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58章 安妮供认罪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8章 安妮供认罪行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家大门外,安妮一双手不停地敲着门,脸上的血已经干了,粘着头发丝粘在脸上,泪水模糊了视线,嘴里不停地哭喊,“翼岑,把轩轩还给我,呜……轩轩……”

    屋内,顾灵犀听到安妮的哭声,怀里的轩轩又哭得那么伤心,抱着轩轩起来准备出去看看,景翼岑拦住她,“灵犀,你忘了希腊那一次吗?”

    顾灵犀一怔,回忆清晰的闪过脑海。

    安妮诡计多端,那一次利用她的心软拍下视频,这个教训她至今难忘。

    “佩姨,把轩轩抱到楼上去。”景翼岑不耐烦的喊道。

    佩姨忙过来把哭闹的轩轩抱走,很快客厅里安静下来。

    外面的安妮还在哭,景翼岑就像没听到一样,然后招呼萧权过来,令道:“去,派人把她关起来,告诉她,只要她承认自己的罪行,我可以饶她一命,要不然就别想再见到轩轩。”

    萧权领命出去了,顾灵犀有些担心,“翼岑,要是安妮拒不承认呢?会不会出事?”

    景翼岑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你放心,安妮是求生欲极强的人,更何况轩轩还在我手里,她是聪明人,不会轻易让自己死。”

    ……

    傍晚时分,景翼岑接到严局长的电话。

    “景总,景夫人的案子有线索了,已经抓到了在景夫人车上动手脚的人,那人供出了王远山,我想问下景夫人和王远山可有宿怨?”

    景翼岑没想到这个案子居然把王远山也牵扯进来,于是去警局了解情况。

    王远山涉嫌杀害秦语心,已经被严局长派人抓捕归案。

    看到景翼岑出现,一直嘴硬大喊冤枉的王远山吓得禁声,大气也不敢喘。

    “王远山,居然是你在车上动手脚。”景翼岑面色冷酷的说道。

    王远山死鸭子嘴硬,求道:“景总,冤枉啊,我和景夫人素未谋面,怎么可能是杀害她的凶手,这一定是栽赃陷害,景总您一定要相信我。”

    景翼岑的语气极为寒冷,“王远山,你说自己冤枉,那个人的账户在我妈出车祸的同一天收到一大笔钱,而打款人正是你王远山,这事你又怎么解释?说,为什么要杀害我妈?”

    王远山肩膀一抖,事到如今证据确凿,他不敢不认,但是若认了,这个罪名就落实在他头上了。

    为了保全自身,他只能牺牲安妮,“景总,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杀人啊……是,是安妮指使我做的。”

    景翼岑的眼眸一深,他早就怀疑安妮,这下有王远山指认,看她还怎么抵赖。

    不过……

    景翼岑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王远山,你一直力捧安妮,就连我封杀她你也不把我的话放在耳里,现在竟然敢合谋害死我妈,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在车上动手脚?”

    景翼岑脸色阴沉沉的很可怕,王远山更加不敢出声。

    “不说是吧!”

    “景总……”王远山自然不敢说,要说了他的下场会比现在更惨。

    景翼岑没耐心和他耗下去,冷酷的转身,无情的威胁:“那你就等着牢底坐穿吧!”

    王远山瞳孔睁大,他的罪行顶多是杀人未遂,就算坐牢也不过几年时间,景翼岑这番话直接断了他的后路。

    他可不想为了一个安妮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景总,我,我说。”情急之下,王远山承认罪行,“秦语心去拿亲子鉴定的头天晚上,安妮来找我,说轩轩是我的儿子,我当时很害怕,怕轩轩的身份一旦曝光,你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一时糊涂听了安妮的计划……”

    景翼岑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

    原来轩轩的亲生父亲是王远山,难怪他会和安妮狼狈为奸。

    “到底是谁杀了我妈?”景翼岑冷声问道。

    虽然那场车祸是两人合谋,并未直接造成秦语心的死亡,医院里的氧气罩才是关键。

    “是安妮,她见秦语心车祸没死,于是在医院守着,趁你们不注意拿掉了秦语心的氧气罩。”王远山供认不讳。

    景翼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懊悔占据了他的内心,那段时间安妮天天守在病房里,如果早知道安妮的动机,或许他就不会因为一时疏忽而让妈死……

