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57章 安妮身败名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7章 安妮身败名裂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第二天。%D7%CF%D3%C4%B8%F3

    也许是今天会出鉴定结果,所以景翼岑和顾灵犀都醒得很早,起床后吃过早餐,两个人一起去医院。

    路上,因为都在想着鉴定结果的事情,两个人默契的谁也没说话。

    到了医院,景翼岑将车停稳,顾灵犀突然把手覆上他的手背,他抬头看到她清澈的眸子里,他的紧张无处躲藏。

    “别紧张,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坦然接受。”顾灵犀说。

    她的鼓励给了他面对的勇气,下车后,和她一起去找关医生。

    关医生没在办公室,同事说他去拿鉴定结果了,马上就回来。

    等待的过程很煎熬,其实顾灵犀比他还要紧张,她想着万一结果证明了他们确实是父子关系,她又将如何?

    顾灵犀不敢想。

    五分钟后,关医生急匆匆的回来,手里拿着鉴定结果,表情特别严肃。

    顾灵犀几乎不敢出声。也不敢问,直到关医生看到两个人在等他,皱着眉把结果递给景翼岑,“少爷,您还是自己看看吧!”

    他的语气特别沉,好像在说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景翼岑接过鉴定报告,心事重重的把文件展开,仔细的过目一遍,里面的内容顿时让他震惊。

    他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丝喜悦。

    “怎么了?”

    景翼岑将文件递过去,他迫不及待的想让她亲眼看看这份鉴定报告。

    顾灵犀接过一看,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欣慰。

    那根卡在她心尖的刺突然像消失了一般。

    这份报告显示轩轩和景翼岑无血缘关系。

    真相不言而喻。

    “翼岑,原来轩轩真的不是你的儿子。”顾灵犀喜极而泣,高兴的跳起来抱住他。

    景翼岑也和她一样高兴,但是他的笑容只在脸上停留了几秒就收敛了。

    既然轩轩不是他的儿子,那么安妮利用轩轩造谣这件事,他必将百倍奉还。

    “灵犀,我去找安妮,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她。”他下了狠心,这次看她还拿什么来要挟她。

    顾灵犀点头,“我和你一起去。”

    两个人正要出去,这时,门口进来一位医生,并且拦住了景翼岑。

    “景先生,我有事找你。”

    景翼岑并不认识这位医生,此时急着去找安妮算账,面无表情的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景夫人来我这里做了一份亲子鉴定,她去世后这份鉴定一直压在档案室里,最近我因为出差给忘了,刚才正好看到您来了,想来这份鉴定交给你也一样。”

    景翼岑眉头微微一皱,隐约预感到什么事,忙说,“鉴定在哪?”

    “我正好带来了,给。”医生把一份文件交给景翼岑就走了。

    他粗略看了一眼,没想到那上面的内容居然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景翼岑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语气深沉而可怕,仿佛预感到什么事发生。“原来当初妈也去做过亲子鉴定。”

    “真的?”顾灵犀将报告拿过来,上面是轩轩和安安非兄弟关系的鉴定结果。

    同一时间,两份报告证明轩轩并非景翼岑亲生,一切发生得那么顺理成章,也间接暗示着某些未知的真相。

    “翼岑,你还记不记得安安上次摔了头,原来妈是想用安安的血去做亲子鉴定。”

    景翼岑也想到那件事,为此他们母子吵了一架,可是第二天,就传来秦语心出车祸的消息。

    “这份报告的时间和妈出车祸的时间是同一天,也就是说妈是在去拿这份报告的路上出了车祸,而且当时妈开的那辆车被人动了手脚,所以一定是有人不想让妈拿到这份报告。”顾灵犀理性的分析。

    景翼岑的五官瞬间冷冻结冰,“这份报告对谁最不利,谁就是害死妈。的凶手。”

    “安妮。”顾灵犀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一白,真没想到安妮居然这么狠毒到杀人灭口。

    景翼岑的表情更加冷酷。

    他本就因为亲子鉴定而想去找安妮算账,现在加上秦语心的死因,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放过安妮。

    ……

    离开医院后,得知安妮正在为某品牌的珠宝站台,景翼岑直接开车去了珠宝发布会现场。

    今日的珠宝秀大咖云集,荟聚了很多明星名流,安妮从王远山那里拿到了入场名额才得以进场,然而因为景翼岑放话要封杀她,即使她今天刻意打扮得光彩照人,主动和过去那些旧相识示好,那些人也像老鼠遇见猫一样躲她躲得远远的。

