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55章 安安被抢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5章 安安被抢走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一间破旧的单间租房里,除了一张床和一个二手的灶台,什么都没有。

    深夜,房间的主人疲惫的从工地上回来,日复一日的繁重的工作,让他的身体过早的衰老,明明还是中年,头发却白了一半,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岁。

    门口,站着一位不速之客。

    “李志明,我等你很久了。”女人的声音传来。

    李志明抬头,看到安妮,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你来干什么?”

    安妮微笑,那笑容满腹诡计,走过来,“我来当然是来找你的。”

    “找我?我和你不熟,请你让开。”李志明毫不留情的说。

    安妮一脸讥笑,“李志明,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居然落魄得去工地搬砖,连普通民工都能随意打你骂你,谁还记得你曾经是景氏风光无限的李副经理?难道你就甘心做一辈子民工吗?”

    李志明闻言,苍老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努力压着火气,“不关你的事!”

    他准备开门,身后,安妮急忙说道:“如果我帮你把景莲从牢里弄出来呢。”

    拧钥匙的手停住,回头,眼里闪过一丝期待看着她。

    安妮知道他动摇了,正好如她所愿,“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李志明把门打开,淡淡的说:“进来吧。”

    进入屋内,安妮看着房间里这么简陋,室内脏兮兮的,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她只好站在客厅。

    “你想让我做什么?”李志明是聪明人,如果安妮真的有办法把景莲从牢里弄出来,必然是有条件的。

    安妮说,“很简单,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既能替李翰报仇,又能替景莲出口恶气,何乐而不为?”

    李志明确实很想出气,想当初景莲出事,他求了景翼岑那么久他无动于衷,景莲被判三年,他失去儿子后又失去了妻子,他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只可惜他人微言轻,又势单力薄,被赶出景氏之后,他一贫如洗,根本没办法对付景翼岑。

    如果安妮能帮助他,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他答应了安妮的条件,“只要能救景莲出来,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

    第二天。

    安妮烫手事件持续了一段时间,热度不仅没有退,反而愈演愈烈,即使景翼岑采取了措施补救。依然无法堵住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嘴巴。

    景氏。

    萧权从办公室外进来,神色慌张的说道:“总裁,出事了。”

    景翼岑淡定自若,似乎习以为常,头也没抬,“又出什么事了?”

    “今天一早,景氏旗下的一家美食城突然发生顾客中毒事件,但凡吃过美食城东西的顾客不到半小时全部上吐下泻,已经惊动食品监察局的人过去,说食品卫生不合格,强制要求美食城关门。”

    景翼岑皱眉。

    那家美食城是南城的老招牌了,口碑一直不错。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怎么突然发生中毒事件?

    “叫经理过来。”

    “他已经在外面等着。”

    萧权出去后,把美食城的经理带进来。

    经理看上去很慌张,站在景翼岑面前不敢抬头看他。

    “到底怎么回事?”景翼岑冷声问道。

    “景总,监察局的人在厨房发现了老鼠药,就说我们恶意下毒危害社会,现在中毒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实在是百口莫辩啊。”

    “当初在建设美食城的时候,厨房是经过特殊设计的,这么多年从未听闻有老鼠出没,怎么会有老鼠药?”他的声音比刚才还要冷。

    “这……”经理答不上来,“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这个经理是怎么当的?”景翼岑站起来。冷峻的脸上暗藏怒意,“现在去给我好好查清楚,但凡出入厨房的人,一个都不要漏掉,我看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下毒。”

    “是是是,我马上去。”

    经理不敢耽误,慌忙离开了办公室。

    中毒事件很快便惊动了南城的记者,一个小时以内,迅速在网络和各大媒体引起热议。

    前有安妮烫手事件,后有美食城中毒事件,两件事加起来给景氏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

    那些刚开始骂景翼岑负心汉的网友又骂景翼岑是奸商,把他的人品抨击得一无是处,激烈的谩骂,污言秽语的人身攻击,形成了乌烟瘴气的网络暴力,网友们甚至联合起来抵制景氏的产品。

    网络上骂声遍野,董事会气氛浓重,股东们交头接耳。

    景翼岑再次面临危机,而顾灵犀并不比他好到哪里去。

    培训班内,顾灵犀被家长们堵在了门口。

    “顾老师,我看你还是主动离职吧,像你这样的老师别把我的孩子带坏了。”

    “对啊,我可不想我的孩子将来三观不正,当了小三还敢这么嚣张。”

    “安妮一个女人独自带孩子多不容易,你们景家又不是出不起赡养费,多养一个孩子又如何?”