    终于找到凶手了,这一刻,景翼岑恨不得将安妮碎尸万段。

    离开警局之后,景翼岑直接回家,萧权说,安妮想见他。

    景翼岑早就知道,不出一天时间,安妮就主动要求见她。

    他正好要找她算账。

    “带她过来。”

    经历身败名裂的大起大落,又被关了一天,加上滴水未沾,安妮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不振,脸上的血和泪让她憔悴得就像疯人院出来的疯子。

    面前的真皮沙发上坐着英俊冷漠的男人,与她的狼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翼岑,我能不能见见轩轩?”安妮一心惦记着轩轩的安危,要不然她不会站在这里。

    “安妮,事到如今,你没资格和我讨价还价。”然后,他森冷的目光落在她落魄的脸上,严酷的问道:“是不是你杀了我妈?”

    安妮的手指用力握紧,咬牙狡辩,“不是。”

    景翼岑冷笑,他就知道安妮不会轻易认罪。“不承认是吧?我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证明你杀害我妈,王远山已经承认了罪行,你还有什么话说?”

    安妮脸色苍白如纸,她本来还想狡辩拖延,没想到王远山已经认罪了。

    但她不会轻易就范,“翼岑,他污蔑我!”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景翼岑脸色铁青,残酷的说道:“事到如今,你还在否认,轩轩的亲生父亲是王远山,你们两个为了掩饰轩轩的身世不惜害死我妈,她为了你抛夫弃子,一心一意帮你,你居然下此狠手,你的心简直毒如蛇蝎。王远山已经伏法,即使你矢口否认,也磨灭不了你犯下的罪行。”

    刚刚还站的笔直的身体,突然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轩轩和王远山的关系,按照王远山的性格,她所做的一切肯定都被王远山抖了出来,即使她不认也得认。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安妮失魂落魄的说道:“翼岑,我只是努力想要挽回你,我错了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

    景翼岑不屑的说:“别拿你的爱当借口,那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

    “呵……”

    安妮感觉自己的心摇摇欲坠,好像栽进了一个无底深渊,伤心的说道:“当初,是你移情别恋抛弃我,我努力想挽留你,可你呢?你给过我机会吗?你的眼里心里只有顾灵犀,我哪点不如她了?我不过是出国一趟,回来你就和顾灵犀在一起,我呢?我和你过去三年的感情比不过你和顾灵犀三个月。”

    “我能甘心吗?她抢走了你的人还不够还要抢走你的心,所以那天晚上我趁你喝醉把你带去酒店,你知道吗?那天晚上你一直念着她的名字,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有多爱你就有多痛苦……于是我心生一计,利用这件事挑拨你和顾灵犀,气死了老夫人,还害得顾灵犀流产,哈哈……这都是她的报应……”

    景翼岑看着她张狂的笑容,回想自己失去的第一个孩子,以及灵犀精神异常,就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但他不会亲自动手,因为那会脏了他的手。

    安妮伤心的回忆往事,“后来,我躲到国外,为了轩轩每天提心吊胆,过着东躲**的日子,可你呢,你和顾灵犀去度蜜月,你知道我有多嫉妒她吗?为什么你可以对她那么好却不放过我和轩轩?”

    安妮痛不欲生,泪流满面,“自从那次在记者会上,你说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我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不再纠缠你,可秦语心却偷偷的去做了亲子鉴定,翼岑,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做吗?走到这一步都是你和秦语心逼我的……”

    “你以为秦语心是真心想帮我吗?她不过是为了她自己的私心罢了,如果她不去做那份亲子鉴定就什么事都没有,她偏偏要自找死路,可惜她命大,那么大的车祸居然没死,我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怕她哪天醒了又想去拿亲子鉴定,我只能亲手了结了她。”

    景翼岑听完安妮一番话,面前的女人已经疯狂,他多看一眼都觉得刺眼。憎恶的说道:“安妮,我已经报警,你将用你的余生,在牢里为自己的罪行忏悔一辈子。”

    安妮苦笑一声,走到这一步,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是她自食恶果,但是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儿子轩轩。

    “能让我见轩轩最后一面吗?”安妮沙哑的问他。

    景翼岑不为所动。

    安妮突然跪下来,伤心欲绝的求他,“翼岑,我知道自己罪不可赦,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我求求你放过轩轩,他还小,祸不及他,求你不要伤害他。”

    景翼岑站起来,从她身边走过,绝情而冷酷的语气,“轩轩有你这样的母亲是他的悲哀,我已经把他送走,这辈子你休想再见到轩轩。”

    “翼岑!”

