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5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将中药熬上后,微苦的草药味道就散了出来,春申君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跑出来伸了个懒腰,十分嫌弃地皱了皱鼻子,就三步两步顺着楼梯跑到楼上去了。

    熬上药后还记得自己的职责,林眉就在厨房中央的大方石台上从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打开,调出编辑部对明年肃修然新书的策划方案,逐行念给他听。

    肃修然双手插在口袋里,随意倚着一旁的墙壁站着,边听边点头:“杜总编也发到我邮箱里了一份,我看完后有什么意见,会直接在文档上做批注。”

    林眉表示理解,接着就进行下一项,对于肃修然新书大纲的意见,看着她的目光在打开大纲文档后更加发亮了一些,身体也不由自主地绷直,显得神采奕奕,肃修然就笑了笑:“看来你真的很喜欢推理。”

    林眉抬起眼看他,拼命点头:“是啊,我从小就喜欢推理,而且我觉得您的小说显得特别真实……哪怕是看起来再离谱的案件,由您写出来也特别有说服力,这就是逻辑严密的魅力!”

    肃修然笑笑,又强调了下:“不用每次称呼我‘您’,叫我苏修就好……是啊,推理小说本就是脱离现实的假设,所以这个假设必须足够符合一般逻辑,才足够使人信服。”

    林眉无比赞同:“是啊,所以我平时没事的时候,特别喜欢观察周围的人和事,然后猜测之所以会发生这些的前因后果,无论猜对还是猜错,都特别有乐趣。”

    肃修然笑:“比如?”

    林眉想了下,想起刚才趾高气扬上楼的春申君,就说:“比如春申君吧,昨天你说它是跑到你院子里来的,我当时以为是被遗弃的,后来想了下它对人类的态度,又不设防又不屑讨好,不太像是受过流浪之苦的猫。我又想了下你只说它是自己跑来的,并没有说它是流浪猫,所以我想,它应该是你的邻居养的猫,主动跑来后被你收养。”

    肃修然忍不住笑了:“还真是这么一点小事你都要用到推理。”

    林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只是没事瞎猜啊,反正猜错又不犯法。”

    肃修然摇头:“严格来说,再严密的推理也都只是某一种可能,哪怕亿万分之一的巧合也有可能发生……写小说的时候我可以任意把某种可能变为唯一的可能,但现实中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百分之百正确。”

    林眉点头表示赞同,同时双眼发亮地看着他:“是啊……那春申君到底是不是流浪猫?”

    她还真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个性,肃修然唇边的笑意又加深了些:“恭喜你这次猜对了,它是我隔壁邻居养的猫,因为他们夫妇经常出差,平日只有一个钟点工会每天给它一些食物,它干脆就跳到我院子里不走了。”

    猜对了春申君的来历,林眉顿时眉飞色舞起来:“我就说嘛,这么可爱又拽拽的小猫,哪里会有人舍得丢弃它。”

    肃修然也笑:“嗯,现在他们偶尔回来,还会过来看望它。”

    他们说了一阵,肃修然一直半靠在桌前,微微侧身的样子非常闲适,他家教良好,即使很随意的动作,一举一动里也带着骨子里的优雅洒脱,再加上容貌出色,笑起来的样子更是和暖无比,简直比落地窗外的阳光还明亮。

    林眉本来就是他的书粉,看偶像自动带着圣光,这时候就看了他一会儿,就觉得心跳加速,不能自已。

    肃修然显然也注意到了林眉越来越炽热的目光,他并不是没有被这样的目光注视过,虽然眉心微不可查地皱了皱,也还是笑得温文尔雅:“林小姐?”

    不同于以前那些经他提醒就会稍加收敛的女子,林眉被撞破后还是直愣愣地看着他,好在她总算也知道不好意思,清了清嗓子才小心翼翼的开口:“苏修……”不加老师两个字她显然还是不习惯,顿了顿后才吞了下口水继续说,“既然我们已经算是同事了,以后也经常见面……我可不可以……把我收藏的那些书都拿来让你签名?”

    这下轮到肃修然微愣了下,不过他只停顿了片刻,就继续风度翩翩地微笑:“当然可以。”

    林眉眼中炽热的光芒更胜了,夸张点说几乎要放出绿光:“那可以写上‘送给林眉’吗?”

    肃修然微微而笑:“举手之劳。”

    林眉欢呼一声,原地跳起来:“总算给老子等到这一天了!苏修的独家签名书!干什么都值了,值了!”

    狂喜之下她都没注意自己用了“老子”做自称……

    肃修然的眼皮跳了几下,连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都没能控制住将这个表情外露。

    他看了看这个昨天才认识的新任责编,等林眉的狂热稍微平静了一些,就问了一个让他日后懊悔不已,并深深以为这是自取其辱的问题:“林眉,如果我和你收藏的那些书一起掉进水里,你先救哪一个?”

