顾灵犀打圆场,景仁顺着台阶就下来,喜笑颜开的说道:“还是灵犀懂事。”

    经过景翼岑身边时,景仁瞪了景翼岑一眼,才一脸不满的进去。

    秦语心没有得到景翼岑的允许,站在门口不敢进来,顾灵犀看了她一眼,虽然并不欢迎她,但今日安安满月,她不想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悄声对景翼岑耳语。“让妈先进来吧。”

    景翼岑这才松口,声音微凉,“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以后我保证先打电话,得到你的允许再过来。”秦语心讨好的说。

    景翼岑不予理会,牵着顾灵犀转身去客厅。

    大家都围着安安轮流抱,也许是太热闹了,本来安安睡得很香,被大家抱来抱去,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怎么了?”母子连心,顾灵犀最怕安安哭,连忙走过去。

    “估计是饿了。”肖芸抱着孩子递过去。

    顾灵犀看到安安哭得脸都红了,心疼的连忙叫了佩姨过来,叫她吩咐月嫂赶紧去泡奶。

    不一会儿,月嫂把泡好的奶粉递过来,可安安非常拒绝的吐舌头,根本不想吃,顾灵犀也着急了,平时安安很乖的,很少会这么哭闹。

    “我来看看吧。”秦语心突然主动上前,伸手就要抱过去。

    顾灵犀的手臂一紧,下意识的小退一步。

    秦语心似乎有所察觉,难得温和的语气对她说。“灵犀,你还年轻,带孩子没有我经验多,我帮你看看。”

    顾灵犀犹豫了一下,大家都在,心想秦语心也做不出什么坏事,最终把安安交到她手里。

    秦语心抱着安安检查了一下,把他的尿布拉开,笑道:“你看,都拉便便了,难怪会不舒服。”

    找到原因,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秦语心抱着安安直接上楼。“我去给安安换尿布。”

    “妈。”顾灵犀脚步跟上,“我跟你一起去。”

    “我也去。”景翼岑不放心的跟上去。

    三个人一起上楼,秦语心在婴儿房里熟练的帮安安清洗之后又换上了干净的尿布,安安这才安静下来,并且很快就睡着了。

    “把安安放在楼上睡吧,下面人多太吵,对孩子的睡眠不好。”秦语心建议。

    顾灵犀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加上她刚才尽心尽力的帮安安换尿布,没有了刚开始的防备。

    “好吧。”她答应下来,回头对景翼岑说:“让月嫂上来看着安安吧。”

    “嗯。”

    秦语心也没有主动要求留下来,和两人一起离开房间,等月嫂上来之后,顾灵犀叮嘱了几句,才放心的下楼。

    楼下客厅。

    一家人在一起,聊的话题都是关于景哲。

    “阿哲,你和若颜相处得怎么样了?”景睿关心的问。

    “堂叔,劳您记挂,我们感情挺好。”景哲回答。

    “那就好,徐叔一直想和咱们景家结亲,你和若颜在一起,也算了却了他一桩心事。”

    “堂叔放心,我会好好待若颜。”

    顾灵犀边从楼上下来边听到景哲和若颜的事,心生安慰。

    之前徐老一直因为拒婚的事耿耿于怀,自从阿哲和若颜交往之后,徐老对景氏更加尽心尽力,董事会也平静了好些日子,近日也没听说股东们闹事的事情。

    她只是没想到,表面的和谐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

    晚餐准备就绪后,大家都坐下来,景仁喝了几杯酒,借着酒意,开始道出自己今晚来的目的。

    “翼岑,咱们景家在南城有头有脸,最近关于你和安妮的事闹得满城风雨,多少人在背后说我们景家的闲话,我问你,安妮的孩子,你预备怎么办?”

    早从景仁进来的那一刻起,景翼岑就对他的到来感到介怀,这时候又提安妮的事,不由冷眸看了一眼秦语心,见她心虚的不敢看他,就知道上次她利用景睿达不到目的,想通过景仁来给他施压。

    他在心里冷笑一声,恐怕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安妮的孩子,与我无关。”

    “翼岑,男人要有责任心,外人不知道轩轩的身份。我们自己清楚,就算你不认,轩轩也是咱们景家的后代,我决不允许景家的子孙流落在外。”景仁拿出当家做主的口吻,倚老卖老的说道。

    景翼岑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要不是看他是长辈的份上,哪有他教训自己的机会?

