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4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满头大汗地从床上猛然起身的时候,窗外早就是深夜了,只有小区内彻夜明亮的路灯照进来稀疏的些许光明。

    她甚至顾不上打开台灯,就借着这些微光扑到不远处的矮桌上,启动电脑。电脑开机和连接网络的时间很短,她却觉得已经熬过了长长的等待。

    当终于可以打开搜索引擎,她毫不犹豫地输入了一个关键词:神越集团。

    引擎里瞬间弹出无数条搜索结果,神越集团不仅是s市著名的企业,在全国也颇有名气,而她拿不准的那三个字,也找到了结果,因为目前神越集团的董事长,名叫肃修言。

    她再次搜索,这次是两个关键词:神越集团、肃修然。

    然后她就看到了那条数年前的旧新闻:“继神越集团董事长因病逝世后,其继承人亦突然病逝”。

    网络新闻网站在八年前并不如现在这么发达,但也有网站为这条新闻配上了插图,一张是前任神越集团董事长肃道林的照片,另一张则是他的长子肃修然。

    林眉只看了一眼那张年轻的脸,就手忙脚乱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接着她又深吸了几口气,并且狠狠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下,清晰的痛楚告诉她这并不是在梦里,然后她才手指有些发抖地再次打开电脑。

    无意间发现一个重大却不并关乎自己切身的秘密,是什么感觉?

    这是林眉有生以来第一次陷入这种玄妙的思绪里……她一再得看那张属于“肃修然”的照片,并且确定,那就是今天她刚见过的苏修。

    照片上的男子显然比现在的苏修更青涩一些,但那样的五官和气质,却仍旧如出一辙,甚至连目光中的温柔波光,都还保留了许多。

    林眉自认为记忆力还算不错,绝对不会连刚见过的苏修都忘记,更何况相貌出色到这种地步的人,想让人认错很难。

    她想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苏修会选择深居简出,绝不在公众面前露面,并且还那么过分的强调个人*——他很容易就会被认出来是“肃修然”,哪怕这个人在官方意义上已经死去多年。

    或许对于现在的苏修来说,这样一张让人印象过于深刻的脸,反倒不如一张普通一点的脸更好,那样他起码不用如此谨慎小心。

    她这么想着,却没有立刻打电话给苏修确认,当然更没有想要告诉任何人,她又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一阵,就关掉了那些网页,并且清除了自己的搜索和浏览痕迹。

    只是这一夜……她很难再平静地入睡。

    前一晚迷迷糊糊几乎没睡着,第二天一大早,林眉不得不用热毛巾敷掉眼睛下的眼袋,并且画了个淡妆遮掩,这才去了编辑部。

    她到了没多久,就被叫去了总编办公室,杜宇文对她说:“从今天开始你就算单独负责苏修老师了,像以前刘涵一样,办公室你可以不用每天来打卡,但苏修老师那里必须每天去一趟。”

    他说着,还从自己办公桌下取出一袋子东西,递给林眉:“这些是给苏修老师调理身体用的中药,你要监督他一天两次喝。”

    接着他还补上了一句:“以后我这里有什么需要你带给苏修老师的东西,会打电话给你来编辑部取。”

    这哪里是责任编辑,分明是生活助理吧?如果不是昨晚受了那么大的冲击,林眉此刻一定会满心吐槽。看来她有车这件事,应该也是会被选择作为苏修责编的因素之一。

    杜宇文似乎是看出了她的顾虑,又补充说:“以后你加油的□□都留下来,公司全部负责报销。”

    林眉想起来昨天自己打了苏修一肘之后他有些苍白的脸色,就带点不好意思地问:“苏修老师是不是有胃病啊?昨天看着脸色不好。”

    杜宇文点头:“算是有吧,他前几年生过一场大病,主要是心脏方面的问题,胃也不好。”

    他一边说,一边盯着林眉的表情,镜片后的目光锐利,似乎想看出来点什么,林眉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坦然地回视过去说:“原来如此,那我以后得小心照顾苏修老师。”

    也许是她不露声色的表现让杜宇文满意了,他就笑了笑:“那小林你就带上电脑和资料去苏修老师那里吧,只要工作做完,晚上不用再回来打卡。”

    这可真是大大的优待了,之前享受这个优待的人是刘涵,怪不得他能在苏修家里混得那么熟,而且据说他进公司后这些年足足胖了十公斤。

    苏修家当然比办公室舒服,想吃就吃想玩就玩,只要做好了工作,除了玩psp还可以逗猫,能不胖吗?