    林眉看着他,丝毫没掩饰自己内心的纠结:“你应该会游泳吧……书沾了水就坏了啊,那里面还有第一版的《配得上我的女人》,都绝版了,编辑部都没有了呢。”

    好在她纠结了一阵后,职业操守终于发挥了作用:“还是先救你吧,新稿还没交呢。”

    肃修然没忍住,握拳放在唇边咳了几声,咳完了才轻声开口:“如此……还真是多谢照顾呢。”

    林眉笑眯眯的:“哪里,不用客气,就算没有新稿,大家都是朋友了嘛。”

    说来说去还是稿子最重要,肃修然觉得自己懂了。

    林眉又转头去看砂锅,她看了下挂钟,发现已经十一点钟了,就说:“杜总编说你胃不好心脏也不好,平时饭都是自己做的吧?我来做午饭怎么样,口味清淡的食物我很拿手的。”

    s市人的口味普遍清甜,来b市后她吃不惯北方咸辣的重口味,还真练就了一手好厨艺,肃修然也没客气,点头说:“那就烦劳了。”

    林眉笑着点头,肃修然倒是态度突然冷淡了,虽然他的表情都很淡难以察觉,但这次表现却有点明显,接着他只是指了指冰箱,告诉林眉食材可以随便取用,就转身上楼,看起来是去书房了。

    林眉当然发现了,但她和肃修然并不算熟悉,看他这样,只当他是犯了文艺青年动不动就喜怒无常的病,只摇了摇头,就继续在厨房里忙活。

    林眉做了阳春细面,又炒了两个清爽的小菜,然后才叫肃修然下楼吃饭,饭后自然还有一碗精心熬制的中药。

    肃修然看那碗黑色汁药的样子颇有些苦大仇深,秀挺的长眉都皱得凑到一起去了,他皱眉的样子也俊美得让人心碎,要是换一个心智不坚定一点的,只怕都缴械投降了。

    可惜铁石心肠,满脑子都是把这个人身体折腾好了,他就能写更多稿子稿子的林眉根本不为所动,就托着腮笑眯眯地看他一口口咽药……并且连药后的甜点和糖都没准备。

    肃修然喝完了药,只能自力更生地去接了一杯温水漱口,林眉还在他身后晃着指头说:“一天两次哦,不然没效果,晚上要不要我监督完再走?”

    还在喝水的肃修然一不留神就呛到了,扶着桌子咳了好一阵才勉强停下来,神色有点僵硬地说:“不用……我做事从不半途而废。”

    林眉翘起了大拇指,夸赞一句:“我敬你是条好汉!”

    下午据刘涵的嘱咐说,是肃修然创作的黄金时间,最好不要去打扰,果然午饭后,肃修然先是去后院略作散步休息,就上楼去了书房。

    林眉当然不会打扰自己的摇钱树去创造金钱,就老老实实在楼下办公,期间还抽空跟趴到她身边晒太阳的春申君沟通了下感情。

    下班前林眉熬好了小米粥,又将药煎上,并且给春申君添了猫粮和水,清理了猫砂,这才上楼去跟肃修然告别。

    肃修然果然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地工作,桌边还摆了一摞翻开的资料和书,听到她告别,也只是抬起头淡应了声。

    林眉有心留下来继续监督他,但想到今天还有些事得去编辑部,只能提醒他千万别忘了吃饭还有喝药,就告辞离开了。

    她开车回去,总算在晚高峰前到了办公室,这时还有些同事没有下班,她就笑着打了招呼,然后回到自己座位上,从台式电脑里拷资料。

    今天她去肃修然那里比较匆忙,没有来得及将台式电脑里的一些资料拷到笔记本电脑里,今后她极有可能绝大部分时间都要使用笔记本电脑办公了,所以还是一次性将那些资料都拷过来比较方便。

    除了文档外,资料里有一些编辑用的软件,还有些影印的图片文件,林林总总加起来足足一百多个g,拷起来不算快,林眉边等边听到身边的同事在压低了声音讨论:“真的丢了吗?苏修老师刚换责编,刘涵的电脑就丢了,要是新稿大纲泄露出去怎么办?”

    林眉敏锐地听到是关于苏修的,就凑过去插话:“刘涵的电脑丢了?”

    那两个同事显然也没打算避开她,听她发问就回答:“是啊,中午为了欢送刘涵,大家都出去聚餐了,办公室没什么人,结果回来后就发现刘涵的笔记本电脑丢了,哪里都找不到。”

    刘涵跟着苏修,大部分时间都用笔记本电脑办公,摆在办公室的台式电脑几乎是摆设,重要资料几乎都在笔记本里。

    虽然那些资料经过昨天的交接,已经全部交给了林眉,但他电脑里的还没来得及清理删除……更何况只要硬盘没有损坏,就算删除的数据也可以恢复,这道理大家都懂。

    现在他不是弄丢了资料,而是直接把笔记本电脑弄丢了,在编辑交接,苏修新稿大纲刚讨论成型的节口,还真是有点令人在意。

    这事情肯定不是刘涵参与的,别的不说,林眉看过了刘涵和肃修然的交情,知道他不会出卖肃修然。

    更何况刘涵离开编辑部并不是跳槽,而是回老家结婚,他在当地都开好了一个咖啡厅,以后就是个快乐的小老板了,犯不着再去掺和出版圈的事情。

    看到林眉神色凝重,那两个同事就忙安慰:“没事,事发的时候你在苏修老师家里,杜总编说了不要打扰你进行工作,他会想办法解决的。”

    话虽如此,大半这个事情要无果而终了,就算报警,也只是普通的财物丢失的案子,就算里面涉及的资料很重要,最多也只能算商业机密,警方再尽职尽责,也不过尽力追查而已。

    林眉皱眉思索,一边向那两个同事道谢,一边就回到自己座位上。

    她低头看到资料已经快要拷完,又抬头看到就在自己前方不远处的刘涵的座位,灵光一闪之间,想到:既然这件事关于她和苏修的切身利益,那么她自己为什么不能调查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