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唯有你如此不同 »  第15章 【】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章 【】

小说:唯有你如此不同作者:谢楼南
返回目录

    他们距离目的地已经不足百公里了,接下来还是肃修然开车,一路无话,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已经到达了那片草原。

    地点是肃修然安排的,具体住所怎么安排林眉没有过问,毕竟她觉得依照肃修然的龟毛程度,自己来办恐怕不能满足他的要求,还是让他自己来比较妥当。

    结果下了高速,肃修然还是根本不用导航,熟练地架势着汽车绕上一条仅铺了石子的小路。

    感受到性能良好的越野车身下传来的震荡,林眉才明白为什么肃修然会要求她开这辆车,而且需要提前保养,保证车况良好。

    此时草原上也开始下零星的细雨,不过好在石子路上还没有泥泞,离开柏油马路之后的路途也不并不十分遥远,大概半个小时后,他们绕过了一座小山包,就看到了一处建在山脚下的白色房屋。

    和林眉预想中的度假村和酒店都不同,那座房子看起来孤零零地,旁边并没有任何其他建筑和设施。

    肃修然却径直将车开了过去,熟练地停在房子前的一小块空地上。

    林眉讶然地看着他熄火:“这就是我们要住七天地方?看起来不是什么酒店吧。”

    肃修然却笑了,转头微微勾了唇对她说了句:“欢迎光临我的秘密基地。”

    看肃修然已经干脆利落地解开安全带下车,转去后备箱取行李,林眉也只能跟着他下车。

    出发前林眉查过当地的温度,特地带了件厚外套,等下了车才发现,即使如此,雨水依然像夹带着冰碴子一样落在脸上,近乎刺骨。

    冷得哆嗦了一下,林眉最先想到的却不是赶快到建筑物里去避寒,而是现在只穿了件风衣站在寒风中的肃修然:“大神,这么冷你快进去吧,行李我来拿。”

    肃修然已经打开后备箱,一手一个将他们两个的行李箱拎了下来,剩下还有零碎的几包东西,他侧头示意林眉去提。

    林眉连忙过去帮忙,东西是各自收拾的,出发的时候林眉光顾着自己的行李了,没注意肃修然都带了什么,到了这里才发现,肃修然竟然在车上装了许多水果蔬菜,还有一些日常用品,看起来是早有准备。

    走近了才发现这栋白色的房子建在垫高的地基上,从他们下车的位置上去,还有七八层台阶。

    房子原本的建筑已经足够结实,后来应该也经过了修整和改造,墙体用白色的大理石装饰,连房门和房前的金属护栏,也是漆了乳白色的油漆,看上去有几分艺术感。

    肃修然放下行李箱,用钥匙打开厚实的合金安全门,里面的装饰更加讲究,橡木的地板,简洁又略带沉重的家具和装饰。

    林眉这才相信这是属于肃修然的房子,里面充满着他的风格。

    他们把带来的物品堆在门口,又进出了一次,才把车上的东西都搬了下来。

    林眉抱着新搬下来的砂锅,很开心地说:“我来的路上还想呢,如果住酒店或者度假村,还需要管他们借个火给你熬药,这下好了,原来是你自己的房子,这样一定有厨房熬药对吧?”

    肃修然看着她手里那一口黑黑的砂锅,眼皮几不可查地跳了跳,然后才点头:“对,有厨房。”

    既然是肃修然的房子,里面出现什么设施林眉也不会意外了,果然这里还铺设着电地暖,打开后不久房间就渐渐温暖起来。

    林眉好奇地在房子里四处看,这才发现这里虽然面积不小,还有宽大的浴室和书房,却只有一间卧室一张床。

    林眉不由有些意外,去问肃修然:“怎么只有一张床,之前刘涵跟你来的时候睡哪里?没有简易的折叠床吗?”

    肃修然已经脱了束腰的风衣,正在打开箱子,站在木衣柜前一件件整理着自己的衣物,他姿态随意,即使做着这种普通的动作,一举一动中也带着舒展和优雅,听完后微顿了一下,转头看着她:“刘涵没有来过这里。”

    他语气里有一丝不悦,不过林眉没有听出来,反而惊讶地“哦”了声:“所以你才说是秘密基地?”

    肃修然错过头去不再看她,过了一阵,才淡淡地说:“这里很少有人来……我曾经在这里住过一年,现在偶尔也会来住一阵子。”

    林眉这才想起刘涵还是肃修然的责编时,有时会说:“大神又出去清修去了,这次不知道要多久。”

    现在她才知道,所谓的“清修”,应该就是来这里。

    肃修然说他在这里住过一年,林眉突然想起什么,脱口问:“一整年?”

    肃修然还是淡淡的语气:“准确来说是一年零三个月。”他说着,停顿片刻后又补了一句,“是……之后,我还没有写书之前。”

    林眉虽然尽量告诫自己不去触碰肃修然的过去,但此刻显然是他先提及,她就看着他,小心地问:“那时候你一个人吗?”