    丽丽挽着一位富态十足的老板过来,耀武扬威的从安妮身边走过。

    “金老板,我和姐妹说说话,待会再来找您。”丽丽对身边又矮又胖的老板说道。

    老板走后,安妮不屑的瞥了一眼丽丽,那个金老板她认识,自己也主动去勾搭过,金老板忌惮景翼岑,表面上答应会给她机会,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

    如果不是王远山手里头还有些资源,她根本没有活路。

    “安妮,别来无恙。”丽丽主动过来打招呼。

    安妮轻蔑的口吻,“丽丽,曾经做模特的时候你争不过我,现在公然在媒体面前污蔑我,你到底是何居心?”

    “安妮,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你若真觉得我是污蔑,为何不向记者们澄清?还不是因为你心虚,刚才那位金老板你不会陌生吧,这个圈子就这么几个人,你的那些事早已人尽皆知,跟我面前装无辜,你还真是当了婊,子又想立牌坊,装纯给谁看呢?”

    “那么你呢?你不一样靠潜规则上位,你又凭什么戳我的脊梁骨?”安妮反唇相讥。

    “至少我不像你一样敢做不敢当,这几年你表面上和景翼岑交往,暗地里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这些景翼岑不知道,圈子里谁不清楚?现在又利用孩子想空手套白狼,结果人家夫妻恩爱。你还是白忙一场,你缠着景翼岑不成,又来勾搭王远山,抢我角色,我早就忍你很久了,这次景翼岑封杀你是你活该,我正好替自己出口恶气。”丽丽心里暗爽,讽刺道:“安妮,你在这个圈子里已经没有活路了,识相的不要再缠着王远山,滚出娱乐圈。要不然我会不客气。”

    安妮顿觉可笑,她有轩轩这张王牌,即使被景翼岑封杀,王远山念在安安的份上会给她留点活路,就凭她丽丽,安妮可不放在眼里。

    “丽丽,有本事你去跟王远山说这些话,我看他是帮你还是帮我。”安妮自信的说道,一边走近她一边讥笑,“丽丽,咱们都是各凭本事,你没本事套住王远山,就别怪我抢你角色,再说了,就凭你这点姿色,以前我不放在眼里,现在一样看不上,跟我斗,你还不够资格。”

    然后,她轻勾唇角,就像打了一场胜利的仗一样高兴的从她身边走过。

    珠宝秀结束后,作为最近黑料不断的安妮。自然吸引了媒体们的注意。

    记者们将她围起来,安妮红着眼睛,再次提到儿子轩轩,试图用眼泪博取同情,更是斥责丽丽没有道德底线,污蔑她的人格,她天生就会演戏,向媒体打同情牌,三言两语就让记者们同情她的遭遇。

    “安妮小姐,轩轩真的是景总的孩子吗?为什么景总至今未回应?还是你故意用轩轩来炒作自己?”记者问。

    “关于轩轩的身世,网络上有很多看法,我不是一个新人,没必要用这种事炒作。”

    言外之意,不是炒作,就是事实,她没有正面回应轩轩和景翼岑的关系,却间接把大家引导到那个结果上。

    混了这么多年娱乐圈,安妮很懂得投机取巧的回应记者们的问题。

    “安妮小姐,您知道景总为何封杀你吗?以后你有什么打算?”记者追问。

    安妮抹着眼泪,伤心的说道:“这个问题你们应该去问他,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他要封杀我,这一路我走的好辛苦。为了我的儿子轩轩,无论遇到多少困难,我都会坚持下去。”

    然后用宽容的语气,面对镜头做出一副大度的样子说道:“我还要谢谢他,是他的抛弃让我学会成长,在我的人生跌入低谷的时候,至少还有儿子陪着我。”

    “各位记者,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对安妮小姐的关心。”助理趁机帮安妮救场,安妮准备离开。

    这时,一道冷酷的声音从场外传来。“安妮。这出自欺欺人的戏码我看你还要自导自演到什么时候。”

    大家寻声望去,只见门口出现两个人影,这是自上次安妮召开记者会污蔑顾灵犀下毒伤害轩轩之后,景翼岑和顾灵犀第二次在公开场合和安妮正面交锋,而且这一次,还是景翼岑主动出现。

