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9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她的前提是错误的?难道她一开始搜集细节的时候,就错过了什么?

    林眉当然非常惊讶,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肃修然则轻声提醒:“专心开车,回家再说。”

    林眉没意识到他们才认识不过两周,肃修然就很自然将回他自己的住所称为“回家”了——好像他们的关系已经紧密到不分彼此。

    她带着疑惑,还是尽职尽责地将车开回了肃修然的别墅。

    他们下车的时候正好是午饭时间,肃修然胃不好,按时用餐是必要的习惯,于是他们只能先吃饭再说。

    午饭是肃修然下厨做的,菜色口味都是一流,他也并不以自己身为男人还能做的一手好菜为傲,只是礼貌却周到地请林眉品尝自己的手艺。

    直到一个多小时候,他们坐在沙发上喝茶,林眉终于忍不住发问:“我到底错在哪里了?您能告诉我吗?”

    肃修然还是微微笑了笑,林眉又看到了他上午在办公室时的那种神情:虽然是在笑着,目光中却带着些不可言说的忧伤和怅然。

    林眉直觉地感到些不好的东西:“你是说张黎黎有危险?”

    肃修然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轻慢地开口:“你既然知道演绎法推理有那些方式,那你一定也知道在具体事件的推理里,往往并不是仅使用某一种方式,而是数种方式并用。”

    他说话的语速本来就偏慢,此刻放慢了速度,更是像大提琴的音色一样,带着些低沉又舒缓的韵味。

    他就这样慢慢地说下去:“那么以某一件虚拟的凶杀案为例,一个女性受害人被杀害在自己家中,她身材瘦小又没有受过特殊体能训练的迹象,这类受害人一般都很柔弱,于是她在短时间内被成功杀害。”

    他说到这里,停下来看着林眉。

    林眉反应过来,接话:“这是三段论。”

    肃修然点头表示嘉许,又说:“受害人是被钝器,比如重量很大的铁锤,击打头部而死,能够使用这种钝器的人应该非常高大,所以凶手是一个高大健壮的人。”

    林眉想了下:“这是假言推理。”

    肃修然点了下头,接着说:“经过调查,发现最有动机的三个嫌疑犯,一个瘦弱多病,一个下肢瘫痪,一个高大健壮,那么调查就重点圈定了第三个嫌疑犯。”

    林眉已经反应很快了:“这是选言推理。”

    肃修然笑了笑:“是啊,这只是个很简单的推理过程,最基本的证据指向了最有可能的嫌疑犯。但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第三个嫌疑犯就是凶手的时候,这仅仅只是一个推断。

    “尤其是……瘦弱多病和下肢瘫痪的人,就绝对没有办法使用铁锤杀人了吗?不仅如此,这三个人仅仅只是被发现的嫌疑犯,甚至还有第四个、第五个嫌疑犯的存在。

    “在所有的推理中,其实只有第一个推理是确定成立的,那就是这位女性受害人比较柔弱,容易被残害。”

    听到这里,林眉顿时有些恍然大悟:“所以你说我的推理是错误的,因为我预设了一个大的假言判断——那就是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包含了你新书资料的笔记本所引起的。而这个判断却是错误的?”

    肃修然点头:“你是我的责编,对我的事情太过关心了,并且这整个事件中,最早被你发觉的异常就是笔记本电脑的丢失,所以你的目光过多地关注在这里,也并没有什么不对。”

    林眉被点透了这一层,大脑正高速地运转着,也就忽略了他那句“对我的事情太过关心”,飞快地想着,等她想到什么,就有些吃惊地看着肃修然:“你是说……张黎黎失踪的事情可能跟笔记本电脑丢失完全没关系,甚至笔记本电脑会丢失这件事,跟那里面有你的稿子也没有关系?”

    肃修然笑了笑:“你最关注的是丢失的大纲,所以忽略了最有可能的方向,如果是警方来调查,会从较为易发的切入点来考虑整件事情,所以我并不担心警方不能查明真相……只是有些细节,如果警方忽略了,希望你能够找到渠道告知他们。”

    林眉一时间还是没有明白过来:“最有可能的方向?”

    肃修然点头:“张黎黎目前已经确定失踪,这么多天下来,她的人身安全是否得到保障,已经存疑。我虽然不妄自菲薄,但我觉得即使是我稿件大纲的分量,也并没有足够到令罪犯不惜伤害一个人也要铤而走险……那样的事件一般都涉及了更多更惊人的资本,或者足够让为数惊人的资本都黯然失色的重大机密。”

    林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啊,从张黎黎失踪开始我就觉得整个事情都不对了,就算真的是她偷了你的大纲,也犯不着啊,被抓到也只是盗窃罪而已。”

    盗窃罪的量刑并不重,而且丢失的东西不多,性质也不属恶劣,星文图书没有强硬地要求一定要追回,警方没有那么多警力分来调查,看目前的情形,最后大半是不了了之。

    肃修然点头:“所以就算她背后另有人指使,也没必要因此制造她的失踪。”

    如果排除了张黎黎是因为笔记本电脑被盗才失踪的迷障,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想通了,林眉惊讶地说:“如果不是因为公司的事,那是什么?”

