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7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报复什么的……林眉还真没那种想法,她从来都不是记仇的人,一般都当场报了,比如那天她已经打了肃修然一肘了。

    两个人靠的太近,林眉已经嗅到了肃修然发梢和领口传来的淡淡清冽香气,她听肃修然说完,给了他一个不以为然的眼神,然后凑到他领口闻了闻:“薄荷味的沐浴露?蛮清新嘛。”

    肃修然沉默了片刻,才开口:“你这样已经接近性骚扰了。”

    林眉这才恍然地把抱着他腰的手收回来,身体也往后退了点,她笑着又拍了拍他肩膀:“你这么小气做什么?别人也就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嘛。”

    虽然听到了保证,肃修然低头看了看她,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复杂感:总觉得自己的男性魅力好像被彻底否定了。

    林眉则看着他还是有些无力地靠在身后的墙壁上,脸色也略显苍白,转而关心地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胃疼?还是眩晕?”

    她为了能更好的照顾肃修然,这些天还是恶补了不少关于心脏病和胃病的知识的,如果不是碍于肃修然的*,不能看他的病历,她会对他的身体状况更了解的。

    肃修然转过头去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一声,耳朵上泛起的淡淡绯红出卖了他此刻的尴尬:“可能是泡得太久,不小心晕池了。”

    林眉一愣,随即就忍俊不禁地笑出来:“大神,你在自己家泡澡都能晕池,如果我不来,你岂不是要晕倒在浴盆里?”

    在刚被否定了男性魅力后,又被嘲笑了泡澡晕池,肃修然双目微眯,几乎要扔一个眼刀过去,好在他生生忍住了,反而抬起眼勾了唇角,对她微微笑了下:“没事,出来太急,我再缓一缓就好。”

    他现在就算不常和外界接触,也十分清楚自己的笑容对女性有多大杀伤力,那边林眉果然被晃得神色都恍惚了,脸颊上也不自觉地泛起红晕。

    但林眉就是林眉,身为编辑部心理素质第一,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定女神,她很快就恢复了表情,对肃修然这种分明是风吹就倒又要逞强的行为轻哧了一声,二话不说地架着他的胳膊,把人搬运到客厅的沙发上躺下。

    拿了抱枕把他的腿垫高,又去倒了杯温水给他喝,林眉倒是绕着他又转了几圈:“我说大神,你心脏不好还喜欢泡澡,这是个不好的习惯啊。”

    肃修然此刻全身无力,也只能忍受着她像围观大猩猩一样围观自己,耐着性子解释:“我平时都有注意,今天确实是起来的太急。”

    言下之意还是想暗示林眉:如果不是你周末也跑来让我没有防备,我就不会起身太急,也不会晕了。

    林眉怎么会听不懂他话里有话,可惜她天生对这种含沙射影的攻击具有免疫功能,继续笑眯眯地在肃修然伤口上撒盐:“虽然你现在也这么楚楚可怜也挺秀色可餐的,不过男人嘛,还是不能太弱了,写书也是体力活啊。”

    肃修然还是脾气很好似的笑笑:“多谢关心,写书的力气我还是有的。”

    林眉看占不了什么便宜了,就识趣地对他也笑笑,料想他晕成这样,穿衣服的力气可能还略有,浴室肯定就来不及清理了,就跑去楼上给他收拾。

    到了三楼,穿过肃修然的卧室,林眉才明白为什么肃修然说他会喜欢在没有灵感的时候泡澡了。

    那个足足能容纳两个人的大理石浴缸就修在落地窗前,从窗外看出去,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清晰的远山,在这样的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澡,的确是件很惬意的事情——可惜今天被她打断了,还间接造成了肃修然的晕池。

    林眉摸着下巴想,难道周围的居民都没有发现他这个爱好,并且进行偷窥么?美男出浴图什么的,还是很香艳的好吧?

