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59章 大结局(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9章 大结局(上)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安安回来之后,李志明也去警局自首,好在美食城下毒事件没有闹出人命,李志明被处以拘留和罚款。%D7%CF%D3%C4%B8%F3

    景莲也被送去治疗,听医生说康复的希望只有百分之十,虽然希望渺茫,李志明却并没有放弃。

    秦语心的死因曝光后,外界对安妮的罪行唏嘘不已,谁也没想到昔日风光无限的超模安妮,最终会走上犯罪这条道路。

    而她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监狱里。

    景翼岑和顾灵犀抱着轩轩来看她。

    隔着透明的玻璃,安妮看到轩轩,一双手趴在玻璃上,泪流满面的呼唤着轩轩的名字。

    玻璃的隔音效果很好,顾灵犀听不到安妮的哭声,却看到她痛苦的表情和挤在一起的五官,伤心得失去了往日的美丽。

    轩轩此时看到安妮也大哭大闹,耳边充斥着撕心裂肺的哭声,顾灵犀只好让景翼岑把轩轩抱走。

    看到安妮不停的呐喊,顾灵犀将旁边的电话拿起来。

    安妮也拿了电话,急切的声音带着哭腔,“轩轩,我的轩轩……顾灵犀,你把轩轩还给我……”

    她的声音悲哀又无助,同为母亲,顾灵犀能感受到安妮此时的痛苦和绝望,平静的对她说:“你放心,他会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下长大。”

    “顾灵犀,你会那么好心?看到我被关一辈子你故意来这里嘲笑我是吧?你要是敢把轩轩送走,就算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安妮恶狠狠的冲她吼道。

    安妮狰狞的面孔看在顾灵犀眼里,心想要不是被面前的玻璃挡住,恐怕安妮一定会冲过来撕了她。

    事到如今,顾灵犀不想和她计较,“随便你怎么想,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你告诉了翼岑安安的下落,他也履行承诺让你见轩轩,但,这是最后一次见面。”

    安妮眼眸里的恨意更深。

    顾灵犀并不在意,面色淡然,说,“轩轩还小,他的人生还没开始,你也不希望他将来长大知道自己有一位杀人犯母亲吧。”

    安妮泪若悬河,她知道自己落得这样的下场,已经无力再给轩轩一个未来。

    “你打算送轩轩去哪?”

    “王远山出事后,他在南城已经声名狼藉。他在南城待不下去,打算去国外定居,临走的时候要求带走轩轩,我答应了。”

    安妮急得又趴在玻璃上,话筒里传来她愤怒的吼声,“不行,他不能带走我的轩轩……顾灵犀,你凭什么把轩轩送给他。”

    “王远山是轩轩的亲生父亲,理应带走他,而且轩轩是他唯一的儿子,他肯定会对轩轩好,她老婆也接受了轩轩,表示会将轩轩视如己出,以后,轩轩会有一个新妈妈,他会在一个健康的家庭里长大,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如果你真的替轩轩好,就应该祝福他。”顾灵犀淡淡的说,仿佛没看到安妮的愤怒。

    安妮痛苦的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滑落脸颊。

    她这辈子算毁了,她不能连累轩轩,顾灵犀说的对,轩轩好歹是王远山唯一的儿子,去国外重新开始,总比留在南城被娱记关注,永远被人指点要好。

    她坦然接受这个结果,“谢谢你。”

    “不客气。”顾灵犀平淡的语气。

    顾灵犀打算把电话拿下来走人……

    “顾灵犀你知道吗?我有多恨你,就有多羡慕你。”她双眼含泪,发泄一般的说道:“我出生的时候就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我妈每天除了和男人上,床从来没有管过我,我的出生就注定了我要比别人活得更卑贱,我每天打四份工,不知黑夜的活着,凭什么老天对我这么不公平?”

    顾灵犀身形一顿。默默的当安妮最后的听众。

    “我不甘心,所以我努力想出人头地摆脱黑暗的命运,我做模特,当演员,我只是想要过好一点的生活,遇到翼岑是我的幸运,是你生生的夺走了我所有的运气。”安妮愤恨的指责,“顾灵犀,为什么你的运气这么好,你已经嫁给了翼岑,为什么还要夺走我唯一的东西?”