    林眉拿了那袋子中药从总编办公室出来,就收拾了下东西出发,她还肩负着送药的责任,当然也就不客气地行使不用在办公室里坐班的特权了。

    周围同事看她离开的样子,眼神里多少都有些艳羡,苏修是难伺候,但伺候好了不但奖金丰厚,在编辑部还有诸多特权,确实不能说是件苦差事。

    刘涵今天也还来公司了,见她要去,连忙拉住她,递给她另外一袋子东西,里面塞满了猫罐头猫零食还有猫玩具。

    刘涵同志很有些伤感:“虽然我离开b市前应该还会再去看看我家主上,但也保不准到时候事情太多顾不上,你先把这些给我家主上带过去,告诉它奴才对它还是忠心的……”

    林眉也有些服气了,好歹苏修还是他相处了五年的“好朋友”,昨天还包了个大红包给他,结果在他心里的地位显然远远比不上只相处了一年的春申君。

    带着给一人一猫的两袋慰问品,林眉在十点钟之前又到了昨天刚来过的别墅区。

    这里的安保倒是很严格,刘涵昨天交给林眉了一个出入证,出示后警卫才放行她的车进去。

    按响门铃后,苏修仍旧是站在昨天的位置给她开了门,今天见她一个人来,他也没问刘涵,只是随手接过她手上的两个袋子,侧身请她进门。

    他今天换了身衣服,下身是浅色的裤子,上身却只套了一件浅蓝色的大领毛衣,整个人显得更随意一些。

    林眉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喊了一句:“肃先生。”

    她没有掩饰自己发声的音调,也没有掩饰自己的发现,笔名只是一个代号,笔名叫做“苏修”,并不等于作者姓“苏”,编辑部的人都遵循这个原则,称呼他“苏修老师”而不是“苏老师”。

    苏修的身体有片刻的僵硬,随即他早有预料般回过头,神色没什么变化,只是微微笑了笑:“是。”

    轻轻一句回答,林眉却觉得从昨晚开始,全身绷着的力气都消失了,她长舒口气:“果然……您真的是肃修然?”

    苏修还是微笑着,眉目间净是坦然:“从昨天你问我是不是在s市待过开始,我就知道你早晚会发现。”

    即使神色平静,他的目光中却还是带着淡淡的怅然,林眉忍不住道歉:“抱歉苏修老师……我不是故意刺探您*,我是昨晚上床睡觉后突然想起来的。”

    苏修点头:“没关系,既然要经常接触,你知道也在所难免,你只要不对其他人透露就可以了。”

    林眉连忙说:“我保证不会对第三个人说的!我知道您隐藏身份肯定有原因,我也不会多嘴去问!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最不想您受到伤害,那一定有我!”

    她说到这里,才发觉自己说的太像表白,就“呃”了一声。

    苏修失笑:“我知道……你是我的书粉对吧?”

    林眉忙从包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把存在里面的照片给他看,好几张,都是她今早在自己的小窝里匆忙拍的,各种摞在一起的苏修的书,不仅从第一本开始每本不拉,而且很明显每本都不止一本,所以排在书架上看颇为壮观。

    连苏修本人也被震惊了:“你真是……”

    林眉又忙补充:“这件事编辑部的人不知道,如果杜总编知道我是您的死忠粉丝,肯定不会派我来做您的责编,我都是偷偷私下收藏的。”

    这还倒真是,责编是作者的狂热粉丝,虽然工作积极性会很高,但会影响她对稿件本身和对市场的判断。

    苏修扬了扬长眉看她,林眉会意,又交待说:“当初我会去星文图书应聘,也是因为知道星文是您的签约出版商。”

    做粉丝做到这份儿上,这简直是虔诚到足以感天动地了,苏修看着她现在双眼发亮,就差从屁股后伸出一根尾巴摇一摇的样子,再想到她昨天在刘涵和自己面前强装淡定专业的姿态,顿时觉得:女人果然是个不能小瞧的物种。

    不再说多余的话,苏修最后说:“不要再叫我肃先生,你可以直呼我‘苏修’。”

    林眉点头表示记下了,先将她请到客厅里,苏修,现在可以称他为肃修然……才转身去将两个袋子放到厨房中。

    林眉还记得杜宇文的叮嘱,忙交待说:“杜总编让我盯着您喝药,您可千万别打折扣。”

    肃修然正巧把那袋子中药随手放在开放式厨房的台子上,闻言皱了眉有些为难:“可是熬中药味道有点大。”  [ban^fusheng]. 首发

    林眉直觉地感到他怕喝药要远大于怕味道大,就挑了眉:“之前刘涵送来的中药该不会您都没喝吧?”

    肃修然也直接承认了,握拳放在唇边略带尴尬地咳了声:“刘涵很好贿赂。”

    那可不是,一个psp,一杯热可可,再加上一个春申君,就足够他把别的事情都忘了。

    林眉可不愿就此事放水,当即挽了袖子走进厨房:“身体是一切的本钱,这么糊弄可不行,您如果嫌麻烦,我可以帮您熬,况且中药味道又不难闻。”

    昨天那一肘已经让肃修然充分领教她的执行力了,他没敢拦着,反倒很配合地指给她砂锅的位置,就是还徒劳地挣扎了一句:“熬药还要麻烦林小姐,显得我礼数不周。”

    林眉抬头对他温婉一笑,势要把江南女子的柔情似水都表达出来:“没事,照顾您是编辑部给我的任务,您不用跟我客气。”

    可惜昨天已经挨过她一肘的肃修然不会再被她迷惑,很有些警惕地退后了几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