    将水放掉,把浴室湿漉漉的地板擦干净,林眉又取了条干净的毛巾下楼,递给肃修然,让他擦因为晕池而冒出来的虚汗。

    即使躺在沙发上不能动弹,肃修然也还是保持着风轻云淡的笑容,接过毛巾后还对她温雅地微笑。

    经过一周的相处,林眉已经差不多摸清了他的性格。

    他平时看起来绝对温文尔雅,哪怕心里有不满,也很少用语言直接表达,尤其对女性,更是礼貌有加,这是他的修养和礼仪。至于他骨子里,却带着点吹毛求疵和骄矜,并不是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温文如玉。

    就像现在,他心里不知道已经暗暗腹诽多少了,却还得强撑着做绅士,林眉看他装得这么辛苦,只有在心里暗暗偷笑,并不说出来。

    过了会儿肃修然好了些,才扶着沙发坐起来休息,晕池后紧接着就是头疼,他伸出指头撑住额头给自己不轻不重的按摩。

    林眉并不知道刘涵周末不过来,还以为周末也上门是之前的惯例,现在看她她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率先道了歉:“对不起,我还以为周末也是要过来的,打扰你了吧。”

    肃修然摇头表示没事,他不爱喝药,不舒服的时候倒是没有迁怒别人的习惯,反而意外的好脾气,还出声安慰林眉:“没事的,也是我没有提前说清楚。”

    林眉今天来也没什么公事要做,来也只是为了践行“每天监督喝药”的责任。

    她想了下,就说:“那我补偿你一下吧,做点好菜给你吃?”

    几天下来,肃修然对她的厨艺还是认可的,笑着点头:“那就太谢谢了。”

    林眉也笑了笑,从包里拿出皮筋和发卡,梳起头发来准备去厨房,肃修然在旁看着她笑:“说起来还是要谢谢你,这几天我享用不少好菜。”

    林眉得到表扬,有些自得地一笑:“别的不敢说,我自信厨艺还是比刘涵要好一些的吧?”

    肃修然笑得有些无奈:“刘涵来时,都是我下厨……”

    林眉顿时觉得又被刷新了三观,感情之前刘涵每天来不但蹭猫和psp,还连带蹭饭的,他这个责编当得可真够逍遥快活的。

    林眉甚为遗憾地说:“看来我又会意错了一件事……早知道我就不表现这么积极了,也可以混吃混喝。”

    肃修然笑笑:“这么说的话,下次你来也是我下厨不就好了?”

    林眉连连点头:“好啊,好啊,写得出那么棒的书的手,做出的菜我也想吃!”

    肃修然只是微微一笑,连带笑起来的目光也柔和。

    林眉还是待到下午才走,既然知道了周末不用过来,林眉就没打算明天继续过来,只是走之前叮嘱了肃修然好几次要按时喝中药,生怕他自己偷偷不喝。

    到最后肃修然笑了笑:“放心,不然我喝药的时候拍照片为证。”

    林眉侧头想了下:“照片容易作假,拍视频……”

    饶是肃修然自负语言能力卓绝,也给她咽得一句话没说出来。

    林眉不知道的是,他的一句“你明天还可以来”在嘴边转了几次,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刘涵电脑丢失的第二周,编辑部却又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那就是有个叫张黎黎的女编辑从周一开始就没来上班。

    原本大家都以为她是请假,但一天还好说,连续三天她都没有出勤,并且连杜宇文都开始询问和她关系比较好的同事,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时,所有人才感觉到不对劲。

    张黎黎并没有跟杜宇文请假,也没有跟公司里的任何人说明去向,她的手机已经关机,填写的联系地址的座机电话也没有人接。

    事情到了这一步,杜宇文都开始考虑要不要报警她失踪了。

    林眉自然也为同事着急,但她也注意到……张黎黎的工位正巧就在刘涵原来工位的隔壁,并且他们的工位是两个半弧形拼起来的办公桌,也就是说,张黎黎的椅子和刘涵的椅子,是呈夹角并且挨得有些近。 唯有你如此不同:

    刘涵的笔记本电脑才丢没几天,张黎黎就不告而别,连封辞职信都没有,这也未免有点凑巧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找人为先的,杜宇文又让人事部门按照张黎黎填写的紧急联系方式,联系了她的家人,看能不能不通过警方先找到人。

    结果人事部门找了一整天,返回过来的答复却是张黎黎的父母也打不通她的电话,她老家在外地,家人都不在这里,要过来一时半会儿也来不了。

    她家里人也并不像假装,知道张黎黎消失了后还很紧张,她父母甚至已经买了火车票马上就要赶到b市来。

    事情开始变得有些超出预期之外,本来就算张黎黎真的是偷取电脑的人,她也没必要消失得这么彻底。

    当时就没有人怀疑她是偷电脑的人,现在更不会有人追查,她只用交一封辞职信,就可以正常离职,犯不着连家人都瞒着。

    事情有了新发展,林眉去肃修然那里的时候,自然把事情复述给他听。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