    面对家长们激烈的呼声,校长备感压力,“各位家长,我们会听取大家的建议,尽快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现在是上课时间,大家还是不要耽误孩子们上课。”

    “不行,如果顾灵犀继续在这里教学,我就给孩子转学。”

    “对,转学,转学……”

    校长一听就慌了,“各位家长,我们校方一定会重视这个问题,请大家稍安勿躁。”

    “不行,今天一定要顾灵犀离开这里,不然我现在就把孩子带走。”

    顾灵犀知道校长很为难,她不想连累无辜的人,于是她主动站出来,冷静的家长们说:“各位家长不要闹了,我现在就离职。”

    “切,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我们一走,你又回来怎么办?”其中一个妇女尖锐的说道。

    顾灵犀清冷的目光看过去。这几天她听到不少骂声,当面的背后的,她平时忍忍就过去了,今天实在忍无可忍。

    “各位家长,这几天你们天天来闹,无非是想把我赶走,好,我如你们的意,我走,然后呢?你们就满意了?不闹了?事实呢,你们还是会不满,还是会闹。不在这里闹也会在网上开贴咒骂,我哪里得罪你们了,我和你们很熟吗?天天吃着自己的饭操着别人的心,你们不累吗?”

    顾灵犀一番话说得大家面红耳赤,有个男的甚至恼羞成怒的把手机拿出来拍摄,“顾灵犀,你还挺嚣张的,我要把你这幅恶毒的嘴脸拍下来发到网上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

    顾灵犀不仅不怕,反而大方的站到那个男人面前,清秀的脸扬起来,“来,你给你拍,你给我仔仔细细好好的拍,千万不要漏了我说的每一句话。”

    然后,面对大家四面八方的手机,她临危不乱,言辞犀利的对大家说:“最近大家在网络上肆意评判我的家事,对我的家人恶意抨击,我想请问,有谁知道今天y城地震了,有多少人无家可归,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大家的救援,你们不关心国家大事,一天到晚盯着别人的私事指指点点。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用你们狭隘又可笑的观点去评判你们根本就不清楚的事情,甚至有些平日里看上去衣冠楚楚的男人,一到网上就变成了长舌妇,对别人的私事说三道四,唯恐天下不乱的四处造谣,你们自以为声张正义,事实上你们的行为愚昧而无知,只会让人觉得可笑。”

    那位男家长被顾灵犀几句话说得面露羞愧,顾灵犀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继续说道:“我想对那些恶意造谣,制造网络暴力的人说,你自己的家庭你不管了吗?你爸妈养育你教育你受过多少苦多少罪你有打电话回家问候一下他们吗?你妻子为你生儿育女洗衣做饭你心疼过吗?你丈夫天天努力工作你有关心问候一下吗?你儿女的学习情况你有了解吗?难道你的这些亲人为你付出的爱都抵不过一个与你们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今日我站在这里,就什么也不怕,你们骂也好,闹也罢,事实上对我没有任何影响,因为你们都是无关紧要的人,你们的言论对我没有任何作用。”

    一口气把心里话说出来,顾灵犀觉得轻松多了。

    而面前的家长们也慢慢安静下来,似乎在反思自己的行为。

    就在顾灵犀准备走的时候,那个男的突然尖酸刻薄的问道:“顾灵犀,你说这么多分明是混淆视听,谁不知道安妮为景翼岑生了一个儿子,当年要不是你当小三。哪由得你现在这么嚣张?各位不要被她糊弄了,我们打死这个贱女人。”

    然后,在男人的鼓动下,有的人冲过来把顾灵犀围住,开始对她拳打脚踢。

    顾灵犀毕竟是一个女人,哪里经得起这么多人的殴打,不一会儿就被人按在地上,大家以她为圆心不停的踢她骂她。

    顾灵犀一双手抱着头,她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因为这些人就是一群疯子,根本不把她当人看,肆意的发泄自己的怒气。

    “住手。你们这帮无赖,畜生。”

