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1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引子

    时隔多年之后,林眉还能记得那天的那一幕。

    那是她还读高二的时候,有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在报亭前短暂驻足,看到街边电器店里摆着的超大屏幕电视机里,正播放着的葬礼画面。

    镜头中闪过摆在肃穆灵堂中的遗像,黑白的巨幅相片里,是一个微勾着唇的青年——他实在太过年轻了,五官也俊美如画,即使在那个黑色的相框里微微笑着,眼底唇边,都是近乎纯粹的温柔。

    这样一个人,竟然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新闻里说,他是本市神越集团的继承人,却在刚成为董事长后不久,就因重病早逝,结果引起了集团交接上的混乱。

    因为死者太过年轻,他们甚至没有用更加庄重一些的“逝世”,而是说“去世”。

    她盯着电视屏幕看了好一阵,直到报亭的老板大声提醒她找零,她才回过神来。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肃修然,隔着橱窗的双层玻璃,隔着一个遥远的电视镜头,也隔着生死。

    第1章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当林眉接到编辑部给她的新调令后,整个人都有点郁结。

    如果用时下出版界流行的文艺风来描述,就是生命中的寒冬来得如此凛冽,突兀降临在深秋的最后一株向日葵上,摧折了那灿烂的希望。

    不为其他,就因为今天开完年度大会,公司分配给她来年单独负责,或者说要伺候的,是一尊大神。

    大神有多大呢?怎么说吧,即使是大手云集,业内规模数一数二的星文图书,这位大神也是当之无愧的一哥,甚至去年他一个人贡献的码洋,可以占到全公司总码洋的一半以上。

    这还只是这位的商业价值,更厉害是他的文学地位——是的,身为一个畅销书作者,这位还神奇地兼具了颇高文学地位。

    这位据说真实年龄可能只有二十多岁的作家,从出版第一本书开始,已经横扫了分属四个国家的五个文学奖项。

    这么说好像有点不够多,不过重量级文学奖一来远远比不上流行文化领域,比如电影电视的奖项泛滥,二来总带着点高冷孤傲劲儿,很多国际文学奖虽然并未正式规定,但却会默认规避其他奖项的获奖人。

    放眼国内文坛,有诸多光环加身的作家,除了这位外都是超过五十岁著作等身的文豪,于是这位身上又多了一层“天才作家”的光环。

    按说这么高大上又卖座的作家,成为他的责编一定也是与荣有焉的好事,但是身为星文图书的内部人员,林眉却知道,这位相当的……不好伺候。

    随着总编和蔼可亲的一句:“散会,大家去忙吧。”,会议室里的出版界精英们一哄而出,如鸟兽散般各自奔走。

    林眉抱着黑皮小笔记本和水杯子,颇有些愁眉苦脸地往自己的小办公室走,就被人兴高采烈地拍了拍肩膀:“小林,加油啊!”

    林眉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跟中了几百万彩票一样春风得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高大上的烫手山芋的前责任编辑,刘涵同志。

    刘涵笑着,又拍了下她的肩膀,满满都是对后辈的勉励和期待:“哎呀,没办法,要回老家结婚了,只能把苏修老师交给你了,这是我特地跟总编推荐的,咱们编辑部里论能力、论耐心,能扛得下这份责任的就是你了。”

    他说的“苏修老师”,当然就是那尊大神了,笔名挺不起眼,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不是本名,甚至都看不出有什么深刻的寓意,如今却如雷贯耳,每次跟他老人家的书一起挂在全国图书销量榜的头几位。

    刘涵向总编推荐林眉做苏修的责编,林眉还真不能完全不承刘涵的情,因为他们这些编辑的奖金和负责图书的销量是直接挂钩的。

    刘涵做苏修责编这四年,年年奖金编辑部第一,而且还得超出其他人一大截子,看得编辑部一众人煞是眼红。

    不过此刻林眉心里只有一句话:你都被折磨得回老家结婚了,何苦拖我下水……

    然而心里吐槽的愿望再强烈,老同事都要离职了,还提携了自己一把,林眉只能回以微笑:“哪里,刘老师你太看得上我了。”

    刘涵心情显然不错,“嘿嘿”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了句:“加油。”

    散会后林眉又被总编杜宇文叫到办公室,殷勤叮嘱了一番,接着前任编辑刘涵就带着她去面见老佛爷……不,苏修老师。

    林眉家境还算宽裕,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多年下来小有积蓄。她留在b市工作后,b市的房价太高,父母负担起来困难,她自己也懂事的从没提起,一直租着单身公寓。

    但在她工作第二年,父母还是主动送她了一辆车,十万出头的代步车,车型也适合女孩子。今天为了带林眉认路,刘涵就没开自己的车,指挥着林眉一路开去了苏修的住所。

    路上林眉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刘涵:“听说……苏修老师脾气有点不好?”

