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12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2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几天后张黎黎失踪的事件已经静悄悄地尘埃落定了,正巧星文图书发行部有个同事家里有亲属在区分局,打听出来一些细节。

    星文图书本来就不是大公司,同事间随便说一说,基本上整个编辑部的人都心照不宣地了解了前因后果。

    林眉把听来的那些比照着去伪存真,大致上还原了事情的一部分真相。

    张黎黎的秘密恋人,是楼下一家证券公司的高管,那个高管有家室,除了有妻子外还有一个十岁的女儿,于是这就是一段见不得光的婚外情,所以才进行得特别隐秘。

    林眉和张黎黎共事了三年,觉得她并不是贪慕虚荣的女人,事实上即使那个高管经济条件很好,也只是时不时送她一些小礼物,两个人没什么金钱上的瓜葛。

    本来这样的秘密恋情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突然爆发是因为高管的妻子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那位妻子并不是善于隐忍的人,一旦发现丈夫的不忠后,立刻要求离婚。

    可能是高管妻子手中并没有高管出轨的确切证据,离婚分割财产时并不占优势,所以高管在慌乱之余,告诉张黎黎这段时间要小心谨慎,不要被抓到把柄,并且表示等他离婚后,就会和张黎黎结婚。

    而张黎黎却看出了高管的虚伪:他根本不止她一个"qing ren",也没有想要和妻子离婚,维持现有的婚姻并不断在外拈花惹草,才是他理想的状态。

    对爱情偏执又性格激烈的她,威胁高管要将他们在一起的证据给高管的妻子,从而逼迫他们离异,并且要求高管兑现诺言同她结婚。

    高管深恨她的“不听话”,但也无可奈何,更是利用午间休息的空隙,通过消防通道潜入到星文,想要偷走张黎黎的笔记本电脑,因为那里面有他们的很多聊天记录,还有合照。

    那次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高管看错了位置,加之刘涵又把笔记本电脑放到了偏向张黎黎位置的地方,所以他偷走的,是刘涵的电脑。

    在聚餐过后回到办公室,刘涵发现自己电脑被窃的时候,张黎黎已经知道这大概是她的"qing ren"搞得鬼,为了面子她没有告诉同事们真相,同时却对"qing ren"更加失望。

    这也间接促成了后来的悲剧:那个周末,张黎黎先是给高管留了一封邮件,然后独自去了他们在郊区的秘□□巢。

    那封邮件里,张黎黎威胁那个高管说如果他不立刻赶去,她就会服安眠药自杀。

    没人知道张黎黎最后的心情是怎样的,因为那个高管自始至终没有出现,他临时决定趁周末陪妻女去海边度假,试图修复濒临破裂的婚姻,直到周一早上才回b市。

    等几天后警方在郊区的公寓里找到张黎黎时,能确定她自杀身亡的时间大致在周日那天的凌晨。

    如果说最后的结果里有什么是让人稍稍好受点的,那就是张黎黎自杀的事情被高管的妻子知道后,她拒绝了高管复合的请求,坚持离婚。

    而警方在刘涵的柜子里找到的张黎黎的电脑中,又发现了大量那个高管婚内出轨的证据,离婚官司打起来,身为过错方的高管,大概会净身出户,也没办法取得女儿的抚养权。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张黎黎的电脑里,竟然还有不少那个高管擅用公司职权为自己牟利的证据,其中涉及到的金额数量不小,他除了会被公司开除之外,还很有可能面临诉讼。

    林眉把这个结果告诉了肃修然,他只是沉默地听着,直到林眉说完,才抬手摸了摸趴在他身边沙发上假寐的春申君。

    林眉还是有些感慨:“不过是个花心又没有责任心的男人,值得为他赔上宝贵的生命?”

    肃修然抬头对她微笑了下:“依照你平时的观察,张黎黎习惯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放在哪里?”

    林眉歪头回忆了片刻:“带回家吧,我们好多同事都习惯将笔记本电脑带回家,这样如果在家有什么工作上的紧急情况,也可以处理。”

    肃修然点头:“是啊,大家都习惯将笔记本电脑随身携带,尤其是周末……两天的时间,还是有电脑在身边更加方便一点。”

    林眉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张黎黎最后把电脑缩在刘涵的柜子里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肃修然对着她笑笑:“她在自杀的前夕,选择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缩在同事工位的柜子里——尤其是在她已经知道电脑中的一些东西让有的人深深忌惮。”

    林眉也是一点就透:“哦,你是说……张黎黎是故意的?她知道如果自己自杀身亡,笔记本电脑早晚会被发现,里面的证据也足够让她的"qing ren"后悔?”

