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14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4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不得不说,听到肃修然想跟自己出去散心,林眉还挺感动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你能出门?”

    肃修然点头,接着加了一句:“不能乘飞机和火车。”

    看林眉有些不懂的样子,他又解释说:“我还在使用……之前的身份证。”

    林眉颇为意外:“就是……肃修然?”

    肃修然点了点头,林眉突然想起来一个细节:她第一天来到这里,和肃修然签保密合同的时候,他并未当着她的面签字,而是先收起来了。

    难道说他所有的合同里都还是“肃修然”的签名,这么说的话,法律上这个人应该是没有“去世”的。

    看她的神情,肃修然又淡淡开口:“你猜的没错,法律上‘肃修然’这个人还存在。”

    这还真是一个颇为怪异的现象了,一方面新闻里和觉得部分人,都以为‘肃修然’已经不在人世,另一方面在法律上他还生存着,并且能使用原来的身份证。

    林眉纵有疑惑,却没再深问,她是个好奇的人,但也知道什么属于不能触碰的*——更何况,她心里有种笃定,必要的时候,肃修然会主动告诉她真相。

    在此之前,她不妨避嫌,不主动询问。

    看她默然不语,肃修然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轻支了额头说:“车程三百公里左右的,你选一个地点吧。”

    林眉表示同意,接着她又想到一个问题:“我们开车去?谁开?我吗?”

    肃修然理所当然地看着她:“不然呢?”

    林眉默然,她早就应该摆正自己“司机保姆”的地位了,更何况三百公里呢,大神开车累到了怎么办?

    接着肃修然又说:“我们提前两天出发,推迟两天回来,避开出城和返城高峰,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堵车上。”

    林眉倒是很赞同避开高峰,不过她也有顾虑:“那我要请假四天啊,不知道杜总编会不会批。”

    肃修然看着她,淡淡地说:“我同杜宇文讲,你不算请假。”他接着很理直气壮地说,“是陪我采风,算牺牲休息时间出公差。”

    林眉默然了一阵,冲肃修然伸出了一个大拇指:“跟着大神混,有肉吃。”

    假期转眼已至,肃修然真的给杜宇文打了个电话,表示他想去周边采风,需要一个司机和随行,希望林眉牺牲了休息时间陪她。

    杜宇文当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连忙答应下来,等林眉去公司打卡的时候,他还特地把林眉叫到办公室里,告诉她要耐心陪同肃修然,假期还需要加班真是委屈她了,假期那三天他会嘱咐会计给她算双倍工资。

    看着杜宇文郑重又殷切的样子,林眉突然觉得自己跟肃修然还挺……无耻的。

    无论怎么说,林眉和肃修然还是很快整理好了行李,在那天早上早早出发。

    他们是各自收拾行李的,讨论到要开哪辆车的时候,肃修然默默地让林眉去把他的车先检修保养一下。

    肃修然虽然足不出户,但地下室的停车场里却常年停着一辆车,出乎林眉的意料,不是跑车也不是商务款或者家用款,而是一辆四驱越野。

    肃修然怎么看也不像会是喜欢这种车型的汉子,看到林眉露出惊讶的神色,肃修然还特地解释了句:“对强力机械的迷恋是男人天生的特质。”

    林眉连连表示赞同,肃修然不知为何还补了一句:“其实我还有直升机驾照。”

    对此林眉只能表示:“大神你真是人不可貌相。”

    林眉开惯了小型车,开越野真有些不适应,不过她车感不错,上路出发后很快就是适应了,市区的堵车开没有开始,肃修然的住所又靠近市郊,他们很快就上了高速,直奔东北方向的目的地。

    也许是觉得上次的口罩被取笑过敏,这次肃修然带了一副墨镜,出发后就坐在副驾驶闭目养神。

    等过了高速收费站,他却突然睁开眼睛说:“停一下车。”

    高速收费口附近都有宽敞的停车道,林眉不明所以,还以为他是晕车或者不舒服,忙靠边将车停了下来,结果肃修然却解开安全带,侧了侧头对她说:“换我开。”