    “我恨你,要不是你,翼岑也不会变心,我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顾灵犀静静的听完她的话,温和的语气,说:“老天是公平的,人的出生不能选择,但道路可以选择,你选择什么样的路注定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遇到翼岑是你的幸运,是你没有抓住这种幸运……即使我不和他结婚,还会有别的女人和他结婚,我们之所以相爱也是建立在彼此坦诚,相互信任的基础上。”

    顾灵犀语气冷冽,“安妮,你总说你爱翼岑,事实呢,你只是为了你自己的私心,当初你和翼岑在一起也是有私心的吧,不然你怎么会一边和他在一起,一边周旋在各种男人中间?是你没有好好珍惜他,就注定你会失去他……”

    “之后,你为了自己的私心,一次次的做出他无法原谅的事情,你甚至杀了他母亲,这就是你所谓的爱,你的爱不过是你自私自利的借口。”

    顾灵犀一语中的,直戳安妮黑暗的内心。

    她如何不知,当初得知景翼岑的身份,她如何不想利用他帮自己,可惜他给不了她想要的机会,她只能一边缠着他一边委身别的男人,她总是有恃无恐的利用母亲的死和他的愧疚去享受他的好,却不知这份不平等的感情也有保鲜期,如今回过头来想,如果她当初用点真心,而不是等到失去后才去纠缠不休,是否她和翼岑又会是另一番结局?

    “顾灵犀。我输了。”安妮垂头丧气的说道:“你说得对,我这样自私的人,本就不该得到幸福。”

    “每个人都有得到幸福的权利,只是你用错了方法。”

    “也许吧……”安妮叹息。

    曾经,幸福降临过,只是她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顾灵犀,翼岑说的对,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将用我的余生去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祝你们幸福。”

    “还有……不要让轩轩知道有我这样一位母亲。”

    安妮平静的挂断了电话,把背影留给了顾灵犀。

    那是顾灵犀所见过。安妮最落寞的一个背影。

    也许到这一刻,她真的已经想明白,也释怀了吧。

    顾灵犀离开监狱之后,景翼岑在外面等他。

    他站在车前,背靠着车门,阳光温暖的洒在他的身上,让午后的这一幕看上去那么温馨。

    她欢快的脚步奔向他。

    他抱了她一个满怀。

    “轩轩呢?”

    “已经送走了。”景翼岑说。

    “我们走吧。”

    “嗯。”景翼岑伸手牵着她,带她一起上车。

    坐好后,景翼岑准备开车,顾灵犀的手机响了。

    一看到高阳的来电,顾灵犀就忍不住笑了。

    她接了电话,“高阳。”

    高阳在电话里哭泣,“灵犀,灵均晕倒了,你快过来啊!”

    一听到这个消息,顾灵犀紧张得脸色发白,急问:“你在哪?”

    “市中心医院。”

    挂了电话,顾灵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翼岑,灵均又病了,快去医院。”

    景翼岑刚才已经听到了电话里高阳的声音,早已改变了路线,直奔市医院。

    一路上,顾灵犀快急死了。生怕灵均有危险,眼泪一直往下掉。

    “别担心,灵均发病那么多次都没事,这一次也一定会平安无事。”景翼岑一边开车一边安慰她。

    顾灵犀的眼泪止不住,她比谁都清楚灵均的身体。

    这么多年,他每一次发病对她来说都像是从鬼门关里走一趟,她怎能不担心不难过?

    紧紧揪着一颗心到了医院,急救室外,高阳早已哭成了泪人儿,看到顾灵犀来了,她抱着顾灵犀不停的哭。

    顾灵犀哪里见过这样的高阳?心里也悲从中来,反倒先安慰她。“高阳,灵均会没事的。”

    “你不用安慰我了,他昏过去的时候我就在身边,我亲眼看着他倒下的……我好怕,灵犀,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高阳失魂落魄的哭道。

    顾灵犀感同身受,爱之深,怕之切,她和高阳一样都深爱着灵均,谁也不希望灵均有事。

    漫长等待过后,医生打开了手术室的门,高阳第一个冲过去,脸上的眼泪还没有擦干,“医生,灵均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医生叹息一声,“病人的身体已经五脏俱损,恐怕时日无多……”

    后面四个字,顾灵犀多么希望自己没有听到。

    眼泪,啪嗒一下掉下来,滴在了洁白的地砖上。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回头扑到景翼岑的怀里大哭。