    刘涵有点微胖,是编辑部著名的弥勒佛,没事就笑嘻嘻的,现在也还是笑着说:“没有啊,谁说的?”

    林眉整理了下之前听到的那些传闻,先捡了个程度最轻的问:“听说苏修老师经常半夜十一二点给您打电话,如果您不接,他就立刻打给杜总编?”

    刘涵还是乐呵呵的:“那是苏修老师对工作负责啊,经常通宵赶稿,身为责编当然要随时待命啦。”

    这也说得过去……林眉想了下,又问:“听说苏修老师有一次在稿子临下印厂的前一天又把稿子都扯回去,严令不准印刷,他还要再进行一次修改。结果耽误了上市日期,连新书发布会也不得不改期,场地也只能另租,通知的媒体什么的,都是杜总编亲自去通知道歉的?”

    刘涵还是笑着:“这也没什么,苏修老师突然发现了一个情节上的bug,虽然出了好多人也看不出来,但苏修老师认真嘛,要知道苏修老师是世界级的作家,对自己要求就是高!”

    这个说的倒也是,苏修的书毕竟关注度太高,而且图书一旦印刷上市又不好撤回,所以谨慎点也好。

    林眉想了又想,终于还是问:“听说有年夏天您穿着大白t恤和凉拖去找苏修老师,结果让他赶出来了,说是衣冠不整不准进门,您气不过跑回编辑社找杜总编告状?”

    其实传到她耳中苏修当时骂刘涵的话还要更丰富文雅点:衣衫不整,满身汗臭,品位低下,疑似流匪。

    刘涵个好脾气也被骂急了,回头到杜宇文的办公室里原话喊了出来,被办公室外面的编辑们都听到偷偷传开了。

    这回刘涵再也绷不住了,脸上的笑容多了点尴尬:“咱们编辑社真是什么秘密都没有啊……那次是我自己不注意办公室礼仪,有了苏修老师的监督改正,后来替苏修老师去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知道该怎么穿着得体了,呵呵呵。”

    林眉也知道见好就收,抿嘴笑笑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说话间两个人也快到了苏修的住处了。

    苏修的住宅离市区并不近,在b市西郊的另一个区,但因为从编辑社出来后不久就可以上高速公路,所以开车也只用半个小时不到。

    这个地区有很多高档的住宅区,刘涵指挥林眉将车开进一个略显低调的小区,比起周边各种主打奢华的大别墅,这家小区的风格明显朴实多了,户型也多是面积不太大,实用性更强的联排别墅。

    在小区的林间小道里转了一阵,刘涵让林眉直接把车停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就带她摁了苏修家的门铃。

    这里家家户户的门厅前有一个很小的入户花园,只有两米多深,里面种着些花花草草,外面还有个低矮的雕花铁门。

    苏修在里面用遥控装置打开了铁门,自己则没有出来,只是把房门打开,也没有走进小花园里迎接他们,反而站在门里,开口说了句:“请进。” /~半浮*生:.*[email protected]++

    他的上半身还埋在室内的阴影里,骤然间从阳光强烈的户外看过去,林眉并不能看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高挑挺拔的身形,还有些瘦削。

    就算这么模糊地一眼看过去,林眉也能初步确定外界流传的“苏修本人长得奇丑无比,所以才不敢在任何公开场合露面,甚至连获奖时都不敢参加颁奖典礼”,是条无稽之谈了。

    别的不说,这样的身形气质,五官得长得错位成什么样子才能叫“奇丑无比”啊?怪不得偶尔有编辑部同事忍不住了问刘涵“苏修真的很丑?”的时候,这个乐呵呵的弥勒佛脸上的笑容就立刻更乐呵呵了一点……身为编辑部,甚至是全世界唯二知道真相的人,优越感上来了吧?

    这也没办法,苏修实在是太神秘了,从出版第一部作品开始到现在的六年间,他硬是没有一张照片流传出去过,也从未在任何公开场合出现过。

    如果不是当年拿了头一个国际文学奖的时候,他语音接受了采访,并且用中英语言录制了致辞拿到颁奖典礼上播放,很多人甚至怀疑他的性别,或者苏修干脆不是一个人,而是几个人组成的创作团队共用的笔名。

    在真正看到苏修本人的正脸之前,林眉不着痕迹地轻吸了口气,跟在早就笑嘻嘻地用开心的语气跟苏修打招呼的刘涵后面,走进了这栋房子。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双深黑如夜,偏偏又如同笼罩在一层水汽下的双眸,面前穿了白衬衫和浅色羊绒衫的青年,眼睑微垂,五官秀美到几乎不真实。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