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6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第二天林眉就准备了一个手掌大小的本子,然后开始“自主调查”。

    她还是每天要去肃修然家里的,去时就把这件事情对他说了,然后表示自己要开始调查。

    丢失的是肃修然的新稿大纲,但他听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微挑了下长眉:“没关系,不算什么大事。”

    林眉还是有些愤愤不平:“那份大纲已经相当详细了,万一有人偷走找了枪手去写,简直是对你的侮辱!”

    相对于她的义愤填膺,肃修然就很淡然了,微勾了下唇说:“想侮辱我?也得他有那份本事。”

    林眉比较关心工作:“那你新书的大纲需要修改一下吗?”

    肃修然略带些惊讶地看着她:“为什么要改?”

    林眉想了下:“万一有人借着这份大纲,比我们还先一步炮制出一本书怎么办?”

    肃修然不以为然:“就算拿了我的大纲,写出来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肃修然敢这样说,也并不是没有底气,身为一个享誉颇多的知名作家,他的笔力和对情节的控制力堪称鬼斧神工。

    他成名之后不是没有被模仿和借鉴过,甚至还有十分露骨的抄袭者,将他书里的所有情节都无耻地拷贝一遍,取一个相近又恶俗的名字,出版了拿到市面上去卖。只是将那些书放到他本人的作品前一比,就知道那是如何拙劣粗俗,令人不堪忍受了。

    他红的太快难免也惹人嫉妒,当年有个抄袭了他的作者,不但抄的只差复制粘贴,还带着人在论坛和贴吧里狂黑他,妄图取而代之。

    结果这个作者人品太下流,被看不过去的正义路人扒皮,扒出来不但抄袭苏修,还习惯性抄袭了其他几个作者,暴露了真实面目后成了众矢之的,被骂到关闭所有社交账号的评论,销声匿迹了好一阵子。

    林眉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因为她也是当年追着那个无耻作者痛斥的“正义使者”之一。

    她听了肃修然的话后想了想,觉得也是,如今有点自知之明的作者和出版商,都知道不要妄图在正面战场跟肃修然硬拼了。

    假如那份大纲真的被偷取走了,也许对方正是想逼肃修然改大纲而不是要偷写呢?要知道肃修然一份大纲通常需要磨上很久,如果现在修改,肯定会影响他新书的出版进度。

    也许他们真的如惊弓之鸟一样去修改大纲,还正中了对方的下怀。

    林眉身为脑残粉,想到自己偶像那横扫一切的实力,顿时有了底气,连连点头说:“大王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大王英明!”

    肃修然看着她一幅佞臣谄媚的模样,就想到了家里另一只很喜欢被拍马屁的生物,他顿时有了点不好的感觉,轻吸了口气,告诫自己不能像春申君一样识人不明。

    他们都在沙发上坐着,林眉看到他侧过头去轻咳了一声,就很自然地抬手去抚摸他的胸口,一边还说:“我就来了三天,你就咳了三天,你是不是感冒了?还是哪里又不舒服了?你身体不好,不舒服了要去医院检查啊,小心小病拖成大病。”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目光是十分殷勤关心的,一片拳拳之心,天日可表。

    只是肃修然看着她自然到毫无伪饰的神态和动作,就感到仿佛她在抚摸的并不是一个和她年龄相当的异性,而是别的什么东西,于是他自动解读了她话里的本意:“生病了就要去治,不然病得重了不能写稿子了怎么办?”

    笑意带着几分勉强,肃修然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从自己胸前拿开:“我没事,天气干燥了季节性的咳嗽而已。”

    林眉丝毫没察觉自己的失礼,在她眼中,肃修然首先是她崇拜的偶像大大,其次是她合作的作者,至于他是个异性长得还很吸引人之类的,除了初见面时可以引起她的惊诧外,目前都可以忽略到不计了。

    简而言之,肃修然在她心目中可以等同为移动书架加*打字机……显然肃修然本人也已经注意到这点了。

    说要自己调查,事情却并没有那样简单,为了不让刘涵更加难堪和难过,她没去问刘涵当天的细节,而是问了几个同事。

    反正当时大家都是一起出去吃饭又一起回来的,别的同事人多嘴杂,说出来的细节只怕比刘涵自己记得的都多。

    甚至有个同事想起来当时出去时,刘涵穿衣服穿的有点急,就把电脑随手放在桌子上了,放的位置还有点歪,会不会是摔到地上去了。

    刘涵做事已经算是细致,但他离职在即,可能心情已经轻松了,匆忙中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也不意外。