    高阳和顾灵均急匆匆的赶来,拉开人群,愤怒的给这些人一人一个耳光,那些人被打,本想回击,高阳身手敏捷的抬腿,直接把那些人踢得满地找牙。

    人都是欺善怕恶的,那些人被高阳的气势吓住,吓得连滚带爬的赶紧逃命。

    “灵犀。”高阳将顾灵犀扶起来,好在她刚才有护着头,脸上倒没事。就是身上手臂上到处都是淤青。

    “这些王八蛋把你打成这样,我去把他们抓回来。”高阳气得就要去找那些人,顾灵犀忙拉住她。

    “高阳,我没事,去医院上点药就好了。”顾灵犀忍着疼说。

    “姐,我扶你起来。”顾灵均心疼的扶起她另一只手,和高阳一起把她带到医院。

    刚到医院,景翼岑就来了,一见顾灵犀身上的伤,不知道多心疼,他语气沉沉,问高阳,“打人的那些人呢?”

    “我等会去一趟培训班,他们敢打人,就得为他们的行为负责。”高阳气愤的说道。

    景翼岑暂时压下心里的怒火,回头不忘关心顾灵犀,“你的伤怎么样?还痛不痛?”

    “我没事,你怎么来了?灵均。”她看着顾灵均,就知道是他通知的。

    顾灵均说,“姐,我知道你不想让姐夫担心,不过那些家长把你的视频同步网上,就连你被打也拍进去了,姐夫不想知道也难。”

    “灵犀。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想瞒着我,那些人把你打成这样,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景翼岑怒气沉沉的说。

    顾灵犀心情沉重,一脸忧愁,“可怕的不是他们,而是网络暴力,他们也只是被不实的谣言误导。哦对了,听闻今天美食城出事了,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好老鼠药的浓度不强,只会导致上吐下泻,没有闹出人命。”

    “怎么会有老鼠药?”顾灵犀从他的神情看得出来这事一定不简单,“有人恶意下毒陷害?”

    景翼岑点头。

    “查到是谁了吗?”

    景翼岑笃定的说。“下毒之人很熟悉厨房内部的监控,每天出入的人那么多,暂时不知道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内部员工作案。”

    找不到下毒之人,这个黑锅目前也只能自己背着。

    顾灵犀想到安妮的威胁,她曾经说过,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她称心如意。

    莫非这件事和安妮有关?

    正想着,一旁的顾灵均把手机点开看微博,突然大喜过望,“姐姐你快看,因为你呼吁抵制网络暴力的一番言论,被很多网友纷纷点赞,加上你被人打,现在很多人纷纷倒戈,支持你的人已经超过安妮了。”

    “真的?”高阳也高兴得欢呼。

    “是真的,你快看。”顾灵均把手里的手机递过去,高阳一看更加高兴,又把手机递给顾灵犀。

    顾灵犀看到网友们的评论,不再像之前那么激烈,反而很多人呼吁文明上网,顿感欣慰。

    “这次也算因祸得福,任凭安妮的公关公司再厉害,也无法控制千千万万网友的嘴巴。”高阳眉飞色舞的说道。

    “希望安妮以后能收敛一点,只是,轩轩毕竟是翼岑的孩子,这次能化险为夷,就怕以后她又会利用孩子制造话题。”顾灵犀皱着眉说。

    她知道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毕竟轩轩的身份摆在那里,安妮又那么阴险,她不会善罢甘休。

    景翼岑突然站起来,面色阴沉的准备出去。

    “翼岑你去哪?”

    “我去把轩轩送走。”当初,他就不应该心软让安妮有机会把轩轩带回国。

    顾灵犀连忙拉住他,“翼岑,事到如今就算你把轩轩送走也于事无补,反而还会被人抓住把柄。”

    “安妮阴险狡诈。轩轩在她手里,只会被她利用一辈子。”

    景翼岑呼吸沉重,低头看着顾灵犀,她身上那么多伤,他看着就心疼,“灵犀,为了这个孩子,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我不能再沉默,我自己犯的错误就让我来承担,大家要骂就冲我来。”

    “翼岑……”

    顾灵犀拉不住他,急得在后面追赶,景翼岑临到门口,突然看到佩姨慌慌张张的赶过来。

    “少爷,不好了,小少爷不见了。”

    “什么?安安怎么不见了?”顾灵犀听到消息急得跑过来。

    佩姨哭哭啼啼的说道:“小少爷突然发高烧,关医生的助手说他正在做手术赶不过来,我想着抱安安去医院,谁知道路上被人堵住,安安就被他们抢走了。”

