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51章 危机四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1章 危机四伏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秦语心出车祸昏迷不醒,景睿因为伤心一下子苍老了,好几日都没去公司,天天守着秦语心,很快自己的身体也垮了。..

    “爸,你去休息吧,这样下去妈还没醒你自己就先倒了。”景翼岑劝说。

    景睿神情恍惚,最近他彻夜不眠的守在病床前,身体确实受不了。

    “好,语心若是醒了,你一定要告诉我。”

    “我会的。”

    景睿走后,景翼岑和顾灵犀坐在病床边守候。

    “案子有进展了吗?”顾灵犀问。

    “妈,的车停在了监控盲区,所以很难通过监控查到作案人,警局那边一筹莫展。”

    顾灵犀看到他紧皱的眉头,心知他这几日为了案子的事一直在跟进,不止是景睿,连他看上去都憔悴了许多。

    她站起来走到他身边,轻轻的抱住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柔声说道:“如果妈醒了,就让她回家吧。”

    景翼岑没想到顾灵犀会突然提出让秦语心回来,不由抬头,“你真的愿意?”

    “我看爸对妈还顾念着旧情。既然爸都原谅妈了,我也不想让爸站在中间为难,自从奶奶走后,家里就剩下我和你,即使现在有了安安,终究还是冷清。”

    顾灵犀顿了顿,又说,“妈平时对我是刻薄了点,但对安安确实是真心,而且她现在出了这么严重的车祸,即使醒了也会半身瘫痪,以后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顾灵犀看了一眼昏迷的秦语心,“不管怎样,她始终是我婆婆,我只希望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其他的恩怨就让它随风而散吧。”

    景翼岑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灵犀,你总是这么善良。”

    她低头,轻轻的伸手抚摸上他的眉心,为他捋平紧拧着的眉头,“翼岑,都说善恶有报,我相信如果真有人想害死妈,时间到了一定会露出马脚。”

    景翼岑柔和的笑了一下,她的关怀暂时驱散了心里的烦恼。

    ……

    午后,安妮趁人不注意,悄悄地溜进了秦语心的病房。

    守了几天,她终于逮到了一个大家都不在的好时机。

    她悄悄地走到秦语心身边,发现她还昏迷不醒,她扬起唇角,勾勒出一丝无比残忍的笑容,视线落在秦语心的氧气罩上。

    秦语心,别怪我!

    她颤抖着一双手,慢慢的伸过去……

    当她的手落在氧气罩上的时候,正准备将它摘下来,秦语心的眼睛突然睁开。她本来就紧张的神色看到秦语心突然睁眼,吓得赶紧后退几步。

    一只手捂着心脏的位置,全身直哆嗦。

    秦语心也看到了安妮,她奇怪的环顾四周,车祸前发生的一幕让她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经历的车祸。

    “安……”她张口,发现自己嗓子生涩发不出声音。

    “你想说话吗?”安妮调整好情绪,笑容阴险的走过来,再次把手放在她的氧气罩上,“把这个东西拿掉,你就能说话了。”

    她的笑容配合她的动作,让秦语心预感到危险临近。

    她惊讶的看着她,“你……”

    “没错。是我在你的车上动了手脚,不然你以为自己怎么会踩不了刹车?”安妮大方的承认,反正都这种时候了,秦语心的命就握在自己手里,她可以让她死得明明白白。

    秦语心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由于这个真相太过突然,一时让她难以接受,她的呼吸也急促起来,顿觉缺氧。

    “你……为什……么……”她艰难的吐着气,做梦也没想到安妮会杀她。

    安妮阴冷的笑了,“阿姨,别怪我狠心,我知道你想帮我,但是那份亲子鉴定一旦公开,我和轩轩就完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轩轩根本就不是翼岑的儿子……”

    秦语心震惊的看着她,气得全身都在颤动。

    “你不是说我狠心不爱轩轩吗?如果不是轩轩还有点利用价值,我根本不会生下他……”

    安妮说着双眼含泪,自嘲道:“可惜啊,即使我有轩轩又如何?翼岑根本不屑有这个孩子,他还说他这辈子从来没有爱过我,这段时间我有多痛苦你知道吗?”

    “我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挽回他的心,我本想安安静静的继续做演员,我好不容易才用自己的身体争取到一个角色,是你!让我连试镜的机会都没有。”

    安妮突然面露狰狞的指着秦语心,憎恨的说道:“你为什么连我重新开始的机会都要剥夺?”

