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56章 我吻自己的老婆,谁敢有意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6章 我吻自己的老婆,谁敢有意见?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安安被抢走半个月后,顾灵犀也病了半个月,这日,她终于从床上起来,要佩姨帮她熬了点粥。

    佩姨喜出望外,要知道她这半个月一直心情欠佳,食欲不好,靠着点滴过来的。

    景翼岑回来,正好看到佩姨端着粥上楼,佩姨也看到他了。

    “少爷,你回来了。”

    “是准备给灵犀的粥?我来吧。”他主动过去,把粥端起来上楼。

    推开房门,顾灵犀已经起来了,并且换好了一套干净的裙装,此时她正坐在梳妆台将长发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多了。

    “你要出去?”他有些意外,一脸惊喜的走进来。

    顾灵犀回头,“嗯,校长说那些闹事的家长去学校道歉了,让我回去上课。”

    景翼岑皱眉,本不想让她去,又想到这半个月她一直生病,也许工作会让她暂时忘记安安不见的悲伤。

    “那你去吧,待会我送你。”景翼岑把粥端过来,一只手牵着她与她坐在床上,“来,先把粥喝了。”

    他开始喂她,顾灵犀乖乖张口,把一碗粥都喝了。

    他终于放心,看来她已经从失去安安的悲痛中振作起来。

    “安安有消息了吗?”顾灵犀每天必问。

    景翼岑心情沉重,“还在找,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安安暂时安全。”

    虽然每次都与李志明失之交臂,但通过一路的监控发来的画面显示,李志明一直带着安安逃亡,并没有将他扔掉或转卖他人。

    顾灵犀心里一痛,未免他担心,忍住眼泪,默默的靠在他的肩膀上,“这段时间美食城那边要善后,公司又那么忙,还让你天天往家里跑,对不起。”

    “没关系,我知道你担心安安的安危,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谢谢。”

    “我们之间,用不着这两个字。”他轻轻的对她说,语气特别温柔。

    开车送顾灵犀去培训班门口,景翼岑下车帮她拉开车门,“晚上我来接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他对上次家长闹事还有点不放心,又说,“我还是送你进去吧。”

    顾灵犀知道他关心自己,便说:“好吧。”

    他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来到培训班,两个人高调的出现惹来不少人回头驻足。

    到了她的办公室,顾灵犀站在门口没进去,“就送到这吧。”

    这一路他都在观察,确定她是安全的,他放心笑了一下,突然低头,在她的额头亲吻。

    他的唇凉凉的,却很轻柔。

    她晃了一下,最近安安不见了,她又病着,她几乎忘了被他亲吻的感觉,加上这里这么多人,怕被人看到,小手推着他的胸膛,“快走吧。”

    “好,我看着你进去。”他温柔的说。

    顾灵犀转身,害羞的往办公室小跑。

    好段时间未见,同在一个办公室的黄老师和杨老师凑过来。

    “灵犀,听说你病了,身体好些了吗?”黄老师说。

    “嗯,好些了。”

    “你别担心安安,李志明毕竟是安安的姑爷爷,安安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

    “谢谢!”她倒是希望李志明能看在安安是他侄孙的份上不要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黄老师见顾灵犀心情低落,又说到别的事情上,“灵犀,刚才是景总亲自来送你吧,说实话我觉得景总对你用情至深,即使外面把轩轩的身份传得沸沸扬扬,我还是不太相信那个孩子就是景总的,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轩轩的身份吗?”

    顾灵犀还真没想过。

    毕竟那件事太过久远,加上景翼岑那晚确实和安妮共度一夜,这是她和景翼岑之间不可碰触的伤疤,自然没有细想那么多。

    “灵犀,你别怪我多嘴,安妮一直对外声称轩轩是景总的孩子,如果她真想让景总承认轩轩的身份,亲子鉴定便是最好的证明,为什么她宁愿在媒体面前制造噱头却连亲子鉴定这么简单的方法都想不到呢?”

    黄老师一语惊醒梦中人,这番话让顾灵犀陷入沉思。

    一直以来,轩轩的身份是她和景翼岑卡在心尖上的刺,她不敢拔那根刺,因为怕流血,景翼岑也一样,怕伤害到她,自然没人愿意去拔那根刺。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黄老师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自然无法理解当事人的心情,她不是没想过亲子鉴定,可是一旦鉴定证明轩轩和景翼岑的父子关系,她更加无所适从。

    至少现在她可以自欺欺人,不去想那一夜,那个孩子……

    “黄老师,谢谢你的建议。”

    “灵犀,我也是为你好,不知道最近你有没有看新闻,安妮最近丑闻缠身,因为她抢了丽丽的角色,丽丽就在媒体上爆料安妮私生活混乱,靠潜规则上位,这种话她也敢说,奇怪的是安妮至今没回应,惹来不少人猜测,你说如果她不是心虚,按照她的性格,会不敢出来呛声吗?”