    “我刚才已经说了,我家的事,外人没资格管,今日安安满月,我敬你是客,不与你计较。如果你再这么多管闲事,今日我谁的面子也不给。”景翼岑冷声道,看了一眼景睿,景睿脸色微变,站在中间更加为难。

    “翼岑……”

    “爸,大房和二房本来就是两家人,请你搞清楚自己的位置,今日在景家做主的人是我,什么时候由一个外人在这里当家做主,插手管我的事情?”景翼岑站起来,深邃的眼眸犀利而冷酷的看向景仁。

    景仁被景翼岑几句话说得更加气愤,突然站起来,手里的筷子“啪”的一下摔在桌子上。

    “景翼岑,你这是什么态度?别说景睿,就算是你爷爷景义在我面前,还得尊称我一声大哥,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

    提到景义,景翼岑更加没有好脸色,冷冷的说道:“大爷不要忘了,当初爷爷是怎么被你谋夺家产赶出老家的,爷爷宅心仁厚在南城收留你,你不心存感激就算了,还想恩将仇报觊觎景氏。如今爷爷奶奶相继离世,若不是爸顾念亲情不想让过去的恩怨延续到下一代身上,今日你根本没资格站在这里。”

    景翼岑一番话犀利的直指景仁心里最阴暗的角落,顿觉脸上无光。

    “景翼岑,你太狂妄了……咳咳!”他气得浑身发抖,也许是情绪太过激动,突然忍不住咳嗽起来。

    景鸿也站起来,拉着景仁,“爸,您别气坏了身体。”

    “咳咳,咱们景家出了这样的逆子,你叫我怎能不生气!咳咳……”

    景仁被气成这样,景翼岑无动于衷,大家谁也不敢再提安妮的事。

    顾灵犀在桌子下面轻轻的握住了景翼岑的手,今日这样的局面谁也没想到,她很感动他能在面对这么大的压力下还能坚守初衷。

    景仁见说不动景翼岑,便把目光落在顾灵犀身上,自以为是的说道:“灵犀,身为景家的媳妇,你应该大度一点,你可以容不下安妮,但不能容不下景家的血脉。”

    顾灵犀的手指用力一握,景翼岑正想为她出头,顾灵犀拉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她缓缓的站起来。面对大家的误解,她冷静而理智的对景仁说道:“大爷,前段时间安妮利用轩轩中毒事件造势您也看到了,这件事才过不久,风波未平,媒体一直紧咬着不放,如果此时对外公开轩轩的身份,势必对景氏造成严重的影响。”

    景仁没想到顾灵犀的心思如此剔透,虚心的压低声音,“我还不是为景家的血脉着想。”

    “您口口声声说替景家着想,事实呢,轩轩的身份一旦公开。景家势必陷入私生子的丑闻,媒体到时候会唯恐天下不乱的大书特书,这点不用我说,您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

    景仁被顾灵犀三两句话说得面露羞愧,也许是被她一语击中,恼羞成怒的反问,“灵犀,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是故意想让翼岑陷入私生子的丑闻?”

    顾灵犀镇定自若,聪明的对他说,“灵犀不敢揣测大爷的心思,只是实话实话而已。”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难怪语心在这个家一点地位都没有。”景仁冷笑一声,自讨没趣的把椅子拉开,“看来今天我在这里不太受欢迎,景鸿,我们走。”

    “大伯父,饭还没吃呢,您别急着走啊!”景睿劝道,景仁已经由景鸿搀扶着离开餐桌。

    “慢走不送!”景翼岑冷哼一声。

    景仁本来半推半就的想找个台阶下,景翼岑这四个字直接让他连下台阶的机会都没有。

    他当真是被景翼岑气得要死,当即毫不犹豫的就甩开了景睿拉他的手,气呼呼的离开了餐厅。

    景仁一走,大房一家人都走了,剩下满满一桌子菜都没人动。

    景睿从餐厅外面回来。有些生气的对景翼岑说,“翼岑,你看看你把你大爷给气的,赶明儿备点礼物去那边向他赔不是知不知道?”