    “这些人怎么敢当众抢孩子,不怕犯法吗?”顾灵犀沉痛的问。

    “他们的情绪很激烈,说景家的美食城敢下毒,他们就敢把小少爷抢走。”

    “翼岑,我们快去找安安。安安还那么小,他不能有事。”顾灵犀急得快哭了,拉着景翼岑就往外走。

    去警局报案之后,很快那些闹事的人被带进了局里,他们基本都是美食城里中毒的亲属,为了替亲人出口恶气所以才拦车,但他们一致否认有抢过孩子。

    安安没有消息,顾灵犀心里很慌,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要不是景翼岑扶着她,恐怕她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晕过去。

    严局长经过盘查监控录像,锁定了一个可疑之人。

    那个人带着鸭舌帽,生怕被人认出来一样东张西望,看来他是有意潜伏在那些人中,趁机抢走安安。

    顾灵犀看到监控里的男人,脸色一白,惊讶的说道:“翼岑,是姑父。”

    这个发现让景翼岑把监控往后调了一下,仔细一看,确实很像李志明。

    心里产生一丝不好的预感,如果李志明真的抢走了安安,那安安的处境就危险了。

    正在这时,萧权走过来,对景翼岑说,“总裁,经理那边传来消息,说下毒之人胆小怕事,已经自己招了,他说自己是被人指使。”

    “是谁敢这么做?”他冷酷的声音透着威严。

    “他说,是李志明。”

    这个名字,让景翼岑心里产生一股强烈的愤怒。

    顾灵犀慌得六神无主,眼睛红红的,一边哭一边哽咽的说,“翼岑,姑父下毒陷害又抢走安安,一定是想为替姑姑报仇。安安落在他手里凶多吉少,怎么办?我好担心安安,我的安安会不会出事,呜呜……”

    景翼岑如她一样担心。

    他立即让萧权去查李志明的下落,事不宜迟,萧权很快就走了。

    “灵犀,别哭,我一定会把安安找回来。”景翼岑看到她哭心有不忍,心里也担心安安的安危,眼前的人更让他关心。

    顾灵犀哭得泪眼朦胧,她担心极了,只要一想到安安落在李志明手里。心里就疼得难受。

    “翼岑,我好怕姑父会对安安做什么,李翰死了,姑姑坐牢,他要报仇可以冲我来,他为什么不来找我要抢走我的安安?”

    “灵犀……”他喉咙生涩,用力把她拥入怀里,心里也痛。

    萧权很快传来消息,令景翼岑没想到的是,景莲由于疯癫而提早释放,目前李志明租住的房子早已人去房空,并且他早已在一个小时以前坐大巴离开了南城,由于大巴没有实名制,目前除了知道他们去了F市,其他消息不得而知。

    而据车站的监控显示,他手里抱着的孩子,正是安安。

    “安安。”看着录像,顾灵犀再次扑入景翼岑的怀里大哭。

    “灵犀,至少我们知道安安暂时是安全的,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把安安救回来。”看着录像上的画面,景翼岑下定决心,他不仅要带回安安,还要让李志明受到应有的惩罚。

    夜晚,顾灵犀睡不着。

    坐在床上,心里还在想着安安,她发呆的坐了好久,眼泪也流了好久。

    似乎从安安被抢走之后,她的眼泪就没有止住过。

    “灵犀,别哭了。”他用纸巾帮她擦眼睛,她的眼睛又红有种,她本来就被打了一身的伤,现在又哭得这么伤心,景翼岑特别心疼。

    顾灵犀不想哭,可她就是忍不住。

    安安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比任何人都要担心安安的安全。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又一次哭出声来,靠在景翼岑的肩膀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翼岑,安安才三个月,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身边,我好想他,想他有没有吃饱,有没有着凉,好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

    “如果安安出事,我也不活了……”顾灵犀在他怀里哭泣,越担心哭得越凶。

    整整一夜,顾灵犀哭得睡不着,景翼岑陪她一夜没合眼。

    一连几天。他都没有放弃追踪李志明,可李志明很狡猾,去了F市之后又去了T市,而且每次都坐大巴,有时候搭乘私家车,不停的换地方,让景翼岑一顿好找。

    顾灵犀的精神越来越差,每次一听到李志明逃跑的消息,心情再一次沉入谷底,情绪也很不稳定。

    景翼岑看到她这个样子,怕她出事,几乎都在家里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