    黄老师一向关注八卦新闻,正好这事又是关于顾灵犀,自然多说了几句,“娱乐圈就是一个大染缸,很多女明星为了上位潜规则,安妮母亲当年就是因为这样才有了她,至今她连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她又怎么确定轩轩就一定是景总的孩子?”

    顾灵犀若有所思。

    她点开了手机,看了下最近的娱乐新闻,果然看到安妮的丑闻。

    和前段时间媒体对她励志妈妈的评价不同,如今她丑闻缠身,媒体也对她态度转变,字里行间都是贬损之意。

    娱乐圈就是这样,那些媒体都是见风使舵的,今天捧你明天也可以黑你,没有人永远都是媒体的宠儿。

    她立刻打了一个电话给高阳。

    高阳幸灾乐祸的说道:“你说安妮啊,灵犀你不知道吗?最近景总接手了景氏的娱乐公司,已经放话出去要封杀安妮,谁敢给安妮机会,就是不给自己留活路,本来安妮之前和我司的子公司签了约,我也不想得罪景总,打算和她解约,谁知道王远山不知死活的要留下安妮,这事就得罪了丽丽,那个丽丽你知道吧,她是王远山的情,妇之一,她之前因为被安妮抢走了《绚丽人生》的角色一直不满,这次王远山力保安妮,她因为嫉妒就在媒体爆料安妮的丑闻,这也是她自作自受。”

    听高阳一解释,顾灵犀才知道原来自己生病这段时间,安妮出了这么大的事,而这事也是因景翼岑封杀她而起。

    顾灵犀挂了电话之后,默默的弯起唇角。

    下班之后,景翼岑早已在门口等她。

    她静静的看着景翼岑走过来,似乎发现最近她很少看到他的笑容,他总是默默的守着她,陪着她,而她沉浸在失去安安的痛苦中,忘了他其实也和他一样爱着安安,担心着安安。

    “我们走吧。”他接过她的包,一只手牵着她的手。

    感觉他轻轻一握,顾灵犀的心好像也被他抓着一样,突然用力的缩了一下,止不住的疼。

    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流下来。

    “翼岑。”她没走,轻轻的唤了一声他的名。

    看到她哭,他心疼又慌乱,以为她又想念安安了,脚步停下,伸手为她拭泪。

    “又在想安安了?”

    她摇头,吸了吸鼻子,突然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他薄薄的唇。

    他受宠若惊的看着她,因为她从来不会在公共场合这么主动。

    “谁欺负你了?”他拧眉,那眼神仿佛在对她说,谁敢欺负你,我弄死他。

    她继续摇头,一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眼里的泪水分明还没干,嘴角却幸福的笑了,“翼岑,这段时间因为安安,我忽略了你的感受,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好妻子,你会怪我吗?”

    景翼岑颇为意外的看着她又哭又笑的表情,“好端端的怎么说这种话。”

    “我知道你最近在封杀安妮的事情了。”

    “她利用公关公司替她洗白,害你名誉受损,我必须给她一点教训。”他冰冷的语气。

    他的表情明明是残酷无情的,顾灵犀却甜蜜的笑了。

    很多时候他什么都不说,却默默的为她做了很多事情,就算自己受了委屈,她也觉得值了。

    “你放心,以后我会振作,不会再自暴自弃,不是有句话说吗?凡事越往好的方面想,结果一定会是好的,我相信安安吉人只有天相,他出生就给我带来了福气,高阳都说他是小福星,这次也一定会化险为夷。”

    她能这么想,景翼岑既欣慰又感动。

    长臂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的身子紧紧的往上提,低头就要吻她。

    这段时间知道她伤心,他除了抱她很少有亲密的举动,这一吻,融入了这段时间所有的隐忍和眷恋,他纠缠着她,小心翼翼的温柔。

    “翼岑……”她不敢闭眼,不太专心的说,“好多人在看着呢。”

    而且这里是培训班的门口,她刚才已经看到黄老师和杨老师经过的时候偷偷的对着她笑,明天一定又要被这两个八卦精缠着了。

    “现在知道好多人看着,刚才是谁主动的?”他含着她的唇瓣说,并没有放开的意思。

    “我们可以去车里。”她提议。

    景翼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不过他暂时还不想放开她,“待会再去……”

    他霸道的命令,“专心点,我吻自己的老婆,谁敢有意见?”

