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60章 大结局(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60章 大结局(下)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自从顾灵均和高阳分手后,顾灵均的病也越来越严重。

    高阳每天风雨无阻的来医院照顾顾灵均,顾灵均却对她很冷淡。

    高阳并不生气,依旧我行我素,令顾灵均无奈又心酸。

    顾灵均从清晨中醒过来,看到床边上,高阳一双手交叠着枕在床上,脑袋埋在臂弯里,看上去睡得很香甜。

    这段时间,高阳寸步不离的照顾他,昨晚肯定又守着他到后半夜,所以这时候还睡得那么香。

    顾灵均心里暖暖的,又酸酸的,说不出来的滋味,伸手,温柔的大手掌覆盖在她的后脑勺,摸着她的发。

    高阳……好想一直和你走下去。

    正好高阳变换了一下睡姿,头朝着他的方向继续睡。

    看着她睡梦中仍然紧皱着一双秀眉,顾灵均心里一疼。

    他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消耗,虽然姐姐和高阳从来不说,他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

    也许是感受到了他温柔的抚摸,高阳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顾灵均赶紧松手,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

    “你醒了。”

    “嗯。”他不咸不淡的语气。

    高阳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昨晚趴着将就了一宿,脖子都酸了。

    “饿了吧,我去把粥热一热。”也许是怕顾灵均拒绝,她伸完懒腰就回身抱着保温瓶出去了。

    顾灵均来不及开口,她已经离开了。

    他知道她是在逃避。

    可是,他不能再让她继续这么逃避下去,他不忍心。

    高阳把粥热好后,将热乎乎的粥盛到碗里走过来。

    “灵均,这是我昨晚亲手为你煮的粥,来,我喂你。”她端着粥坐在他旁边。

    顾灵均无法想象昨晚那么晚了,她居然还在帮他熬粥。

    不行,他不能再心软,把头一偏,“我不想吃。”

    “不想吃也要吃点,你早上都没吃。”她把勺子递过来。

    “我说了我不想吃。”顾灵均突然不耐烦的伸手打掉了她的碗,碗里的粥倒出来烫了高阳的手心,她吃痛的松手,碗顷刻间碎在了地上。

    高阳站起来,看着地上的碎片,那些碎片锋利的刮着她的心,钻心的痛苦蔓延全身。

    顾灵均没想到自己会一时冲动,当他做出那个动作的时候立马就后悔了,可是看到高阳那么伤心,话到嘴边又被他深深地咽下去。

    顾灵均以为,按照以往高阳的脾气肯定要着急上火,没想到高阳却在他面前蹲下身,一点一点把碎片和粥水收拾干净。

    她默默的低着头没出声,顾灵均看不到她的表情,只知道她的动作很慢,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让这一幕充满了无言的感伤。

    等高阳收拾完,她也早已将刚才的情绪收敛,强颜欢笑,“灵均,我忘了你不喜欢吃皮蛋,下次我会注意。”

    “高阳,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不想吃,无论你做什么都不想吃,以后你不要再来了。”顾灵均无情的说道。

    高阳努力的忍着脾气,“灵均,你现在病了,我不与你计较。”

    “高阳,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死皮赖脸的缠着我干什么?”

    高阳继续忍,“我没答应和你分手。”

    “高阳,我已经不爱你了,你这样一厢情愿的缠着我有意思吗?”他心痛的说道,心里有个声音不停的在说谎,他其实好爱好爱她,他不想和她分手,可是他不得不这么做。

    高阳的眼睛里蒙上了一丝忧伤,明知道他说的是气话,她的心还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撕裂一般的痛楚。

    “灵均,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吗?”她苦笑。

    “无论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

    眼前湿润一片,就连呼吸都是痛的。

    顾灵均继续用无情的语言刺激她,“高阳,也许我曾经喜欢过你,但那是曾经,现在我不喜欢你了……因为和你在一起之后我才发现,你根本就不是我理想中的女朋友,我喜欢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孩,能理解我包容我,而你恰恰相反,和你在一起,我不开心,不快乐,也不幸福……你总是给我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总是自作主张的支配着我的生活,我的兴趣,你看你就连分手你都剥夺了我结束的权利,你觉得我们之间是平等的吗?”