    肃修然颔首:“你刚才说,她的"qing ren"是临时决定去外地度假的。”

    林眉连连点头:“据说机票都是临时订的,去的很匆忙。”

    林眉说到这里,有些吃惊:“你的意思是……她的"qing ren"预料到以她的性格来说,她会选择一些很激烈的方式抗争,所以干脆躲得远远的,以逃避嫌疑?”

    肃修然点头笑了笑:“他没有低估女人在爱情上的沉迷,却低估了女人的决绝。”

    也许在那个高管心目中,张黎黎只是一个被他玩弄在指掌中的小女人,他给她甜蜜的爱情,也给她万劫不复的痛苦,甚至连她的毁灭,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但他却没想到,在最绝望的时刻,张黎黎还是给他准备了惩罚和审判——假如他没有那么绝情,赶去郊区救人,张黎黎是不是不会公布那些她掌握的资料?

    如果他真的和自己的妻子离婚,给了张黎黎自己曾经承诺过的一切,境地会不会比现在更好一些?

    起码不会妻离子散,还很有可能身陷囹圄。

    张黎黎的爱和恨,在她生命消逝的那一瞬间,都归于了虚空,但她的"qing ren"呢?现在想起她,是会恨她的心机和狠毒,还是想念她依偎在自己身边时可爱的模样?

    当听完肃修然最后的分析,林眉说不上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非常微妙……同情、惋惜,又有些基于道德准则的不认同。

    肃修然看着她复杂的神情,轻声开口:“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我们遇到的人,都会给我们带来幸福和温暖。也总有一些事情,无法用单一的善恶去衡量。”

    林眉抬头看着他低垂的眼眸,他的目光中总有一丝淡淡的悲悯,除此之外,却唯有一片平静,仿佛高坐在天空中的神祗,他怜悯悲苦的芸芸众生,但也仅是怜悯而已,没有更多的情绪。

    她忍不住问:“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呢?”

    肃修然没有再习惯性的微笑,反而轻声反问:“你的看法呢?可以先说给我听。”

    林眉想了下,就说:“张黎黎是我的同事,我觉得她很可怜,可所有的事未尝不是她自己的选择,但她已经为自己选择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我没有办法苛责她,却也不认同她的爱情和人生。至于她的"qing ren",则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我鄙视他这样的人,是从人格上厌恶轻视他。”

    肃修然听后只是笑了笑:“你看,你自己的评价已经很清晰了。”

    看着他温和的面容,林眉松了口气,挑了挑眉毛,疑惑与自己刚才的执着:为什么一定要询问肃修然的看法?明明自己心里的评价已足够盖棺定论。

    她笑了笑,又深呼吸了几下调整心情,接着站起来对肃修然笑:“不谈了,我去下厨准备我们的午饭!”

    一直用超脱的神情蹲在沙发上的春申君也被什么感召了一样,突然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还充满期待地看着林眉。

    林眉忍不住笑了,去摸它毛茸茸的脑袋:“放心吧主上大人,少不了给你的供奉……我给你煮鸡胸肉!”

    春申君立刻竖起尾巴对她开心地摇了几下,忽闪着一双宝石般的大眼睛卖萌。看得林眉春心荡漾,一把将它抱起来猛亲了一口。

    这时,林眉还没想到仅仅过了几天,她的生活就要面临新的变动。

    那是这周五下午,她刚从办公室回到家里,就看到了满脸歉意等着她回家的房东。

    谈了一阵子后,她不得不给肃修然打了个电话,有些郁结地说:“大神,我明天可能没空去你家了……我租的公寓有些情况,我可能要新找一套搬家了。”

    经过两三周的相处,虽然没有明说,但他们都心照不宣地认为林眉周六也是会去肃修然那里“上班”的。

    说着她忍不住去到卧室里关上门,小声抱怨:“房东也太急了,本来是到年底的合同,突然说房子要卖掉,而且希望我一两天之内就搬走……赔偿金倒是给的很爽快,可这么急,我去哪里突然找个合适的房子?简直不近人情。”

    话筒那头肃修然的声音更加低沉温和,他沉吟了片刻,突然说:“既然如此……我这里还有间客房,你不嫌弃的话,可以过来暂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