    然后,再一次撬开了她的唇,霸道的索取……

    顾灵犀心情好了,景翼岑便带她去外面吃晚餐,重温一下二人世界。

    吃完饭后,两个人又去了世纪广场,那里每天晚上都聚集了很多人,有跳广场舞的,有做亲子游戏的,还有小型游乐场,非常热闹。

    两个人手牵手在广场上走着,看大妈大爷们跳广场舞。

    那些大妈大爷们年纪大了,身体却很灵活,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祥和的笑容,顾灵犀想,自己若是老了,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拥有这份平凡的快乐?

    “翼岑,我们去跳舞吧。”顾灵犀突然拉着景翼岑往队伍里面走。

    景翼岑面露一丝尴尬,他虽然有舞蹈功底,但是跳广场舞还是第一次。

    顾灵犀已经自作主张的开始跳了,她没学过舞蹈,手脚依着葫芦画瓢,跳得僵硬又笨拙。

    他见她兴致这么好,还以为她会跳,没想到跳起来就像一只僵硬的鸭子一样左右摇摆。

    他忍不住笑了,她却拉着他的手兴奋的说:“翼岑,你快跳啊。”

    “我不会。”他拘谨的说。

    “我也不会,我们可以一起学,等将来我们老了可以一起来跳广场舞。”

    景翼岑思量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学下广场舞也未尝不可。

    而且,她似乎很开心,只要她开心,他可以为她学跳广场舞。

    两个人一起跟着老师学习动作,顾灵犀不得不承认,他对舞蹈确实很有天分,学一遍就会了,即使有些动作看起来登不上大雅之堂,但是他做出来会让人觉得很优雅,好像他不是在跳广场舞,而是在表演一场华丽的华尔兹。

    跳了一会之后,顾灵犀累了,和他一起坐在路边的台阶上。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和他一起感受平淡生活中的简单快乐,顾灵犀暂时忘掉了那些烦恼。

    她轻轻的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抬头看着夜晚的星空,“翼岑,真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我们不仅这辈子会在一起,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我们都要在一起。”景翼岑比她还要贪心,把她的生生世世都预定了。

    她感到特别幸福,觉得有他在身边真好,即使心里因为安安而难过,她的心还是被他捂得暖暖的。

    “爸爸,爸爸!”

    台阶下的小型广场突然传来小奶娃口齿不清的呼唤。

    顾灵犀本不在意,突然被一个女人的声音吸引了视线。

    “轩轩,你慢点。”

    这个声音和名字,让顾灵犀不得不注意到面前的女人和孩子。

    转眼轩轩都一岁了,他已经会自己走路,只是一双小腿颤颤巍巍的,一不注意很容易摔倒。

    轩轩就是这样跌跌撞撞的跑过来,直接扑到了景翼岑的怀里。

    “爸爸!”轩轩奶声奶气的叫他。

    景翼岑脸色一黑,突然像烫手山芋一样把怀里的轩轩推开。

    轩轩一屁股栽在了地上,不知是吓到了还是痛,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哇……爸爸……妈妈……”他还不会说太多话,他念着爸爸的时候害怕的看着景翼岑,转头就用求救的眼神看着安妮喊妈妈,似乎在对安妮说:妈妈,爸爸不要我!

    安妮蹲下来将轩轩抱在怀里,帮他把身上的尘土拍干净,好不容易才把轩轩哄住。

    抬头看到景翼岑冷淡的脸色,安妮有自知之明,却厚着脸皮责问他,“翼岑,轩轩这么小,他还不懂事,你怎么狠心推他?”

    “小孩子不懂事,你也不懂吗?”景翼岑闷声说道。

    安妮心知肚明,从一开始他就不承认轩轩的身份,自然也不会把轩轩当儿子。

    如今他还想封杀她,就连丽丽那个贱人都敢踩在她头上欺负她,她如何甘心?

    安妮看向景翼岑旁边的顾灵犀,眼眸里闪过恨意,凭什么她努力了那么久,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

    她故意说道:“翼岑,难道你忘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了吗?如果没有那一夜,轩轩又是怎么来的?即使你不承认轩轩,你也无法抹掉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实。”

    顾灵犀心里深深地刺痛。

    景翼岑的脸上早已蒙上了一层乌云,“住口,那天晚上我喝醉了被你算计,那并非我本意。”

    “呵……”安妮自嘲一笑,看向一旁脸色不自然的顾灵犀,故意刺激她,“顾灵犀,即使翼岑喝醉了,他还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不是一向自命清高吗?怎么,你就这么轻易原谅他了?”