    高阳默不作声,好像在细细斟酌他说的这句话。

    良久,高阳才开口,声音细小得连她自己都听不清,“你真这么想?”

    顾灵均口是心非的说:“高阳,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继续再错下去。”

    高阳闻言,眼眸暗淡,“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答应你。”

    顷刻间他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落在地上,清脆又刺耳……

    自从高阳答应分手之后,高阳真的没有来医院找顾灵均,工作让她麻痹自己的心,而顾灵均的病情也越来越严重。

    起初他还能自己从床上坐起来,后来需要人扶才能勉强支撑,看着顾灵均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糟,顾灵犀总是偷偷的把眼泪擦干,怕被他看到自己难过。

    “姐!”

    顾灵犀回头,眨眨眼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灵均,有事吗?”

    “姐,我想去看海,你能带我去吗?”

    顾灵犀知道他喜欢大海,因为身体的缘故他渴望大海的广阔和自由,心里不免又难过起来。

    “等你病好了,姐姐再带你去好不好?”

    “姐,我现在就想去。”顾灵均坚定的说道,现在他说话都有点气短,“我怕我再不去,就没机会去了。”

    “灵均,我不许你说傻话。”顾灵犀假装生气的说他,嘴上却不忍让他失望,“你先把药吃了,我待会就和翼岑打电话,我们一起去看海。”

    “谢谢姐姐。”

    顾灵均吃药后,顾灵犀离开病房去打电话。

    刚一接通,顾灵犀就忍不住哭了,但她不敢哭得太大声,怕被顾灵均听见。

    “翼岑,灵均说他想去看海,你待会有空吗?”

    “你哭了?”他明知故问。

    其实,最近他一直看到她的眼睛红红的,因为顾灵均的身体,他已经记不得她哭了多少回。

    景翼岑对此感到很无力,他想安慰他,却发现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因为有些痛苦是不能与之分担的,就比如她和灵均之间的姐弟之情,这份感情是打从娘胎里就滋长出来的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感,只有她自己才能从这份悲伤中走出来。

    “别哭,我马上过来。”景翼岑想立刻奔到她身边去。

    回到病房后,顾灵犀已经调整好情绪。

    她看到顾灵均躺在床上,苍白的脸对着窗外发呆。

    “灵均,翼岑待会就过来,要不你先睡一会?”

    顾灵均回头,轻轻的摇摇头,“姐,我不困。”

    他希望他活着的每一秒都是清醒的,这样他就能多看看他在乎的人。

    “你刚才在想什么?”

    顾灵均淡淡的说:“没什么。”

    其实,顾灵犀知道他在想高阳。

    最近,高阳已经有段时间没来了,灵均时常会看着窗户发呆,看到他被病痛折磨,还要忍受和高阳的分离,顾灵犀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你和高阳,真的结束了吗?”

    “嗯。”他的眼神平淡无波,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顾灵犀以前想劝高阳,真的听到他们结束了,心里却更加难过。“灵均,你真的放的下高阳吗?”

    “放不下又如何,我这个样子,根本给不了她未来。”他伤感的说道。

    顾灵犀除了惋惜,发现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生怕又触及到那个敏感的点上,无奈的只好假装削苹果。

    景翼岑很快就来了,顾灵均坐着轮椅,和两人一起去海边。

    今天的天气很好,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辽阔的大海在蓝天白云下一眼望不到尽头。

    金色的沙滩上,穿着泳装的人们谈笑风生,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海边的浪花一波一波的打过来,顾灵均坐在轮椅上,光着脚踩在湿润的沙滩上,浪花拍打过来,他的脚也被冲到岸边的泥沙埋没了一点,他静静的看着大海,直到沙子埋到了脚踝,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没动。