    景翼岑不理会,直接向门口走去。

    外面,严局长早已等候多时。

    “安妮已经认罪了,严局长,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

    “谢谢景总。”

    严局长进来,身后跟着两位警察,其中一个从腰间把手铐拿出来,“安妮小姐,跟我们走吧。”

    安妮被迫带上了手铐,如木偶般被警察带走,经过景翼岑身边的时候,安妮做出最后的努力,“翼岑,你真的不让我见轩轩?”

    景翼岑无动于衷。

    安妮狠心发笑,“那你一辈子都别想再见到安安。”

    景翼岑心里一扯,他本不想弄脏自己的手,这一刻,再也忍不住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你知道安安的下落?”

    安妮被他的力道掐得喘不过气来,白皙的脸瞬间涨红。“咳咳……”

    “快说,安安在哪里?”景翼岑红了眼,他追查了那么久,一次次的错过安安的消息,此时他心急如焚,失去理智一般的用力。

    “咳咳……”安妮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她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景翼岑的杀意。“放……手……”

    “说不说?”

    安妮痛苦的流出了眼泪,张口发不出声音。

    “景总,您这样她根本说不出话来,先放开她再说吧。”严局长劝道。

    景翼岑的理智终于回来了一点,手里的力道一松,安妮捂着脖子不停的喘气咳嗽。

    景翼岑松了口,“你想见轩轩,必须先告诉我安安的下落。”

    安妮好半天缓过神来,好不容易从鬼门关走一趟,见他松口,安妮不敢隐瞒,“其实,李志明一直没有离开南城,你追查的人是我雇来假扮的,安安……咳咳……他一直在南城。”

    景翼岑震惊不已。

    每次追查回来的画面,李志明都戴着帽子捂得严严实实,安安更不必说,基本被他用被子包着,监控的像素不高,也许是关己则乱,所以他很容易被假扮的李志明糊弄过去。

    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居然没想到。

    可恶!

    “李志明藏在哪?”

    “你先让我见轩轩!”

    “安妮,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景翼岑冷酷的眼神看得安妮心里发颤,她自知自己落到这一步,除了按照他的话做别无选择。

    为了见轩轩,她只好把地址告诉了他。

    ……

    李志明如往常一样从菜场买菜回家,嘴里哼着轻松的小调,心情愉快的上电梯。

    这段日子因为安妮给的一大笔钱,他终于不用再过穷苦的日子,而景莲最近的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日子总算过得滋滋润润。

    电梯“叮”的一声开了,李志明准备出去,谁知脚步还没有迈开,就被面前战立的男人吓得一哆嗦,身体不自觉向后,快速反应过来准备关电梯。

    可惜他的动作太慢,景翼岑身后的两个手下已经快速的冲到里面去,一左一右将他的手反在背后,强迫他动弹不得。

    “放开我!”李志明奋力反抗。

    景翼岑冷酷的看着李志明被按在地上,沉声道:“姑父,别来无恙?”

    “景翼岑,你放开我!”

    “你下毒陷害我,还抢走我的安安,我怎么会放过你,快把安安交出来,否则我不客气。”他冰冷的目光如一把尖刀刺来,深深地印刻在李志明慌乱的眼中。

    景翼岑既然能找到这里,李志明就知道事情败露,担心的吼道:“你不要伤害景莲,所有事都是我做的,与她无关。”

    “你们倒是夫妻情深。”景翼岑讥讽的语气,

    “翼岑,我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被你找出来,你放心,安安很安全,他到底是我的侄孙,我不会伤害他。”李志明诚恳的说道。

    景翼岑对他露出一丝怀疑的眼神。

    李志明知道他不会轻易相信自己,继续说道:“翼岑,我承认下毒陷害你是我不对,我也是被安妮利用,其实这段时间,我有想过回去自首,但是我放不下景莲,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没有做任何伤害安安的事情。”

    景翼岑给萧权使了一个眼色,萧权放开了李志明,景翼岑说道:“安安在哪?”

