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11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林眉还是在肃修然这里一直待到暮□□临,因为今天不是工作日,她不用在下班前例行去办公室一趟,还留下来吃了晚饭,顺带监督肃修然喝药。

    为了回报肃修然给她的善意和关照,现在她总算知道给“怕苦”的肃修然准备甜点了,今天是一盒她自己在家烤的奶油曲奇,完全按照林眉自己的口味定制,甜到忧伤。

    肃修然只吃了一块,就表示好了,接着喝了很多水。

    林眉则在旁边托着头看他像是画中裁出来一样的侧脸和上上下下滑动的喉结,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么直愣愣盯着别人看的目光有什么失礼,反而还略显忧愁:“大神啊,你说你又怕苦又怕甜,你到底吃什么合适啊。”

    肃修然放下手中的水杯,勾唇笑了笑:“适中的。”

    林眉暗暗腹诽他讲究太多,也还是拿了块曲奇丢到自己嘴里:甜度就是适中啊,吃一口都有幸福的味道好吧?

    这是她在肃修然这里留到最晚的一次,已经暮□□临了,肃修然才送她出来,他这次站在了雕花的栏杆外,注视着她的车缓慢开走,林眉已经走出去很远了,还能看到他静立在路灯下的身影。

    直到那辆小巧的车转过弯,连红色的尾灯也消失不见,肃修然还是又站了一阵,才转身回家。

    仍旧是灯火通明的玄关和客厅,少了一个人,却骤然间清冷了下来,连周围的温度,似乎都跟着降了下来。

    脚边传来一声短促又充满威严的“喵”,肃修然低下头,这才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春申君已经跑到了他身前,并且瞪着眼睛颇为严肃地注视着他。

    肃修然不由失笑:“对不起,忘了您的晚膳。”

    他去取了猫粮罐头,打开瓶盖倒入春申君的食盆中,又给它换上一碗清水,春申君对于奴仆的伺候总算满意了点,带着亲热凑到他脚边蹭了几下作为褒奖。

    肃修然半蹲下去,抬手轻摸了摸春申君的脑袋,感受它小小又毛茸茸的脑袋在自己掌心摩擦的温度。

    食物在前,春申君也难得给了他点好脸色,抬起脑袋顶了顶他的手掌以示亲热。

    肃修然勾起春笑了笑,他的笑容和林眉在时略有不同,虽然一样温柔,眼底却不由自主地泄露了一些很难看得清的思绪,他轻声开口:“你是不是看我太寂寞,所以才会过来陪我?”

    春申君一边吃着鱼肉,一边竖起尾巴摇了两下,不知是不耐烦,还是回应。

    似乎是想到了白天的什么事,肃修然的笑容更加柔和了一点:“我开始觉得她的出现……是命运赐予我的礼物。”

    春申君发出点含糊不清的呼噜声,调转猫头把屁股留给他。

    清高又善于发现别人情绪的肃修然却像根本没看到一样,反而顺势在它的猫尾巴上抚摸了两下,继续轻叹了口气,目光里浮动着淡淡光华:“也许你要说我只是寂寞……”

    如果林眉在场,估计会忍不住吐槽:大神你是智商这么高的人,跟一只猫谈心都能谈得这么投入这真的好吗?

    在春申君彻底失去耐心前,肃修然站起了身,他还是把单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宽大的落地玻璃前看着窗外静谧的花园。

    和肃家大宅里那面积惊人的后花园比起来,这里显得又小、又单调,却意外安宁,透着寂静的味道。

    肃修然看了一阵,就抬起手,在窗帘的一侧,找到整栋房子警报系统的控制面板,然后将警戒程度,调到最高。

    他今天还有许多关于林眉的判断,没有告诉她……她诚恳、敬业、心底毫无阴霾,阳光、正直,又富于同情心,她聪慧、好学、又从不妄自尊大。

    她成长的环境里,一定有个温暖而又普通的家庭,有一对疼爱她的父母,让她即使为了梦想远离故土,也仍旧坚强自立,像一个发光体一样,不仅照亮自己,也可以照亮别人。

    这样一个人,对于他来说……太好,却偏偏,没有办法拒绝。

    周日这一天,林眉在家休息,晚上还出去跟几个老同学聚餐,以往对她来说怎么都不够的周末,如今却觉得似乎有些太漫长了。

    她深刻反思了一下自己这种有转变为工作狂迹象的心情,又想到,一定是平时工作的时候在肃修然那里太舒服了,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很有趣,所以她才会一天不工作浑身都不对劲了一样。