    顾灵犀和景翼岑站在离他五米的后方,阳光从后面照过来,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顾灵犀想上前去,景翼岑握紧了她的肩膀,“让他静一静吧。”

    “灵均已经好久没动了,我去看看。”顾灵犀不放心的说。

    “我去吧。”一个声音突然从旁边响起。

    顾灵犀回头,意外的发现高阳居然来了。

    “高阳。”她莫名有些伤感。

    “灵犀,我去陪他。”高阳一直看着前面的背影,然后往前走过去。

    不知为何,看到高阳一步一步走向顾灵均,那沉重的脚步,就像踩在她的心口,让她本来平静的心又开始疼起来。

    高阳走到顾灵均身边,没有叫他,而是和他一样默默的看着远处的大海。

    顾灵均不用看,就已经感觉站在身边的人是谁。

    “高阳,你来了。”

    “是,我来了。”

    他嘴角上扬,“高阳,你相信轮回吗?”

    她一怔,低头看着他,只听他又说道:“佛说,命运是可以轮回的,如若前世你爱一个人,爱入骨髓溶入血液。那么,今世,那个第一次见面就觉得熟悉的人,她便是你前世相爱的人。”

    “高阳,今生我没有办法牵着你的手一起走,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在人群中第一眼就认出你。”

    高阳将手放在他的手上,与他十指紧扣,“我不要来生,今生我就要牵着你的手和你走下去。”

    顾灵均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自讽的道,“高阳,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尽管我想牵着你的手一起走,也没办法和你走到最后。”

    高阳伤心的摇头,走到他身边,一双手紧紧抱着他的头,“我不许你这么说,你不会有事的,我不许你有事,我不许……”

    顾灵均默默的弯起嘴角,知道她舍不得他,他心里感到很满足。

    他爱过一个女孩,那个女孩也爱着他,这是他最大的幸运。

    他靠在她的怀里,看着远处的海平线,有气无力的说道:“高阳,遇到你,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事……”

    “我也是。”

    “对不起,让你的快乐那么短暂。”他歉意的说,“以后,即使我不在,你也要开开心心的,知道吗?”

    高阳继续摇头,她什么都不想听,他知道他在安慰她,她不要这样的安慰。

    她什么都不要,她只要他平安。

    “为了我,不要放弃,好吗?”高阳哭着求道。

    “对不起……”他呼吸艰难,他不想给她做不到的承诺。

    “我不想听这三个字,你别说了。”

    尽管高阳什么都听不进去,有些话,顾灵均却不得不说,他怕,自己现在不说,就没有机会开口。

    “高阳,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能和你做一对平凡的夫妻,一起白头到老……”

    这是他的誓言,许她下世的承诺。

    高阳哭得泣不成声,她不要什么来世,她只希望今生今世和他在一起。

    顾灵均感觉眼皮好沉重,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和她说话。

    顾灵犀感觉不对劲,慌忙跑上前,发现顾灵均在高阳怀里奄奄一息。

    “灵均。”顾灵犀跪在轮椅面前,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灵均,你不要吓我,翼岑,翼岑……”

    景翼岑也跑过来,顾灵犀伤心欲绝的回头,“快,送灵均去医院。”

    “姐,没用的。”顾灵均却在此时无力的摇摇头。

    “灵均,你答应姐姐不会放弃的,你答应过的。”

    “对不起,我要食言了……姐,对不起……我不想再连累你了……”

    顾灵犀模糊了视线,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灵均……呜呜……”

    高阳哭着抱紧了顾灵均的头,眼泪一滴一滴的掉在他渐渐失去意识的脸上。

    为什么这么残忍?

    老天,她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

    一滴眼泪落在顾灵均的眼睫毛上,他微微颤抖了一下眼皮,然后抬起一双阴郁的眼睛。

    他看到她在哭,他多么想伸手帮她擦掉那些眼泪。

    可是,他做不到,他没有力气替她擦去泪水。

    她已经哭得泣不成声,脸上都被泪水湿透了。

    “高阳”

    “我在,呜呜……我在……”高阳张嘴大哭,毫无形象的哭出来,似乎这样就能够释放内心无法承受的哀伤。

    “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吗?”