    “医生,不会的,灵均还那么年轻,他不会死的,你骗我,你骗我……”高阳痛苦的哭喊。

    顾灵犀听到那个“死”字,心里再一次牵扯出疼痛,眼泪汹涌的流出来,浸湿了景翼岑干净的衬衫。

    顾灵均被推到了病房里,高阳一直坐在病床前,握着他的手守着他。

    “高阳。”顾灵犀站在她身后,看着她那么痛苦,欲言又止。

    高阳没回应,她始终看着昏迷的顾灵均,眼神像失去了焦点一样无神。

    顾灵犀坐到另一边,看到高阳这个样子,于心不忍的说道:“高阳,当初你和灵均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劝你,我不是不支持你们在一起,而是灵均的身体时好时坏,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将来痛苦,如今他旧病复发,如果你现在……”

    “灵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想答应你,你什么都不要说。”高阳打断她,语气平淡,顾灵犀无法想象她此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在和她说这句话。

    顾灵犀话到嘴边,生生的咽下去。

    “那好吧,我不劝你。”顾灵犀不忍,她知道高阳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只能等她冷静下来再说。

    出来病房后,景翼岑背靠着门口的墙壁,默默的等着她。

    她心里一下子就酸了,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

    景翼岑走过来,轻轻的拥抱她,吻着她的发,“灵均一定会醒过来的。”

    “翼岑,我好怕,真的好怕。”她哭,声音喑哑。

    这样的她,让他格外心疼。

    他抱紧了她,仿佛这样会给她一点力量,知道她伤心,这种时候不应该提到那个人的名字,景翼岑还是想告诉她,“灵犀,顾天雄想见你。”

    顾天雄被抓之后,后来景翼岑告诉她自己的身世,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吴美丽的谎言,她还是没有去见过他。

    “我不想见。”她难过的吸了吸鼻子,这个名字就是她今生的噩梦,她再也不想见那个制造梦魇的人。

    “我知道你不想见,但是……牢里传来消息,顾天雄吞药自杀了,现在生命垂危,临死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见你一面。”

    顾灵犀心里一颤,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样打在她的心口。

    冰冷的心,突然撕开了一道口子,疼痛袭遍全身。

    ……

    监狱医护室。

    顾天雄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奄奄一息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他眯着眼睛,世界在他的视野里渐渐模糊……

    灵犀。灵犀……

    他无声的念着这个名字,仿佛这是他支撑下去的唯一动力。

    外面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好像突然给了他求生的希望,他吃力的撑着眼皮,一双手想要支撑身体起来,可惜他没有半点力气。

    “灵犀,是你吗?你终于来看我了吗?”

    他努力的四处张望,最后什么也没有看到。

    顾灵犀站在病床前,这一路她都在想自己看到他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真的见到他了,才发现她的心始终做不到对他视而不见。

    这就是所谓的父女天性,即使他无情无义。她也做不到恩断义绝。

    “是我,我来了。”她清冷的说道。

    听到她的声音,顾天雄笑了,一双眼睁着空洞无神,却努力想要看清眼前心心念念的人,“灵犀。”

    他伸手,在空中乱抓。

    “你的眼睛怎么了?”

    “我的眼睛看不见了,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这段时间,他的心被懊悔占据,日日夜夜的流泪,眼睛早已哭瞎了。

    “你这是何必?”顾灵犀努力让自己静下来,不去想他眼睛看不见的背后原因。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想要原谅他。

    “灵均呢?”

    顾灵犀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

    顾天雄看不到,手依旧在空中乱抓,“灵均,你还好吗?”

    “他不好。”顾灵犀伤感的说道:“灵均又发病了,他现在还在医院里昏迷不醒。”

    她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样滑落,痛苦的说道:“这么多年来,他的身体早已病入膏肓,他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向老天爷借来的,他怎么可能会好,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灵均不会错过治疗,也不会病得这么严重。”

    顾天雄懊悔不已,“对不起,灵犀,我一直以为你和灵均不是我的孩子,对不起……”

    顾灵犀伤心的说:“伤害已经造成,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

    顾天雄默默的流泪,生命最后一刻,他卑微的说道:“灵犀,你能原谅爸爸吗?”

    如何原谅?怎能原谅?