    不过本来星文图书的编辑部就很安全,他们所处的办公大楼下有一道门禁,自己编辑部外的楼层还有一道门禁,平日在办公室出入的除了自己编辑部的同事,就只有两个保洁大姐——还是星文图书自己雇的保洁,大楼保洁进不来办公区。

    星文图书在图书公司里再厉害,也只是个图书公司,图书公司的利润和规模,跟某些行业,比如金融地产这类的,是没办法比的,什么商业间谍之类的事情,距离他们一直很遥远。

    编辑部出了这种事,接下来几天有些人心惶惶,杜宇文也确实报警了,但就像林眉预料的那样,这只是个普通的失窃案,丢失的除了无法估价的资料外,只是一个数千块的笔记本电脑而已,民警过来例行询问后,就再也没来过。

    林眉把这些线索都记在自己准备的小本子里,然后去肃修然那里的时候,会把最新的进展和自己的推测讲给他听。

    肃修然就很随意地听了,并没有加入自己的意见,看起来也没打算介入调查。

    而这件事也没影响到刘涵离职的进度,几天后到了周五,就是刘涵最后一天在编辑社上班了,他特地跟着林眉又去了肃修然家里跟他道别。

    虽然肃修然并不介意,但他还是就自己弄丢了电脑的事情,颇为自责地道了歉。

    他们合作了五年,一直很愉快,临到分别的时候出了这件事,看得出来刘涵也是很沮丧的,连最后一次抚摸春申君的皮毛跟它告别的时候,情绪都低落了很多。

    林眉偷听了他和春申君的对话,发现他一直在对着眯眼享受的春申君喃喃低语:“主上你一定要降下神通惩罚那个贼啊,主上我知道你是万能的,主上你要给奴才们出气啊!”

    林眉心想,这个“奴才们”除了他自己外,应该还包括了肃修然吧,或许还得加上她这个新任奴才……

    成为肃修然责编的第一个周末,林眉也很尽责地开车去了他家里,这次按响门铃后很久,肃修然还是没有出来开门。

    林眉都要以为他已经出门去了,才听到通话器里传来一声“稍等”,接着又过了几分钟,门才从里面打开。

    肃修然照例是站在门口替她开门的,只是林眉走进去后发现他的发梢还带着水汽,衣衫也多少有些凌乱——起码没有前几天那种虽然随意却绝对经过搭配的感觉。

    林眉立刻懂了:“你刚才在洗澡。”

    肃修然还是很优雅,风度翩翩地微笑:“写作不顺利的时候,我习惯泡个热水澡。”

    林眉恍悟:“那我打扰你了?”

    肃修然仍是微笑:“没关系……只是刘涵从来不在周末过来而已。”

    可惜他含蓄内敛的责怪对林眉这种自来熟来说根本不起作用,她只是也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哎呀我答应了杜总编,要监督你每天喝药的嘛。”

    两个人身高差不是一点半点,偏偏林眉就是有能力踮着脚也把这个拍肩的动作做到“哥俩好”的境界,半分没有身为异性的自觉。

    肃修然早已习惯,也及时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说服自己不要把身前这个小女子看成普通的女人,就把她当刘涵一样对待就可以了。

    林眉很愉快地从他身旁擦过去,肃修然顺手将门关上,跟在她身后,可惜也不知是他刚泡过热水澡还有些眩晕,还是脚底有些湿润,他转身的时候竟然身体一斜,差点摔倒在过道里。

    林眉眼疾手快,一把环住了他的腰,肃修然毕竟是男人,身高不说,体重也比她大,她又连忙单手撑住墙,才好险将他拉住。

    稳住了身体后,林眉颇心有余悸:“大神你走路也小心点,地板这么硬,胳膊摔骨折了怎么办?”

    她光顾着看肃修然有没有磕着碰着,当然重点是脑袋和手臂指头,没注意到自己现在的姿势……不但把人家抱得紧紧的,脸还差点凑到人家肩膀上了。

    肃修然默默低头看了看她近在咫尺的脸,又看了看她支在自己身侧墙壁上的手臂:“你还是在报复……第一天见面时我对你的作为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