    高阳不停地摇头,“我不要什么来世,我只要今生,你不要说话……呜呜……我不想听,你不许离开我,我不许……”

    她只想他多存点力气,这样他就能坚持得更久一点。

    人越是悲伤,越会逃避。

    顾灵均的死,对高阳来说打击实在太大了,所以她宁愿自欺欺人的不接受事实。

    看到她这副样子,他如何舍得走?

    他默默的看着她哽咽的哭道:“我不答应,我什么都不答应,如果你敢死,我就跟着你去……”

    顾灵均被她的深情感动,却已经没有力气劝她了。

    他坚定的看着她一双泪眼,“好好活着……”

    最后一个话音落下,他的眼睛也深深的闭上……

    世界,变得安静。

    只有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震撼人心。

    “灵均——”

    “灵均不要走,求你不要丢下姐姐!”

    高阳不停地摇晃着顾灵均的身体,可是,永远也无法唤醒他。

    顾灵犀哭得泣不成声。

    景翼岑无力的握紧了拳头。

    高阳哭着哭着,因为太过伤心,突然晕厥过去。

    顾灵犀还没有从失去灵均的痛苦中缓过来,看到高阳晕了,又伤心又着急,“高阳,高阳……”

    ……

    灵均,灵均,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梦中,高阳做了无数次的梦。

    每一个梦都疼得让她恨不得立刻死去。

    高阳,好好活着……

    这是他临死前最后的话。

    他的叮嘱,残忍的让她回到现实。

    高阳醒了,从梦中清醒过来,心却没有因为梦醒而缓解那份疼痛。

    “高阳,你醒了。”顾灵犀红着眼睛站起来,脸上的表情既哭又笑。

    高阳想到灵均,突然拔掉针头就要下床。

    “灵均呢?我要去找灵均!”

    “高阳。”顾灵犀制止她,心酸的哭了,“高阳,你别伤心了,灵均已经走了。”

    “我不信,我不信……”

    这对她来说太残忍了,她无法接受。

    “是真的。”顾灵犀哽咽,“他真的走了。”

    高阳忍不住大哭出声。

    “高阳,你不要伤心,对孩子不好。”顾灵犀不忍的说道。

    高阳一下子懵了。

    孩子?

    她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小腹。

    “高阳,你已经有了一个月身孕。”

    这个消息,令她痛不欲生。

    这个孩子,是灵均的。

    想到他,心里就撕心裂肺的疼,她几乎是不可抑制的哭了出来。

    “灵均……”

    她哭,念着他的名,好想好想他。

    豆大的泪珠一滴一滴掉落。

    高阳又喜又悲:灵均,我们有孩子了,你知道吗?

    ……

    三年后。

    顾灵均的忌日。

    墓碑前,顾灵犀和高阳看着墓碑上年轻的男人看了很久。

    “灵均,你还好吗?”顾灵犀轻轻的抚摸着上面的照片,喃喃的说道。

    灵均,你知道吗?姐姐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灵犀,不知不觉三年了。”高阳感慨。

    “是啊,都三年了。”

    “可我总觉得还像昨天发生的事一样,就好像灵均从来没有离开过我身边。”

    “我也是。”顾灵犀微笑,三年过去,那份不舍和悲伤随着时间渐渐消逝,岁月让她的心态越来越平和。

    “我们走吧。”高阳挽着顾灵犀准备走。

    “对了,安安和盼盼呢?”顾灵犀低头四处看了看,发现两个小家伙不见了。

    高阳也急了,刚刚还在这里呢,这会子不知道跑哪去了。

    “高阳,咱们快点去找。”

    两个大人都急了,毕竟安安才三岁半,盼盼两岁,这么大的墓园,万一遇到坏人可不得了。

    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两个人只好分头去找。

    “盼盼,你在哪?”高阳着急的到处呼唤,三年来,盼盼从来没有离开过她身边,高阳都急死了。

    “妈妈。”突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小女娃清澈的嗓子具有足够的辨识度,高阳一下就听出来了。

    她急急忙忙跑过去,看到盼盼坐在地上,怕她受伤,慌忙将她抱起来到处检查,“盼盼,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有没有摔跤?”