    秦语心没想到自己一心一意帮助安妮,到头来自己的好心会成为她杀害自己的一把刀子。

    可惜她根本就起不来,呼吸越发困难,要不然,她一定要杀了这个贱人,都是她害得自己抛夫弃子,让她连家都回不了。

    安妮知道秦语心恨不得杀了她泄愤,一脸嘲弄的说道:“阿姨,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自私自利,你好好的当你的景夫人不好吗?偏偏要和顾灵犀作对,所以你才会落得夫离子散的下场。”

    这一刻,秦语心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

    自从顾灵犀嫁入景家以来,因为老夫人偏爱,惹来了她的嫉妒,她多次迫害她,想把她赶出景家,现在想想,顾灵犀从来没有做出半点伤害她的事情,反而是她一次次变本加厉的让她身陷险境,甚至气死了老夫人,间接让自己失去了一个孙子。

    往事历历在目,她回想起来,悔不当初轻信了贱人。

    安妮说的对,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私心造成的,所以她的报应来了,她终于要死在这个利用她的恶毒女人手里。

    她紧紧的握着身下的床单,艰难又愤怒的吐出两个字,“贱人!”

    “还有力气骂我,骂就骂吧,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

    安妮轻轻的把氧气罩提起来一点点,秦语心因为呼吸不过来,四肢开始挣扎,全身痉挛。

    安妮笑得疯狂:“阿姨,你就好好的享受临死前最后的痛苦吧,而我安妮。将会让轩轩私生子的身份永远成为景家的丑闻,我得不到,我也会让轩轩成为卡在顾灵犀喉咙里的一根刺,膈应她一辈子。哈哈……”

    然后,她残忍的把秦语心脸上的氧气罩拿下来,扔在了地上……

    秦语心更加痛苦,全身都在颤动,喉咙里像卡住了似的很难受,她大口呼吸,终究是有气出,没气进。

    临死之际,她想的不是安妮。不是景睿,也不是疼爱的儿子景翼岑,而是顾灵犀……

    这份来自心底最深处的悔意,远比临死前的痛苦更加快速的加速了她的死亡。

    灵犀,对不起!

    她不禁落下了悔恨的眼泪!

    秦语心的痛苦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她就气若游丝,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

    景翼岑和顾灵犀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两人快速赶来,秦语心已经断气了。

    顾灵犀看到秦语心死不瞑目,不忍看下去,扑到景翼岑的怀里哭泣。

    景翼岑全身僵硬,视线一直落在秦语心睁着的眼睛上,她的五官狰狞可怕,临死前似乎经历了痛苦的过程,到死都没有闭上眼睛。

    他的眼眶渐渐发热,陷入深深地痛苦中。

    “语心。”景睿听到消息赶来,痛苦的扑倒在秦语心的身上,“语心,你怎么不等我见你最后一面,你怎么这么狠心。”

    顾灵犀听到景睿的哭声,更加难过了。

    景翼岑轻轻的放开顾灵犀,脚步沉重的走到景睿身后,声音沙哑,“爸。报警吧。”

    景睿回头,看到景翼岑哀伤的神情,把眼泪擦干,“翼岑,你怀疑语心的死另有隐情?”

    “地上的氧气罩就是就是最好的证明。”他悲痛而清醒的说道。

    景睿低头,看着脚边的氧气罩,又看了看秦语心狰狞的五官,表情立刻沉下去,发狠的语气,“如果被我抓到凶手,我一定会让他给语心偿命。”

    报警后,由于警方的介入,秦语心的死也成了媒体关注的热点。

    景家再次陷入舆论漩涡。

    然而,事情远比景翼岑想象的还要严重。

    就在秦语心下葬后的第二天,因吸毒而被警方通缉了近半年的顾天雄突然站在了大众面前,公开发表声明,斥责顾灵犀没良心,不管顾氏死活,诬陷景翼岑为了帮顾灵犀谋夺顾氏逼他吸毒,还杀了顾晴霏。

    此番言论把景翼岑和顾灵犀再次推向了风口浪尖。

    网上甚至有水军造谣,半年前顾家发生大火,那天正好是顾晴霏头七,顾家无缘无故失火,而景翼岑和顾灵犀又刚巧在顾家。一定是顾晴霏的鬼魂来报仇,让顾晴霏的死更加离奇。

    这段时间,景家接二连三的出事,外界的舆论给景翼岑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平静许久的董事会再一次蠢蠢欲动。

    “最近景氏的股票一直在跌,股民们怨声载道。”

    “前段时间的私生子丑闻余热未散,总裁又沾上了杀人犯的嫌疑,日后还不知道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人人都说总裁的人品有问题,对景氏的产品也提出了质疑,有这样的总裁带领我们,景氏前景堪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各抒己见。

    “我提议让总经理为代理总裁。”突然有人说。

    “我也提议。”

    “我赞同!”