    这里停车并不能停车太久,而且林眉也没有在道路上“忤逆”肃修然的打算,没反对就和他换了位置。

    不得不说,同样一辆车到了不同人的手里,呈现出的风格完全不同。

    肃修然开车的风格和他平时温文尔雅的样子大相径庭,甚至可以说凛冽,他绝未超速或者违规,但无论是变道还是超车,都非常干脆利落。

    今天天气晴朗,道路上略有反光,林眉这也才发现他今天带的墨镜并不是那种大黑超,而是颜色浅一些,适合开车时使用的。看起来他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准备要自己开长途了。

    都说架势时的男人别具魅力,林眉坐在副驾驶上,看着他线条鲜明流畅的侧脸,还有干净修长的腕骨和手指,在车里纯黑皮质内饰的衬托下,简直有些雄性荷尔蒙爆棚。

    这么看着,有一瞬间的晃神,林眉竟然想到: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却不能泡,有些痛苦。

    他们的目的地,是距离b市城区有四百多公里的一处草原,地点是肃修然选定的,据说并未过度开发,游人不是很多,还保留了很多原生态的景观。

    现在也才四月份,北方的林木还没有完全生长茂盛,高速公路两旁的风景略有些单调,只是偶尔晃过的村落中,依稀有桃花和杏花的影子惊鸿一瞥。

    路途漫长,肃修然又沉默不语,林眉不知不觉就靠在车背上睡着了。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停在了路途的某个休息站中,肃修然没有把车熄火,温暖的空调依然运作着,看到她醒来,他就勾着唇角轻声说了句:“到了午饭时间了。”

    随着路途的延伸,车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他也已经摘下了墨镜,清俊至极的面容在车内有些暗沉的光线下,犹如雕刻般清晰。

    有那么一刹那,林眉很像伸出手去抚摸他的侧脸,她意识到自己想做什么的时候,才发现手已经高高抬了起来,幸亏她反应快,中途硬生生转回来挠挠自己的头顶,却还是掩饰不住微红的脸颊:“对不起啊,我不小心睡着了。”

    肃修然笑了笑,声音温和:“没关系。”

    林眉看了眼驾驶盘上的时间,这才发现已经接近下午一点钟了,连忙拍拍脑袋:“哎呀你的午饭时间不能耽误,怎么不早点叫醒我呢?”

    说完她连忙跑去后座拿出来早就准备好的大饭盒,肃修然这样讲究敏感的肠胃,当然不能在旅途中随便吃东西,她一大早就起床煲汤熬粥,还装在保温的饭盒里等着中午的时候用。

    他们并没有开门下车,就在车上用餐,食物温暖的香气在不大的空间里氤氲,林眉小心地遮掩自己过快的心跳,还欲盖弥彰地表示车里有点热。

    肃修然不动声色地将天窗打开了一道缝,零星的雨滴顺着空隙滑了进来。

    林眉看着比在家里眉目更加舒展起来的肃修然,想到也许并不是自己想出来玩,是肃修然想吧——她之前以为他一定是喜欢静谧又一成不变的环境,今天看到他的车技,又想到他还特地考了直升机驾驶执照,那并不是必须的生活技能,还需要付出大量训练。

    她意识到,也许他并不是天生爱静,兴许还对户外活动颇有兴趣。

    也许是天气原因,也许是在狭小封闭的空间里更容易多愁善感,林眉侧头想了想,开口对他说:“其实远处也并不是不能去的,我们可以换着开车,避开人多的景点和城市……一路开到西藏和新疆去,也不过几天时间啊。”

    肃修然听着一笑:“甚至真有那个心情和兴致,开车横跨亚欧大陆也不是不可能对吗?”

    林眉连连点头:“是啊,几个月时间肯定可以搞定了。”

    肃修然不由失笑:“带你出去采风几个月……杜宇文可能以为我要拐卖人口了。”

    林眉从不着边际的狂想中回过神来,略带尴尬地清清喉咙:“对不起我已经把编辑部的人都忘了……”

    肃修然莞尔一笑,修长的手指在她头顶上轻抚了抚:“我就知道。”

    温柔的触感一晃而过,雪泥鸿爪般不留痕迹,说不上是不是暧昧的亲昵,让林眉刚刚平复些的心跳又恢复了跳速。

    肃修然却像根本没注意到一样,已经转过脸去,只是唇边余留着一丝笑意,久未消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