    “妈妈,我……没事。”盼盼说话还有点口齿不清,断断续续的,“刚才……有辆车……撞到我了,有个……蜀黍……救了我。”

    一听到车祸,高阳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手臂抱紧了她。

    盼盼视线高了,视野也广阔了,突然指着前面大声说道:“妈妈你看,就是那个……蜀黍……”

    高阳顺着她指着的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的人群中,一个背影正渐行渐远……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那个背影很熟悉,早已尘封的心突然一痛,一个名字在脑海里闪过。

    “灵均……”她望着那个背影,失声念出这两个字。

    灵均曾说过,第一眼见面就熟悉的人,一定是上辈子相爱的人,她并不相信轮回,可是她光看着那个背影,就感觉到不可思议的熟悉,好像他们上辈子就见过一样……

    “高阳,你在想什么呢?”顾灵犀突然跑过来,手里抱着安安,“都怪安安太调皮了,盼盼没事吧?”

    高阳反应过来,再次去看刚才那个方向,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额,盼盼没事,安安也没事吧。”

    “都没事,我们回家吧。”

    “好的。”

    ……

    景翼岑轻手轻脚的从房间外进来,顾灵犀正在收拾衣柜。

    她穿着浴袍,看来是刚洗完澡,正手头熟练的从衣柜里将明天他要穿的衣服拿出来放好。

    她披散着头发,黑发如墨,丝绸一般的洒在她的肩膀上,景翼岑上前,一把将娇妻从身后搂在怀里。

    将脸埋进她的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灵犀,你好香。”

    “哎!别闹!”顾灵犀打掉他往衣服里钻的手,“安安睡了吗?”

    “睡了。”他咬着她的耳垂,情不自禁的将她抱起来往床边走。

    顾灵犀暗自腹诽,现在才七点就把儿子哄睡了,这男人目的也太明显了。

    她还来不及反抗,身体已经被他放在了柔软的床上,火急火燎的压上来。

    “等等。”顾灵犀用手推着他的胸膛,“我能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吗?”

    景翼岑正来了兴致,突然被打断,眉头轻轻一皱,“做完再商量。”

    “不行,这件事得商量了才能做。”

    景翼岑好奇的凝视她,难得她会在这件事情上与他商量,倒是有点兴趣,男人唇角一勾,“那你说吧!”

    “我想要个女儿。”

    顾灵犀说完,身上的男人顿时变了脸色,一副不情愿的委屈表情。

    顾灵犀想笑。

    “翼岑,高阳有了盼盼,昊谦前不久也传来二胎的消息,是个小公主,我也想生一个女儿。”

    “我们不是有安安吗?”他试图打消她的念头,一个安安就令他头大了,这小家伙越长大越调皮,每次都打搅他的好事,景翼岑才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

    加上那次早产给他造成了阴影,所以经过他深思熟虑之后,景翼岑决定以后不生了。

    “可是人家想要女儿嘛,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啦。”顾灵犀撒娇的对他说。

    景翼岑一副为难的表情,又不想让她失望,想了一下,“十年后再生吧。”

    他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纪,每天晚上都吃不饱,还要防着安安,要是灵犀怀孕了,想想那十个月就可怕。

    “可是十年后我都三十七了,是高龄产妇,很危险的。”

    “嗯,那就五年后。”

    “五年后也算!”

    “三年!”