    “爸,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和那边的人来往,希望你也和他们保持距离。”景翼岑冷酷的回绝了景睿的要求。“还有妈今晚鼓动大爷来当说客,她一心一意只顾及安妮和轩轩,根本没为我为景家考虑半分,以后你也不要和她联系。”

    景睿被提醒,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语心呢?刚才出去没见她和大伯父一起走,她刚刚还在这里,怎么不见了?”

    顾灵犀突然脸色一变,心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安安。”

    她紧张的喊了一声,脚步已经朝着餐厅外跑去。

    景翼岑也大惊失色,跟了上去,顾灵均和高阳不放心,一起随着景睿跟过去。

    顾灵犀直奔二楼,快速的推开了婴儿房的门,“安安。”

    她本来还在担心,令她意外的是,她不仅看到安安还在,并且被秦语心抱在怀里,温柔的哄着。

    一颗悬着的心落下,她站在门口呆了呆,忘了进去。

    秦语心回头,看到顾灵犀来了,一改常态的微笑,“灵犀,你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吵着安安睡觉。”

    “妈,你怎么上来了?”顾灵犀上前,刚才由于太过紧张。她到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谨慎的看着秦语心。

    “我想安安了就上来看看,怎么,你怕我对安安不利?”秦语心露出一丝笑容,看上去让人捉摸不透。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安是我的亲孙子,就算我不喜欢你,我也不会对安安怎么样。”秦语心朝她翻白眼,低头看安安的时候却慈眉善目的微笑。

    话虽如此,顾灵犀心里还是有所不安,不知为何,秦语心越是友善,她越觉得不对劲,毕竟她从前吃过太多亏。

    顾灵犀伸手把安安接过来,“妈,还是我来吧。”

    秦语心把安安交到顾灵犀手里,抱着安安的那一刻,顾灵犀终于把心落在。

    正好景翼岑和大家都来了,看到秦语心在这里,当即脸色阴沉,冲上去,“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想对安安做什么?”

    秦语心不满景翼岑一而再的冷漠态度,“翼岑,我是安安的亲奶奶,我看看他怎么了?难道我还会害他不成?”

    “如果不是我们来的快,谁知道你会干什么?”

    “你!”

    “翼岑,妈没做什么,你别生气。”顾灵犀知道他们母子的关系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不想他们再因为安安而起更大的争执。

    景睿过来,也当和事老,加上秦语心主动离开,这件事才算过去。

    好好的一个满月宴,气走了景仁一家,连秦语心也气走了,大家的心情都不好,还好有顾灵均和高阳在,之后的气氛还算融洽。

    ……

    景睿送秦语心回外面住的房子,一路上,秦语心始终板着一张脸。

    到了公寓楼下,景睿下车,帮她把车门拉开。

    “好啦,跟自己的儿子生什么气。”景睿劝道。

    秦语心从车上下来,愤怒的吼他,“景睿,我以前受妈和景莲的气,现在她们都不在了,儿子又和媳妇一个鼻孔出气,我嫁给你这么多年受了多少委屈你知道吗?都怪你软弱无能,以前被妈压着,现在被儿子压着,你什么时候才能像个男人一样为我在景家争取一席之地?”

    景睿被她训得无地自容,抱着她哄,“语心,你别生气了,我知道你委屈,翼岑说的也有道理,毕竟轩轩的身份确实会给景家带来不好的影响,我总不能为了一个轩轩让翼岑深陷丑闻吧。”

    “可轩轩毕竟是你的孙子,你不能有了安安就不要轩轩。”秦语心试图抓住他的心软让他站在自己这一边。

    景睿见她心情好了一点,什么都答应,“你放心啦,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会偏袒。”

    “那就好。”秦语心这才露出笑容,与他拥抱了一下,“那我先回去了。”

    “语心。”他温柔的在她耳边说,“过段时间等翼岑气消了,我再求他让你回家。”

    秦语心喜不自禁,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好,那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和景睿告别后,秦语心满心欢喜的回家。

    刚用钥匙开门,就听到房间里传来轩轩的哭声。

    秦语心赶紧进来。朝着轩轩的房间走去,边走边凶恶的咒骂,“阿姨,你死哪去了?你耳朵聋了没听到轩轩在哭吗?”