    景翼岑默默的看向右边的景哲。他的表情似乎受宠若惊,突然站起来惶恐的对大家说,,“谢谢各位的厚爱,但是我自认为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实在无法胜任代理总裁一职,大家以后不要再说了。”

    “总经理自上任以来业绩累累,你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反而是总裁因为家事而力不从心,我们也是经过一致商议才做出这个决定。”

    “徐老,您最有发言权,不如您说说自己的看法。”

    徐老不动声色的坐在景翼岑左边,看到景翼岑冷峻的脸色,嘴角含笑,“既然大家商议一致,我没有意见。”

    “好,有徐老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所有人包括徐老同心协力,一致推举景哲为代理总裁,让景翼倍感压力。

    ……

    夜晚。

    顾灵犀站在阳台上,握着手机气得浑身发抖。“爸,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天雄险恶的笑声传来,即使顾灵犀看不到,也能感受到他的无耻。“我不想干什么,你毁了我的一切,我不好过,那大家都不要过安生的日子。”

    “你简直就是疯子!”

    “灵犀,现在的我一无所有,我疯也是被你和景翼岑逼疯的,怎么,现在知道来求我了,我告诉你,晚了!晴霏死了,小俊傻了,美丽也疯了。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誓要让你和景翼岑拿命偿还。”

    顾天雄凶狠的诅咒,并且挂断了电话。

    “喂,爸……爸!”

    顾灵犀心急的呐喊,再打过去,顾天雄已经关机了。

    想到他说的那些狠毒的话语,顾灵犀觉得心里好冷。

    身后,一个拥抱给予她足够的温暖。

    “翼岑。”

    顾灵犀转身,扑到他的怀里大哭,“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他是我爸,他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心狠手辣?”

    “灵犀……”他亲吻她的发,心疼她的遭遇。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对我笑过,他只会打我骂我,我是他的女儿啊,既然他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生下我?呜呜……”

    顾灵犀哭了好久,直到哭累了才安静下来。

    她泪眼朦胧的抬头看他,“翼岑,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爸抹黑你,你也不用面对那么大的压力。”

    “没关系,你不用替他向我道歉,他说的那些话无凭无据,警方也替我洗脱了嫌疑,谣言止于智者。我根本就不会在意。”

    “听说董事会又闹了?”顾灵犀担心的问。

    “大家一致推举阿哲为代理总裁,就连徐老也支持他。”

    “阿哲和若颜感情稳定,徐老支持他也是应该的。”

    景翼岑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怀疑,不过一瞬间又恢复如常,似乎在对自己说,“景氏只要有我在一天,就决不允许有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招。”

    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一声呼唤。

    “灵犀,灵犀……”

    顾灵犀站在阳台上,看着院子外面的大门,看到一个黑影不停的摇着景家的镂空大门。

    这么晚了,会是谁来找她?

    和景翼岑相视一眼。两个人一起下楼。

    佩姨见是生人没敢开门,刚好从外面进来正要请示顾灵犀,看到顾灵犀出来,上前道:“少奶奶,外面有人找你。”

    “知道是谁吗?”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这么晚了装神弄鬼,我不敢开门。”

    顾灵犀更加奇怪,和景翼岑一起出去。

    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吴美丽。

    “怎么是你?”她站在门内,看着吴美丽浑身脏兮兮的,如果不是认出她的脸。还真以为她是个疯子。

    “灵犀,是我,快开门,救我。”吴美丽看上去很害怕,一双眼满是求生的欲望。

    最近景家出了很多事,顾灵犀谨慎的没开门,“你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

    “灵犀,你放心,当初你帮我救了小俊和晴霏,我不会害你,我只要你相信我,顾天雄召开记者会绝非偶然。你想知道原因,我什么都告诉你。”

    吴美丽一番话正是顾灵犀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当即决定让吴美丽进来。

    吴美丽进来后,终于没有在外面那么紧张,顾灵犀亲自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她接过喝了一口,顿时感动得湿了眼眶。

    “灵犀,我没想到自己还有命活下来。”

    顾灵犀好奇的问,“这半年你去哪了?晴霏出了意外也没见你出现。”

    吴美丽痛苦的说道:“我不是不想出现,因为我和小俊被人囚禁起来,这半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逃出去,如果不是我装疯卖傻。对他们没有利用价值,我也不可能逃出来。”