    第二天周一清晨,周一上午是例会时间,就算是平时不用坐班打卡的林眉也要参加。

    林眉起了个大早收拾一新,甚至换上了刚买的连衣裙,神气完足地去上班,她到得早,却还是刚进办公室,就在前台看到了两个身穿警服的民警。

    杜宇文也在前台站着,看到她就说:“小林,待会儿去我的办公室,配合警方询问。”

    原本周末就对张黎黎的事情有了不好的预感,今天又见了郑重其事的民警,林眉心里顿时就空了一下,点头答应:“好。”

    为了避免引起大的骚动,民警在上班时间到来之前,就躲开大批人流,进了杜宇文的办公室。

    林眉是第一个跟进去被询问的,这次来调查的民警和上次的并不是同一批人,而是一男一女两位,年龄看上去都不小了,说话也很和蔼客气。

    林眉是女性,主导对她的询问的,就是那位女民警,想起来周六时肃修然对自己说的话,林眉并没有保留,将那些她所知的细节都告诉了警察。

    其中当然也包括那个刘涵被占用的柜子,还有她可能有一个秘密"qing ren"。

    她透露的情况显然很重要,女民警让她又重复了一遍,不但做了笔录,还录了音,接着才跟那位男民警交换了一下眼神,笑笑说:“小林你观察事物很仔细,提供的线索很重要。”

    林眉并没有说什么谦虚的话,而是微微顿了顿,就直视着那位女民警的眼睛问:“虽然很冒昧,但您能透露一下张黎黎的最新情况吗?”

    那位女民警有些歉意地笑了笑:“这个实在对不起,家属之外的人员没有知情权,请理解我们。”

    虽然没有明说,但女民警眼中的歉意和守口如瓶已经能揭示一些事情了,林眉也没再问,起身和他们道别。

    这次民警分外有耐心,几乎将整个办公室的人询问了一遍,一直到午饭时间,才结束告辞。

    因为这次询问,编辑部上午的例会就挪到下午举行了,林眉也没有去肃修然那里,留下来等待开会。

    她久违地在公司的食堂吃饭,看到今天同事们的神色果然都带着非同寻常的沉重——虽然刑事案件在同类型的小说或者电视剧里可能司空见惯,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一生都难得遇到一次的沉痛经历。

    林眉打了饭坐下,就看到同部门的几个女同事挤在一张桌子上讨论,看到她还连忙向她招手,示意她也去。

    林眉当然不好将自己孤立出去,也走过去坐了下来,正听到前台的接待员小李在轻声说:“我是早上警察刚来的时候听他们对杜总编说起来的,张黎黎好像是……已经自杀了。”

    事情具体如何,她们这些人当然是猜测为主,除了感慨下生命易逝外,并没有太多的话可说。

    林眉没怎么参与讨论,只是间或点头表示自己也在听……然而即使如此,一周前还在自己眼前出现的同事,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还是让她心情沉重。

    下午开完例会,她将这个含糊的结果,带给了肃修然。

    肃修然沉默着听完,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林眉却还是感慨:“为什么要自杀呢?为了一段不值得的感情?”

    肃修然笑了笑,还是像他那天的笑容一样,看起来温和无比,眼底却没什么笑意,反而带着淡淡的哀伤:“这世界上有许多人,并非死于表象……而是死于心碎。”

    肃修然显然想到或者又预料到了什么,林眉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向他询问,只能叹了口气,低头逗弄自己脚下躺着的春申君:“主上大人,人类活得实在太累了对吧?”

    春申君从鼻子中哼出一声娇俏婉转的低叫,对着她翻出了白白的肚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