    刚才他已经去出租屋看了,那里根本就没有人。

    李志明说:“我怕你随时找过来,便租了两套房,登记的那套是空的,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安安。”

    景翼岑狐疑的看着他,为了早点见到安安,他选择信他一回。

    “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招。”他警告道。

    李志明走在前面,带他来到了租住的房子,用钥匙准备开门。

    “我来。”景翼岑抢过他的钥匙。

    “翼岑,你现在不要出现。”李志明拦住他,解释,“景莲的情绪不稳,见不得陌生人,如果她看到你受了刺激,安安会很危险。”

    景翼岑皱眉,“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是真的,景莲在牢里精神出了点问题,现在除了我谁也不认识,你也不想安安有危险吧?”李志明怕他不信,赶紧解释。

    景翼岑自然不一样安安有事,暂时信他一回。

    他把钥匙还给李志明,自己则躲到门边,李志明开门,如往常一样走进去。

    景莲抱着安安哄着,见到李志明回来,高兴的跑过去,“志明,你回来了。”

    “嗯,安安睡了吗?”

    景莲一副不高兴的口吻,“志明,这是小翰,这是我们的儿子小翰啊,你忘了吗?”

    李志明立马改口,“是是是,是小翰,来,把小翰给我,我抱他去房间里睡觉。”

    门外,景翼岑听到景莲把安安当成李翰,过去那些事情从脑海里冒出来,真没想到景莲病得这么严重。

    李志明把安安从景莲的手里小心翼翼的接过来,景莲突然紧张的大吼一声,“不行,我不能把小翰给你。”

    还好李志明抱稳了安安,没有被她抢夺过去,门外的景翼岑趁机冲进来,把李志明往后一拉。

    “翼岑。”李志明把安安交给景翼岑,“安安没事,你放心。”

    抱着怀里的安安,景翼岑心里一松,直到安安真真实实的被他抱在手里,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下。

    景莲看到景翼岑突然出现,吓得瞳孔扩张,脚步踉跄的后退,“你是谁?你要抢走我的儿子……小翰,你把小翰还给我。”

    她疯了一样的冲过来,萧权快速过来拦住了她。

    景莲伤心的哭喊,“不要抢走我的小翰,不要抢走我的小翰……”

    景翼岑看着面前发疯的景莲,微微皱眉。

    景莲一直在哭闹,景翼岑对李志明说:“你和我出来一下。”

    李志明跟着他出来后,景翼岑表情严肃,“姑姑怎么会变成这样?”

    “景莲一直惦记着小翰的死,心病成疾,所以才会发疯,自从安安来了之后,也许是把安安当成了小翰的缘故,她的情绪便稳定了许多,上次下毒陷害你之后我很后悔,我本来想早点把安安还给你然后去自首,但是看到景莲舍不得安安,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你放心,这段时间,景莲把安安照顾得很好,翼岑,请你念在我们没有伤害安安的份上,放过她吧,不要再把景莲关进牢里,好吗?”李志明卑微的祈求。

    怀里的安安睡得很香,好些日子没见,他不仅没有消瘦,反而养得白白胖胖的,让景翼岑相信了李志明的话。

    “姑姑病成这样,以后不要再躲着,带她去医院看医生吧。”

    说完,景翼岑抱着安安离去。

    李志明看到景翼岑的背影,知道他已经不再追究过去的恩怨,感动得热泪盈眶,“翼岑,谢谢你。”

    ……

    景家。

    顾灵犀紧张的在家里等候,只要门口有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站起来向门口张望。

    “灵犀,我回来了。”

    外面传来景翼岑的声音,顾灵犀欣喜若狂的站起来,看到景翼岑抱着安安平安回来,激动的冲过来。

    “安安。”

    她看着景翼岑怀里的安安,好些日子没见,她紧张得不知所措,站在他面前又哭又笑的。

    “怎么了?安安没回来天天担心,现在回来了反倒哭了。”

    顾灵犀一只手捂住嘴巴,泪如泉涌。

    这段时间,她一直安慰自己不要哭,安安不会有事的,她都要担心死了,真的看到他平安归来,她再也忍不住哭出来,因为这是高兴的泪水,她的安安终于回到她身边了。

    “我的安安。”顾灵犀把安安接过来抱在怀里,任凭眼泪不停的往外流。

    景翼岑张开双臂抱着他们母子,“姑父没有对安安做什么,反而把安安照顾得很好,安安真的是小福星,要不是他,姑姑的病情也得不到控制。”

    “姑姑怎么了?”

    “她的精神出了问题,我已经和爸商量了一下,会派人把她和姑父接回来治疗。”

    顾灵犀低头看着安安熟睡的脸颊,宁静的说道:“都听你的,经历这么多事,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

    “嗯,永远不分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