    “他们?”顾灵犀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景翼岑,景翼岑也如她一样默契的猜到了一块去。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只知道别人都叫他大老板,是他给天雄吸食毒品,毁了顾家,我和小俊被抓后,天雄也被逼着戒毒,我偶然听到他和顾天雄的谈话,他想利用顾天雄对付你和景家。”

    顾灵犀感觉脊背发凉,好毒的诡计。先把顾家害得家破人亡,人在绝望之时才会激起强烈的恨意,她想到顾天雄电话里的憎恨,就知他被逼到了何种地步。

    “你见过大老板吗?”顾灵犀对这个幕后之后感到好奇。

    吴美丽摇头,“暗室的光线很暗,我看不清。”

    顾灵犀沉默,吴美丽怕她不信,诚然道:“灵犀,你救过我,我不想欠你的人情,今日帮你也是为了还你的恩,不管你信不信我今日所说的一番话,我都要提醒你,有人要对付景家,顾天雄不过是一枚棋子,你们以后最好是小心一点。”

    如果吴美丽今日出现是利用自己的遭遇博取她的同情,她可能会对她的话半信半疑,但她这么一说,她完全的信任吴美丽。

    “这段时间,你就在景家住下来吧,没什么事最好不要离开房间,以免被人盯上。”

    吴美丽放松一笑,“谢谢你,灵犀。”

    “不客气。”

    安顿了吴美丽之后。顾灵犀和景翼岑回了房间,两个人各怀心事,好久都没有睡着。

    “翼岑,你还在想吴美丽刚才说的那些话?”

    “嗯。”他轻声回应。

    过了一会,景翼岑心思深沉的说道:“我本来还在奇怪,顾天雄失踪半年,他居然还在南城,如果没有人替他作掩护,他是怎么躲过警察的追捕,又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所以吴美丽的话未必不可信。”

    顾灵犀想到吴美丽口中的大老板,心里产生一丝恐惧,“翼岑。我总觉得,景家接二连三的出事,幕后一定有人操作,如果想知道是谁在背后兴风作浪,问爸不就知道了。”

    “不行,我决不能让你单独去见他。”景翼岑紧张的抱紧了她的肩膀。

    顾灵犀答应,“我明白。”

    ……

    自从顾天雄召开记者会之后就像消失了一样,顾灵犀始终联系不上他。

    而他那些所谓的谣言不过昙花一现,很快便被人遗忘。

    顾灵犀最近又回到了培训班上课,日子平静而充实。

    高阳突然打电话过来,第一次听到高阳在电话里哭,顾灵犀心里一紧。“高阳,发生什么事了?”

    “灵犀,灵均不见了,我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找不到他。”

    顾灵犀听后脸色大变,“灵均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

    “听秘书说,今天一早顾天雄来公司找灵均,之后灵均就不见了,我打他电话也关机,灵犀,灵均不会出事了吧?”

    顾天雄三个字轻而易举的让她产生后怕。

    “高阳,我们见面再说。”

    挂了电话,顾灵犀急匆匆的去公司找高阳,高阳哭得眼睛都肿了,顾灵犀也更加担心灵均。

    “灵犀,顾天雄阴险狡诈,他什么都做得出来,我真的好担心灵均的身体,他会不会出事了?”

    顾灵犀其实比高阳更着急。

    安慰了她一会,高阳的情绪才缓过来,突然,顾灵犀的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顾灵犀的心脏差点跳出来。

    她慌忙接了电话。

    “爸,你把灵均带到哪里去了?”她焦急的大声喊道。

    顾天雄厚颜无耻的声音传来,“灵犀。要想救灵均,限你一个小时以内准备一亿现金来赎人,不然你以后休想再见到灵均。”

    说完,挂了电话。

    “爸,爸……”

    顾灵犀抱着电话不停呼喊,就算再打过去也打不通。

    “顾天雄怎么说?”高阳看她那么着急就知道没好事。

    顾灵犀脸色苍白,“爸说要我准备一亿去赎人。”

    高阳听后咬牙切齿的大骂,“顾天雄这个王八蛋简直是狮子大开口,灵均是他的儿子,他也不怕遭报应。”

    顾天雄若是顾念灵均是他儿子,他就不叫顾天雄。

    事到如今,顾灵犀没时间抱怨顾天雄,她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准备钱,但是她一时半会去哪凑那么一大笔钱?

    她想到景翼岑,不敢耽误时间,拨了电话过去,是秘书接的。

    “少奶奶,景总在面见一位重要客户……”

    顾灵犀没办法,时间不多了,她多留一分钟灵均就多一分危险,她突然站起来就往外冲。

    高阳拉不住她,“灵犀,你要去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