    “翼岑。”顾灵犀一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人家现在就想要嘛。”

    她撒娇的语气令他心里酥酥的,再一次压下来,坏坏一笑,“这可是你说的。”

    两人默契达成,彼此之间传递着温情缱绻的目光,急促又灼热的呼吸在彼此之间缠缠,绵绵……

    “坏蛋,不准欺负妈妈。”安安不知何时从床底下冒出来。

    同时,一个枕头炸弹直接砸在景翼岑头顶上。

    随着这声稚气未脱的话音未落,吓得两个性质渐浓准备做运动的人差点魂儿都没有了。

    景翼岑更是腰部一抖,差点没摔倒在床底下去。

    这声音,除了家里那个防得跟賊一样的小家伙,还能有谁?

    “安安,住手。”

    景翼岑脸色一黑,怒吼一声,抬手就把一下下砸在自己头顶的枕头给抢过来。

    “坏蛋,你又欺负妈妈。”小安安坐在床边,也瞪着景翼岑,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还别说,两父子之间的神韵有**分相似,同样气势逼人,谁也不输给谁。

    想想刚才差点被小家伙打搅的好事,景翼岑脸都绿了。

    景翼岑拥着顾灵犀的肩膀,手臂一紧,宣布私有物一样霸道的说,“妈妈天生就是被爸爸欺负的,不欺负你妈妈哪能生出你这个小坏蛋。”

    顾灵犀尴尬的暗中狠狠掐了一下景翼岑的大腿。

    这家伙,老和儿子较什么劲?

    安安气呼呼的嘟着粉嫩的小嘴,不服气地说道:“幼儿园老师说了,小坏蛋是小王八的意思,我是小坏蛋,那你就是小坏蛋的爸爸大坏蛋,哦不对,是大王八!”

    犀利的反击,听得景翼岑俊脸一怒,就要过去教训一下这个小混球。

    “臭小子,三天不打是不是屁股又痒了?”

    “妈妈救我。”安安适时躲进顾灵犀的怀里求救,他的护短妈妈从来都不会让他吃亏滴。

    顾灵犀果不其然把他抱住,明知她家宝贝理亏,可却是护短得很,“翼岑,安安还小,你和他较什么真?”

    就是就是……人家是小孩子嘛,爸爸太幼稚了。

    安安一脸傲娇,在顾灵犀怀里对自己的爸爸鄙视之。

    偷眼看向自己的爸爸,那副要吃人的眼神,因为有妈妈的庇护,安安的安全系数瞬间往上蹭啊蹭,更加有恃无恐了。

    他心里窃喜,小身子也在顾灵犀的怀里蹭啊蹭的。

    明知道爸爸不喜欢他粘着妈妈,他就要气死他气死他……

    “臭小子,你别蹭了。”

    景翼岑发现安安竟然在顾灵犀的胸部揩油,脸色更加难看了。

    安安就爱跟自己的爸爸置气,反正最后妈妈还是护短得紧。

    就算闹到爷爷的面前,爷爷比妈咪还护短哩!

    这个家啊,他最大,爹地已经没有地位了,嘻嘻……

    看着安安在顾灵犀怀里窃喜的表情,景翼岑那叫一个怒啊,可是老婆大人护短,他只能一脸委屈的瞪他瞪他再瞪他,那眼神仿佛再说:等你妈不在,看我怎么收拾你。

    “妈妈,我饿了,我要喝奶奶。”安安像是故意要和景翼岑作对似的,手开始在顾灵犀的胸部揉啊揉,揉得不亦乐乎。

    景翼岑的怒气值狂飙!

    “簌”的一下,景翼岑再也忍不住直接把小安安从顾灵犀怀里拧起来,轻松如拧小鸡一样把他“扔”到房间外面去。

    “彭!”

    景翼岑怒关房门,回来的时候那脸色臭得跟什么似的,看得顾灵犀只想笑。

    他直接坐在她面前,面色凝肃,认真的对顾灵犀说:“我觉得,我们还是生个女儿好。”

    “怎么突然想通了?”

    “等安安有了妹妹,他就有了伴,或许他只是太孤单了所以缠着你,所以老婆,我们从今晚开始生女儿吧……”

    顾灵犀甜甜的一笑,幸福的答应他,“好,生女儿。”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