    一时之间,各种快门和镜头在安妮和景翼岑身上不停的闪动。

    安妮屏住呼吸,当他看到景翼岑和顾灵犀手牵手出现在珠宝秀会场,而他森冷的表情和刚才那一句讽刺,让她产生一股强烈的不安。

    不过她常年混迹娱乐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此时她保持镇定。在对方没有亮出底牌的时候,她不能乱。

    景翼岑牵着顾灵犀,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高调走向安妮。

    “景总,轩轩真的是你的儿子吗?”记者们抓住机会就问这个问题。

    即使景翼岑从不回应,他们也从不气馁。

    景翼岑回头,面对所有记者,头一次在媒体面前回应这件事,冷静而淡漠,“关于这个问题,我这里有份报告,真相如何。大家看了就明白。”

    然后,把鉴定报告亮出来,大方的给媒体们拍摄。

    里面的内容顿时让记者们大跌眼镜。

    “原来轩轩和景总没有血缘关系。”

    “那就是安妮利用轩轩炒作了。”

    “安妮,你站出来说句话。”

    然后,所有记者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把安妮围了起来,安妮被突然的状况吓得赶紧后退。

    “安妮,轩轩和景总非血缘关系,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亏我们一直为你打抱不平。”

    “原来你才是真正的绿茶婊!”

    安妮被记者们骂得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不用看,她也知道刚才那份报告对自己有多么不利。

    情急之下,她矢口否认,“那个报告是假的。”

    景翼岑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回头,很清楚的对安妮说,“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如果我这份鉴定报告是假的,那么这份呢?这份报告是几个月前,我妈偷偷的用安安和轩轩的血去医院做的鉴定报告,你应该不会陌生吧。”

    然后,他拿出一份新的报告,直接甩在了安妮的脸上。

    锋利的纸片。划伤了安妮细嫩的脸颊。

    她顾不得切肤之痛,因为当景翼岑说出秦语心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完了。

    景翼岑愤怒的说道:“安妮,我妈一心一意帮你,你不可能不知道她想利用这份报告来威胁我承认轩轩的身份,当她去医院拿亲子鉴定的时候却出了车祸,这场事故不是意外,而是有人不想让她看到这份鉴定报告,除了你,还有谁会想尽办法阻止她?”

    安妮百口莫辩,因为景翼岑说的都是事实。

    她告诉自己不能慌。不能自乱阵脚,这只是两份对她不利的亲子鉴定,只要她不承认,警察那边又拿不出证据出来,秦语心的死与她无关。

    安妮狡辩道:“翼岑,这只是你的猜测,你不能把莫须有的罪名安插在我身上。”

    “我现在是没证据证明你就是凶手,不代表我以后不会抓住你的把柄,你几次三番利用轩轩的身份造谣,污蔑灵犀的名誉,愚弄所有人。光凭这一点,我就无法再容忍。”景翼岑再次面对记者,以极为冷酷的声音,不容人置喙的语气,一字一句对媒体宣布,“大家不要以为我要封杀安妮只是开玩笑,我今日把话放到这里,如果以后再有人敢给安妮活路,就是给自己找死路,我说一不二,大家要不信,可以试试。”

    他刻意咬重了最后两个字,似乎很期待有人来挑战一下他的权威,他势必让那些不识好歹的人看看敢于挑战他的下场。

    这次的封杀和上次不同,因为轩轩的身份一经曝光,安妮手里没有了王牌,那些之前还存在怀疑,以为景翼岑会看在孩子的份上给安妮母子留一条活路的人,不得不信景翼岑这次是动了真格。

    全场禁声,谁也不敢再挑战景翼岑的底线。

    景翼岑达到目的,没必要留在这里,牵着顾灵犀。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会场。

    剩下安妮默默的站在原地,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议论声。

    “秦语心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

    安妮觉得脑袋里懵懵的,完全听不到周围的声音,此时她已经成了众矢之的,百口莫辩。

    对于丽丽来说,这是一个爆红的绝佳时机。

    她缓缓的走过来,露出一副大快人心的笑容,“各位,我这里有安妮这些年陪睡的所有记录和照片,有兴趣的可以和我一起慢慢欣赏。”

    此话再一次在媒体面前炸开了锅。

    安妮自出道以来,除了被人爆料她的身世丑闻。就是和景翼岑的绯闻,她一直以清纯正面的形象示人,即使有狗仔听闻安妮潜规则上位,想偷拍她也屡不成功,今日丽丽这么一爆料,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新闻。

    会场的巨大白色帷幕上,一张张艳,照大胆而豪放,安妮的尺度之大令人咂舌。

    安妮呆呆的看着那些照片,那是她曾经潜规则的时候被逼拍下的,这是这一行的规矩。既然得了机会,就要守口如瓶,不能给金主带来家庭和事业上的烦恼,所以会留下某些大尺度照片以示诚意。

    安妮没想到这些照片会落入丽丽的手里。

    当她知道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她的形象瞬间一落千丈。

    记者们疯了一样的开始围过来。

    “安妮你个绿茶婊,你骗了所有人。”

    “你和你妈当年一样下贱。”

    “贱人,公交车,"dang fu"!”