    肃修然还是没有回答,反而继续说:“虽然之前听你的调查,我就猜到了笔记本电脑丢失这件事可能跟我的稿件没什么关系,不过今天去你们办公室看了后,我才能确定下来。”

    林眉觉得自己眼皮要跳了:“你就去了那么短的时间,你能看出来什么啊……别告诉我智商不同不能对话,我会生气的。”

    听了她这个话,肃修然也有些失笑起来:“我是先有了推断,才去了现场,去也不过是印证我的猜测而已,所以才会很快。”

    他说着,将手中的骨瓷茶杯放下,目光更专注地看着林眉说:“我从前台进入通往你们办公室的走廊后,发现走廊一侧有一个紧急出口的通道,通道口虽然锁着,但像许多办公大楼一样,门的中央装着玻璃。”

    林眉也想起来了:“是啊,那里确实有个消防通道。”

    肃修然又说:“我看了你们所有的办公区,发现全是无烟区,连休息室都不例外。”

    林眉连连点头:“没错的,整个大楼都是禁止吸烟的,连洗手间里都装了烟雾检测器,我听到过有抽烟的同事抱怨躲在厕所里抽都不行。”

    肃修然微勾了唇角,有些意料之中的神情:“b市推行室内禁烟并没有多少年,大部分烟民还没有养成良好的习惯。所以我猜测一定有些人会想办法找到地方抽烟,而我透过消防通道的玻璃,正好看到通道的地板上就扔着几个烟蒂。”

    星文图书在十七楼,下楼抽烟的确略显麻烦,他这么一说,林眉也想起来的确有抽烟的同事会去消防通道里抽烟。

    至于平常理应上锁的消防通道为什么会任人进出?那就更好解释了,那里的钥匙保管在前台,随便一个同事都可以去那里打个招呼取用,只要回头归还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肃修然顿了下:“既然消防通道平日是有人进出的,那么拿走电脑的人,就有可能并不是星文图书内部的人员……而是和十七楼相近楼层公司的人员,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林眉一想也是,虽然整个办公大楼进出的安检很严格,但楼层之间互通,也不是很难办到——只要能够从其他楼层进入消防通道,又可以从十七楼的消防通道里出来,就很简单了。

    肃修然一直看着她,林眉自己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看过来的目光有些过于专注,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连连点头。

    肃修然则不动神色地笑了笑:“我站在窗口,是发现对面大楼的玻璃墙体是根据阳光强度变化进行反光的,阳光越强反光越强烈。当时是上午十点钟左右,已经可以映照出这栋办公楼室内的影子,如果阳光更强烈一点,能把你们办公室的情形看得相当清楚也不无可能。”

    林眉一想,自己有时候在办公室发呆,偶尔就喜欢从对面大楼玻璃的影子上,偷窥上下几个楼层的人在做什么,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清清嗓子。

    肃修然笑笑:“你告诉我笔记本电脑丢失的当日,就是个很晴朗的日子,刚才我能确定的是……如果有人站在和十七楼相近的楼层,可以观察到你们公司的人离开。”

    林眉水都顾不上喝了,摸着下巴点头:“这么说听起来好有道理,那当天是其他公司的人看我们办公室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就从消防通道里上来,把刘涵的笔记本电脑取走了?”

    肃修然摇头:“你还告诉我了一个细节,那天刘涵走得有些急,随手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了桌上,还有可能掉在了地上……他的邻座,就是张黎黎。那个人的目标,也许并不是刘涵的电脑。”

    “是张黎黎的?”林眉不自觉地将本就因为专注睁大的双眼张得更大,“她的电脑有什么价值,会有人专门来偷取?”

    肃修然微笑着摇摇头:“有没有价值,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答案……张黎黎的电脑里或许没有对很多人来说有价值的机密,但却可能装着某一个人绝对不想泄露的秘密。”

    他说到这里,看着她轻声问:“你的位置就在张黎黎背后,你回忆一下……她有没有正在进行秘密恋情的迹象?”

    如果说前面铺陈的细节和分析,也只是稍微拨散了蒙在林眉眼前的迷雾,那这一句,就真正像一道闪电一样,劈开了她混沌的思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