    “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最渴望的就是你能对我笑一下,可你从来没有。”

    “你总是护着晴霏,即使你知道她在冤枉我。你也任由她欺负我。”

    “我没有妈妈,你是我的爸爸,可你从来没有尽到爸爸的责任,你就像我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不,你比陌生人还残忍的撕碎了我对父亲的所有幻想。”

    “如果可以,我宁愿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顾天雄明白了。

    “你不会原谅我,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顾天雄抱着这个遗憾,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他走得很宁静,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顾灵犀捂着嘴巴,突然哭出声音。

    她终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他毕竟是她的爸爸啊。

    “爸……”她伤心的扑到顾天雄身上大哭,“呜呜……爸爸……”

    她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会做到原谅。此时此刻,她真的很想大哭一场。

    ……

    ……

    医院。

    顾灵均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灵均。”高阳惊喜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弯腰看着顾灵均喜极而泣。

    顾灵均知道自己又发病了。

    这段时间他的病情时好时坏,反复发作,他早有预感自己会支撑不住而晕倒,每次在高阳面前他都坚强忍耐着,没想到还是当着她的面晕倒了。

    他睁着眼睛看到高阳哭红的眼眶,她不是一个适合哭的女孩,笑容才是属于她的。

    “灵均,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过来……”她急急忙忙往外冲。

    “高阳。”顾灵均喊住她,“我们分手吧。”

    高阳的脚步停住,好像突然被灌了铅一样走不动了。

    她甚至没有回头,脸上的表情就这么僵住了,不知是悲是忧。

    也许,都有吧。

    其实之前顾灵犀劝她的时候,她就有了预感,毕竟他们是龙凤胎,有心灵感应,想到一块去很正常。

    她转身,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灵均,你开什么玩笑呢?你是不是病糊涂了?”

    顾灵均冷下脸,“高阳,我是认真的。”

    她当然知道他是认真的。

    他不想连累她,因为他的病。

    这个理由让她心酸。

    “顾灵均,你怕你的病会拖累我想和我分手,你觉得自己很伟大吗?”她讽刺的语气。

    顾灵均微皱眉,被她一语戳破,他突然不敢抬头看高阳的眼睛。

    “高阳……”

    “你大病刚醒,我去叫医生过来。”

    高阳找了一个理由,怕自己再呆下去会真的忍不住流泪。

    顾灵均坐在病床上,默默的叹息一声。

    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

    他真的不想害了她。

    高阳把医生带来之后,经过初步检查,暂时没有大碍。

    高阳松了一口气,“灵均你看。连医生都说你没事。”

    只是暂时没事,顾灵均听得太多这样的话。

    “高阳,我们谈谈好吗?”他商量的语气,希望她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不好,我不想谈。”高阳直接拒绝。

    她就是这么不拘小节的女人,说怎样就怎样,顾灵均很喜欢她这一点,现在却为此烦恼。

    她不想谈,他可以说给她听,“高阳,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我的,但我还是要说。你是一个好女孩,没必要把自己的幸福赌在我身上,你明白吗?”

    高阳:“……”

    “高阳,我是为你好。”

    高阳忍无可忍的骂他,“为我好?呵,好自私的理由,为我好就可以随便说分手?为我好就可以随便抛弃我?顾灵均,你也太不负责任了。”

    顾灵均自嘲一笑,“也许我就是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他连自己都负不起责任,更何况是她。

    明知道他说的是气话,心里还是会疼,高阳忍着通红的眼眶,“顾灵均我告诉你,我高阳看上的男人,即使要分手,也是我不要了主动和你分,你没权利替我做主。”

    说完,也许是没有勇气面对他的坚决,高阳跑了出去。

    迎面撞上顾灵犀,那是顾灵犀第一次看到高阳那么伤心的模样。

    “高阳。”

    高阳没理她,直接跑出去了。

    顾灵犀走进病房,把手里的保温盒放下,“你们吵架了?”

    “我们分手了。”

    顾灵犀一愣,看着他,“你想好了?”

    他们姐弟总是心有灵犀,顾灵犀无需多问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想好了。”

    顾灵犀低头,眨了眨眼睛把眼泪硬生生的逼回去,“也好,高阳性格开朗,也许过几天就好了。”

    然后把饭菜端过去,“吃点饭吧,你应该饿了。”

    “我不想吃。”他有些烦躁。

    顾灵犀没勉强,又把饭菜重新装好,“也好,你什么时候想吃,我再给你热。”

    “姐。”顾灵均对她一向坦诚相待,“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如果我死了,姐姐千万不要为我伤心,不然我会难过。”

    顾灵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来,拥抱他痛哭,“灵均,是姐姐没用,姐姐救不了你……”

    她觉得好无助,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残忍,让他承受那么多的病痛还要无情的收回他的命。

    “姐,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我不能再成为你的累赘,现在好了,有姐夫在,我很放心。”

    顾灵犀心里好痛。

    “灵均,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要放弃希望,姐姐什么都不盼,只希望你活着的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哪怕……那一天随时会到来。”

    顾灵均答应她,他其实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姐,我会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