    保姆没回应。

    秦语心无暇教训保姆,快速去婴儿房,轩轩的哭声越来越厉害,小脸都哭成了猪肝色,她连忙把轩轩抱起来在怀里哄着,心疼又心急,朝着外面大喊,“阿姨,人呢?快泡点奶粉过来。”

    保姆依旧没回应。

    秦语心越是听到轩轩哭得厉害越气愤,干脆抱着他出来自己去泡奶。

    经过安妮房间的时候,忽听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

    “嗯啊……快……用力……”

    这声音分明是安妮的,又不像她平时的语气,带着一丝狐媚的味道。

    秦语心是过来人,立刻就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门虚掩着,她走过去,果然看到床上两个狗男女正兴致高涨的做着高难度的动作。

    “奸,夫,淫,妇!”秦语心气得一脚把门踢开,巨大的动静也把里面两个不要脸的男女吓得兴趣全无。

    男的吓得直接从安妮身上滚下来,摔在了床底下,安妮则不慌不忙的用被子把自己盖住,坐在床上一点没有被人撞破奸,情的恐慌。

    “这老女人是谁啊?”男人被吓得软趴趴的,估计是一辈子的阴影,赶紧捂着自己拿衣服穿。

    “赵总,不好意思,您先走吧,下次我再补偿你。”安妮娇声娇气的说道。

    男人被刚才那一下吓破了胆,冷冷的讽刺,“算了吧安妮,你家一个小的已经吵得我够烦了,又来个恶婆娘,我可不想一辈子不举。”

    男人穿好衣服,看都没看安妮,直接离开了房间。

    “赵总!”

    安妮试图挽回,可惜人家不领情,她看到秦语心,厌恶的说道:“你不是回景家享受天伦之乐去了吗?怎么回来了。”害了她的好事。

    秦语心抱着轩轩冲进来,怀里的轩轩哭得嗓子都哑了,秦语心心疼更生气,“轩轩哭成这样你没听到吗?”

    “我听到了,他要哭就哭吧,有什么好奇怪的。”

    “安妮,你到底是不是轩轩的妈。轩轩哭得这么凶,你还有闲情逸致和野男人上,床,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安妮不耐烦的说道:“阿姨,你发什么神经,赵总最近投资了一部新戏,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试镜的机会,就这么被你给毁了。”

    “安妮,你在外面和野男人约会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现在你偷人都偷到家里来了,你就这么喜欢被男人上,简直下贱!”秦语心鄙夷的道。

    “秦语心,我贱怎么了?我用自己的劳动换取报酬有什么错?翼岑不认轩轩,我不拍戏拿什么养活轩轩?”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示弱,吵得越凶,友谊的小船无形之中出现了裂痕。

    轩轩哭得更厉害了,秦语心就算心里有再大的怨气,到底还是心疼孙子,瞪了安妮一眼,“你先把衣服穿好,我带轩轩去泡奶。”

    安妮求之不得,心烦气躁的说,“要去快去,一天到晚哭,吵得我头都大了。”

    秦语心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再一次往上冒,“安妮,轩轩到底是你生的,你也太狠心了。”

    “论狠心,我不及翼岑一半,他不认轩轩,我生下他也是个累赘。”

    就因为她未婚先孕,她失去了很多资源,轩轩又失去了利用价值,心里早就对轩轩产生了恨意。

    这个孩子,她一点都爱不起来。

    秦语心想起今日在景家发生的事情,她不是没试过,即使是景睿和景仁出面,景翼岑铁了心不认轩轩,所以她也无计可施。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

    “安妮,要想翼岑认轩轩,只有一个办法。”

    安妮狐疑的看过去。“你还有什么好法子?”

    “除非我们对外公开亲子鉴定,到时候不怕翼岑不认。”

    安妮听完,脸色一变。

    秦语心并没有察觉安妮的神色慌张,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安妮表现赞同,心里却产生一丝强烈的不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