    顾灵犀被她说得心里一疼,那根卡在她心尖上的刺,她不愿碰触的刺,就这么被安妮无情的搬到了台面上,让她不得不面对。

    “安妮,你够了。如果你再敢提那件事,我会不客气。”景翼岑沉声警告。

    安妮已经打算破罐子破摔,反正景翼岑已经不给她留活路了,她什么都不怕了。

    “翼岑,你知道轩轩是你的儿子却不认无非是因为心虚,如果你问心无愧,如果那一晚我们没有上,床,你又怎么会怕承认轩轩?你越是不认,说明你心里越清楚轩轩就是你的儿子,如今,你为了讨好顾灵犀不仅不认亲生儿子,还要封杀我断我生路,你根本就不配为男人。”

    “顾灵犀,这就是你原谅了的男人,一边和我生孩子,一边哄着你,你心里就没有别的想法吗?”

    安妮很明显在挑拨离间。

    不过她太小看他们两个人的感情,顾灵犀冷声说道:“安妮,你太低估我和翼岑的感情,你以为就凭你几句话就能影响我们的感情?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想让翼岑认轩轩,除非你拿出证据出来证明轩轩的身份,不然你无论在记者面前说什么,翼岑和我都不会回应。”

    “灵犀……”景翼岑心里的刺被她狠狠的一拔,她这不是在给安妮要挟他筹码吗?

    安妮的表现却出乎意料,她看上去有些慌,“顾灵犀,你别以为我没有证据。”

    顾灵犀奇怪的捕捉到她佯装镇定下的一丝慌乱,“安妮,最近你丑闻缠身,有本事你就在媒体公布亲子鉴定,要不然轩轩是谁的孩子还不一定呢。”

    “你!”

    “安妮,我和翼岑还有约会,至于你和你的私生子,我根本没必要多费唇舌。”顾灵犀勾唇轻蔑的笑了一下,然后挽着景翼岑的手臂,甜蜜的从她身旁走过。

    安妮气得手发抖。

    心里隐隐不安起来,最近关于她潜规则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莫非顾灵犀发现了什么?

    她有些慌张,如果被顾灵犀发现轩轩并非翼岑亲生,那她就彻底完了。

    ……

    顾灵犀和景翼岑走在回去的路上,顾灵犀一直沉默没说话。

    景翼岑牵着她的手,停下脚步,神色紧张,“景翼岑,安妮说的话你不要介意。”

    顾灵犀没有想这件事,她只是很奇怪安妮的反应。

    她觉得有必要和他商量一下。

    “翼岑,今天黄老师跟我说了一番话,我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的。”

    “什么话?”他感兴趣的问。

    “黄老师说,如果安妮真的要逼你承认轩轩的身份,大可向媒体公布亲子鉴定,但她没有这么做,而且刚才我不过一试,她的表情立刻就变得很慌张,如果她问心无愧,她为什么会害怕?”

    “一直以来,我和你都不愿去碰触轩轩的身世,所以很容易被安妮牵着鼻子走,只有面对它,才能解决它,我和你都不想一辈子被安妮三天两头的利用轩轩来生事,我们说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一起面对,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而要选择逃避?”

    顾灵犀一番话说得景翼岑既感动又愧疚。

    明明是他犯下的错,却让她承担了太多痛苦,现在还要她给自己足够的勇气去面对。

    他情不自禁的拥抱她,紧紧的,恨不得与她融为一体。

    “灵犀,你愿意和我一起面对,我还有什么好怕的?”他放开她,低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上次轩轩中毒,关医生那里应该有轩轩的血液样本,我现在就去医院,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再逃避。”

    “嗯。”顾灵犀微笑,“我陪你。”

    景翼岑开车直接来到了医院。

    关医生听闻景翼岑要做亲子鉴定,一脸惊讶。

    “少爷,你真的要做?”

    景翼岑和顾灵犀相视一笑,“不做怎么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

    关医生看到两人感情这么好也放下心来。“也好,随我来吧。”

    景翼岑随关医生去抽血,顾灵犀陪着她。

    抽完血后,关医生说:“大概三天之内出结果。”

    “最快什么时候?”

    “如果要得急,最快明天。”

    “好,那就明天。”景翼岑也想早点知道结果,因为等待的过程很煎熬。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