    大家嘴里骂还不够,有的甚至开始动手,直接把手里的相机往她头上砸。

    安妮根本没机会逃跑,当即头破血流,身上被人各种踢打,她坐在地上不停的求饶,“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然而没有一个人再愿意听她的声音。

    周围看热闹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场内维持秩序的保安装作没看见,没人愿意救一个名声已经臭了的女明星。

    直到记者们打累了才放过她,甚至有些人还对她吐口水。

    安妮一脸血水,头发凌乱,身上痛得就像散了架一样疼。

    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起来的时候甚至不敢抬头看人,因为她每经过一个人身边。那个人就会在她身上吐口水,并且骂她,“贱人,别弄脏了这里,快滚!”

    “滚出娱乐圈”

    “女明星的耻辱!”

    各种难听的咒骂,安妮一夕之间全部领会了。

    她拖着满身伤痕离开会场,刚出来还没有缓过劲,手机就响了。

    是保姆打过来的。

    安妮抹掉脸上的血和泪,接了电话。

    “安妮小姐,不好了,刚才有人闯进家里,把轩轩抱走了。”

    手机从手里失力的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轩轩!”她失魂落魄的往电梯口跑,即使刚才被那么多人打骂,她都没有像此刻这么惊慌。

    她知道是谁抱走了轩轩,一年前在希腊,景翼岑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现在他知道轩轩不是他的儿子,她好怕他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她不敢想,那毕竟是她生的孩子,说她不在乎是假的。

    怎么办,怎么办?

    她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唯一能想到的人只有王远山,她顾不得自己满身伤痕去找王远山。

    王远山早已看了新闻,安妮这次算是彻底完了,见到安妮出现,王远山直接就把门一关。

    “王总。”安妮快速伸手,一条玉璧卡在了门中间,“啊!”她痛得惨叫一声,身体已经挤了进来。

    王远山一边把她往外推一边说道:“安妮,轩轩的身份曝光,景翼岑这次是动了真格的,我可不想为了你得罪他。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安妮哭着求他,“王总,轩轩被景翼岑抓走了,我求你救救他吧。”

    王远山自然担心儿子,但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他选择牺牲轩轩,“安妮,景翼岑是什么人你知道的,一旦他知道轩轩是我儿子,我还有命活吗?你自己身败名裂就算了,我可不想和你一起被封杀。你赶紧给我滚。”

    他的无情让安妮心痛加失望,“轩轩是你的儿子,你也不管他的死活?”

    “我管他的死活,谁管我的死活?安妮,你彻底完了,我警告你别再来纠缠我。”王远山目露凶光,吼声比平时高了好几个分贝,然后又将她往外推,“快点滚。”

    门重重的关上,并且反锁。

    “王总,王总!”

    里面没有回应,看来王远山下决心不会管她。

    安妮恼羞成怒的破口大骂,“王远山你个王八蛋,开门。”

    继续没声音。

    安妮骂了一会之后,王远山始终没开门。

    安妮没时间耽搁,快速离开房门口向外冲……

    景家。

    顾灵犀看着轩轩被抱回家,一岁的轩轩很怕生,特别是看到景翼岑的时候更加害怕。

    “翼岑,你把轩轩抱回家,打算怎么办?”

    景翼岑深刻的想了一下,说道:“知道了轩轩并非我亲生我反而对轩轩没有那么大的抵触,趁着轩轩还没长大,我不能让他留在安妮身边,会害了这个孩子的一生。”

    顾灵犀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安妮这次得到教训,轩轩跟着她只会受苦,到底是个无辜的孩子,顾灵犀看着他,突然想到安安,不知道安安现在怎么样了,心里涌起一丝难过。

    “景翼岑,你把孩子还给我!”

    外面,突然传来安妮的呐喊声。

    顾灵犀听到她的哭声,她的声音是那么无助,而轩轩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突然也开始哭起来,嘴里一直念着,“妈妈,妈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