    肃修然侧头看了看她,微笑了一下:“是,我一个人……其实家人有派了人过来,不过安顿好之后,我就让他们回去了。”

    这是肃修然第一次提到他的家人,林眉没有揣测过他的经历和家庭,毕竟就之前肃修然透露的信息来说,做出任何一种猜测都是纯主观的,很可能与事实相距甚远。

    林眉想了想,还是没有趁机追问当年的真相,而是问:“你当时刚病过吧,为什么选这里呢?医疗条件又不好。”

    肃修然看她的目光更加柔和了一些,他停顿了很久,还是轻声回答:“对于那时的我来说,一个完全陌生的安静环境,比医疗条件要重要得多……”他说到这里,又顿了顿,才接着说,“我不被允许出国,这里是当时最好的选择。”

    虽然这么说,林眉抬起头,看到窗外仍旧枯黄萧瑟的景色,心里还是一紧:“冬天在这里的话,很难熬吧?”

    肃修然笑着摇了摇头:“也还好,冬天这里非常安静,连风吹过草叶和落雪的声音都可以听到,反倒是夏季游人多起来,会有些吵,说起来这几年我冬天来这里的时间还多一些。”

    这里的客厅和卧室都在靠山的一面,全都打通修了落地的玻璃窗,窗外就接着茂密的灌木和草地。

    林眉想象了一下枯寂的冬天里,这里万籁俱静,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就可以看到窗外皎洁的月光或者雪色,如果下雪,更是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片雪花落下的痕迹……应该会非常安静,也非常美。

    她出了一阵神,回过头问:“你就是在这里构思了《配得上我的女人》吗?”

    肃修然点头,微勾了唇角:“每天都在不可避免地思考很多东西,时间久了自然会有些想法……更何况我需要一个无需抛头露面的工作。”

    他的家族那样富有,他又是第一继承人,如果不是八年前他被宣告“死亡”,如今的他已经是坐拥百亿资产的富豪。

    而且肃家并不是那种一两代之内发迹起来的暴发户,资本传承早有三代以上,他身为家族财富的继承人,会被如何精心培养起来不言而喻。

    林眉想到这里,才觉得他身上那些龟毛和挑剔,也许已经是“不得已贴近平民”后的结果了。

    这么想,她的思维又绕到了第一次见面时就好奇的话题:“那你是为什么要写一个施温良那样的人?在你之前的人生里,应该不会注意那样的小角色啊。”

    她的话说得多少有些不客气,但此时他们已经不是初见面时陌生的关系了,肃修然这次没有再惯例般回复“读者对这样的角色会有代入感”,而是笑了笑说:“外在形式只是一种表象,我们每一个人对于寂寞的体会或许相差无几……那时我的心境,如同被全世界遗忘的失措,能通过施温良体会到。”

    林眉豁然开朗:“我还是太世俗了,没有领会到文学的真谛!是我的肤浅!说起来《配得上我的女人》这个名字也不错,初看觉得有点俗,但看完后,又觉得和里面透露出来的那种无望的张狂很贴合。”

    肃修然笑起来:“那本书名是杜宇文帮我改的,说这样更容易迎合市场吸引眼球,我自己给它的命名要简单许多。”

    这算是大爆料了,外界从来没有人提起来过,林眉眼睛一下闪亮了起来:“是什么?”

    肃修然微微一笑:“就叫《一生》,我喜欢简洁的文名。”

    至此林眉才体会到了肃修然说的“对寂寞的体会”,有什么样的心情,才会给这么一个悲惨又滑稽的故事命名为《一生》?

    许久没住的屋子,即使防尘做得再好,也不免要收拾一番,林眉当然不敢让肃修然全部动手,毕竟他身体底子不好,又开了一整天的车,所以就大包大揽地自己做了。

    第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暮□□临,他们吃过了晚饭,林眉就开始纠结怎么睡的问题。

    她的意见是她不能雀占鸠巢,客厅的沙发也挺大的,暖气也很足,她睡那里就可以了。

    肃修然听后没说话,却从柜子里取了一床厚实的毯子,细细地折成长长一条,摆放在了卧室的床上,然后在两边摆上两个枕头。

    他卧室的床秉承肃修然一贯的风格,足足有两米宽,这么隔断开,确实两个人都够睡。

    不过林眉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这还是会不方便吧,毕竟是一张床……”

    肃修然看着她,淡淡来了一句:“问心无愧,就没有不便。”

    他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林眉到不好意思反驳了,笑笑说:“也是。”

    肃修然只是唇边微带着点笑意,看着她不再开口。

    周围这么安静,这一晚应该是一夜无话的,但不知是林眉的心理所用,还是窗外的风声太大,一整晚她都觉得有什么“呜呜”的哭泣声从很远又很近的地方传来,吵得她心神不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